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能夠想到的,卻是此刻的劉葉越是平靜,過一會要對他施展的手段就會越是毒辣。

啪嗒——

一聲輕響,就從這人身下傳來。

劉葉微微垂目,便看到是一塊髒兮兮的東西砸落在地。

他看得清楚,正是對方的骨頭,一根肋骨還裹著爛肉,好似腐朽。

死靈魔力的恐怖在這個時候發揮的淋漓盡致,即便是聖階強者的身體也只能在腐朽中等待最後時刻的降臨。

我笑什麼?

那人竟然看都不看自己掉下去的爛肉腐骨,一點點扭動脖子,然後竟然抬起了頭髮出一聲反問。

之後他並沒有等劉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我笑的當然是自己小看了你。原來你不只是一個高階魔法師,還是一個高階死靈法師。而且若是僅僅如此,我恐怕還會成為一個第一個誅殺死靈法師的英雄。然而

說到這裡,他喘息了一會。

混著血霧的濁氣從他口鼻中噴出來,然後突然凝成了污濁的黑塊,摔落在地。

劉葉居高臨下的望著他,目光中一面森冷,但並沒有動手。

喘息了一陣,他接著說道:我們已經收集了你的很多信息,你的每一次戰鬥每一次突破。不得不說,你的天賦很強,實力也很強。但我們都以為已經足夠了解你,我以為自己已經徹底掌握了你的實力。可結果,我還是錯了。沒想到你的身體里竟然還有一位聖階強者的靈魂分身,沒想到你手中竟然還擁有著珈藍王國那把遺失的怒雷騎槍,更沒想到你即便是在殺維克多的時候也依然隱藏了實力,實際上已經是一位大魔法師

這人彷彿是要將所有的話都一次說盡,硬是這一口氣撐著,直到聲音越來越低。

毫無疑問,當他的話說完,當他最後一口氣也撐不下去,他的生命也將會徹底消失。

然而劉葉根本就沒打算讓他這麼自在的死掉,想死當然也只能是自己去殺!

連聲悶響,當垂死的聖階強者聽到這些聲響時,他的身體已經被無數根骨矛同時刺入。

屍骨囚籠!萬刃穿心!

在此時此刻,劉葉終於施展了死靈魔法,給予他最殘忍的一個死法。

劉葉的聲音很響,但響在他的耳邊卻已經是輕微的如同的蚊蠅。

生命在飛速流逝,他的耳朵已經漸漸失去了本來的功能。

劉葉說的是——很可休息,你看錯了,我依然只是高階死靈法師!

不!不可能!這名聖武的目光已經徹底渙散,顯然他的眼睛比耳朵和嘴巴更先失去了功效。

他喃喃的說著,聲音很響,彷彿自己已經聽不到自己正在說著什麼。

至少要大魔法師才有可能突破我的領域,高階怎麼絕對

他想要說高階絕對不可能突破他的領域,但隨著透露的垂下,他的話音也戛然而止。

感受著消散於空氣中的生命氣息,劉葉連再看他一眼的心情都欠奉。

轉身邁步,一片黑暗之中傳出劉葉的聲音。

高階不可能?哼!空間本源又豈是你能夠揣度的。至於說了解我,更是荒謬!

短暫的停頓,彷彿是某件事情勾起了劉葉的心緒,他的聲音竟有著幾分落寞。

了解我?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人了解我! 看著那軟到在地又逐漸僵硬的屍體,劉葉的身子終於晃了兩晃。

第一次與聖階強者正面對戰,雖然動用了諸多手段,劉葉還是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而直到此時,他的身體才敢於放鬆下來。

一放鬆,竟幾乎都有些站立不住。

剛剛勝負之分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只要其中有一步出現差錯,自己就將萬劫不復。

所幸結果和劉葉預料的一樣,在精神攻擊與死靈魔法再加上七階神兵的三重夾擊下,一個新晉的聖階就這樣被他乾脆殺死。

呼——

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劉葉邁步走向了這名聖武。

在伸出右手凌空劃出玄妙的魔法符咒時,劉葉的心中思緒萬千。

是剛才他那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在不知不覺中帶動了他的心緒。

自從來到凱奇大陸,先是成為死靈法師遇到雅飛,后又與形形色色或善或惡的人相逢一處。

在這樣的過程中,他有了種種秘密。

而他的種種秘密,也漸漸的為世人所知。

比如他的死靈法師身份,先有雅飛和麗紗,再有魔獸世界傭兵團和斯北理老師。

其實算起來,知道的人已經不少了。

然而其他人或是有所猜測,卻並不能肯定,就如眼前這名已經死掉的聖階。

或許他以為這就已經是劉葉最大的秘密,或許在他臨死之前就認為他終於知道了劉葉的全部,終於了解了劉葉。

然而這卻不是事實,劉葉真正的秘密,在這個世界上根本無人知曉。

即便是雅飛,即便是麗紗,前者劉葉從來都沒有提過,後者劉葉已經說了出來,但麗紗卻顯然是並不相信。

這並不奇怪,一個自殺將死之人穿越了無數空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便是傳說中的神明也沒有這般的能力,在凱奇大陸的人心中更是沒有外間存在其他世界的概念。

如此神奇,如此不可思議,麗紗即便是相信劉葉,卻也只是當做一個笑話來聽。

而劉葉連自己都不清楚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又如何去解釋?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誰真正的了解他,也包括他自己在內。

秘密無從分享,對一個正常的人來說已經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而當這些秘密中還有著連自己都無法解開的謎團,那就不只是痛苦,更是孤獨難耐。

此時此刻,面對這一具聖階強者的屍體,感受著周圍死一般的沉寂,劉葉終於又一次感到了孤獨。

他覺得自己並不是這個世界中的人,他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離開,這個許久都沒有出現的想法,也又一次浮現在劉葉的心頭

狠狠的晃了晃腦袋,劉葉努力將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甩在腦後。

而這個時候,他正在施展的那一個死靈魔法也終於完成,一團烏黑的靈魂之光突然浮現在他的手掌下方。

是這名聖武即將消散的靈魂,竟被劉葉用死靈魔法強行凝聚起來。

而他這樣做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問出自己想要問的事情。

劉葉之前擊殺對方,下手那麼乾脆那麼果斷,甚至就連對方的名字都沒有去詢問,正是因為他有著不需要詢問的理由。

靈識攝取,這個很是邪異的死靈魔法還是第一次被劉葉施展出來。

隨著劉葉口中發出一聲輕喝,烏黑色的靈魂幽光彷彿被牽引出一條線,然後射入了劉葉的掌心之中。

與此同時,關於這名聖武的種種信息,也包括他的記憶,也已經清晰無比的呈現在劉葉的腦海之中。

艾爾文,就是這名聖武的名字。

與劉葉之前的判斷一樣,他突破到聖階的時間並不長,完全是一個新晉聖階。

不僅如此,艾爾文能夠打破聖階障壁,還是靠了一種藥物的幫助。

這種藥物很是神奇,似乎能夠讓任何一個聖階之下的人都無視等階障壁,使突破成為極其簡單的事情。

當然代價也有,那邊藉由藥物突破便會摧毀一個人本身的天賦進境,艾爾文的實力頂峰也將停留於此再沒有絲毫進步。

有優點有缺點,這才正常。

如果是劉葉當然不會選擇服用藥物摧毀天賦來完成進階,但是對艾爾文這種憑藉自身力量很難突破的人來說,能夠成為聖階就已經是足夠滿足了。

所以在艾爾文的記憶中,他得到這份藥物的時候便興奮無比,服下藥物更是沒有半點猶豫。

看到這裡,劉葉眉頭微皺。

這樣一份藥物,他聞所未聞。而其中所代表的含義,更是讓他不寒而慄。

如果有大量的這種藥物,豈不是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造就一批強大無比的力量?

大魔法師或是大劍師的數量很有限,一個超級家族中也不會太多,所以像艾爾文一樣直接造就一批聖階出來還不大可能。

但是高階力量!在諾瓦克那樣的大家族中卻不知凡幾。

想當初劉葉剛到凱奇大陸就在王者之森中遇到了一位高階武者,而且他還聽說在外圍的高階武者足有十幾人之多。

這還只是一個次一等的麥基家族,如果是諾瓦克家族,又會有多少?劉葉簡直無法想象。

而只要給他們足夠多的藥物,諾瓦克家族就能培養出一大批的大劍師乃至大魔法師,這將是一股何等可怕的力量?

劉葉臉色陰沉,趕緊繼續搜尋下去。

他很快就找到了是何人給了艾爾文這種藥物,而這個人正是他之前見到的一位——諾瓦克家族的族長,加菲爾德!

是諾瓦克家族的族長親自給予的,這個發現讓劉葉眼前一亮。

如果是由別的人如同丟垃圾一般隨隨便便就將藥物交給了艾爾文,那麼就表示諾瓦克家族對這種藥物並不是太過重視,也就表明他們的存量一定非常驚人。

可是由加菲爾德親自賜予就不一樣了,這代表著對加菲爾德來說,這種藥物也是異常寶貴的,數量自然有限。

劉葉猜測這種能夠讓大劍師突破到聖階的藥物在諾瓦克家族也並不太多,於是心中稍稍放心。

但緊跟著,他就在艾爾文的記憶中找到了一個消息。

這個消息,讓劉葉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即便是之前發現有這種可怕的藥物,也沒能讓劉葉如此驚訝。

而現在,他不止是驚訝,跟是震驚,震驚到了無法形容的程度。

他看到了一個人,並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幅畫像。

這幅畫像畫的活靈活現,一看就是丹青妙手的手筆。

可比畫像的精妙更神奇的,是這幅畫像竟然完美的模擬出了畫中人的氣息,一種詭異的若有若無很難發現的氣息。

在別人看來,這種氣息是那樣的怪異。明明存在,卻讓人在感受到的一瞬間就不自覺的忽視掉了。

然而當劉葉感受到這股氣息,卻是立即身子一顫。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種神奇的隱匿功法,遠的不說,安德華所擁有的隱匿功夫就讓劉葉嘆為觀止。

但劉葉迄今為止所知道的任何一種隱匿功法,都無法他此刻所感受到的氣息相比。

更何況,這還僅僅只是從一張畫像上泄露出來的一點點。

如果是真的由畫中人來施展,劉葉簡直無法想象還有什麼人能夠將他看破。

以劉葉當前的修為見識,實在是找不到這樣一個人。

但劉葉卻感到有些熟悉,因為他曾經在一個特殊的時刻短暫擁有了遠超凡俗的力量。

那是在極北荒原,屠神谷。

劉葉融合了生命之源,之後因為種種原因立即使用了生命之源的增幅秘法,他也擁有了接近半個小時的無敵時刻。

就是在那種狀態下,劉葉在嘗試感悟空中的光明力量時意外的發現了一個模糊至極的氣息。

即便是他當時的強大已經超過了聖階,甚至可能還在大魔導師之上,他卻也無法完全肯定那股氣息真的存在。

當時他無法肯定,在稍作思考與詢問之後更是懷疑只是自己的錯覺。

可是到了今天,當他在艾爾文腦海之中翻找到那幅畫像時,足有八九分神似的氣息卻是一下子就讓他想到了那一個瞬間。

就是同一個人!

只有八九分的神似,其中一方還只是丹青妙手的自然模擬,劉葉的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子。

他幾乎下意識的肯定,話中人就是他當時察覺到的那一位。

而且除了這點只能憑直覺去揣摩的隱匿氣息,劉葉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這個畫中人,他一定還在其他的地方見到過。

若不是曾經相見,斷不會有如此強烈的詭異感覺。

沒錯,就是詭異。

劉葉認為自己一定在什麼地方見過畫中之人,但是他想來想去,卻又都想不到那個人究竟是誰,又是在什麼時候與自己見過面。

無法想通,劉大少爺皺著眉頭開始在艾爾文的記憶中找尋別的蛛絲馬跡。

靈識攝取這個魔法並不只是單純的從靈魂中剝離記憶,還能讓劉葉清楚的看到每一份記憶都藏在什麼地方。

劉葉清楚的看到畫中人就藏在艾爾文的記憶深處,那個最重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