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兵就是這樣,在吃飽喝足的情況下,還能夠控制的住,可是一旦人人餓著肚子,那就是連魔將都難以駕馭的場面,凡人隊伍中那種殺雞儆猴的做法在這裡根本不管用!

十萬魔兵捕捉兩千多頭原獸,這樣的場面還真的是夠宏大的。原獸們在最初的時候受到魔氣的衝擊,頭腦發昏,只是本能的東竄西跳,躲避魔兵的捕殺,卻始終找不到安全的地方,當看到那三支火箭之後,它們終於找到了回去的路,一個個向著火箭發出的地方,奪命而逃!

還是有大量的原獸被捕殺,這是難免的,魔兵雖然動作笨拙,但是在奔跑的速度上並不慢,更何況這裡還有魔獸,也同樣是在捕殺原獸!

當然也有跑出包圍的原獸,大概有六七百頭,這這已經是不到三分之一的數字了,可是對於魔兵和魔獸來說,這些原獸也是極為誘人的食材,他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

只要找到回來的道路,原獸們就會在本能上知道了該從哪條路上走,而魔兵和魔獸們,就像是烏雲一般,大面積的掩殺而來!

大量的魔兵開始摔倒,之前天兵們在荒原上所挖下的坑洞起了作用,這些東西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殺傷力,裡面沒有陷阱機關,只是尋常可見,而且毫無規律可循,這就讓魔兵喪失了警惕,以為只是慌不擇路時的摔倒而已!

可是在十萬大軍面前,一旦摔倒那就可以可怕的災難了!前面倒下的人還沒等站起來,就被後面的人蜂擁衝上來,一腳踩在了身上或者是頭上,一個人踩過去無所謂,可是數萬人這樣踩過去,就算是一塊石頭,都能被踩碎!

魔兵的身體的確很強悍,對於凡人來說,可謂是刀槍不入。可畢竟不是鐵打的,天兵隨便拿個利器,都能輕鬆刺穿。所以堅實程度是相對於什麼人來說,在不同的人面前,防禦力就會不相同。

踩踏至少讓三千多名魔兵當場死亡,成了肉泥一般的屍體,這是因為魔兵原本就因為體質的原因,跑起來勢大力沉,幾乎是每一腳都是往下跺地,一大群魔兵一起跑步,整個大地都似乎在顫抖一般。

不過三千多名魔兵而已,對於十萬人來說,簡直可以忽略不提,還有五千多魔兵受傷,胳膊腿的斷了,影響了行動,也只是自認倒霉,無法去搶奪那些原獸,並沒有懷疑到這裡都是人為的布置。

直到出現了一條油溝!原本看起來平整的路面上,在魔兵踩上去的時候,突然下陷,出現了一條很長很寬的土溝,裡面還有大量的魚油!

一些魔兵餓瘋了,沒有想到這條油溝是被人挖掘出來的,而是聞到了魚腥味,乾脆就趴在坑裡,大口大口的喝油!

也有一些魔將看出了這裡的不對勁,想大聲招呼大家小心,可是話沒說出來,就被隨後趕到的魔兵給壓在了下面!

後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事,在他們的眼中也只有那些原獸,只有不停的往前沖,才能吃到那些送上門的食物。

前面的人摔倒了?那才是後面人超越他們的好機會!沒有人會去理會前面的人為什麼會摔倒,也不會去伸出自己的手,拉攏一把那些同伴,甚至還會故意抬腿,將摔倒的人給踩在腳下!

這就是魔族的人情,魔族的規矩,人性最醜惡的方面在這裡被展現的淋漓盡致,沒有什麼同袍之情,有的只是利益之爭!

掉在油溝里的魔兵還沒有爬上來,就被後面蜂擁而至的同伴給砸下去,直至把整個油溝填平,大量的魔兵開始衝過油溝,繼續追殺那些原獸,而就在此時,他們的眼睛都亮起來了!

因為天空出現了一道道的流星,如飛快移動的火焰,向著他們飛了過來,然後就落在了他們的四周!

是火箭!有些火箭射中的魔兵的身體,很快就將他變成了一個火人,在地上不斷的打滾,有些卻落在了地上,燃燒的火焰映出了地上的大坑,還有坑裡的那些罐子。

似乎預感到一種不妙情況發生的魔將張嘴大呼:「小心!敵襲!」可是聲音卻被淹沒到魔兵的跑步聲中,還有嘴裡所發出的吼叫聲里,而他的人也被推下了土坑,衝進了已經開始燃燒的那些罐子中間。

這些罐子都被泡在了火油裡面,不過火油並不是很多,只是在下面淺淺的一層,可是這樣已經足夠!

「轟!轟!轟!」爆炸突如其來的響起,大量的罐子爆開,然後陶片在半空中飛濺,鋒利如刀,劃破魔兵的胸口,刺瞎他們的眼睛,甚至割開了他們的喉嚨!

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這種飛濺的陶片就像是一張掛滿了尖刀的大網,將魔兵沒有籠罩在裡面,隨著一聲聲的爆炸,現場血肉飛濺,大量的魔兵生生被陶片給切割成屍塊,胳膊大腿的滿地都是!

一共有五個大坑,裡面有五萬油罐,先後爆炸,整個戰場上雷聲隆隆,慘叫連連,土石飛濺,屍橫遍野!

躲在遠處的天兵們都看呆了,這種炸罐在原界也曾經出現過,但是只是單獨使用,看起來威力還算是在接受之內。

可是現在,眾人還算是真的開了眼了,這也太霸道了,相隔數里,都能感覺到每一次爆炸后那地面的震動,一個小小的油罐,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爆炸力!

蛇娘看著花魁那目瞪口呆的模樣,得意的笑了一下,輕聲對他說:「怎麼樣,我那弟弟有本事吧?」

「的確很厲害,是個聰明人!」花魁點點頭,也承認這種手段的確有效,絕美的臉蛋上也浮現出了欽佩之情。

以前她們幾個人,眼高於頂,何曾看起過別人?可是現在,按照玄寶對他們提出修靈先修心的宗旨,她們收斂心性,開始修行心境,也終於收起了之前的傲氣,變得平和而中肯了許多。

可這並不代表花魁就受到了蛇娘的蠱惑,對何三巴產生好感了,兩人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什麼交集的關係,不會被蛇娘來亂點鴛鴦譜。

五個大坑的爆炸,讓魔兵損失慘重,他們稀里糊塗的衝過來,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已經陷入了一場飛刀大陣之中!當然,飛起來的並不是刀,而是陶片!

這個時候,才有更多的魔將反應過來,自己很可能是中了埋伏。之所以不敢肯定,那是因為誰也不會想到,天兵會來到魔界,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所以也沒有人往這方面懷疑,只是單純的以為自己就是遇到了危險,卻想不到這種危險是誰造成的!

這就是魔兵的可笑之處,他們原本就是被魔氣給摧毀了腦子的人,就算修為到達了魔將的程度,也只是恢復了一些神智,並不會像是天兵一樣,能夠有聰明絕頂的智慧!

除非到了魔王的境界,才會真的修復魔氣對神智的損傷,有完善的思維能力,不過也是受到魔氣的一些影響,比較偏重於戾氣的散發,行事手段陰狠,作風強悍血腥! 五萬油罐不斷的爆炸,沒等先前的陶片落地,又有新的罐子炸開,四下飛裂!

這樣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一直在密集響起,比起玄炮威力還要巨大的炸罐給魔兵帶來了心靈上的恐懼和震撼,有些已經不敢跑了,只是跪在地上,雙手抱頭,換身纏滿陶片的將腦袋抵在地上,瑟瑟發抖!

更多的魔兵開始後退,他們終於發現了前面的不對頭,這些爆炸引發的不只是陶片的飛濺,還有大火,已經有不少魔兵被大火吞噬!

可怕的是,這些大火還會追著人跑,地上似乎也全都是火油,終於火油像是蛇一般的衝進了正在不斷往外爬人的油溝裡面,「轟」的一下,更大的火焰燃燒了!

不管是身上沾了火油還是沒有沾到的,只要是站在油溝的旁邊,都被這場大火給吞噬!

魔兵已經消除了魔化人那種對火焰的本能恐懼,可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不怕火,能夠防禦火焰的傷害!

上面的人好不容易爬上來,卻被大火給捲住了身體,變成了一個大火球,渾身燃燒著,狂叫著四處亂竄!

這就是魔兵跟凡人的區別,如果是凡人身上著火,一般都是滿地亂滾,希望能夠壓下身上的火勢。

可是魔兵身上起火之後,會用盡全力的奔跑,因為在奔跑的時候可以產生涼風,會讓他們感覺到舒服一點,當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大火讓他們的思維更加混亂,讓他們做出超越常情的舉動。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奔跑會讓他們身上的火焰變得更加兇猛,火會越燒越大!

而且在他們慌不擇路的奔跑之中,還會經常的撞到同伴的身上,把自己的身上的火也引到了同伴的身上。

這樣一來,整個魔軍都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是被陶片扎的渾身是血的人,到處都是被大火燒成了一片火球的人!

油溝裡面出現了大量的黑煙,那是下面上不來的魔兵被燒化了的現象!那些傢伙有些肚子都已經喝脹了,現在卻是最慘的,火焰將他們的肚子完全燒裂炸開,從里到晚少了個透徹!

而且這些人變成了新的火種,沾到誰的身上誰就遭殃,無論怎麼拍打都不可能熄滅!

其實當他們掉下這個油溝的時候,就已經是必死無疑的結局了!為了兩千頭原獸,數萬魔兵就稀里糊塗的死在這片荒原上,根本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不過對於天兵來說,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美事!魔兵死的越多越好,這些魔崽子,早就該死了!

每一個魔兵的形成,都是在凡人性命的基礎上出現的!也就是說,隨便拉出一個魔兵,他的身上肯定有不下三條的人命,否則他就沒有那麼多的殺氣死氣戾氣陰氣,來將他變成魔兵!

因此魔兵都該死,他們原本就是一群背離了天道的罪人,無論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懲罰他們都是應該的,無論殺死多少魔兵,都是在維護天道!

十萬魔兵幾乎一下子就傷亡了一般,剩下的人驚慌失措,到現在為止,他們還不知道眼前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了,自己的敵人究竟是誰!

也有不少魔兵是追尋著原獸的足跡,居然毫髮無傷的逃過了那一場場的劫難,後面所發生的一切,也讓他們心驚肉跳,可是當他們的視線注意到了那些原獸已經停下來的時候,已經被眼前的美事給忘記了所有,一個個留著口水就沖了上期!

「嗖!」一根長矛插進了一個魔兵的胸口,將他的身體貫通,在他難以置信的眼神中,一名神將出現在面前,眯著眼睛看著他,神情冷冽,就像是看著一具屍體!

他也馬上就要成為屍體了,不過還是在臨死之前,嘴裡喊出了一聲:「天兵來了!」

「嗖嗖嗖!」一根根長槍飛射過來,如雨一般的籠蓋住這些魔兵,尋常的兵器對付他們實在是要花費不少力氣,他們入魔之後的確是皮糙肉厚,雖然天兵們隨便用什麼武器也都能砍下魔兵的腦袋,但是確實不如這種專門對付魔兵的長槍!

必須要用白楊木來做桿,精鐵打造槍頭,這樣一旦長槍穿透魔兵的身體,白楊木就不會被魔氣所侵襲,依然堅硬如初,而且隨著磨血的既然,槍桿會越來越結實堅硬,等到整個槍桿變成棗紅色,水沖不掉,那就會成為能夠殺死魔王的利器!

天兵來了?!天兵怎麼會來到這裡?這簡直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這裡是魔界,從來都只有魔兵衝上凡人界,從沒有出現過天兵能來到魔界的事情,難道他們已經不怕魔氣了?

可是當所有魔兵看到面前那些肅殺站立的天兵時,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用帶著不可思議的恐懼心理,大聲喊叫著:「天兵來了,快殺天兵!」

只是他們已經被那些大火和炸罐嚇破了膽,根本很難組成有效的兵陣,被士氣正旺的天兵給衝殺的落花流水!

這是天兵感覺到最揚眉吐氣的一戰!這樣的魔兵實在是太弱了,太好殺了,他們雖然在力氣上佔據著一定的優勢,可是因為已經被天兵的布置和突然的降臨給摧垮了心神,導致他們現在根本無心作戰,只想逃離這裡。

還好魔兵的心性都是見血就發狂,在越來越多的同伴被砍殺之後,剩下的魔兵也被激發起了凶性,開始不顧一切的反抗,總算是稍微抵擋住了天兵的追殺!

不過還有數萬魔兵逃跑了,他們的凶性還沒有被激發出來,所以根本就不敢跟天兵正面相對。

「想跑?沒那麼容易!」負責布成合圍攻勢的花魁一直遊離在戰場之外,就是要堵住魔兵的去路,卻沒想到一向可以說是驍勇善戰的魔兵也有逃跑的時候,看來腦子不大清楚的魔兵也會膽怯,只要能震懾到他們的內心,他們也會不戰而逃!

看到那些魔兵想要逃離,花魁當然不會放手讓他們走掉,馬上帶著自己的部隊追了上去!

「回來!」一直騎在一頭龍馬上縱觀全局的劉阿一叫了一聲,可是花魁已經聽不到了!

劉阿一和霸天下都有一匹龍馬坐騎,只是由於主人的修為,他們的龍馬還不能飛起。

比起普通的戰馬,龍馬至少要高大了兩倍,腳力也是普通戰馬所不能比肩的,就算是凡馬中的精品,如汗血寶馬之類,在龍馬面前也得俯首稱臣!

只是更大的戰局在這邊,劉阿一當然不可能會顧此失彼的去追逐花魁!這些修靈仙人果然是難以駕馭,劉阿一當然知道這幫修為上不輸於他的人很難掌控,可是還是想儘可能的籠絡他們,只是他也不太會主動去拉攏別人,所以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台階。

卻還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敢不顧軍令,自己擅自行動!雖然花魁的部隊負責合圍,但是劉阿一也強調過,窮寇莫追,這些魔兵還不到兵敗如山倒的地步,一味的追殺只會引發他們的凶性!

反正前面還有十萬天兵,這些魔兵根本退不回去,所以他們這邊用不著心急,等到前後合圍的陣勢一成,著急害怕的就是魔兵了!

沒想到花魁竟然不管不顧的沖了出去,那就等於大亂了劉阿一的部署,那邊至少還有三萬魔兵,花魁的一萬天兵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眼下被天兵給纏住的,也有三萬魔兵,剩下的四萬,或死或傷的都已經失去了戰鬥能力!

四萬天兵圍殺三萬魔兵,也算的上是佔盡了優勢,卻沒有想到在最外圍的何三巴一聲大喝,領著一萬天兵退出戰鬥,支援花魁去了!

這種明目張胆違抗軍令,根本不顧兄弟袍澤死活的作風讓劉阿一雙目通紅,臉上浮現出一絲殺機!

真以為我不該對你們執行軍法嗎?可是不管怎樣,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劉阿一振臂一揮,帶著一千親衛去封堵何三巴那一萬人留下的缺口,這簡直是就是在自尋死路!

可是劉阿一和一千親衛卻個個悍不畏死的以一敵三,甚至是以一敵五,硬是抗下了魔兵的衝擊!

幸虧蛇娘的部隊救援及時,包圍圈得以完整合攏,裡面的魔兵就算已經被激發起了凶性,也無奈大勢已去,在天兵的不斷縮小包圍圈之下,一個個被砍殺倒地,三萬多名魔兵到最後連一人都沒有逃離出去!

留下五千人打掃戰場,劉阿一和只剩下七百數的親兵率先向著魔兵曾經逃離的方向跑去。

元十眾人不敢怠慢,也緊緊跟隨!這一戰,眾人殺的痛快,也看得清楚,劉阿一這個副將,的確有坐上這個位置的資格,這一點連元十都承認!

雖然在修為上,五名校將除了何三巴,剩下四個都比劉阿一要高出一截,可是看到之前劉阿一帶著一千親兵堵住何三巴那一萬人缺口的場景,連元十都不得不心驚於劉阿一在戰場上所流露出來的那種寧可粉身碎骨,都不會後退一步的軍人戰志!

這一點,他們這幾個是自愧不如!就算是當初跟修真士在戰鬥的時候,修靈者們也一向奉行的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絕不會在一次戰事上死守不退。

霸爺領著飛盜寨的那幫傢伙,更是把這個政策給運用到了極致,這也是他們對付寅軍時候的戰鬥經驗!

可是就在剛才,劉阿一給他們上了深刻的一課,讓他們知道,現在他們已經變成了軍人,而軍人的天性就是戰鬥,遇到敵人,只要沒有倒下,就要一步不退,因為你退上一步,就等於害死了自己身邊無數的袍澤!

元十和蛇娘、魚嬰三人現在開始有點擔心何三巴和花魁了,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一場很重的懲罰! 花魁沒有想太多的事情,只是想攔住這些魔崽子,把自己擠壓了兩年多的怨氣和憤怒,全都發泄出去!

之前雖然在蛇娘面前表現的水波不驚的模樣,可是當聽到蛛郎這個名字的時候,她的心還是痛了一下!

越是修鍊心境,就越讓她接近常人的感情,表面上的冷漠於驕傲,都是她用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手段而已!

她當然知道蛛郎對她的一往情深,雖然她並不愛蛛郎,但是卻也不討厭他,更何況他的修為比蛛郎高,那也是蛛郎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幫助她採補提升的結果。

如果不是走火入魔,相信她當時也不會殺死蛛郎,如果不是走火入魔,相信蛛郎也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一切都是因為魔氣的原因,引發了他們的心魔,這才導致了所有悲劇的產生!

所以花魁對魔族恨之入骨,吸收正靈越多,她就越有這種感覺!因此花魁不希望有魔兵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他們必須要全部死掉,逃出去她就要追回來,或者是當場格殺,就這麼簡單,別的她根本沒考慮!

至於何三巴,自從干姐姐給他透露了想為他做媒,跟花魁牽上線的心思之後,他就對這個冷美人上了心。

男人沒有一個不喜歡漂亮女人的,何三巴這種做過山匪的傢伙更是如此,之前只是對花魁的相貌著迷,天兵裡面也有女人,大多數女人在開靈之後,容貌上都在發生著潛移默化的變化,被靈氣滋潤的非常秀美。

可是能長成花魁這個模樣的,真的是少之又少!花魁可是不輸於神妃的美麗,這樣的容貌足以讓所有男人為之神迷,何三巴當然也不例外!

只是他開始還是不敢主動搭訕的,再怎麼說現在也跟以前當山匪不同了,已經變成了正規的軍人,知道了紀律,也懂得了要臉皮。

不過越觀察他就對花魁越是喜歡,這個女孩子總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喜歡一個人待在一個地方,對什麼事都很淡然,就算是偶爾跟人打交道,都是帶著一種微微的笑意,既不生疏,也不親近。

這才是凡人嘴裡所說的那種仙子,能夠跟一個仙子在一起,那就算是神仙也不如的生活啊!

何三巴就這樣無可抑制的喜歡上了花魁的恬靜和隨和,瘋狂的迷戀,只是他卻也因此產生了一種連蛇娘都意想不到的自卑感,覺得自己這樣的人根本就配不上這樣的仙子,所以只能遠觀,不敢近前。

不過在戰鬥中,何三巴卻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他就怕自己心目中的仙子受到一丁點的傷害,眼見她竟然率領一萬天兵追蹤魔兵去了,何三巴心中一急,也帶著自己的人追了上去,倒搞得正在跟他們戰鬥的魔兵莫名其妙,還以為有什麼陰謀詭計!

至於違背軍紀?何三巴還真沒有拿這玩意當回事,反正主將還是霸爺,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而為難他!

對於那個劉阿一,何三巴還真沒有拿正眼看過,整天板著一張臉跟誰欠了他二兩銀子似的,怎麼看怎麼彆扭!

當他看到花魁的時候,更是堅信自己這一趟已經來對了,因為花魁已經被魔兵包圍了!

花魁沒有想到,剛才還如喪家之犬的魔兵眨眼間就變成了一群虎狼之兵!難道剛才他們的潰逃都是假象?不可能啊,魔兵什麼時候學會用這種詭計了?

她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她們這一萬天兵的窮追不捨,讓魔兵激發了體內的凶性,再看到她們不過也就一萬人而已,更是肆無忌憚,轉身回來反撲!

很簡單的戰術,就算是沒有腦子也能做到,畢竟這是你咬我一口,我也得咬你一口的事。

三萬已經被刺激的凶性大發的魔兵把花魁的部隊給包圍了起來,不斷的想她們發動攻擊,一萬天兵苦苦支撐,就算是在士氣不落的情況下,也難以抵抗這種兵力上的懸殊!

幸好何三巴的人趕到的及時,還是從外圍如釘子一般的往裡面猛鑿!一邊鑿,何三巴一邊大喊著:「花魁姑娘,不要著急,我來了!撐住啊!」

何三巴知道花魁就在裡面,他開始不顧一切的往裡面沖,人擋殺人,魔擋除魔!他手下的兵見到將軍的不管不顧,也全都豁出去了,一門心思的往裡鑽,這三萬人的包圍圈,還真的被他們鑽出了一個缺口!

「花魁姑娘,我來了!你有沒有事?你在哪裡?」已經看到了被圍困的天兵兄弟,卻看不到花魁的身影,何三巴心中一沉,也就有些慌亂起來!

聽著那焦急的聲音,越來越心淡如水的花魁也在心中微微泛起了波瀾,下意識的脫口叫著:「我在這裡!」

「好!你就在那裡別動,我過去找你!哎呀!」那男人語氣飛快的說著,可到了後面就發出了一聲驚呼,讓花魁心中一緊,很快就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衝進來,站到了她的面前,見到她完好無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嘴裡說著:「嚇死我了,你沒事就好了!」

這一刻,花魁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溫暖,看出了眼前這個人臉上全都是不作偽的關心,微微一笑,卻又馬上盯著他的肩膀,嘴裡驚叫著:「你受傷了!」

何三巴的左肩上已經被撕掉了一塊皮肉,露出了裡面的骨頭。肩膀是人體上肌肉很多的一個地方,可是現在卻露出了裡面的森森白骨,可見剛才魔兵對他的攻擊有多麼的兇狠!

不過心中的仙子沒事,何三巴也不會在意這點傷勢,咧嘴對花魁說:「沒事,這都小意思!不用擔心,我還能打,反正是左手,沒事的!」

現在也不是說廢話的時候,敵人就在身邊,必須要把他們打敗才能保證這麼多弟兄的命!

何三巴不傻,知道現在敵我力量懸殊太大,如果硬拼的話,很可能會吃大虧,也就對花魁說:「你跟著我,咱們帶著兄弟們往一個方向突圍,爭取跟咱們的大部隊會合!」

花魁點點頭,沒有絲毫的抗拒,只是說了一句:「好!」這句話比什麼都有效,何三巴長吸了一口氣,豪氣頓生,感覺自己心愛女人的性命與信任都已經落在了他的肩上,立即舉著手中的長槍,對天兵們大喊:「弟兄們,跟我沖!這些魔崽子想殺光我們,沒門!」

還有不到兩萬人的天兵,就在三萬魔兵的圍殲之下突圍!這註定是一場慘烈的戰鬥,硬碰硬的打法沒有絲毫的技巧可言,每一個人都必須要使出最大的力氣!

何三巴緊緊把花魁護到身後,不讓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花魁當然也不會安全到不需要戰鬥的地步,到處都是魔兵,誰也不會置身事外,所以他也只能不斷的揮動手中的長槍,有幾次都差點被魔兵抓住,一旦魔爪在她身上觸碰一下,那就會留下很深的傷口!

「呃!」畢竟是女人,當看到一名天兵被魔兵吃掉了半張臉,整個腦袋上都是鮮血淋淋,白骨森森的場面,花魁終究還是忍不住吐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魔兵衝上來,長長的獠牙對準了花魁的脖子,狠狠的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