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兩回事,雖然我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血融於水的親情是真的!」

「你小子……」劉遠山氣得咬牙切齒,指著張鵬飛就在發火的邊緣了。

張鵬飛理直氣壯地說:「我就知道您不高興,可是您的不高興完全是從一個男人的角度出發的,您有沒有想過她也是受害者?她和當年的我有什麼區別?當年我天天被人罵,我很能理解她的感受!」

劉遠山沉默不說話了,他承認自己完全是從他們的角度出發思考問題的,並沒有全方位的來想這件事。

張鵬飛接著說道:「她沒有任何的企圖,只是想完成老人的心愿,只是想得到身份上的承認,這對您而言有什麼損失嗎?」

劉老靜靜地聽著張鵬飛和劉遠山辯駁,臉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爸,時代變了,但是人性沒有變,不管當年她們做了什麼錯事,這件事都和爺爺有關,您說不是嗎?您也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大家都是男人,有些事不要老怪女人!」

錯嫁豪門,總裁別愛我 劉老聽到這裡,心裡暗罵了一聲臭小子,但臉上卻微微一笑。

劉遠山白了張鵬飛一眼,他承認說不過他了。

「我不討厭她,只是……不願意想到這麼一個人。」

「我會給您一點時間的,但是我從心裡願意接受這個人,這是一個不錯的人,而且您想過沒有,陳大同……將來……」

劉遠山點點頭,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家事與工作要分開。」

「但是工作可以利用人的感情,不對嗎?」

劉遠山無語地看著張鵬飛,說:「你想怎麼樣?」

「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老爺子打了個哈欠,說:「我說過了,以後劉家的事情鵬飛說了算,你等混到退休,就什麼也別管了!」

「爸,您太慣著他了!」

「我看是太慣著你了!」劉老瞪了瞪眼睛。

劉遠山無奈地垂下頭,張鵬飛在一旁偷笑。劉遠山不滿地看向他,說:「你去吧,別在這煩我!」說完,眼角閃過一絲笑意。

張鵬飛也想到隔壁和小雅親熱一翻,便起身離開了。

……………………………………………………………………………………

門沒有鎖,張鵬飛一推就開了,笑嘻嘻地說:「老婆,我回來了,來……讓老公親親……呃……」

當張鵬飛看清房間內的情形時一臉驚訝,站在原地不好意思地搓著手,看著房裡的兩個女人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呦,叫誰呢?」張小玉咯咯笑著,走到他身邊挖苦道:「真沒想到還挺有情調的啊!」

張鵬飛悔得腸子都青了,老臉羞得通紅,尷尬地說:「你怎麼來了?」

「那我走了?」

「不是……你來看爺爺?」

「我就不能來看小雅?」

「不是……我是……」張鵬飛張口結舌,被她徹底打敗了。

「呵呵……」張小玉哈哈大笑,回頭看向小雅,她也笑了。

張鵬飛白了張小玉一眼,說:「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來了一晚上,晚上我和小雅一起出去吃的。」

「哦。」張鵬飛終於明白剛才劉遠山為何會讓自己過來了,原來他這是故意想看到自己出醜!這個當爹的,真是……唯老不尊,張鵬飛暗暗地想道。

張鵬飛看向小雅,說:「你們談什麼?」

「聊你呢。」小雅說道。

「聊我什麼啊?」張鵬飛一臉緊張,還真擔心張小玉說自己的壞話。

「也沒說你什麼。」張小玉看了眼時間,說:「行了,不打擾你親老婆了,我回去了。」

張鵬飛無語地看著她,板著臉說:「慢走不送!」

「不送就不送!」張小玉拎包就要走。

「鵬飛,你送送她。」

「我不送!」張鵬飛像個賭氣的小孩子似的。

「那我不理你了……」

「好吧,我送。」張鵬飛一臉無奈。

「呵呵……」張小玉笑得花枝招展,真是一物降一物。

「張部長,走吧?」張鵬飛擺了一個請的手勢。

「謝謝。」張小玉微微一笑,回頭對小雅說:「以後回京要是沒意思,找我陪你逛街!」

「嗯,我會的。」小雅開心地笑了。

張鵬飛帶著張小玉下樓,氣憤地問道:「你都和小雅說了什麼?」

「說你在床上喜歡什麼……」

「真的啊?」

「哈哈……逗你玩呢!」張小玉拍了下他的後背,說:「賀公主要回來了,你有什麼準備?」

張鵬飛生氣地說:「我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她,我和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真的沒有關係了?」張小玉停下腳步,逼視著他的眼睛:「你如果真的忘了她,我提起她的時候,你頂多會一笑了之,不會當回事。可是你的反應太激烈了,這說明你心裡非常的愛她!」

「那又如何?她現在是別人的女人,還和別人生了孩子!」

「我覺得你應該去接她。」

「我不用。」

「還是去吧。」

「說不去就不去!」

「月底她就會回來,沒幾天了,上午的飛機。」

「你告訴我……我也不去!」張鵬飛強硬地說。

「如果你聽我的,你就一定要去!」張小玉拍拍他的手,拉開了車門。

等她的車子離開好遠,張鵬飛才反應過來。

張鵬飛回到樓上,看到小雅正站在窗前發獃。張鵬飛從身後摟住她,說:「小雅真煩人,打擾我們的好事。」

「你真的煩她?」小雅扭身問道。

張鵬飛不好意思地臉紅了,這個傻老婆,幹嘛說得這麼直接啊,人家只是哄你開心嘛!

「她不煩人,很好呢。」

張鵬飛更加無語了,咬著她的鼻子說:「別說話了,讓老公好好看一看。」

陳雅回頭看向張鵬飛,說:「爺爺沒事了,我想明天就回去。」

「回去吧,你有工作。」張鵬飛把她摟進懷裡。

「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見你呢……」

「沒事,等我去看你吧。」

「嗯。」陳雅開心地笑了,用頭頂著他的胸口,滿臉幸福。

張鵬飛的心情很亂,有些溜號,不禁想到了那個性格倔強的女人。她就要回來了,自己該如何面對呢?她是否真的忘記了過去,而自己忘了嗎?張鵬飛心中百感交集,楚涵啊,你為何讓我們兩個人的處境如此痛苦?

「鵬飛,我困了。」陳雅閉上了眼睛。

「嗯,那我們就在這裡睡吧。」

「不,我想和你回家,不喜歡這裡。」

「行,那我們現在回家。」

張鵬飛牽著小雅的手離開了,看著兩個人的背影,好像是一對翩翩起舞的天鵝。 ?「>飛機上,張鵬飛和冉茹坐在了一起。()張鵬飛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從什麼渠道得知自己今天返程,不但偷偷訂了同一航班,而且還坐在了他的身邊。

冉茹開心得像個少女似的,原本張鵬飛坐在窗邊,可她非要換到裡邊,說要是看一看天上的雲彩。張鵬飛不願理她的胡鬧,只好換了坐位。鬱悶地說堂堂跨國公司總裁,好像第一次坐飛機似的!

冉茹也不理他的挖苦,咯咯笑著,拉著他的手臂說:「飛飛,回去后能陪我玩兩天嗎?」

「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飛飛!」

「阿飛?小飛?飛飛啊……」

「算了,隨你怎麼叫吧!」張鵬飛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有這麼一個長輩,他是半點省委書記的尊嚴也沒有了。

「我剛才問你話呢!怎麼不尊重人家呀!」

「我很忙的,有時間再說吧!」

「哦,真無聊!」冉茹白了他一眼:「人家故意和你坐在一起的,你就不能好好陪我說句話啊?」

「我很忙!」張鵬飛看著手上的材料,那是從陳新剛那邊要過來的機密文件,關於西北近幾年安全局勢的分析書。

「看什麼啊,我看看……」冉茹說著就要搶,捏住了紙張的一角。

「不行,這是國家機密。」張鵬飛說道。

「切,給自家人看看也不行?」冉茹向張鵬飛的身上擠了擠:「我可是你姑姑呀!」

「姑奶也不行,這真是的國家機密,連我都不能看的!」

「可你為什麼能看到啊?」冉茹拉著她的胳膊搖晃,也不在乎親密地接觸在一起。一個是姑姑,一個是侄兒,即使讓他占些便宜又如何?

還不等張鵬飛說話,過道另一邊有位絕代佳人援晃著身邊的大胖子說道:「貓哥,你聽那傢伙真是SB,想泡妞連這麼爛的借口都能說出來,還什麼國家機密,把我們女人當白痴啊!」

「哈哈……琳琳,SB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大胖子哈哈大笑,歪頭掃了眼冉茹,眼睛立刻直了,羨慕地說:「**好啊,有韻味啊,真**性感!」說著,大手按在了琳琳的腿上狠狠地擰了一把。()

「哎呀!」琳琳大叫一聲,疼得滿頭是汗。

「喂,你們說什麼呢!」冉茹站了起來,他可以罵張鵬飛,但是別人可不能罵!

絕代佳人瞄了一眼冉茹,冷笑道:「你管我說什麼呢,和你有關係嗎?」

「敢說不敢承認,不就是仗著身邊有個男的嘛,男人包養的二奶而已,什麼素質!」冉茹用她那特有的比「志玲姐姐」還要嗲上一百倍的聲音罵人,聽起來動聽無比。

身邊的幾位男人感覺身子都酥麻了,獃獃地看向冉茹,直流口水。胖子咧開嘴笑了,盯著那一對小嘴,蠢蠢欲動。

「我就罵他是SB怎麼了,還國家機密,裝什麼啊,有病!」絕代佳人並不勢弱,惡狠狠地回應道。她在氣質上不如冉茹,但是她相信自己年輕,所以挺了挺**的胸部,鄙視道:「你跟我喊什麼啊,別以為自己長得好看我就怕你,半老徐娘!」

「你說誰呢?」冉茹真的動怒了,她最擔心別人說她老,她指著絕代佳人說:「你年輕怎麼了,還不是一樣給男人干,瞧你的胸部……加了多少硅膠啊?再瞧瞧你那尖下巴,動了多少刀?」

「你……你……」絕代佳人沒想到冉茹看起來氣質高貴,罵起人來卻如此潑辣。她確實是參加了一個培訓班,老師教他們如何嫁入豪門。為了發揮女性的自身優點,還特意去了次韓國,全被冉茹說中了。

張鵬飛也沒想到冉茹還有這樣的一面,感覺挺有意思的。聽到她替自己出頭,心裡一暖,拉著她說:「算了,和他們沒什麼好說的。」

「不行,你們給我道歉,罵完人就這麼算了?你讓男人幹完還要錢呢!」

「你……你……」絕代佳人氣哭了,為了在胖子面前維持淑女的形象,搖晃著胖子的手臂說:「貓哥,你快給人家做主啊,那個賤貨罵人,唔唔……她好壞啊,你快幫我……」

一聽這女人撒嬌,張鵬飛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無語地看向冉茹,想看看她怎麼收場。冉茹看向那個女人,氣道:「你不是能罵嗎?那你接著和我罵啊?罵不過就找男人,你連**都不配當!」

「你……你這個**人,白痴,我要你被一百個男人XXX……………」

「好了!」胖子不耐煩地看了身邊的絕代佳人一眼,和冉茹一比較,越看越不舒服,除了床上活好點,他早玩膩味了。

「我說……這位女士,」胖子努力讓自己文縐縐起來:「這件事她有錯,但你也有錯。()我看這樣吧,你給我們道個歉,下飛機后請我吃頓飯,敬我三杯酒,這事就算了。」

胖子打的如意算盤,想結交冉茹,如果今天晚上能拉上床就更好了。

冉茹撇撇嘴,說:「錯在你們,應該你們道歉才是!」

「我說……你這就太不給面子吧?」胖子板起來,露出了兇悍的本相。

「是你不給我面子吧?」冉茹盯著胖子:「是你們先罵人的,對不對?」

「是我罵了又怎麼樣?這輩子還沒有人敢讓我貓王道歉的!我說……你不道歉也行,今天晚上……陪我跳兩支舞,怎麼樣啊?」胖子貪婪地盯著冉茹露出的白花花領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如果能摟著這樣的女人度過一夜,早死十年都值啊!真是太嫵媚了,性感、漂亮,全身上下處處散發著誘惑人的氣息。

「就你?」冉茹冷笑了一聲:「你也配?就你長那豬頭樣……給我提鞋都不要!」

「你……你再說一遍?」

「好話不說二遍,你沒聽到啊?」冉茹張狂地笑了起來。

「臭婊子,我**的給你點臉了是不是?這是在飛機上,等會兒下了飛機……我讓你給我練**!我看你還囂張到何時!如果你現在給我跪下,說聲大爺饒命,那我……或許能放過你……」胖子的眼球都要掛在冉茹的臉蛋上面了。

彭翔坐在張鵬飛的後面,一直在看事態的發展,眼看著男人要動粗,便走到張鵬飛身邊尋求指示。張鵬飛擺擺手,聽胖子的意思,也不敢在飛機上怎麼樣。彭翔會意,又安穩地坐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