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來了。」劉志同聽到動靜醒了過來。

「你還沒睡覺啊??」瞿三妮隨口問道。

「沒呢,我在等你回來。」說著劉志同站了起來,走進瞿三妮,「累了吧!你先坐下我去給你準備熱水,待會兒好好洗個澡。」拉著她坐在沙發上,自己走進了洗手間。

瞿三妮欲言又止,本來回來就是心有餘悸,現在又看著丈夫那百依百順的背影心中頓生一股悶氣,自己的老婆這麼晚回來也不詢問一下情況,就知道低聲下氣的伺候著,看著他那窩囊樣就一肚子氣。

過了一會兒,劉志同又拿了睡衣過來遞給瞿三妮聲音溫順:

「三妹水好了,你可以洗了,要不要我進去幫忙?」

瞿三妮接過自己的睡衣,聲音冰冷:「不用了,你先回卧室睡覺吧不用管我了。」

「我等你一起睡覺,你快進去吧!」劉志同隨後拿起遙控打開了電視。

瞿三妮面無表情地走進洗手間,打開熱水器的噴頭,被劉志同調的恰到好處的水溫噴涌而出,嘩嘩的溫水劈頭蓋臉地直射下來…

心情煩亂的她雙手胡亂地在臉上撥弄著,一隻手摘下掛在牆上的淋浴,沖著自己臉的正面狠狠地沖刷著,似乎想要徹底地清洗一下自己的頭腦。她感覺自己很累,不知道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家裡有這麼一個疼愛自己的老公,她是不是應該放手,可是…她重重地搖擺著自己的腦袋,表現出一種逆反的心裡。

瞿三妮終於洗完了澡走出來,劉志同立刻迎上去接過毛巾幫忙擦拭著,說:「你先坐那裡,我去拿吹風機。」他走進洗手間取出了吹風機,走進坐在沙發上的瞿三妮,插上插頭打開吹風機,頓時呼–呼––聲音響起。

「你今天不是要回老家看你媽嗎?怎麼沒走?」瞿三妮突然想起來這個問題。

「我……」劉志同應該怎麼回答呢,每次回家一趟都會遭一頓罵:你也老大不小了,還不趕快生一個孩子,你是不是想氣死我這個老太婆還是想怎麼著,你們沒時間養給我養,我在家幫你們帶孩子,我可告訴你們現在趁你媽我還能活動趕快加把勁。

「算了,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瞿三妮當然明白他的心思,接著說:「志同我知道只有你了解我,放心吧!只要我們現在這個項目搞好了,時間就快了,到時候你想要幾個孩子我都答應你,不過我可沒那個耐心帶孩子。」

劉志同臉色頓時開朗起來:「我帶,我來帶。」

「你一個大男人帶什麼孩子,沒出息。」瞿三妮回頭白了他一眼–– 第13章神秘的陸總

總裁辦公室

孫子涵站在辦公桌前,臉上掛著殷切的笑意,一個勁在邀功,「老大你看我聰不聰明?只有我才能想到這個法子,在她不知道老大身份的情況下,既能讓老大不用老往設計部跑,還能時時刻刻看見她。我簡直太聰明了,嘿嘿嘿……」

陸錦煜看著手上平板裡面的畫面,瞳孔微微縮起,散發著意味不明的寒意。

孫子涵敏銳的察覺后立馬收起邀功的笑意,謹慎的往後退了退,小心翼翼的說道:「老大,這是我想了一晚上才想出來的辦法,雖然有些卑鄙,但卻很實用啊!老大不是說看見她就不會動氣了嗎?所以所以……我就在她前面的盆栽里放了個微型攝像頭,這樣老大時時刻刻就能看見她,也就不用突然動氣了……老大你放心,絕對不會被她發現的……我保證!」

陸錦煜抬眸冷睨了眼孫子涵,孫子涵立馬挺直腰桿,如標兵一樣端正的站著。

本以為老大這樣的眼神施捨給他後會怒斥他,卻不想耳邊飄來了兩個字,還是語氣平淡的兩個字。

「出去。」

孫子涵驚愣了三秒,反應過來后心裡已經樂開了花,嘿嘿嘿,老大終於恢復正常了,這招果然有用。

忙不迭的點頭哈腰道:「好的,小的我這就出去,老大您慢慢看慢慢欣賞慢慢享受……需要小的您喊一聲,隨叫隨到!」

一時間,孫子涵在總裁辦公室解脫后,就連那份緊張壓抑的氣氛都消散了,整個公司又立馬活躍了起來。

就因為他一出來立即在公司總群里發了消息。

【孫爺爺:你們的孫爺爺活著出來了,這表示boss大人已經不再因為你們的愚蠢而生氣了,你們就該幹嘛幹嘛去吧!】

剛進群不久的孟莜沫看著這條消息才恍然大悟,原來整個公司陷入低迷的氣氛是因為大boss生氣了呀。

只是這位孫爺爺是哪位?

孟莜沫咬著指頭東瞟一眼西瞟一眼,都沒有人回應她。

想了想還是上網查找陸氏集團總公司的人員介紹。

找了許多資料才得知原來這位孫爺爺就是孫子涵,是陸氏集團總裁的表弟,更是大boss的特助。

可是陸氏集團總裁卻無比神秘,整個互聯網上竟然沒有總裁的一張照片,連介紹都是寥寥無幾。

唯一知道的是陸氏集團總裁名字叫陸錦煜。

呃……這特碼的也太神秘了吧?

孟莜沫嘖嘖搖頭。

看完了陸氏集團的所有資料后,孟莜沫依舊沒有被安排新工作,便開起了小差,摸出手機趴在辦公桌上偷偷看起了小說。

越看越投入,除過一直在翻頁的指頭在動,整個畫面如同定格。

……

陸錦煜在孫子涵離去后就一直保持那個動作,看著平板裡面的女孩,眉頭漸漸蹙起。

許久后,才突然動了一下,從左側柜子里拿出一本畫冊。

裡面每一張都是女孩的素描像,惟妙惟肖,一眼就能認出這個人是平板裡面的女孩——孟莜沫。

陸錦煜很有耐性的一頁一頁翻過,直到翻到一頁空白才停下來,然後拿起鉛筆,看著平板裡面的女孩,描起了輪廓…… ?時光過得飛快,很快暑期來臨,孔志民的公司已經正式開業,瞿艾妮軟磨硬泡終於說服孔志民,把程小葉安排到了公司里上班。

幾天後,大女兒苗苗和小女兒楠楠也都放暑假了,瞿艾妮便帶著兩個女兒回鄉下了。走之前,瞿艾妮特意交代程小葉好好工作,別給她丟臉。

程小葉鄭重其事地說:「放心吧大姐,我會好好在公司里工作完成任務的。」

隨後,孔志民就開著車把他們娘三送上了長途客車站,坐上客車回鄉下了。

瞿艾妮在鄉下這麼一呆就呆了整個暑期,直到兩個女兒開學才回去。在這期間也沒什麼要緊事發生,就是有一件事情讓她上了心,時時牽挂在心裡——試管嬰兒。

這件事還得要從頭說起,這是瞿艾妮來到鄉下幾天以後的某一天,她正蹲在家裡大院的菜園子里忙活,這時瞿母和兩個女兒都出去串門去了,就剩下她一個人在家。

當她正心情鬱悶地蹲在那裡無精打采地拔著草,腦子裡一直在迴旋著這幾天母親在她耳邊的嘮叨:「艾妮啊,三妹都打算要生孩子了,你還在等什麼」

難道她不想嗎!她做夢都想著自己能趕快生一個男孩子也好為自己將來留一條後路,可是又能怎樣,這事又不能跟媽說,此時的她只能不停地嘆氣——

「艾妮,艾妮––」一個粗氣的聲音響起,一身土裡土氣面容看上去要比瞿艾妮還老氣,還要丑,身子瘦骨嶙峋的女人站在她身後叫了半天也沒有反應,只好貓著腰伸手拍了拍還在發獃的她。

「啊!–」瞿艾妮驚叫的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看到是栓的娘站在身後,趕快站起身來微笑著問:「喲,是栓的娘啊,你找我有事啊?」

「我來看看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過來找你嘮嘮家常,聊聊天,你怎麼回來也不到我那裡坐坐,真是不一樣啦身價高了也看不上我們鄉下人。」栓的娘說話語氣有點諷刺。

「看你說的話,我是那種人嗎,我這不剛回來沒幾天嗎,還沒來得及呢,就連我二妹家也沒去呢。」瞿艾妮解釋著,接著又問道:「對了,我聽說你們家弄了一個雞場,怎麼樣了。」

「剛開始,還沒弄順呢!慢慢來唄。」栓的娘說著看了看那片菜園問:「唉!你剛才在這裡蹲了半天幹嗎呢?」

「噢!我在拔草啊。」

「是嗎?那我怎麼見你蹲了老半天都在那裡發獃,叫你半天都沒反應,想什麼呢那麼入神?」

「沒想什麼。」

栓的娘是他們村裡出了名的八卦長舌婦,村裡的稀奇怪事都逃不過她的耳朵,一有什麼新鮮事她都會到處宣揚,這不又開始跟瞿艾妮八卦最近的新聞:

「艾妮啊!我告訴你一件新鮮事。」

「什麼事啊!」

「我們鎮里不是有一兩口子結婚好多年了都沒孩子嗎?」

「你是說鎮西頭老海兩口子吧!我聽說他媳婦不是不能生育嗎?」

「可不是,你不知道人家現在生了一對雙胞胎,都是男的。」

「生了一對雙胞胎,怎麼可能,她不是不能生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栓的娘神秘地說,「我告訴你吧!人家那是試管嬰兒。」

「試管嬰兒!!」瞿艾妮愣住了。

「沒聽說過吧!這可是現在的高科技,人家為了要孩子跑了好幾家醫院。」

「這的要花多少錢呀?」

「不管花多少錢,就算傾家蕩產也值了,你也知道媳婦無後對祖宗來說是最大的不孝會被人唾罵的。」栓的娘有點取笑的味道說,「艾妮,你那二妹都有一個男孩了,人家還又懷上了一個,你這怎麼還沒動靜,難不成就這麼兩個女孩來養老啊!」 ?瞿艾妮頓時黯然傷神,自卑地底下了頭不敢說話…不過聽栓的娘這麼一說到對那個試管嬰兒有了興趣,心裡琢磨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這麼做。

栓的娘見瞿艾妮老半天不回答,便心生疑慮,「難道你跟志民之間發生了矛盾。」

「沒有,沒有,我跟志民感情好著呢!怎麼可能有矛盾呢,只是現在他忙著自己的事業,沒時間考慮這個問題。」瞿艾妮趕快解釋。

「哦!我還以為你們家志民地位不一樣了,身價高了,也會跟別的男人一樣變了心。」栓的娘不由的唉聲嘆氣的,「唉!!沒想到你比我幸福多了。」

「怎麼了栓的娘?」

「你不知道,栓的爹唉—」栓的娘又嘆了聲氣。

「栓的爹怎的了?他先在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嗎,懂得做生意了。」

「現在是有出息了,可整個人跟變了一個人似地,自從開始弄這個養殖場就好像自己多了不起,跟我說話都不是一個味,整天冷言冷語的動不動就對我發脾氣,又嫌我這個了那個了。」栓的娘的抱怨跟瞿艾妮一開始一樣,這些話在瞿艾妮跟前抱怨了好長時間,不過瞿艾妮也只能隨意應付著也沒放在心上,可能每個家庭都會有這樣的過程吧!隨便向栓的娘安慰了幾句,直到瞿媽媽和兩個女兒從外面回來,栓的娘才捨得離開。

栓的娘這次的造訪讓跌入低谷的瞿艾妮精神大振,一連興奮了好幾天,臉上時不時的就會露出笑容。瞿媽媽看到她剛回來的幾天愁眉不展的,現在突然莫名其妙的興奮,便納悶地問道:「艾妮!!你這是咋的啦!前幾天還心事重重地,這幾天心情又變得這麼開朗。」一邊問一邊站在菜園摘豆角。

「沒有啊!我心情一直都很好,對了媽你不是給翠妮頓了湯嗎,燉好了嗎,我去給她送過去吧。」瞿艾妮押著菜園旁邊的那口井上的壓水機,向水桶里壓著水。

「對了,瞧我這記性,把這事給忘了。」瞿媽媽轉過頭去,看向廚房那邊努了一下嘴:「湯在廚房呢,待會兒你給二妹送過去,我已經盛好了,在保溫桶里放著呢。」

「我知道了。」瞿艾妮拎著一桶水走向院里的那個陶瓷大水缸,毫不費力地提起那桶水倒進去,隨後放下水桶,拍了拍身子走進廚房拎那壺補燙去了。

當她拎著補燙走出大院門時,瞿媽媽又提醒了一句,說:「艾妮啊!記得帶你二妹溜溜彎,多走走活動活動,現在月份大了,就要多活動,生產的時候好生。」

「知道了?」聲音隨著瞿艾妮的身影越飄越遠。

瞿艾妮拎著保溫桶,心情一路歡暢,因為她知道自己又可以重獲機會生一個男孩子,以後就不會有人再瞧不起她了。等過幾天,把試管嬰兒這事告訴志民,一起商量一下要孩子的事。

當她正低著頭,腳步輕快的向前走著,竟然一頭扎進了一個男人的懷裡,「哎呀!!對不起,對不起。」 ?瞿艾妮一個勁地道歉,抬起頭來,看到栓的爹站在自己面前,頓時心生愧色,整張臉刷地一下緋紅,擠出一臉為難的笑容點了一下頭,趕快繞開他,繼續朝前走。

「唉,唉!這是幹嘛呢?」栓的爹迅速又堵在她前頭:「怎麼回來也不打聲招呼,說走就走。」

「你好,你好,栓的爹好,現在是大忙人了,好好回去忙吧!」瞿艾妮直接把再見語說完了,「再見,改天再聊。」

「哎!哎!別走啊…」栓的爹伸手想拉住她,卻拉了一個空,被她趁機溜了。

栓的爹一隻粗糙的手曖昧地摸著下巴,眼睛放光地看著瞿艾妮豐滿的背影想入非非,比起自己的媳婦感性多了,一身白白的皮膚,雖然比不上年輕的黃花閨女,但是比起自己老婆那瘦骨嶙峋的身子,一臉皺巴巴的土裡土氣的臉性感多了。

站在不遠處一三十齣頭的男人,一臉地痞流氓相,大踏步地走過來,不動聲色地站在栓的爹身後。栓的爹猛地一轉身,撞了過來,「哎呦呦!!誰呀,活的不耐煩了,連老子都敢撞。」捂著腦袋就大罵。

「你罵誰呢你,我看是你活的不耐煩了吧!連老子都敢罵。」霸道的語氣更勝一籌,男人兩手叉腰,狠狠地瞪著他。

栓的爹定睛一看愣住了,連忙換了一副哈巴狗的表情,搖尾乞憐道:「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劉老三,久違久違,這麼多年你幹嗎去了,劉鄉長可惦記著你呢,我們大夥都惦記著你呢,什麼時候回來的。」

「走開走開,別擋著我的道,沒時間跟你瞎扯。」劉老三一把拉開栓的爹,頭也不回朝前走去。

「呸!!有什麼了不起,鄉長的兄弟怎麼了,跟誰耍流氓呢,天皇老子我也不怕。」見劉老三走遠了,栓的爹才敢憤憤不平的罵出來。劉老三可是他們鎮上的惡霸,混混,他的手下可是一大幫都是在社會上混的,栓的爹只敢背地裡一個人對他罵街,要是當著面他可沒那個膽,就是見了面也的捏著一把汗跟他說話。

瞿艾妮終於落荒而逃,逃進了瞿翠妮家的大院,正坐在院里織毛衣的瞿翠妮挺著大肚子,看到她一臉慌張,忙問:「姐你幹麼了,臉色那麼難看?」

「沒什麼,可能是天太熱了吧。」瞿艾妮說著便抬起一隻手,不停地在自己臉上扇風,裝出一副燥熱的感覺,一邊走進瞿翠妮:「二妹,媽讓我給你送補湯過來。」拎湯壺的手遞了過去。

瞿翠妮連忙放下手裡夥計,接過湯壺,迫不及待地打開來看,瞬間一股香味撲鼻而來,「真香。」一臉饞相,伸長了脖子,鼻子貪婪地吸允著瀰漫出來的香氣。

毫不客氣地把湯壺放在身旁的石桌上,拿起湯壺裡自帶的湯勺就開始大口大口喝起來…

瞿艾妮看著二妹隆起的大肚子情不自禁地蹲下去,伸手慢慢地撫摸著,問:「二妹肚子都這麼大了,幾個月了?」 第14章不巧,坐!

見不到她的日子,陸錦煜就是這樣來想一個女孩的。

除了辦公室堆積了一柜子的素描像,還有別墅里一屋子女孩的素描像。

他這樣將她深深挂念著,那個女人憑什麼要忘記他?還將他放在她心裡那『沒必要記起』的位置?

陸錦煜想到這,臉色又幕的沉了下來,但看見平板里女孩的靈動面容,那股戾氣又無緣無故的散去了,只剩下觸動心弦的奇妙感覺。

……

孟莜沫開著小差一口氣開到了午飯時間,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關掉了小說頁面。

正要出去吃飯時,一個職員低著頭直朝她撞過來,孟莜沫很敏捷的閃身躲開了,手上卻被塞了一張紙條。

孟莜沫正要喊住那職員,一抬頭卻已找不到人。

打開紙條,只是一眼,孟莜沫就不敢相信的瞪大眼了眼睛四處張望。

紙條上寫著:孟美女看小說看的可還過癮?不想被開除就來63樓A檔餐廳9號屋!

卧槽!

到底是誰發現她在看小說?

她明明看得很隱蔽,有人來立即就把手機收起來,這也能被人發現?

孟莜沫神情有些鬱悶,不管是誰,她絕不能因此失去這份工作!

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氣,兩手緊握成拳垂在身側給自己鼓勁,隨後快步朝電梯走去。

63樓A檔餐廳9號屋

陸錦煜修長的雙腿交疊,靠坐在真皮沙發上,裁剪精緻的西服將他襯的宛若尊貴無比的天神,渾身散發著冷漠疏離的寒意。

幽黑細碎的短髮下是一雙晦暗不明的深邃眼眸,此時正盯著手上的手機。

『叮』的一聲,一條消息彈出。

【老大,我把人成功給你弄來了,您慢慢享用——您最愛的特助小孫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