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流風稟告說安洛離和安書錦已經在門外等候,連樞眼中沒有絲毫意外之色。

雖然一般未婚男女都是男子在這一日親自上門邀請女子一同賞花,但是,她和安洛離畢竟不一樣,安洛離估計是擔心她不去安家讓兩人都下不來台適才不顧矜持地來了連王府。

說實話,這個安洛離,確實讓她有些意外。從言行談吐,到為人處世,不難看出,絕對是個聰明的。

很快,一襲紅衣的連樞就出現在了連王府門口。

府門口,已經有兩輛馬車等候。

「安兄,安小姐。」連樞上前打招呼。

安洛離淡淡一笑,「連世子。」

這是五年後安書錦第一次見到連樞,看著她的目光不由多了幾分打量,最後帶了幾分歉意地道:「連兄,冒昧了。」

連樞自然明白這聲冒昧所指何事,不外乎他們今日來連王府此舉,勾唇淡笑,「無妨。」

似是想起了什麼,才緩緩開口,「我答應了明未憂此次花神節帶他一起,安兄與安小姐可會介意?」 「你太幸運了。」旁邊的一個姑娘羨慕的看著這個身材高挑的模特。高個子就是有這個好處,連跳起來都比別人高,特別是對方還穿著一雙高跟鞋的情況下,簡直讓人嫉妒死了!

「是的,我太幸運了!但願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就能走進婚姻殿堂!」吉賽爾把那團藍色的鬱金香捧在懷裡面深吸了一口氣,一臉陶醉的說。

好吧,我失敗了,旁邊的克爾斯滕·鄧斯特有些遺憾的想。雖然她其實也不是那麼急切的想要得到捧花,只是看到瑪格麗特今天格外的幸福漂亮有些微微的受到觸動而已,結婚這種事情…..似乎並不是她需要考慮的東西。

看著遠遠的一群女士在爭奪捧花,最後卻是吉賽爾仗著身高優勢拿到了手,端著一杯葡萄酒的李奧納多忍不住有些發怔。

「別想了,人家都結婚了,還有個想跟你結婚的現在也有男朋友了。」好基友托比毫不客氣的打擊著他。

真是的,他都不知道該說這個老朋友什麼好。就因為那些莫名其妙的心理陰影,這傢伙錯過了兩個好女人,然後現在居然還有心情參加暗戀多年的女人的婚禮,甚至前女友還搶到了對方的新娘捧花…..這得是多麼惡俗又狗血的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情節啊!托比感覺自己都快要為好友這種可憐的處境掉上幾滴鱷魚的眼淚了。

這算不算是另類的修羅場?

尤其考慮到吉賽爾·邦辰跟他分手之後立刻就交了一個新的男朋友,任他百般挽回也不回頭,那種凄凄慘慘就更加有既視感。而很不湊巧的是,那位做金融業的男朋友今天也同樣出席了瑪格麗特的結婚典禮。真的,托比覺得如果真的有這麼一部小說的話那麼作者一定對里奧惡意滿滿,說不定就是個嫉妒他的好女人緣的醜男,這劇情安排的,簡直太虐!

看看那一臉悵然若失的表情,新娘跟伴娘都在一個方向,你到底是在看誰?托比搖搖頭,表示自己始終對他的這種得到了不珍惜,有賊心沒賊膽的心裡狀態感到難以理解。畢竟他現在跟女朋友感情穩定,沒準兒過段時間就結婚了,真心沒辦法站在對方的立場考慮這種事情。

「我沒想,就是覺得時間過得真快而已。」李奧納多一臉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想的樣子,看的托比牙疼。

一轉眼他們都認識了十多年了,還合作過好幾部電影,然後現在瑪格麗特還結婚了,這豈止是時間過得真快,簡直是飛快好嗎?他真的還沒做好老朋友嫁人的準備,就不能再給點時間嗎?依然帥的不行的金髮帥哥感到有點兒胸悶氣短。然後看到吉賽爾之後胸就更悶,氣更短了,梅格果然是我的剋星!他在心裏面痛呼。

「里奧,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也沒那麼喜歡梅格?」見他那副死樣子托比也很無奈。

來參加人家的婚禮你能不能別板著一張臉?幸虧瑪格麗特的婚禮上面沒有記者,否則的話你這個表情就又能讓八卦小報解讀出來一堆的東西。

「至少你從來沒有想過要為她改變自己的行事風格,而且你也沒你想象中的那麼喜歡吉賽爾,如果你真的很喜歡她的話就會告訴她你沒有結婚的打算而不是用第二天從別人的床上爬起來這種方式來傷害她。」托比毫不客氣的戳著李奧納多的傷口。

他真是受夠了對方一副我愛的女人嫁人了,我喜歡的女人不在我身邊的表情!不作不死,這些還不是他自己做出來的決定?要是當初早就跟瑪格麗特說明白,沒準兒現在跟那姑娘步入婚姻殿堂的就是他了,再不然還有吉賽爾·邦辰這個備胎,甚至凱特·溫絲萊特都不是對他沒有感覺的,結果一手好牌打的稀爛,現在天天換超模跟換衣服似的,這種生活難道就真的那麼好?

托比承認,男人沒有不愛玩的,包括他自己,偶爾也會想要放鬆一下。況且人總是喜新厭舊的,但也應該有個度跟界限。玩成里奧這樣的日復一日的重複著一種生活真是有點兒太過了,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孩子一樣,對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抓著不放手,可是真正想要的東西卻早就失去了….換超模女友換的比衣服還勤快也代表著他們之間除了**交流根本就沒有感情上的共鳴。不,他這當然不是什麼見鬼的同情,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別人對此沒有什麼立場,而且里奧也不需要他同情,對方對現在的生活滿意的很,就是,作為一個成功脫單的即將結婚人士,他覺得里奧有時候太孤單了而已…..

「嘿,里奧,別看了,再看吉賽爾也不會回頭的。」瑪格麗特的聲音從兩個人中間響起。

已經換上了比較輕便的禮服的瑪格麗特挽著盧克的手臂走了過來。

在經過了漫長的交際之後,兩個人總算是能夠有時間休息一下吃點東西。順便說一聲,為了穿禮服的效果更好,瑪格麗特只在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塞了兩片巧克力,現在已經中午,她真的是快要餓死了!

叉了一片烤魚塞進嘴裡,瑪格麗特眯著眼睛讚歎,「這味道都快趕上你了。」

很顯然的,她這話是對著盧克說的。嗯,只能說盧克技能點不僅僅是歪在金融上面了,還歪在了食物料理上面,即使時間尚短,但在單獨的幾道菜上面他確實已經超過了不少的大廚。當然,情人眼中出西施也是一個原因,在瑪格麗特眼裡,她家盧克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廚師,別人根本就沒法比!

剛剛被托比插了一刀又被瑪格麗特補了一刀的李奧納多聽了她的這句話話感覺胸口大石又增加了一塊,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能不能別在我面前說這麼昧著良心的話?這可是頂級大廚的作品,盧克·漢森那個傢伙憑什麼跟他比?跟那位被請來的主廚非常熟悉的迪卡普里奧先生好想要捶地,媽蛋,秀恩愛你也考慮一下我這個單身狗啊!

可惜他得到的只有來自瑪格麗特連環飛刀,「吉賽爾參加完我的婚禮之後就會飛回巴西進行一項工作,除非你能追到巴西去,否則的話大概是沒什麼希望了。」

瑪格麗特輕描淡寫的說。另外也有句話她沒說出口,既然你根本就沒有跟人家結婚的打算就別去騷擾人家的生活了。吉賽爾·邦辰的家庭觀念很強,這是個投入一段感情就想要結果的女士,她經不起里奧這麼折騰了。

「……算了。《飛行家》在戛納電影節得到的反響很不錯,華納方面打算繼續讓這部片子參加下半年的一些電影節,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去看看。」心力交瘁的李奧納多都懶得反駁瑪格麗特的話了,把話題轉向了別的方面。

他實在是搞不明白為什麼這姑娘總是認為吉賽爾是他的真愛,順便的,瑪格麗特雖然沒有明說,但她在面對凱特的時候態度也明顯不同。哦,他當然知道當初凱特對自己的那點兒小心思,但那實在是個聰明的女孩兒,所以他們最後成為了好朋友,可是瑪格麗特是怎麼知道的?既然你對感情這麼敏銳怎麼就不能察覺到點兒別的呢?李奧納多有些怨念。

這當然不是說他心裡就有什麼想法了,但人嘛,總有些時候覺得事情當初要是怎麼怎麼樣了就會變成什麼什麼樣,感情上面一塌糊塗的迪卡普里奧先生當然也不例外。說穿了就是馬後炮而已。

「我想大概是沒什麼機會了,婚禮過後我跟盧克要開始《史密斯夫婦》的宣傳,八月份的時候我有部電影計劃,之後還有些事情要解決,大概要到年底才會空出時間,倒是可以為你的沖獎造點勢。」瑪格麗特笑笑。

她當然知道《飛行家》那片子成了戛納電影節的開幕電影,而且還頗受好評,只不過這個好評不是給電影本身的——朗·霍華德不愧是萬金油般的奧斯卡大導演,這片子實在是太好萊塢了!——主要是針對於她跟李奧納多的表演上面的。

老霍華德幾乎沒在電影熒幕上面表現過演技,人們只能從他平時的新聞跟其他人對他隻言片語的印象中拼湊出他的形象,但這部電影中的李奧納多無疑是脫離了自己的以前的形象桎梏,從口音、聲音、行為方式、小動作等等方面將一個鮮活的霍華德·休斯給呈現在了大眾面前。即使這傢伙依然帥的要命,但觀眾們在看電影的時候至少能夠把自己的注意力從他的臉上挪開了,轉而關注那些本應屬於霍華德·休斯的東西,這無疑是個好的信號。

「他就像是披著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皮的另一個人!」一位看過電影的評委如此評價對方在影片中的表演。

而瑪格麗特,這姑娘並沒有被這部男主角視角的電影給壓下屬於自己的光彩。凱瑟琳·赫本的出鏡率可比霍華德·休斯高多了,朋友也多得多,同時也更加被人們熟悉,但恰恰就是這點讓業內人士對瑪格麗特的表演更加推崇。

「從長相上來看,瑪格麗特跟凱瑟琳相差太多,兩個人的美貌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就是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凱瑟琳·赫本,她似乎生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堅韌的性格,堅定的思想,從不拖泥帶水的行事風格…..是的,年輕時的凱瑟琳就是這樣的!她總是挺胸抬頭的大步向前,從不屈服…..」一位當初跟凱瑟琳·赫本合作過的人士如此評價。

為了保險起見,《飛行家》並沒有報名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畢竟誰也不知道這片子會不會因為在戛納上面大受好評而讓奧斯卡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產生什麼情緒——發行方這種自大讓瑪格麗特嗤之以鼻,就算是電影參展了,這片子也不會從戛納捧走任何獎盃的,沒有別的原因,就因為這片子太奧斯卡太好萊塢了!根本就不是戛納的風格!——而電影的兩個主演給電影帶來的正面評價差點讓那些宣傳團隊們吐血。

很明顯的,這種大面積的好評讓這些人覺得如果當初把這片子給報名了參加主競賽單元的話沒準兒還能捧上個最佳男女演員的獎盃回來?可惜沒有如果,事情就是那麼發生了,所以他們最後也只能可惜了。

不過這件事倒是讓他們對未來要參加的電影節有了更多的信心。得到的好評越多就越是能夠在奧斯卡評委眼前刷存在感,報紙的廣告位早就買好了,差的只是把內容放上去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最近《西斯的復仇》票房為什麼最近跌勢喜人的另一個原因,實在是瑪格麗特近一個多月來的存在感太過強大,電視上、報紙上、雜誌上,到處都有她的消息,這片子本來就夠火的了,瑪格麗特又往上面澆了一桶油,簡直就是暑期檔的無解電影!搞得大家都紛紛咒罵二十世紀福克斯這個奸商,為了彌補自己在周邊上面的損失而死命的在票房上面下功夫,連別人家的熱度也要蹭,簡直是無恥到了極點!

對此默多克先生表示誰出來混還不是為了錢啊,放著有錢不賺有機會不拿有熱度不蹭才叫傻瓜!沒看見他旗下的報紙們這個月幾乎是拼了老命的在報道關於瑪格麗特的消息了嗎?即使是二十世紀福克斯今年年底同樣有電影要衝獎也沒能阻止他們為華納出品的電影唱讚歌,要是能夠在《西斯的復仇》上面撈到足夠的利潤,誰會去在意那些要花上好長時間才能收回成本的藝術電影?

更何況他

作者有話要說:

們又不是傻瓜,瑪格麗特·簡已經在今年拿到了自己的第二座小金人,就算是奧斯卡再怎麼愛她也不會在明年給她第三座,《飛行家》不是《阿甘正傳》,也不是《辛德勒的名單》,黃金時代已經落幕,想要第三座,先學學梅麗爾·斯特里普,等上幾十年再說吧!

既然這樣的話他們怕什麼呢?就李奧納多那個不招奧斯卡評委們待見的傢伙,就算是電影拿了最佳影片,他都拿不到最佳男主角,所以自覺沒有什麼衝突的二十世紀福克斯也是對瑪格麗特拼了命的吹捧。

關於營養液,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具體啥用不知道,反正應該是好東西,對作者來說多多益善,然後月底會清零過期==

it-spersonal那個梗,真是百玩不厭,難道你們沒發現瑪格麗特有很多私人恩怨嗎←_←老了帥的其實還有唐尼,年輕時候漂亮的不得了,但氣質太過奶油了,老了沉澱下來感覺好多了,還有劉德華,年輕時我巨煩他,人到中年的時候倒是覺得給人觀感好很多,只能說時間有時候不僅僅是一把殺豬刀,對一些人它還是寬容的

至於猶太婚禮,別在意那個了,你看現在好萊塢的猶太人哪個搞猶太婚禮?安妮·海瑟薇當初還是天主教徒呢,至於標榜自己的婚禮是猶太人的**影后,猶太教義還提倡禁止婚前性行為跟未婚懷孕生子呢,你看她遵守了嗎?說到底,只不過是一個利益集團而已,別看的太重了。而且這文中的盧克跟瑪格麗特都不是純粹的猶太人,血脈是一方面,環境也是一方面,瑪格麗特父系這邊是來自德國的容克階級,他們那會兒信奉的還是天主教,盧克就更不用說,隔了好幾代了,只有受洗的名字是猶太式的==而且猶太婚禮跟天主教婚禮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多了一些習俗而已,畢竟他們信奉的其實是一個神

感謝小天使

讀者「宅腐雙修」,灌溉營養液+12017-08-1115:37:00

讀者「月瑾」,灌溉營養液+12017-08-1114:50:48

讀者「zxmomo」,灌溉營養液+12017-08-1112:29:24

讀者「取名字好難」,灌溉營養液+12017-08-1109:26:17

讀者「sj_yao」,灌溉營養液+12017-08-1109:10:21

讀者「鈺樓」,灌溉營養液+102017-08-1104:43:32

讀者「」,灌溉營養液+202017-08-1101:23:01

讀者「小狗吃肉包」,灌溉營養液+12017-08-1100:37:58

讀者「窗外搖曳的樹影」,灌溉營養液+402017-08-1021:14:04

讀者「窗外搖曳的樹影」,灌溉營養液+62017-08-1021:13:26

讀者「微風一夏」,灌溉營養液+12017-08-1020:47:23

讀者「小米」,灌溉營養液+12017-08-1020:40:43

讀者「fire」,灌溉營養液+502017-08-1020:30:52

讀者「醬油黨」,灌溉營養液+302017-08-1019:53:13

讀者「Doris」,灌溉營養液+92017-08-1019:29:27 「好吧,你確實很忙。」李奧納多嘆了一口氣。

雖然大家都很忙,但瑪格麗特的這種忙法明顯跟他不一樣。即使是出道時間晚於自己,年齡也比自己小,但李奧納多不得不承認對方的作品數量要多於自己。跟他那種成名之後挑個劇本都要考慮方方面面的因素而導致產量下降不一樣,瑪格麗特向來是喜歡就接,排不開檔期了才會放棄一部電影,所以他完全能夠理解瑪格麗特這種工作狀態。

更何況比起往年來,她今年也確實沒有進入什麼劇組,包括暑期上映的這些電影,都是去年就已經完成的了,跟以前相比,瑪格麗特已經算得上是減產了。而李奧納多自己,即使嘴上再怎麼說得獎要看運氣跟評委,但他確實是在追逐著奧斯卡小金人,死命的在這上面下功夫。過去幾年的電影都表現出來了這一點,即使是一點兒希望都沒有的《血鑽》,如果不是因為有更有把握更可能拿獎的《飛行家》在後面托底他也是不會放棄拼搏一下的,畢竟能夠刷個提名也好啊。

所以基本上從電影製作完成之後他就進入了沖獎的前期造勢狀態當中,別說是戛納了,劇組的宣傳方面還打算九月份去威尼斯轉一圈兒呢!反正又不是參賽電影,不受規則方面的影響,《西斯的復仇》還不是參加了戛納的電影展映?更何況他這部《飛行家》要等到年底才上映,時間還早得很,完全先可以刷足榮譽再向奧斯卡衝擊。

對這部電影他可以說是有著一種謎一般的信心,堅定的認為如果這部電影都不能給他帶來一座小金人的話那麼他也別折騰了,先緩個幾年休息休息,二十年後再戰吧!

這個時候他倒是忘記了瑪格麗特那個坑他的體質了,跑宣傳跑的一包子勁兒。

*

雖然瑪格麗特的婚禮上並沒有記者,但還是有一些照片跟信息流了出去。當然,流出部分都是一些公眾人物的照片,大部分還是明星。瑪格麗特這種頂級大明星結婚,還搞了這麼大場面,要說完全泄露是不可能的,他們只是保護了自己跟來賓們最大部分的**而已。如果一點兒內容都不給媒體,不說別的,就連環球NBC那邊也說不過去,而且無處不在的狗仔也是個問題,與其折騰的雞飛狗跳的,還不如放個獨家新聞,也算是另外一種利益交換了。

所以最終曝光的除了參加婚禮的明星名人之外,就是一部分兩個人在神壇之前的照片,這其中不可避免的就把主教大人給曝光了。不過他本來就屬於公眾人物,即使被曝光了也沒什麼,倒是那種完全不科學的帥法要引起了大眾的關注。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帥的神父!老天,長成這樣不去好萊塢貢獻一下自己美好的容顏簡直太浪費了!」有觀眾如此形容主教先生,對他的的臉推崇到了極點。

而對他的意見持贊同的人還不少,畢竟帥成這樣卻一點兒娘氣都沒有的人真的不多,美國人民的審美也不是全都是糙漢子型的,要不然克魯斯先生怎麼可能保持幾十年都沒有賠本的電影?kiki他們又是怎麼紅的?只要你帥到一定地步,那就肯定有人追捧!

人們紛紛好奇的打聽這位帥的不得了的神父是何方人士?八卦的力量是無窮的,很快的,伊格納茨先生的過往史就被翻了出來,同時他的樞機主教的身份也被挖了出來。只要有利益的趨勢,狗仔們可以挖地三尺的去吧一個人的生平給刨出來。在這個網路越來越發達,娛樂至死的年代裡面,人們完全可以不用擔心自己的真實身份被暴露出來而在網上暢所欲言,所以即使瑪格麗特並沒有讓自己的婚禮變成一場直播,但大家依然從她的婚禮中得到了樂趣。

尤其是瑪格麗特的那個早就變成了八卦論壇的私人網站。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梅格的婚禮我總有總恍惚的感覺。阿米達拉女王嫁給了蝙蝠俠,這種感覺真的好虐。」一個網友似乎很怨念。

底下迎來一片星戰粉絲們的贊同意見。海登·克里斯滕森的天行者實在是太過貼合角色,加上瑪格麗特那個自帶的百搭屬性,兩個人在『星球大戰前傳』裡面的感情簡直都快能夠跟當年的韓·索羅跟莉亞公主媲美了,尤其是最近才上映的第三部裡面兩人一死一傷,一個重傷之際還在想著自己老婆,另一個都快死了還惦記著自己的老公什麼的,簡直虐死人不償命!有多少人是哭著走齣電影院的?

看著瑪格麗特那張絕美的容顏不甘心的睜著眼睛死去大家的心都快碎了好嗎?

是的,沒錯,電影的最後阿米達拉女王是死不瞑目的,不知道是處於何種的惡趣味,反正最後老喬治跟諾蘭小妖精最後達成了一致,把瑪格麗特的死亡拍的特別震撼,尤其是加完了特效之後她的眼睛也從原本的光彩熠熠變成了逐漸黯淡之後,真是虐倒了一大批的觀眾。

「特別是海登自己本人也去參加了梅格的婚禮,這種感覺就更虐了。據說他還追求過梅格,你說他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態參加的婚禮啊?」一個明顯是海登粉絲的網友表示自己完全看不明白這個世界了。

「海登算什麼?最虐的難道不是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嗎?真要說緋聞的話他倆傳的時間最久也最廣,而且無論是從外貌還是各種方面都配的不得了,但最終的結果就是看著梅格嫁給別人,自己卻要強顏歡笑。」這個一看就是言情小說看多了腦補的。

「說這話你們應該看看現場還有誰。」一個網友貼上了李奧納多跟吉賽爾·邦辰還有瑪格麗特幾個人同框的照片。

「我天,李奧納多居然跟吉賽爾邦辰同框了,他們這是要複合了嗎?」網民們的思維就是那麼神奇,見到這兩個人笑著談話居然就能臆想出一部前任情侶經過多番折騰終於複合好事將近的過程。

「樓上的還是別想了,沒看見邦辰旁邊還有個現任嗎?李奧納多註定只能一個人在家以淚洗面。」很快就有人反駁了這個猜測。

「不是,你們不覺得他特別可憐嗎?梅格的婚禮上面不但請了吉賽爾·邦辰,她還請了凱特·溫絲萊特啊!加上她本人,這真是一刀一刀的往李奧納多的心上插啊!」

「自己作死誰也管不了他,再說了,誰知道他們中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除了邦辰是有確切的記錄之外,無論是梅格還是凱特本人可都沒跟花花公子有過什麼,一切都是粉絲們的臆想而已。」有人對這種猜測不以為然。

「凱特我是不知道,但你要說李奧納多對梅格沒意思的話那純屬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別忘了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偏好金髮長腿的女人的,說不是找替身誰信?可惜我們梅格追求的是家庭,這種花花公子註定了沒有希望。」

一個很明顯從很早以前就開始追星的網友貼出了一堆的照片,都是瑪格麗特跟李奧納多出現在同一個場合的,也不知道攝影師是怎麼找的角度,反正照片上的迪卡普里奧先生看起來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

「別鬧了,瑪格麗特跟里奧只是好朋友而已,他們認識的時候瑪格麗特才十一歲,能有什麼感情?而且他們那時候都熊的很,連拍個吻戲都能搞出來一大堆的亂子,根本就一點兒曖昧都沒有好嗎?人太熟了根本沒法下手!里奧的真愛明明就是凱特,金髮長腿的超模也是那以後才有的……」很快就有人出來反駁。

「別誤導人,明明就是吉賽爾·邦辰!一個個說瑪格麗特跟凱特的,你們倒是拿出證據證明他們之間真的有過什麼啊!」

…..

很快的,這一個分析瑪格麗特婚禮上出現的明星的帖子就歪成了李奧納多的真愛到底是誰的混戰,而且還討論的頗為熱烈,各種雜七雜八的消息一股腦的冒了出來,其中不乏一些陳年舊事跟舊照。那些跟瑪格麗特傳過緋聞的男星們也一個個的被拖了出來躺槍,誰叫這些人也出席了當事人之一的婚禮了呢?即使是沒有參加婚禮的前男友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先生也沒有逃過這場風暴。那一個個的,論長相毫不遜色於盧克不說,在事業上面也要超過盧克。畢竟這傢伙只是最近幾年崛起的新人,還沒有什麼能夠驚艷世人的代表作,能夠讓他證明自己的《蝙蝠俠前傳》還沒有完成。可是那些帥哥們卻早已經功成名就,就算是其中最弱的前男友先生都有《木乃伊》這個系列…..

開始的那些猜測照片上的人都是誰的熱情已經完全消失不見,畢竟什麼東西能夠比名人的八卦還能讓人關注呢?

比如說現在流傳的關於湯姆·克魯斯跟某教的二三事。

「God!雷石東不想要《世界大戰》的票房了?」瑪格麗特捏著那份報道了薩默·雷石東指責克魯斯先生的行為令人無法接受的報紙一臉吃驚。

這可真是,瑪格麗特好懷疑那位傳媒大亨是不是老年痴呆症了,《世界大戰》定檔在6月29日,還沒開始上映了,投資人就這麼說電影的主演這是腦子進水了還是進水了?

並不!雷石東先生聰明著呢,人家可不是一個沒腦子的痴獃老頭兒,要不然他怎麼能夠賺下這麼豐厚的身家呢?

「他只是藉機炒作一下,順便表達對我的不滿而已。」克魯斯先生從廚房端出來一盤葡萄放到了維多利亞面前。

自從她再次懷孕之後就對葡萄情有獨鍾,家裡面每天都常備這種水果。

「你做了什麼?」瑪格麗特脫口而出。

該不是真的又跳了一次沙發吧?可是那也是應觀眾們的要求跳的啊,這種事情完全丟到他的身上很可笑吧?

「我讓《碟中諜3》又延期了一次,大概要到明年才會上映了。」克魯斯先生坐下之後聳了聳肩說。

哈,我就知道!瑪格麗特對他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無力吐槽。

這片子都拍了幾年了?從2002年開始斷斷續續的,導演來回的換,動不動就停機,簡直比當初的《泰坦尼克號》還要波折!更何況就算是大船也沒像這片子這麼折騰啊,三年多了,到明年才能上映,那就是四年啊親!此時此刻瑪格麗特感覺自己其實也挺能理解雷石東先生的,即使他們之間的關係其實真的挺糟糕的,但要換了她的公司有這麼一個任性的演員她也得炸啊。

「這次又是什麼理由?」瑪格麗特感覺她已經準備好了聽對方的奇葩借口了。

上次是導演,上上次還是導演,現在難道又要用導演當理由?

「他看中了一個電視劇的導演,但那個導演現在沒時間,所以電影拍攝就只能推到七月份之後。然後的事情你就知道了。」維多利亞一邊吃著葡萄一邊還能倒出空來跟瑪格麗特說那個理由。

唔,這葡萄的味道真好,以後生完了孩子也要繼續吃。」

「呵呵。」瑪格麗特對此表示無語。

她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了預言屬性,居然就這麼被他給猜中了?果然不愧是克魯斯先生,錢多任性,那麼大個劇組說停就停的,就為了等個莫名其妙的導演。

「eon,親愛的,你知道**是個很有才華的導演,你不是也看過他的電視劇嗎?」克魯斯先生無奈的看了一眼維多利亞。

老婆對他把這部電影拖了這麼久的事情一直挺不以為然的。

「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