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也是,你到底是哪個?」

「我都說了我是亭蕭,神元宗的!」亭蕭這次多介紹了幾個字,

「我不管你是哪個宗和我沒關係,把酒壺還給我!」齊銳伸手要到,

但這個亭蕭沒給,而是很摳門的樣子給齊銳的酒杯里倒了一點,然後又給酈燦酒杯里倒了一點,自己卻對著嘴大口喝了幾口,喝完了還一個勁的美滋滋。

「我靠!你還真是夠了!」齊銳這次也生氣了,這特么什麼神族啊,這德行在酈燦星恐怕要和找不出來幾個吧!

亭蕭見齊銳他們沒喝酒還問:「你們怎麼不喝啊!來幹了!」說著再次仰頭灌了幾口,

齊銳多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施展瞬移就把酒壺給奪了過來,別說近在咫尺,就算離著八丈遠齊銳也能輕易奪下,身法有時候可不受修為限制。

亭蕭正仰頭灌酒,結果酒壺不見了,他定睛一看酒壺在齊銳手裡,不由贊道:「哎呀!行啊!下界來的小傢伙居然有神階身法!嘖嘖!上品猴兒酒!神階身法,五個武魂,而且等階都不低,你這個小傢伙這麼看來頭不小啊!」亭蕭吧嗒吧嗒嘴看著齊銳緊緊抱著的酒壺,

「夥計!這有個乞丐你們怎麼不管!」齊銳喊道,

夥計蹙著眉頭一臉無奈的過來道歉道:「對不起二位客官,看來你們是第一次來本酒店不知道亭蕭大神,這樣吧,你們的酒錢我們酒店免了!還請二位客官海涵!」

「嘿呀!你這個小二倒是很精明啊!我們就喝了兩口你們酒店的酒能值多少錢!用得著你在這裡裝大方!」酈燦也不高興了。

亭蕭趕緊阻攔說道:「二位!你們的酒我可絕對不會白喝!快請坐!」

齊銳看小二的神情就知道這個亭蕭是這裡的常客,而且他惹不起,於是勸酈燦:「師父!算了吧!就當喂哪個什麼啦!」

亭蕭笑道:「你這個小人族不厚道,直說喂狗不就得了!你別以為上屆和你們下界區別很大!」

「你怎麼還不走!?」齊銳轟到,

「小兄弟!我都說了這酒我不會白喝,我帶你去個地方作為報答如何?這地方絕對適合你去!」亭蕭盯著盤子里的肉咽了口唾沫,

「沒興趣!」齊銳不耐煩的說道,

「你必須有興趣!對了!你是不是長久留在神界了?」亭蕭問,

「不是!過兩天就回去啦!」

「過兩天,三天時間有沒有?」

「幹什麼?」

「我剛才不是說了,帶你去個地方!如果你真得到了好處,回頭贈我一壺猴兒酒就行!如果你得不到好處,自然就不用給我了!」

「什麼好處!?別以為我沒吃過見過!」齊銳看亭蕭的樣子好像不是在騙他,

「你有神階身法,有沒有神階武技?」

「幹嘛?」

「吃完了之後咱們就出發,等到了地方你絕對喜歡!」說著這位亭蕭也不客氣,伸筷子夾肉就往嘴裡塞,而且吃起來還吧唧嘴。

齊銳沒轍,打肯定是打不過人家,仔細回想一下這人應該本事不小,因為就之前他幫著掩飾自己修為和武魂這一手就很強。

所以齊銳也就不吃了一直看著他吃完,然後問道:「吃飽了嗎?」

「半飽而已!」亭蕭用衣袖擦了擦嘴,

「次噢!」齊銳忍不住再次爆粗口,因為他和星主酈燦都沒怎麼吃,一桌子的飯菜幾乎全讓他自己吃了。

「走!我帶你去!」這個亭蕭倒是挺利索,站起身來等著齊銳,

齊銳站起身來對酈燦說道:「師父!你隨意!回頭我回來找您!」

「不能去!他什麼人咱們都不知道!」酈燦阻攔到,

「他應該是這裡的常客,不會有事的!我倒要看看他能給我什麼好處!」齊銳對神界還是挺感興趣的,

「呵呵!不錯!難怪身懷神技,果然不俗!這就對了!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走!就沖你這膽量我想你一定會有收穫!」亭蕭說完拉著齊銳離開了酒樓,

酈燦再次把小二叫過來問道:「他到底何哪位?」

「客官,他是神元宗內院首座弟子,如今神尊境,那位小客官跟著他去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小二倒是沒當回事的勸道,

「你知道他們要去哪裡?」

「不知道!」小二搖頭扭臉去忙活了,酈燦只好回去等齊銳,

亭蕭拉著齊銳就到了主城傳送陣,齊銳一看這裡光是傳送陣就有數十個之多,而且都有明顯的牌子說明各個傳送陣的目的地。

齊銳看著非常新奇,因為他會的傳送陣和這個可沒法比:「我靠!這麼快捷嗎?」

「沒見過吧!為了猴兒酒我亭蕭豁出去帶你長長見識!」亭蕭說著拉著齊銳到了一個中型傳送門前,對齊銳說道:「給收費的兩個中品靈石!」

「次噢!我要是賠錢和你沒完!」齊銳說著掏出兩個中品靈石給了收費的,

亭蕭只是一個勁的笑,他拉著齊銳進入傳送門,等操作者操作,齊銳眼前一黑,他就感覺亭蕭強有力的手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胳膊,他倒是挺會照顧人的。

大概過了五十息左右的時間,齊銳的眼前一亮,定睛一看,他和亭蕭到了一個叫炁嘯山城的地方。

「炁嘯山城!?」齊銳看著亭蕭,

「我們要去的不是炁嘯山城,而是山城外的炁嘯山谷!走!」亭蕭拉著齊銳到了傳送陣外騰空而起。

「我靠!你能不能告訴我一聲,你這樣拽著我很難受!」

「你自己飛我不是擔心你跟不上嗎!」

「我有坐騎!」武魂收回來,土麒麟坐騎自然也到了齊銳本尊這裡,再說他還有小烏炎炎呢。 齊銳召喚出土麒麟之後亭蕭立即讓他收了起來說道:「你這麼牛逼的神獸坐騎怎麼能顯擺,難道不怕比你厲害的搶嗎!」

「這都是契約過的還搶?」齊銳問,

「這是神界,簽約和解除契約的手段很多!你還是收起來吧!最好低調一些,真要是有神族來搶你,你都沒地方哭去!」亭蕭的態度和語氣讓齊銳感覺他好像真當自己是朋友了。

齊銳還以為神界的神都很牛逼呢,坐騎最起碼也都會小烏炎炎那個檔次的,原來也不是什麼都有,所以嚇的趕緊收了土麒麟,在神界他的確是誰也惹不起,就這麼跟著亭蕭飛往炁嘯山谷。

飛到一半亭蕭想起什麼,拉著齊銳到了地面找了個沒人地方說道:「你必須要學會掩飾修為和武魂,雖然你之前會一些手段,但在神界恐怕不好使。

說完亭蕭就在齊銳的腦門點了一下,齊銳腦海中就多了套功法,此刻亭蕭的好感度在齊銳心裡那是飆升,他沒想到在亭蕭這個無賴的外表下居然還有個縝密關愛的心。

亭蕭讓齊銳就地練會之後,這才帶著他繼續騰空飛行,來到目的地齊銳發現下面有很多人,就問道:「這是在幹什麼?」

現在亭蕭已經知道齊銳的大概,說道:「齊銳!這裡有了神境,但只能武帝境的修者才能進入,所以你進入正好!」

「神境?武帝境!?不會吧!神界不都是高修嗎!那豈不是沒幾個神能進入?」齊銳奇怪的說道,

「你告訴你神界都是高修的?神族一降生也不是神帝啊!不也得從頭修鍊!只不過神界的天地靈氣充裕,這裡修鍊的速度很快而已,所以你這個年紀的武帝境倒是不少!」

「神族也從鑄魂境開始修鍊嗎?」

「那倒不是,神族根據父母的血脈傳承降生之後都會多少帶些修為,不過也不會一降生就很高!」

「那神境又是什麼?」

「就是一些神帝留下的結界秘境,裡面可是有不少好東西呢!」

「哦!這就是你說給我的報答!」感情想得到寶物還得靠自己,

「憑你的戰力可以說是武帝境無敵,所以你進入之後我想一定能得到奇遇,這裡面可是有不少神器,怎麼你沒興趣嗎?」是個修者就對這樣的地方感興趣,因為一旦有所得收穫就很大。

「好吧!我既然來了就進去看看吧!」齊銳一想,自己很多奇遇都是在秘境中得到的,神界的神境自己倒是還沒有探索過,這次的確是個好機會。

正好自己所有的寶貝都在身上,於是跟著亭蕭就到了地面神境的入口處。

「這不是亭蕭神尊嗎!這又是誰啊!」一個光頭和尚過來問道,

酈燦星沒有和尚和道士,所以齊銳看這人的打扮很奇特低聲問道:「亭蕭大哥,他怎麼這打扮?」

亭蕭跟看怪物一樣的看著齊銳,心說這是從哪個小星球來的啊!怎麼連和尚都不認識!就問道:「你們那裡不會沒有寺廟吧?」

「你說的是神堂嗎?」

「神堂不屬於寺廟,告訴你記住了,那是出家的和尚,都很厲害的!另外我還要告誡你一句話,如果在神界遇到和尚,道士,小孩還有女人千萬別惹,因為這幾種人只要趕出來行走就肯定有些本事。」

「崇善大師!您好!您好!」

齊銳看著和尚不過和亭蕭差不多大,卻被稱為大師,想必一定很厲害。

說話間齊銳和亭蕭就到了人群前,亭蕭跟誰都笑呵呵的,他並沒有說齊銳是下界上來的,而是說道:「這是我的一個小兄弟,閑得無聊正好過來湊湊熱鬧,我也是想讓他試試運氣!」

「這裡又沒有任何限制,想進就進唄!」在場的都是跟著武帝境來的,而且修為都不低,不會和武帝境的修者搶什麼,畢竟是神族還是要有一些姿態的。

「齊銳!你進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亭蕭帶著齊銳來到神境入口,然後低聲叮囑道:「如果有人敢和你搶寶物,儘管打,只要別打死就行!一切我給你兜著!」

齊銳心說難道他就因為喝了我幾口猴兒酒就對我這麼好嗎!如果是這樣就算我在裡面得不到好處送你兩壺又如何!

忽然間齊銳感覺之前對他的態度好像有些過分了,畢竟就兩口猴兒酒已經換來了一套掩飾修為和武魂的神階功法,自己已經佔了很大便宜了,真是人不可貌相!

「亭蕭大哥!謝謝!」這次齊銳是真心感謝,

「我都說了咱們是朋友!所以不用和我這麼客氣,不管是誰在這裡欺負你,我亭蕭肯定不幹!」亭蕭一副你是我兄弟的態度的說道,

「等我回來!猴兒酒讓你喝個夠!」齊銳也許諾道,

「呵呵呵!好!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亭蕭目送齊銳進入了神境,心中暗道:尼瑪五個武魂!神主親自召見,可想你前途無可限量,以後跟你在一起必然會佔大便宜啊!這樣的朋友我亭蕭怎麼可能錯過!

亭蕭這也算是小投資,這可是給個芝麻能換大西瓜的生意,因為他從第一眼看到齊銳就發現了他的不俗,五個武魂那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過的,現任神主不過就三個武魂而已。

亭蕭還知道歷任神主都是多武魂,單武魂的近乎沒有,因為想當神主最起碼武力得無神能及,所以亭蕭是非常看好齊銳。

齊銳進入神境眼前一暗,本以為這裡應該像仙境,卻不想這裡到處都被翻騰的亂七八糟,地上也滿是破爛。

「這些都是一些物品的碎片,看來進來的武帝境還不少!」齊銳抬眼望前方看,沒有看到人影,看來進來的那些神族已經往神境深處去了。

齊銳召喚出尋金鳥說道:「小滑頭!好久沒活動了吧,今天你可以大展身手了!」

尋金鳥這段時間一直被當寵物鳥養著,因為齊銳備戰人魔大戰也沒工夫去探險尋寶,現在到了神境,小滑頭尋金鳥有了用武之地。 尋金鳥小滑頭特別的興奮,問齊銳:「小主人,這裡是神界?」

「嗯!這裡的確是神界!」

「好濃郁的靈氣!」小滑頭深吸一口氣,

「趕緊幹活!」

「小主人!我怎麼感應不到寶物?」

「這裡都被翻成這樣應該沒有寶物了,我們往裡面走走吧!」齊銳往前走,尋金鳥還是站在他的肩頭。

齊銳就發現這個神境根本就是個洞府,也就是一個神帝用山洞修建成了居住的地方,而且這個神境好像年代非常的久遠,裡面的東西稍微一碰就會破碎。

「這地方如果找到的就一定是好東西!」經過這麼久遠的歲月還能用的必須是寶物了。

「小主人!寶物沒有,前面倒是感應到了不少人!還有一條河!」

「我也感應到了!」齊銳遠遠的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他也遠遠的聽到了水流的聲音。

「這裡應該有條地下河!」齊銳好奇的就走了過去,因為他不解這麼多人停在這裡做什麼。

等到了近前才知道這些神族修者是被一條水流湍急的大河擋住,因為水面太寬,想要到河對岸去只能走一個鐵索。

在神境中是不能飛行的,所以想要過河就必須利用這條到河對岸的鐵索。

「小主人,對岸我隱約感應到了寶物!」小滑頭附耳說道,

「那我們過去!」齊銳見他們都不敢走的樣子,他不怕於是就想擠到前面過去。

「你擠什麼擠!?」一個青年很兇的問道,

「對不去,我想過河!」

「就你想嗎!在這裡的誰不想過去啊!」

「可是那為什麼沒人動呢!」

「那是因為之前想過去的都掉在河中沖走了!」青年說道,

「這麼不小心!?」齊銳說完就感覺自己說錯話了,走這樣的鐵索傻子才會不小心,那麼他們是怎麼掉下去的,難道這鐵索有問題。

「夫辛師兄!這有個人想要試試!不如讓他先過吧!」一個人喊道,

這邊一喊,這裡聚集的人全都看過來,於是齊銳就突顯了出來,

「你是誰!我怎麼沒見過你!」叫夫辛的青年問道,

齊銳乾笑兩聲說道:「我是剛來的!」

「什麼叫剛來的!你從哪裡剛來的?」

「我是從下界來的!」齊銳如實的說道,

「下界!?你不是神族!」

「對!我是人族!」

「不是神族怎麼來這裡的!?」

「我是被亭蕭帶來的!」齊銳想說出亭蕭緩和一下,到哪裡都得有熟人才行,

「神元宗的亭蕭?」夫辛嗤鼻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