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男人不敢相信。

「你,你到底如何做到的?」

「做到什麼?殺你嗎?」慕雲傾綻開一抹妖冶邪魅的笑來,手中玉魄劍的光澤越來越亮,「不是只有修仙之人才可以殺你的,我這個你口中的廢物,照樣可以!」

男人只覺得慕雲傾身上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上漲,帶來讓人窒息的壓迫感,這是他從來都未遇到過的一種力量,不是仙力,也不是普通武者擁有的內力,而是一種接近於內力卻又比內力強悍的力量。

「這是什麼?你是怎麼做到的?」

男人驚懼起來,他感覺到來自慕雲傾身上的恐怖。

」這是,能夠跟仙力對峙的力量。」慕雲傾說道。

男人的臉順便變化,雙目瞪大,猙獰而又扭曲。

「這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你沒有仙根,不可能修仙,凡人除了修鍊魔功邪術,是不可能達到超越自身的力量的,可你這不是邪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慕雲傾眸子微眯,「你不需要知道!」

「我不相信,你肯定是用的什麼障眼法!」男人全身的黑氣頓時大盛,朝著慕雲傾攻擊而去。

慕雲傾也迎擊而上。

玉魄劍的攻擊原本就很強悍,加之她突然的新的武者境界,對付此人完全不需要耗費多少心力。

「臭丫頭,我就偏偏不相信你能夠贏得了我!」男人聲音瘋狂陰鷙,身上圍繞的黑霧放佛一層層戾氣。

「哼,你們孫家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我沒有去長鳴山,你們倒是自己來送死了!」慕雲傾揮動玉魄劍。

「少說廢話,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男人凝聚全身的黑氣,下一刻,那些黑氣全都朝著慕雲傾沖了過來。

見勢,慕雲傾輕點足尖,朝著高處而去,接著從上而下攻擊。

男人雙手抬起,黑氣頓時全都沖著上方涌去,與此同時,一道強橫的內力穿破黑霧直擊慕雲傾。

轟!

砰!

慕雲傾毫不退讓,長劍劈下,直接將那黑色霧氣絞碎,接著她同樣襲出一道力量,將男人的那道給強勢性的壓下,轉而兩道力量全都朝著男人攻去。

男人惶恐不安,慕雲傾竟然不是將他得攻擊化解,而是反攻,讓他得攻擊也同時彈了回來,看著那快速逼近的力量,男人額頭上滲出冷汗。

他不輕敵是在相同實力下,今天過來,也是斷定慕雲傾沒有仙根,無法修鍊,斷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沒有仙根還能夠跟他抗衡!

轟!

沉悶的撞擊聲在院子里響起。

男人驚得說不出話來,而慕雲傾則眉頭擰緊,看著地上被鑿出來的大坑,她得攻擊被人強制扭轉的方向! 在她得身後,一股更強大的內力正在不斷的涌動著。

她慢慢轉回頭,進而轉身看向站在屋頂上的人。

男人的臉上一片冷漠,那雙眼睛沒有在看她,只盯著孫佞的屍體一眨不眨,甚至帶了一絲冷血。

慕雲傾雖然不知道他是誰,但看孫家的那些人全都往其所在的位置而去,就知道他也是孫家的人。

只是此人面對眼前的事情,顯得十分淡定,並沒有因為孫佞的死而變得狂躁暴動。

慕雲傾也不敢掉以輕心。

越是不顯露情緒的敵人越是要小心。

她握著匕首,仰頭,迎著陽光眯眼看向男人。

對方並沒有立刻動,只是站在屋頂,居高臨下的望著慕雲傾,以自身的內力來壓迫你。

「你竟然能殺了我四弟。」男人聲音寡淡,「看來是低估了你的實力,一直以為你是倚仗著容衍的,大哥還也真太看不起你了。」

大哥跟四弟?

被她殺死的孫威排第三,那這是孫家老二?

慕雲傾依舊沒有說話。

倒是男人繼續開口,「不過,我跟三弟和四弟不同,輕敵?當然不會,我倒是覺得世間卧虎藏龍,哪個人都不能輕易的忽視,說不定你的一丁點失誤,就會失去自己的性命。」

男人的聲音傳來,很快又被風卷碎。

這種淡然又強大的氣壓,讓她更加的警惕。

「所以,小丫頭,我已經知道你的實力強大,所以,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男人說著雙手伸展,衣服被氣流鼓動的獵獵作響。

此人的實力絕對已經進入武者巔峰了。

然而,下一刻,慕雲傾眉頭緊緊皺起來。

她看到在男人的身上出現了一層黑色的霧氣,隨著男人內力的散出,顏色越來越濃。

是邪術!

慕雲傾抿了抿唇,眼神變得凌厲起來,手中的匕首收回,轉而將玉魄劍拿出來。

想不到孫長勝是修仙之人,他的後輩會修鍊魔功邪術!

難怪在見到孫佞被殺之後,竟然沒有暴怒,這種人已經失去了血性了吧。

當然,對付他也不能用普通的武器。

男人見慕雲傾手中出現一把靈器,嘴角翻翹了一下,「你以為拿著靈器就可以贏得了我?如果不是擁有修仙之法,怎麼可能跟我抗衡。」

慕雲傾輕聲笑起來,「你剛剛不是還說,不能輕敵嗎?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沒用仙根!」頓了頓,男人語氣里儘是奚落,「也不知道墨華君為什麼要選你這麼個廢物!」

慕雲傾但笑不語,她將劍拿在手中,劍尖抵在地面上,白色的靈光若隱若現。

男人知道慕雲傾武功厲害,但在他眼中,一個人武功再厲害,對付的也是平常人,而他,練的可是邪術!雖然只是剛開始的階段,可不是修仙之人,絕對無法耐他何!

慕雲傾當然也不可能。

就算拿著一柄靈器長劍也沒有用!

就在這時,慕雲傾突然騰空而起,速度快得如一陣煙,男人根本就來不及捕捉到她得身影,下一刻,慕雲傾就出現在了他身後。

「邪術魔功一般有兩種,其一是反噬到自己身上,其二是以殘害人或者生物,以他人的性命來填補自己的反噬,你肯定是第二種!」

男人慌忙轉身,就看到慕雲傾微微偏著頭看她,嘴角彎起的弧度似是在笑,可是笑中又帶著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

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男人不敢相信。

「你,你到底如何做到的?」

「做到什麼?殺你嗎?」慕雲傾綻開一抹妖冶邪魅的笑來,手中玉魄劍的光澤越來越亮,「不是只有修仙之人才可以殺你的,我這個你口中的廢物,照樣可以!」

男人只覺得慕雲傾身上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上漲,帶來讓人窒息的壓迫感,這是他從來都未遇到過的一種力量,不是仙力,也不是普通武者擁有的內力,而是一種接近於內力卻又比內力強悍的力量。

「這是什麼?你是怎麼做到的?」

男人驚懼起來,他感覺到來自慕雲傾身上的恐怖。

」這是,能夠跟仙力對峙的力量。」慕雲傾說道。

男人的臉順便變化,雙目瞪大,猙獰而又扭曲。

「這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你沒有仙根,不可能修仙,凡人除了修鍊魔功邪術,是不可能達到超越自身的力量的,可你這不是邪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慕雲傾眸子微眯,「你不需要知道!」

「我不相信,你肯定是用的什麼障眼法!」男人全身的黑氣頓時大盛,朝著慕雲傾攻擊而去。

慕雲傾也迎擊而上。

玉魄劍的攻擊原本就很強悍,加之她突然的新的武者境界,對付此人完全不需要耗費多少心力。

「臭丫頭,我就偏偏不相信你能夠贏得了我!」男人聲音瘋狂陰鷙,身上圍繞的黑霧放佛一層層戾氣。

「哼,你們孫家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我沒有去長鳴山,你們倒是自己來送死了!」慕雲傾揮動玉魄劍。

「少說廢話,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男人凝聚全身的黑氣,下一刻,那些黑氣全都朝著慕雲傾沖了過來。

見勢,慕雲傾輕點足尖,朝著高處而去,接著從上而下攻擊。

男人雙手抬起,黑氣頓時全都沖著上方涌去,與此同時,一道強橫的內力穿破黑霧直擊慕雲傾。

轟!

砰!

慕雲傾毫不退讓,長劍劈下,直接將那黑色霧氣絞碎,接著她同樣襲出一道力量,將男人的那道給強勢性的壓下,轉而兩道力量全都朝著男人攻去。

男人惶恐不安,慕雲傾竟然不是將他得攻擊化解,而是反攻,讓他得攻擊也同時彈了回來,看著那快速逼近的力量,男人額頭上滲出冷汗。

他不輕敵是在相同實力下,今天過來,也是斷定慕雲傾沒有仙根,無法修鍊,斷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沒有仙根還能夠跟他抗衡!

轟!

沉悶的撞擊聲在院子里響起。

男人驚得說不出話來,而慕雲傾則眉頭擰緊,看著地上被鑿出來的大坑,她得攻擊被人強制扭轉的方向! 「作為一個凡人,擁有這樣的能力已經算挺強的了。」

慕雲傾跟男人同時看向說話的人所在的方向。

只見一名男子坐在旁邊的屋頂上,單膝屈起,一隻手散漫肆意的搭在上面,立體的五官上籠著一層嗜血寒光,而那雙眼睛卻是藍色的,幽幽的瞳孔里冰冷卻又帶著一種攝人心魂的魅惑。

風從四面八方吹過,卻無法將他的衣服跟頭髮吹動半分。

強大的氣場頃刻間讓周圍的空氣變得凝重而壓迫。

「你是什麼人?」男人先問出口,「為什麼要救我?」

「救你?」男子聲調微挑,「我幽冥府鬼君向來只會殺人,救人?簡直是笑話。」

「你……你是陰羅剎。」男人臉上的表情比剛剛更加驚恐了。

這時,陰羅剎緩緩站起來,突然抬起手來,一道強大恐怖的力量頓時如獵豹一般朝著男人襲來。

慕雲傾下意識的抬手去擋住臉部。

就在她的視線被掩去之前,看到男人的身體四分五裂,變成了碎片,空氣里全是濃郁的血腥味。

院子里站著的那幾個人更是乾嘔不止。

「這才哪跟哪兒,你們就看不了了?」陰羅剎聲音邪冷,再次抬手的時候眼前的血腥場面頓時消失了。

那些分散在各處的屍體全都變成血霧,無影無蹤。

慕雲傾看著陰羅剎,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

擋下了她的攻擊,卻又殺了男人。

陰羅剎知道她在看自己,眼角沖著她瞥了一眼后,直接看向院子里的幾人,「還剩下幾個,自然是不能留著。」

孫家剩下的人惶恐不安,他們不斷的後退,最後幾乎是縮在了一起,一雙雙膽怯驚恐的眼睛看著屋頂上的邪魅男子,寒意從腳底竄上來。

二當家的可是山莊里最為厲害的,結果那男子只不過手動了一下,就將其捏成了碎片,那他們就更不是對手了。

「你們想去哪裡啊?」男子輕飄飄的落下,站在幾人面前,陰邪的笑容讓人毛骨悚然。

「饒命,饒……」其中一人顫巍巍的哀求著。

陰羅剎這時突然抬頭看了慕雲傾一眼,戲虐道,「殺了他們還是留著?」

「那是你的選擇,與我無關。」慕雲傾冷冷回著,雖然經歷過方才的事情,但她對陰羅剎沒有半點忌憚。

陰羅剎眯了眯眸子。

慕雲傾比他想象的有意思,難怪殤會看重她。

「既然你讓我做主,那我便……」陰羅剎聲調拉長,在幾人的恐懼中,衣袖揮動,一道魔氣襲出,猶如利刃般,割裂了幾人的脖頸。

還未等喉嚨里驚恐的聲音發出來,就已經停止了呼吸。

接著他手一揮,那幾具屍體也都消失了。

慕雲傾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強大,他並不是以壓制你來證明自己,而是在風淡雲輕中讓你無法忽視他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