「我當你是親爹,你卻不拿我當你兒子,皇帝親自賞賜給你的劍道之心你不給我,反而給了一個你兒子的仇人,那可就別怪你這個兒子六親不認了!」慕容白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決絕和狠辣,眼神深處的那種戾氣更是攝人心魄。

慕容白並未失去冷靜,他悄悄的離開此地,然後朝著藏劍小築另外一個住宅區匆匆走去,那裡正是何仁貴所在的地方。

「哦?你說李江在找絕命丹的解藥?你爹還把萬葯老人這個線索提供給了他?」何仁貴喝著茶,臉上古井無波,聽完慕容白的消息之後也完全看不出來他的喜怒哀樂。

「不錯,您是負責絕命丹這一塊的,想必應該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這個李江吧!」慕容白冷冷的說道。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假如是你爹專門讓你來給我放煙霧彈的呢?」何仁貴再度喝了口茶淡淡的說道。

「你不相信我?」慕容白臉色難看道。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和你爹的關係你也清楚的很,你這麼冒冒失失來告訴我這個消息,我怎麼來相信你?」何仁貴說道。

「你……那你究竟怎麼才能相信?」慕容白急道。

「既然你說你恨你爹,那這樣,以後你爹有任何動作動向你都必須第一時間來告訴我,否則我沒辦法平白無故聽你的話來替你對付李江!」何仁貴說道。

「你……你讓我在我爹身邊當姦細卧底?」慕容白面色難看的說道。

「怎麼做你可以慢慢考慮,芊芊,送客!」何仁貴沖旁邊說了一句,何倩倩面無表情的朝慕容白做了個請的手勢,後者也只能不甘的隨著何芊芊走了出去。

待二人出去之後,何仁貴那怡然自得的神色瞬間消失無蹤:「血蝠,你以最快的速度去一趟黑塢城,萬葯老人,沒必要存在了!」

「是,大人!」黑暗中一個嘶啞的聲音響起,接著只能模糊看見一道血色的光影瞬息之間消失在了何仁貴的房間之內,只留下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狠厲的笑容。 和慕容羽一直聊到傍晚李江便回去沉沉入睡,第二日清晨醒來,李江直接去找端木鴻看看有沒有發現假端木炎的落腳點。

不過李江去的時候就已經晚了,接待他的是天虎三長老。

「您說,昨天晚上端木鴻就已經出發了?」李江愕然的問道。

「沒錯,昨天傍晚他已經確認假端木炎已經落腳,所以他和天龍長老直接離開宗門了,他說你已經幫了他很多,不想讓你再為這件事而費心,他自己也可以救出他父親的。」天烈苦笑一聲道。

「額……好吧,那他有沒有告訴您假端木炎是在哪裡停下來的?」李江問道。

「他說是在黑塢城!」天烈說道。

「什麼?黑塢城?」李江愕然的看著天烈,他沒想到事情竟會這麼巧,自己剛好也要去黑塢城啊。

「那好吧,我也要出發了,感謝你們的招待,以後我會常來萬劍宗的!」李江也不想再做耽擱,匆匆道別直奔便直奔黑塢城而去。

和萬劍城一樣,黑塢城同樣也是相當的繁華,經過一天的趕路,李江已踏入黑塢城地界。

他倒是沒有急於尋找端木鴻,畢竟他本身的實力就不弱,再加上有天龍長老在,李江倒是不擔心他的安危。

所以進城之後,李江直接打聽起了萬葯老人。

正如他所料,萬葯老人在黑塢城很有名,稍微詢問幾個人李江便已打聽到了萬葯老人所在的地方。

眼前一處較為簡陋的房屋,不過當李江站在外面便已能聞到一股濃烈的葯香味從裡面傳來。

李江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敲門,絕命丹的解藥在望,李江又怎能不高興。

不過李江的敲門並未引來萬葯老人的開門,裡面沒有任何動靜傳來,李江皺了皺眉,這種葯香應該是靈藥剛剛出爐所散發出來的味道。

也就是說,萬葯老人應該在裡面煉製丹藥,那他為何不給自己開門?

李江不死心的繼續敲射門板,可裡面依舊沒有動靜傳來,李江似乎是下意識的意識到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就算萬葯老人不見外人,可至少他應該回應一聲才對啊!

想到這裡,李江毫不猶豫直接推門而入,尋著葯香走去,李江當場愣在了原地。

這裡的確有一個老人,但他已經倒在了血泊中,胸口一個巨大的血洞顯得觸目驚心,這種成都的傷勢,就算大羅金仙下凡也難救活。

「怎麼會這樣?」李江絕望的看著地上已經沒了生氣的老人喃喃道。

李江絕不相信這是巧合,前天慕容羽告訴自己萬葯老人也許有絕命丹的解藥,相隔一天,萬葯老人就死了?

不過李江還是沒有失去冷靜,他沒有動萬葯老人的屍體,而是起身朝藥房走去。

裡面大大小小無數藥瓶無數靈藥琳琅滿目的擺在柜子桌子上,李江小心翼翼不斷查看著藥瓶上的藥名,希望能從中發現一些線索。

不過最後他還是失望了,這些藥瓶藥物都是一些普通的丹藥靈藥,雖然有些丹藥的藥效也很神奇,可卻和絕命丹扯不上半點關係。

李江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忽然,眼角一瞥,柜子角落一個信封一樣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迅速走過去拿起來,然後將其拆開。

『很高興你能看到這封信,根據我的猜測,也許你就是為了絕命丹的解藥而來,也許也是為了調查我而找到了這封信,不過這都沒關係,你能看到這封信我已經就很滿意了,因為你看到這封信就說明我已經不在人世了』

『我一生都在致力於研究絕命丹的解藥,可惜啊可惜,道行終究還是差了些,沒能研究出絕命丹的真正解藥,不過還是有收穫的,起碼,半成品被我研製出來了,這半成品雖然不能完全解開絕命丹的藥效,但卻可以讓人延年益壽』

『服用過絕命丹的人一般都活不過三十歲,但我的這種丹藥卻能讓他至少活到五十歲,一粒絕命生死天,成神成鬼或成仙,皇帝老兒靠這東西打下江山,但這完全就是拿人的生命和屍體打下來的,希望看到我這封信的你能明白』

『他越在乎的東西就越害怕失去,總有一天,會有人研製出解藥的,那時候就是西疆王朝滅國之時,不論你是王朝的官員還是普通老百姓,這半成品的解藥就交給你了,我已沒有能力做太多,只希望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信件到這裡基本就結束了,下面只是寫著半成品解藥還有藥房藏匿的地點。

可即便如此,李江卻是高興不起來,西疆王朝靠絕命丹打下的天下,慕容羽說過這句話,萬葯老人又提到這句話,這足以說明這是不爭的事實。

只是這絕命丹究竟從何而來,為何連萬葯老人都無法研製出真正的解藥呢?

「罷了,能夠拿到半成品已是我的幸運,以後就看機緣了吧!」李江順著信件上的地址找到了解藥,然後走到了萬葯老人屍體的旁邊。

「您傾盡全力研究解藥,可最後卻……」李江再次嘆氣,然後將他的屍體抱起,不論如何,也要好好安葬這個老人。

可就在他抬起屍體的剎那之間,外面的大門轟的一聲被撞破,數道身影蜂擁而至,為首一名中年人目光冰冷的盯著李江還有地上已經冰涼的屍體。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殺害了黑塢城最慈悲的萬葯老人,你好狠的心哪,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中年人悲傷的看著萬葯老人的屍體,眼神卻是有著濃烈的殺意迸現。

「喂喂,慢著,這其中我想有些誤會,我也是來找萬葯老人的,我……」

「你當然是來找萬葯老人的,你找他就是為了殺他,屍體還在你懷裡,你想狡辯?隨我去見城主再說!」

中年男子一聲怒斥,身旁兩名彪形大漢帶著衝天氣勢來到了李江身旁。

李江本想直接離開,可想想,真要這麼走了,自己豈不真成了殺害萬葯老人的兇手了?

況且他也很想搞清楚究竟是誰殺了萬葯老人,自己剛到這裡他就被殺害,這明顯就是有人不想讓自己見到萬葯老人拿到解藥啊。

所以李江沒有反抗,任憑這兩個中年人押解自己。

「厚葬萬葯老人!」李江盯著中年男子說道。

「哼,少給我假惺惺的來這一套,我怎麼做還不需要你這個殺人兇手來教,帶走!」中年男子怒斥一聲道。

待所有人離開之後,不遠處一座高樓之上,一隻血色的蝙蝠在死死盯著萬葯老人所在的地方,李江被押走之後,這隻蝙蝠也起身飛快離開了黑塢城的上空。

「你是說,李江已經被黑塢城城主抓到了?」何仁貴喝了口茶淡淡的說道。

「是,我向城主府送了點消息,萬葯老人也算是黑塢城的名人了,宋武不可能不關心他的生死!」

何仁貴身旁站著一個中年男子,男子的肩頭站著一隻血色的蝙蝠,正是剛剛不久出現在黑塢城的那一隻。

卻見這中年男子一身血紅色的袍子觸目驚心,更令人感到害怕的是他那兩隻耳朵竟比普通人要大兩三倍不止。

「他倒是聰明的很,竟然沒有憑自己的實力逃走!」何仁貴笑了笑道。

「他自然不能逃走了,他要逃走怎麼也不可能為自己洗清罪名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何仁貴問道。

「只不過這樣的年輕人,西疆王朝可並不多了啊,如果將他舉薦給皇帝……」

「閉嘴,只要有絕命丹,西疆王朝並不需要什麼人才,就算需要,也能用絕命丹堆出一大堆來!」何仁貴呵斥道。

「是,大人教訓的是!」血蝠頓時點頭不再說話。

「再說他即便聰明又如何,只要他被宋武抓住,就永遠別想再從黑塢城走出去,妄想得到得到絕命丹?走吧,我們也去一趟黑塢城!」何仁貴起身說道。

何仁貴起身之後,遠在藏劍小築另一方的慕容羽也是起身站了起來,看著何仁貴和何芊芊還有一種下屬離去的身後,他眉頭微微一皺。

「按理說,他就算知道李江在找絕命丹的解藥,但他也不該知道李江去找萬葯老人的事啊!」慕容羽禁皺眉頭說道。

「慕容白,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慕容羽忽然回頭沖著慕容白說道。

後者直接嚇的渾身一哆嗦,他強忍住內心的那種恐慌和緊張說道:「我……我怎麼可能知道,可能……可能那個萬葯老人本來就在研究絕命丹的解藥,而何仁貴又恰好知道吧!」

對於慕容白的反應慕容羽似乎也沒有懷疑什麼,畢竟他是自己的兒子,雖然慕容羽膝下子女不少。

但慕容白體內和自己可都留著一樣的鮮血,慕容羽怎麼也不會認為自己的兒子會背叛自己吧。

「看何仁貴的神態,明顯已經知道李江的一切行蹤,這種人才卻是不能毀到他手上,兒子啊,我只希望你能明白,做任何事要有分寸,要以大局為重,不能為了眼前的一時解氣而毀掉自己的一生!」

慕容羽說著,手中忽然出現一道符紙,符紙被何仁貴瞬間捏爆,做完這一切,慕容羽隨著慕容白緊隨何仁貴去往了黑塢城的路上。 黑塢城城主府,宋武作為一城之主,為百姓伸冤為人民做主更要負責偌大城池的安全,這些都是一城之主的主要職責。

萬葯老人的死雖不是他的失職,可對黑塢城來說卻是一個天大的損失。

萬葯老人一聲都致力於靈藥的研究,更是無償免費為黑塢城任何患病之人提供靈藥治療,這樣的人,卻不明不白的死了。

照說他不該得罪什麼人才是,可宋武看著萬葯老人的屍體卻是久久不能平息,這個老人,的確死了,就死在這個叫做李江的年輕人手中。

「你和萬葯老人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殺他而後快?」宋武盯著李江說道。

他的語氣不帶任何感情,但誰都能聽到他胸口隱藏的那種憤怒。

「我已說過,殺他的人不是我,我來的時候他已經被人殺害了!」李江同樣是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誰給你資格和城主站著說話了,給我跪下!」李江身後一名中年一聲怒斥道。

李江卻是不為所動,在他眼中跪天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還沒有人有資格讓他下跪。

「小子,來到了城主府就學著點做人,對城主不敬,單這一條罪名已能讓你永遠無法從這裡走出去!」

這身穿將士服的中年人再度怒斥道,他將周通,在黑塢城也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將軍了。

「城主府又怎樣,難道這西疆王朝所謂的城主官員全是這種蠻不講理,連調查都不進行就亂給人定罪名的人?」李江淡淡的喝斥道。

「放肆!」周通怒斥一聲,一腳朝李江的膝蓋彎子那裡踹了過去。

但李江身軀筆直如劍,這一腳根本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更不可能讓他下跪在地。

所以李江只是扭頭看向周通,那雙眼睛之中似有血色的光芒一閃即逝。

「我只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動手,否則你這種欺壓百姓之人的東西也就沒必要存在了!」李江淡淡的說道。

周通顯然也是被李江這眼神看的一陣發毛,但他到底還是經過一些世面的人,自然不會被李江一個眼神嚇退。

「我倒想看你怎麼讓我消失!」說著周通再度一腳踹了過去。

「周通,住手!」中年人動手之際,宋武卻是猛的抬手這制止住了他。

「你的意思是你是被冤枉的,那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你去找萬葯老人,剛好他就被別人殺害了?而且你去找萬葯老人做什麼?」宋武目光如炬的盯著李江說道。

「我只是去找他想買點靈藥而已,我自己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李江說道。

「你去找他買什麼葯?」宋武繼續追問道。

李江頓時愣住了,他當然不能說自己是去找絕命丹的解藥的,可一時之間李江自己也想不出個什麼藥名來。

可這種短暫的寂靜讓宋武瞬間更加確認了,李江一定在撒謊,否則要買什麼葯直接說出來不就行了,還需要考慮這麼長時間還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嗎?

「看樣子我已經不需要去搜集證據了,你自己已經主動承認了!」宋武淡淡的說道。

「假如你冤枉了別人又如何?」李江問道。

「在這裡我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同樣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惡人。」宋武淡淡的說道。

「說的好,西疆王朝就需要這樣的人才能擔當重任,宋武,做的不錯!」就這時,門外一道聲音響起,卻是何仁貴來到了城主府。

「城主拜見何大人!」宋武和周圍所有人全部都是躬身下跪行禮,唯有李江依舊筆直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李江,你可知你已犯了誅九族的死罪?!」何仁貴盯著李江說道。

「死罪?我一向行的正做的穩,何來死罪一說?」李江淡淡的說道。

「你暗中調查絕命丹的解藥之事,火狐城城主高求已向我彙報過,你即日前來找萬葯老人正是為了找他拿絕命丹的解藥,我說的可對?」何仁貴厲聲道。

「那這麼說來,你也承認萬葯老人不是我殺害的了?」李江反問道。

「不是你殺害的?你拿到解藥之後為防止萬葯老人泄密,將其殘忍屠殺,你還狡辯什麼?」何仁貴冷冷的說道。

「為了對付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你這麼做,圖什麼呢?」何仁貴話音落下,身後忽然出現了一道中年人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李江一陣苦笑,因為他很清楚,自己欠慕容羽的會越來越多。

不管慕容羽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李江很清楚人情這個東西,欠的越多,也就越難還清。

「慕容羽?你竟然來了,你來的可太是時候了!」何仁貴非但沒有半點驚慌,眼神之中反而充滿了無盡的興奮之色。

「怎麼我來了你還這麼高興,你該感到事情沒有按照你的發展去走嗎?」慕容羽冷冷的說道。

「你通敵叛國,暗自打聽絕命丹解藥的消息,李江就是在為你做事吧,我跟你說慕容羽,你完了,你徹底完了,最終我才是大贏家!」何仁貴眼中有著說不出的得意,此刻連說話隱隱也透著一股興奮之意。

「我通敵叛國?你哪知道眼睛看到的?何仁貴,說話可要講證據,你剛剛這番話足以讓我在皇帝那兒參你一本了!」慕容羽冷冷的說道。

「證據?非要拿出證據你才死心?那我就告訴你,你兒子就是證據!」何仁貴忽然沖著慕容白一笑道。

所有人都是齊刷刷朝慕容白看過去,何仁貴這一出著實讓慕容白當然愣在了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