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他唯一能夠當著天下人的面,一舉擊殺韓易的最好機會。

如果今天不能擊殺韓易,那以後可就師出無名了。

韓易對帝星邪的心思很了解,既然不能勸服自己,那就一定會殺了自己。

顯而易見的事情。

帝星邪的手中,多了一團火焰。

「你真是死心不改啊!你跟我玩火?」韓易朗聲說道,緊接著一團火焰從他的身體中噴涌而出。

如果能用帝星邪賴以生存的火焰擊敗他,他的威名,將會一舉掃地。

「是嗎?」

瞬間,帝星邪的火焰變了,竟然是無色的火焰。

而且,韓易已經躲閃不及。

這些火焰全部圍繞在韓易身邊。

「這是我親自進入南疆蠻荒之地,取走了南疆聖獸火麒麟身上的聖火,無色無味,沒有溫度,沒有任何關於氣息的感受,但卻可以置你於死地!」

帝星邪的臉上滿是得意,因為此時韓易已經張牙舞爪的開始上躥下跳。

韓易確實沒想到,自己的身上竟然莫名燃燒起無數的火焰。

而且,這些火焰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

自己擁有萬火之王,但這帝星邪所號稱的麒麟聖火,卻絲毫不受自己的約束,甚至一點都不害怕自己的妖火。

韓易有些慌張了。

「韓易!你以為這些天我去了什麼地方?這是天一教掌教真人親自修書給我,讓我前往南疆蠻荒聖地,這才採取麒麟聖火,為的便是對付你。你真是可笑!以為自己擁有焚天焱炎火就可以天下無敵了?」

帝星邪非常得意,他前往天一教,目的正是祈求天一教掌教真人賜予他一件可以剋制韓易的法寶,天一教掌教真人也沒有拒絕,卻指引他去往南疆蠻荒聖地。

焚天焱炎火號稱萬火之祖,但這只是天下十大妖火之首,而麒麟聖火可是屬於仙火! 仙與妖之間,可是不共戴天。

所以,麒麟聖火也必然可以剋制妖火。

只是,帝星邪沒想到真的會這麼容易。

雖然說仙火克制妖火,但焚天焱炎火乃是天下第一妖火,怎麼會這麼容易被克制?

究其原因,只是韓易現在還無法控制焚天焱炎火而已。

韓易的身體一陣灼熱,整個人都很煎熬。

雖然妖火已經護住自己的身體,但這種被困住的感覺,極為不爽,而且還無法進攻,只能眼看著帝星邪在笑話自己。

此時,所有人都仔細的盯著二人,這可是長生門同門之間的斗,而且還是兩大天才弟子,這樣任何一個死了,他們都會很高興。

「莫兄,這韓易真是不知死活,不選擇與我們合作也就罷了,還想跟你搶奪道侶?」血厲在一旁笑道。

「無妨!韓易的氣運必定到此為止!可是,你說閣主真的來了?」

莫問天從來就沒有把韓易放在眼裡,他所擔心的是門派內的那個老傢伙,也就是天一教的掌教真人,還有血手閣的神秘閣主。

這些老傢伙可是一直都沒有露面,這讓他的心裡很不安。

莫問天在擔心著,其他人也在擔心著。

「不用擔心,即使他們來了,他們也是本著張三封來的。」血厲笑了笑。

「你說什麼?」莫問天突然問道。

「嗯?我說來了也不用擔心啊?」

「下一句!」莫問天盯著血厲。

「來也是奔著張三封來的啊?」血厲微微一笑。

「哈哈哈哈,果然!張三封恐怕已經混在人群之中。」莫問天篤定的說道。

「嗯?莫兄的意思是,這張三封已經來了?」

「當然!只有張三封才能驚動這些老傢伙出面,不過,這些麻煩事情,根本牽扯不到咱們這個層面之上。」莫問天突然笑起來。

血厲當然明白莫問天高興什麼,這些老傢伙自然有老傢伙去對付,他們巴不得張三封和他們同歸於盡呢!

韓易正在糾結的瞬間,其他妖火已經抵擋不住麒麟聖火的侵蝕,竟然直接燃燒在韓易的身體之上。

轟!

焚天焱炎火終於出現了。

焚天焱炎火也只是感受到了麒麟聖火的存在,在第一時間衝出來,它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與韓易一點關係都沒有。

此時的焚天焱炎火好似只是一個寄生蟲,只知道對韓易索取,而不是回報。

韓易正在煎熬的時刻,焚天焱炎火,直接毀滅了他身上的麒麟聖火,也不僅僅是毀滅,而是直接吞噬。

「就你這點火焰也想對付我?」

解脫出來的韓易沒有第一時間佔據有利地勢,反而先去笑話笑話帝星邪。

帝星邪一愣,他原本也沒有指望這點火焰就能控制住韓易,不過韓易解脫的時間卻太短了。

原本還以為能夠控制韓易一段時間,但韓易竟然就這樣解脫而出。

「韓易,你以為我只給你準備了麒麟之火嗎?這只是第一步而已,我還特地為你準備了很多東西。」

帝星邪根本沒有在乎,韓易出來更好,他還要好好折磨韓易。

「大師兄瘋了嗎?」

雲龍激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帝星邪完全就是在擊殺韓易,同門師兄弟之間雖然存在爭鬥,但幾乎沒有出現過人命。

雖然當時雲龍與驚濤二人也幫著帝星邪對付韓易,但只是在氣勢與陣仗之上壓制韓易而已。

這樣拚命確實不是他們的選擇。

「他已經瘋了。」驚濤也是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此時的擂台已經成為一片火海,除了韓易的妖火之外,大部分乃是麒麟聖火。

「帝星邪!你不要忘了,我的焚天焱炎火乃是天下第一妖火。」韓易冷冷的笑道。

現在,焚天焱炎火已經竄出來,它已經感受到危險,甚至感覺到有東西在威脅它的地位。

焚天焱炎火雖然已經失去靈智,但是本能告訴他,他仍然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的地位,根本不容許任何人對他的挑釁。

韓易沒有阻攔,直接任憑焚天焱炎火衝出來。

焚天焱炎火一出,萬火臣服。

荒野幸運神 但是,麒麟聖火併沒有被焚天焱炎火的氣勢壓制,反而在焚天焱炎火出現之後,火焰更加旺盛,好似要與焚天焱炎火一爭長短。

「萬火之火!」

韓易瞬間祭出其他火焰,這些火焰在焚天焱炎火的壓制之下,好似就要熄滅了。

「給我振作!」

韓易沒好氣的吼道,這些火焰好似他的孩子一樣,這麼不爭氣,自己當然要惱怒。

不過,很快焚天焱炎火就佔據優勢,天下第一妖火的威勢顯現出來。

龐大的火苗燃燒著一切,火焰燃燒火焰!

這是何等的奇觀,在場的人無一不驚嘆,焚天焱炎火太壯觀了。

「兩位師兄真的要拚命了嗎?」驚濤喃喃的說道。

「你說誰會贏呢?」雲龍也驚訝的看著這一切。

他們現在都感覺有些恐懼,這焚天焱炎火一旦燃燒出來,在場的人肯定會難逃一死。

「帝星邪?你還有什麼底牌全部都拿出來吧!我倒要看看你虛無逶迤在天一教之下,我倒要看看天一教給你什麼好處,讓你屈身人家之下。」韓易現在完全就是對帝星邪的嘲笑。

如果換做其他人,韓易或許還會放他一條生路,但這種時刻,又是面對自己的老對手,韓易當然不會放過他。

轟!

無數火焰交織,在天空之中炫耀起無數色彩斑斕。

這樣的場景,即使很多老傢伙都是第一次看到。

這樣的壯觀,這樣的壯美!

萬界隨機購物系統 「韓易!你真的以為我只是擁有火焰嗎?」

帝星邪也笑的很開心,雖然他現在已經被韓易完全壓制。

轟!

兩道火焰的碰撞,在空中炫耀起一陣黑煙,同時,伴隨著陣陣黑煙,帝星邪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帝星邪!裝神弄鬼!」

韓易不屑的看著這一幕,同時,無數火焰再次從自己的身體之中燃燒起來。

火焰緊緊圍繞著他的身體,這樣也是為了更好的保護自己。

砰!

此時的麒麟聖火好似已經被完全壓制,突然,一個朦朧的影像從麒麟聖火中慢慢的浮現出來。 「這是為什麼?」韓易突然眉頭一皺。

他也能感受這個身影的可怕之處,甚至能感覺到焚天焱炎火好像都有些膽怯。

這個東西竟然能壓制焚天焱炎火,到底是什麼東西!

此時,終於無數強大的氣息出現了。

在各個方向上,一個個遠古巨頭終於露面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在擂台之上,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們這些人。

韓易當然不會膽怯,現在的他,易鼎之中擁有三位逆天三重境的高手,加上自己,足足四大高手的力量,又怎麼會害怕一個帝星邪呢?

但是,這個影子漸漸的清晰,並不是一個人。

這是……..

韓易能夠看出來,這個竟然是一頭巨獸。

「麒麟聖獸!」

有人已經驚呼出來,韓易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

「嗯?麒麟聖獸?狗屁!」

韓易根本不在乎,從它的名字就能聽出來,這些火焰就是它產生的。

但,這畢竟這是一頭妖獸而已,還能掀起多大的風浪來。

「韓易小心!」

西宮問天的聲音傳來,這是他第一次與韓易交流。

韓易一愣,竟然連西宮問天都開始提醒自己,這頭麒麟聖獸看來真的很強。

韓易不敢大意,焚天焱炎火在沒有韓易的命令之下,率先發起攻擊。

麒麟聖獸好似也感覺自己的地位被其威脅,瞬間一團團火焰從它的口中吐出來。

兩種火焰在此交織。

不過,現在的火焰燃燒要更為猛烈,撞擊也更加強烈。

「不就相當於器靈嗎?有什麼好害怕的。」韓易無所謂的想到。

不過,焚天焱炎火自發的進行猛烈的轟擊。

彷彿在同一個領域,二者之間火火不相容。

此時,帝星邪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不過韓易卻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帝星邪,你不用裝神弄鬼了,如果這麒麟聖獸是你的倚仗的話,你可以出來了,它已經成功牽制住焚天焱炎火,現在咱們憑藉真本事戰鬥一次如何!」

韓易雖然能感受帝星邪的存在,但卻無法將其找出來,因為韓易的感覺告訴自己,這焚天焱炎火併沒有把握擊敗麒麟聖獸,既然如此,自己應該與帝星邪速戰速決,不然等焚天焱炎火失敗之後,自己更得死。

「是嗎?你真的是我的對手?」

帝星邪也好似感覺到了這一點,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也沒有把握麒麟聖獸能夠擊敗焚天焱炎火,當時天一教掌教真人告訴自己,麒麟聖獸能夠壓制焚天焱炎火,這是對付韓易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