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傳來的弟子回報,在血焰山附近有弟子發現了那個人族小子和古羽的蹤跡,不過,我們一隊焰魔弟子被人族小子給滅殺掉了。」古焱道。

「古羽和那人族小子怎麼混到一塊去了?」古旭詫異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那小子能夠躲避這麼久,肯定少不了古羽的幫助。」一宿老不高興的道。

「當初就說過,古羽非我族類,必須將其處死,現在好了,養虎為患了吧。」

大堂里眾人開始就古羽一事爭吵起來,這時,一人突然沖了進來,他神色陰沉似水,目光中充滿著無窮的憤怒。

「族長,我兒古克被殺了!」古扎痛苦的道。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怎麼回事?」古旭平靜的問道。

「根據下面的人來報,我兒在血焰山以山谷內發現人類小子和古羽的蹤跡,結果,卻被古羽那個賤人給殺害,屍骨無存!」

「什麼,被古羽所殺?這怎麼可能?」眾人皆震驚起來。

古克的實力他們都清楚,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六星一翼焰魔,絕對是下一任族長的不二人選,如此實力,怎麼可能會被一個血統不存的古羽給殺掉。

「各位宿老,此事有些蹊蹺,你們也不要在這裡等消息了,都出去搜尋,給你們十天時間,必須要將那人族小子和古羽給我待會來。」古旭道。

………………

來到血焰山後,那些焱魔確實消失不見了,姜躍和古羽雖然在這上面待的很不舒服,但總比被抓住更好。

他們不斷的朝著血焰山深處走去,一路上見到了許多焱魔中的高手,不過他們都已經死去很多年了。

「血焰山是你們的焱魔一族的禁地,現在看來,也沒什麼特殊之處,為何你們焰魔不敢上來呢?」姜躍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古羽道。

兩人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塊空地,這裡和別處不同,別處,隨處可見墳塋墓穴,這裡的四周卻乾乾淨淨,只有鬱鬱蔥蔥的樹木生長在這裡,這裡的樹木和別處也不同,最粗的有水桶大小。

姜躍和古羽都有些好奇,走上前去,卻看見前面突然多出一塊空地,空地上,十幾個容顏枯槁的老者端坐在哪裡,在他們的前面,是一個巨大的墳墓,上面寫著【古鎮一族*古麒之墓*古鎮一族第一任族長】。

突然,在那端坐在空地上的十個焰魔老者紛紛睜開眼,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們體內湧出,瞬間便將姜躍和古羽給籠罩住。

他們兩人受到這強大氣息的壓迫,身體一軟,雙膝跪在地上,無法動彈。

「什麼人,竟敢擅闖我焱魔禁地!」一老者轉身,雙目中迸射出如閃電般的光芒。

「人類?」那老者在看見姜躍和古羽后,驚叫起來。

他們都是古鎮一族之人,因為大限將近,來到這血焰山等死,突然發現兩個人類闖入血焰山,你說他們驚訝不驚訝。

古羽也被那個老者當成了人類,因為古羽身上沒有任何焰魔的特徵,出了那額頭上的幾道湛藍色火焰花紋外。 「人類小子竟然也敢闖入我們火焰位面,黑鐵堡什麼時候這麼大膽了?」那焱魔老者怒喝起來。

「前輩,我們並不是有意要闖進這裡的,而是被逼迫無奈之下才來到這裡的,求前輩開恩。」姜躍恭敬的道。

眼前這十位老者實力皆不弱,至少也在古焱那個層次,青靈吸收火焰之力是有限制的,過於強大的火焰不僅無法吸收,還會傷到自己。

所以,姜躍不得不低頭。

「不對,你不是人類,你身上有我們焰魔的氣息?」那老者對姜躍的話充耳不聞,卻看向了古羽。

「擁有焱魔血脈,卻沒有焱魔的特徵,這一定是我們焱魔中的不純血統,此女該殺!」另一焱魔老者凶戾的道。

「只有焱魔中的叛徒和人類媾合才會誕下這種不純血統,還在猶豫什麼,不能讓他污染了我們古鎮一族高貴的血統。」一老者怒喝一聲,驟然出手,大手直逼古羽的天靈蓋。

古羽要是被擊中,必死無疑。

「一群頑固不化的老傢伙,你們實在是欺人太甚。」姜躍怒吼盯著巨大的壓力,青靈已經和他融為一體,他猛的保住古羽朝著旁邊飛奔出去。

這群老頭斷然不會給他們生路,所以,他們只能逃跑。

其中以為焱魔老者身形如閃電般朝著姜躍追殺而去。

「族人們已經無能到這個地步了嗎,竟然會放縱人類進來,還讓他來到了血焰山。」

那身形瘦削,體型乾癟的焰魔老者速度極快,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姜躍。

「小子,闖入我焱魔禁地還想逃跑,乖乖的留下來吧,我要用你的血來祭奠我們的先祖。」

「哼,老頭,想要殺我,沒門,老子就算粉身碎骨,也絕不會別你殺死。」姜躍冷笑一聲,突然看相懷中的古羽,「你怕死嗎?」

「怕!不過,和你在一起,我不怕了。」古羽淡淡的道。

「好,那我們就一同去黃泉路上走一遭。」姜躍大笑一聲,朝著前方那萬丈懸崖跳了下去。

焱魔老者站在懸崖前,看著不斷往下墜的姜躍和古羽,冷笑道,「這小子倒也有些骨氣,不像一般的人類,貪生怕死,苟且偷生。」

說著,他便離開了這裡,重新回到鎮守之所。

以姜躍現在的實力而言,從萬丈懸崖摔下去,必死無疑,絕無生還的可能。他自己也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這樣的死法總比落在焱魔手中受盡折磨而死要痛苦了許多。

「原來這就是焱魔的禁地,入之必死!」姜躍彷彿明白了。

「小羽,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姜躍歉意的道。

「不要這麼說,在沒認識你之前,我的世界是一片灰暗,沒有一點樂趣。認識你之後,我明白了活著的美好,嘗到了被人關心的滋味,我已經很滿足了。」

古羽的聲音越來越飄渺,她彷彿變成了一道光。

「你怎麼了?」姜躍驚訝起來。

他感覺古羽的身體變得異常冰冷,就彷彿,他抱著的,是一副屍體。

古羽的表情突然凝固,炙熱的光芒從體內湧出,但她的身體卻依舊一陣冰涼。

「這是什麼情況?」姜躍驚叫起來,雖然遲早都要死,但現在還沒掉下懸崖,古羽卻先他一步離開了?

姜躍很不甘心。

狂風在耳邊呼嘯,周圍的一切都在飛速後退,灰白色的霧氣將懸崖下的景象給籠罩。

呼~

突然,姜躍感覺飛速下墜的身體突然變得緩慢起來,耳邊呼嘯的勁風也不在呼嘯,古羽的身上,不知什麼時候,長出了一隊用藍色光芒凝聚而成的翅膀,那藍色的光芒上燃燒這藍色的火苗。

「姜大哥,你看到了嗎,我的翅膀,似乎長出來了。」古羽驚喜的聲音傳遞到姜的耳中,姜躍看到了,那對藍色的光翼讓他們下墜的速度變得緩慢起來。

「小羽,怎麼回事,剛才,我差點以為……」姜躍沒有說下去。

「我也不知道,體內有一股力量企圖支配我,在我體內蠢蠢欲動,我和他抗爭,就長出了這對翅膀。」古羽道。

這種情況姜躍從來沒有聽說過,他不明白,不過卻知道,這下他們有救了,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現在卻出現了生的希望,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驚喜的。

他們下墜的速度越來越慢,不久后,便穩穩噹噹的額落在懸崖下。

古羽鬆開姜躍,揮動翅膀,圍著姜躍飛了一圈,「姜大哥,我好看嗎?」

「好看!」姜躍毫不猶豫的道。

她的那對翅膀實在太美麗了。

古羽飛了一會,落在地上,收起了翅膀。

姜躍走在他身後看了一會,什麼也看不出來,就好像,她從來沒有長出過翅膀一樣。

「小羽,你的翅膀好像和其他人的不一樣,其他人的是肉翼,而你的是光翼,而且,背後也沒有痕迹。」姜躍道。

「誰說沒有痕迹,你看這裡?」古羽突然將衣服脫下,轉過身,在她的背後,一隊光翼蜷縮著,上面有湛藍色的火苗在不停的跳躍。

「你怎麼把衣服給脫了,趕緊穿起來,我看到了。」姜躍覺得有些尷尬,他沒想到這妹子竟然這麼開放,二話不說直接脫衣服。

好在他坐懷不亂,否則後果難料。

古羽穿上衣裳,歡快的道,「我們大難不死,那幾個老頭肯定以為我們已經死了,我們不如就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等到外面平靜下來,在出去看看?」

「好,就在這裡待著吧,這血焰山有水有樹木,比外面實在好了很多。」姜躍道。

萬丈懸崖之下,有一個水潭,潭水碧綠無暇,水質極其甘冽,在往後一點,一片樹林,景色相當不錯。

姜躍和古羽在四周逛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狀況。

在樹林的深處,有幾頭通體赤紅色蠻獸正盯著姜躍他們,這些蠻獸有著鋒利的獠牙,身上的毛髮上還有火焰在燃燒,他們軀體龐大,有兩三丈高。

這是火焰位面最常見的一種蠻獸,【赤焰獸】,赤焰獸的實力不強,但進攻慾望卻極其強烈,他們發揮出來的戰力往往能夠擊殺那些比他們更為強大的蠻獸。 赤焰獸和人類世界中的狼很像,都是群居動物,一群赤焰獸一擁而上,能夠殺死比他們更為強大的多的對手,這是一種讓焱魔都有些頭痛的蠻獸。

姜躍和古羽打算在這附近待上幾天,等外面的局勢變平靜后在做打算,結果,還不等他們坐下休息片刻,十幾頭赤焰獸就沖了上來。

吼~

一道道震天的咆哮,那巨大的音量彷彿將虛空給震動,泛起一道道漣漪。

「這是什麼?」姜躍不解道。

「是赤焰獸,我們火焰位面所獨有的一種蠻獸,單體實力在五星一翼焱魔境界,但他們是群居蠻獸,且進攻慾望極其強烈,所以極其難對付。」古羽解釋道。

「小羽,你現在能發揮出多大的力量?」

「我不太清楚,我體內的力量似乎被某種東西給凍結住了,目前,或許無法出手,姜大哥,對不起。」

「無妨,十幾頭赤焰獸而已,我能對付,你自己保護好自己,接下來,就交給我了。」姜躍大笑一聲,幻空出現在他手中,縱身一躍,從高空中墜落,猛的攻向其中一頭赤焰獸。

吼~

赤焰獸絲毫不閃避,仰天咆哮,一顆顆巨大的火焰飛彈朝著姜躍飛去,帶著一股炙熱的風,姜躍手中的幻空舞的密不透風,彈飛了一個又一個的火焰飛彈,不過,卻有更多的火焰飛彈衝來,側面也有赤焰獸撲殺上來。

「青靈,助我一臂之力!」姜躍大叫一聲,青靈那通體赤紅的身體懸浮在半空中。

緊接著,一道籠罩方圓十丈的火焰領域出現在半空之中,所有火焰飛彈,在衝進那個火焰領域后,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姜躍持槍,疾馳上去,「森羅萬象,寂滅萬乘!」

幻空橫掃千軍,在空中劃出一道新月,寒光閃爍,六七頭赤焰獸被無情的挑飛出去,姜躍身體一躍,衝到半空,幻空再次橫掃出去,噗嗤,尖銳物刺進去骨肉的聲音傳來,那幾頭赤焰獸被無情的滅殺。

其餘的赤焰獸見同伴被滅殺,憤怒的咆哮著,一個個朝著姜躍撲殺過去,他們的身上開始冒出熊熊烈焰,空氣中的溫度變得無比炙熱,彷彿身處一個巨大的蒸籠當中。

空中的火焰領域突然消失,青靈出現在姜躍面前,緊接著,又一道火焰領域將所有赤焰獸都給覆蓋,他們身上的熊熊烈焰詭異的減弱了許多,並且還在迅速衰竭下去。

「簡直就跟bug一樣,這能力,太強悍了。」姜躍心中讚歎一聲,再次衝殺上去。

寂滅萬乘,天際一線,兩大招式不停的轉化,約一盞茶時間,赤焰獸被盡數誅殺殆盡。

一旁的古羽看的目瞪口呆,她也見過焱魔和赤焰獸廝殺,可是,在同境界的情況下,必須五六頭焱魔才能對付一頭赤焰獸,而姜躍,僅僅一人,再加上天空中的那個小不點,就將十幾頭焱獸給全部解決了。

當真是恐怖如斯~

解決萬赤焰獸,姜躍來到古羽身邊,笑著道,「已經全部解決了。」

「姜大哥,那個小不點是什麼?」古羽有些驚懼的指著空中的青靈。

她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種懼怕。

「它叫青靈,是我的召喚獸,青靈,過來,讓小姐姐看看你!」

青靈小小個的身體在空中一個盤旋,飛在古羽上方,不停的打轉,他看上去很激動,不停的在叫喚著。

姜躍卻驚詫起來,他能夠聽懂青靈在說些什麼,他再說,古羽的體內有一股相當狂暴的炙熱之力。

「小羽或許沒有那麼簡單!」姜躍心道。

結合先前的種種情況來看,古羽不僅僅只是一個血統不純的焱魔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她身上還有一種隱秘的力量。

「要是她的那股力量能夠覺醒,被她所掌控,那麼肯定會很強大。」

看著青靈那飛來飛去的身體,古羽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了他一下,青靈一下子落在她肩膀上,表現出一種相當舒適的感覺。

「他叫青靈嗎,好可愛!」古羽道。

「是很可愛,也很厲害。」

「姜大哥,赤焰獸的腦袋裡有一種叫做【火晶】的東西,裡面擁有純粹的火焰之力,乃是我們焱魔修鍊的絕佳材料,能不能將他弄出來?」

「沒問題!」

姜躍跑上去,在赤焰獸的屍體前擺弄起來,赤焰獸的身體並不怎麼堅硬,在幻空的舞動下,赤焰獸的頭顱很快就被姜躍給劃破,他們的頭顱是空的,裡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顆如火焰般耀眼的雞蛋大笑的石頭。

「這就是【火晶】嗎?」姜躍取出那個石頭,拿給古羽看。

「嗯!」古羽點頭。

得到確認,姜躍再次動手,將身下的赤焰獸都給開膛破肚,將其中的火晶給取了出來。

總共十二顆火晶大小不一,有的有拳頭大,有的只有雞蛋般大小。

姜躍自己是無法吸收火焰之力的,所以他將火晶全部交給了古羽。這時,青靈卻突然咬住一顆火晶,一口吞了下去。

「小不點,你也能利用這個來吸收火焰之力?」姜躍驚訝道。

青靈一個勁的點頭。

「這些火晶是給古羽姐姐的,你別吃,下次我在給你弄點來。」姜躍告誡道。

「無妨,火晶既然能夠讓他增加力量,全部給他好了,我吸收火晶的效率很低,幾乎沒什麼用處。」古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