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離紋絲不動,而那金屬機甲全身居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被震得掉落向地面。

「八方風雨!」江離身軀一搖,一閃,金屬機甲周圍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影子,密密麻麻的拳影,每一拳都有數噸的力量,暴風驟雨一般轟擊在機甲上。

咔嚓咔嚓!

整個機甲出現無數的裂痕。

江離突然一抓,一拍,整個人如同火焰炸開,力量運用到極至,這個金屬機甲轟然裂開,竟是被他徒手拆掉!

其中那個操縱機甲的人員都震驚得愣住了,獃獃看著江離,徒手能夠拆掉機甲,簡直不是人類。

「停!」

「不要再戰鬥下去了,這些機甲雖然不是實戰機甲,卻也是訓練機甲,每一台都十分珍貴,徒手拆掉實在是浪費……」楚惜惜走了進來:「江離你最近修為大漲啊。」

「是已經大漲,大約到了2.5。」江離穿上衣服,本來他上身**,看見楚惜惜進來,便穿上一件衣服:「似乎你的修為也增加得飛快。」

「我得到枯榮先生的指點,領悟了一些東西,不日可能就要入定。」楚惜惜輕笑起來:「枯榮先生真是學究天人,現在已經收你妹妹為徒,三年之後,你妹妹也肯定能夠考上星空大學。」

枯榮先生就是王常榮。

他一旦開悟,修為就以火箭的速度飆升,而且他和娜曼不同。娜曼一般不出世,很是神秘,而他在這兩個月期間,到處度人,給人賜福,與人為善。

上到三十六華城的諸多官員,下到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他都可以進行催眠,而且對方給錢完全是隨緣,願意給多少就給多少。

當然,他每天度人的名額有限,僅限於三千人。

任何人都可以在安全集團的網站上進行報名,然後隨機由光腦篩選,完全看運氣,運氣好就可以得到他的加持。

於是,他一舉成為三十六華城最受歡迎,最被人尊敬的大師。

江離知道,他在羅剎星上吃人,墮落進入阿修羅道,被自己拯救,才重新回到塵世,這樣的行為是化解這段吃人的因緣。

是因緣,不是罪孽。

吃人是塵緣,度人是斬斷塵緣。

這其中微妙的感覺,就是人開悟的關鍵點。

江離則是規規矩矩,每天仍舊在星華城進行催眠,每天上午都催眠三千人,每人需要繳納3000星元的費用。

但這價格也已經很低了,許許多多的外地人都蜂擁而來。

原本,在修鍊大帝火印之前的江離,只能夠催眠兩千人,但他修鍊大帝火印之後,每天需要吸收二十多瓶的日月精華,大量營養藥劑,消化能力陡增,腦細胞隨之增強,催眠數目就多出來一千。

每天江離的卡上能夠匯入500多萬星元,已經扣掉安全集團抽成和稅收,是純粹的收入。不過他每天消耗的也不少,日月集團一離開黑市,日月精華價格又已經暴漲,到了20萬星元一瓶。

所以,他每天催眠所得的錢,全部拿來購買日月精華,也沒有什麼剩餘,有的時候經過各種訓練,培養妹妹,幫助爸媽,簡直還入不敷出。

大黑在黑市雖然混得風生水起,但它現在也每天修行,需要大量營養不說,還在建立自己的實驗室,研究震天雷獸基因,這是一個燒錢的活,科研實驗室這東西,多少錢都可以砸進去,所以它也缺錢!

江離卡上的資金空空蕩蕩,雖然不至處於負債狀態,但絕對沒有什麼盈餘。

第一是日月精華暴漲,第二是自身消耗太大。

一個人相當於上百個高手的消耗。

大帝火印修鍊起來,簡直使得人成為「飯桶」。

傳聞,上古有修鍊武道的強者,日啖三牛,甚至日啖一象。

不過,現在科技鼎盛,一公斤的營養藥劑,比起三頭牛的營養還高級得多,更別說日月精華了。江離倒是不至於成為「飯桶」,這就是高科技帶來的好處。

每天上午催眠,賺錢,下午進行鍛煉,晚上去王常榮那邊問道,日子一天天過去,江離過得非常充實。

這天,他心意一動,就利用安全集團的資源,調動一些訓練機甲,用來對戰,發現自己真正有了徒手拆機甲的能力。

本來,機甲是嚴格禁止的,不過大的集團可以打打擦邊球,申請訓練機甲,沒有槍支激光炮等殺傷武器安裝在上面,同時也不能夠飛行,只能夠跳躍,滑翔,當然這種機甲的摧毀能力也異常恐怖,每一拳出去都是5噸以上,可以把一輛小汽車都打飛。

可惜的是,現在江離生命力到達2.5,每出一拳,力量都到達了6噸,衝擊力駭人,而且風雷兩印得到王常榮的指點后,領悟越來越深刻,速度和爆發力都擁有巨大進步。

更重要的是,江離的爸媽已經和王常榮居住在一起,受到他的保護,三十六華城的大佬於家雖然恨之入骨,卻也奈何不得。

權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就顯得有些蒼白。

王常榮這種人,一個人可以影響一支軍隊,走到哪裡,哪裡的人就會被他所控制,思維輻射出去,死士層出不窮,爭先恐後,沒有哪個大佬能夠承受惹怒了他的後果。

更何況,暗殺,暗算對他也沒有效果。

這種人物第六感非常強,有一種心靈預感。雖然不能算盡過去未來所有事情,種種無所遺漏,但別人暗算他,他的心靈空明返照,可以有所感應,防患於未然。

而且,他一旦感應到,立刻動手反擊,沒有人可以承受得了。

大佬們都知道這種人物的恐怖,能不惹就盡量不要惹。

於家甚至對於通進行了警告,不要輕舉妄動。

更何況,這種人物還有巨大勢力,本身就是大佬之一,安全集團是地球上的地頭蛇,創始人張安全已經是精英區的人物,誰敢撕破臉得罪?

一句話,現在江離的家人絕對安全。

而且,江振東開始收集資料,著手準備研究新的日月精華。

王常榮每天都會對他進行調理,使得他智慧開明,搞科研也事半功倍。

一切都進入了良性的發展。

「還有一個月,就要踏入帝王星,進行真正的大學生活,在這最後的一個月之中,我就難得的輕鬆輕鬆,在家鄉多逛逛吧。」從安全大廈中走出來,江離覺得陽光美好,他想徹底放鬆一下,文武之道一張一弛。

雖然每天如果不進行催眠,他會損失接近600萬星元,但每天都催眠三千人是異常耗費精神的事情,如果長時間做下去不休息,也會造成一種精神上的疲勞。

滴滴滴……

他打電話給死黨郭猛。

「哇!江離,你居然給我打電話!」死黨郭猛聽到電話之後表示十分震驚:「你現在是貴人,大人物啊!星空大學學生,中級催眠師,更是安全集團的高層,怎麼會記得我?」

「兄弟,我們可是從小到大的死黨,還有一個月我就離開地球,咱們聚一聚,敘敘舊!」江離笑了,心情很輕鬆,似乎又回到以前做普通人的日子。

「哈哈,你來,我考上了星華大學,現在和女朋友一起在學校呢。」郭猛也哈哈大笑:「你過來讓他們轟動一下。」

「千萬別!」江離連忙道:「我們兩兄弟敘敘舊就可以,引起轟動可不好,不過你談了女朋友?那我可要見識見識,等著,我馬上就來星華大學。」

「好,我等你,哥們我也可以給你介紹女朋友,不過以你現在的身份,星華大學的校花你都看不上了。」郭猛開著玩笑。

江離掛掉電話,也沒有開車,坐城市輕軌,換了一身普通衣服,同時氣質收斂一些,好像普通的學生。

他現在面部肌肉可以隨意調整,變化相貌,甚至內臟骨骼都可以稍微轉移,除非是絕頂高手,否則沒人能看出來任何端倪。 輕軌到了星華大學。

江離信步走了進去,發現和高中的環境截然不同,沒有緊張的學習氣氛,處處都是男女成雙成對,有的在樹下依偎擁抱,有的在長凳旁若無人的接吻。

處處都是戀愛的氣氛。

大學,對於學生來說,主要學業就是談戀愛。

高中時代,那是拼死拼活,人人奮鬥,要考上星空大學,考上的成為天之驕子,考不上的讀別的大學,也可以享受人生,現代社會人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可以得到**救濟,過得很舒服。

江離走進星華大學的校園,看著一對對情侶,心中升騰起來安寧的感覺。

這裡的氣氛是青春,舒適,安逸,享受。

而星空大學的氣氛就截然不同,是殘酷,搏殺,戰爭,拚命!人類最高學府,目標是保護一切人類,這是他們背負的責任。

「嗨!」

在校園的石板路上,郭猛一眼就看見江離:「我說你變化好大啊,對了,你的身材不是長高了么?怎麼又變成一米八?我記得你都一米九的。」

「不愧是我的死黨,眼光夠毒!一眼就認出了我。」江離拍拍郭猛肩膀:「我當然可以任意長高縮小,這點縮骨的本事都沒有,怎麼考上星空大學。」

「你牛!」郭猛伸出大拇指:「你現在是日理萬機的大人物,怎麼會想起我這個小人物?」

「去你的。」江離笑罵了一聲,鄙視他一下,開玩笑道:「對了,你的女朋友呢?讓我看看,哥們我苦啊,現在也沒有女朋友。」

「別扯蛋了!」郭猛撇嘴道:「洛涵,雪靈兩人不是你的女朋友么?她們兩個一起考上了星空大學,真是鯉魚躍龍門。我聽說按照正常情況,咱們城市星空大學是一個都考不上的,結果一下出來三個,歐陽星都被淘汰了。」

「很正常,今年星空大學考試非常困難。」江離想起一路經歷過來的殘酷試煉,心中只有感慨。

「哥們,別岔開話題,我說洛涵和雪靈到底哪個是你女朋友,或者兩個都是?」郭猛抓住這個話題不放。

「兩個都不是。」江離搖搖頭:「只不過是朋友而已,沒有到男女朋友那種程度,更何況怎麼會兩個人都是我女朋友?」

「嘖嘖,哥們,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如果選擇了其中任何一個,另外一個肯定會黯然離去,這是你不願意看到的,想兩個都一起要,但又怕她們不同意,所以就這樣拖著是不是?不過兩個一起要也太嚇人了,不好不好。」郭猛咂咂舌頭,看了看晶元光腦上的時間:「咦?小嵐怎麼還不來?她約了兩個宿舍同學,和我們一起吃飯,我還說介紹一個死黨給她認識,順便給她室友介紹男朋友呢。」

「別開玩笑。」江離看了看四周。

嗚嗚嗚……

突然,遠處天空上一輛飛行汽車降落到校園中,鎖定目標,停到兩人身邊不遠處。

其中款款走下來三個女大學生,其中一個長得很秀氣,眉目中有一股靈氣,看到郭猛時眼神一亮,江離立刻知道,這就是郭猛所說的女朋友,小嵐。

「小嵐,這就是你的男朋友?還有啊,你男朋友身邊那個男生是誰?好像長得不怎麼樣啊……」一個女孩兒小聲的道:「你男朋友和死黨比車裡面的那位差多了,車裡面那位才是帥氣多金哦。」

「悠悠,別瞎說,木商學長只不過是請我們吃飯而已。」小嵐聲音很小,走上前來,微笑道:「郭猛,不好意思,剛才遲到了一會兒,是一位學長拉我們做活動,然後非要請我們吃飯,推掉又不好,於是我提出來建議,咱們一起去吃吧。這是我兩位室友,悠悠和紙鳶,這位是你的……」

「哦,這是我的死黨……」郭猛連忙介紹。

「我叫江火。」江離打斷他的話:「和郭猛是高中同學,他考上大學,我出來參加工作,今天正好休假,便出來聚一聚。」

「小嵐,這就是你男朋友?」

這個時候,車中走下來一名男子,身高一米九多,體型勻稱,眉宇之間有強大自信,風度翩翩,是個帥男,而且能夠開車,明顯是富家子弟,本身也是很有地位,一星公民。

星華大學比高中的人才要多很多。

「這位是木商學長,我們星華大學學生會主席。」小嵐連忙介紹著:「這是我男朋友郭猛,還有他的高中同學江火。」

「郭猛,男朋友?」木商身材挺拔,眼神中顯現出來一絲譏笑:「你父親郭達龍在一個商場上班,每月收入50星元,你母親清掃那個商場的大樓,每月30星元,你的生命力0.8,現在找了一份夜班工作,每個月20星元,補貼家用,我說得沒錯吧。」

「你!」郭猛臉色立刻變了,他感覺到濃濃**味。

「木商學長,你幹什麼。」小嵐急得一跺腳。

小嵐其它兩個閨蜜倒是面帶笑容,似乎看到了喜聞樂見的情節。

「小嵐,我喜歡你好久了,做我女朋友吧,這個男人根本不能給你幸福。」突然,木商抓住小嵐的手,開始求愛,當著郭猛的面。

小嵐不知所措。

「放開我女朋友!」郭猛怒不可遏,一拳轟擊而去,這個時候再不動手就不是男人。

「哼!」

木商突然一手翻轉,手做龍形,居然是龍爪大擒拿!五指如勾,鋼筋鐵骨,足可以把人的手臂全部撕裂下來。

郭猛眼看就要被打傷,後面突然出現一股力量,拉扯著把他帶得後退,原來是江離稍微一拉,把他拉了回來。

「哦?」木商收回手,詫異的看了看這個其貌不揚的江火,隨後盯著郭猛:「你的生命力只有0.8,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衝動的代價會很嚴重。離開小嵐,我不為難你,我再說一次,你給不了小嵐幸福的。」

「你的生命力是1吧。」江離壓著郭猛的肩膀,走上來說話。

「哦?你想替他出頭?」木商根本不在乎,手死死抓住小嵐的手不放。

「不。」江離笑了:「你的生命力是1,而郭猛的生命力才0.8,按照道理十個郭猛都不是你對手,可是今天已經成了僵局,不如你們決鬥怎麼樣?為了女孩子決鬥是浪漫的事。」

「決鬥?」木商笑了起來:「看來你真是豬一樣的隊友,這樣坑你朋友,哎……」

「江離,我不是他的對手!」郭猛臉色很難看。

「去吧,你會贏的。」江離拍拍死黨肩膀:「發出決鬥邀請吧,少年!」

「好!」郭猛身子一震,大步向前:「木商,你有追求小嵐的權利,我也有保護小嵐的權利,我現在向你正式發出決鬥邀請!輸的一方,立刻退出如何?」

「這是你說的?」木商放開小嵐的手,走到郭猛面前:「我接受!當然,你的生命力低下,我讓你先進攻三次!」

「我不要你讓,開始吧!」

吼!

郭猛突然竄出,如一頭猛虎,狠狠擊向木商的腦袋。

「何苦呢?」木商身體一偏,又是一爪,如龍伸縮,青龍出水!這一招,就可以把郭猛手臂折斷。

但是,他出手之間,明明抓住了郭猛的手臂,卻抓了個空,似乎產生幻覺。

砰!

一陣劇痛從臉上傳來,郭猛真實的拳頭已經狠狠擊在了他的臉上,打得他鼻樑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嘴巴,鼻子,全部都破了,流出鮮血,剎那之間從一個英俊帥氣的男子變成歇斯底里的魔鬼。

吼!

木商再次一拳,攻擊向郭猛,但還是落空,隨後郭猛的一腳狠狠踢在了他的腿上,他身軀打著旋轉,一頭栽倒在地上。

「什麼?」

周圍有一些學生在圍觀,看見這副情景,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都認識木商,高高在上,學校風雲人物,居然在決鬥中被一個普通學生打成這樣?

「郭猛,你……」小嵐和兩個室友也說不出話來,她們看得清清楚楚,木商和郭猛決鬥,瞬間就分出勝負,木商大失水準,每一招都打到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