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沁沁是完全可以一把將勁裝女子的手捏碎,但要是那樣的話她就不能保證自己可以躲開那刺向自己肋下的匕首。

這種得不償失的舉動沁沁自然不會選擇,因此才將對方推開。

三丈外,勁裝女子的身影逐漸顯現,竟是李水兒此女!

「哼!隱匿之術如此了得,看你就應該是海陵一脈的修士了。」沁沁冷眼打量了一下李水兒說道。

「沒想到你竟有傳說中的yin冥瞳!」李水兒臉sè凝重道。

「你沒想到的還多著呢!」沁沁厲聲說完此話,體表黑光流轉間身形放大,施展她的液魁,看其樣子修為應該在化液中期巔峰。

而李水兒自身本就施展了液魁,她的身形比沁沁要矮小一些,應該只是化液中期。

看到沁沁液魁后的樣子,李水兒不敢大意,身形又淡化下來,並且如風般一晃間消失不見了。

李水兒身為海陵國的褚公主,她所學功法是與敏捷和隱匿有關,其液魁主要是在這兩個方面增幅,只要她並非快速移動增加周圍的能量波動,那同一境界的修士在分心之下神念是不易發現她的。

因此就算沁沁用yin冥瞳在身,礙於修為差距不大,她也只可看到李水兒快速移動間極其模糊的輪廓。

可以說李水兒的功法特xing雖不至於讓她百戰百勝,但只要不與同境界修士正面碰撞,足以讓她立於不敗之地。

對於這種擅長敏捷和隱匿的修士,沁沁不敢大意。拿著霓裳圖的手一翻,想將霓裳圖放入自身乾坤袋中的剎那,三枚淡如無物的飛針一下shè了過來,速度之快竟然沁沁沒有機會將霓裳圖收好。

一枚打在霓裳圖上飛出了沁沁的手中,另外兩枚卻直刺沁沁手臂。

沁沁看到霓裳圖飛出手中,面sèyin沉下來,手臂一綳間竟如同鋼筋鐵骨,那兩枚飛針與其觸碰時發出叮呤噹啷的聲響后便自行落地了,而那條手臂卻完好無損。

「體修!」李水兒驚呼一聲,立刻一閃身圍繞著沁沁圍攻起來,不給其拾取霓裳圖的機會。

一個如鬼魅般圍繞瘋狂進攻,一個如鋼鐵之軀硬生生抗下所有襲來的攻擊,偶爾還會單手成爪的抓向那道鬼魅。

李水兒傷不了沁沁,沁沁也拿不到霓裳圖,二人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要是孟遇看到了這種化液期修士的激戰,憑藉孟遇仙靈腦的資質,相信會給他很多意想不到的的收穫,可惜他全程都昏迷在地。

雙方激戰了半個時辰,最終還是在梁紫犀這裡得到了突破,他擊殺掉對手來立刻趕來援助那名與他同來的女修,戰鬥的實力均衡也開始打破,偏向了梁紫犀這面。

沁沁此刻滿臉惱怒之sè,她本想施展大範圍攻擊的法術來強退李水兒,但偏偏李水兒的速度太快,每每都能打斷沁沁的施法。

無奈之下,沁沁只得下令撤退,畢竟現在的局面對她來說非常不利,要是再晚些估計就都得留下來了。

在臨走前,沁沁還想一手斬殺孟遇,幸好被李水兒及時阻攔下來。

梁紫犀一臉不甘的看著沁沁那幫人逃離的身影對林海道:「林師兄,為何止步不追了?」

林海瞥了梁紫犀一眼道:「要是真傷了鬼魔宮的鬼女那可就捅了馬蜂窩了,既然我的目的已經達成,自然是不願再招惹鬼魔宮的了。」

「可是鬼魔宮這十幾年來異軍突起,為非作歹,殺人無數,不僅欺壓修士,連普通凡人也不放過,這等邪修組織在西南之地橫行霸道你們海棠谷難道真袖手旁觀嗎?」李水兒在一旁激動道。

「鬼魔宮的背景極其複雜,其實力遠不止我們今天看到的這般。在宗門沒有下達指令以前,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我想就算是你們天一宗也不敢把他們逼的太急。」林海看了看李水兒臉sè一沉道。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鬼魔宮肆意壯大嗎?」梁紫犀面現一絲怒sè道。

「哼!現在放任鬼魔宮不管那是為了引出其背後的勢力,因為鬼魔宮最近好像不太服從其背後勢力的掌控。因此不僅要消滅鬼魔宮,還要拔除掉其背後的勢力,所有還得等。」林海淡淡道,然後看了看孟遇和地上的霓裳圖,右手一握便將霓裳圖攝入手中。

這時從後方急急忙忙的飛來一個身形嬌小的女子,落地后一把將昏倒在地的孟遇攬入懷中對林海道:「師叔,您趕緊施法讓孟哥哥清醒過來啊。」

林海站在原地有些氣憤道:「哼!這就是那個孟遇?」

林雲看到這裡小嘴一癟轉首向董藝哀求道:「師父,還是您向著雲兒,您快把孟哥哥喚醒吧。」

董藝無奈的搖了搖頭,右手一揮間孟遇的雙目微微動了一下,竟有了醒過來的跡象。

畢竟沁沁是化液中期巔峰修士,在場中也只有林海和董藝可將其喚醒過來,不然就得等在孟遇自己清醒了。

孟遇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自然是把他攬入懷中的林雲,詫異的盯著林雲許久,孟遇才猛然坐起身體訝然道:「林雲!你怎麼會在這裡?」

林雲看到孟遇傻頭傻腦一副驚訝的模樣,掩嘴輕笑一聲道:「不僅我在這裡,我師父師叔也在。」

孟遇恍惚的看了看林雲,這才環顧四周,不由得苦笑起來。

他周圍除了林雲其他人全是化液期的存在,而且全都盯著自己看個不停,特別是梁紫犀看向孟遇的眼中幾乎可以說是冒出火來。

也是,看到自己的妹弟和別的女子這般曖昧誰都不高興,跟別說一向強勢的梁紫犀了。

孟遇連忙站起身來對林海董藝以及梁紫犀等人禮拜作揖道:「多謝各位前輩出手相救,孟遇在此感激不盡,必定銘記於心。」

董藝看了看孟遇含笑道:「說起來我們是同門同輩份,叫我和林海師姐師兄便可。」

林海對孟遇略一點頭便轉身離開,董藝看了看林海的背影,然後對孟遇略一笑了笑再喚了一聲林雲也同樣離開了。

而林雲原本還想對孟遇說些什麼,但看到一旁對自己怒目而視的梁紫犀,感覺現在不是說話的地方,輕聲給孟遇道別後就追著林海董藝兩人徑直離去了。

孟遇有些訕訕的笑了笑,然後轉首看向梁紫犀道:「小弟多謝梁大哥出手相救。」

接著又對其它五名化液修士一一道謝,言語誠懇,倒讓人心生好感。

梁紫犀瞥了孟遇一眼,氣呼呼道:「哼!一家人就別說兩家話。只是沒想到你小子竟還是個沾花惹草,四處風流的主。」

「我回去了可要好好給紫桃妹妹說說,讓她好好管教管教你!」李水兒這時也在一旁一本正經道。

孟遇有些尷尬的笑了,然後面露一絲疑惑道:「怎麼沒看到陳夫哥呢?」

梁紫犀和李水兒一聽到這話均都臉sè黯淡下來。

; 孟遇看到他倆這般表情,心中一沉,沒有說話。

「我白天與你傳音后,我們三人便一直在暗中跟隨你和那個鬼女。豈料在窟谷外被那隻老狗發現,我們三人聯手也不是老狗的對手,後來陳夫以死相拼,施展秘術纏住了老狗,我和水兒才得以逃脫。」梁紫犀一臉悔恨的說道。

「要不是我打暈了紫犀,估計他也會上前拚命的。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意氣用事都是不過是自尋死路罷了。」李水兒看了看梁紫犀輕嘆道。

「梁大哥,你放心,我會手刃那人的。」孟遇看著梁紫犀安慰道。

梁紫犀似乎沒有聽到孟遇的話語,只是神sè獃滯的看向夜空的繁星。

對於孟遇這種自小在沙場出生入死的人來講,親朋好友的陣亡可以說是常有的事,因此他對這種突然的噩耗不免有些麻木和淡然,但這個仇他確確實實是銘記於心的。

「孟遇,既然現在安全了。你還是先行回唐都吧,我們還要和這幾位道友一起去萬嶺山脈深處。」李水兒看了看孟遇道。

孟遇沒再多言,點頭再次禮拜李水兒他們便招來一塊黑雲徑直離去。

這萬嶺鎮一行,讓孟遇深刻認識到修仙界的殘酷和自身修為的淺薄。原本戰勝朱正,覆滅蜀閩國的一些自得也蕩然無存,他依舊弱小,在真正強者面前真的不過螻蟻而已。

孟遇暗下決心,一定要在這一年時間裡完成陳玉峰給他的第二個任務,一定要讓自己強大起來,這樣他才能保護自己在意的東西。

此刻在孟遇的遠處,有一把三丈長的白玉紙扇掠過天際,上面站著三人,正是林海董藝道侶和林雲。

「雲兒,師叔和師父已經幫你奪來了霓裳圖,為何你還是悶悶不樂的呢?」林海眉頭一挑的看向身後的林雲淡淡道。

「你師叔是明知顧問,我們的雲兒當然是想念孟師弟咯。」董藝在一旁掩嘴輕笑道。

林雲羞澀的看了看林海和董藝,然後笑道:「雲兒有了霓裳圖,實力大增,高興都來不及怎會悶悶不樂呢。」

林海瞥了林雲一眼,然後轉首直視前方緩緩道:「那就好,但是你要記住。雖然霓裳圖對你來說是再合適不過的法寶,但由於它是中級法寶,以你現在繞氣中期的修為是發揮不了它十之一二的威能。因此除了遇到生死危機,你不可拿出來對敵。殺人奪寶的事在修仙界是再尋常不過的了。」

林雲乖巧的點頭稱是,但她心中卻隱隱有些期待,期待與梁紫桃再次的碰面。

上次她挑戰梁紫桃一敗塗地,但現在有了霓裳圖在手,只要她回去好好祭煉一番,就算只能發揮其十之一二的威能,想來對付梁紫桃也足夠了。

「不過還好我們一得到霓裳圖的消息就馬上趕來,否則此圖必定會落在鬼魔宮手中。順便還救下了陳師叔的徒弟,想來等我們回去后,陳師叔是會有獎賞的。」董藝想了想道。

「以陳師叔挑剔的收徒標準,想來這孟遇是有其獨到之處的。不然他也不會以孤腦之體戰勝了朱正,現在我回想此事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我還真未見過靈環等級只有一級的修士可以在短短時間內晉陞修為境界的。」林海有些納悶的感慨道。

「這也說明我們雲兒眼光獨到啊,只是可惜被梁師妹搶先了。」董藝搖了搖頭有些遺憾道。

當孟遇回到唐都時已經是第二天正午。

進入皇宮向梁藍復回報了所見所聞后,找到梁紫桃問清楚百草園的位置,便馬不停蹄的趕去。

他渴望成長,渴望強大,他也不願再浪費一星半點的時間。

百草園位於唐都的正北面,是神唐國的皇家草藥園。據說在葯園的正下方有一條主靈脈,這裡的靈氣濃度不低於神唐國的任何地方,靈氣甚至比神唐老祖宗所在的那座高山還要濃稠一分。

因此百草園可以說是神唐國的重地,受到層層保護,由其老祖宗親自布下法陣,可謂是重中之重。

而老祖宗准許孟遇來此修鍊煉丹之術,可見其對孟遇的重視和栽培之意,甚至也可以說是對孟遇背後陳玉峰的一種示好。

孟遇用神唐國老祖宗給他的令牌通過了層層關卡,終於來到了百草園的入口處。

入口處此刻盤膝坐著一人,孟遇心中一稟連忙上前出示令牌后說道:「在下孟遇,需入院一趟,還望前輩准許。」

這盤膝之人是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大漢,滿臉橫肉,看起來凶神惡煞,而孟遇心中一稟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神念無法探測處此人的修為境界,不用多想此人必定是個化液期修士。

看到百草園竟是化液修士親自把守正門,孟遇暗自咧咧嘴,對百草園的期待更加濃厚了幾分,心中也更加鄭重了幾分。

那大漢眼皮一抬的看了孟遇的令牌后說道:「老祖宗已經給我說了,你除了核心區域不能去以外,其它地方的草藥可以任你採摘使用,但記住,一定不可在未採摘的草藥旁打坐吸納靈氣。如若被我發現,也只得請你出來。」

孟遇聽到這話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他要真的是靠吸納靈氣來提升自己的核力,別說一年,就算是十年也不可能晉陞為繞氣後期的修為。

見孟遇點頭答應,大漢也沒有再說其它話的樣子,自顧自的閉目繼續打坐了起來。

孟遇見此再次作揖禮拜后才走向百草園。

整個百草園的面積極其寬廣,在百草園的zhongyāng處甚至有一個清澈透底的湖,湖上也漂浮著水生的靈藥,隨著隨波搖曳。

踏入百草園,一股濃稠的靈力迎面撲來,大吸一口讓人頓時神清氣爽,身輕舒暢。

一條小路通向百草園深處,順著小路往裡走,放眼望去靈藥多的應接不暇,而且一株株都枝繁葉茂、莖粗葉厚,顯然生長的極好。

從開元帝國到神唐國的路上,孟遇就已經將他從海棠谷藏經閣中借閱的《煉淬》和陳玉峰給他的煉丹書籍背的滾瓜爛熟。

正因為如此,看到百草園中的種種靈藥,孟遇既驚又喜,走走停停,頗有興趣的辨認靈藥,有時拿捏不準還會近前觀看細細印證。

大約兩個時辰后,孟遇來到一排草屋前。草屋外堆滿了各種新鮮採摘的靈藥,有數人正坐在地上整理分類。而從草屋裡卻一直都飄出數種丹藥香味。

孟遇走近朝屋外一名男子作揖道:「請問道友這裡是何處。」

這名男子長相斯文,唇紅齒白,是一個繞氣初期修士。

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孟遇后,連忙起身道:「想必道友應該是第一次來百草園吧。我是百草園的採藥人李智,這裡是百草園的丹藥煉製處。不知道友來此是……」

「丹藥煉製處?!我叫孟遇,是老祖宗准許前來修鍊煉丹術的。」孟遇含笑恍然道。

「老祖宗!原來是老祖宗允許孟道友來修行煉丹術。我這裡有一份百草園的地圖,想必對你會有幫助的。」李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一邊說道一邊從乾坤袋中拿出一張牛皮紙遞給孟遇。

孟遇對百草園的地圖自然是求之不得,連忙稱謝後接過地圖開始粗略的看了起來。

李智看到孟遇這般模樣,微微笑了笑后又指著地圖的幾個位置說道:「這裡有幾處是專門給孟道友這樣的貴客居住之處,你可以從這幾個地方隨意挑選一處居住下來。只有這裡是有人居住了,其它房屋都是空置的。如果你在煉製丹藥上或者是靈藥辨認上遇到了困難,也可以來找我,只要我能幫的上忙決不推辭。」

孟遇隨著李智的手指看到地圖上確實有標了房屋的圖樣,再次感謝說了幾句客套話后才禮拜告辭。按照地圖的標示向那幾個空置的房屋走去。

等孟遇走了好一會兒,一排草房的其中一間走出一個高挑女子,將正在整理靈藥的李智呼喊過來后問道:「剛才我在煉丹時聽到你在和人說話,那人是誰?來此有何目的?」

李智聽到高挑女子問話,連忙恭敬道:「回稟長老,那人是老祖宗允許在此修鍊丹術的修士,名叫孟遇。」

「孟遇?難道那人就是紫桃的道侶?」高挑女子喃喃自語道。

李智聽到高挑女子的自語后不禁吃驚的說道:「難怪我覺得他名字這般耳熟,原來是傳說中我們神唐國的姑爺!」

; 孟遇順著小路把那幾個住處都一一看上一圈,最後還是選擇了一個身處幽靜的房屋。

推門進去房屋,發現房屋內飾簡單,總共就三間房,一間放著桌椅的廳堂、一間有床的卧室以及一間放著丹爐等煉丹工具的煉丹室。

二話不說,孟遇關好門后直接倒床就睡。現在他修為淺薄,要是長時間不睡覺還是能感受到jing神的疲憊,況且煉丹本就是項消耗jing神的事,飽睡一覺也有利於之後的煉丹。

這一覺孟遇可足足睡了一整天,及至第二天正午才姍姍醒來。

略微打坐一下,將自己的狀態提升至最好后,孟遇便開始暗自思量起來,準備好好規劃一番。畢竟一年內要修鍊丹術、陣法、禁制和鑄器四大輔助技能,沒有好的規劃是達不到最好的修鍊效果。

首先修鍊條件最優越的是修鍊丹術,在百草園中有大把大把的各類靈藥任其採摘。

其次是陣法和禁制。這兩者極其相似卻各有不同,陣法是需要人為去cāo作才能發揮最大的威能,而禁制只需布下后便可置之不理,只有在人為觸動或者某個設定的環境下才會激發出來,無需人去cāo縱。

禁制是隨時隨地都可以修鍊,但要修鍊陣法則必須依賴最後一項,鑄器。

目前來看,修鍊鑄器對孟遇來講是困難最多的。他需要自己去尋找材料,自己去尋找鑄器需用的工具,消耗的時間必定不短。

如果鑄器修鍊不上去,那布置法陣的陣旗就得自己去買,可這又牽扯到一個問題。

他哪有那麼多的靈石去揮霍,從上到下頂多也就只有幾十枚低級靈石而已。

所以從根源上來看,煉製丹藥才是最實在、最容易的。然後再用煉製好的丹藥拿出去販賣換取靈石,用得到的靈石去購買鑄器所需的材料,這樣才能很好的銜接上。

不過一想到這麼麻煩,孟遇還是有些頭疼。但他這都是幸福的頭疼,別的修士想修鍊這麼多技能都會礙於靈腦等級而放棄,頂多擅長其中一項兩項罷了,要是擅長三項那要麼是九級靈腦這種稀有的靈腦要麼就是對痴迷於此,一心專研,甘願犧牲提升自己修為的時間。

只有仙靈腦才可同時兼顧這四項而不耽誤自己對功法對法術的參悟,同時還有時間去打坐吸納天地靈氣,提升自身法力。

這也是戴崇鼎和沈宛心發現孟遇是孤腦之體深感遺憾的原因。

孤腦之體只有一級靈環,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去修鍊這四項輔助技能,哪怕是窮極一生,礙於靈環對靈氣的吸納能力,修為得不到提升,所能修鍊的四項輔助技能也不過皮毛而已。

但能解決這個問題的玄雲訣因為孤腦之體是罕見中的罕見,拿到之人根本無法修鍊,也就流傳不下來,如今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幾乎沒有。

孟遇出去尋找合適的靈藥,他準備從最基本也是最熟悉的丹藥開始。

傍晚時分,孟遇面露一絲的興奮的回來了,走進煉丹房中一拍別在腰間的乾坤袋,一大堆靈藥便塞滿了煉丹房的一個角落。

這堆靈藥主要有兩種,凝水草和蜜食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