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呀,昨天晚上休息的還行吧?」此時劉國慶推門而進。

聽到劉國慶的話后李曉婉臉色一紅緊接著看著王明眼中儘是憤恨之色。

王明抬頭看向劉國慶,笑著說道:「還好,讓劉院長挂念了。」

劉國慶此時已經不在意李曉婉和王明說什麼了,看著屋內坐著的大嬸說道:「這麼早就有人來看病了?」現在國家對農村醫療的補貼每年都在增加,但是一般的病老百姓自己買點葯就能治,有的病就直接去大醫院了。平時鄉鎮衛生院里還是很清閑的。

現在農村合作醫療讓老百姓頭疼腦熱輸液打針都不用花錢了,一般來看病的也都是這些病症。但是這麼早來看病的還是很少見的。

「嗯,這位大嬸膝關節痛,受寒了,我正準備給她行針。」王明一邊說著一邊取針,沒有在意院長在這裡和自己說話。

劉國慶對王明的態度很滿意,醫生就應該有個醫生的樣子!

···

這章是白天的,因為小東白天有事所以白天更新不了,現在更新兩章先,如果晚上回來的早的話就再更一章,字數可能慢一點但是成績好的話肯定會拼了命的加更的,現在都市類的榜單是第二十一名,公眾作者新書總榜是第九十名,各位加把勁讓成績在提高一些吧,實在是慘淡了···· 劉國慶本來進來就是問候一下,沒想到再次看見王明治病,雖然不是什麼大病,但是治病的手法卻讓人稱奇。

「嗯,你行針吧,我在一邊看著。」

王明有些好笑的看著一旁兩個小學生狀的人,搖搖頭,拿出酒精棉消毒后,一針穩穩的扎在了風府穴上。

「嗯,好了,大嬸,您在這坐二十五分鐘,一會我就給您取針。」王明一邊說一邊拿起水杯,清押了一口茶水。

「嗯,行。我感覺腿現在舒服多了。」大嬸欣喜的說道。

「這就完了?也是一針?」李曉婉有些疑惑的問道,「你下針的地方對那有用嗎?」

「那麼遠怎麼會對膝關節有治療作用?」不僅李曉婉就連劉國慶也好奇的詢問。

「呵呵,我和你們說說你們就能差不多懂了。」王明輕笑了一下說道。

「風府穴是督脈上的一個穴位,督脈在針灸上叫做陽脈之海。」就在王明講解的時候,李曉婉出聲打斷了。

「督脈是不是武俠小說上的?打通了就成了高手?」

「小李你別瞎鬧了,趕緊做筆記!」聽到劉國慶的話李曉婉吐了吐舌頭不情願的做起了記錄。

此時的李曉婉才讓王明感覺到了可愛。

「小王你繼續說吧。」

「那好,我說了。這條經脈能夠調節全身的陽經,所以能振奮陽氣,然後呢督脈是總督的督,風府就好比衙門,古代府被稱為衙門,這個風府命名就是說凡是風邪、寒邪受病的我這個衙門都能管。你看著比較遠但是這是一個治本的方式。」

「中醫治病,治病求本!這位大嬸根本的原因是由於受寒、受風之後出現的,也因此要取督脈上的風府穴進行治療。」

王明怕對方聽著糊塗就把府之類的比喻一下,更形象的體現了風府的地位。

「那這個穴位怎麼找呢?」此時的李曉婉聽到王明的解說后,對中醫產生了好奇,收起了之前的輕視與不情願,而是很積極的詢問。

王明擁有國醫大師的氣質,當然不會拿這點東西藏著掖著,他一直想把中醫這個國醫發揚光大。

「這個穴位在督脈,也就是人體的中軸線,然後找到自己的后髮際,你摸一下感受一下。」王明說著對著李曉婉笑了笑。

王明的相貌雖然普通些,但是笑起來殺傷力絕對不小,李曉婉仿若被定身術定住了。直到王明咳嗽一聲后,李曉婉才摸到自己的后髮際。

「嗯,厚髮際向上一寸,你摸的太靠上了。」王明一邊糾正李曉婉一邊繼續說道,「昨天劉院長也知道了,中醫把人體的某些部位、區域分成幾等分,每一分是一寸,而後髮際距離前髮際正好是十二寸,你自己找一下。」

「嗯,對就是這。」

「這地方是不是枕骨的地方?」李曉婉問道。

「嗯?對!枕骨,就在那附近,呵呵。」王明聽到李曉婉的回答后再次沖對方一笑。

在旁邊比劃找穴的劉國慶說道:「小王呀,真不錯,看來你來咱們這有些屈才了呀,哈哈。」劉國慶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還是高興的,如此有醫德的年輕人難能可貴呀!

「劉院長別笑話我了,只要能治病救人在哪不一樣呀,我這也是第一次在正規機構給病人看病,而且我還是實習醫生。」王明說這些話一點都沒有做作的感覺。

「好好好,不錯,一會我叫幾個年輕人來你這跟著你學學吧,總不能讓他們在這裡廢了吧。好了,你先忙著,我先走了。」沒等王明反應劉國慶已經離開了。

王明看著劉院長離去后關上的門,轉頭看了看正在讀剛才記錄下來的東西的李曉婉。

「自己是不是應該找幾個人傳授下醫術?但是這裡能有幾個能讓自己傳授的?醫貴在德!看來還得慢慢來。」王明沉思片刻對著李曉婉說道:「你想不想學中醫?」

李曉婉一愣。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讓自己拜師?自己雖然想學神奇的中醫但是拜師的話對方佔了便宜,不行,自己太虧了!

「想學,但是別拜師了行不?」李曉婉用商量的語氣說道,據她了解,中醫一般受藝的話都要進行拜師禮的,自己可不能幹。只是李曉婉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因為中醫呢還是王明,或者兩者都有吧,只是此時的李曉婉不知道自己已經慢慢的淪陷了。

「那倒是不用,畢竟現在你跟著我,我好好帶著你,將來我也不用那麼辛苦,你也能學到東西,咱們這叫互利互惠。」王明看著對方說道。

李曉婉聽到王明說自己跟著他的時候,有些不自然,但是內心很舒服,這讓李曉婉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聽到對方讓自己學只是為了減輕負擔,這讓心高氣傲的李曉婉怒火中燒,但不知為什麼,火氣總是被順價撲滅,根本就生不起王明的氣來。

「或許王明是好意吧。」李曉婉只能這麼告訴自己。

「嗯,時間差不多了,曉婉,你看清楚我取針的方式。」王明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改給大嬸取針了,於是叫上一旁的李曉婉觀看。對於李曉婉的一樣王明卻沒有在意。

李曉婉聽到王明如此親切的叫自己這讓原本受了窩囊氣的李曉婉頓時心花怒放了,臉上的笑容讓王明都有些失神。

···········

希望各位收藏下,有推薦票的也給章吧,讓書的成績再好一點吧····晚上回來的早的話可能還有一章。 「注意著點,下回你自己就可以取針了。」王明看著一旁不知道為什麼高興的李曉婉說道。

聽到王明的話后,李曉婉才發覺自己有些異常,忙凝神專註看著起來。

「大嬸,現在感覺怎麼樣,您起來活動一下自己腿,試試是不是好些了?」王明取針后對著大嬸說道。

大嬸雖然不懂醫術,但是聽見剛才王明所說的醫理,還是很吃驚的,這麼年輕的人懂的可真多。

稍微活動了一下,大嬸對著王明感謝道:「謝謝你呀,真是神醫呀,我感覺不痛了,就是有些酸麻,比之前好了太多了。」

「呵呵,明天您再來一次,差不多三次就能好利索,以後你可以自己用手按壓那裡,讓別人幫忙也成。」王明救治病人,看到病患能夠好,覺得心裡很舒服。

送走了大嬸,王明和李曉婉閑聊了起來,主要還是李曉婉對著王明問東問西。

「大夫,我這腰也不舒服,能不能幫我看看?」一位中年人來到這裡,對著王明詢問。

通過了解王明知道了這是昨天楊富貴治好的消息引起的。

農家人體力活過重過多,讓人體壓力多大,這讓很多人不同程度的造成了身體一些部位的過多損傷,勞損或其他的疾病就成了多發病。

王明一邊給新來看病的病患診治,一邊吩咐李曉婉在一邊記錄,這也是為了以後要收學生做準備,以前王明沒有過這方面的打算,不過現在王明的心態變了,接踵而來的問題也就來了,沒有具體的課業讓學生學習,難道非得等看病的時候才能指導他們?

現在整理出一些也可以讓將來的學生多讀一下,王明自己與學生都會節省不少時間。

經過昨天的楊富貴還有今天早上的大嬸被治癒的效果后,到了下午,王明的診室內已經有了七八位等著看病的病患,這是鄉鎮衛生院前所未有的事情。

期間還有陸續而來看病的,這也證明了農家人與城市人的不同,這些病人不全是楊富貴村子的人,有些是周邊村子的人。

在農村四里八鄉的老百姓都或多或少的聯繫,關係較之城市人要密切的多。

被治好的人會打電話告知相熟的有類似病症的朋友,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也讓王明的診治水平在鄉里鄉間的傳開了。

這些病人大部分都是關節性病症,而王明只靠針灸就能治癒,這讓王明的醫術在鄉間得到了神化。

「大叔,你這是感冒,不需要在這裡等著,你去旁邊的診室開點普通的感冒藥就行。」王明對著其中一位等待著的中年人說道。

沒辦法,北店這個地方就這麼大,而且現在的通信水平也高,一個電話帶來的效應可能會讓十個人知道。

來的人大部分是關節性疾病,普通感冒患者也都來湊熱鬧了,本來王明靠針灸也能治,但是效果不是那麼快,還不如讓他們拿點感冒藥來的快,再加上好多人等著呢,這樣也可以節約時間。

病人的心裡總是這樣的,對於口碑好的醫生,即使自己有點小毛病也會去找,這樣做讓患者的心裡很放心,況且王明看病治病又不收費。

「以後如果有沒有把握的病患,就讓他們到王醫生哪裡去瞧瞧吧,普通的頭疼腦熱的你們應該能看吧?」看到屋內人滿為患的劉國慶很是高興,多少年了沒見過這樣的場景了,但是轉過臉對著外邊圍觀的醫生時臉色就變了,很是平淡的說道。

要是以前劉國慶這樣說的話這些醫生會打心眼裡高興。畢竟這裡不是事業型的醫院,醫生護士都是有編製的全部都是靠著政府補貼拿工資,而且每年國家對農村醫療補助的增加也讓農村人看普通的病減輕了負擔,基本上來瞧病的都不用花錢。當然沒有入醫保的還是要收費的。

農家人樸實但不傻,幾十塊錢的醫保對於他們沒什麼負擔,誰也不願意得病,但是人吃五穀雜糧又有誰說一輩子不得病的。一般的感冒拿點葯打幾針就可能不只這點錢了。

聽見劉國慶的話后,讓這些醫生不是滋味,本來都是正規醫學院畢業的,雖沒有大醫院那些人經驗多,但是普通的老百姓得的病一般也都能治,如果治不好的話也就是醫療器械以及經驗的不足了。

以前他們的想法都是混日子,要是有一個人把病都看了,自己輕輕鬆鬆的過完一天安安心心的下班,安安心心的拿工資何樂不為,但是劉國慶的話表面上沒什麼但是卻讓他們很難堪。

「我們都是閑人?都是醫生怎麼差距就這麼大?以前的日子都白混了,以後儘力去做好,盡量不把自己的病人送到王醫生那去。」基本上在場的每個醫生都是這麼想的。

「都散了吧!」劉國慶說完就回樓上自己的辦公室了。想起剛才眾人的臉色上樓后的劉國慶心裡暗暗高興。「看來王醫生不僅有高超的醫術,過人的醫德,看來還有促進影響其他人的作用呀。」劉國慶心裡暗暗想到。

「嗯,大嬸,您先做我這,過會給您取針,曉婉,你去旁邊診室里看看有沒有空凳子,有的話讓他們幫忙都搬過來吧。」王明看著屋裡已經沒有坐的位置了對著李曉婉吩咐道。

「曉婉,你幹什麼去?」劉國慶走後張立軍就來到了王明的診室外,看見李曉婉急匆匆的出來上前詢問道。

「哼,給臉不要臉的婆娘,還有這個叫王明的小子,你們就高興吧,過一會你就等著受罪吧!哼!」看見李曉婉連理自己都不理的過去后暗罵了一句仇恨的看了一眼忙碌的王明掏出手機離開了這裡。

「喂,是劉叔嗎?我是立軍,您安排的人什麼時候到?好···」一邊說話一邊遠離了這裡,電話那頭的劉叔可不是劉國慶。

···

ps:今天的第三更!有人留言說等級設置是用的西方的,這個問題我在書評區回答了,現在再引用一下(殘餘的夕陽丶)書友的回復。

案記載,自堯帝、舜帝以及夏朝,置五等爵:公、侯、伯、子、男。商朝置爵三等:公、侯、伯,無子、男二等。究竟事實怎樣,並無實物資料佐證。周代,分為公、侯、伯、子、男五等爵,均世襲罔替,封地均稱國,在封國內行使統治權。各諸侯國內,置卿、大夫、士等爵位,楚國等置執圭、執帛等爵。卿、大夫有封邑,對封邑也可以行使統治權、唯受命於諸侯。

故而,上古時期自堯帝始,爵位劃分便已然如此。所以,這不是西方的。如三國時期名將關雲長,官拜漢壽亭侯。 「大夫,我這幾天頸椎難受的厲害,您給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忙碌的王明此時根本就不知道張立軍給自己使陰招的事,還在按照順序給病人診治。

「曉婉,你去找一下劉院長,讓我用下其他診室吧。」王明對著李曉婉有些著急的說道。這些病人越來越多,可能之前被治好后又開始大肆宣傳了。

農家人不像城市人那邊過於自掃門前雪的作風,一個被治好的腰疼回去之後一定會給街坊鄰里的說:「他叔,你看我的腰去了一趟鄉鎮衛生所就被治好了,那個小王大夫真是神了,一針下去好的就差不多了,都不用去第二次,我聽說那誰不是也有著病嘛?」

不是一針就能好,一般都需要行幾次針才能鞏固,只是王明現在求快只能在行針的時候送進去一點真元這讓效果達到了最佳!

而經過幾個人的傳播更多的人就會知道,造成的後果就是更多的人來這裡找王明。

這些病人不是全部坐著的姿態下針的,根據下針部位的不同有的是躺著,有的趴著,有的坐著,可以說原本空曠的診室已經沒有地方了,所以王明感覺讓滿頭是汗的李曉婉去找劉國慶安排一下其他的診室病房讓他可以有地方安置這些病人。

整個衛生院只有兩間病房,一共八個床位,平時這裡哪有這麼多的病人,今天的情況太特殊了。

「本來以為不會用到其他同事的診室,沒想到還是得用。」王明人情世故不是不懂,是很精通,這是得罪人的事,不過現在那些都不用管,在王明心裡病人重要的太多了。

在這期間王明接了一個電話,是王明的三哥。王明有兩個伯父,大伯父家兩個男孩,二伯父家也是兩個男孩,王明是獨子。可以說王家男丁興旺。

王明是獨子,很小的時候父母坐飛機出國談生意遇到了空難,從小王明就被王老爺子一手帶大的。王明排行老五,王家人對這個從小失去父母的孩子都呵護備至,但是從小王明都沒有需要過家人做過什麼,聽話聰明的王明自小到大都被外人讚揚被家人疼愛異常。

王明的三哥就在中山縣工作,因為王明此時忙著治病根本沒去想三哥說了點什麼,在他印象里可能是說好好照顧自己,說了沒幾句王明就掛了電話,現在病人最大。

林醫生是王明診室隔壁的診室的坐診醫生。

他是聽過劉國慶剛才說話的醫生之一,本來心裡就不是滋味,之後又看到李曉婉從這裡借凳子,看著對方忙碌的樣子但又高興的深情,這讓林醫生更不是滋味了。

快步入中年的林醫生明白這種笑是內心愉悅的高興,他只在當年導師醫治好病患后的臉上見過。

本來接到劉院長的通知后心裡極端的難受,但是現在看著王明在自己診室里治病的神態后,感覺心裡某些東西被觸動了。林醫生不知覺的被王明那種赤子之心感染了,自動的上前幫忙安頓患者。

王明看到一旁原本注視自己的林醫生上前幫助,對他露出感激的笑容,林醫生此時很高興,不僅王明的笑還有病人對自己的笑,這讓林醫生感覺自己幾十年白活了。

此時的張立軍來到了大門口,他剛接到電話說是馬上就到,他這是來迎接一些不速之客。

「請問那個會中醫的王大夫在哪?」張立軍剛到門口就被一位臉上滿是褶皺的老者攔住。

原本聽到他們快來了後有些高興的心情瞬間變冷,冷下來的臉又馬上變成一副虛偽的笑容。

「呵呵,老人家,您是來找王大夫看病的吧?他那是非法行醫,是違法的,他以前還治死過人,一會就有警察逮捕他了。」張立軍不可謂不毒,這樣下三濫的話都說出來了。

那老漢聽到張立軍的話后,將信將疑,思索了一會還是進去了,他不相信自己的親戚會騙自己。

「哼,王明你今天就完蛋了!」想到這張立軍心情又有了一絲高興但是伴隨著還有一絲不安。

昨天回去之後就通過自己在市衛生局擔任副局長的父親了解到了王明北京中醫醫學院畢業后消失了三年,現在突然來到了這裡工作,資料上對方是個孤兒,而且對方還沒有拿到行醫資格證。

想到這張立軍就越發的高興,自己都不用弄歪門邪道的,光明正大的都能把王明趕走,甚至把對方抓起來。

一輛警車後邊兩輛老款的奧迪a6停在了衛生院的門口。

「劉叔,您親自來了呀。」張立軍上前迎去。

被張立軍稱為劉叔的是中山縣衛生局的局長,因為張立軍的父親是市衛生局的副局,這讓劉局長有些重視,於是親自來的。劉據明白張立軍有這樣的身份怎麼不去大醫院工作,知道這是想讓張立軍慢慢的熬上去接替張立軍父親的職位。

「嗯,我來是想先幫你辦完這個事,然後還得迎接新來的縣委書記。」

「新來的縣委書記?他來了兩個月不是沒怎麼動彈嘛?怎麼?他要來北店鄉?」聽到劉局長的話后張立軍詢問道。

「嗯,我也是剛打聽到,這次縣委書記來這裡沒有通知別人,我這次來也想和對方多接觸一下,這個人又大背景!如果搭上線后,飛黃騰達不成問題!」劉局長對著張立軍叮囑道。

劉局長和張立軍的父親是至交,拿張立軍也是當成了子侄。

「我聯繫了公安局的人,他們也來了,一會你就不要露面了,他這種已經構成違法的行徑,可以先逮起來。」

聽到劉局長的話張立軍看了看前面那輛警車,暗笑了一下,也明白劉局長不讓自己露面是為了自己好,於是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

沒有收藏的朋友請點擊一下,有推薦票的朋友也幫忙投一張吧,拜謝了··· 此時忙碌看病的王明不知道門外來了一些小丑。

「看來這次忙完了,最近都會很清閑,估計這裡已經是北店大部分的患者了。」王明觀察了一下沒有幾個患者了,心裡舒了一口氣。

「你是王明嗎?」

「我是,找我有事?」正在行針的王明抬頭看了一眼剛才進來說話的劉局長問道。

「這是中山縣衛生局劉局長,你還不趕緊過來。」劉局長沒有說話,旁邊的跟隨的一人回答道。語氣很是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