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出來?紅顏二話不說一頭栽進了磅礡的世界,頓時激起洶湧的火濤,團團烈烈的情海直接橫掃磅礡的世界,一座無邊仙境般的美麗音樂城堡,流洩出歡悅音曲,一座莊嚴浩渺的萬神殿連雲天而來朝聖般,爆火焰麗如火流星海一片淹進而來,在其中的紅顏自身彷彿不知不覺卻又是有知有覺的成為感情大帝,情感之神。(未完待續。。)

… 感情大帝,情感之神,一直是筆者等待的最後一個大帝,最後一個神,她的名字一直叫不出口。喚雲筆法,始終是筆者的侷限,只有情王慕龍寫出過,那種感覺始終不到,也許染塵后的我,失去最真純的心,最單純的詩,所以盼望找回,然而時光可以找回嗎?於是我想到了找妳,找出妳提昇我的情道,而我同樣找終極。

追逐感情大帝,她穿過很多時空,這一時空中,她烙印在中國重慶的青春年紀時的攝影師羅曉韻,於是筆者出現在新浪微博上,遠遠的望著,漸漸的,筆者邁入網界中,與她時空交鋒,交流共鳴情的聲音譜,她細不可微的音感中,摯情的浪漫中缺少了大哲的淡然,她低低的說「你的笑容很勉強,你的心思細如毛毛的雨。

既然你有淡雅的淡然境界,那麼我現在就要逼迫你破功,任你高明高超都英雄無用武之地,你準備接招吧!萬化的無相,情感世界的奔騰…。唉呀!怎麼會如此,與我想像的不一樣,感情大帝為什麼最後才存在,而存在又不能有理性,質問不起,因為如同筆者一模一樣的不需要理由,藉口藉口不過是愛妳愛我愛生存道。

可以觸及到心思的妙哉,然而人心不是難測,是粗糙的複雜化所建構的安慰世界,紅顏隨著磅礡的精神而與天地同化,天地合一忘世的滋味很高絕,妳體會到了,真的,旁觀至極致的人都有的路程,所以妳心同我心,所以各奔天涯,各周旅一方小天地,於是唱著:知之者也,情悅若笑,人兒逍遙,輕步潤朗,龍吟曉韻。

今天的風吹的同樣焚熱,時間與烈日無法帶來快樂,如果沒有思想或許就沒有煩惱了,而也能夠輕鬆的想妳了,矛盾了?不!字是我寫的,沒有就沒有,可以清楚的看出徬徨的憔悴,雙飛雁從幻空而過,漸漸模糊的是妳的倩影,落日殘陽曬暈了眼,分不清昨日與今日有何不同,等待清風,等待迷人的妳,甜甜的笑容阿!

修練?練是無盡無境。不可易言,如吻妳的唇,只有嚐過才知道而且是己身。己身只有自己知道,如天藍綠田水河邊長大的我,我的修練只有自己了解。說說話,有條有理的說我不太行,我空山靈雨的說,天馬行空的說,跳躍的說,跟得上的很少,我也不需要有人跟,我安靜狂狂的說,在那兒就那兒說,在妳的心中說。

《雪鷹領主》怎麼說呢?目前可以看。《霸天雷神》怎麼說呢?還是可以看。《武極天下》該看的都看了,差不多了。《星戰風暴》唉!有時很難看、有時很好看。《符皇》有空固定看看。《擇天記》《我欲封天》等等的曾經略看的書,在時間有限下,只好先棄一旁。至於我寫的,我是不會看的,寫書於我沒妳重要阿!(未完待續。。)

… 愛美景愛旅行:【悠悠成都,巴蜀文化之都休閑攻略】一座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一個讓時間慢下來的「休閑之都」。愛美景愛旅行:台灣環島旅行全攻略,超有愛手繪日記!愛美景愛旅行:【推薦幾本關於旅行的書】《背包十年》、《灰屋頂的巴黎》、《拐哪個巷,巴黎》、《獨立,從一個人旅行開始》、《行走台灣》、《孤獨星球》、《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歡迎大家補充推薦,要麼旅行,要麼讀書,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要在路上!

愛美景愛旅行:嘿,好想和你去看海。【大溪地】美得讓人詞窮,唯有用「海上仙島」來比喻。一輩子去一次也值了。愛美景愛旅行:北極光的微笑,比彩虹還璀璨,比燈光還夢幻,想去親眼看一看。愛美景愛旅行:你找到和你一起牽手旅行的那個人了么?愛美景愛旅行:夏日旅行,沒有去過無邊泳池的,旅行是不完整的。

愛美景愛旅行:等我老了,就住在一個人不多的小鎮上。房前栽花屋后種菜,沒有網路,自己動手做飯,養一條大狗,每天騎自行車、散步,幾乎不用手機。不打擾別人,也不希望被打擾。所謂的天荒地老就是這樣了。一茶、一飯、一粥、一菜,與一人相守。音樂情書-龍吟月:作夢。

愛美景愛旅行:馬爾地夫vaadhoo島海灘有一片被稱為「藍眼淚」的藍沙。愛美景愛旅行:賺錢的動力就是和愛的人一起環遊世界。

音樂情書-龍吟月:找不到愛人,不就不需要動力了?沒動力了?不太會賺錢的人類怎麼辦?然後呢?錢花光了怎麼樣啦!愛人是什麼概念?誰說了準?哲學家說屁呀!文學家說好喔!商人家說賤私也!俠客說唉唷管她愛誰。科學家說數據拿來。妳說快快拍啊!他說無聊的生命只是感覺。她說有膽就愛到至死不渝。我說我說我說明天再說。

輕輕的妳,蔥蔥的樹,清清的風吹過,不知道什麼是愛情,只想探索妳的眼睛,葉里飄跳的過來大聲說「月,你唱的是什麼歌?」歌?呵呵!也是歌,狂月揮掉落在肩上的秋葉,說道:「寶貝兒,別調皮了,萍山上的桃花開了。」疑!狂月,四季同時出現了耶!春夏秋冬出在有情人的詩心中。若步悠哉的狂月凝眸道好。

喜歡上兩個女孩子,一位是舊的還在心中,一位是慢慢走進心中,快要抓狂了,歇斯底里的自我感覺良好,有一個永遠很冷淡而冰冰雅默著,有一個跳來跳去活潑好動似乎也可能應該會貼近我。唉!這就是自己帶給自己煩惱,生活中沒煩惱也是煩惱,順其自然,不該我的都不是我的,反正捨其誰我,我也完全不重要阿!

趙雨菲lafiel:歲月會把你變成婦女,經歷卻讓你成為富女。女生就得多見世面,旅行、讀書、但凡能讓內心更豐富的事情,都要去嘗試。

音樂情書-龍吟月:把女生兩字去掉,較正確。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妳,在海空之前的暖意,我不明白心情有多沉重,宿命之下的虛無,我不了解妳到底有多美,未來的記憶開始甦醒。甦醒后的狂月露出燦爛的笑顏,擁有不一樣的心,渾身散發熾熱的氣質。葉里嫵媚的輕輕說道「當你想我的時候,請多一些溫柔,不要讓我失落,告訴我,你只愛我一個,天長地久永遠。(未完待續。。)

… 梵古音樂紀中,風之大帝凜冷岩峻的看著音樂梵紀高台上且漫不經心般的音樂大帝,絲毫無感情的音樂大帝完全不像宇宙中的那位音樂魔神,傳說大宇宙音樂第一人是音樂皇天驕龍,音樂大帝只不過是其萬相之一個相。雅神葉里微笑的看著狂月,懇切道「我師傅去那了?能告訴我嗎?我真想與他合作。」他在你的心中。

命運之神與逆天之神,從日初打到日落,從過去戰到現在,從一個一個時空拼到大宇宙中,直到遇上了萬戰奔騰之歌的萬戰曲中的傲世音樂皇。「狂月,真的嗎?音樂皇我師傅在我心中?」不在了,所以只在你的心中。「阿!你…哼…」萬神爭峰,神的世界正在毀滅,大宇宙第一神被擊敗,創世神敗亡。萬神殿的主人。

萬神殿、音樂梵古紀,宇宙戰紀,等等的,是筆者十五歲時,老師在台上,我完全沒在聽,只想著人怎麽會死呢?而我又是人,不,考試是什麽低能兒東西,我的思想無敵,我的精神無-界,我不甘心,跟古今中外眾生眾人一樣,不,於是我離開了人界,我的意識追逐到超越大宇宙,於是天馬行空的不是小說的小說破出。

「挺身為愛」,還是你要「自私到底」?我的意識去到大宇宙的外面,外面一片天堂世界,但只有我的意識在,我沒有旁徨,甚至於我沒有好奇,更加強大的是我完全不會無聊,所謂的天堂世界是我命名的,人間古上有在用,這詞最貼近,其實那只是一個空無純粹的世界,什麽都沒有,什麽都不需要,超越人所能夠思。

從那時候開始就無可救藥,如佛棄繁華而悟道,小弘一也是,一步叩首、一步天涯,堅定的心,那些都不重要,佛神仙魔都只是身後小弟、小朋友,這些都不重要。狂月的霸氣不是消失,是添了一份帥氣美麗的溫柔,同時嘗境雅神的香唇,如湛藍的川海味,不同於星空女神的醉生夢死渾然忘我。從這時候開始無藥可救。(未完待續。。)

… 喜歡騎車開車在沒有什麽人的地方,有次開車上山,坡道很抖,似不是車能開上的地方,路很小,開到沒路了,都是樹,下車看,樹的後方是懸崖,懸崖下是一片大海。後來不開車了,都是人車多,反正可騎車,有次過彎路,騎太快,飛出去,掉山崖,崖下是溪河及一堆石頭。故事寫在中,自愚不過如此了。

她濤濤不絕的雄辯,如野禪的妄傲,我看一眼,低頭繼續看我的,她疑問我不是哲王嗎?為什麽不說話。我笑了,話都你們在說,與世無爭的我,早看淡人的存在意思。準備好了嗎?戲世之旅,秋涼的愉快,玩耍古今過往,此去,無多路,大道上,只有自己。負手輕立的音樂皇天驕龍,轉了身迎來了狂月。

萬里夜花夏的香,有些人喜歡跑西藏等似世外地方宛如朝聖之舉。有些愛飲酒以示豪放興隨,有些賣弄商智顯得很歪機而不知且沾沾自喜,有些汁毛小事都當成天下大勢如流行本位如美食味道。宇宙者羅曉韻遺忘了有道是中國,遺忘歷史錯人在寫,遺忘曇花一現檀香冉冉,遺忘風雨斷腸客,遺忘天地中的詩,遺忘了韻。

那本該如艷陽美好的生活,天城大門前,萬丈高的,迎嘯風的雪白旗幟上,抒寫著非常狂放的草字命狂,對立的另一邊的血紅旗幟上,紅通通的寫著你敢!雲海面上夏樹亭亭的玉立,一片冷月光不合時宜的移植過來,意識流的氣息迷漫在四周,閑庭信步的飄逸仙子緩緩來到天城前,大門開,拈化佛陀步出天城。

莊嚴輝煌的吊酒殿,江湖晚風吹,輓歌只為失意春雨,你好嗎?如此多餘,你過的很不好,所以心苦惱的悶悶不樂,鼎足的飽和心靈露出一生漣漪,水上人家無大草原,汗漠走出了心靈世界,自由賓士,逃離修鍊的人生,唉唷!周末,七月的最後一天,無葯可解的時間以及不可捉摸的平凡俗不可耐,仰望救贖,尋知己。

當行雲流水的快樂女神被我遺忘時,有時候極嚴苛的對待自己,致自己於死地,以順手救自己,貪享樂主義,貪無敵至上的知識,貪我貪世貪婪貪慾貪戀如魔神之人,害自己又要救自己,如同你會哭泣又會喜悅,而懶惰如已死的墳墓,而枯灰垃圾一般好過極端的惡份子,然而請告訴我在愛愛中墮落是不是著邪的很明白。(未完待續)天馬行空四部曲

… 命運女神就靜靜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魔首如觸電的誓言滿空飛著,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很嚴肅的,魔首笑不出口,本應該非常喜悅的見到命運女神,然後佔有命運。魔首卻第一次的感覺到了生命中第一個所謂的害怕的字眼情緒,這害怕及惶恐因而讓祂敗了,敗者墜落無盡深淵,在深淵中意外-遇到了情神,她般若。

情神把心給了魔首,魔首成了般若魔首,陰錯陽差下魔首成了王風,王者之風的王風,王風遇見了攝影師羅曉韻,引出不同時空架構下的存在者,也惹出了著名於大宇宙的兩大傳說中的人物,傲世音樂皇天驕龍及絕世逍遙王龍吟月,宇宙奇人與銀河奇人,一場跨世界的瑰美紀事開始上演了屬於她的故事,而筆者在網界。

開始上了年紀的雅神與星空女神,都有好強之心,而狂無月卻在最巔峰時被世俗給糾纏上了,世俗很可怕的,因為俗了,俗了就註定庸庸碌碌的,如紫醉金迷的被制定了,無形的力量、無形的學問是最可怕的事之一。無奈的雅神只好奔入音樂世界尋找音樂皇,藉以音樂之情喚醒狂月。星空女神也悄然的躲進羅曉韻身上。

諦大從彩虹世界中走了出來,出來時碰上了黑暗鎮魂曲的出世,諦大也跟著演化成曲,諦大麴吸引了遙遙時空中的音樂皇,以情入神中的音樂皇入魔,諦大是第一美神,美神無心無意超然且飄無,只要談到情時,美神疑惑的般的就會取笑了,祂說你們人間的情是真的?在那兒?大宇宙中的逍遙王何不對我動情?他無情。

雅神道「日復一日,望著是人都會心寒。怎麽了,不愛我了,喔!傷心像是一首殘歌,我不要唱,即使我很會唱。悲歡離合是看的太多或是太少,一顆心究竟怎麽成了空無。吻我,如果愛我。抱我,如果情我。」如果我真的離開了,你不許傷感,記得我說過這世界我早愛恨都過了,認識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美麗福氣。

打開蝴梭九道的天馬一書,完全自我的一部書,星空女神微微的輕愁,神識與筆者攀峰追逐,峰巔識見飄忽之美,孤獨的峰迴路轉中,驀然回首,從逍遙王中走出了音樂皇,一揚手的滿天音韻,韻中出現一個一個麗質佳人,這是什麽書?他說情書,以情寫的書,除了情,再無任何意義,他說。來吧!揚起你飄飄的秀髮。

沒有人知道你心中最深處的秘密,像汪汪大海最底的也許是寶藏,太深,沒有人可以挖掘出來,隨著光陰逝去,所以註定獨孤,走在人群中,不想回頭,回頭只剩寂寞,歡笑你的,縱放你的,光明你的,憂鬱是我的,愁悵是我的,黑暗也是我的,對是你的,錯是我的,反正人群擦身而過,誰也不認識誰,就算是你愛我。(未完待續。。)

… 我寫東西圖個爽快!通常是不踰矩的。

有沒有讀者對我不是最重要,重要的只是我想寫。咳咳!說了真話。

起點友人介紹我寫在這裡,但這制度不適合我,但我想我應該會得到諒解的!

無招無式無法無界,不按牌里出牌,沒有固定型式,我的風格顯然是跟規矩產生矛盾!圓融和智慧需要不斷修練修養,藉由如此而用文字與想像來抒情自己個人的意識及故事。

這第一部天馬行空,第二部天馬不行空,第三部不是天馬也行空、第四部不是天馬不行空。

其實我的文字都可以算作是情書,如果我有機會成為起點認可的寫手,讀者會發現,情書高手也是我,哈哈哈..。當然也可能沒機會,哈哈..。

誠然,我完全沒稿。只是為了保留之前在起點廣播里隨興寫的一些文字,我也不知道下一句話我會寫些什麽,樂趣也是在這裡吧!

我想說的寫的,可能只是一種意境、境界。也可能是在有限的時間裡,以文字入情或入道,尋求快意、抒懷,順便提昇自己的思想。更可能是一切我都不知道阿。

事實上寫的好壞都不是我在乎的,我在乎從心所欲而已。所以,若有讀友看,看不懂就別怪我了,謝啦!

宇宙有沒有盡頭?世界到底有多大?生命的目的到底有沒有?思想有沒有極致?

知道與不知道如同五十步笑百步的差別,任你英雄蓋世,智慧壓天,絕世美麗,凡夫俗子,通通在歷史的余灰中消散!

無追亦無求,無風亦無格,是謂無界之境。

順其自然,順勢而為,無限的自由心靈;愛是無限、思想是無限、學習是無限的,是謂無極之境。

與世無爭,玩世不恭,自由自在!快樂、悲傷,都坦然而悠然著。隨心所欲,不踰那矩不矩的,心思是無法無天,是謂無敵境界。

性情中人,光明磊落,瀟洒洒洒,是謂逍遙境界。

極於情,極於思。入了情、入了神、入了魔、入了迷,皆殊途同道也殊途同歸!不著邊際的天馬行空,忘情、忘神、忘魔、忘迷,形而上,得道忘道。

旅者,生存者,無聊者,冒險者,無知者,大局觀者,小控者,藝術者,追求者,愛情者,監賞者,俠者,君子者,商算者,大師者,虛無破碎者,攝影者,音樂者,文者,知者,隱世者,寬廣者,大度者,意識流者,天行者..天馬行空者。

一瞥是紅塵,一望盡空,一笑邈緲,一步天涯,一嘆是虛幻。

我看了至人五種神情,混沌大道中走出來的是人稱逍遙王的我。是的,我本身即是逍遙自在,來了,眾神眾生眾魔通通不屑的望向我,因為只有我一個走出來,不合群的。當然也完全不科學的。

笑我一個人走出後又走進未知的荒誕不經去。

你看我高高在上的垂憐天地,你看我上青天小道如自家大宅,你是誰?何以如此喜愛看我?你是文字,你說你最大在這文字世界里,你包容我,我是絕世逍遙王你寫了就算!

於是,寂寞轉身。

境界基礎語:章的華麗。

那年,那天,那一刻,它誤解了!那一段敘述,很久很久,久到幾乎忘了,那是遠遠的時期。

每一個物都是。就像現在這裡每一個都叫人。但人都稱我為神,我存在暗黑。越過黑暗是美麗到不像話的境。

有一溫暖的故事,我眺望虛空所有夠資格與我凝靜一起的生命,遺憾的光花年過去,未曾見過跳動我心的物。

她曾是我的鄰居叫美。眾生都以為我在守護她,愚蠢至極!光花年又光花年後,流傳最強和最美的在一起。這顯然是錯誤的謠言成為傳說,就像聖誕老人會給每個小孩禮物。

閑來有荒的那一刻,我見到她正在雕刻某樣東西。用冰山的水,柔柔的淡光下激刺我思??原來她正與我開啟時空第一場征服!用她純潔無瑕的動態,敲出生命火種、訴諸於欲,在此域里,她哭泣。

一滴滴淚水流在冰川上,她顯得如此卑微與渺小,脆弱不堪的。於思不忍的我於是假裝我敗了,服攝於她的柔弱美里,意外的是我起了如玉般的欲,瞬間風起了,接著狂肆,天崩地裂!

她雕刻出的小帆船從川中飛起宛如星雲直追銀塵天地。她笑了!那快樂的表情是麗,我被她設計了,然後制約。

美到極就是不美。我露出一個破綻,如仙魔的識從我身里蹦出,化成善惡,開啟生命的旅回。接著夢誘導壞而垂死、滅亡、消逝,悲傷隨著誕生。

從不朽變成短暫存物,一切皆因不忍她的柔弱之美,而我以矛盾定律:有勝必有敗,有丑必有美,有神有魔,有好有壞,有哭有笑,成型在眺望里─留下一道絢麗無比的大帆一舟影。

那是─天馬行空!

攤開手掌上的茉焰,燃燃的,不帶赤熱的溫度,游跡在蒼穹。

欲眠欲頑中,一座美麗的星系。嗯!即將新生,魔─相中了地球。

扭曲的空間,光中激射,盪出開天劈地的魔,魔誕生為人。上古時,界流傳無數的傳說,有一則詭魅的傳說:美麗的情神曾經說銀河的毀滅不重要,重要的是最怕愛上靈識!

在第一道陽光灑在情神身上時,優雅間她已經蛻化成姿意又柔美的女人。夏日在巨大海洋的狂想,熱艷。不知暗為何物,一如水仙自生自戀。

然而,來了!天地第一隻魔。哈哈哈..這笑聲?簡直是欺天狂笑!傲世中,魔人現世,在第一個浪漫的落日。

第一個姣潔圓亮的明月出現大地。夜,臨世了。

風暴起,天地形成的更具體!有山猛起!雪飄降!四方定位,啟了自然律。

而偶然中的某時,界神遇見已經化成女人的情神。誘惑在大地生長,女人驚慌不已!

這感覺瞬間傳到魔,魔趕到女人身旁時,女人告訴魔,她被界神佔有了同時也愛上牠了!

靠!是魔學會的第二句字眼。

突然間,魔感覺到怒!這世界怎麽這麽吵?魔第一次感覺到緒的存在。

女人的眼睛流出一些液體。魔溫柔的看著。那是淚!可以陪我嗎?魔說好!

瀑布從空間冒了出來,山谷綠蔭整片視野襲來。輕雨挾帶一道彩虹橫跨山雲之間,嘩啦啦溪流水聲激蕩周圍,清香的氣息撲鼻而來,原先以為是百花綻開的芬芳,接著柔軟的觸電感覺纏繞!

女人依偎在魔的胸膛,天地瞬間變了顏色,蔚藍無比的透明天空,一望無際直達九霄天外。飄緲的風吹起女人的髮絲,散發濕露的媚!秀髮閃亮如金黃,亮澄澄有種高不可攀的傲!

忽然間那金髮全呈黑髮,秀直的黑髮高貴又典雅,散逸在魔的臉頰上。跳動的呼吸聲竄出!嬌羞的發中,魔聽見女人高漲的七情六慾,恍惚在這靈悟玄妙的間!

天地有股激催的浪漫思緒從意識爆發!若然一直維持這般至美的姿勢永恆不動彷佛也可以是天長地久。魔!對不起!剛剛給你心,你有了心後才能體會到我的感覺!謝謝你陪我,我要走了,再見!

天空似乎還是很晴朗,陽光也刺眼,排山倒海又毀天滅地的愁緒竟然揮散不去!魔把心裡的異漾滋味化成天地第一道音樂,盤旋在宇宙空間。

就這樣過了數不清日子,魔看著永不消失的雨中彩虹,溪流成了河川,河川成了大海,大海成了汪洋。情神走了,這女人走了,彷佛在昨日。為什麽那樣真切又不實在?問題出在那?魔因為一顆心而困頓!這實在是奧奇!說出來會笑死吧?

躺在柔柔草原上的魔,一會又依靠在毫無生命的石岩,一會又躺在葉枝上,最後在百花齊開的叢葉間聞到蘇醒的呼喚!霍然間有股力量在魔的背脊上沖開!

魔衝上雲端去,雪白的羽翼如自由遨翔的純潔意識向天炫耀!在雲里穿梭滑躍,光花飛來陪伴,也傳來一則遙遠的訊息!

親愛的魔,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因為你而使祂存在,祂的名字就叫天使羽翼。

哈哈哈!魔又笑了,好久未曾這樣開懷了。光花又傳來另一個短暫的訊息;寂寞─在遇見你時出生,在離開你時成長!

寂寞?魔也會寂寞阿?這真有意思!可是,為什麽寂寞的是魔?為什麽?為什麽寂寞找上?啊!魔學會了第三字眼。

可恨阿!無奈而可嘆的交集滋味,在天地迸生。無盡的寂寞後,雨停了,彩虹不再永恆,以後只在某一刻間,魔不在寂寞,雖然他是人,但魔終究是魔。

純白羽翼化成純黑時,魔暫時告別了地球,隨著光花探尋到一種似神的靈識!

魔第一次踏上天城的世界。天城住著一名叫仙的生物,靈活靈現的充滿宇宙韻律之美,魔與祂交談互換彼此的意識。

當仙感覺到魔的心時,頃刻間仙變成世間第二位女人,無比美麗的女人,無與倫比的仙,喚起住在魔心裡的女人情神,仙也感受到他與她的情誼,天地第一個羨慕與嫉妒同時誕生!

魔想起情神,以為忘了她,原來記憶存在的。於是魔進入記憶空間去,逆轉了時間,穿越時空,在界神即將遇到情神時,魔把界神消滅!

魔不知道為何想這麽做,若不如此便不是魔?仙震撼於魔的殘忍,立即封城!

魔被棄於城外,諸情的記憶全消失,曾經的滾燙記憶狂奔在歲月之輪里,接著一切消失。

魔回到初見第一次原始美麗的地球,身脊無黑翼,魔笑了!是的,又回來了。等我,情神。魔見到情神立即佔有她,突然間,魔的靈識灰飛湮滅!與此同一時間,宇宙天地中迸出第一道愛的靈識。 工作上不夠大膽及用心,敗北了。記取經驗!

看到同事的手機上有兩萬多張的照片,看我的有近一千張,工作及羅曉韻等的照片佔九百,一百是自己。手機改變生活習慣,沒有手機似乎不太能工作了,也似乎無法生存在城市中,也變成離開妳可以,離開手機不能,如同可以一天不吻妳不想妳,卻不能不抽煙,不能不喝酒或咖啡或水或茶,然而阿!只是隨心所欲說。

不逢時的歌聲,從深淵從虛空從俗世從烽火中唱出,有形的音色之歌,是高手,高手來到孤獨大道上等待音樂皇,然而終究是等成空,破道而出的音樂皇不在道上。高手落寞,輕吟出三音嘆,一音如大地一因如絕境一音奔天,奔天之音傳到萬神殿中的命運女神,透過音,命運看到了滄桑一美人,美人不滄桑如何是美呢!

命運想起了那位瀟灑不拘的瀟灑王,北瀟灑,南逍遙。逍遙王太高傲了,沒本事也傲骨,命運女神不喜歡這樣天生傲視天地的男子,命運喜歡瀟灑,瀟灑跟狂月都是美男子,一個天之男一個地之男,狂月有雅神相知,而命運孤單的,命運想要瀟灑,偏偏是瀟灑王在與魔俠爭奪鬥界鼎時,被第一美神給偷襲的落入仙魔境。

欲求無法滿足,命運女神變得非常冷酷,也變得無比現實,簡單說你是生是活她都不在乎也無所謂,像看浮塵的眼睛,萬神殿中的命運,落淚,不為蒼生,不為天地,也不是為愛,她只是自然而然的落淚成雨,沒有知己的淚吧!是感嘆之淚,是不雜質的淚,命運之淚,無情之淚,或許只有瀟灑回歸大宇宙才能改變命運。

我可以看見最美的是情,般若魔首忠懇的說道。一臉無法置信的命運女神,狐疑的,當再次聽到奔天之音時,彷彿聽見情天的招喚,因情而瀟灑的他,應該就是如此的了,命運女神知道為何迷戀瀟灑王了,從流淚而微笑。萬神殿中的一片綠野青翠的草原上,天空頂下,思想之神嘆道「在風霜中戰勝惡敵者,才有美麗情。(未完待續。。)

… 原本我不喜歡寫字,有一天看到一位喜歡的女孩兒,不知道如何開口說她好美,好飄動的身形,於是只好寫字給她,自己覺得寫的不好,她沒說話,只是流淚。用心寫的第一本書,幾天沒睡的完成,給區美儀,她說好特別的書,很好玩,印象中她是這麼說的,後來,陸續寫了…都只給一女孩。因為我的書只為一個女寫。

一直覺得不好,所以一直要寫到我滿意為止,一生若不滿,那就寫到不存在。後來有網路了,我多出了路過的讀者,當然我不是為讀者寫的,我隨心所欲的寫,即使是女主角說好或不好,看不看,都不太影響,我寫是要讓我愉快,然後滿意,寫的差是正常的,要讓我自己覺得寫的好,很難,但有空時,就是要寫,修心。

一早到另一家店職班,門口有在發送傳單的老婦人,把大門打開,店內的冷空調可以散溢出去,這樣門外就比較沒那麼熱了。她說我是好心的老闆,我說我不是,她說別謙虛了,只有我允許她擺放東西在店的大門口。我的心?心,我腦海中的思想,我意識中的空靈,不管了,時間太快,快的已經午後了,我的心還低階。

彼此不往來或淡識如水,沒糾葛也是好的。天城沒有主人,原來有的,叫「仙」,仙魔相戀后又恨魔,仙封閉天城,後來,仙散心遠去,不管天城了,仙的原始名叫仙女,魔自然是魔首,天地第一個仙,第一隻魔。仙女真的很美,但不及情神的太美,情神又不及天地第一女神的最美,她原始名叫第一美神。忘仙的開始。

第一美神比武神戰神都強大,在她的面前,無用權用武之地,但是,情傷神,美神本來不知情為何物,不動情的,卻遇到了人間的王風,王風是上善如水神的王者之風,從王風的世界,第一美神認識了傲世音樂皇,被他的音樂所動了情,偏偏音樂皇的心不存在了,好可笑及荒謬的世界,第一女神的心也跟著破碎虛空了。

註:看到正在追更的書《符皇》,我追更很久,今天才發現是同封面,只是稍為不同而已。是你去引用到他的,或是他後來引用到你的?紫芒果本尊。

音樂情書-龍吟月:隨心所欲寫的書,曾經有五位書友自動的幫我弄封面,一直沒鄭重的感謝,尤其侯興亭興義芒果,還有葉里及她的朋友,哈鳯妃,媚眼空空,應該沒記錯吧?也感謝真實生活中的重慶攝影師羅曉韻不介意我如此的寫她以及公開書信及音樂情書..太下多情龍,太上忘情月,龍吟月鞠躬!(未完待續。。)

… 風飄、風徐、風狂、風卷,站立在海之崖上的音樂皇天驕龍,負手而立,彷佛是欲飄飛而去的神、仙、魔、人,此時,另一處的海礁石上,憑空出現一道風采,如果音樂皇如耀眼孤獨的太陽,那麽在此地出現的則像是無比柔和的明月,出現者正是逍遙王龍吟月,逍遙王輕盈的步向音樂皇,隨道「逆天揮灑逍遙志,龍吟閑步悠悠悠」,音樂皇微笑的看著,伸出一指虛空畫音,天馬行空之曲無人無我的音樂出世。

「無人無我」好!好個你的音樂皇,逍遙王縱狂的說道。再道:平生難逢知己,難逢真正的對手,雖然我非常的討厭你,但不得不承認你太猛了。音樂皇看著逍遙王滄桑的容顏,心知逍遙王歷經了存在的大情奧秘,依舊一指畫音成一幅宇宙滄桑的妙華絕麗詩篇,這音這曲人間不存在,但逍遙王聽到了,是情空情深情極的生命情歌。

其實,沒有讀者是最快樂的事之一,如此才能夠揮灑自如,想怎麽寫就怎麽寫,我無敵,相信我吧!我沒讀者只因為我就是最強的讀者,我一個人就足以跟大多數人拼了,我的精神是永遠不屈服,越戰越勇,我的對手是宇宙是時間!

彼此共勉書友,哈哈!

註:紫芒果本尊(此書封面的作者):[微笑][微笑]哦,去看了,肯定用的是一張素材底圖哦。不是引用他的,用這張圖製作的封面很多哦,這是一張封面素材庫的圖,創世的《八荒武神》用的也是這張底圖。

龍吟月:謝謝!!(未完待續。。)

…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無論你如何與世無爭,或朝向最大的爭、無爭,你的權眼天地,你的無盡情感,你所有的溫柔,逍遙王,終究只是一王,而不是皇,音樂皇技高一籌,境高一層,勝出,然而你竟然逆轉乾坤,逆了宇宙的源緣,終成了太上忘情月。命運女神在萬神殿中的莞花湖瀑前,輕吐朱唇的判道與逍遙自在神。

瀑瀉水花,湖水漣漪至赤足的命運女神,雪白肌膚隱隱約約,逍遙自在神看著命運如小女孩兒的坐在湖畔旁,一雙修長美︶腿在湖水中輕輕晃著,一幅美景躍然在眼前,不禁想起命運曾經動怒的殘酷無情,如此多變的女人,是女神也一樣。命運覥覥輕責道「不準說人家的壞話」凌水飄移,自在如風的逍遙神攔腰抱起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