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懂不懂禮貌啊。」

即使關係再好,紫雪畢竟還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夢蕁天這麼貿貿然地闖進了她的房間,她怎麼能不生氣,怎麼能不羞憤。

不過,令她氣憤的還在後面。

夢蕁天一邊跑一邊脫下鞋子,然後直接跳到了紫雪的床|上,拉開被子就鑽了進去,用被子將自己整個身子都埋在了裡面。

紫雪愣在那裡了,暗道這小子的膽子也太大,就這麼明目張胆地上了自己的床,萬一這件事被別人知道怎麼辦?

紫雪直接飛到床邊,用力地撕扯著被子。

「你給我起來,再不起來我一把火燒了這房子,連你一起燒死。」

紫雪的聲音尖銳異常,手中也聚集起了一團鬥氣,大有一言不和就開打的架勢。

但是夢蕁天死活不下來,緊緊抓著被子喊著:「啊……有鬼。」

「有鬼你去捉啊,跑我這裡來幹嘛?」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夢蕁天驚慌失措的樣子,紫雪心底的怒火反而悄悄地平息下來了,不過身為女孩的矜持卻不允許她妥協。

紫雪眼睛一瞪,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把寶劍,直指著夢蕁天:「再不下來,我就殺了你。」

夢蕁天從被子的一角將腦袋伸了出來,瞪著紫雪道:「殺什麼殺,我都撞鬼了,說這些還有什麼用,你去把鬼趕走。」

紫雪看著夢蕁天的目光中的恐懼,似乎不是在故意惡作劇,難道真的有鬼?

紫雪心裡一陣沒底,舉起寶劍在房間里走了一圈,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於是走到外面叫來了幾個武宗強者,讓他們鎮守在房間外面,不許任何人靠近這間房子。

一切安排好,紫雪回到夢蕁天身邊,收起寶劍輕聲道:「放心吧,我已經叫了很多高手了,什麼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的。」

夢蕁天眨了眨眼:「真的?」

看著夢蕁天冷靜了一點,紫雪推了他一把道:「真的,沒有鬼了,你快點下來吧,萬一有人看見了,你讓我怎麼做人啊。」

此時,紫雪委屈得都要哭了,自己好好一個姑娘,怎麼攤上這麼個無賴,萬一傳出去,自己還怎麼嫁人。

不過看著可憐巴巴的夢蕁天,她又不忍心表現得太過強硬,只能好言相勸。

夢蕁天裝模作樣地將整個房間掃視了一遍,最後長出了一口氣,從紫雪的床|上跳了下來。

看著被自己弄得褶皺不堪的床單,夢蕁天尷尬地撓了撓頭:「真是不好意思,我遇見鬼了,太害怕,所以才慌不擇路上了你的床。不過話說回來,你的床好香啊。」

「上|床?」

紫雪一下子羞了一個大紅臉,配合著她那紫色的衣裙與絕美的臉蛋,使得她更加美艷不可方物,在那一瞬間,就連夢蕁天都看呆了。

紫雪不敢與夢蕁天對視,連忙轉過了身,氣得直跺腳。

「你竟然說這種字眼,你太下流了,我明天就去逍遙門,向紫晴妹妹告狀,帶她來收拾你。」

「真的?」夢蕁天聞言大喜,「你現在就去吧,最好晚飯之前能回來,可以讓她跟我住在一起的。」

紫雪一陣語塞,任她擁有聰明絕頂的七巧玲瓏心,但是在心中羞澀的情況下,智慧根本發揮不出來十分之一二。尤其是遇上像夢蕁天這樣厚臉皮的人,什麼招數對他都沒用。

打他吧,這傢伙轉身就跑,自己還真追不上他,而且殿主大人也未必允許。

罵他吧,影響淑女形象,而且萬一被別人知道了指不定要想象出什麼故事來呢。

原本以前還能拿詩紫晴威脅他,但是現在兩人已經大婚了,這招殺手鐧看樣子也不好使了。

紫雪這個啞巴虧吃的,根本就沒地方說理去。

看著紫雪滿面嬌羞氣憤的樣子,夢蕁天心中已經樂翻了,叫你打賭耍詐,叫你讓我去採花,叫你害得我撞鬼還差點回不來,這回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你無恥!」紫雪氣得在原地跳了起來,卻是說不出什麼更狠的罵人話。

見狀,夢蕁天感覺差不多了,連忙拉著紫雪坐下。

紫雪用力將他的手臂甩開,自顧自地倒了一杯茶水一飲而盡,然後將茶壺放到了距離夢蕁天最遠的桌子一角,一個人在那裡生悶氣。

夢蕁天是誰,那可是臉皮厚如城牆的主,當時就跑了過去,端起茶壺為紫雪續杯。

「紫雪姐姐,你看我剛才真的是嚇壞了嘛,原來你們聖靈殿真的有鬼。」

「你們逍遙門才有鬼,你們全家都是鬼。」

雖然生氣,但紫雪還是將夢蕁天為其倒滿的茶水喝下,然後將杯子放在桌子上,氣呼呼道:「給我倒滿。」

見狀,夢蕁天嘿嘿一笑,再次為其續滿,嬉皮笑臉道:「能伺候紫雪姐姐是我的榮幸,以後想喝茶就來找小弟,為姐姐端茶倒水一輩子都不是問題。」

說完,夢蕁天雙手端著小茶杯,舉在紫雪面前道:「姐姐,你就原諒我嘛。」

紫雪本想再呵斥他幾句,但是無意間看見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頓時忍不住就笑了出來,然後一瞬間又強忍著板起了臉。

「笑了,笑了有門兒,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笑起來特別好看。」

沒有哪個女孩子不喜歡別人的誇讚,尤其是一個如此優秀少年的誇讚。

聞言,紫雪氣消了大半,不過仍舊裝作生氣道:「再好看也比不了你的紫晴師姐啊。」

「哪能呢。」夢蕁天一臉正色,「紫晴曾經跟我說過,若論容貌,她自認天下第二,只有紫雪姐姐能認第一。」

「真的?」雖然明知道那是夢蕁天胡說的,但紫雪仍舊忍不住問道。

「當然了,我用我的人格擔保。」

「嗯?」

「當然,也保證不了,不過你還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嘛,什麼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根本就形容不出你的美之萬一。」

夢蕁天哄起女孩子來真的是連臉都不要了,那好話說的一套一套的,可女孩子偏偏就吃這一套。

紫雪直接被夢蕁天說得面色潮紅,眼中的怒色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見狀,夢蕁天嘿嘿一笑,手中的空間戒指閃過一道光芒,一朵五色花出現在了手中,遞在紫雪面前。

紫雪一下子笑了:「你真的找到了。」

「可不是嘛。」夢蕁天撇著嘴,「就在那個女鬼居住的地方找到的,本來看見她我嚇得半死,可是想到這朵花是你喜歡的,我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我還差點被她打死呢,如果不是我有些本事你就看不到我了。」

紫雪慢慢將五色花接過,久久無語,目光緊緊盯著手中的五色花。

「你把眼睛閉起來。」

突然,紫雪的耳根都紅了,低下頭輕聲道。

紫雪的聲音幾不可聞,如果不是夢蕁天聽力過人的話根本聽不到。

然而,夢蕁天這傢伙竟然鬼使神差地來了一句:「你不會是想要親我吧。」

紫雪一愣,頓時感覺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這種羞人的事情竟然被夢蕁天猜中了,而且還說出來,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紫雪低著頭將夢蕁天拉了起來,然後用力將他朝著房間外面推去。

夢蕁天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看這架勢,似乎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活生生被自己錯過了。

「別趕我走啊,我現在閉上眼還不行嘛。」

結果剛說完,紫雪就已經用力地將他推了出去,並重重地關緊房門,用後背抵著以防他再進來。

看著手中的五色花,紫雪眼神複雜。

過了半響,聽著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紫雪慢慢坐在了桌旁,將五色花在一個精緻的花瓶中插好,然後順手在一旁的花瓶中摘下了一朵花。

將美麗的花瓣一片又一片地摘下來,紫雪嘴中默默地嘀咕起來。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 夢蕁天一路思緒混亂著回了自己的房間,自從跟紫雪認識以來,兩人就一直在鬥嘴鬥智,而兩人的關係也一直都是不瘟不火的。

如果說面對如此一個人間絕色而沒有想法,那絕對是騙人的,不過目前夢蕁天也只是將紫雪當做朋友,最多是知己而已。

「以後還是注意一點吧。」

夢蕁天終於意識到,他平時所做的事太容易令人誤會了。

「糟糕,把正事給忘了。」

猛地一拍腦門,夢蕁天突然想了起來,之前去找紫雪第一是為了去整整她,第二是想去打聽一下,殿主暗天一般把貴重的東西放在哪裡。

不過,通過剛才發生的事,夢蕁天已經沒膽量再去找紫雪了,此時那個小丫頭正滿目溫情,如果再回去找她天知道還能不能走出來。

面對那樣的絕色美女,即使夢蕁天一向驕傲,卻也不禁懷疑自己的自制力。

「算了,還是先幫南宮長老將那本書偷來吧。」

在回來之前,夢蕁天已經將那塊偷來的玉佩還給了南宮長老,並且接下了新的任務,就是去聖靈殿的主殿偷一本叫做《雅》的書,以此來換取秘籍『靈魂抽離』。

看南宮長老提起這本書的時候那狂熱的眼神,這本書明顯價值不菲啊。

不過,既然是偷東西,自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所以夢蕁天將行動的時間定在了今天晚上。

而白天的時間,夢蕁天則是養精蓄銳,讓自己達到心如止水的境界。

雖然昨晚和煉血魔女打鬥時受了不小的傷,但是擁有生命領域的夢蕁天,恢復力相當變態,到了晚上的時候已經徹底恢復,並且氣息還隱隱有所提升。

半夜三更,大部分人都已經入睡了,夢蕁天換上了一身夜行衣,壓制著自己的氣息,快速跑出了自己的住所。

只見一道黑影不斷在聖靈殿中閃過,即使沒有施展鬥技,憑他的速度也只是在夜空中留下了一串殘影,普通人即使看見了也根本找不到他的真身。

來到聖靈殿主殿外面,夢蕁天透過黒寂的夜空,朝著那主殿的二樓看去。

「一點防範設施都沒有?」

夢蕁天心裡有點沒底,大機遇伴隨著大風險,這是他通過多年偷盜經驗總結的真理。

夢蕁天從地上撿起了一顆小石子,用力朝著二樓的方向扔去,然而,石子卻是直接飛了上去,沒產生任何動靜。

「還是走一樓吧。」

夢蕁天當然不是擔心二樓有危險,只是俠盜有身為俠盜的尊嚴,他可不喜歡通過那種毫無挑戰性的方式進去。

聳了聳肩,夢蕁天大步走了過去,發現這裡還算有一點防範措施,房門上面的鎖有些門道。

一道銅鎖掛在那裡,銅鎖呈四方形,上面刻印著總共三十三個散亂的印記,而且還空著其中一個小格子,看樣子要打開鎖需要知道這些印記特定的排列方式。

如果只有三四個印記的話,夢蕁天完全可以用嘗試的方法去開鎖,但是這三十三道印記,光是組合方式就有上億種,要找出正確的排列方式非找到下輩子去。

「還整個拼圖,這破玩意怎麼開啊。」

夢蕁天撇著嘴,胡亂地撥弄著,不知不覺間竟然拼成了四個字:芝麻開鎖。

當拼完這四個字的一瞬間,整個鎖發出『鏘』的一道聲響,整個鎖拂過一層藍色的流光,最後歸於平常。

「不會這麼巧吧,這都能蒙對?」

夢蕁天樂了,迫不及待地用力拉了拉,卻是仍然拉不開這把鎖。

剛才那一道流光已經證明,自己確實蒙對了,只是看來還需要一些其他的方法,才能徹底打開這把鎖。

夢蕁天撿來了一根草伸進鎖眼之中,雙眼微眯耳朵仔細聽著裡面的動靜。

「妥了!」

夢蕁天嘿嘿一笑,輕輕地扭動了一下草根,但是,出乎意料的,銅鎖竟然沒有開。

玄幻大陸的鎖果然不同凡響,夢蕁天試著將神識散出,順著銅鎖的縫隙探入其中,觀察著裡面的機關。

原來,這把銅鎖裡面還別有洞天,左拐右拐無數的門路,而且每隔五秒鐘都會變一次打開方式,讓人根本無跡可尋。

這種鎖夢蕁天曾經見過,雖然已經忘記了創始人和鎖的名字,但是卻很清楚它的原理。

這種鎖內含上萬種變化方式,裡面的機關每隔五秒鐘都會變一次,根本沒有特定的鑰匙可以打開。

試著將之前拼好的四個字打亂,結果裡面的機關變化得更快了,幾乎永不停歇一般。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偷東西,夢蕁天完全可以直接震碎銅鎖再進去,但是這裡是聖靈殿,他還不敢那麼放肆,如果被抓住的話,那可真的算是犯了聖靈殿的忌諱了。

而且在夢蕁天心裡還有另外一層顧慮,如果自己偷東西被抓住,紫雪一定會難做,兩人見面的時候也一定會尷尬的。

所以,一定不能用強硬的手段。

蹲在門口想了半天,夢蕁天終於想起來上一次自己遇見這種鎖是怎麼打開的了。

首先,找來了一根容易彎曲的金屬絲,然後取來了一根蠟燭。

夢蕁天將蠟燭點燃,將蠟油滴在空中,利用鬥氣將其包裹住,並且利用火焰領域保證它不會凝固,然後在銅鎖變換機關的一瞬間便將蠟油倒了進去。

在鬥氣的催動下,蠟油一瞬間凝結,夢蕁天立刻一掌拍在銅鎖上面,蠟油凝聚成的一把鑰匙就這麼掉了出來。

接著,就是比拼手速的時候了,以最快的速度將金屬絲折成那蠟油鑰匙的模樣,然後利用鐵絲將銅鎖打開。

不過,速度還是慢了一點,當夢蕁天將金屬絲伸進去之後,金屬絲直接被裡面的機關絞斷了。

而且,這把銅鎖似乎還很有靈性一般,將攪碎的金屬絲『吐』了出來。

「弄這種變態的鎖,除了防自己人,能防得住誰啊,如果有壞人想要進去直接一腳將門踢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