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香笑著回答冰源道,笑容之中充滿了令冰源膽寒的殺氣。

「我知道我知道!真是別想這麼多啦!」

面對有香的話語,冰源稍微有些尷尬的說道。

看來最近一連串的事情讓有香感覺到不安了呢…….不過也沒辦法誰讓現在諾瑪斯公國和艾菲利斯特區最有實力和聲望的都是女性呢……身為薩娜莉的副官冰源還不得不與她們接觸,自然而然惹的有香一陣吃醋。

於是,冰源便如願倆到了艾菲利斯特區王宮內的軍事總指揮部。

「哎?長官,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行動有點不太方便的冰源來到指揮部,在門口的守衛緩緩問道。

噬瞳者部隊之中的上尉確實有資格進入指揮部,況且冰源還是薩娜莉的副官守衛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的詢問只是關心一下冰源,問問情況而已。

「沒什麼事,只是最近躺太久了閑得慌想來看一下文書情報而已。」

冰源笑了笑后回答道,話落便踏進了指揮部。

艾菲利斯特區的指揮部人並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文職人員而已,薩莎莉,薩娜莉,夢露以及娜娜莉思這四名戰姬所在的地方會在更深處所以暫時冰源是不會見到她們的,而有香的身份也是屬於極高的機密,所以並不會透露出去。

冰源在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之後,便有一名文職人員將一份寫有最近情況的資料遞了過來,冰源身為薩娜莉的副官在場的大多數文職人員都認識,畢竟也是這裡的常客之一了,看到許久不見的冰源出現在這裡又沒有薩娜莉等人的傳令,自然知道冰源是過來看看情報的。

在成為薩娜莉的副官之後,冰源還與軍隊之中的不少人打了交道,人際關係越來越廣,在暗地之中也不知不覺形成了一種默契。

「呼,九國聯軍最近幾日一直沒有動靜嗎?」

稍微看了一下最近的情報以及狀況之後,冰源不禁想到。

有香並不擅長軍事方面的指揮,所以當冰源坐下好好看起情報的時候有香便跑到另外一邊消磨時間去了,所以此時的冰源是單身一人坐在沙發上看情報。

九國聯軍的目的是收復艾菲利斯,而在這之前是邁菲帝國的帝王下達的命令,所以改造士兵的事情邁菲帝國方面也一定知道才對,不…….倒不如說是邁菲帝國提供的瞳石器具以及科技。

邁菲帝國不但在軍事方面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在其他科技方面也有所成就,雖然說在戰場上噬瞳者依舊佔據主導位置,但是這並不妨礙火器的使用,例如說火炮槍銃邁菲帝國方面也一直有所研究,但之前艾菲利斯公國並未擁有火器的原因就是因為本來就是一個小國並沒有多少資金可供火器部隊的開支,諾瑪斯方面也是,除了王家近衛隊配備了極為少量的槍銃之外在國內基本沒有。

火器,是娜亞斯刻帝國和邁菲帝國這些大帝國在中部會戰時候用的。

雖然說與目前的問題無關,但是冰源可以從中明白改造士兵的事情邁菲帝國絕對插了一腳,畢竟改造雖然聽上去簡單但是實際上可是相當困難的,以這九國的科技實力絕對沒法出現如此之多的改造士兵,說沒有邁菲帝國的支持連鬼都不信,所以沒準這一仗即要收復艾菲利斯,也是測試改造士兵的作戰。

拖了有香的服,解決了一隊改造士兵,還順便把原本沒死絕的藤本慧山給徹底弄死了,按當時的情況來看的話九國聯軍方面還有兩個大隊的改造士兵,但此時也不能確定這是否真的就是殘餘的改造士兵數量。

況且還有兩名戰皇一名戰姬的存在,而現在諾瑪斯和艾菲利斯方面連這三位是誰都不知道,心裡還是有點虛的。

呼,今天就到此為止,也差不多是時候準備去吃晚飯了呢。

稍微看了一下掛在牆壁上時鐘,冰源不禁伸了一下懶腰並且如此的想到。

「哎!?那個…….冰源上尉?」

而就當冰源起身準備去叫有香一起準備去吃晚飯的時候,忽然之間從自己的背後冰源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艾蕭依。

「太好了!你恢復到可以下床走動了地步了嗎?哎…….在看最近的情報?」

從自己的辦公室內出來的艾蕭依發現冰源之後緩緩的說道,隨後便來到了冰源的旁邊,同時看到了之前文職人員給冰源送來的那一份記載了最近情報的資料,道。

「啊……是的,我正準備去吃完飯…….」

面對艾蕭依冰源居然在一瞬間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只能如此回答道。

「啊!恰好,我也準備去吃晚飯,既然如此不介意跟我一起用餐?正好想跟你好好談一談,上次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艾蕭依微笑著說道,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是冰源一回想起艾蕭依的城府有多深便覺得眼前的這隻蘿莉不過是自己的幻覺,可還真沒什麼辦法拒絕。

「唔……那個我約了人……」

「沒關係,去。」

而就當冰源想說自己想跟有香一起用餐的時候,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附近的有香一臉微笑的說道。

「只是談談事情~沒錯~」

然後,有香走到了冰源的身邊輕聲說道,字裡行間之中都充滿了威脅的意味,冰源明白要是自己又弄出什麼過火的事情那麼真的要死了。

而就當冰源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有香便轉身離開了,只留下冰源待在了艾蕭依的身旁。

…….等下親愛的有香你就這麼把我丟下了?

冰源臉角抽搐的看著遠處有香的身影,驚愕的想到。

「唔,既然人家已經同意了那麼我們走!」

看著遠去的有香,艾蕭依笑著說道。

「等下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武神大人嘛~這種情報自然是會被分享的啦~好啦我們走!」

於是,冰源就這麼被艾蕭依拖走了。 013-10-10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一名白色長發的少女原本好好坐在一張長形桌子旁邊的椅子上,而當她看到來人的時候首先是感覺到一陣開心,然後便猛然站了起來指著一名男性說道。

被少女所指的男性正是冰源。

「真是!夢露你不要這麼大反應啦!」

艾蕭依看到夢露的反應之後便連忙說道,而處在艾蕭依身後的冰源則是一臉茫然。

被艾蕭依叫來一起吃個飯,可沒想到艾菲利斯特區的戰姬夢露也在這裡,這不禁讓冰源覺得有點意外,而看夢露看到冰源到來時候的反應便知道她也覺得十分的意外。

難道說艾蕭依同時叫了夢露和冰源?

「冰源上尉是我叫來的,我想趁著吃晚飯的時候順便聊聊,夢露你有什麼意見嗎?」

艾蕭依看著夢露說道。

「唔…….也沒有什麼……」

夢露稍微愣了一下之後便坐了下去,有點不滿的說道。

看來,夢露是很希望跟艾蕭依單獨的共進晚餐啊,只不過冰源的出現有點破壞了她的預想。

夢露與艾蕭依的關係…….可是十分親密的。

所以只要稍微想一想冰源便明白夢露剛才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了,雖然說最近一些日子冰源與夢露這名戰姬也稍微接觸了一些,但不知為何夢露對於冰源總是有些抵觸的心理。

…….糟糕。

冰源似乎明白為什麼會對他這麼一種態度了。

冰源曾經把艾蕭依捆綁起來等待薩娜莉等人的到來過,同時自己也曾經擁有掌控艾蕭依生死權利的時候,想必夢露是從艾蕭依或者其他人的口中得知了,所以才會對冰源這麼一番態度。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呢…….

「隨便找個位置坐坐,沒有關係的。」

艾蕭依轉頭對冰源說道,話落便坐在了夢露的對面。

「我知道了。」

冰源點了點頭之後便緩緩的在距離夢露和艾蕭依有兩個位置的地方坐了下來,道。

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是距離稍微遠一點好了,冰源可不想遭到夢露這名戰姬的冷眼相對。

「嗯?身體還沒恢復過來嗎?」

看到冰源有意思的稍微遠離了一下艾蕭依,夢露的態度倒是沒有一開始那麼抵觸冰源,倒是看到冰源行動有點緩慢的時候便不禁的問道。

「啊…….是的,目前只恢復到了能走走的地步,如果要參加戰門的話以目前的身體狀況還不行,不過過多幾日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冰源下意識的便回答道。

「全身肌肉酸痛,有些關節部位會劇痛,不能用力,感覺整個人要散架是不是?」

夢露繼續說道。

「…….是的,你怎麼知道的?」

冰源愣了愣,道。

「很明顯是承受不了超負荷的負擔所致的嘛,雙瞳氣的負擔確實很大,不過這貌似有點過頭了哎……罷了,晚上我會讓人送點膏藥給你,很有效的呢,別以為是瞳氣所導致的身體負荷就不用藥物了。」

「謝謝……」

冰源愣了愣后道。

這幾日來他都沒想到用膏藥一類的藥物來幫助自己恢復身體,畢竟這是瞳氣給身體造成的負擔冰源估計用藥物的作用估計也不會很大,不過已經過去了數日,身體稍微恢復了不少,痛楚比起一開始已經緩和了許多,也就是說力量所帶來的傷害減弱了不少,那麼這個時候用藥物的話應該效果會還很多。

雖然說看上去對冰源有所抵觸,不過看上去倒是一個溫柔細心的人啊。

冰源暗暗的想到。

「嘻嘻……夢露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呢,不管怎麼樣都喜歡照顧人啊。」

看到夢露這麼一副模樣,艾蕭依不禁笑了笑后道。

「嘖!小依不要說出來啦!我怎麼關係他了啊只是這麼久不康復的話薩娜莉應該會很困擾的?」

聽到艾蕭依的話之後夢露立刻說道,似乎想對自己剛才所說的話進行辯解。

「嘻嘻,夢露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啊,撒謊都不會呢~」

艾蕭依彷彿在調戲夢露一般道,令在一旁的冰源感覺有點奇妙,這兩人就彷彿主人和寵物之間的關係一樣,夢露完全被艾蕭依玩在手裡的感覺。

錯覺么……

「好啦那麼想讓我們用餐,有些事情什麼的到時候再說好了~」

於是艾蕭依便拍了一下手掌道,話落的同時便有幾名僕人將食物送了上來,一共三份。

等……等一下!?

不是艾蕭依讓冰源來一起吃飯順便談談的么?怎麼感覺艾蕭依像是主人冰源是來艾蕭依談事一樣啊!?這立場貌似反了!?

這先入為主的能力真可怕啊喂!

而冰源也沒有辦法,只能先吃晚飯了。

原本想著會不會出現些什麼奢侈食物一類的但是卻沒有,蔬菜,一片還算不錯的牛肉以及沾滿醬汁的粉還有一碗濃湯,算的上是比較正常也是比較適合的晚飯。

艾蕭依和夢露都十分習慣的樣子,原本以為艾蕭依失去公主這個位置之後能不能適應現況,不過就目前看來擔心是多餘的呢。

「好啦,飯已經吃完了,那麼該進入正題了呢~」

待到三人用餐結束之後,艾蕭依便讓人將餐具收走,看著冰源緩緩的說道。

「好,想聊點什麼?」

冰源輕輕的靠在了座椅上,緩緩的說道。

「好……那麼請……允許我先問一下…….」

在得到冰源的回答之後,艾蕭依便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說道:「冰源上尉……是不是正在以結婚為目的正在與薩娜莉和夢川有香交往之中呢?還是說戀愛?」

「「哈!?」」

一瞬之間不光是冰源愣住了,就連一旁的夢露也傻了。

艾蕭依怎麼會文這種問題!?

「我聽說諾瑪斯公國是允許一夫多妻來著,不過聽薩莎莉將軍說……似乎你正在跟兩個女往之中那?捏捏這是不是就叫做腳踏兩條船啊?」

艾蕭依一臉好奇的看著冰源,身體甚至在不禁意之中靠了過來道。

「你您你你你小子是不是給我家艾蕭依大人灌輸了什麼不健康的想法!?」

一瞬間夢露以一種像是生(炸)氣(毛)的樣子看著冰源怒道,看上去就像是一隻貓咪瞬間從平靜狀態變成迎敵狀態一樣,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冷靜!夢露大人請冷靜!還有為什麼你想知道這些事情啊!?」

冰源連忙的說道。

「因為…….因為我很好奇啊…….」

被冰源問起原因之後,艾蕭依居然有點臉紅的低了下頭緩緩的說道。

「人家之前幾乎一直待在王宮裡面,格鬥技巧劍術馬術基本都是夢露和娜娜莉思交給我的,除了哥哥和父親之外我基本很少有過跟異性的接觸……我……我也看了不少愛情方面的書籍!所以我很想知道書裡面所謂的戀愛是怎麼回事啦!恰好在異性當中就冰源你跟我比較熟啦!所以想問一下!」

艾蕭依一副十分認真並且嚴肅的樣子看著冰源,道。

瞬間冰源和夢露都驚呆了。

夢露瞬間想掀桌,為了保護艾蕭依夢露啥事都做過了,而千算萬算居然忘記此時的艾蕭依可是處在青chun期,對於戀愛什麼的可是比較敏感的,況且之前艾蕭依幾乎沒有什麼跟異往的經歷,而恰好冰源卻成為她人生中一大轉折點,這下可好,按著就近原則艾蕭依居然直接問起冰源起來了。

在夢露的印象之中冰源就是個腳踏兩條船的混蛋,有香就算了而薩娜莉還未成年,估計是坑蒙拐騙取得了薩娜莉的芳心以謀取將來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