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讓白洛奇奇怪的是,這遺址明明在水下,卻有如此沒有被水侵入的地方,可見這遺址的構造也非比尋常,或許還被某種力量保護著。

隨後,白洛奇也進空靈界換了一身衣物,走出來后,便掌心火焰一騰,和西門雪一同沿著通道前進。

這通道兩側的石壁,雕刻著十分抽象壁畫,連綿不絕,像是在述說歷史一般,應該與已經滅絕的水迦族有關,而且還出現了不少其他靈族的圖案,這龍族,木靈族,鳳族等都在其中。

沿著通道一直走了很久,都沒有任何的拐彎,就像是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直路上一般。

「奇怪,這路為什麼走不完?」西門雪有所察覺,嬌容露出十分奇怪之色道。

白洛奇思慮了一下,便讓西門雪停了下來,同時,四顧左右。

「怎麼了?」西門雪立刻看向白洛奇問道。

「不是這路走不完,而是我們一直在繞圈圈。這條長廊並不是完全直的,而是有十分微小的曲線弧度……」白洛奇說著,同時將火焰往外側的石壁照了一下,就見外側看似平整的石壁,仔細一看,發現竟然是帶著一點弧度的。

雖然這弧度只有一點,但是,如果這遺址足夠大的話,那也足以形成一個連綿不絕的圓。

「那現在怎麼辦?」西門雪看向白洛奇道。

「當然是找帶路高手幫忙了。」白洛奇說著,立刻從空靈界中召出龍麟。

在白洛奇的示意下,龍麟馬上就往前飛奔,而白洛奇和西門雪也緊隨其後。

片刻之後,龍麟就停在了一塊和其他石壁略有不同顏色的石板前。

白洛奇看了一眼,便伸手碰了上去,片刻之後,那石板瞬間就凹陷了進去。緊接著,腳下隆隆震響,很快的,發現內側的石壁竟然移動了起來,有些像是拼圖一般,一塊接著一塊。

眨眼間,白洛奇和西門雪就發現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個入口。

白洛奇看了西門雪一眼后,便先走了進去,頓時,只覺得眼前一陣猶如黃金般的光芒映耀射來,而等他看清眼前的景象時,馬上就露出震驚之色,詫異的叫道:「這是……」 如此耀眼的金芒乍看之下,或許會覺得是什麼寶藏,但白洛奇所看到的絕不是寶藏,雖說不是寶藏,但卻遠比寶藏要來得令人驚奇。

只見眼前是一間石室,而石室的中央,豎立著一個透明的容器,用類似玻璃般的材料密封而起,而容器之中盛滿了液體。

但令白洛奇驚訝的並不是這個容器,而是容器中竟然還有一個面容俊朗的男人,****著全身,完全浸泡在水中,沒有呼吸,也沒有任何動靜,就像是已經死掉一般。

最奇特的是,這個男人看上去又像是活生生的,給人一種強烈的生命力,只是像是沉睡了一般,而這映亮四周的金芒,正是從這個男人身上釋放而出的,顯得十分溫和,就像是某種光源一般。

「龍玄,他是……」這緊跟著走進來的西門雪,一見到容器中沒有穿衣服的男人,先是嬌容一紅,急忙撇過頭去,緊接著,便問道。

白洛奇搖了搖頭,因為從這男人的特徵上看,跟人類無異,也沒有任何靈族的形態,所以,應該不是什麼靈族,但是,這男人身上所釋放的金芒,明顯是某種力量所形成的。 轉彎只爲遇見你-我的惡魔 而如果是人類的話,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奇特的力量。

「這個男人該不會就是第九件靈物吧?」西門雪不禁猜疑道。

「看起來不像。」白洛奇並不這麼覺得,不過,在水迦族的遺址之中,卻出現了這麼一個神秘的,酷似人類的男人,也確實令人無法聯想。

這個水迦族的猶如像是容器一般的竟是一個人,而且,看上去還是活生生的,

「龍玄,你看那裡……」這時,西門雪似乎注意到了什麼,立刻指著容器的一角,叫道。

白洛奇立刻看了過去,就見那容器的一角上有一個凸出來的石模,像是手掌般,正在不斷閃動著奇異的光亮,像是在指引什麼似的。

「要不要試試看……」西門雪有些好奇地對白洛奇道。

「不好吧,也許是什麼危險的機關。」白洛奇看了容器中的神秘男子一眼,搖頭道。

「可說不定和靈物有關呢!」西門雪猜疑道。

白洛奇一聽,也覺得西門雪說的不無道理,雖說他不覺得這個神秘男子就是靈物,但說不定和靈物有什麼關係,否則,怎麼會以這樣的方式存在於水迦族的遺址之中呢!

猶豫片刻之後,白洛奇才對西門雪點了點頭,西門雪馬上就先到了那容器前,然後,俯下嬌軀,將小手按在了那手掌型的石模上,可是放了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好玩!」西門雪小嘴輕撅的抽回了手,然後,轉眸看了跟在身後的白洛奇一眼,便道:「也許是我的手太小了。」說完,就直接抓住了白洛奇的手,往那石模上按去。

但白洛奇的手按下之後,也是沒有反應。

「看來和靈物沒有什麼關係……」白洛奇笑了笑,但就在他打算抽回自己的手時,驀地,他突然就感到自己的手掌像是被緊緊地吸在了石模上似的,竟然無法抽開。

緊接著,白洛奇就感覺到耳旁響起了十分強烈的噪音,就像是要穿刺他的耳膜一樣,忽然間,他的腦海里就隱現出了一段記憶。

而記憶之中的場景讓白洛奇感到無比的震驚,但見居高臨下的俯望那猶如遭受了天地浩劫一般,滿目瘡痍的荒涼而一望無際的大地,無數靈族與守護獸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數量至少成千上萬。

「萬靈之死?」白洛奇的腦海里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

而這時,記錄下這段記憶的眼睛突然轉動了一下,很快的,就落在了所站立位置最前端的一處孤崖之上,而就在那孤崖之上,屹立著一道被黑色斗篷所籠罩的身影,全身透著強大的邪氣,令人無法直視,同時,也感到萬般的驚懼,彷彿眼前的這個身影像是黑暗與邪惡的恐怖化身。

「王,你所做的一切,只是讓這些靈族成為陪葬而已!」記錄這段記憶的眼睛的主人,好似有些激動的對著那邪氣凌然的身影,問道。

「陪葬品嗎?」那身影猶如君臨天下的王者,發出一陣冷酷的笑意,顯得極為孤傲。

「雖然我無法阻止王的決定,但身為我族的神官,我還是要提醒王,王這樣做的後果,只會讓我族走向滅亡!」記憶的主人義憤填膺的說道。

「滅亡嗎?我覺得並不是件壞事,因為遲早有會這麼一天的,我只是讓它提前了而已。」身影若無其事的說道,彷彿對他來說,這世上已經沒有任何的眷戀了。

「王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實在不明白……」記憶的主人語氣強烈的質問道。

「萬物蒼生都是平等的,很小一部分的強大,只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扭曲而已。你覺得這些靈族為什麼會如此義無反顧,他們明知道他們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充其量只是陪葬品而已,但他們卻毫不畏懼……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犧牲,將為他們的子孫後代帶來難以想象的影響,他們並不是為了現在而戰,而是為了這個世界的未來。」身影猶如哲學家般冷漠的說道,但這聽起來冰冷冷的話語,似乎有夾雜著莫名期望。

「神官,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這時,那身影突然輕嘆一聲,然後,對記憶的主人說道。

「什麼事情?」記憶的主人有些詫異的問道,似乎是因為眼前這個高高在上,被稱為王的男人,竟然會用這樣的語氣對他說話。

「替我見證一下這個世界的未來。」身影冷冷的說道。

「如果這是王的命令,我會照辦的。但是,王不是自己能夠見證嗎?王可是永恆的存在……「記憶的主人恭敬的應道。

「是嗎?」身影邪然一笑。

就在此時,那身影終於緩緩轉過身來,但見那剛毅的臉龐被一張令人不寒而慄的面具所遮擋,那面具看起來就猶如死神的面容,讓人感覺到死亡就在眼前…… 「聖甲面……」幾乎同時,白洛奇猛地就緩過了神,雙目圍瞪,腦中還停留著那記憶中最後一幕的畫面,那邪然身影所帶著的面具,赫然便是龍族聖物,也就是龍族第一任族長的遺物,聖甲面。

但顯然,記憶中被稱為「王」的身影,並不是龍族的第一任族長,雖然沒有看到面容,但是,從記憶中的對話聽來,這個王似乎與萬靈之死的謎團有著極為密不可分的關係,但他究竟是誰,儘管白洛奇心裡隱約已經有了猜想,但還無法確定。

另外,對話中的內容,似乎也都有所指引,對於白洛奇來說,都是相當重要的線索。

此刻,白洛奇的目光不禁落在了容器中的神秘男子身上,如果假設這個神秘男子就是這段記憶的主人,那也就是對話中,那位王口中所叫的神官,但他究竟又是什麼人?與這位被稱為王的邪惡男人有著什麼樣的關係?

不過,白洛奇可以肯定是,如果這個神秘男子還活著的話,那一定能告訴他當年萬靈之死的謎團的答案。

「龍玄,你沒事吧?」西門雪見白洛奇盯著容器裡面的神秘男子出神,立刻就搖了白洛奇一下。

白洛奇回過神,便搖了搖頭,看了神秘男子一眼后,便道:「我們繼續找吧。」

雖說白洛奇對這個容器中的神秘男子十分在意,但眼下,最重要但還是先找到靈物,等保住第九件靈物后,再設法弄清這神秘男子的來歷,以及他背後所隱藏的秘密與謎團。

隨後,白洛奇和西門雪就先退出了石室,而就在兩人退出石室的時候,那容器中的神秘男子突然睜開了雙眼……

這邊,白洛奇兩人繼續讓龍麟帶路前進,沒多久,又發現了一個入口,進入后,竟又是筆直的通道,但似乎比之前的通道要稍微深入一些。

緊接著,兩人一獸又以繞圈圈的方式,不斷往前行進,繞了將近一圈,總算,又找到了一個更近一步的入口。

就這樣,周而復始,雖說有種無休無止的感覺,但卻能感覺到,這通道的距離似乎也越來也短,就像是在不斷接近中心一般。

終於,在令人頭昏眼花的繞尋下,白洛奇兩人走入了一個藍光綻放的偌大區域之中,這個區域看上去有些像是廣場,除了一些台階和柱子外,什麼都沒有,十分空曠。

而就在區域的中央,立著一個半米長寬的祭台上,而祭台上,懸浮著一件錘形靈物,正散發出藍色的靈芒,閃耀奪目。

「這就是靈物嗎?」因為是第一次見到靈物,所以,西門雪也十分好奇地湊了上去。

「小心點。」白洛奇不由拉了西門雪一把,因為這靈物通常都是用各種奇怪的方式保護起來的,所以,不能輕易接近。

同時,白洛奇也觀察了一下錘形靈物以及祭台四周,並沒有見到有什麼特殊的保護,也沒有什麼靈異獸守衛。

「接下來要怎麼辦?這靈物是找到了,但又不能帶出去,我們要怎麼保護它?」西門雪對白洛奇問道。

「我讓龍麟送你出去,你回營地,把具體的情況告訴乙女,由她來指揮接下來的行動,我就留在這裡,防止有霸聖級的御靈者先行進入這裡……」白洛奇考慮了一下,安排道。

「那不行,你一個人在這裡,太危險了。」西門雪不禁搖頭道。

「那總要有人回去報信吧。難道我回去,留你一個人在這裡?」白洛奇看苦笑地看著西門雪道。

「那還是我回去吧。」西門雪一聽,嬌容微變道。

隨後,白洛奇便示意龍翼護送西門雪到他們之前進入遺迹的入口,然後,再回來跟他匯合。離開一同往石室外走去。

可是,就在西門雪和龍麟剛走到門口時,一道氣息驚人的身影突然暗處閃現出現,以極快的速度制住了西門雪。

西門雪立刻發出一聲叫喊,想要反抗,卻發現全身已經彈動不得,對方的實力遠在她之上。

「放開她。」儘管白洛奇第一時間沖了上去,但還是來不及,只能目光一睜,冷瞪著制住西門雪的那身影,從氣息上判斷,來人明顯是個霸聖級的御靈者,而且,應該還是個霸聖三級的。

「把你身後的靈物取來給我,我就放了這個丫頭。」這時,那身影一邊抓著西門雪,一邊緩緩現身而出,露出了真面目,是個身形壯碩的男子,左邊的臉頰有一道從眼睛延伸到下巴的傷痕,十分猙獰,左眼也是毫無神采,但右眼卻猶如虎目般瞪大,透著凶光,像是看不出年紀,但在荒靈大陸,能達到霸聖級實力的御靈者,幾乎都在百歲之上。

白洛奇仔細看了這霸聖三級的頂尖強者一眼,似乎在之前的各支奪寶隊伍中,沒有見到過。

「龍玄,不用管他,不敢殺我的,不然,我爺爺是不會放過他的。」西門雪嬌容傲然道。

「你爺爺?」霸聖級御靈者立刻蹙眉道。

「我爺爺是西門霸天,你要是敢動我一根頭髮,你就死定了。」西門雪美眸一瞪道。

「原來是西門老兒,想不到你是她的孫女,還真是冤家路窄!西門老兒當年廢了我狂霸一隻眼睛,今天讓我抓到他的孫女,也算是他的報應了。」霸聖三級的頂尖強者立刻狂笑道。

「你……」西門雪一聽,嬌容也不由一變,沒想到此人竟是她爺爺的仇人。

「小子,還不快動手,你真想看這丫頭死在我手裡嗎?」狂霸冷笑地看著白洛奇,用力地捏住西門雪的雪頸。

這西門雪立刻面露幾分痛苦之色。

白洛奇見狀,目光冷簇,但是,總不能不管西門雪,猶豫之下,便轉身伸手朝那錘形靈物碰觸而去。

但就在白洛奇要碰觸到錘形靈物的一剎那,頃刻間,那錘形靈物瞬間綻放出強烈的藍芒,瞬間波及開來,強大的靈力猶如驚濤駭浪般湧出。

片刻間,整個遺迹也隨之猛地顫動了起來,劇烈的左右搖晃。

「小子,你做了什麼?」狂霸見狀,馬上怒瞪白洛奇道,以為是白洛奇做了什麼手腳。

白洛奇看這遺迹就像是要塌了一般的猛烈震動,也是神色冷凝,一言不發…… 與此同時,就在遺迹上方的海面上,海浪翻湧,很快的,就形成陣陣巨浪,朝海岸線衝擊而去,發出隆隆的嘯聲,聲勢驚人。

而這時,駐紮地的營帳內,慕乙女和木綾羅等人正在因為白洛奇和西門雪的失蹤而憂心忡忡。

「巨潮汐開始了!」一名御靈者從外面跑了進來,稟告道。

營帳內的眾人一聽,馬上就走出了營帳,就見不遠處的水獸海,巨浪排山倒海的翻湧而來,甚是驚人!

起初,這巨浪還只是衝上了海岸線十幾米,但之後,越演愈烈,浪是越來越高,猶如海嘯般,極為壯觀。

「看來我們要馬上撤退了!」木綾羅見狀,馬上對慕乙女說道。

撒旦老公 別太壞 慕乙女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因為看這樣子,恐怕過不了多久整個海岸線方圓百米之內都會被波及,如果不及時撤退的話,肯定會有大麻煩的。

所以,很快的,在慕乙女和木綾羅的帶領下,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以及百名龍族,迅速後撤,暫時先撤到了海岸線后的一處高地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那滔滔不絕的巨浪,不斷沖刷上海岸線。

很快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巨浪一次比一次的更加誇張,沒多久,這浪竟然高大數十米,就像是捲簾一般交錯翻騰,令人看得也是心驚肉跳。

「龍玄他們不會有事吧?」見到此景,姬無雙也不禁有些擔心起來道。

慕乙女和木綾羅也是嬌容嚴肅,但在這種情況下,她們也根本沒法下海去找白洛奇和西門雪,而且,這巨潮汐出現,也就說明水迦族的遺址很快就會浮現到海面上,到那時,各支奪寶隊伍肯定會有所舉動,而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阻止靈物被奪走,所以,也必須嚴正以待,做好準備。

就在巨浪持續沖刷海岸線一個時辰后,終於就在離水獸海的千米外的海面上,好似有什麼從水底鑽出似的,不斷有水花上下翻騰,遍及方圓數百米,十分劇烈。

片刻之後,像是宏偉建築物頂端的巨大石頂破水而出,掀起漫天水花,同時,伴隨著強烈的水嘩聲,隨後,其他位置的海面上也紛紛露出了一些建築物群的頂部,絡繹不絕,場面驚人!

沒過多久,連綿不絕,佔地巨大,猶如一座城市般的高達宏偉的古代建築物群,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從海底徐徐升起,看得整個海岸線上的所有奪寶隊伍,包括那些靈族在內,都目瞪口呆,驚為天人,或許是因為他們很難想象,究竟是什麼力量竟然能夠將一座城市般大小的遺址,從海底給升起來。

整座遺址逐漸露出海面之後,頓時,就能清晰地看見那些建築物群之間,大道縱橫,各種高大的石像錯落其中,琳琅滿目,就像是個藝術的殿堂,而其中最壯觀的一座圓頂形建築物,呈金字塔型,兩側有將近一半高的獸像,就像是侍衛一樣守護著圓頂形建築物。

而同時,一條十分寬闊的石道也從海底浮現而出,將海岸線和遺址連接在了一起。

見到這石道出現之後,海岸線上的各支尋寶隊伍馬上就蠢蠢欲動起來。

這時,木綾羅也看向了慕乙女,兩女心裡顯然有著同一個想法。

「不管任何,先阻止那些奪寶隊伍接近遺址……」慕乙女篤定道,「雨晴,這魔鳳國的御靈者就由你帶領,負責牽制石道左側接近的奪寶隊伍……」

「好。」端雨晴立刻點了點頭。

「那我帶領木神國的御靈者負責右路。」木綾羅對慕乙女說道。

「聖龍國的御靈者和眾龍族族眾,隨我守住那條石道……」慕乙女又一聲令下。

隨後,在慕乙女和木綾羅的帶領下,這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以及百名龍族族眾,馬上朝石道一擁而上,傾巢而出。

同時,其他的奪寶隊伍,也第一時間沖向了石道,各支奪寶隊伍中的靈族高手也是首當其衝,為自己的隊伍開路。

很快的,就在石道前,慕乙女和木綾羅所率領的三國聯合的御靈者隊伍以及百名龍族族眾,便和各支奪寶隊伍,在那條通往遺址的石道之前,展開了一場混戰。

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頃刻間,打得天昏地暗,不可開交!

因為各支奪寶隊伍都想先衝上石道,所以,也是見人就出手,總之,能沖一步算一步,因此,場面也是極度混亂。

「無雙,你和晴嵐先進去找龍玄他們。」這時,慕乙女立刻對身旁的姬無雙和曹晴嵐,吩咐道。

姬無雙和曹晴嵐一聽,馬上就在掩護之下,先行沖入石道,迅速朝遺址而去。

而就在此時,天妖族所派來的,由紫袍老者所率領的那隻實力強大的奪寶隊伍,突然橫空殺出,直搗黃龍地朝石道強殺進去。

因為這隻奪寶隊伍實力很強,再加上還有很多靈眾級別的靈族相助,另外,再加上達到霸聖級實力的紫袍老者坐鎮,所以,也是勢如破竹,眼看就要衝破重圍,殺入石道時,這慕乙女卻也帶著十幾名龍族族眾以及幾十位聖龍國御靈者,攔在了紫袍老者他們的面前。

「你們先衝進去,老夫陪她過兩招。」紫袍老者心知慕乙女的實力不弱,所以,打算親自對付慕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