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米之外,宇宙強盜的老大在自言自語,一時間弄不明白自己的儲物戒指到了何處。

「哦!想起來了,剛才偷襲我的那個小子一劍斬斷了我的手臂,讓他搶去了,怪不得我體內的神力一下子少了這麼多。」

老大把事情的經過聯繫起來,終於想起儲物戒指被吳爽搶了去,心中頓時湧上來一股怒火。

「他奶奶的,爺爺我好歹也是天王第五層修為,竟然讓一個天王第二層的偷襲了,而且還吃了大虧,這要是傳出去,以後在強盜業還怎麼混下去。」

這個宇宙強盜老大,明顯就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達的東西,他也不仔細想想,雙方相差三層修為,還能偷襲成功,這其中必然有著別的原因。

一股怒火瞬間湧上了頭頂,簡直氣得他七竅生煙,手中抓著長槍,直接轉身向吳爽站立之處殺了過去。

「小子,你搶去了我的戰艦,奪走了我的無數神晶,我要宰了你。」

宇宙強盜老大一邊朝著吳爽衝去,嘴裡還一邊大叫著,神體一閃,身後瞬間出現了七道空間波紋,伴隨著七道空間波紋消失,人也到了吳爽面前,長槍一抖,挺槍就刺。

「七級的空間跳躍,也配在我面前狂妄,你既然想找死,我就成全了你。」

看著宇宙強盜老大身後的空間波紋,吳爽嘴裡頓時出了一聲冷笑,對方的度在他面前,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眼看長槍刺到了身前,吳爽神體只是輕微的一閃,長槍直接從他身前呼嘯而過。

吳爽手疾眼快,右手握著長劍,左手一把抓住了槍桿,與此同時,左腿迅抬了起來,直奔老大的下巴上用力踹了過去。

咔吧一聲響,老大的下巴連同半邊臉被他一腳踹飛,同時,抓著長槍的手瞬間鬆開,整個人頓時如斷了線的風箏般,向後迅翻滾出去。

吳爽左手還抓著對方的長槍,手中長槍高舉過頭頂,右腿向前踏出一步,如同投擲標槍一般,長槍瞬間脫手,直奔正在翻滾的老大扔了過去。

沒等老大控制了胡亂翻滾的神體,長槍已經從身後追了過去,從他的后心位置一槍刺了進去,長槍直接從他身前穿透而出。

長槍從他體內穿透出去的同時,宇宙強盜老大的傷口之處,頓時噴出了一道血箭,同時,從他的口中,兩行鮮血也沿著嘴角流淌下來。

老大的神體沒有爆碎,是因為這桿長槍中沒有注入吳爽的神力,也就是說,長槍刺穿老大的神體時,並沒有神力衝擊到他的體內,用來引爆對方體內的神力。

吳爽本來也沒有指望一槍將對方的神體擊碎,一是時間上不允許,如果老大要逃,完全能夠藉助被踹飛的時候直接逃遁。

二是吳爽只需要將他的神體洞穿,目的就是遲滯老大的行動,為了接下來自己衝過去爭取時間。

長槍將老大神體洞穿的同時,吳爽邁步向老大沖了過去,隨著身後九道空間波紋的出現,眨眼消失在原地幾個閃爍間,已經到了老大身後。

手中長劍注入了大量的神力,雙手握住了劍柄,高舉過頭頂,對準了他的頭頂揮斬而下。 ?吳爽這一劍揮斬而出,類似於6青峰的劍滅蒼穹,只不過由遠距離的攻擊變成了近攻,在他多年的揣摩之下,這一劍已經成為了終極神通。★八一中√文網√.

此刻,吳爽距離老大不過數十米遠,如果老大的度夠快,只要稍微過吳爽一點,就能和吳爽以傷換傷,可惜的是,老大的度並不快,甚至比吳爽慢了很多。

老大自然不甘心就這麼被對方擊碎了神體,馬上就要抬腿向一邊躲閃,可是,當他抬起腿,向旁邊邁步時才察覺到,自己已經被對方的神通鎖定了。

被鎖定的神通非常了得,老大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被終極神通命中的後果太可怕,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命嗚呼。

「你們是哪來的滾蛋,孤月星域用劍的人不多,你們是誰的弟子,說不定我們還有一些淵源,快停下來!」

老大沒想到衝過去和吳爽拚命,他在這上面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度沒有對方快,不等衝到對方面前,對方的長劍已經將其擊殺。

這個老大也很是奇葩,竟然想到了這麼一個奇怪的辦法,他覺得對方聽到后,很可能就此收手。

老大說的不錯,在整個孤月星域,用劍的人的確很少,那些用劍的門派或是家族,加起來用一隻手都能數過來。

只不過老大想錯了,吳爽他們根本就不是孤月星域的人,和他這個宇宙強盜更是沒有一點關係可言,所以說,吳爽不可能因此手下留情。

靈寶長劍一如既往地揮斬而下,此時的劍體之上,神力之光絢爛奪目,就算是老大抬頭看去的時候,也不由得閉上了雙眼。

呼!

靈寶長劍呼嘯而過,直接從老大的頭頂落下,頃刻間將他的神體一分為二,長劍在半空劃過了一道弧形的軌跡后,劍體上的光芒瞬間消失。

大亨獨佔小妻 蹭蹭蹭

吳爽神體幾次閃爍,再次出現時到了千米之外,還沒等他在半空中站穩了神體,從身後便傳出了一陣驚天的轟鳴,那是老大的神體爆碎成了一片血霧。

老大神的爆碎產生的巨大轟鳴聲,頓時引起了其他宇宙強盜的關注,全都把目光移動過去,當他們見到老大神體所化做的血霧並沒有瞬間凝聚成神體,而是迅飄散后,頓時失去了戰鬥意志。

「老大死了,我們快跑!」

老大身死,另外四個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分別被徐海峰、6小騫、周茹擊碎了幾次神體,此刻也都是十分虛弱。

但,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人往往都能水平揮出自身的潛力,這些宇宙強盜也不例外,不知道四人中是誰大喊一聲后,四人同時選擇了逃遁而走,分別選擇了不同的方向,神體化作一道長虹瞬間遠去。

見四個宇宙強盜脫離了戰場,吳爽等四人全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上去追趕,這時候,他們心中很清楚什麼是重點。

儘快離開這裡是他們的重中之重,幾個宇宙強盜的逃遁和這個相比較,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四人迅聚攏在一起,看著吳爽的眼神火熱,見到他們的怪異目光,吳爽一時間竟然有些手足無措了。

「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我頭上又沒有插著鮮花,至於這樣么?」

吳爽說著話,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停下,伸手在宇宙強盜老大的戒指上一抹,那艘僅是打開艙門的聲音就讓人心煩意亂的雜牌戰艦,直接出現在空中。

「大師兄,我們的意思,就是讓你快點拿出這艘破戰艦,別看大師兄生的英武帥氣,可是,現在和這艘雜牌戰艦沒法比,我現在看著這艘戰艦最順眼,其他的都要給他讓路。」

盯著吳爽一副十分不解的眼神,6小騫頓時說出了幾人看著他不斷打量的原因。

「我支持三師弟的看法!」

「我也和三師兄想的一樣!」

吳爽是四人中的大師兄,平時的時候,他這個大師兄做的有模有樣,三人都十分尊重他,從來沒有和他開玩笑的時候。

這次可算是打破了常規,在這個時刻都有危險存在的地方,眾人本來緊繃著的一根弦,頓時放鬆了下來。

「別貧嘴了,快上戰艦吧!」

看著幾個師弟師妹開心的笑容,吳爽也罕見的和他們開起了玩笑。

四人開玩笑的功夫,戰艦已經生了變化,此刻看去,和那五個宇宙強盜剛來時的一樣,變成了十幾米長短。

艙門吱扭扭一聲打開,刺耳的聲音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徐海峰更是誇張,竟然直接捂住了耳朵,三人見到,頓時引起了一陣哄然大笑。

眾人魚貫而入,迅飛進了戰艦,隨著身後再次傳來的一聲刺耳的關門聲,戰艦頓時向前飛了出去。

直到進入了戰艦,四人這才仔細打量起這艘雜牌戰艦的內部,當他們看見戰艦內極為簡陋的裝飾后,頓時紛紛開始咒罵那幾個宇宙強盜。

「這幾個苦逼宇宙強盜真是太寒酸了,弄了一艘戰艦,雜牌的也就算了,竟然連一個座位都沒有。」徐海峰竟然罕見地爆出了髒話。

「算了二師兄,我們是出來歷練的,又不是出來享受的,沒有就沒有吧!總比自己飛行好多了。」

6小騫對這艘簡陋的戰艦並沒有過高的要求,說過之後,直接盤腿坐在了地上。

「別的先別管了,飛了這麼久,不停下來不知道,這一坐下來,還真覺得有些累了,趕緊休息一會兒再說。」

6小騫坐下之後,見他們三人還在不斷地打量著這艘戰艦,馬上自言自語起來。

「小師弟說的沒錯,雖然是一艘雜牌戰艦,卻也總比沒有強得多,最起碼不用我們自己飛行了,就算再怎麼看,也不能改變了戰艦的現狀。」

吳爽說完就要坐下來,屁股還沒有碰到地面,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噌的一下子又站直了神體。

「大師兄,現在好不容易沒事兒了,為什麼不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兒啊!」看吳爽的怪異動作,6小騫急忙開口問了起來。

「你們想想,這不過是一艘雜牌戰艦,能夠飛行就不錯了,本身肯定沒有靈寶之靈,靠什麼來掌握方向?我去駕駛艙看看,你們休息吧!」

吳爽絕對是一個合格的大師兄,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想到大家都考慮不到的事情,自己再累,也要在駕駛艙值班,讓師弟師妹先休息。

吳爽邁步來到戰艦前,伸手推開了駕駛艙的門,當他見到駕駛艙內的布置后,心中也不由得開始咒罵那幾個宇宙強盜。

「這幾個東西真是財迷,尤其是那個老大,儲物戒指里有那麼多神晶,買一艘好點的戰艦又算什麼!」

心裡雖在這麼想,腳步卻是沒停,一步邁進了艙內,狹小的駕駛艙內,只能擺放下一把椅子,吳爽直接坐在了唯一的這把椅子上。

吳爽面前懸挂著一張宇宙星空圖,大小不過兩個手掌併攏在一起那樣,上面的每一個光點代表一顆星,吳爽在上面找了半晌,才現了距離他們最近的那顆星。

仔細看過這張宇宙星空圖之後,吳爽覺這張圖很不完整,有的相鄰兩顆星之間,竟然有更小一些的星球沒有標註出來,這就給標註路徑增加了難度。

吳爽對孤月星域也不是很熟悉,只是當初在金罡星和天妖的大戰之後,他們一路追尋6青峰時,走過的那些路比較熟悉。

按照記憶,吳爽在宇宙星空圖上,用自己的靈魂之力標註了返回天劍星域的路,至於是不是百分百的正確,他心裡也不是有絕對的把握,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吳爽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一切安排停當之後,吳爽背靠在椅子上,雙眼閉合起來,進入了假寐狀態。

雖說這艘戰艦是一艘雜牌貨,飛行起來的度卻是一點不慢,如一道閃電般眨眼消失在天際。

時間一晃過去了四五天,6青峰這四大弟子乘坐著這艘雜牌戰艦,飛行在宇宙星空中,不知道飛出去了多遠,一路上還算順利,沒有再遇到如上次的那些宇宙強盜。

這天,正在假寐的吳爽突然睜開了眼,站起身看向座椅前的操作台上。

「這艘雜牌戰艦,果然不如那些制式戰艦,怎麼飛行的時候還會自己停了下來。」

原來,吳爽睜開眼是因為戰艦不再飛行了,突然停了下來,讓他心中十分不解,眼神在操作台上掃視著,想要找到停下來的原因。

看了半晌,吳爽終於現了問題,在操作台的一處角落,安放著一張圓盤,圓盤上有很多的凹槽,凹槽中有許多灰燼。

「這些灰燼應該是神晶,難道說,需要神晶做為動力來催動戰艦飛行?沒錯,既然戰艦沒有靈寶之靈,就必然使用其他的能源催動戰艦,我開始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吳爽恍然大悟一般拍了拍額頭后,袖袍一拂,圓盤上的灰燼瞬間消失,從宇宙強盜老大的那枚戒指中拿出神晶,填到凹槽中,戰艦頓時出了一陣劇烈的震動,然後嗖的一下子竄了出去。 ?這艘雜牌戰艦不是什麼高級靈寶,沒有靈寶之靈存在,因此,必須要用神晶催動戰艦的飛行。八一中文網く.

俗話說:沒病不死人。這艘雜牌戰艦填充的神晶耗盡,自然就停了下來,幸好吳爽擊殺了老大,並且從對方手中奪了數千萬神晶,否則的話,剛得到這艘戰艦不久,馬上就直接回到了原始形態。

撒旦危情 小客艙里的三人正在閉目打坐,戰艦的停下頓時驚醒了他們,當他們都要起身去駕駛艙一看究竟的時候,戰艦突然竄了出去,三人都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全部向後仰面摔倒在地上。

「果然不愧是雜牌戰艦,性能差的不是一點半點,這要是有人看見我們現在的樣子,肯定會成為天大的笑話。」

徐海峰重新盤坐在地上,嘴裡氣鼓鼓的嘀咕著,此刻,6小騫和周茹也都是這樣,不然的話,他的樣子肯定惹得兩人轟然大笑。

經過重新填充神晶這件事之後,吳爽也不再假寐了,乾脆背靠在椅背上,抬頭盯著眼前的宇宙星空圖。

吳爽對這張宇宙星空圖沒有信心,以自己對孤月星域的了解也沒有多大信心,唯恐在宇宙星空圖的連線上丟了某一顆星球,導致最後戰艦直接撞擊在星球上。

戰艦在宇宙星空圖上化作一個光點,沿著吳爽標出的連線迅向前移動著,轉眼又過去了三天,還好,在這三天中一路平安,吳爽這才多少放心了一點,閉上眼再次假寐起來。

轟!

吳爽剛閉上眼不久,突然響起了一聲驚天轟鳴,吳爽猛地睜開了雙眼,就見無數的戰艦碎片向自己撲面而來。

「不好,戰艦撞上什麼東西了。」

吳爽一聲驚呼,他判斷的不錯,這艘雜牌戰艦直接撞擊在一顆星球上,而且不是小星球,是一顆無比碩大的星球。

戰艦撞擊在星球表面的瞬間,立馬變成了無數的碎片,無數戰艦碎片衝擊在四人的神體上,幸虧他們都有著天王修為,神體這才沒有受到多大損傷。

雖然有無數的戰艦碎片迎面衝擊而來,但,因為戰艦突然撞擊在星球上,四人依舊保持著向前急衝擊之勢,眼看就要撞在星球上的一塊巨大岩石上。

四人不敢怠慢,急忙調動體內的神力行前衝擊過去,以便瞬間形成和飛行方向相反的作用力,這樣就能迅阻止神體的前沖之勢。

這麼做肯定會耗損部分神力,但是,絕對比直接撞擊在岩石上,然後神體爆碎損失的神力少得多。

四人考慮的完全一樣,果然,就在四人神體距離地面岩石不到一米遠的時候,四人的神體戛然而止,彼此看了看對方,腦門上全部驚出一層冷汗。

「張大腦袋,你他么的膽子不小啊!敢在我的地盤打劫,我看你是想找死了,你說你悲哀不悲哀啊!好不容易弄了一艘破戰艦,還撞在岩石上了,哈哈哈!」

四人剛在半空中站穩了神體,從他們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喝,此時,就像是正在走路時,腳下突然竄出來一隻老鼠把人嚇了一跳,別看四人都久經戰陣,卻還是嚇得神體猛地哆嗦了一下。

四人條件反射般的同時抽出了長劍,瞬間轉過了神體,看向聲音出的地方。

「大師兄,情況不妙啊!兩個天皇第一層的傢伙,我們不是對手。」

看見對面之人的第一時間,徐海峰立馬向吳爽傳音過去,面對兩個天皇第一層的強者,就算他們四個綁在一起也不是對手。

四人都自認為自己是萬年不遇的天才,但,他們還沒有桀驁不馴到不知死活的地步,不行就是不行,打腫臉充胖子只能死的比別人更早。

徐海峰以他天王第二層的修為,能夠看出對方的修為,這一點都不奇怪,他們的師傅是6青峰,提升靈魂之力的手段層出不窮,雖然只有天王第二層修為,靈魂之力卻都達到了天皇第二層,比本身的修為整整高出了一個大境界。

吳爽心裡鬱悶透頂了,三天沒有合眼,戰艦一點事兒都沒有,等他剛閉上眼假寐,馬上就撞在了星球上。

只是儘管鬱悶,也沒有別的辦法,此刻危險降臨,再說別的都是廢話。

「海峰,一會兒你和我纏住他們倆,讓小騫和小茹趕快逃走,如果能逃走兩個,總比全都死在這兒好得多。」時間緊迫,來不及細想,吳爽急忙向徐海峰快傳音。

徐海峰剛點頭應允下來,還沒有來得及向6小騫和周茹傳音,對面的一個天皇又開始大聲喊叫起來。

「我靠!白追了一路,這裡沒有張大腦袋,喂!你們是誰?為什麼乘坐著張大腦袋的雜牌戰艦,張大腦袋跑哪兒去了?」

從兩個天皇口中的話不難聽出來,他們也是宇宙強盜,因為一個叫張大腦袋的強盜在他們地盤上打劫了,二人這才一路追趕過來。

而且,從二人的話中還傳遞出一個消息,那個叫張大腦袋的人,是和他們戰鬥的五個宇宙強盜中的一個,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吳爽殺死的那個老大。

二人沒有看到他們和五個宇宙強盜大戰,卻是覺了這艘雜牌戰艦,而且,還是四人奪得了戰艦后被他們現的。

不然的話,二人中的一人也不會直到戰艦撞擊在星球的岩石上,才覺吳爽他們之中,沒有叫張大腦袋的這個人。

吳爽叫徐海峰給6小騫和周茹傳音的同時,心中快分析著被二人追趕上來的原因,很快就捋清了頭緒。

「你們認錯人了,我們不認識你說的什麼張大腦袋,這艘戰艦也不是別人的,始終都在我們手中,和你說的那個張大腦袋更是沒有任何關係。」

吳爽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既然對方是朝著張大腦袋來的,那就必須撇清和張大腦袋的關係。

「哈哈,你這個小傢伙真會說話,你說沒有關係就沒有關係了?這種雜牌戰艦,在孤月星域都很少見,你和我說說,你們是在哪裡定做的這個戰艦?」

吳爽都沒想到,對方竟然問起了這艘雜牌戰艦的來歷,這不是純粹扯淡么?吳爽怎麼會知道雜牌戰艦的出處。

對面的這個天皇廢話還是真多,吳爽心裡這麼想,對方可不是這麼認為,在這兩個天皇看來,眼前的四個小傢伙不過天王第二層修為,只要他和身邊的夥伴一動手,肯定是他們的囊中之物。

「我這艘戰艦是從朋友手裡買的二手貨,至於他是從哪裡買來的,我怎麼知道,你這人廢話真多,你想要幹什麼直接說好了,沒必要這麼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