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向江也一樣,他站一旁註視著凌天,如果事情正如黑髮青年所說一樣,他只不過是個嗜酒如命的人,聞到酒香味,就挪不開步,那任由此人喝完酒,他便會自行離開。

對於這種未知身份的強者,即便是向江也不願輕易招惹,此人實力驚人,向江沒有把握能贏得過此人,因此向江才決定隱忍住心中的怒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妙。

凌天端起酒碗,一飲而盡,劉百合站一旁,恭恭敬敬再次為凌天倒滿酒,凌天連續喝完三碗酒後,平靜道,「酒水雖散發著濃烈香味,可我卻從其中嗅出一絲憂傷的氣息。」

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在場眾人都不由得一愣,似乎不明白凌天說此話究jìng是什麼意思,恭敬站一旁的劉百合,聽凌天這麼一說,她身體微微一顫,卻沒開口說什麼。

凌天見到劉百合選zé沉默,他嘴角微微上揚,站起身,對著劉百合說道,「劉小姐,我喝你三碗酒,也算欠你一個人情,你是否有什麼不公的事,今天我還你一個公道。」

此番話一出,古豐宗眾人,向江,臉色瞬間陰沉難看,他們本以為凌天喝完酒後就會離開,卻沒想三碗酒後凌天做出這樣的決定,白塔公國的眾人們,也一下愣住了。

其中一名古豐宗的弟子,徹底暴怒,他從見到凌天時,就一直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因凌天與他們年紀看似相差無幾,他們被稱呼為天才,見比自己更加優秀的人,心裡不平衡。

同樣差不多的年紀,眼前黑髮青年卻能笑看縱生,而他們卻只能站一旁,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好歹他們也是古豐宗的成員,在區區一個公國里,如此卻如此憋屈,窩囊廢。

重生豪門之主母在現代 忍這麼久,見眼前黑髮青年不知趣離開,卻打算多管閑事,一名古豐宗的弟子,指向凌天的方向,憤怒吼道,「你別太狂妄,我們是古豐宗的弟子,今天的事,你休想…」

還沒等那名古豐宗弟子把話說完,只見凌天雙腿蹬地,身形突然消失,轟隆一聲巨響,百米之外,只見牆壁倒塌,在倒塌的碎石堆里,之前說話的古豐宗弟子躺在那裡。

凌天站在之前古豐宗弟子的方向,周圍其他古豐宗弟子,見到凌天突然出現在他們身旁不遠處,身形急忙連連暴退,不敢停留,凌天臉上依舊淡定自如,不以為然說道。

「我說話的時候,最不喜歡別人插嘴,在我沒允許你們說話時,誰在說話,下場便跟他一樣。」

說完此話,凌天直徑朝著劉百合的方向走去,這一切發生得太過於突然,速度太驚人,眾人還沒看清怎回事,古豐宗那名弟子就已被擊飛出百米之外,其他弟子急忙趕過去。

當他們見到六重初窺期的古豐宗弟子,已斷氣身亡,其他十幾名古豐宗弟子臉色變得猙獰扭曲,正打算找眼前黑髮青年算賬時,只見一個身影閃到他們身前,抬手阻攔住眾人。

阻攔住古豐宗的人,正是向江,見識凌天之前那一擊,向江暗暗驚恐不已,他心中肯定,就算十幾名古豐宗的弟子衝上去,結果跟之前那古豐宗弟子一樣,一樣是死!

白塔公國的眾人們,已完全傻眼,他們也感覺到被擊飛的古豐宗弟子已斷氣,他們一臉不敢置信注視著凌天,這位黑髮青年閣下,到底想什麼,一出手殺了古豐宗的弟子!

凌天沒在意眾人驚恐神色,直徑朝劉百合走去,來到劉百合身前,凌天微xiào道,「別擔心,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無論任何困難,我都能幫你解決。」

見識凌天的實力,劉百合輕輕咬著嘴唇,她內心似乎在掙扎,沉默片刻后,劉百合說道,「尊敬閣下,小女子有一事相求,希望閣下能保護劉家,保護白塔公國…」

劉百合心裡很清楚,就算今天眼前這位年紀輕輕的閣下,能幫她拒絕古豐宗的婚事,可白塔公國在古豐宗的範圍里,古豐宗彈指之間就能將整個劉家,甚至白塔公國夷為平地。

「你就是劉百合?今天是劉家大喜日子,我正好路過此地,正如我之前所說,能否討杯喜酒來喝?我這人,一聞到酒香味,就挪不開步。」說完凌天直接坐在主宴席上。

見到凌天說出此番話,劉百合與劉家主,急忙連連點頭,劉百合親自端來一壇好酒,給凌天倒上,周圍無論白塔公國的人們,還是古豐宗的成員,都靜站一旁,不敢開口。

就連向江也一樣,他站一旁註視著凌天,如果事情正如黑髮青年所說一樣,他只不過是個嗜酒如命的人,聞到酒香味,就挪不開步,那任由此人喝完酒,他便會自行離開。

對於這種未知身份的強者,即便是向江也不願輕易招惹,此人實力驚人,向江沒有把握能贏得過此人,因此向江才決定隱忍住心中的怒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妙。

凌天端起酒碗,一飲而盡,劉百合站一旁,恭恭敬敬再次為凌天倒滿酒,凌天連續喝完三碗酒後,平靜道,「酒水雖散發著濃烈香味,可我卻從其中嗅出一絲憂傷的氣息。」

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在場眾人都不由得一愣,似乎不明白凌天說此話究jìng是什麼意思,恭敬站一旁的劉百合,聽凌天這麼一說,她身體微微一顫,卻沒開口說什麼。

凌天見到劉百合選zé沉默,他嘴角微微上揚,站起身,對著劉百合說道,「劉小姐,我喝你三碗酒,也算欠你一個人情,你是否有什麼不公的事,今天我還你一個公道。」

此番話一出,古豐宗眾人,向江,臉色瞬間陰沉難看,他們本以為凌天喝完酒後就會離開,卻沒想三碗酒後凌天做出這樣的決定,白塔公國的眾人們,也一下愣住了。

其中一名古豐宗的弟子,徹底暴怒,他從見到凌天時,就一直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因凌天與他們年紀看似相差無幾,他們被稱呼為天才,見比自己更加優秀的人,心裡不平衡。

同樣差不多的年紀,眼前黑髮青年卻能笑看縱生,而他們卻只能站一旁,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好歹他們也是古豐宗的成員,在區區一個公國里,如此卻如此憋屈,窩囊廢。

忍這麼久,見眼前黑髮青年不知趣離開,卻打算多管閑事,一名古豐宗的弟子,指向凌天的方向,憤怒吼道,「你別太狂妄,我們是古豐宗的弟子,今天的事,你休想…」

還沒等那名古豐宗弟子把話說完,只見凌天雙腿蹬地,身形突然消失,轟隆一聲巨響,百米之外,只見牆壁倒塌,在倒塌的碎石堆里,之前說話的古豐宗弟子躺在那裡。

凌天站在之前古豐宗弟子的方向,周圍其他古豐宗弟子,見到凌天突然出現在他們身旁不遠處,身形急忙連連暴退,不敢停留,凌天臉上依舊淡定自如,不以為然說道。

「我說話的時候,最不喜歡別人插嘴,在我沒允許你們說話時,誰在說話,下場便跟他一樣。」

說完此話,凌天直徑朝著劉百合的方向走去,這一切發生得太過於突然,速度太驚人,眾人還沒看清怎回事,古豐宗那名弟子就已被擊飛出百米之外,其他弟子急忙趕過去。

當他們見到六重初窺期的古豐宗弟子,已斷氣身亡,其他十幾名古豐宗弟子臉色變得猙獰扭曲,正打算找眼前黑髮青年算賬時,只見一個身影閃到他們身前,抬手阻攔住眾人。

阻攔住古豐宗的人,正是向江,見識凌天之前那一擊,向江暗暗驚恐不已,他心中肯定,就算十幾名古豐宗的弟子衝上去,結果跟之前那古豐宗弟子一樣,一樣是死!

白塔公國的眾人們,已完全傻眼,他們也感覺到被擊飛的古豐宗弟子已斷氣,他們一臉不敢置信注視著凌天,這位黑髮青年閣下,到底想什麼,一出手殺了古豐宗的弟子!

凌天沒在意眾人驚恐神色,直徑朝劉百合走去,來到劉百合身前,凌天微xiào道,「別擔心,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無論任何困難,我都能幫你解決。」

看書罔首發本書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聽到凌天嘲諷的壞笑聲,在場的十幾名古豐宗弟子臉色越發難看,這片區域可是古豐宗的管轄範圍,他們從未想過,在一個小小的白塔公國,竟受到如此奇恥大辱。

「向江閣下,跟他廢話什麼!這小子擺明就是看不起我們古豐宗,我們身為古豐宗的弟子,一而再而被人如此挑釁,若還要一味退讓,豈不是讓人覺得我們古豐宗好欺負!」

終於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時,古豐宗的十幾名弟子在也按耐不住心中怒火,好幾人指著凌天方向怒吼道,向江其實忍耐也達極限,一直以禮相待,卻沒想眼前此人不知好歹。

打定主意,向江朝著其他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傳音,一聲怒吼,十幾名古豐宗弟子瞬間將氣勢提升到極致,十幾人不約而同,朝著凌天方向發起奇襲,速度驚人,對凌天下狠手。

不遠處正站那裡的幾十名白塔公國家主,沒想事情一下急劇轉變,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同時對黑髮青年出手,不僅如此,就連頓悟期的向江,在這一次也毫不猶豫釋放獸形武道。

見到四面八方衝過來的古豐宗弟子,凌天臉上神色依舊淡定,雙腿一蹬地,身形如離弦之箭,朝著人群衝去,面對十幾名古豐宗弟子的圍擊,凌天不退反進,一下扎進人堆里。

最前方一名古豐宗的弟子,還沒來得及緩過神,古豐宗弟子手持長劍,還未來得及發起攻擊,眨眼的功夫,凌天已衝到他身前,一聲悶響,古豐宗弟子被一拳擊飛出百米外。

砰砰砰,連續不斷悶響傳來,只見一個個身影被擊飛而出,被擊飛出去的那些古豐宗弟子,無不例外,都趴在地上,在也無法動彈絲毫,眾人定眼一看,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白塔公國的幾十名家主,他們驚愕發現,凡被擊飛出去趴在地上的古豐宗弟子,胸口完全凹陷下去,像是被什麼可怕的蠻力擊中,內臟被瞬間震碎,當場暴斃而亡!

見到宗門弟子不斷被擊殺,向江臉色越發難看,他之前早就察覺黑髮青年不是等閑之輩,可他卻抱著僥倖心理,古豐宗弟子十幾人,應能給他製造出一擊殺死黑髮青年的機會。

短短不到十秒,已有十名古豐宗弟子被殺,向江深吸一口氣,他在也按耐不住,若繼續這樣等下去,很快古豐宗的十幾名弟子會被挨個殺死,古豐宗弟子被殺完前,必須出手。

向江心念一動,控制著獸形赤狐,手指一點,獸形赤狐龐大身軀狂奔而起,看似龐大的身軀,身輕如燕,異常敏捷,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根本捕抓不到獸形赤狐的身影。

在幾十名白塔公國家主的眼中,獸形赤狐的身形如殘影,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他們面前,見到凌天不斷在擊殺著古豐宗弟子,根本沒注意到他,向江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給我死!」向江一聲怒吼,獸形赤狐朝凌天方向撲過去,鋒利尖銳的爪子,朝凌天後腦抓去,看獸形赤狐這一架勢,打算一招將黑髮青年擊殺,向江臉上笑容越發燦爛。

尤其見獸形赤狐已抵達黑髮青年身後,向江越發激動,若獸形赤狐利爪襲中此人,此人就算有在大的本事,恐怕也得一命嗚呼,就在向江認為志在必得時,眨眼間的功夫。

凌天猛然轉回頭,臉上露出一絲邪笑,注視向身後撲過來的獸形赤狐,向江突然見到黑髮青年轉回頭,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渾身不由得一顫,感覺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獸形赤狐已撲過去,他想攔住獸形赤狐已是不可能,向江雖不知會發生什麼,他只能硬著頭皮,將龐大能量聚集在獸形赤狐上,提升攻擊能力。

事實證明,這一切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就在獸形赤狐衝到凌天面前時,凌天右手握拳,高舉而起,獸形赤狐龐大身軀撲過來,猶如猛虎撲食,凌天雙腿蹬地一躍而起。

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凌天跳到半空時,右拳猛然砸下,擊打在獸形赤狐的腦袋上,獸形赤狐難以躲避,被這一拳擊正著,地面轟隆一下出現龜紋般的碎裂痕迹。

百米之內一下動蕩不已,在場所有人被地面蕩漾而開的可怕餘波,震得跌倒在地,等他們從地上爬起身時,他們瞪大著雙眼,只感到背後發冷,不斷冒著冷汗,渾身哆嗦。

聽到凌天嘲諷的壞笑聲,在場的十幾名古豐宗弟子臉色越發難看,這片區域可是古豐宗的管轄範圍,他們從未想過,在一個小小的白塔公國,竟受到如此奇恥大辱。

「向江閣下,跟他廢話什麼!這小子擺明就是看不起我們古豐宗,我們身為古豐宗的弟子,一而再而被人如此挑釁,若還要一味退讓,豈不是讓人覺得我們古豐宗好欺負!」

終於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時,古豐宗的十幾名弟子在也按耐不住心中怒火,好幾人指著凌天方向怒吼道,向江其實忍耐也達極限,一直以禮相待,卻沒想眼前此人不知好歹。

打定主意,向江朝著其他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傳音,一聲怒吼,十幾名古豐宗弟子瞬間將氣勢提升到極致,十幾人不約而同,朝著凌天方向發起奇襲,速度驚人,對凌天下狠手。

不遠處正站那裡的幾十名白塔公國家主,沒想事情一下急劇轉變,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同時對黑髮青年出手,不僅如此,就連頓悟期的向江,在這一次也毫不猶豫釋放獸形武道。

見到四面八方衝過來的古豐宗弟子,凌天臉上神色依舊淡定,雙腿一蹬地,身形如離弦之箭,朝著人群衝去,面對十幾名古豐宗弟子的圍擊,凌天不退反進,一下扎進人堆里。

最前方一名古豐宗的弟子,還沒來得及緩過神,古豐宗弟子手持長劍,還未來得及發起攻擊,眨眼的功夫,凌天已衝到他身前,一聲悶響,古豐宗弟子被一拳擊飛出百米外。

砰砰砰,連續不斷悶響傳來,只見一個個身影被擊飛而出,被擊飛出去的那些古豐宗弟子,無不例外,都趴在地上,在也無法動彈絲毫,眾人定眼一看,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白塔公國的幾十名家主,他們驚愕發現,凡被擊飛出去趴在地上的古豐宗弟子,胸口完全凹陷下去,像是被什麼可怕的蠻力擊中,內臟被瞬間震碎,當場暴斃而亡!

見到宗門弟子不斷被擊殺,向江臉色越發難看,他之前早就察覺黑髮青年不是等閑之輩,可他卻抱著僥倖心理,古豐宗弟子十幾人,應能給他製造出一擊殺死黑髮青年的機會。

短短不到十秒,已有十名古豐宗弟子被殺,向江深吸一口氣,他在也按耐不住,若繼續這樣等下去,很快古豐宗的十幾名弟子會被挨個殺死,古豐宗弟子被殺完前,必須出手。

向江心念一動,控制著獸形赤狐,手指一點,獸形赤狐龐大身軀狂奔而起,看似龐大的身軀,身輕如燕,異常敏捷,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根本捕抓不到獸形赤狐的身影。

在幾十名白塔公國家主的眼中,獸形赤狐的身形如殘影,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他們面前,見到凌天不斷在擊殺著古豐宗弟子,根本沒注意到他,向江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給我死!」向江一聲怒吼,獸形赤狐朝凌天方向撲過去,鋒利尖銳的爪子,朝凌天後腦抓去,看獸形赤狐這一架勢,打算一招將黑髮青年擊殺,向江臉上笑容越發燦爛。

尤其見獸形赤狐已抵達黑髮青年身後,向江越發激動,若獸形赤狐利爪襲中此人,此人就算有在大的本事,恐怕也得一命嗚呼,就在向江認為志在必得時,眨眼間的功夫。

凌天猛然轉回頭,臉上露出一絲邪笑,注視向身後撲過來的獸形赤狐,向江突然見到黑髮青年轉回頭,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渾身不由得一顫,感覺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獸形赤狐已撲過去,他想攔住獸形赤狐已是不可能,向江雖不知會發生什麼,他只能硬著頭皮,將龐大能量聚集在獸形赤狐上,提升攻擊能力。

事實證明,這一切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就在獸形赤狐衝到凌天面前時,凌天右手握拳,高舉而起,獸形赤狐龐大身軀撲過來,猶如猛虎撲食,凌天雙腿蹬地一躍而起。

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凌天跳到半空時,右拳猛然砸下,擊打在獸形赤狐的腦袋上,獸形赤狐難以躲避,被這一拳擊正著,地面轟隆一下出現龜紋般的碎裂痕迹。

百米之內一下動蕩不已,在場所有人被地面蕩漾而開的可怕餘波,震得跌倒在地,等他們從地上爬起身時,他們瞪大著雙眼,只感到背後發冷,不斷冒著冷汗,渾身哆嗦。

「給我死!」向江一聲怒吼,獸形赤狐朝凌天方向撲過去,鋒利尖銳的爪子,朝凌天後腦抓去,看獸形赤狐這一架勢,打算一招將黑髮青年擊殺,向江臉上笑容越發燦爛。

尤其見獸形赤狐已抵達黑髮青年身後,向江越發激動,若獸形赤狐利爪襲中此人,此人就算有在大的本事,恐怕也得一命嗚呼,就在向江認為志在必得時,眨眼間的功夫。

凌天猛然轉回頭,臉上露出一絲邪笑,注視向身後撲過來的獸形赤狐,向江突然見到黑髮青年轉回頭,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渾身不由得一顫,感覺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獸形赤狐已撲過去,他想攔住獸形赤狐已是不可能,向江雖不知會發生什麼,他只能硬著頭皮,將龐大能量聚集在獸形赤狐上,提升攻擊能力。風華居首發更新 ?來的時候氣勢高昂,不可一世的古豐宗弟子,如今卻跪地磕頭,腦袋磕在地板上嘣嘣響,在場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都茫然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可是古豐宗的弟子,在各公國的眼中,他們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即便一個公國的國主,都得恭敬對待一名宗門弟子,古豐宗弟子一向自傲,通常都不會領情。

可如今這傲氣的宗門弟子,就這樣跪在一名年紀大概二十多歲模樣的青年面前,那古豐宗的弟子,他在此刻才明白,就算加入古豐宗,一樣不能目中無人,太蠻橫遲早被收拾。

若之前聽劉家小姐說要退親,他們答應劉家的請求,離開此地,那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命喪此處,就連內宗的向江閣下,也落得個屍首分離的下場!

這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這般年紀卻有如此修為,白塔公國的眾人暗暗驚恐道,古豐宗那名弟子,此時不斷磕頭,什麼宗門尊嚴,在這一刻,變得毫無意義。

宗門尊嚴在重要,怎可能比得上自己的小命重要,面對死亡的威脅,一切變得蒼白無力,見到六重初窺期的古豐宗弟子不斷磕頭求饒,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聲。

見識到凌天野蠻,殘忍的手段,白塔公國幾十名家主,暗在心裡替古豐宗弟子默哀,他們認為,古豐宗弟子必死無疑,唯一不知的是這位黑髮青年閣下,會用何種手段擊殺。

「起來。」凌天目光中滿是平靜,俯視著眼前古豐宗弟子,只不過古豐宗弟子,腦袋磕得嘣嘣響,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古豐宗弟子雙腿嚇得發軟,根本站不起身。

凌天微微皺起眉頭,見眼前此人跪在地上,只顧著磕頭,嚇得神神叨叨,嘴裡不斷哭喊著求饒,凌天站在古豐宗弟子的身前,單腳在他面前一跺地,只聽轟隆一聲悶響。

一股力量從地面湧出,古豐宗弟子跪在地上,整個人被一下震飛而來,就在古豐宗弟子震飛起那一瞬間,凌天伸出手,單手抓住古豐宗弟子的喉嚨,面無表情注視著他。

如此近距離與凌天目光注視,古豐宗弟子張口結舌,他能清晰感覺到凌天身上釋放出那股龐大可怕的氣息,即便站在古豐宗主面前,他也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臣服衝動。

古豐宗弟子想求饒,卻被凌天身上釋放出的那股龐大氣勢,嚇得不知如何開口,想起之前黑髮青年抓起向江閣下,一下將其身體撕成兩半的畫面,古豐宗弟子渾身不斷顫抖。

來的時候氣勢高昂,不可一世的古豐宗弟子,如今卻跪地磕頭,腦袋磕在地板上嘣嘣響,在場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都茫然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可是古豐宗的弟子,在各公國的眼中,他們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即便一個公國的國主,都得恭敬對待一名宗門弟子,古豐宗弟子一向自傲,通常都不會領情。

可如今這傲氣的宗門弟子,就這樣跪在一名年紀大概二十多歲模樣的青年面前,那古豐宗的弟子,他在此刻才明白,就算加入古豐宗,一樣不能目中無人,太蠻橫遲早被收拾。

若之前聽劉家小姐說要退親,他們答應劉家的請求,離開此地,那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命喪此處,就連內宗的向江閣下,也落得個屍首分離的下場!

這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這般年紀卻有如此修為,白塔公國的眾人暗暗驚恐道,古豐宗那名弟子,此時不斷磕頭,什麼宗門尊嚴,在這一刻,變得毫無意義。

宗門尊嚴在重要,怎可能比得上自己的小命重要,面對死亡的威脅,一切變得蒼白無力,見到六重初窺期的古豐宗弟子不斷磕頭求饒,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聲。

見識到凌天野蠻,殘忍的手段,白塔公國幾十名家主,暗在心裡替古豐宗弟子默哀,他們認為,古豐宗弟子必死無疑,唯一不知的是這位黑髮青年閣下,會用何種手段擊殺。

「起來。」凌天目光中滿是平靜,俯視著眼前古豐宗弟子,只不過古豐宗弟子,腦袋磕得嘣嘣響,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古豐宗弟子雙腿嚇得發軟,根本站不起身。

凌天微微皺起眉頭,見眼前此人跪在地上,只顧著磕頭,嚇得神神叨叨,嘴裡不斷哭喊著求饒,凌天站在古豐宗弟子的身前,單腳在他面前一跺地,只聽轟隆一聲悶響。

一股力量從地面湧出,古豐宗弟子跪在地上,整個人被一下震飛而來,就在古豐宗弟子震飛起那一瞬間,凌天伸出手,單手抓住古豐宗弟子的喉嚨,面無表情注視著他。

如此近距離與凌天目光注視,古豐宗弟子張口結舌,他能清晰感覺到凌天身上釋放出那股龐大可怕的氣息,即便站在古豐宗主面前,他也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臣服衝動。

古豐宗弟子想求饒,卻被凌天身上釋放出的那股龐大氣勢,嚇得不知如何開口,想起之前黑髮青年抓起向江閣下,一下將其身體撕成兩半的畫面,古豐宗弟子渾身不斷顫抖。

來的時候氣勢高昂,不可一世的古豐宗弟子,如今卻跪地磕頭,腦袋磕在地板上嘣嘣響,在場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都茫然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可是古豐宗的弟子,在各公國的眼中,他們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即便一個公國的國主,都得恭敬對待一名宗門弟子,古豐宗弟子一向自傲,通常都不會領情。

可如今這傲氣的宗門弟子,就這樣跪在一名年紀大概二十多歲模樣的青年面前,那古豐宗的弟子,他在此刻才明白,就算加入古豐宗,一樣不能目中無人,太蠻橫遲早被收拾。

若之前聽劉家小姐說要退親,他們答應劉家的請求,離開此地,那麼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十幾名古豐宗弟子命喪此處,就連內宗的向江閣下,也落得個屍首分離的下場!

這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這般年紀卻有如此修為,白塔公國的眾人暗暗驚恐道,古豐宗那名弟子,此時不斷磕頭,什麼宗門尊嚴,在這一刻,變得毫無意義。

宗門尊嚴在重要,怎可能比得上自己的小命重要,面對死亡的威脅,一切變得蒼白無力,見到六重初窺期的古豐宗弟子不斷磕頭求饒,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聲。

見識到凌天野蠻,殘忍的手段,白塔公國幾十名家主,暗在心裡替古豐宗弟子默哀,他們認為,古豐宗弟子必死無疑,唯一不知的是這位黑髮青年閣下,會用何種手段擊殺。

「起來。」凌天目光中滿是平靜,俯視著眼前古豐宗弟子,只不過古豐宗弟子,腦袋磕得嘣嘣響,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古豐宗弟子雙腿嚇得發軟,根本站不起身。

凌天微微皺起眉頭,見眼前此人跪在地上,只顧著磕頭,嚇得神神叨叨,嘴裡不斷哭喊著求饒,凌天站在古豐宗弟子的身前,單腳在他面前一跺地,只聽轟隆一聲悶響。

一股力量從地面湧出,古豐宗弟子跪在地上,整個人被一下震飛而來,就在古豐宗弟子震飛起那一瞬間,凌天伸出手,單手抓住古豐宗弟子的喉嚨,面無表情注視著他。

如此近距離與凌天目光注視,古豐宗弟子張口結舌,他能清晰感覺到凌天身上釋放出那股龐大可怕的氣息,即便站在古豐宗主面前,他也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臣服衝動。

古豐宗弟子想求饒,卻被凌天身上釋放出的那股龐大氣勢,嚇得不知如何開口,想起之前黑髮青年抓起向江閣下,一下將其身體撕成兩半的畫面,古豐宗弟子渾身不斷顫抖。

來的時候氣勢高昂,不可一世的古豐宗弟子,如今卻跪地磕頭,腦袋磕在地板上嘣嘣響,在場幾十名白塔公國的家主,都茫然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可是古豐宗的弟子,在各公國的眼中,他們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即便一個公國的國主,都得恭敬對待一名宗門弟子,古豐宗弟子一向自傲,通常都不會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