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幾張畫出來,獨孤不貳頓時恍然大悟。

任爺這是在用這種方式,展現那對狗男女的齷蹉過程啊!

不過,這圖畫畫的,還真是好,不僅露點突出,而且還十分撩撥人的視覺,讓人浮現連篇。

「任爺,這畫,給我一副吧!」

說著,獨孤不貳就要伸手去拿,卻被任性將手打了回去。

「你拿這個做什麼?」任性冷笑著問道。

總裁的呆萌小妻 「這不是晚上深夜寂寞的時候,拿出來解解悶么……」

獨孤不貳眼中露出萎靡之色,看得任性一陣胃寒。

「沒出息!」

任性罵了一句,皺眉道:「想女人想瘋了吧,直接找個女的玩多好,非得拿個畫自己意淫,太無趣了吧!」

「可是……」

獨孤不貳鬱悶地道:「我這不是還沒個女人么,夜深難免寂寞……」

「今晚,就要了,我保證!」

任性笑道,繼續開始作畫。

獨孤不貳頓時對今晚的到來,充滿了想象和期待。

眼看第二次參悟功法資格,已經有人出價到了二十萬星石,出價的人,頓時只剩下了三人。

分別是風雲宗的秦馭天和一個長相兇狠的黑衣中年男子。

黑衣人兇狠地看了秦馭天一眼,冷哼道:「我出二十一萬!」

秦馭天淡然道:「二十二萬!」

他心中倒是十分篤定。

只要那個陳百萬不出價,他還是很有把握得到這第二次拍賣資格的。

畢竟,在凌亂州,能夠出得起二十多萬五品星石,只為競拍一個功法參悟資格的,並不多見。

黑衣人卻似乎要與他死磕。

「二十三萬!」

秦馭天眼神一凝,望著黑衣人,凝神道:「你可知,與玉龍門作對,可從來沒有好下場!」

「玉龍門是什麼東西?我可不知道!」

黑衣人眼神露出睥睨之色,冷笑道:「我只知道,這任爺參悟功法的本事,我從未遇見過,錯過了這村,很難有那店!」

「你放肆!」

秦馭天眼中射出一陣星輝,怒道:「有本事,現在跟我出去這功法島,讓我來告訴你,玉龍門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發現,這黑衣人的武修等級,並不算太高,也就是引星境六重。

而秦馭天是引星境九重,完全有把握直接將他暴揍一頓,教他怎麼尊重四品宗門玉龍門!

只是,黑衣人卻根本不接招,他大笑道:「你以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扯蛋!老子在這裡玩的開心著呢,憑什麼要現在出去?」

非常規編劇 「再說了,放著參悟功法的資格不要,跟你這狗比出去,那不是自找屎坑么?」

旁邊不遠,正在玩弄著柳若彤的腰身的陳百萬,聽了這黑衣人的話,感覺十分舒暢,他忽地大笑道:「說得好,這人,就是個屎坑!」

「哼,總以為玉龍門有什麼了不起的,其實就是個窮宗門而已!」

陳百萬笑眯眯地用手劃過柳若彤的絲綢般的皮膚,忽地將手伸進了衣服裡面,讓柳若彤身子為之一顫。

他感覺暴爽,聲音變得有點怪怪的道:「出個二十幾萬五品星石拍賣東西,還得威脅人想讓人退出,這個宗門,這個人,真不是個好東西!」

秦馭天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宛若要殺人一般。

他狠狠地瞪了陳百萬一眼,對他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分。

「我曰,你們倒是快點啊!」

獨孤不貳的聲音,忽地響了起來。

他伸出胖乎乎的手,指著秦馭天的方向冷哼道:「這樣,我數到三,不行,就二十三五成交!」

「二十三萬一次……」

「二十三萬兩次……」

不知為何,獨孤不貳似乎看著秦馭天不爽,竟然說的語速十分快。

秦馭天大驚,忽地冷哼道:「我加價到二十四萬!」

「二十五萬!」黑衣人又一次出手。

「二十六五!」

大唐女侯 「二十七萬!」

……

很快,拍賣價又被抬高到了三十萬。

聽著黑衣人的報價,秦馭天感覺今日真是邪門了,好不容易陳百萬那個廢物不加價了,卻又來了個黑衣人與自己死磕。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手上的一個戒指,那裡面總共只有三十一萬五品星石。

如果再加一萬,還沒搞定,那麼他就只能真的從凌雲宗的聶輕雲那借星石了!

「三十一萬!」秦馭天沉聲說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

「啊哈……三十一萬啊!」

黑衣人忽地笑了,露出了一口有點黑的牙齒,「你土豪,你大爺的,老子不要了!」

說完,他直接坐了下去,面色沉靜如水,絲毫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兇狠和鬥志。

草,終於搞定了!

秦馭天心中狠狠地想道,就等著獨孤不貳倒數三下。

眼見沒人加價了,獨孤不貳沉聲道:「現在價錢三十一萬五品星石了,還有沒有加價的?」

似乎怕還有人加價,他竟然連續問了三次,而且語氣不疾不徐。

這頓時讓秦馭天心中恨得牙痒痒的。

剛才怎麼沒見你慢慢地說,這回,老子出的價最高,又磨磨唧唧了,分明在給其它人機會。

(第一更) 獨孤不貳卻根本就沒注意秦馭天的陰沉表情,而是燦爛笑道:「那我再數到三啊!」

「哎,三十一萬,一次……」

「哎,三十一萬,兩次……」

他說次的時候,故意將這個音節拖得很長,足足延續了三個呼吸的時間。

秦馭天的盯著獨孤不貳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哎……」

眼見獨孤不貳要說最後一次,秦馭天心道終於要塵埃落定了。

但是,獨孤不貳「哎」完后,卻忽地扭動問任性。

「任爺,這兩次和三次之間,還有沒有數字可以拖延時間的啊?」

我曰,人才啊!

任性頓時對這個胖子刮目相看。

在地球國,二和三之間,還可以說無數的數字,但是在星元大陸,那些數字無疑是不存在的。

不過,獨孤不貳能問出這話,就說明他已經想到了這中間還可能有數字存在,只是他的本意是想要讓秦馭天鬱悶而已。

但是,他卻不能讓獨孤不貳說2點1次,那樣沒人聽得懂。

任性忽地笑眯眯道:「當然還有,你可以說,兩次半!」

「還有兩次半的一半……兩次半的一半的一半……」

獨孤不貳眼睛在放光,心道任爺怎麼就這麼聰明,老子就想不到!

這不是說,可以無限說下去么?

於是,他拉長音節,開口笑道:「哎,三十一萬,兩次半……」

我草!不僅秦馭天恨不得將這個胖子暴揍一頓,其他一些宗門的人也感覺過分了。

他們正等著第三次參悟功法的資格拍賣呢!

但是,也有很多人沒有那多星石參與競拍的人,在跟著起鬨。

「我曰,這胖子,看著胖得不行,神識等級必定很高啊!」

「我看也是,這都能想得出來,天才!」

「哈哈,估計這個秦馭天得罪過胖子,那臉上分明寫著,老子就要找你茬啊!」

……

而陳百萬此刻忽地大笑起來。

「胖子,我就喜歡你這樣搞,得,等拍賣結束,咱們交個朋友,我請你們喝酒去!」

「好呀!」獨孤不貳頓時眼中一喜,羨慕地望著坐在陳百萬懷中的麗人。

他心道跟這個人朋友,一定有很多好玩的,至少,女的是少不了的。

而且,這個人,似乎和那幾大宗門子弟,都不大對付。

任爺說得好,朋友的敵人,就是朋友,看來,交這個朋友,任爺也不會反對。

獨孤不貳笑道:「行,咱們好好喝幾杯,以後可以一起,像今天一樣裝逼打臉玩狗!」

陳百萬聽了,忽地笑得更開心了,這胖子,說今天在裝逼打臉玩狗,真是貼切!

這玩的狗,自然是有秦馭天這一條么!

他笑得那麼誇張,以至於坐在他身上的那個柳若彤,感覺身子下一個東西在撐起,一顫一顫地,讓她某個地方十分難受。

而且,有點潤潤的了……

她嬌嗔地捏了捏陳百萬的胳膊,頓時又讓陳百萬一陣狼哭鬼嚎。

這陣嚎叫,更是增添了拍賣的氣氛的怪異,讓秦馭天心中一萬個*********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這個死胖子,和陳百萬一樣,就是想要和他作對。

但是,他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出來這個胖子和任爺是誰,和自己曾經有過什麼過節啊!

莫非,他們與玉龍門有過節?

秦馭天這麼想著,心中一驚,他們二人,是新近才進入凌城的,特別是任性,神識妖孽,參悟功法的天賦無人能及,堪稱可怕。

如果他們是與龍門的仇人,那可真的小心應付了!

帶著複雜的心情,秦馭天忽地對著拍賣台吼道:「死胖子,可以宣布,老子競拍到第二次參悟功法資格了吧!」

獨孤不貳臉色一寒,心道你特娘的,急個幾把!

老子的逼,還沒裝夠呢!

草,千里迢迢從人族與妖族的前線,來到這凌亂州,不就是為了跟著任爺來裝逼的嗎?

他準備在找個理由拖沓一下,卻發現陳百萬已經站了起來。

他忽地舉起了手中的競拍錘。

「草,三十一萬,也想拍到第二次資格,太特娘的扯淡了!」

「我出三十二萬!」

獨孤不貳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心道這是神補刀啊!老子喜歡!

聶馭天恨不得將他們兩人剁了去喂狗,他的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

他對著獨孤不貳暴喝道:「死胖子,老子記住你了,你給老子等著!老子會弄死你的!」

獨孤不貳卻大手一擺,冷哼道:「叉你大爺,老子喜歡弄女人,不喜歡男人,滾你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