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心頭都在默數著,血屠夫還能支撐多久。

該死!

血屠夫連沖了數次都無功而返,眼紅耳赤,氣喘吁吁,眼眸中的神色真正焦急起來。

眾皇這是真正抓到了他的痛楚,他必須持續不斷的血燃,獲得五倍神力和元氣才能在眾皇面前建立優勢。如果不進行血燃,他的實力也就超過一二名皇者聯手而已,絕無法同時迎戰眾皇者。

血燃一旦開始,無法迅速停止下來。一旦停下,重新啟動血燃,中間會有十多息的間隔,在眾皇圍堵之下會非常危險。

眼看著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減少,血屠夫承受的壓力變得無比巨大。

看來這場戰鬥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結束了。

氣血!

他急切的需要汲取更多的氣血!

「嘩啦——!」

血屠夫猛然揮舞手中的血鉤鎖鏈,數十丈長的血鉤鎖鏈在半空中如一條血色蛟龍在張牙舞爪,血光耀目,猙獰噬血異常。

他急切的需要大量的氣血!

「小心應對!」

黑水灣聯軍眾皇者和將士頓時緊張起來,看來血屠夫要做垂死掙扎了。為了獲得更多的氣血,他不得不拚命。

颼!

血鉤鎖鏈飛射而出。

但是,預想中的一幕並未出現,血鉤鎖鏈並未掃向黑水灣聯軍。

聯軍最前方的是眾位皇者,想要攻破皇者們的防線這一關極難。

血鉤鎖鏈出人意料的瘋狂掃向他身後,屠夫幫殘餘高層。

包括副幫主獨眼龍等在內,屠夫幫還有足足上百名武王境以上的武修以及數百名武侯,他們身上也有極多的氣血。

對於血屠夫來說,敵人的氣血和自己部屬的氣血,並沒有什麼不同,都一樣的管用。

「啊——!」

剎那之間,毫無防備的屠夫幫高層們遭到慘無人道的大屠殺。

他們哪裡想到幫主正在跟眾皇戰鬥之時,居然會突然朝他們下手,根本沒有多少戒備之心。

屠夫幫數十多名武王被橫掃而過的血鉤鎖鏈給纏住,鋒利的血鉤狠狠的刺入他們體內,卷在半空中掙扎慘叫,被血鉤瘋狂汲取氣血,氣血沿著鎖鏈注入血屠夫的體內。

很快,他們奄奄一息,成為一具渾身肌肉乾癟的枯屍,生機全無。

「幫主,不要啊!」

「幫主瘋了,快逃!」

其餘的屠夫幫高層們驚恐尖叫,倉惶奪路而逃,甚至不顧一切的逃向黑水灣聯軍一方。雖然聯軍可能殺死、俘虜他們,但至少不會吸干他們的氣血,讓他們成為乾屍。

這一幕連黑水灣聯軍都看懵了,沒想到血屠夫為了快速奪取大量的氣血,不惜朝他屠夫幫的殘餘部下痛下殺手。

僅僅一二息之間,血屠夫一口氣吸幹了數十名武王的氣血,滿面紅光煥發,恢復了全盛狀態,氣血十分飽滿,他又多了數百息的時間。

嘩啦,血鉤鎖鏈一抖,將屠夫幫高層眾多枯屍丟棄在地。

炙熱的岩洞內。

人群卻是一片死寂,冰寒刺骨。

血屠夫身後再也沒有站著一人,只剩下他一人魁梧的身形站立在岩洞中央。

屠夫幫還活著的殘餘高層在內全都叛逃到了黑水灣聯軍一方,就算是最忠心耿耿的部下,也無法忍受血屠夫這樣的大屠殺。

聯軍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倒吸一口冷氣,驚懼的望著血屠夫。

很多王者望著他,都在恐懼的渾身顫抖。

太瘋狂了,血屠夫這是不惜一切,哪怕毀了屠夫幫,要贏下跟眾皇的這一仗。

「吼~!來吧,本皇要將你們都剁成新鮮的肉泥,成為本皇的果腹之物!」

血屠夫暴虐的目光掃過聯軍眾人,油舌舔著血腥乾裂的嘴唇,一手握剁肉斧,一手提血鉤鎖鏈,大步朝眾皇者們走來。

他的血在燃燒,洶洶的元氣之焰,幾乎從體內噴湧出來,在周身形成一層巨大的元氣焰罩。

岩洞堅硬無比的地面在震顫哀鳴,一步一個深深的腳印,似乎承受不住他足下的大力踐踏。

葉凡雖未站在最前方直面血屠夫的壓力,依然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他也有些懵。

原本戰鬥剩下最後二十多息時間就能分出勝敗,結果血屠夫瘋狂汲取了他的手下氣血,一轉眼又變成了數百息的漫長戰鬥。

說不準被全盛狀態的血屠夫給抓住機會,衝破眾皇者們的防線。勝敗再次變得有些難以預測。

跟這樣完全沒有人性的瘋子進行戰鬥,簡直是一種難以想象的壓力。

接下來怎麼打?

(未完待續。)

「如果他的血燃只能持續四十息,我們完全有力量可以抵擋住他的進攻!」

眾皇們仔細一尋思他們和血屠夫的戰鬥過程,其實一開始他們十大皇者在實力上還是佔據較大優勢的。

但是為了快速擊殺血屠夫,他們選擇了激進的三面合圍進攻戰術,每一面的力量都略顯薄弱,才導致了接二連三的失利。

先後被血屠夫給斬死斬傷了數位皇者,拖成了一場進退兩難的僵持戰。

原本躁動激憤的聯軍眾將士們頓時啞口無言,靜了下來。

幽靈女皇居然如此信任它的這名黑袍鬼王部下,非但沒有斥責他干涉皇者之戰,反而以自己的信譽做保證,這讓所有人大出意料之外。

幽靈女皇和炎魔、丁鎩、左妖、伊飛龍、霍雨燕等眾皇隨即收縮進攻陣勢,退回聯軍一方,形成一個防禦之勢。負傷的金斑虎皇虎刺,還有猿罡,也早已經退到了後面。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以他們剩餘六大皇者的力量只守不攻,血屠夫想要攻破也是難如登天。

「該死的傢伙!」

不知為何,血屠夫原本萎靡不振的臉色卻突然陰沉了下來,盯著聯軍人群之中的「黑袍鬼王」看了一眼,似乎有些惱羞成怒。

這場看似驚心動魄的戰鬥,原本都在他的預謀操控之中。他故意勢弱,讓眾皇們在不斷進攻之中,汲取他們的氣血,耗盡他們的力量。

眼看只要再過一時片刻,眾皇圍攻就會徹底崩潰,居然被一個小小的鬼王給攪黃了。

他體內的血燃還在持續,不能瞪眼乾耗著,否則很快就會耗盡體內的剩餘氣血。

他需要儘快結束這場戰鬥,或者是汲取到更多的氣血。

吼!

血屠夫眸光兇悍,猛然揮舞一柄巨型的剁肉斧沖向眾皇。

「轟!」

血屠夫的一波狂烈衝擊,卻被炎魔噴出的恐怖超級火球、幽靈女皇大地鬼爪、伊飛龍冰雪神槍等聯手給擋了回去。

他們逼退血屠夫之後,也不進攻,依然只是死守著岩洞口,繼續抵擋著血屠夫一波又一波的衝擊。

四十息!…三十五息!…三十息!

他們心頭都在默數著,血屠夫還能支撐多久。

該死!

血屠夫連沖了數次都無功而返,眼紅耳赤,氣喘吁吁,眼眸中的神色真正焦急起來。

眾皇這是真正抓到了他的痛楚,他必須持續不斷的血燃,獲得五倍神力和元氣才能在眾皇面前建立優勢。如果不進行血燃,他的實力也就超過一二名皇者聯手而已,絕無法同時迎戰眾皇者。

血燃一旦開始,無法迅速停止下來。一旦停下,重新啟動血燃,中間會有十多息的間隔,在眾皇圍堵之下會非常危險。

眼看著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減少,血屠夫承受的壓力變得無比巨大。

看來這場戰鬥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結束了。

氣血!

他急切的需要汲取更多的氣血!

「嘩啦——!」

血屠夫猛然揮舞手中的血鉤鎖鏈,數十丈長的血鉤鎖鏈在半空中如一條血色蛟龍在張牙舞爪,血光耀目,猙獰噬血異常。

他急切的需要大量的氣血!

「小心應對!」

黑水灣聯軍眾皇者和將士頓時緊張起來,看來血屠夫要做垂死掙扎了。為了獲得更多的氣血,他不得不拚命。

颼!

血鉤鎖鏈飛射而出。

但是,預想中的一幕並未出現,血鉤鎖鏈並未掃向黑水灣聯軍。

聯軍最前方的是眾位皇者,想要攻破皇者們的防線這一關極難。

血鉤鎖鏈出人意料的瘋狂掃向他身後,屠夫幫殘餘高層。

包括副幫主獨眼龍等在內,屠夫幫還有足足上百名武王境以上的武修以及數百名武侯,他們身上也有極多的氣血。

對於血屠夫來說,敵人的氣血和自己部屬的氣血,並沒有什麼不同,都一樣的管用。

「啊——!」

剎那之間,毫無防備的屠夫幫高層們遭到慘無人道的大屠殺。

他們哪裡想到幫主正在跟眾皇戰鬥之時,居然會突然朝他們下手,根本沒有多少戒備之心。

屠夫幫數十多名武王被橫掃而過的血鉤鎖鏈給纏住,鋒利的血鉤狠狠的刺入他們體內,卷在半空中掙扎慘叫,被血鉤瘋狂汲取氣血,氣血沿著鎖鏈注入血屠夫的體內。

很快,他們奄奄一息,成為一具渾身肌肉乾癟的枯屍,生機全無。

「幫主,不要啊!」

「幫主瘋了,快逃!」

其餘的屠夫幫高層們驚恐尖叫,倉惶奪路而逃,甚至不顧一切的逃向黑水灣聯軍一方。雖然聯軍可能殺死、俘虜他們,但至少不會吸干他們的氣血,讓他們成為乾屍。

這一幕連黑水灣聯軍都看懵了,沒想到血屠夫為了快速奪取大量的氣血,不惜朝他屠夫幫的殘餘部下痛下殺手。

僅僅一二息之間,血屠夫一口氣吸幹了數十名武王的氣血,滿面紅光煥發,恢復了全盛狀態,氣血十分飽滿,他又多了數百息的時間。

嘩啦,血鉤鎖鏈一抖,將屠夫幫高層眾多枯屍丟棄在地。

炙熱的岩洞內。

人群卻是一片死寂,冰寒刺骨。

血屠夫身後再也沒有站著一人,只剩下他一人魁梧的身形站立在岩洞中央。

屠夫幫還活著的殘餘高層在內全都叛逃到了黑水灣聯軍一方,就算是最忠心耿耿的部下,也無法忍受血屠夫這樣的大屠殺。

聯軍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倒吸一口冷氣,驚懼的望著血屠夫。

很多王者望著他,都在恐懼的渾身顫抖。

太瘋狂了,血屠夫這是不惜一切,哪怕毀了屠夫幫,要贏下跟眾皇的這一仗。

「吼~!來吧,本皇要將你們都剁成新鮮的肉泥,成為本皇的果腹之物!」

血屠夫暴虐的目光掃過聯軍眾人,油舌舔著血腥乾裂的嘴唇,一手握剁肉斧,一手提血鉤鎖鏈,大步朝眾皇者們走來。

他的血在燃燒,洶洶的元氣之焰,幾乎從體內噴湧出來,在周身形成一層巨大的元氣焰罩。

岩洞堅硬無比的地面在震顫哀鳴,一步一個深深的腳印,似乎承受不住他足下的大力踐踏。

葉凡雖未站在最前方直面血屠夫的壓力,依然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他也有些懵。

原本戰鬥剩下最後二十多息時間就能分出勝敗,結果血屠夫瘋狂汲取了他的手下氣血,一轉眼又變成了數百息的漫長戰鬥。

說不準被全盛狀態的血屠夫給抓住機會,衝破眾皇者們的防線。勝敗再次變得有些難以預測。

跟這樣完全沒有人性的瘋子進行戰鬥,簡直是一種難以想象的壓力。

接下來怎麼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