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感覺自己非常的痛快,每一次攻擊都是硬碰硬,他心中因為靈沫離開的一點鬱悶也全部被李木被拳頭揮發了出來。

摩訶量大吼也好,但是在李木的瘋狂攻擊下,沒有任何的力量反擊。

「完了,王子要被大魔王打敗了!」有女生捂住自己的眼睛,甚至不忍心看下邊的場面,但是麻煩你把那個手指之間的縫露的小一點好嗎? 「哈哈哈……李木好樣的!」地級二班的學生大聲喊叫著,神情興奮。

李木彷彿輸出機器,他的每一拳都帶著恆定的超出摩訶量一點的力量,原本的李木打牧山非常的艱難,直接就是打不過,當然前提是李木沒有購買裝備,但是現在的李木同樣是沒有購買裝備,卻已經開始打的比牧山要強的摩訶量,完全沒有壓力。

「噗……」摩訶量的身體被李木一拳直接打了起來,然後李木的身體瞬間衝天而起,一拳砸向了摩訶量的胸口。

摩訶量的雙手抵擋,但是仍然被李木龐大的力量震得直接砸落在地上,整個決鬥場都在震動。

李木的身體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這便是屬於自己的力量!

「呼呼呼呼……」在決鬥場之上,突然升起了一陣微風,李木的鼻子輕輕的嗅了嗅,一股血腥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李木的目光微微凝實,冷靜的看著塵土飛揚的決鬥場,在那裡,似乎有著一個絕世凶獸在那裡蘇醒。

但是,突然,那股氣息猛然沉默了下來,李木有些詫異的看著摩訶量存在的地方,怎麼又消失不見了?

「我認輸!」一道有些沙啞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煙塵漸漸的散去,摩訶量的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

此時的摩訶量衣服有些破損,很明顯是是被強大的力量直接漲破的,他的眼睛還殘留著血紅色,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李木卻有些意猶未盡,不知道怎麼回事,李木現在變得有些好戰。

「為什麼?」李木有著可惜的問道。

「不值得……」摩訶量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說道。

李木勝利,看到李木再次勝利,許多對於李木看不慣的人簡直就絕望了,我的天呢,為什麼沒有人能夠收拾這個大魔王。

這些人對於李木的怨念都是莫名其妙的,錢多金曾經對李木說過這些事情,用李木的話就是:「這群人只不過是欠揍而已!」

三十二強很快結束,虎榜的含金量果然很重,雖然摩訶量因為和李木對戰而慘敗,其餘的前十六名足有十名被虎榜前二十給承包,而且這還是傳說中的虎榜第一墨星沒有參與的情況下。

許多人都想,如果是墨星與李木對上,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但是想了想錢法的慘狀,他們還是別讓墨星與李木對上了,最起碼能和別人留下一絲希望。

十六強爭霸賽足足有三天的休息時間,除了李木之外,地級二班被閑著無聊的刀狂拉著去進行了一場特訓,李木自己當然無聊,於是還是老老實實的去修鍊。

三天過後,在黑雲瀑下方,只有一條內褲的身影靜靜的盤坐在瀑布之中,他的皮膚晶瑩,黑色的長發披在肩膀之上,面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清秀。

突然,李木的眼睛猛然睜開,在他的眼睛之中,一道燦爛的銀色光芒直接閃耀而出,李木直接抬起了頭,銀色的光芒直接衝上了天際,十幾米高的瀑布直接翻卷了上去。

李木看著飛上天際的水珠,然後身體直接化為了一道幻影,出現在黑雲湖邊上,看著漫天的水滴剎那間全部落在黑雲湖之中,驚走了無數的小動物。

自從李木殺掉黑雲鱷之後,這裡便幾乎成為了小動物的樂園,當然,李木有時候也喜歡抓點小動物,來個燒烤,味道真是美味。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行,李木徹底把體內所有的鬥氣全部壓縮完畢,現在李木的身體之中,已經全部變成了亮銀色的光芒,如果說李木原本的鬥氣是水,那麼現在他的鬥氣便已經是冰,而且李木的身體赫然如同一個冰箱的存在,天地間的靈氣自然如同水蒸氣。

本來李木的體質是絕靈體,但是因為王者榮耀系統的存在,所以李木便可以感應到天地靈氣,而天地靈氣進入現在李木所成為的電冰箱,先是成為了水,最後成為了水蒸氣。

李木穿上衣服后,離開此地,短時間內,自己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

目標李木已經定好,先是獲得新生爭霸賽的冠軍,然後便根據刀狂的安排,進入那個神秘的地方苦修。

黑鐵學院沒有了地級二班的學生,沒有了刀狂,沒有了靈沫,李木突然有些孤獨的感覺,自己其實在黑鐵學院沒有多少朋友。

十六強開始,李木也遭遇了一個黑馬級別的對手,但是對手的底子不厚,李木沒有遇見太大的阻礙便獲得了勝利。

而王鵬程又是一種神通顯現,引發了許多人的驚呼。

八強賽,幾乎已經是虎榜之間的爭鬥,那些黑馬無一例外,全部失敗。

現在剩餘了八個人,分別是:李木、王鵬程、蒼地、鷹季、李辰劍、風痕、洛天嬌、陳銳!

其中只有洛天嬌是一個女子,但是巾幗不讓鬚眉,依然打敗了一個同為虎榜的高手,晉級八強之中。

「經過兩個星期的角逐,終於,這一屆的新生爭霸賽進入了尾聲之中,現在,身為黑鐵學院的八名頂尖新生,將要進入最緊張,也是最刺激的冠軍爭霸階段,現在,有請三位鉑金強者,長老鐵皇、副院長遲天曜、教導主任雷風雲致辭!」一直在那裡默不作聲的那個分配戰鬥對手的風靜站在主席台上,聲音帶著感染力的說道。

下方的學生頓時發出了如同雷鳴一般的掌聲,這種掌聲不同於地球上的虛偽掌聲,更多是發自內心的崇敬,畢竟這裡的鉑金是真正的強者。

這還是在學院的情況下,若是在那種勢力之中,普通的青銅和白銀最多能見見黃金,至於鉑金強者,見一面便難如登天,更別提直接對著他們致辭啦!

「各位同學們好,今年是黑鐵學院建校一百二十八周年,而你們便是學校一百二十八屆學生,一百多年的風風雨雨,為什麼我們學校能夠始終屹立在王者大陸,便是因為黑鐵學院,為這個世界培養了一代代人才,正是這些人才的鼎力相助,所以黑鐵學院才能長盛不衰!」雷風雲聲音有些激昂的說道。

說實話,每一個領導都是一個完美的演講家,好人也好,壞人也罷,他們的口才始終都是一流,李木的口才都不行,所以李木壓根沒有準備成為領導。

「百年風雨兼程,在今年,我校再次湧出了一大批人才,今天,我校的新生爭霸賽決勝出前八強,我敢驕傲的對你們說,你們這一屆學生,在學校百年的學生之中也是頂尖的一屆……」

下方的學生不斷的歡呼,激動的面紅耳赤,能夠得到鉑金強者的誇讚,真是讓人心情激動。

「請你們記住,學校,這個地方,或許,他沒有給你太大的幫助,或許,這裡讓你有過失敗,有過淚水,或許這裡你有過苦痛,有過磨難,但是,請你記住,這裡是你一聲的羈絆,只有在學校這個地方,你會感受到,這裡沒有利益的紛爭,這裡沒有陰狠的謀划,這裡只有熱血,只有激情,只有奮鬥,只有榮耀!」

「無論你們走到了大陸的哪個角落,走到了人世間的哪個巔峰,但是請你們記住,這是你們的母校,是整個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唯一不會害你的地方!」

掌聲如同雷鳴一般瘋狂的響了起來,每個學生都激動的面紅耳赤,每個學生都對於雷風雲的話感到無比的榮耀與歸屬感!

李木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樣的感覺確實不錯!

人生許多都是經歷過失去才後悔,李木相比於古城那種生活,還是比較喜歡這黑鐵學院的生活。 「我宣布,現在新生爭霸賽八強賽,現在正式開始!」最終,雷風雲大聲的宣布。

風靜的手猛然揮舞了起來,天空之中的八個名字直接徐徐升起,彷彿一輪青色的太陽一般。

李木、王鵬程、蒼地、鷹季、李辰劍、風痕、洛天嬌、陳銳!八個名字,在天空之中閃爍了起來,隨後猛然一道青色的耀眼光芒炸裂,彷彿天地都被分為了兩半一般。

刺目的青色光芒讓人看不清那八個名字的情況,所有人都在靜靜地等待著,等著著大戲的上演。

「要是李木和王鵬程對上,誰會勝利啊?」有人喃喃地說道。

「這麼簡單的問題還需要問?當然是李木啊!大魔王,我看算是沒有人能夠控制住這傢伙啦!」有學生撇嘴說道,現在關於李木大魔王的稱號越來越流傳廣泛,只是因為李木霸道的脾氣,壓根不管你是誰,只要惹到他,決鬥場沒毛病。

「可是王鵬程擁有那麼多的神通,而且他一直都沒有全力出手,不一定會敗給李木吧……」那人想要反駁,但是聲音卻越來越不自信。

青色的光芒猛然暗淡了下來,只見天空之上,八個名字已經沒分為了四組:李木vs鷹季、王鵬程vs陳銳、李辰劍vs蒼地、風痕vs洛天嬌!

四場戰鬥同時進行,李木的對手是鷹季,李木見過鷹季出手,鷹季的武器是一把青色的弓箭,在虎榜之上,已經對其說明,「虎榜第五名,鷹季,天鷹一族的傳人,速度極快,擅長弓箭,箭無虛發,攻擊力極強,少見的遠攻形鬥士,據說還有微弱的風系魔法!」

李木面色有些凝重,對於這種射手類型的存在,自己並沒有突進類技能,會非常麻煩,尤其是這個射手竟然還是速度極快的類型,這不就是射手自帶疾跑?

對方鷹季的身材很高,最起碼達到一米九,身材消瘦,他擁有一頭棕色的頭髮,尤其是一雙眼睛更是格外的犀利,眼珠呈現淡青色,這是天鷹族的特徵。

他的手中拿著一把青色的弓箭,弓箭彷彿是由寶石雕刻而成,散發著淡淡的青色光芒,鷹季僅僅是往決鬥場上站定,李木便感覺自己彷彿進去一種奇特的領域之中,對方成為了獵手,而自己成為了獵物。

比賽開始,鷹季的眼睛之中青色的光芒更盛,他的身體猛然向著後方彷彿如風一般的後退,而李木的腳重重的踩在大地之上,整個人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向著鷹季追擊了過去。

李木的爆發力已經達到了非常強的地步,但是在距離鷹季還有三十米的時候,一道青色的光芒剎那間劃破虛空,在李木的眼中,那壓根就不是一支箭,那壓根就是一點寒光。

李木的身體強行扭轉,青色的箭矢直接射破李木的衣服,緊貼這今天的皮膚劃了過去,一連串的血珠隨著箭矢飛舞。

李木還沒有感應到疼痛,第二支箭便化為同樣的一道寒光,青色的箭矢化為長虹,不斷的向著李木的身體掃射了過去,李木的身體化為白光,極速躲閃起來。

鷹季在遠處站定,他的手幾乎化為了一道幻影,一支支箭矢快速的搭在了弓箭之上,他的目光散發著青色的光芒,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射擊。

李木感覺非常棘手,這麼快的射速,到底應該怎麼接近?

場下的學生好像看到了這個情況,李木竟然被鷹季絕對壓制住,處於絕對的下風之中,這劇本還想有些不對。

「李木要是使用當初和錢法打的時候,幾乎相當於瞬移的那技能,鷹季絕對是分分鐘被打爆啊!」有人想著李木當初韓信附身後的無情衝鋒和背水一戰。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防禦,而李木甚至連防禦都稱之不上,只不過是一味的逃跑而已,所以很快李木身上的傷痕開始增加了起來,李木也在尋找著機會想要接近鷹季。

「九殺!」

突然,鷹季眼中猛然青色的光芒暴漲,他低吼一聲,手中的弓箭瞬間發出了一聲清鳴,九道青色的箭矢幾乎不分前後的剎那間向著李木爆射了過去。

九道青色的箭矢幾乎封鎖了李木所能夠躲閃的全部空間,這是絕殺的一招箭勢,但是李木的身體卻猛然散發出強烈的亮銀色光芒。

「就等著你呢!」李木一聲大吼,在他的身體表面,直接形成了一道亮銀色的厚重鎧甲,而後李木彷彿向撞向不周山的共工一般,帶著滔天的氣勢直接撞向了九道弓箭。

「轟……」

弓箭與李木之間直接形成了爆炸,李木的身體猛然從爆炸的氣浪中沖了出來,向著鷹季火速接近,李木就等著鷹季使用大招,然後自己硬挨一下接近,無論是任何人,只要釋放強大的力量之後,必將有一段時間的疲軟期,李木便想要靠著這個疲軟期接近鷹季。

說實話這個決鬥場雖然足有百丈大小,但是對於白銀鬥士的爆發力,幾乎沒有幾秒的時間便可以橫跨,更何況李木與鷹季只剩下五十米左右的距離,李木的身體幾乎轉瞬即逝。

「大魔王出手了!」有學生頓時興奮的說道。

「終於出手了,我總感覺大魔王被人家打,我有點憋屈……」有學生有些鬱悶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大魔王出手必然是石破天驚,鷹季要倒霉了!」

李木確實準備展開石破天驚的攻擊,鷹季看著李木彷彿坦克一般向著自己衝撞了過來,在李木的身上,九個血洞還在流著鮮血,鷹季不得不承認,李木確實是個狠人,但是誰說只要撲倒自己身邊便可以打敗自己了?

接下來,李木本來興緻勃勃的要去狠狠地虐待鷹季一頓,但是鷹季接下來的動作,卻讓李木有些傻眼了。

一道青色的光芒猛然將鷹季直接籠罩,隨後鷹季的背後猛然出現了一對青色的羽翼,青色的羽翼撐破鷹季背後的衣服,直接在李木有些傻眼的目光之中……飛起來啦……起來啦……來啦……

李木心中,一瞬間無數頭遠古神獸直接跑了過去,踐踏一切。

許多人看到李木有些獃滯的神情,只見李木竭盡全力的靠近鷹季,便眼巴巴的看著鷹季飛向了天空,李木的神情說實話,很傻。

於是乎,下方的無數學生,直接哄堂大笑了起來,李木這個傻眼的神情簡直就是絕了,下方的學生笑的那個歡快,有的學生直接捂著肚子,拍著大腿在那笑。

「哈哈哈哈……李木,李木的神情,哈哈哈……笑死我了……」有的學生笑的有些岔氣,杠鈴般的笑聲讓周圍的人笑的更加的歡快。

「哎呀……我的媽呀,我肚子疼……」有人捂住肚子說道。

「求李木心理陰影面積,李木的神情徹底亮了……」

「我竟然沒有想到,大魔王竟然還有這麼呆萌的一面,我好像對大魔王不是那麼厭煩了……」

學生們龐大的笑聲讓所有決戰的人都嚇了一跳,學校的老師與領導也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

「握草,發生了什麼事情?」蒼地擋住李辰劍的攻擊,然後兩人分開後有些懵逼的說道。

不僅是李辰劍和蒼地的戰鬥停了下來,其餘的兩場戰鬥也相繼停了下來,有著茫然的看著下方大笑的學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聽到下方許多學生獨特的笑容,整個八強賽的氣氛,好像發生了變化。 下方成為了一片歡樂的海洋,飛在天空的鷹季看了一眼李木,又看了看決鬥場下笑成一片的學生,他竟然……他竟然,噗嗤,我的天啊,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哈哈哈……」下方的學生見到鷹季竟然也笑起來了,頓時笑聲更加的大聲。

「哎呀,我的媽呀,不行了,笑死我了!」有學生笑的直接蹲在了地上,他活了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逗的比武,這可是八強爭霸賽,您老人家嚴肅一點好不好?

別說下方的學生長這麼大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老師們,領導們也傻眼了,這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雷風雲的臉色有些發黑,這剛才還打的格外激烈的戰鬥,怎麼現在全部都在那笑?

要是說道臉黑,誰都沒有李木的臉最黑,李木就是被龐大的笑聲嚇住了,現在也明白這是笑他的,李木可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人,被那麼多人笑話,李木自然臉色發黑,尤其是鷹季竟然也笑了,我去你妹的……

鷹季足足在幾十米的高空,李木哪怕能夠跳那麼高,但是在空中沒有借力的地方,無異於是一個活靶子的存在,到底還是李木的手段太少,看來有機會是應該找幾個鬥技練練,這樣在英雄冷卻的時候也可以有點技能防身,至於現在嗎……

「英雄附身!」

李木心中默念一句,而後腦海之中的王者榮耀系統直接化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隨後金色的光芒成為了燃燒的火焰。

金色的火焰充滿霸道的感覺,而後一個彎曲的影子在金色的火焰之中若隱若現,那是一柄弓箭,一柄金色的弓箭,奇異而又唯美的紋路在金色的弓箭之上蔓延開來,隨後黑暗中伸出了一隻手掌,輕輕的握住這金色火焰之中的弓箭。

「蘇醒了,獵殺時刻!」

一聲低沉的男聲直接響徹在李木的腦海之中,李木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次,竟然是后羿嗎?

在所有人的哄堂大笑之中,李木的手中開始出現金色的火焰,隨後金色的火焰彎曲,最終一道金色的弓箭出現在李木的手中。

「噶……」看到李木手中出現的武器,下方還在大笑的人頓時戛然而止,愣了半刻以後,然後……笑聲再次爆發。

「尼瑪……李木竟然使用弓箭,哎呦,笑死我了,人家弓箭都是從小練到大,可別給我說李木是高深的弓箭手,哈哈哈……」有人大笑著說道。

「我是看出來了,今天李木壓根就沒有準備打八強賽,他就是過來搞笑的,哎呀我的媽呀,李木可真逗!」這是一個女生的話,正經的一個女漢子。

「李木要是會用弓箭,我直接把我手中的大劍吃掉!哈哈哈……」一個粗獷的男生拍了拍自己的長劍,那柄巨劍恐怕有十五公分寬……看著可真大啊!

李木恰巧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李木的眼睛向著那個粗獷的學生看了過去,嘴角頓時露出了笑容,你們既然敢笑話我,看我不把你們的臉打爛……

那個粗獷的男生看到李木看向自己,頓時心中一個咯噔,這傢伙……這傢伙不會真的會用弓箭吧?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劍,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這吃起來會不會硌牙?

李木這個時候終於有動作了,他抬起了手中已經增長到幾百斤的弓箭,高高的抬了回來,他的手觸摸到弓弦,頓時在李木的眼睛之中,這個世界直接發生了改變。

天空中的鷹季自從李木拿出來弓箭的一瞬間,臉色便格外的凝重了起來,一股危險的氣息不斷的從那個金色的弓箭之中散發了出來。

李木的手直接拉動了弓弦,一道金色的箭矢直接出現在李木的手中,那不是實體的箭,那是鬥氣凝聚出來的箭矢,上邊燃燒著一層淡淡的金色火焰。

「嗚……」金色的火焰迸濺,李木的頭髮飛揚,一股無形的風直接吹了起來,而後一道金色的長虹瞬間劃破天際,帶著刺耳的聲音直接射向了鷹季。

鷹季的手非常快速,一道青色的箭矢幾乎瞬間發出來,兩支箭矢彷彿火星撞地球,在所有人帶著震撼的目光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緊接著,李木的手沒有任何停頓,第二道箭矢接著飛了出去,而鷹季臉色凝重,青色的箭矢再次飛出,兩人的箭矢直接碰撞在一起。

然後兩人直接開啟了瘋狂模式,兩種不同的弓箭帶著差異的光芒狠狠地在天空之中展開撞擊,金色的火焰與青色的風暴轟鳴不斷,整個天空之中彷彿升起了煙花一般。

李木面色平淡,整個世界在他的眼中化為了一道道線的存在,但是李木卻偏偏沿著一條直指鷹季的那條線,瘋狂的射擊,龐大的力量不斷的從金色的火焰之中爆發。

「李木竟然真的會使用弓箭?」有同學看著天空之中絢爛的煙花不可思議的說道,那煙花之中的恐怖爆炸力量,哪怕隔了這麼遠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他不僅是會使用弓箭,而且他的弓箭威力竟然比鷹季的還要大!」有學生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記得剛才,他還嘲笑李木拿出弓箭是逗人玩的,但是現在,啪啪啪……打臉打的那叫一個凄涼。

但是他說的一件事情確實對,那便是李木的弓箭威力,比鷹季大!

因為現在李木和鷹季兩人展開了瘋狂的弓箭碰撞,但是明眼人便可以看出來,李木弓箭的距離與鷹季碰撞的時候是兩人中間的位置,但是現在兩人弓箭碰撞的位置已經快要壓迫到鷹季的面前。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李木的出手速度比鷹季快,二是李木弓箭威力比鷹季要強,但是無論哪種情況,都代表著,李木確實會用弓箭。

之前揚言李木要是會弓箭就吃掉自己大劍的男童鞋,現在看著自己的大劍,一時間感覺生無可戀。

最後一道弓箭,直接在鷹季的前方不到三米直接爆炸,青色的鐵箭炸裂的鐵片直接劃過了鷹季的臉龐,一縷頭髮直接被這片鐵片划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