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的話卻是鼓舞了卡蘿,卡蘿在心裡得意了一下,看吧,她的魅力還是挺大的。

於是,卡蘿沖著邪露出一個她自己以為最迷人的笑容,而且,她的面上還帶著幾分淡淡的恰到好處的嬌羞,道:「如果邪王願意,卡蘿願意為你生崽崽,我剛發完情,還沒有……」 卡蘿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然後就做出一副很害羞的樣子,只是一樣眼睛卻總是充滿期待地看著邪。

邪自然知道她話里的意思,他狹長的眸子微微揚起,性-感誘-惑的薄唇也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就這樣似笑非笑地看著卡蘿,可是那模樣卻實在是讓人心神蕩漾。

卡蘿被邪王的樣子弄得心裡痒痒的,她又向前邁了一步,嬌媚地道:「邪王……」

她的聲音充滿了無限的誘惑,如果是其他的雄性這個時候恐怕早就撕碎了她的裙子了,可是邪王卻仍然安坐在那裡,沒有一點要動的意思。

卡蘿的心裡打起了鼓,難道她這個樣子還不算誘人嗎?難道還要她繼續主動嗎?

卡蘿暗暗咬牙,然後,她伸手,將自己身上的獸皮裙子脫了,露出白皙修長的大腿。此時,她的下面不著一物,而她正用充滿了邀請的眼神看著邪。

然而,邪王看著她現在的樣子,仍然只是淡淡笑著,無動於衷。

卡蘿想,反正她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也不差再主動一下。

於是,她抬手,想要摸上邪王的手臂,然而,就在此時,她只覺得一道勁風襲來,她還沒有碰到邪王,便被一個力道掃到了一邊,跌坐在了地上。

那個力道很大,她又跌得毫無準備,所以這一下將她撞得很疼。

她摸著自己的腿,臉上的柔媚被疼痛所取代。

而此時邪王則站了起來,他的身形高大,雖然不是很健壯,可是卻也充滿了威懾力。

而他臉上的表情已經沒有剛剛的似笑非笑,他看著卡蘿,無比低沉危險地道:「我最討厭有人碰我。」

卡蘿的身子一顫,猛地抬起頭,在她看見邪王臉上的表情時,她真的以為她下一刻就會被邪王殺死。

「告訴你,以後不要再靠近我,還有,若不是留著你還有趣,你怎麼可能還在這裡坐著呢?」邪王看著卡蘿呆愣的樣子,繼續道。

卡蘿心裡是又驚又怕,同時還有惱怒。

邪王竟然對她沒興趣,而且,他留著她,僅僅是因為她有趣?

可是,他怎麼能對他沒有興趣呢?難道,他對雌性都沒有興趣?

確實,她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也聽過這裡的獸人說過,他們說他們從未見過邪王碰過哪個雌性。

卡蘿那時只是以為那些雌性長得太丑,可是她不一樣,她已經算得上漂亮了。

但是,邪王卻仍然對她沒興趣。

邪王的表情很快又恢復了邪肆和淡淡的慵懶,他坐回了榻邊,道:「你應該知道以後怎麼做了吧。」

卡蘿收回思緒,她見邪王的表情已經恢復如常,心裡的緊張也緩解了一些,然後,她馬上點了點頭。

卡蘿爬過去,拿起自己的獸皮裙子穿上,然後,她站起身,站的離邪王遠了一些,有些怯弱和小心翼翼地道:「邪王,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關於虛無森林的事情,可是卻一直沒有消息,我有辦法,可以讓他們開口。」 邪王看著卡蘿,眼睛里有了一絲趣味,似乎在等著卡蘿的下文。

其實他剛剛那樣說並不是讓她想什麼辦法,他只是讓她以後離他遠一些,還有多上那些人面前去轉轉。

可是既然她說她有辦法,他倒是也很想聽一聽是什麼辦法。

卡蘿抿了抿唇,見邪王此時似乎不生氣了,然後道:「對那兩個雄性最重要的就是他們的伴侶,所以,只要我們把那個雌性抓起來,用雌性威脅他們,他們一定會都說出來的。」

邪王挑了一下眉毛,然後,又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卡蘿。

這個辦法他早就想到了,只是,那樣很沒有意思,而且將那兩個雄性逼急了,似乎也不太好對付。

卡蘿看著邪王的表情,不知道她說的有沒有被他認可。

邪想了想,道:「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吧。」

卡蘿沒想到邪王竟然同意了,而且還交給她去辦,如果她將這件事情辦成了,那麼她在邪王心裡的地位應該就會不一樣了吧。

卡蘿這樣想著,只覺得面前一片希望和光明。

然後,她十分堅定地道:「我一定辦到。」

**

談小詩一般只在屋子裡逛,因為還是在希爾和圖爾斯的身邊她才覺得很有安全感。

可是獅崽和小嘉利在屋子裡憋久了就會沒有精神,談小詩一看見他們情緒不好的時候就會帶他們到外面轉轉。

這天下午,談小詩帶他們在外面玩,獅崽們正趴在泡泡里夠外面的水草。小嘉利也將手伸了出去去逗外面的小魚。

談小詩見他們都有了精神,她也覺得心情放鬆了下來,然後坐在泡泡里看著他們玩。

跟著他們的幾個獸人就在不遠處看著他們,他們的態度一直很好,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他們都會滿足。

所以談小詩在這裡才有了換洗的衣物,還能偶爾洗個澡什麼的。

這時,那幾個獸人似乎看見了什麼人,談小詩也沖著他們的方向看去,然後便看見卡蘿帶著幾個強壯的獸人遊了過來。

談小詩馬上站了起來,另外一個泡泡里的小嘉利也站了起來。

「邪王要見他們,我來帶他們過去。」卡蘿走到那幾個獸人面前,態度倨傲地道。

那幾個獸人互相看了看,如果邪王找他們,應該會讓他們帶過去才是啊。

「你們不知道我是誰嗎,連我的話都不聽嗎!」卡蘿的語調提高了幾分,她怒視著那幾個獸人,倒真有幾分當家主母的威嚴。

那幾個獸人當然知道卡蘿,他們想了想,然後道:「那我們幫你一起將他們送過去吧。」

「不用。」卡蘿道,然後她看了看她帶過來的獸人,道:「將他們帶走。」

卡蘿帶過來的獸人上前去推談小詩和崽崽們的氣泡,看著他們的那幾個獸人也沒敢說話,只是看著他們被卡蘿帶走了。

在走了一段路后,談小詩感覺到周圍的珊瑚越來越密集,而且,這裡根本不是去那棟白色建築的路。 談小詩記得邪王也住在那個白色的建築里,所以,如果去見邪王的話不是應該去那裡嗎。

而且,這裡的位置越來越偏僻,談小詩根本沒有來過這裡。

「你要帶我們去哪裡?」談小詩看著游在面前的卡蘿,出聲問道。

卡蘿回過頭,沖著談小詩陰狠地笑了笑,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說完,卡蘿便轉過了身,繼續向前走。

談小詩的眸子眯了眯,然後,她看了看周圍獸人,除了卡蘿,一共有五個強壯的人魚族獸人。

卡蘿一定是在謀划什麼,如果她跟著她去了,一定會十分的被動的。

談小詩想了想,還是現在逃走比較好,就算不能逃走,還可以引來其他獸人的注意,這樣卡蘿的計劃就行不通了。

此時談小詩以為卡蘿是背著邪王獨自行動的,她以為卡蘿是想找她尋仇的。

談小詩想了想,然後她突然捂著肚子蹲了下去,道:「我肚子好痛。」

卡蘿回過頭看向談小詩,道:「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

談小詩看向卡蘿,然後,她直接倒了下去。

卡蘿一愣,雖然她很想談小詩死,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然後,她看了看推著談小詩泡泡的那個獸人,道:「你進去看看她。」

那獸人應了一聲,然後變成了人形,鑽進了談小詩的氣泡里。

為了方便崽崽們玩,所以一開始崽崽們就沒有和談小詩一個氣泡。

她們四個一人一個,都是單獨的。

「媽媽!」小嘉利游在後面,他看見談小詩暈過去了,著急的叫了一聲。

獅崽們也擔憂地叫了一聲。

那獸人鑽進談小詩的氣泡,他蹲下身,剛要去扶起談小詩,而談小詩則突然起身,一手抱住他的頭,一手拿著骨刀從他的脖頸處劃過。

鮮血霎時噴涌而出,卡蘿和其他的獸人都驚呆了。

而談小詩則已經手腳利落地將那獸人從她的氣泡里扔了出去,而她則吸了一口氣,從自己的氣泡里躍出,向距離她最近的卡蘿游去。

卡蘿這時才從驚訝中回過神,她看向自己身旁的獸人,道:「抓住她!」

那些獸人被卡蘿一吼,也回過了神,然後向談小詩遊了過來。

他們正好是五個獸人,四個分別推著他們四個的氣泡,另外一個則推著卡蘿的氣泡。而幫卡蘿推氣泡的那個獸人距離談小詩最近,他回過了神之後,便揮動尾巴向談小詩掃來。

談小詩向上一竄躲了過去,然後身姿靈活地向卡蘿的氣泡游去。

那獸人愣了一下,然後再次用尾巴攔截談小詩。

談小詩閃躲著他的尾巴,而這時,其他的獸人也都遊了過來,想要抓住談小詩。

小嘉利和獅崽看見了這一幕,都紛紛從自己的氣泡里出來,向這邊游來。

小嘉利游得最快,他沒有去談小詩那裡,而是趁著那些獸人不注意,他小巧的身子穿過那些獸人,游進了卡蘿的氣泡里,直接在卡蘿的臉上狠狠抓了一下。 「啊!啊!」卡蘿原本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談小詩身上,而她的臉突然被撓了一下,然後她凄厲地叫了兩聲。

卡蘿在氣泡里跳了幾下,而小嘉利則就抓著她的後背不下來。卡蘿去夠小嘉利,可是手去又被小嘉利抓了幾下,鮮血淋漓地一片。

獅崽此時也游到了談小詩那裡,他們一人咬住了一條人魚的尾巴,然後狠狠地嘶咬著。

談小詩在水裡揮動著匕首,那些獸人不敢殺她,所以並不敢直接用尾巴拍她,反而還被談小詩的骨刀劃了幾下。

談小詩躲過那兩個獸人的尾巴,然後繼續向卡蘿那裡游。

而卡蘿這邊則因為小嘉利的原因從氣泡里闖了出來,她不會水,一口氣便嗆到了,然後開始胡亂划動著水掙扎著。

一個獸人看見卡蘿落水,忙向卡蘿那邊遊了過去,而談小詩也向那邊游去。

獅崽被那兩個人魚給甩了出來,他們仍然不放棄,又遊了過來,繼續去咬他們的尾巴。

而這時,一個人魚獸人游到了卡蘿的身邊,他先去抓卡蘿身上的小嘉利,可是卻被小嘉利給逃了,然後他馬上將卡蘿又送到了氣泡里。

卡蘿坐在氣泡里吐出幾口水,咳嗽了幾下,然後順過來了氣。

而談小詩則感覺到自己這口氣快用完了,這時,一個獸人也抓住了談小詩,他看出談小詩憋氣憋得臉紅,快速將談小詩放進了氣泡里。

談小詩交換了一下呼吸,然後她看見獅崽也被抓了回來。

談小詩看向周圍,為什麼這裡一個獸人都沒有?

她這邊鬧的動靜也不小了,可是為什麼還是一個獸人都沒過來!

卡蘿抹了抹自己臉上的海水,此時小嘉利還在水裡和一個獸人周旋,她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鮮血,然後感覺到了臉上的刺痛,憤怒陰狠地道:「殺了那個火獸崽子!給我殺了他!」

那些獸人知道最重要的是談小詩,至於這些崽子應該沒有那麼重要吧。

所以,他在抓小嘉利的時候下的手也重了起來。

談小詩看著小嘉利有些吃力的應付那個獸人,心裡十分的焦急。看卡蘿此時的樣子她是氣瘋了,說不定她真的會殺了小嘉利的。

剩下的那四個獸人有三個分別守著她和獅崽們,剩下的一個則在抓小嘉利。

談小詩看見卡蘿那邊並沒有獸人保護,她想了想,她現在距離卡蘿並不遠,然後,她掂了掂手裡的骨刀,快速向卡蘿扔去。

她的動作很快,她旁邊的獸人還沒來得及阻止,她的氣泡就碎了,然後,她再次落入了水裡。

卡蘿沒有看見飛過來的骨刀,直到她身邊的氣泡突然碎了,她又狠狠嗆了一口水。

而因為卡蘿落水,所以骨刀並沒有刺中卡蘿,只是從她的手臂處滑了過去。

那個追著小嘉利的獸人忙游到卡蘿身邊,吐出一個氣泡將卡蘿裝了進去,而守著談小詩的獸人也給她又吐了一個氣泡。而這時,小嘉利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談小詩知道小嘉利一定藏了起來,她暗暗鬆了一口氣,小嘉利如果找到希爾和圖爾斯,他們就會知道她現在的處境了。

卡蘿又被淹了一下,心裡怒氣更盛,而且她向旁邊一看,發現小嘉利已經不見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一個很深的口子正向外冒著血。

卡蘿怒視著談小詩,咬了咬牙,道:「把他們帶走!」

現在不是算賬的時候,等到了地方,她想怎麼折磨她都行!

那個火獸崽子逃了,如果他找了援兵,那麼她的計劃就毀了,所以,現在首要的是先走。

卡蘿發了話,那四個獸人開始推著他們繼續向前走。

而就在這時,談小詩只看見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過,然後,她便看見她面前的卡蘿和推著她的獸人被打出去老遠,卡蘿則第三次掉進了海里。

而這次那個獸人則沒有功夫去管卡蘿了,因為他已經被一條巨大的白色尾巴纏住,被活活勒死了。

談小詩和獅崽身邊的那三個獸人反應了過來,然後都向那道白色的影子游去。可是他們根本不是那人的對手,幾下便被打飛了出去,在石頭上撞得骨頭碎裂,一命嗚呼。

「洛克!」談小詩看著白色的蛇影,心裡十分的激動。

洛克回來了,而且還找到了這裡。

洛克看向談小詩,向談小詩遊了過來,他看著談小詩的眸子里滿滿的都是壓抑的思念之情。

而這時,躲在一旁的小嘉利也遊了出來,他游進談小詩的氣泡里,還甩了甩身上的水。

「小詩,我帶你們走。」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洛克長長的尾巴一卷,將獅崽也卷了過來,讓獅崽都進了談小詩的氣泡,然後,洛克推著他們幾人,向部落外游去。

洛克應該不是剛到這裡的,他對這個部落里的地形十分的了解,然後,帶著他們從一個縫隙出了部落。

洛克他們剛走,加西亞便從一塊石頭後面遊了出來。他游到已經不動彈了的卡蘿身邊,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氣泡里。然後,他看了看洛克消失的方向,向一個方向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