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倩芊有些苦澀的笑了笑,這種事情屬於家醜,誰又願意跟別人說,而且對許倩芊的媽媽來說,太不公平了。

「你那些哥哥姐姐妹妹們,都生活在許家裡面?」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原來都是私生子!可身為私生子,又怎麼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許家裡面,這一家人太古怪了。

「因為他們的媽媽都出事了,沒有人養,所以回到了許家。」

許倩芊沉默了一下,對於這個話題,她似乎不願意多談。

「嗯?」

莫問聞言眉峰微挑,他們媽媽都死了?能有這麼巧!

「你大哥呢?」

莫問沉吟了一下,饒有深意的望著許倩芊問道,那個大哥似乎才是許倩芊的親哥,可許倩芊並沒有怎麼談論他,幾乎沒有在他面前說起過。

「兩年前就死了。」

許倩芊深吸了口氣,平時她根本不敢去想大哥,每次想起都會心痛了難以呼吸。事實上許家裡面,只有她跟她大哥最親。媽媽死的早,從小父親忙於事業,而且在外面花天酒地,經常不回家,只有大哥像哥哥,又像父親一般的照顧她。

對於大哥的感情,遠比父親深厚,有時候,許倩芊都會很怨恨父親,因為他,這個家庭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冷冰冰的,充滿了勾心鬥角,一點親情都沒有。

「怎麼死的?」莫問問道。

「長大后,大哥幫助父親管理公司,兩年前在公司食堂吃飯的時候,中毒死了。」

許倩芊咬著嘴唇,她現在都不相信,大哥就那麼離她而去了。

「中毒。」莫問勾了勾嘴角,能在自己的公司食堂里吃飯中毒而死,未免也太詭異了一點。

「下毒的人是公司里一個部門的主管,似乎因為工作上的事情跟我大哥產生了間隙,然後伺機報復,把我大哥毒死了。那個人現在還在牢房裡,判了無期,不過據說他坐牢沒有多久,就意外死掉了,真是報應。」

許倩芊冷笑了一聲,對那個毒死了自己大哥的人,她永遠都不會原諒。

「哦!」

莫問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來,眼中儘是玩味之色。

他並沒有問許倩芊的媽媽當初怎麼死的,不過一個年輕的女人死亡,肯定不會是正常死亡。

原配夫人死了,原配夫人的大兒子也死了,裡面沒有什麼貓膩,恐怕誰都不相信。

許倩芊身在局中,思想單純,接觸的事情少,想不到也正常。不過許東奎一個商界的風雲人物,經常跟別人玩陰謀詭計的人,能想不到裡面有問題?

莫問喝了一口茶,並沒有再說什麼,許家的事情,與他無關,那是他們的家事。他今天到許家,只有一個目的,關於那個邪組織的線索,或許能從許倩芊的那個二哥身上知道一些什麼。

剛把茶杯放下,別墅外面突然跑進來一道嬌小的身影,蹦蹦跳跳的跑到客廳里,隨手拿起一個蘋果就咬了一口,咯吱咯吱的吃了起來。

「倩姐,你怎麼有時間坐在客廳里陪別人聊天,那個老頭不是讓你著手接管集團的一些事情嗎?你怎麼有時間坐在這裡?那老頭真糊塗,他應該早就把集團交給倩姐你才對。人越老,眼睛越瞎,我都感覺他太tm的單純了。」

一個小蘿莉咬著蘋果,一屁股坐在許倩芊身邊,嘴裡含糊的說道。對於坐在客廳裡面的莫問,卻是望都不望一眼,像是沒有看見一般。

「怎麼說話的?一口一個老頭,他是你爸爸,尊敬長輩屬於最基本的禮貌。還有,別整天張口閉口的說髒話,都說了女孩子不能沒有素養,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許倩芊皺了皺眉頭,瞪了自己的小妹一眼,以前小妹挺乖巧懂事的,什麼變成這樣了。前段時間因為父親的病忙於奔波,倒是對她的管教放鬆了很多。

「知道啦,我怎麼可能嫁不出去,想娶我的人都還在排著隊,能從客廳排到別墅大門外去。」

小蘿莉不以為然的道。

「什麼還在排著隊?你跟男生交往了?」

許倩芊神色認真了起來,皺著眉頭望著自己的小妹,眉宇間頗有一些嚴厲之色。現在小妹才十三四歲,早戀絕對不允許。

對於女孩子來說,早戀的危害與影響太大了。

「沒有呀!我都不喜歡跟男生相處。姐,我只是比喻一下嘛,誰讓你說人家嫁不出去了。」

小蘿莉似乎很懂得察言觀色,立刻就變成了一副乖寶寶的模樣,似乎冤枉了她一般,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沒有就好,再提醒你一句,你跟男生交普通朋友不管你,但不允許早戀。」

許倩芊臉色緩和了一點,家裡就一個小妹,平時除了她會管一管,基本沒有人會管她,所以幾個哥哥姐姐中,小妹跟她算是最親。

不過小妹也可憐,才出生不久,媽媽就死了,接到許家別墅由奶娘養大,家裡的父親忙於事業,幾乎根本不怎麼管她,至於那些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對她就更冷漠了。

「給你介紹一個大哥哥,以後叫他莫大哥知道不。」許倩芊拉著小妹的手,指著莫問道。

「好嘞!莫大哥……」

小蘿莉才不管那個莫大哥是什麼人,既然姐姐讓她叫,她隨便叫一句也無所謂。但當她的眼睛終於望見莫問的時候,一下就驚呆了,然後突然猛地尖叫一聲:「鬼呀!」(未完待續。。) 「鬼呀!」

小蘿莉尖叫一聲,差點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蘋果滑落在地,一路滾出老遠。

因為她發現,姐姐所說的莫大哥,不就是那天在冰之世界滑雪場裡面遇見的那個人!不,應該說那個鬼……!像是陰魂一般在她面前突然消失不見。

好端端的一個人,憑空消失不見了,不是鬼那是什麼?還有那個女人,也是一個女鬼,難怪都說女鬼長得漂亮,果然沒有說錯,她現在終於體會到了。

那天她回家之後,足足有四五天不敢出去亂跑,本來這兩天她都差不多把這件事情忘在腦後了。

可現在,那個鬼怎麼又出現在了她面前,而且還是在她家裡!

小蘿莉的尖叫聲令許倩芊嚇了一跳,莫名其妙的望著她,腦子沒有燒壞吧?

「你……你別找我……我……我沒有做壞事……」

小蘿莉吞了一口唾液,戰戰兢兢的望著莫問道,大眼睛中儘是害怕之色。有個成語叫什麼來著?陰魂不散!果然,這個鬼纏上她了,否則怎麼會出現在她家裡。

小蘿莉本就先入為主的把莫問想成恐怖的東西,現在突然發現他出現在自己家裡,頓時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無語的望著眼前的小蘿莉,感嘆這個世界未免也太小了一點。

眼前這個小蘿莉,不就是那個冰之世界滑雪場遇見的小太妹么,原來她是許倩芊的妹妹!

「小玲,你怎麼了?」許倩芊疑惑的望著妹妹許玲,發現有些不對勁。

「姐,他……他是……鬼……」許玲指著莫問哆哆嗦嗦的道。

「什麼鬼,你恐怖電影看多了吧?」許倩芊拍了妹妹的腦袋一下,有些歉意的望向莫問。這小丫頭腦袋裡整天想些什麼東西?

「姐,真的,那天我親眼所見,你快把他趕出去,他肯定纏上我了,故意來找我了。」

許玲眼淚都掉下來了,這個鬼不是纏上了她,又怎麼會出現在她家裡?電影中不是經常說,因為不小心跟鬼魂產生了交集,然後那個鬼魂就天天的纏著主人公。想把主人公害死。

許倩芊單手扶額,半響無語,小妹這是發哪門子瘋?可瞧她的模樣,又不像是裝假,雖然小妹平時愛玩鬧,但在她面前,恐怕還沒有膽子裝瘋賣傻,那究竟又是為什麼?

她有些疑惑的望向了莫問,按理說小妹應該不認識莫問才對。可瞧小妹的反應,說明她應該認識莫問。否則面對一個陌生人,做出如此誇張的事情,那就未免太不可思議與不可理喻了。

「咳咳。你妹妹挺可愛的,之前有過一面之緣,倒是嚇到小朋友了。」

莫問乾笑一聲,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怎麼跟許倩芊解釋。

「小妹,他是莫大哥,不僅是姐姐的朋友。還是爸爸的救命恩人,不是什麼鬼魂之類的,以後別亂說了。」

許倩芊好笑的把許玲抱在懷裡,一隻手拍著她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雖然她不知道許玲跟莫問之間發生過什麼,導致小妹如此怕他,還誤以為他是鬼,但可以肯定小妹剛才不是演戲,此時另有緣故。

「姐,那天他……」

許玲所在姐姐懷裡,心中安穩了許多,但望著莫問,她就渾身不自在。那天發生的事情,太詭異了,好端端的兩個人,憑空就消失了。

而且當時在大馬路上,根本沒有什麼地方能隱藏,像是直接消失在空氣中似的,而且還是兩個人同時消失。

為了姐姐能相信她的話,小蘿莉許玲詳細的把那天發生的事情給姐姐說了一遍。

「放心,莫大哥不會害你的,別說他不是,即使他是鬼,也不會害你的,他可是好人,不會隨便害別人的。而且莫大哥很厲害哦,那不過是他的本事之一而已。」

許倩芊嘴角抽搐了一下,無奈的望著許玲道。那個莫問,總是不幹一些正常的事情。許玲一說,她就知道怎麼回事了,莫問有什麼能力,她心中自然清楚,當時他肯定施展了古武中的輕功,所以才把許玲嚇到了。

當初她第一次遇見莫問的時候,一樣也是驚異不已,但後來莫問給她解釋了一下,時間長了也就習慣與接受了。

妹妹纏著莫問拜師,她倒是很讚歎妹妹的眼光,不過可惜,拜師沒有成功,還把自己給嚇到了,否則他們家或許能出一個能人。

「真的?」許玲眨巴著眼睛望著許倩芊。

「當然,爸爸的病就是他治療好的,他可是世外高人哦。」許倩芊抿嘴笑了笑。

「難道他真的是武林大俠……!」

許玲瞪大了眼睛,開始意識到,除了鬼魂,好像武林大俠也能有那個本事。那個什麼凌波微步,一葦渡江,不就是眨眼就能跑出幾十里的武功么!

「應該是吧。」

對於妹妹的比喻,許倩芊只能笑了笑,暗地裡翻個白眼,莫問的作風可不像什麼大俠。

小蘿莉聞言,望著莫問的目光儘是小星星,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她從姐姐懷裡掙脫出來,眼睛放光的望著莫問,似乎恨不得把他一口吃下去。

「咳咳,那天的事情,你似乎還有什麼沒有向你姐姐彙報吧……?」

莫問瞧那小蘿莉企圖再次纏上他,頓時咳嗽了兩聲,轉移話題;目光望著許倩芊,掌嘴欲言又止,似乎準備把那天小蘿莉的小太妹作風告訴許倩芊。

他自然能看出來,這個小蘿莉很怕許倩芊這個姐姐,那天的事情,她肯定不敢跟她姐姐說。

「呃……」

小蘿莉的動作一下就僵硬在原地,咬著小嘴唇,望著莫問的目光儘是楚楚可憐之色。

如果把那天的事情告訴她倩姐,姐姐知道她在外面鬼混,肯定不會放過她,到時候她可就慘了。

「吃蘋果,一邊玩去。」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指了指茶几上的水果道。

「哦。」

小蘿莉本就鬼機靈,怎麼不明白莫問的意思,雖然知道莫問在威脅她,但此時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乖乖的應了一聲,拿了一個蘋果就跑了出去,轉身前還幽怨的望了莫問一眼,卻再也不敢提拜師學藝的事情。

「你們兩個打什麼啞謎?」許倩芊疑惑的望了莫問一眼。剛才莫問與許玲的小動作,她可是看在眼裡,卻不知道什麼意思。

莫問笑而不語,端起茶喝了一口,關於許玲的事情,他倒也不會跟許倩芊說的太直接,不過回頭還是說一下,省的一個小少女缺乏管教,導致誤入歧途。

又坐了一會兒,外面響起一陣腳步聲,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走了進來,一身黑色西裝,令他顯得很精神,相貌不錯,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個帥哥,現在則多了一分成熟穩重。

中年男人的身邊,有著一個穿著紫色一群的女人,年紀大約三四十歲,長相挺漂亮,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有著少女所沒有的成熟風韻。

她抱著中年男人的胳膊,兩人並肩走進別墅中。

「爸,我把莫問神醫請來了。」

許倩芊站了起來,笑了笑道,眼神望見那漂亮少婦的時候,似乎有些不自然。

「莫神醫,感謝你能前來參加許家的家宴,上次神醫巧施妙手,救我一命,許某還沒有來得及報答,太失禮了,還請你勿怪。」

中年人走進別墅的時候,自然一眼就望見了坐在客廳里的莫問,有了女兒的介紹,他哪裡還不知道眼前這個青年便是救了他一命的那個神醫。

他掙開身邊夫人抱著他的手,快步上前雙手握著莫問的手道謝。

他患病躺在床上一兩個月,一直在渾渾噩噩中度過,如果不是莫問,恐怕他現在還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幾個月的治療,終於遇上一個能治療他病的人,他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

誰知道日後他的病會不會再犯,如果那個病再次出現,那麼莫問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現在莫問的簡直等同於他的生命,再尊敬都理所當然。

「客氣了。」莫問笑了笑,起身與許東奎握了一下,便不著痕迹的放開了手。

許東奎身上氣血虧損太嚴重,雖然經過了幾天的調理,但現在的氣色依舊不是很好,不過陰魂已除,身體里少了一個嗜血惡魔,長時間的料理,總有恢復的一天。

他今天到許家另有目的,可不是為了許家的感謝而來。

「你就是那個救了東奎的神醫?很年輕嘛,果然年少有為。」

跟在許東奎身邊的女人望著莫問嫵媚的笑了笑,眼眸流轉,無形中似乎含著挑逗的味道,但仔細看,又似乎什麼都沒有。

「感謝你救了我家東奎,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漂亮少婦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眼角的淚水,柔弱女人的形象體現的淋漓盡致。

「舉手之勞而已。」

莫問笑了笑,意味深長的望了這個許夫人一眼,這個女人不但演戲的水平一流,而且挑逗男人的水平也很高深。難怪許東奎那麼多年,都被她玩弄在鼓掌之中。(未完待續。。) 許東奎大病初遇舉行家宴,莫問則成為了坐上賓,別墅的餐廳里,擺滿了一桌子豐盛的菜肴,不時有僕人前前後後忙碌。

許玲不知什麼時候悄悄跑了進來,俏生生的站在姐姐許倩芊身邊,一副乖巧的模樣,似乎對許東奎有些懼怕。不過莫問卻細緻的發現,這個小蘿莉怕的不是許東奎,而是許東奎身邊的許夫人。

「莫神醫,今天許家的家宴能請到你,實乃許家的榮幸。雖然不是什麼五星級酒店,但做菜的廚師卻並不比五星酒店的頂級廚師差。請!」

許東奎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小倩,去把老三,老四他們叫下來,莫神醫都到了,他們還在樓上,太不像話了。」

許東奎似乎發現別墅里少了幾個人,皺了皺眉頭道。他有六個兒女,三個兒子,三個女兒,除了已經死了的大兒子,今天家宴,他可把所有人都叫了回來。

許東奎的殷勤招待下,莫問倒也不客氣的坐在了上首位。剛坐下,樓上就走下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大約都二十四五歲,長相都不錯,繼承了許東奎的優秀基因。

兩人跟許東奎道了一聲,便都有些沉默地低著頭走到餐廳里,選了一個角落坐下。

「那個是我的三姐許曉佩,兩年前嫁出去了,今天特意回家參加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