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註定了,葉楓和葉珊不是一路人。

葉楓獨自離去,朝城外走去。

取得了兵器,也採購好了許多乾糧從客棧之中取出,朝城外而去。

然而,葉楓不知道的是,當其離去之後不久,葉珊便直接安排人,密切監視其所行方向。

??新書發布,求推薦票,求打賞,謝謝大家!

?

????

(本章完) 第十章獵妖小隊

第二日清晨一大早葉楓獨自一人背著一個大背囊,朝城外走去。

這青雲城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所,而且葉楓也需要快速的提升實力,需要歷練。

所以這城外的天盪山是葉楓最好的去處,那可是青雲郡內也算是排的上名號的一座山了,這山可是十分的巨大,足以數千里方圓。

裡面擁有無盡的妖獸和各種靈藥,是武修歷練的好去處。

葉楓現在覺醒的吞天獸血脈,可以快速的煉化吸收各種修鍊資源,使得實力提升的迅速,絲毫不會比別人差。

但即便是這樣子,也需要有資源來吸收,離開了葉家,也就是相當於斷絕了修鍊來源。

所以這葉楓只能靠自己去獲得,還有兩枚化靈丹,葉楓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將其給吸收。

出了青雲城之後,葉楓便一直往東走,路途漫漫,只能靠雙腳行走,那速度可是十分的緩慢。

但是,葉楓並沒有煩躁,而是慢慢的走著,也就當是體驗人生樂趣。

時間緩緩流逝,此刻已經正值中午,已經離開那青雲城數十里了。

「找個地方歇一歇!」葉楓自語道。

這天氣炎熱,正值酷暑,長時間在太陽底下行走,即便葉楓是覺醒境界三重天的武修也受不了。

隨即葉楓便想朝著路邊的一棵大樹走去,去樹底下乘涼。

這時候,一陣陣馬蹄聲響起,聲音由小到大,快速的接近著。

葉楓回頭一看,只見一片滾滾煙塵,在這煙塵之中有十幾匹高頭駿馬快速的奔來,不一會兒就到了跟前。

「讓開!快給我讓開!」為首的騎著一匹赤紅如血的駿馬,比起後面那些駿馬都要大出不少,英俊非凡。

葉楓見狀,眸子微眯,那人直接呵斥他,這讓他感覺十分的不爽。

於是葉楓並沒有做出讓步,而是站在原地,看著那群馬朝自己衝來。

瞬息之間,那為首的赤紅色駿馬已經到了葉楓的面前,眼看著就要撞到葉楓了。

葉楓並沒有懼怕,而是右腳猛然往後一跺,發出一聲輕微的悶響,雙掌直接推在那馬頭上。

瞬間那疾馳的赤色色駿馬的前蹄都抬了起來,葉楓的身子直接往後退了十幾步,終於將這赤紅色的駿馬給擋住了。

若不然,這馬衝撞過來,即便葉楓是覺醒境界三重天的武修,都不一定能夠承受的住。

當這馬停下的時候,那馬上的人眼眸之中滿是濃濃的震驚之色。

騎在在赤紅駿馬之上的是一個年輕女子,看起來也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雖說談不上多漂亮,但是也算看得過去了。

這女子看著那徒手抵禦住自己馬匹的葉楓,眸子之中的震驚之色沒有掩飾。

包括後面的十幾個人,都是一臉驚訝之色,這葉楓也只不過就是十五歲的年紀,竟然能夠承受住一頭赤鱗馬的衝擊?

要知道這赤鱗馬可是一階妖獸,雖說只是一階妖獸中的最低級,但是也十分的強大了。

足以比擬人類的覺醒境界五重天的強者,可見這赤鱗馬的恐怖。

「小子,你想死不成?」後面一個人呵斥道,一臉的怒色,十分的猙獰,尤其是那臉上的刀疤,如同一隻蟲子一樣,給人十分的恐怖的感覺。

「路這麼寬,你們不知道往旁邊走嗎?」葉楓也是十分的不爽,語氣低沉,這些傢伙也太囂張了。

在葉家這麼多年,幾乎沒有誰敢對他這邊不敬,所以那人呵斥葉楓,這讓他生氣一股怒火。

「嘿,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死?敢這麼和我們獵妖小隊說話?」那刀疤臉瞬間就不爽了,瞪著牛眼,駕馭著馬朝葉楓走來。

看這架勢就是想動手了,葉楓眸子微眯,死死的盯著那刀疤臉,雖然這刀疤臉是覺醒境界六重天的實力,但是葉楓沒有絲毫的膽怯。

這為首的女子一直盯著葉楓,看著這葉楓這股不怕死的精神,不由得露出一抹讚賞之色。

「老六,不得無禮!」這女子隨即呵斥一聲,那刀疤臉怒視了葉楓一眼,隨即騎著馬回到隊伍之中。

葉楓的眸子中的那股怒氣並沒有減退,這傢伙也太欺人太甚了。

「這位小兄弟不知貴姓?」那女子坐在馬背上,俯視葉楓問道,眸子之中滿是好奇之色。

「葉!」葉楓冷漠的吐出這一個字,便閉口不言。

「哦~葉小兄弟,我看你是要去那天盪山歷練?」和女子眼尖,瞬間就看出來葉楓這是要去天盪山。

葉楓也是微微一驚,這女子竟然猜出他要去天盪山。

不過這稍微聰明點的人都看的出來,葉楓背著一個大背囊,顯然是裝著許多食物。

背著這麼多的東西,一般也就是只有這些前去天盪山歷練的武修了。

「怎麼?」葉楓沒有承認也不否認。

「那正好,我看小兄弟身手不凡,要不咱們同行如何?剛好我們也要去天盪山獵殺妖獸!」這女子的這番話語瞬間就讓眾人震驚了。

首先反應的就是那刀疤臉以及其他人。

「老大,你這怎麼可以,帶一個毛頭小子,這不是連累我們嗎?」

「就是啊!到時候我們還得分神護著他的安全,這就是個累贅啊!」

「他才覺醒境界三重天這可以嗎?

這女子身後的十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道,應接不暇,都不願意讓葉楓與他們一起前去這天盪山。

葉楓聽聞之後也是微微一驚,這女子竟然邀請他一起去天盪山?這讓葉楓不由得沉思了起來。

難道說這女子看出來了什麼嗎?

「你們都給我閉嘴!」這時候那女子呵斥一聲,瞬間其身後的十幾個高大的漢子瞬間就閉嘴不語了,即便是十分的不爽。

「你們誰可以在覺醒境界三重天擋住我赤鱗馬的衝擊?」這女子怒視一圈道。

瞬間那一群人全都面面相覷,啞口無言了,這還真的低擋不住。

「葉小兄弟覺醒境界三重天的力量不比覺醒境界五重天的力量弱,我邀請他同行,你們有意見嗎?」這女子厲聲問道,問的眾人都無言應答了。

是啊!誰能在覺醒境界三重天的時候力道可以比擬覺醒境界五重天的強者?在這青雲郡之中都是十分少見的。

哪一個不是天之驕子,潛力驚人。

現在如今葉楓都可以做到,這自然是讓這女子震驚,這也是他為什麼會邀請葉楓的原因。

葉楓見狀,沉思了一會兒,看著那女子也算是誠心,隨即便應了下來。

畢竟這裡離那天盪山還有上百里路程,若是靠自己的雙腳的話,估計等第二天才能到。

要是有這些馬匹代步,那日落西山之前便可以到天盪山。

隨後那女子命人將一匹馬空出,讓與葉楓,一行十幾人朝這天盪山快速疾馳而去。

通過路上了解,葉楓知道了那女子名叫黃靈,是青雲城隔壁的青風城之人,今日與他們的獵妖小隊進天盪山,準備獵殺妖獸。

一行十三人是一個小隊的,黃靈是隊長是老大,那刀疤臉是老八,葉楓在這段時間之中也有了短暫的了解。

時間緩緩流逝,此刻太陽西斜,日若西山,黑暗將會逐漸降臨大地。

這個時候,葉楓等人便已經來到了這天盪山,遠遠看去,那天盪山十分的巍峨巨大。

說是一座巨大的山脈也不為過,佔據了方圓數千里範圍,植被茂密,各種蒼天古樹成堆。

時不時還能聽聞到各種野獸的嘶吼,飛起的成群鳥獸,給人一種來到了原始大森林的感覺。

葉楓看著眼前的這天盪山,不由得的深呼吸一口氣,未來的兩個基本上就在這裡度過了。

兩個月之後,便是青雲城的四族大比之日了,葉楓必須在四族大比之日將葉家的年輕一輩全部擊敗,狠狠的打葉家的臉。

「葉小兄弟,這就是天盪山了!」黃靈騎在那赤鱗馬上,遙指眼前的那座巨大的山道。

「我們先在天盪山外圍紮營,等天明再進山!」黃靈吩咐一聲之後,隨即便與葉楓兩人駕馭著馬快速離去。

後面,那刀疤臉看著離去的葉楓和黃靈關係這般親密,不由得怒火燃起,怒視那葉楓離去的背影。

~~~~~~

是夜,眾人已經深入這天盪山十幾里的範圍之中,在這裡只是有一般的野獸,並不足為懼。

一行人在這裡安營紮寨,燃起篙火,靠著帶來的獸肉。

葉楓也從自己的背囊之中取出肉塊,放在火上靠著,不久之後,一陣陣肉香四溢,香飄數里之外。

在吃飽喝足之後,眾人都開始睡覺了,除卻幾個站崗的除外。

葉楓並沒有睡覺,而是端坐在原地,開始冥想。

有這吞天獸血脈,葉楓吸收其靈力的速度也是十分的快的,雖然不及那覺醒了玄級九品血脈的葉修。但是也足以比擬黃級九品血脈的武修的修鍊速度了。

而且,葉楓的血脈等級還是可以提升的,葉楓問過玄老,自己的血脈等級想要提升,那就是大量的吸收獸魂,妖獸之魂。

所以葉楓想要在這兩個月之中趕超那葉修和葉珊,也不是沒可能。

圓月高掛,繁星點點,此刻已然是夜班,眾人不是睡了就是已經深入冥想之中。

夜班輪到了刀疤臉站崗,還有另外一人。

兩人站在不遠處,看著營地之中的葉楓,眸子之中露出凶光。

「十弟,你看那小子,老子一巴掌就可以拍死,真不知道老大是什麼意思竟然把這麼個小子給拉進來。!」這刀疤臉十分不爽的跟老十說道。

「是啊!我也就納悶了,這個小子,估計進山也是被妖獸吃了命!還虧了老大跟看個高手似的待他!」那老十也是十分的不爽,巴不得葉楓離開。

究其原因還是葉楓的實力讓他們震驚了,羨慕嫉妒了!

誰能夠在覺醒境界三重天抵禦住赤鱗馬的衝擊?力道比擬覺醒境界五重天的強者?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老十,來過來我有個計劃~~~~~」這刀疤臉聽聞之後忽然眼前一亮,眸子閃爍著陰險的光芒和那老十嘀嘀咕咕的說道。

說完瞬間兩個眼眸之中都露出贊同,以及興奮的光芒。

隨之兩個人便消失在黑夜之中,朝天盪山深處而去。

然而,這些人不知道的是,當他們離去的時候,葉楓豁然睜開了眸子,兩縷精光閃過。

??新書發布,求推薦票支持謝謝大家

?

????

(本章完) 第十一章大展身手

夜黑,這天盪山並不寧靜,到處都是此起彼伏的獸鳴之聲,聽的讓人心中發毛。

刀疤臉和老十朝這天盪山深處而去,兩人的速度很快,就像是兩匹迅捷的獵豹,快速的穿梭在這雜草密布的林間。

「八哥,我們都已經深入十幾里了,怎麼還沒到啊?你是不是記錯地方了啊?」兩人深入十幾里之後,老十有些疑問的道。

「馬上了,我記得就在這裡附近的!」這刀疤臉四處找存著什麼,一雙眸子簡直可以發光了。

兩人窸窸窣窣的在這連林子裡面東找西找的,不知道在找什麼。

忽然之間那刀疤臉傳來一聲驚呼:「找到了!」

瞬間這個老十便直接奔了過去,來到那刀疤臉身邊,只見一棵巨大的古樹忽然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古樹十分的大,有七八米粗,通體漆黑,閃耀著黝黑的光澤,在這古樹的根部有一個大洞。

這個洞口也有數米粗,足以容納數人同時進入其中。

刀疤臉和那老十看著這個幽深的洞口,有些發毛。

「八哥,這裡面那傢伙是可是十分恐怖的!你我都不一定是那畜生對手!」老十有些擔憂的說道,看著那刀疤臉。

「怕什麼!我們只要把這畜生引到營地,把那傢伙給幹掉就可以了!」這刀疤臉的臉色露出一抹凶光,看起來十分的兇殘。

「等會記得將這畜生引到營地之後把身上的衣服丟給那小子,這畜生就會抓著那小子不放了!」這刀疤臉告誡道。

隨即兩個便直接衝進那洞中,手中的戰刀揮動。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