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來救她們母女倆,那她只有奮勇自救!

孟渝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磨得鋒利之後,就悄悄地出了門。

她想先在小區的這些樓里,看看還有沒有人的家裡還有餘糧?

可她才剛剛出門,就看到有幾個喪屍朝她撲了過來。

孟渝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揮起菜刀,就狠狠地砍向喪屍的頭。 哪知,她的菜刀卻卡在了喪屍的骨頭上,拔也拔不出來。

而另一個喪屍已經朝她撲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朝她狠狠地咬了過來……

孟渝的眼裡閃過一絲絕望。

就在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幾道凌厲的劍光閃過,圍著她的幾個喪屍就全倒了下去。

孟渝瞪大了眼,她得救了?

然後,她就看到一個美到極點的女子,飄然輕落在她的面前,關心地問她,「你沒事吧?」

孟渝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我沒事,謝謝您救了我!我叫孟渝,不知您怎麼稱呼?」

小雲兒笑著回道,「孟渝,你好! 女配大佬不按套路來 我叫容嘯雲,你可以叫我小雲。」

孟渝趕緊打開房門,對小雲兒說,「小雲妹妹,快請進來坐會吧!」

「好!」

小雲兒現在用的語言,是直接用搜魂術從別人的腦子裡複製過來的。

以她現在的天仙修為,用搜魂術去複製別人的記憶,是輕而易舉的事,也不會傷害到別人的大腦。

她這一路過來,殺了不少的喪屍,也救了不少的人。

經過實驗證明,小雲兒也明白了上天給她的規則。

她動手殺一個喪屍,上天就給她一個功德值。

但是救一個人,上天卻給她十個功德值。

想要積下億萬功德值,那她就得救上千萬人。

這個目標數字,非常龐大!讓小雲兒倍感壓力!

但不管再怎麼艱難困苦,她還是得咬著牙,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只有這樣,她才有回歸仙界的一天。

小雲兒走進了孟渝的家,發現她住的只是一房一廳的小公寓。

廳里的沙發上,還躺著一個小女孩。

小雲兒一看那個小女孩的氣息很微弱,就趕緊走上前,拿出一瓶靈水,對著小女孩的嘴餵了下去。

孟渝原本不知道小雲兒要幹什麼,看到小雲兒沖向小豆豆的時候,她還嚇了一跳。

等她看到小雲兒拿出水喂小豆豆的時候,她的心就放了下來。

小豆豆喝了靈水之後,很快人就醒了,也感覺有了力氣。

她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小雲兒。

這小傢伙還以為自己眼花了,還伸手揉了揉眼睛,待看到小雲兒還在她的面前時,她就奶聲奶氣地問,「漂亮姐姐,你是誰啊?」

孟渝走前一步,對小豆豆說,「豆豆,這是小雲阿姨,乖,快喊小雲阿姨。」

小豆豆也聽話地喊了一聲,「小雲阿姨好!」

小雲兒伸手揉了揉她的頭,「豆豆真乖!來,豆豆,阿姨請你吃蛋糕。」

小雲兒伸手從她媽咪給她的儲物戒指里,拿出兩個大概有海碗大的小圓蛋糕,一個給了小豆豆,一個給孟渝,「孟姐,你們都餓了吧?快吃吧!」

隨後,她又拿出兩瓶水,放在一邊。

孟渝滿眼感激地看著小雲兒,朝小雲兒鞠了一躬,紅著眼說,「小雲妹妹,真的謝謝您了!謝謝!要不是你來了,我們母女倆,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小雲兒輕輕笑道,「別客氣,快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們去附近的倖存者基地。」 孟渝又再感激地說了一聲,「謝謝。」

她也沒有跟小雲兒客氣,她們母女倆實在是太餓了!

小雲兒看著孟渝和豆豆這母女倆狼吞虎咽的模樣,也忍不住有些心酸。

在這大災難的面前,普通人的生命實在是太脆弱了。

孟渝吃了三分之一,就想把蛋糕收起來,留著給小豆豆吃。

小雲兒馬上對她說,「孟渝,你快吃完它,我這裡還有,一會兒我再給小豆豆拿多點吃的,快點吃啊……」

聽到小雲兒的話,孟渝又感激地看著她,這才又開始吃了起來。

母女倆吃完了蛋糕,又喝了小雲兒給的水,小豆豆一臉天真地手撫著她的小肚子,滿足地對孟渝說,「媽媽,我的小肚肚好撐,吃得好飽好飽哦!」

孟渝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溫柔地說,「那你還不快謝謝小雲阿姨。」

小豆豆趕緊對小雲兒說,「謝謝小雲阿姨。」

小雲兒也伸手輕撫了一下她的頭,「真乖!」

她又對孟渝說,「孟渝,你還有什麼要收拾的嗎?沒有的話,我就送你們去倖存者基地了。」

孟渝搖了搖頭,「重要的東西我都收好了,沒什麼好收拾的了。」

「那就走吧!」

小雲兒領著她們上了天台,她怕御劍飛行會嚇到她們,便改用江凝從納米蘭星帶回來給他們用的光能飛行器。

那時尚炫麗的外型,讓小豆豆很喜歡,高興得直拍手,「好漂亮的車車,好漂亮的車車……」

這個青霧星雖然不是地球,但卻是一個各方面都非常類似地球的凡人世界。

只不過,看這裡的發展狀態,還有點類似於地球的2000年時代,不是特別先進,也是算太落後。

小雲兒直接就把這裡當成是地球的平行界面,比較容易接受一點。

小雲兒打開了光能飛行器的車門,對孟渝和小豆豆說,「快上車吧!」

她送她們母女倆到了倖存者基地之後,還要再回來搜索和救援其他的倖存者。

經過這半個月喪屍潮的摧殘和折磨,現在這個城市的倖存者已經不多了。

等小雲兒再駕著光能飛行器,把孟渝和小豆豆送到那個名叫「東方」的倖存者基地時,卻遭遇到了拒絕。

守在基地門口的保安說,「對不起了!小姐,我們這裡條件有限,現在不接收倖存者了。」

小雲兒放出神識,掃了一下基地裡面,發現裡面確實已經住滿了人,但再擠兩個人的地方也還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小雲兒疑惑地問,「之前我送來幾批人,你們都接收了啊!」

那個保安看了看四周,小聲對小雲兒說,「有人看中你這飛車了,你還是趕緊走吧!」

小雲兒輕嗤一笑,「他們看中了又怎麼樣?難道還想搶我的飛車不成?」

小雲兒的話音剛落,就見基地裡面走出一批人來。

領頭的是一個渾身透著張狂氣息的青年男子,嘴裡還嚼著口香糖,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又長得油頭粉面,看得小雲兒直噁心。

偏偏他還跑到小雲兒的面前來找死說,「小美人,小爺看中你的車,那是你的福氣!識趣的,就乖乖地跟小爺走,小爺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怎麼樣?」 小雲兒柳眉一豎,直接怒喝一聲,「滾!!!」

那年青男人似是有些不敢置信,竟然還有人敢讓他這個基地的太子爺滾?

一愣之後,那年青男人輕呸一聲,將嘴裡的口香糖吐了出來,然後看著小雲兒,呵呵呵地冷笑起來。

他那目光,充滿了戲謔和強勢,「喲,沒想到還是個小辣椒呢,本少最喜歡炒小辣椒吃了,哈哈哈,小子們,給我上,把這個小辣椒給我帶進去!」

跟在他身後的一幫男人大聲應了一句,「是!」

然後,就全沖了上來,將小雲兒緊緊地包圍在中間。

孟渝抱緊了懷裡的小豆豆,一臉歉意地看著小雲兒,低聲對小雲兒說,「小雲妹妹,你別管我們了,你還是快點走吧!」

她的話,被圍著小雲兒的幾個男人聽到,他們頓時狂笑起來,「現在才想走?晚了!」

「就是,還走什麼走,趕緊洗乾淨了,等著給大少暖床吧!」

「哈哈哈哈哈……」

就在他們狂笑不休的時候,小雲兒伸手一掐法訣,剛剛還晴朗的天空,卻瞬間風起雲湧,幾道雷電瞬間降下。

「轟隆!」

「轟隆!」

「轟隆!」

伴隨著幾聲天雷巨響,將這幾個男人和那個張狂的大少給劈了個正著,瞬間連皮帶骨全都化成了飛灰。

在基地門口圍觀的所有人,一個個張大了嘴巴,驚呆在那裡。

他們看向小雲兒的目光,又是崇拜,又是驚懼。

之前那個好心勸她走的保安,在震驚過後,又一臉擔憂地過來提醒她,「小姐,你闖大禍了!剛剛這個男人是基地長荊雷的獨生兒子荊貴啊,你趕緊逃吧,要不然,基地長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小雲兒朝他笑了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是不會走的!」

隨後,她冷哼一聲,「我倒要看看,教出這樣一個畜生兒子的基地長,是個什麼樣的人?」

剛才她引雷滅殺這幾個人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被扣功德的心理準備。

結果,她引雷滅殺了他們之後,不僅沒有被扣功德,還得到了一個人100個功德值的獎勵。

這殺一個惡人的功德值,竟然比她救一個人還要高十倍。

證明這幾個人渣做了不少的惡事,上天才會覺得她這是在懲惡揚善,才會給她獎勵比平時救人還要高的功德值。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以後她要滅殺那些手裡有多條人命的人渣,就不會再擔心會有業障了。

在基地門口圍觀的眾人,一看到小雲兒竟然還不走,他們也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

「這個美女可真是大膽啊,她竟然不走?等下要是被荊雷給滅了,那可就太可惜了!」

「就是啊,荊雷可是八級異能者呢,這小美女哪怕會雷系異能,也不一定是荊雷的對手啊!」

「那也不一定!她敢留下來,想必就是有倚仗!咱們就等著瞧吧!」

「來了,來了,荊雷來了……」

「這次基地長來得可真快啊!」

「那當然了,這回死的可是他的寶貝兒子!」 小雲兒順著眾人的目光,淡淡地看向基地的大門內。

只見一個身材非常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在眾多異能高手的簇擁下,怒氣沖沖地疾步朝她走來。

荊雷看著那個傲然站在那裡的小雲兒,雙眸微微一眯。

這個女人還這麼年輕,身上卻完全感受不到異能者的氣息,但她卻偏偏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異能者。

他唯一的兒子,就是被她殺的!

荊雷心痛之餘,在看到小雲兒那張精緻絕美的臉時,眸底閃過一絲驚艷,心裡也瞬間起了貪念,想要將她佔為已有。

他壓下了內心的憤怒,冷沉著聲音對小雲兒說,「小美人,我今天就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肯成為我的女人,再給我生幾個孩子,我今天就不計較你殺我兒子的罪!」

小雲兒聽到他的話,簡直噁心透了!

她冷笑著直接反噴了回去,「果然是上樑不正才會下樑歪,依我看,你兒子是人渣中的人渣,你就是人渣中的人渣王,真是噁心死人了!」

看到荊雷瞬間變了臉色,怒意勃發,小雲兒又繼續冷笑著說,「看你這魂魄的顏色,這都黑成碳了,可見你手裡的人命沒有一百,也有幾十,今天本姑娘就行行好,替天行道,滅了你這個老人渣!」

荊雷怒極反笑,陰惻惻地說,「好,很好,就讓我看看你這個小娘們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竟然能口出這樣的狂言,還想滅了老子!」

說完,荊雷直接運起木系法術,雙手內突然化出一條條藤蔓,有如長蛇一樣,朝著小雲兒襲卷了過去。

荊雷是金木雙系異能者。

現在他的心裡還在肖想著小雲兒,想要活捉她回去做他的女人。

可他卻沒想到,小雲兒的戰鬥力會這麼強悍。

她直接召出了仙劍,對著荊雷攻過來的藤蔓,就是一頓猛砍,三下兩下就把荊雷發出的藤蔓給砍得無影無蹤。

荊雷氣得要命,也不再留手。

他直接運起了自以為強大的金系法術,手中化出無數金箭,「嗖嗖嗖」地帶著破空之聲,朝著小雲兒疾射過去。

旁邊圍觀的人,看到荊雷一副要拚命的樣子,一個個都替小雲兒捏了一把汗,擔心起她來。

小雲兒卻輕嗤一笑,清亮的眸底閃過一絲不屑,直接揮掌一拍。

眾人就見那些金箭全都掉轉了頭,朝著荊雷反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