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跑過去,鑽進去了一會兒便歡呼著跑了出來,手上拿著幾瓶丹藥,興沖沖的說道:「默師哥,這些丹藥保存得還不錯,放了幾千年,只怕都成神丹了。」

李默接過一瓶,將瓶塞一打開,便有一股清香至極的氣息傳來,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再倒出一顆丹藥來,便見這丹藥直如寶石般閃爍著異彩。

「當真成了神丹?」

他眼睛微微一亮,立刻啟動了萬道丹經下卷,額心上靈光一閃,一條條光帶從丹藥上延伸出來。

只是還未看清楚光帶上的文字,光帶便轟然破碎,轉瞬消失不見。

「如果萬道丹經都無法分析,只怕多半是變質了,若是服下去估計後果嚴重。」

李默搖了搖頭道。

「那真是可惜了。」

柳凝璇一臉惋惜,便將幾個丹瓶都扔到一邊。

其中一個瓶子的瓶塞鬆掉了,滾出幾顆靈丹來。

小黑立刻撲了過去,聳聳鼻子一聞,然後猛地打了個噴嚏,一甩爪子將瓶子刨得老遠。

「果然過期了,小黑的鼻子最靈的。」

柳凝璇看得噗嗤一笑。

朝前慢慢走著,又見到一些零星散落的屍骨,未過多久前方出現了一大片建築群,整個傾斜的靠在石壁上。

這原本應該是副城的一角,卻連同地基一起被掀飛。

沿著廢墟中的道路前進,四處都是破壞的痕迹,瀰漫著腐朽、沒落的味道,曾經輝煌一時,有著數十萬人口的城池已化為一片死地。

經過數千年,很多建築的木質材料都已經石化,長滿了大量的夜光苔鮮,散發著綠螢螢的光澤。

在各處還生長著大量的地下植物,有些植物的種子隨著空氣的流動在半空中飄揚著,發出各色光澤。

美麗,卻帶著隱隱的殺機。

一些食人藤蔓伸長著觸手,當人經過的時候,觸手尖端的花蕾立刻裂成數瓣,露出密集的尖牙。

不過這些當然不會構成威脅,小黑一爪子就能將這些藤蔓扯爛。

走著走著,小黑突然停了下來,發出警惕的低吼聲。

接著便見到前方一大片空地上突而冒起一串串血珠,這些血珠飛似的竄到周邊的屍骨上,一個個骷髏緊接著站了起來,眼中紅光噴冒。

唰——小黑突地一動,化成一道黑影閃電般的穿過十幾個骷髏。

待它落地時,骷髏們立刻散了架。

「哇,不愧是到了靈竅境,小黑你的速度可真快呢。」

柳凝璇嘖嘖贊道。

「還沒完呢。」

李默則淡淡道了句。

話一落,便見那些骷髏一根根骨骼又組在一起,迅速的站了起來。

「它們也能復活?」

柳凝璇微微一蹙眉。

「復活的並非骷髏本身,而是剛才那一串串血珠,只怕那些是血靈。」李默推斷道。

柳凝璇明白過來:「是帶有人類意識的鮮血滴落在靈物之上,漸漸形成的異物。」

李默點點頭道:「這血靈跟邪靈都是同一類的東西,要想消滅它們,光是消滅依附著的骷髏可不行,必須要殺死血靈本身。而血靈的構成非常特殊,用一般真氣很難殺死。」

話落,只見小黑猛一張口,一大蓬黑氣噴湧出來,如同海浪般卷過骷髏群。

骷髏群再度散架,這一次眼中的紅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龍息!」

柳凝璇眼一亮道。

「果然,龍族到了靈竅境后就能夠使用龍息了。這東西可是比龍氣還要純粹的力量,秒殺血靈不在話下呀。」

李默微微一笑。

小黑一口龍息擊殺諸血靈,威風的抖了抖身軀。

如此小黑繼續開道,沿途遭遇到不少的血靈,這些血靈不止能夠依附在骷髏身上,殘破的玄器、各類靈寶,都是其依附的對象,一出現就是一大堆。

若是換成一般靈竅境玄師進入這裡,那絕對是頭疼的事情,使用一般的真氣和武訣都很難完全消滅血靈。

血靈不斷的復活,將是玄師們的噩夢。

但是,小黑的龍息簡直就是血靈的剋星,而且比起李默只能藉助獸印地龍甲在一定時間內施展一次龍息相比,小黑噴吐龍息只需要稍稍一會兒的蓄力,而且威力比起李默的龍息更加強橫。

曾經繁榮的城池四分五裂的散落在這地下世界中,滿目蒼痍,當年那些戰爭中慘死者的鮮血,則在這裡化為血靈,成為唯一的居民。

一晃進入這裡已有大半日工夫,小黑斬殺的血靈超過數百頭,不知不覺已越過了大半個城池,就在經過一片中央廣場地帶時,大量的血珠冒出地面,竄入周邊一個骷髏堆中。

那骷髏堆頓生異變,一具具骷髏組合在一起,剎時間化為一頭十丈高的巨型骷髏,渾身散發著紅色的氣息。

「血靈將,這東西可比剛才那群血靈兵厲害多了。」

李默一眼辨出此物。

「有血靈將,那莫非還有血靈王?」柳凝璇好奇道。

「血靈王……」

李默略一沉吟,陡然眼一亮道,「璇兒你倒是提醒我了,那血靈王的體內有著八等靈材『血靈珠』,擁有納血而增長戰鬥力的玄妙作用,以之為主材煉製成器的話,以我這的靈血為源,那遇到再強的敵人也有一戰之能。」

「不過十二星相盤踞這裡至少幾十年了吧,若有血靈王只怕早就被他們殺了。」柳凝璇說道。

李默卻搖搖頭道:「應該不會,血靈珠雖然珍貴,但如此寶貴的巢穴更難尋。血靈王若存在,可以成為一般強者難以跨越的阻礙,防止有人深入而察覺到他們的存在。而血靈王一旦被殺,其他的血靈也會迅速的消亡。」

「原來如此,那默師哥可知道血靈王在哪裡?」柳凝璇明白過來。

「當然是在整座城池氣息最為強烈的地方!」

李默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小黑和血靈將的戰鬥也已經展開。

小黑直接一口龍息噴上去,那血靈將身上一大片的白骨便化為灰燼。

但隨著血靈將一聲低吼,周邊其他的骷髏便被吸到身體上,構造成完整的軀體,接著附身一按地面,一股異常的波動力朝著數百丈範圍猛烈擴散開去。

唰——小黑一閃身便脫離了波動的攻擊範圍,同時出現在血靈將另一側,張口又是一道龍息噴過去。

「躲得好。」

李默微微點頭。

小黑不愧是龍族,對於危險有著敏銳的直覺。

剛才血靈將這一手波動是能夠直接將力量作用於生命體的血液之中,引發血液爆炸。

轟轟轟——小黑連續發動幾次龍息都未能夠將靈血將完全震碎,反倒被靈血將的波動攻擊逼得不斷移動。

「吼——」

又一次躲避之後,小黑髮出惱怒的吼聲,身上驟然黑光大盛,體型瞬間放大,化身成為百丈長的巨龍之軀。

尖尖的龍角,鋒利的龍爪,漆黑的身體,那是巧奪天工的藝術品,龍軀上的每一處都完美得無可挑剔,散發著野性的美感。

同時,它的氣息也達到了靈竅境的強度,掀起的氣浪波及千丈之地。

「這就是靈竅境的小黑,比起天穹境後期時大了好幾倍呀。」

柳凝璇輕噓一聲。

「確實。」

李默點點頭,小黑之前身長不過二十丈,如今竟長至百丈,已經正式邁入巨獸之列。

小黑一露出真身,直接一巴掌朝著血靈將拍去。

那靈血將不過十丈高,相比起來就跟個小孩兒似的,頓時被拍飛出數百丈遠,將一片殘存的建築撞得粉碎。

「吼——」

小黑接著猛一張口,一股比之前更加龐大,更加渾厚的龍息噴冒而出。

靈血將剛剛站起來,便被黑色巨浪般的龍息撞得正著,十丈高的軀體一下子支離破碎,落地化成一堆骨頭渣滓,再也沒有爬起來。

眼看小黑化身之後閃電般解決對手,李默不由贊道:「好厲害,這靈血將若以修為而論接近靈竅境中期了,沒想到被一記龍息就能解決掉。」

話落,他又吩咐道,「小黑,朝著氣息最強的地方走。」

小黑低吼一聲,雙翼撲撲一展。

二人直接跳到它背上,小黑一展翼,朝著地下世界的深處飛去。

沿途感受到有外人的入侵大量的血靈將從廢墟各處冒出來,小黑張口一道道龍息掃過,將這些血靈震得粉碎。

如此一路深入進去,沿途所遭遇的血靈將竟也達到數百之數。

饒是小黑體型龐大,幾百道龍息吐出去,體能的消耗也絕不算小。

就在這時,血靈將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同時周邊的廢墟不見了蹤跡,出現在大地上的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血池。

血池裡濃濃的血水不時冒出氣泡,彷彿下面有著什麼東西在產生似的。

越朝裡面走,血池的數量和面積都在增加,周邊的岩層和地面也都被染成了血色,猩紅紅的散發著腥味。

待抵達最深處的時候,血池已經聚合成了一片汪洋血海,極目力而無法達到盡頭。

但很顯然,這裡充沛至極的天地之氣顯示血靈王便藏身在這血海之內。

「朝下飛,將血靈王引出來。」

李默吩咐了一聲。

小黑便俯衝下去,貼近水面高速飛行著,沒過多久,遠處一片水面劇烈的冒出水泡,緊接著無數股血水噴涌而起,逐漸聚合成形,最終構造成一具三百丈高的巨形血人。

其面如人,怒髮衝冠,身著將軍鎧甲,手持百丈長的巨刀。

「吼——」

血靈王一被驚醒,便發出憤怒的咆哮聲,長刀猛地一揮,刀身過處,整個空間都在發生劇烈的波動。

「吼——」

小黑毫不示弱的噴出龍息,但是龍息撞擊在波動力上,竟然直接被抵消掉了。

「不愧是血靈王,雖然也只是靈竅境中期,但和血靈將卻不是一個級數的。」

李默輕贊一聲。

血靈王越強,代表著它體內的血靈珠的品質也越好。

「璇兒你和小黑一道在空中攻擊,我到水面上去。」

李默說罷,便一縱身落到水面上。

隨手在御獸魂戒上一拂,頓時化身龍獸之軀。

雙刀在手,幻刀式和延刀式同時發動,刀長丈余,赫赫生光。

隨著李默一揚手,雙刀連同兩枚幻刀一道朝著血靈王飛斬而去。

那血靈王的身體和堅硬一點都扯不上關係,就好似水組成的,四把刀直接切了過去,從後背飛出。

「恩?」

李默微一蹙眉。

雙刀未回,他人呈射弓之勢,氣箭成形之時,一聲沉喝:「五箭連環!」

一上來就是三脈神箭的大成之術,五枚七箭分別朝著血靈王的腦門、胸膛等五處要害直射。

而血靈王根本沒有閃避的意思,它就如同一座小山站在血海之中,氣箭輕輕鬆鬆穿透它的身體,但造成的幾個窟窿在瞬間便癒合在了一起。

「吼——」

血靈王揮動著長刀朝著半空中的小黑斬去,空氣遭受波動的影響彷彿扭曲似的,小黑一口龍息噴上去,卻被這波動吞噬。

柳凝璇射出的十幾枚袖刀,也被波動彈飛。

血靈王一刀逼退小黑,又順勢一刀朝著李默襲來。

李默飛退,這血靈王級數的波動力可不是鬧著玩的,面積不僅大,而且破壞力達到了驚人的地步,僅僅只是和波動力擦肩而過,那手臂里的血液便彷彿沸騰了似的,不受控制的亂竄。

他眉頭微微一皺,暗呼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