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白洛奇打算先回去找龍雪妍的時候,驀地,這漫天懸浮不動的無數器影忽然間像是受到了什麼指揮一下,突然,紛紛靈芒爆耀,化作道道流彩光影,全部朝白洛奇聚集而去。

這一瞬間,白洛奇就見到無數的器影聲勢不減的朝他飛沖而來,咄咄逼人,立刻抽出霜風化作炎刃,想要強行突圍而出。

可是,白洛奇手中的霜風炎刃才剛剛成形,突然間,一道藍色的奇光飛射而來,擊中在霜風炎刃之上,而霜風上的炎刃也隨之化作無形。

白洛奇見狀,也是一愣,不知道是什麼靈器這麼厲害,居然能夠直接擊散霜風中的力量,不過,顯然這封存著歷代龍皇的靈器的器冢,果然非同一般。

就在這時,但見漫天的無數器影已經奪空而來,離白洛奇不過三米的距離,眼看就要同時逼近,聲勢奪人,從那些靈器中所肆虐而出的強烈靈息就像是呼嘯的狂風,瞬間將他完全籠罩。

而不遠處的龍雪妍,見漫天器影竟然突然對白洛奇展開了攻擊,也是嬌容驚變,立刻翻身騎上龍麟。

龍麟也第一時間沖飛向了白洛奇,但似乎還是晚一步。

眼看白洛奇的身體就要被無數靈器穿成了馬蜂窩。

說是遲,那是快!

白洛奇在一瞬間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再看看那從四面八方,奪空而來的漫天器影,突然,直接將霜風收起,收斂靈力,深吸了一口氣,隨後,目光一睜,大喝了一聲道:「來吧!」

剎那間,那漫天的無數器影就全部刺在了白洛奇的身上。

而騎著龍麟趕來的龍雪妍見狀,嬌軀一顫,經不住就大聲嬌喊起來,「龍玄!」

下一刻,刺在白洛奇身上的無數器影便化作了一道無比耀眼的光芒,一下子將白洛奇籠罩其中。

而等龍雪妍回過神的時候,嬌容一愕,因為剛才被無數器影刺入的白洛奇,此刻,卻毫髮無損的浮在半空之中,而身旁圍繞著八件形狀各異,靈芒奪目的靈器。

「龍玄,這是……」已經騎著龍麟飛到離白洛奇只有幾米遠的龍雪妍,嬌容吃驚地看著一點事情都眉宇的白洛奇,似乎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果然是對我的考驗嗎?」白洛奇雙目輕凝的自言道。

原來就在剛才白洛奇忽然想起這歷代龍皇所留下的靈器都是無主之物,而靈器就像靈獸一樣,也是會選擇主人的,所以,剛才漫天的無數靈器朝白洛奇飛來,實際上,只是對白洛奇的一種試煉,如果剛才白洛奇盲目的進行反擊的話,也等於是試煉失敗,還可能導致更可怕的結果,幸好,經歷過無數磨難的白洛奇,在關鍵時候,做出了極為冷靜的決定。因此,也解開了器冢中所封存的靈器的真面目。

也就是此刻,在白洛奇面前懸浮繞轉的八件靈器。

單是從八件靈器的外觀以及靈芒,還有所散發出的氣息上看,這八件靈器顯然都要比他的霜風要更高級,也更厲害,當然了,鑒於他們的主人可是聖龍國的歷代龍皇,所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般來說,在荒靈大陸的各國之中,也就是像皇族這樣的統治階級,才可能擁有靈器,哪怕是大部分的帝尊級高手,也是一件難求。

而慕乙女所送給白洛奇的霜風,雖說在靈器之中其實算是比較低等的,但是,對任何御靈者來說,已經是可望而不及的稀世之物了,連霜風都如此,更別說是眼前這八件歷代龍皇所用過的強大靈器。

白洛奇見八件靈器不斷圍繞著他轉動,異芒閃爍,像是想要讓他選擇一般。

「是要我選嗎?」白洛奇到有些為難起來,因為不管哪件靈器看上去都相當不錯,所以,他只好看向龍雪妍問道:「雪妍,你說我選哪件好?」

「這八件靈器都是同一個檔次的,應該各有各的厲害之處,你就看著選吧。」龍雪妍看了八件靈器一眼,然後說道。因為但看靈器的外觀,是看不出靈器本身所擁有的非凡之處,但因為這八件靈器的都是同一檔次的,所以,不管選什麼,對白洛奇的實力肯定會大有提升。

白洛奇一聽,再看了八件靈器一眼,猶豫之下,最後,乾脆閉起眼睛,像是抓鬮一般,隨手就抓往其中一件抓去,頓時,一件很小的靈器立刻被他抓入手中,他立刻睜眼一看,便發現抓住的是一枚看起來非常普通的戒指。

而就在白洛奇抓住靈器戒指的同時,其他七件靈器一下子就光芒一耀,瞬間猶如流星飛雨般向四周分散了開來,又化作漫天的無數器影。

白洛奇一邊看著靈器戒指,一邊走到了龍雪妍身旁。

「你這傢伙,剛才嚇死我了。」龍雪妍見白洛奇回來,立刻輕舒了口氣,嗔道。

「我不是沒事嗎?不過,這裡不是久留之地。」白洛奇嘴角一勾,但擔心又會突然冒出什麼來,所以,便先帶著龍雪妍離開了這個空間。

隨後,在龍麟的帶領下,兩人便離開了剛才的空間,重新回到了迷宮般的長廊之中。 「不知道這戒指怎麼用?」白洛奇拿出靈器戒指看了一眼,然後,便往右手的食指上一戴,而就在他帶上靈器戒指的一剎那,忽然,感覺他的手掌就像是被電觸了一般,突然麻痹了一下,下一刻,就見那看似普通的靈器戒指竟然像是融化了一般,與他的手指竟然融為一體,最後,形成一隻龍獸的頭顱,稜角分明,活靈活現地緊貼著他的食指背,就像是鬼斧神工般的傑作,而且,看上去非常的酷。

幾乎同時,白洛奇的腦海中閃過四個字:「六道龍戒?!」

「龍玄,你沒事吧?」龍雪妍見白洛奇突然愣在那裡,而戴在手中的靈器戒指又突然變形,立刻就擔心的問道。

「沒事,不過,感覺有點怪怪的。」白洛奇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手中靈器戒指,緊接著,便對龍麟說道,「這次不要再找錯了。」

龍麟一聽,馬上就繼續開始尋路起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後,白洛奇和龍雪妍就像是走到了盡頭一般,眼前出現了九層的巨大浮台,不斷交錯向上,高達百米,十分壯觀,而最頂端的浮台上,似乎有某種奇特的光芒在閃爍,並且,有讓白洛奇熟悉的氣息傳來。

「靈物應該就在上面。」白洛奇認定道。

而就在白洛奇準備帶著龍雪妍騎上龍麟,飛上浮台的時候,突然,龍雪妍驚叫一聲,猛地抱住了頭,喊道:「我的頭好疼!」

「雪妍?」白洛奇見狀,立刻看向龍雪妍。

「龍玄,從進來的時候,就好像有很多人在我耳邊說話,我想讓她們停下來,可是,她們一直都在說,好像是在警告我們。可是,現在她們已經生氣了……」龍雪妍的嬌容突然就變得慘白如雪,看上去極為痛苦。

最後,龍雪妍又叫了一聲,一下子就昏了過去,倒在白洛奇的懷中。

白洛奇見狀,也是目光緊蹙起來,但見龍雪妍呼吸順暢,好像只是昏了過去,也稍微安心了一下。此刻,靈物就在眼前,而靈物是唯一救回他父皇的辦法,所以,他唯一的選擇就只有先將靈物取到手。

考慮之後,白洛奇便抱著龍雪妍騎著龍麟,直接飛上了九層浮台,最後,落在了最高的一層浮台之上。果然,就見浮台的中央,一把弓形靈物懸浮在半空之中,弓身的曲線華美,龍雕浮舞,弦如金絲,而就在弓身的中央鑲嵌著一顆與之前見過的兩件靈物都不同顏色的玄靈原石,一看就知道是他所要找的靈物。

白洛奇隨後環視了整個浮台一眼,見浮台上沒有任何對靈物的保護,也是猶豫了一下,便抱著龍雪妍下了龍麟,看了一眼還在昏迷之中的龍雪妍,目光一簇,打算先放下龍雪妍,去把靈物取到手。

萌寶助攻:老婆大人我錯了 可就白洛奇要將龍雪妍放下的時候,突然,龍雪妍的手忽然動了一下,緊接著,一把抓住了白洛奇的手。

「雪妍?」白洛奇神色一驚,馬上低頭看向懷中的龍雪妍。

就見龍雪妍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眸,不過,那眼神卻變得幾分陰幽,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完全不像是龍雪妍所擁有的眼神。

「雪妍,你沒事吧?」白洛奇急忙問道。

「你不能把靈物帶出去。」這時,龍雪妍粉唇輕啟地突然開口道。

「你……不是雪妍……」白洛奇先是一愣,但馬上目光冷凝起來。

「沒錯,我只是借她的身體一用。」龍雪妍應道。

「你是誰?不準能傷害雪妍……」白洛奇不由緊張了一下。

「放心吧,我不會傷害她的。我只是要阻止你把靈物帶出去。」龍雪妍緊抓著白洛奇的手,非常用力,已經深陷到白洛奇的肉里。

「如果沒有這靈物,我就無法救父皇,所以,我必須把靈物帶出去,從龍族手中換回父皇。」白洛奇篤定道。

「龍族又打起靈物的主意了?」龍雪妍神色微驚道。

「何止是龍族,其他靈族也都已經想方設法地尋找靈物了。」白洛奇立刻應道。

「莫非那些靈族想要違背誓言,再度讓荒靈大陸陷入腥風血雨之中嗎?」龍雪妍十分激動的說道。

「你到底是誰?看來你似乎知道這些靈物的來歷和背後所隱藏的秘密。另外,我可以告訴你,這件靈物已經是我見過的第三件了。」白洛奇覺得這附身在龍雪妍身上的人,一定知道靈物的秘密。

「已經第三件了?那看來就這樣下去,不久之後,九件都會被集齊,一旦九件靈物集齊,那荒靈大陸就會陷入無盡的紛爭之中。」龍雪妍聽著,那神情就像是預知到了未來一般,充滿了深憂之色。

「九件?這靈物一共有九件嗎?」白洛奇神情一震,沒想到,這靈物居然有九件之多。

「這九件靈物是當初與九隻守護神獸一同被創造出來的,用了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兩種不同的靈神之源,所以,如果九件靈物,或是九隻守護神獸被集齊的話,這靈神之源也會重現於世。」龍雪妍的話正在解開關於靈族所隱藏的秘密的冰山一角。

「靈神之源?聽起來像是很強大的力量,否則,怎麼能夠製造出九件靈物和九隻守護神獸?這麼說,靈族想要集齊就見靈物,目的是為了讓這靈神之源重現於世?」白洛奇馬上分析道,雖說,他還不知道這靈神之源究竟是什麼,有什麼來歷,但看這附身在龍雪妍身上的神秘之人的表情看來,這其中的秘密恐怕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複雜。猜想道

「不,靈族是絕不可能會集齊靈神之源的,因為靈神之源是他們最懼怕的,也是他們所無法毀滅的力量。如果將靈神之源集齊的話,那當年靈族所做過的事情,也會重蹈覆轍在靈族身上發生。所以,靈族想要找到靈物的真正目的,實際上是避免被其他靈族得到,確保九件靈物不會被集齊。」龍雪妍搖搖頭道。 「那你剛才所說的腥風血雨指的是……」白洛奇不禁問了一句。

「這九件靈物本身就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隨便一件的威力都可以讓千米之內的萬物生靈化為灰燼,正是因為九件靈器十分強大,所以,當年,持有靈物的來自不同靈族的九位強大的戰士,也是為了避免這九件靈物被用在靈族的爭鬥之中,所以,才合議將九件靈物同時封存在荒靈大陸的九個不同的地方,同時,也以自己的力量布下了讓靈族無法踏入的力量,並且,用了各種方法進行保護。但是,九位強大的靈族戰士畢竟也是有自己的私心,所以,他們允許人類踏足封存靈物的地方,也是為了防止有一天,自己的靈族需要靈物相助時,能夠利用人類來將靈物取出。」龍雪妍緊接著便道。

白洛奇聽完,都不禁乍舌幾分。

「不過,靈族本身也十分忌憚靈物本身的力量,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是不會想要將靈物取出的,因為一旦靈物取出,就會打破靈族之間的制約,就意味著九件靈物都會重現於世。所以,一旦有一件靈物出世的話,其他原本擁有靈物的靈族,也就會將他們所擁有的靈物取出。而你眼前的這件靈物,龍族之所以想要得到,就是因為這件靈物,便是龍族當年所擁有的九陽魔龍弓,本來是封存在另一個地方的,但後來被帶回了聖龍國,並且,封存在皇族禁地之中。」龍雪妍繼續道。

「你的意思是說,現在荒靈大陸的靈族都在尋找靈物,也是為了保護自己,不過,靈物只有九件,那尋找靈物的靈族可遠遠不止這個數量。也就算說,也有其他本身沒有擁有靈物的靈族在尋找靈物……」白洛奇提出了一個疑惑道。

「這是正常的。當年,持有九件靈物的靈族,也是當時最強大的九大靈族,其中,包括蝶神族,龍族,鳳族,木靈族等等……而時過境遷,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九大靈族中必然有滅衰的,就比如蝶神族,而在我之後所不知道的歲月之中,肯定也有九大靈族中的其他靈族在衰亡,同時,也有其他靈族得以強大,所以,那些不曾擁有靈物的靈族,便想趁這個機會奪得靈物,借靈物的力量,在那些強大的靈族之中,佔據一席之地。」龍雪妍說道。

「你知道的還真不少,你到底是誰?」白洛奇見附在龍雪妍身上的這個神秘之人知道的如此之多,而且十分詳細,所以,忍不住又問道。

但就在此時,白洛奇忽然覺得胸口一陣強烈的灼熱感傳來,這龍形魂獸的身影突然就胸前的龍形玉石之中,浮現而出。

「是你嗎?」這龍形魂獸看著眼前的龍雪妍問道。

而龍雪妍見到白洛奇胸口所浮現的龍形魂獸,登時,神色震驚了一下,詫異的叫道:「你為什麼會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

「果然是你,吾之故友,當年你未完成的使命,已經由他來繼承了。」龍形魂獸發出渾厚的聲音道。

龍雪妍一聽,登時,忽然嫣然一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來你能以非龍皇的身份進入這裡,絕非是巧合!應該是命中注定。那這樣我就放心了,就算九件靈物真被集齊的話,那還有一絲希望尚存。」

「難道你就是在那個記憶印象之中出現的那個巫女?」白洛奇見龍形魂獸知道附身在龍雪妍身上的神秘之人,所以,馬上就聯想道。

「你很聰明。」龍雪妍瞥了白洛奇一眼,接著便道:「如果你想要知道一切與靈族有關的事情的來龍去脈的話,只要找齊九隻神獸的精血,便可以將所有記憶全部解開,到時,你自然就會明白。當然,如果你能阻止九件靈物被集齊的話,那自然最好。那樣的話,你也不必急著收集九隻神獸的精血了,你的使命就是為了保護聖龍國,以及避免整個荒靈大陸的靈族紛爭再起,這也是我們聖龍國巫女存在的意義。否則,初代巫女的預言也將實現。」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龍雪妍神色顯得十分嚴肅。

「預言?什麼預言?」白洛奇立刻問道。

「黑暗與毀滅。」龍雪妍用十分低沉的聲音說道。

「黑暗與毀滅?什麼意思?」白洛奇先是一愣,但等他還想問的時候,龍雪妍頓時嬌軀一軟,他立刻抱住了龍雪妍。

「老頭子,她說的是什麼意思?」白洛奇立刻對龍形魂獸問道,他知道龍形魂獸肯定知道其中的意思。

「該知道的時候,你會知道的。」龍形魂獸說完,就飛入了玉石之內。

「他們難道就不能再說的明白點嗎?」白洛奇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不過,他也總算知道了一些關於靈物的歷史和背後所隱藏的秘密,不過,這靈神之源究竟是什麼,為何能夠擁有製造九件強大靈物和九隻守護神獸的力量。另外,他在萬靈冢所看到的那被埋葬的上萬的靈族遺骸,究竟是不是也與其有關。

不過,最讓白洛奇有些隱憂的就是,從那位巫女的話中可以聽出,萬一九件靈物被集齊的話,那必然會引發什麼非常恐怕的事情。

這在白洛奇思緒萬千的時候,龍雪妍已經幽幽轉醒了過來。

「龍玄,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醒來的龍雪妍自己正倒在白洛奇的懷裡,不禁問道。

「沒事,你突然就昏過去了。」白洛奇考慮了一下,便搖了搖頭道。他覺得關於他剛才所聽到的事情,還是暫時不要對其他人說比較好。

「是嗎?怎麼會這樣?」龍雪妍揉了揉太陽穴。

「也許是受到這皇族禁地的影響……」白洛奇解釋了一句,然後,便道:「我先去把靈物取來。」

「有危險嗎?」龍雪妍擔憂的問道。

「應該不會有吧。」白洛奇覺得這靈物既然在皇族禁地之中,應該算是非常安全的,所以,也不需要什麼保護。

之後,白洛奇就走向了懸浮在浮台中央的九陽魔龍弓,試探地將手伸了過去…… 看著白洛奇的手慢慢接近九陽魔龍弓,龍雪妍也是顯得十分緊張,直到白洛奇握住九陽魔龍弓的弓柄,然後將其拿起之後,並沒有發生任何的異狀,兩人也不由鬆了口氣。

隨後,白洛奇便將帶著九陽魔龍弓回到了龍雪妍的身邊。

「這就是靈物嗎?看起來果然和靈器一樣……」龍雪妍打量了九陽魔龍弓一眼,因為是第一次見到,所以,也覺得十分稀奇。

「這可要比靈器厲害得多。」因為聽那位聖龍國巫女說過的關於靈物的來歷,所以,白洛奇也知道他現在手中所握著的九陽魔龍弓,完全就是像是個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引發軒然大波。

而且,白洛奇也打算對救出他父皇的事情從長計議一下,因為他不想讓九陽魔龍弓落入龍族手裡。

就在此時,就在浮台的一側陡然出現了一個類似出口的光芒。

「走吧。」白洛奇見狀,便對龍雪妍點了點頭。

兩人和龍麟一同走了過去,很快的,他們的身影就沒入了光芒之中。

眨眼間,兩人就又回到了皇族禁地的入口,身後依舊是平整的浮雕石壁,就像是從未動過一般。

「雪妍,等會幾位元老問起的話,不要說我們進去過。」白洛奇一邊將九陽魔龍弓和龍麟收入空靈界,一邊對龍雪妍囑咐道。

「你不打算告訴幾位元老嗎?」龍雪妍娥眉輕簇的問道。

「這龍族的影響力很大,尤其是對皇族,所以,我們還不能太輕易的相信皇族的人。」白洛奇直白的說道。

「我知道了。」龍雪妍點了點頭。

兩人離開潛龍谷前,特地還去和幾位元老告辭了一下,當然,沒有也沒有提起他們已經進入了皇族禁地,並且,將靈物取出的事情。幾位元老雖然也都表現的十分遺憾,但卻沒多說什麼。

最後,白洛奇和龍雪妍就趕回了皇城。

等兩人回到慕乙女的府邸,就見一直在等著他們的慕乙女等人,都聚集在大廳之中。一見到白洛奇他們回來,馬上就圍了上去。

白洛奇先對慕乙女示意了一下,慕乙女馬上就會意地讓大廳內的無幹人等全部退下,並且,讓自己的心腹守在大廳四處,防止有人接近。

很快的,大廳內,就剩下慕乙女幾女以及徐老頭。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慕乙女美眸輕晃的問道。

「靈物我拿到了。」白洛奇嘴角一勾的淡笑應道。

「拿到了?不是不知道皇族禁地的方法嗎?」姬無雙一聽,立刻面露詫異之色。

「原來父皇留給我的玉牌,就是進入皇族禁地的通行證。幸好,父皇在失蹤前,把玉牌交給了我。否則,龍傲很有可能早就得到靈物了。」白洛奇立刻解釋道。

「想不到龍皇還真是有先見之明!」慕乙女也有些欣慰,但馬上便道:「既然已經拿到了靈物,那就可以馬上通知龍族,讓他們把龍皇送回聖龍國。」

「不,我不打算把靈物交給龍族。」白洛奇目光一簇道。

「不交給龍族?那怎麼把龍皇救出來……」姬無雙詫異道。

「我說徒兒,這龍族不是指定要靈物的嗎?不交出靈物的話,龍族也不會輕易放人的。」徐老頭也點點頭道。

「龍玄,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龍雪妍眸光輕眨的問道。

「我想潛入龍族,營救父皇。」白洛奇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麼?」在場眾人一聽,紛紛面露驚愕之色,因為這個想法根本就是極為大膽,這龍族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說能進就能進的,更何況,還要把一個大活人給救出來。

「龍玄,這樣太危險了。不如還是把靈物交給龍族吧!」慕乙女自然是不贊成,因為她最清楚潛入龍族營救龍皇的後果,就算能夠潛入龍族,但想要救出龍皇,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龍族既然要拿龍皇來做交易,肯定也會把龍皇關押在他們難以營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