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罰之怒爆炸的瞬間,葉晨風立即召喚出金鵬羽翼,施展出乘風訣,以極快的速度穿透了毀滅風暴,逼近著雪飄渺。

就在雪飄渺交織劍芒攻擊之際,葉晨風變化成了最強的獸魂形態,大片大片的血龍鱗覆蓋了他的全身。

「嗯……」

看到六級玄獸宗境界的葉晨風,竟然施展封皇強者才能掌握的神通,雪飄渺神情一怔,露出了詫異之色。

雖然僅僅半秒鐘,她就恢復了清醒,但這半秒時間,足夠葉晨風靠近她,向她發動致命一擊。

「飛仙一劍!」

葉晨風出現在雪飄渺身前時,以手化劍,刺出了驚世一劍,超越數倍光速的飛仙一劍直接沒入到了她眉心中。

下一刻,雪飄渺整個身子出現了縱橫交錯的裂痕,大量精純的魂力沒入到了葉晨風腦海中,雪飄渺意念形成的冰雪世界轟塌了。 「呼呼,成功了。」

轟破了雪飄渺的意識空間,回到了縹緲幻境,葉晨風長舒了一口氣,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小輩,你是這數萬年來,唯一完美通過我考驗的人,但可惜,你並非我飄渺山弟子,我無法給你額外獎勵。」

這時,雪飄渺的雕塑突然睜開了眼睛,彷彿活過來一般,一道猶如天外之音的美妙聲音在雕塑中傳了出來。

「謝謝前輩,剛剛我已經收穫很多了。」

葉晨風沒有露出一絲遺憾之色,聲音平淡的說道。

徘徊在生死邊緣,接受雪飄渺考驗,葉晨風的意志力得到了極大地磨礪,靈魂變得更強,靈魂獸雙頭血龍王龐大的身軀更是成長到四千米,變得極為可怕。

葉晨風完全相信,只要自己擊破龍蛋,吸收了龍蛋精華,將水到渠成突破到一級逆獸王境界。

「小輩,我雖然無法給你額外獎勵,但如果你能通過飄渺石刻的考驗,石刻將會給你豐厚的獎勵。」雪飄渺繼續說道。

「前輩,不知道飄渺石刻的獎勵是什麼?飄渺石刻的考驗又是什麼?」葉晨風虛心的詢問道。

「飄渺石刻來自於天域,它對每個人的考驗都不盡相同。而石刻中蘊藏著幻之道意,劍之道意,刀之道意,槍之道意四大道意,如果你能通過飄渺石刻的考驗,你可隨意參透四大道意,而時間為一個月。」

「四大道意!」

葉晨風深知道意的珍貴和可怕,自己如果能將劍道修鍊到二重天乃至三重天的程度,自己的攻擊力將大大提升,單純憑藉劍道,就能擊殺四級逆獸王。

「不過小輩,你非我飄渺山弟子,飄渺石刻對你的考驗,要遠勝我飄渺山弟子,所以如果你執意接受飄渺石刻考驗,一定要有心理準備,以你的實力,最多有兩成通過的機會。」

「前輩,如果我考核失敗,是不是會死。」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說道。

「不錯,你非我飄渺山弟子,一旦考核失敗,那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所以飄渺石刻雖然是大機緣,但同樣伴隨著大風險。」

「謝謝前輩相告,晚輩還是決定去接受飄渺石刻的考驗。」

葉晨風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的風險,區區險阻根本無法動搖他的信念,他毫不猶豫的決定道。

「既然你心意已決,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對了前輩,如果飄渺山遇到大危險,你能出手相助嗎?」想到西魔宗針對飄渺山的陰謀,葉晨風開口問道。

「怎麼,飄渺山出現危機了?」雪飄渺問道。

「嗯,飄渺山如今遇到了不小的麻煩!」葉晨風點了點頭,將飄渺山如今的情況告訴了她。

「哎,沒想到我一手建立的飄渺山,經過近九萬年發展,如今落得這般田地,被小小的七品魔門欺負。」雪飄渺輕輕嘆息一聲道:「不過能不能渡過這場浩劫,只能依靠她們自己,而我只是留在回魂石中的一縷殘魂,一旦離開,將灰飛煙滅。」

「好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能不能通過飄渺石刻的考驗,就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通過飄渺石刻考驗,還希望在飄渺山危難之時,你能鼎力相助,等有朝一日,你有機會飛升天域,我會償還你這個人情的。」

「前輩放心,如果飄渺山出事,晚輩一定不會坐視不理,而且我相信,飄渺山一定能渡過這次危機。」

說完,葉晨風沖著雪飄渺雕塑深深地鞠了三個躬,向縹緲幻境最後一重幻境空間走去。

「通過了,晨風通過飄渺先祖的考驗了。」

雪仙池通過本源玉晶,得知了葉晨風通過雪飄渺的考驗,古井無波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緩緩地說道。

「什麼……」

雪仙池的話像魔音一般在高宗延耳畔回蕩,他的眸子瞪得滾圓,嘴巴微微張開,整個人陷入到了獃滯狀態中。

不單單高宗延傻了,雪青瀾心中也掀起了滔天大浪,不敢相信葉晨風通過雪飄渺考驗的事實。

「晨風,你果然厲害,我很期待你在天古城中會武中大放異彩。」雪飄零長舒了一口氣,露出了鮮花綻放般迷人的笑容,激動地在心中默念道。

「嗯……葉晨風去第五重幻境空間了。」就在整個大殿寂靜一片時,雪仙池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他瘋了不成,他難道沒有聽我給他的警告,非要去送死。」

「什麼,晨風去第五重幻境空間了。」

得知這一消息,雪飄零剛剛平復的心又揪了起來,精緻的臉蛋蒼白了幾分。

而臉色陰沉的雪青瀾,高宗延卻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哈哈,葉晨風,我發現你真是天真的可愛,你真以為通過飄渺太祖的考驗,就有資格挑戰飄渺石刻了?你可知已經有近萬年無人敢挑戰飄渺石刻了,你就等著被飄渺石刻轟殺吧。」高宗延露出了一絲猙獰之色,在心中宣判了葉晨風的死刑。

「飄零,你跟我來,我們去阻止葉晨風,希望還來得急。」

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雪仙池立即站起身來,帶著雪飄零想要趕往縹緲幻境,阻止葉晨風去五重幻境空間。

「老宗主,你是不是有點杞人憂天了,那葉晨風能通過飄渺太祖考驗,一定有過人之處,說不定他能創造奇迹呢?」

雪青瀾站起身來,擋在了雪仙池和雪飄零身前,不懷好意的說道。

「青瀾,我希望你說這句話時,是發自內心。」雪仙池看著擋在身前的雪青瀾,臉色瞬間轉陰,蘊含深意的說道。

「你懷疑我對飄渺山的忠誠度?」

雪青瀾與雪仙池同一輩分,而且同為六級逆獸王高手,所以雪青瀾並不懼怕雪仙池,低聲問道。

「青瀾,你要清楚葉晨風對於我飄渺山的重要性,我飄渺山能否渡過這場浩劫,他至關重要。」雪仙池嚴肅的提醒道。

「老宗主,你太小瞧我飄渺山了。」雪青瀾不以為意的說道:「我飄渺山人才濟濟,我孫子雪天央距離逆獸王境界僅有一步之遙,只要他能在接下來三個月中,突破境界,以他的實力,足以在天古城會武中傲視群雄。」

就這雪青瀾阻攔之際,速度極快的葉晨風穿過一層薄薄的禁制,進入到了縹緲幻境第五重幻境空間。

看到了十米多高,虛虛實實,表面流動著渺渺雲霧,印刻著大量繁衍紋路,彷彿一座通天神碑的飄渺石刻。

當葉晨風走到飄渺石刻下面時,他眼前的景象立即發現了變化,僅僅一秒鐘,他就被飄渺石刻拉進了虛幻世界中,不可自拔。 「吟吟……」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獸吼聲突然傳進了葉晨風耳中,將他在虛幻的世界中喚醒。

「這是……我的靈魂獸,雙頭血龍王!」

當葉晨風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空間,一隻血紅色的龐然大物盤旋在半空中,充滿敵意的盯著自己,而這隻龐然大物正是他的靈魂獸雙頭血龍王。

「飄渺石刻果然可怕,竟然幻化出我的靈魂獸雙頭血龍王對付我,不愧是天域的產物。」

葉晨風如臨大敵的看著雙頭血龍王,就想融合自己的靈魂獸,提升實力,與之大戰,撕裂這虛幻空間。

「怎麼會,我的靈魂獸雙頭血龍王消失了。」

葉晨風融合雙頭血龍王之際,卻震驚的發現,雙頭血龍王不見了,他也無法感應到任何的天器,寶物。

無法融合雙頭血龍王,召喚王者之兵,葉晨風實力大打折扣,而無法與靈魂獸融合,葉晨風也無法變化成最強的獸魂形態。

就在這時,雙頭血龍王發出了穿雲裂石般的龍吟聲,扭動四千米長的龐大身軀,帶著無盡的血光向他發動了攻擊。

「神罰之怒!」

雙頭血龍王殺氣騰騰的襲來,葉晨風毫不猶豫燃燒龍之血脈,黑焱天火,古極紫雷,古寒玄冰立即噴湧出他的身體,化成了三色毀滅光球,宛如流星一般轟擊向了雙頭血龍王。

「轟隆隆……」

天雷般的聲音炸響,整個空間搖晃了起來,神罰之怒轟擊在雙頭血龍王龐大的身軀上時,釋放出潮水般兇猛的力量,風捲殘雲般將它吞噬了。

「噬神腦,破禁。」

神罰之怒吞噬雙頭血龍王的瞬間,噬神腦的力量爆發了,輻射在虛虛實實的空間中,快速推演這片空間的虛實,尋找破綻。

「吟吟!」

兩道憤怒的龍吟聲響起,席捲天地般的毀滅風暴突然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口氣,全身血光肆意的雙頭血龍王破開了毀滅風暴,張牙舞爪的襲了過來。

「劍之道紋,炎龍滅世!」

葉晨風瞳孔一縮,十道銳利無比的劍之道紋飛射出他的身體,快速的交融,瞬間化成了九條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炎龍,所向披靡的劈向了雙頭血龍王龐大的身軀上。

遭到葉晨風劈出的炎龍滅世,九龍劍斬攻擊,雙頭血龍王沒有減速,龐大的身軀一往無前,依靠絕對的力量,撞碎了九龍劍斬,速度不減的攻擊向了葉晨風。

「乘風訣!」

雙頭血龍王逼近,葉晨風整個身體化作一道颶風,瞬間飆升了速度,閃避開了雙頭血龍王的攻擊,出現在半空中。

不過他雖然閃避開雙頭血龍王的攻擊,但他體內的氣血卻被雙頭血龍王散發的龍威震得劇烈翻滾,氣血也出現了一絲紊亂。

面對雙頭血龍王的死亡威脅,葉晨風卻心如止水,在他清秀的面孔上沒有流露出一絲驚慌,彷彿再大的危險也動搖不了他堅毅的內心。

「吟吟吟!」

攻擊被閃避開,雙頭血龍王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發出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龍吟聲,排山倒海一般轟擊向了葉晨風。

雙頭血龍王發出的龍吟聲太可怕,帶動著空間氣流快速的涌動,一時間,整個空間變得混亂,大片大片的空間發生了扭曲。

「飛仙一劍,斬破虛無。」

避無可避,劍之道紋,雷之道紋交融在一起,化成了一道天外之劍,強行撕裂著他身前扭曲的虛空,削弱著龍吟聲的威力。

但葉晨風與雙頭血龍王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飛仙一劍宛如逆水行舟,撕裂了十餘米扭曲的虛空,就被震天動地的龍吟聲震碎了。

「三百萬斤力,大日天火拳!」

可怕的龍吟餘威襲來,神門穴中的靈珠力量爆發,黑焱天火湧出了他的拳頭,轟出了一顆烈日般,充斥著大道意境的拳芒,轟擊在長河般龍吟聲上。

天地震動,石破天驚。

整個空間不斷地炸裂,巨大的碰撞聲猶如神鐘的搖動,爆發出毀滅性的力量。

「噗噗噗!」

硬憾雙頭血龍王釋放的龍吟聲,葉晨風整個身體遭到了重創,大量的血花噴濺,整個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大洞。

「雙頭血龍王怎麼會這麼可怕!」

葉晨風發現,眼前這隻雙頭血龍王的實力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靈魂獸,腦海中思緒飛轉,想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雙頭血龍王是這虛幻空間的力量核心,也是唯一的破綻?」

想到這裡,葉晨風立即控制噬神腦的力量輻射在雙頭血龍王龐大的身體上,尋找它的身體破綻。

「那是……」

在噬神腦逆天的推演感應下,葉晨風意外的發現,雙頭血龍王龐大的身軀是虛幻不存在的,而主導它攻擊的,是它腦袋中一顆虛虛實實的光球。

「幻之道意,那顆光球是幻之道意融合飄渺石刻的力量,凝聚而成的。」噬神腦快速的推演出雙頭血龍王腦袋中虛幻光球的虛實。

而這時,雙眼血紅,滿身殺意的雙頭血龍王再次襲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了葉晨風。

「裁決七劍,寒極。」

雙頭血龍王近身之際,十道劍之道紋化成了寒極劍芒,以極快的速度洞穿向了雙頭血龍王腦袋中的虛幻光球。

遭到寒極劍芒攻擊,虛幻光球表面閃動著密集幻之道意,抵禦住了寒極劍芒攻擊。

而雙頭血龍王卻不受一絲影響,化作一道血光撞向了葉晨風,逼迫他全力閃避。

但雙頭血龍王這一撞威力極大,在虛空中形成了密集的能量光暈,狠狠地轟擊在葉晨風身體上,粉碎了他身體防禦,將他震飛了出去,大量的鮮血在他嘴巴中噴洒出來。

葉晨風雖然被雙頭血龍王撞傷,但高速運轉的噬神腦卻總在虛幻光球閃動的瞬間,感應到幻之道意的奧義,快速的推演起來。

如果噬神腦能推演出幻之道意的虛實,葉晨風就能通過對幻之道意的理解,找到破綻,一舉擊穿虛幻光球,破了這虛幻空間。

「乘風訣!」

噬神腦推演幻之道意之際,葉晨風控制十道生之道紋恢復身體重傷,召喚出金鵬羽翼,燃燒金鵬血脈,施展乘風訣快速的閃避雙頭血龍王發動的兇猛攻擊,拖延著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葉晨風宛如一道閃電,在混亂的空間中騰轉挪移,閃避著雙頭血龍王的攻擊。

但雙頭血龍王太可怕,整個空間被它破壞的混亂不堪。

大量的攻擊餘威反覆的轟擊葉晨風身體,加重著他身體傷勢,如果不是葉晨風肉體足夠強大,龍之血脈,生之道意的輔助,他早就支撐不住了。

「吟吟吟!」

就在葉晨風使出渾身解數,全力閃避時,發狂的雙頭血龍王連續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轟擊向了葉晨風,震得他靈魂劇烈的顫抖,反應力出現了一絲遲緩。

雖然葉晨風瞬息之間恢復清醒,但這轉瞬即逝的時間卻足以致命。

雙頭血龍王滲人的眼睛鎖定了葉晨風,扭動著龐大的身軀,化作一道刺目的血光,向反應出現一絲遲緩的葉晨風,發動了致命一擊。 「噬神腦,破幻之道意!」

瀕臨生死邊緣,葉晨風卻異常的冷靜,在死亡威脅下,推演速度達到巔峰的噬神腦終於推演出幻之道意的虛實,強行破解著幻之道意。

「裁決七劍,殘月!」

虛幻光球表面層層幻之道意被噬神腦強行剝離之際,葉晨風以身化劍,施展了自己掌握的最大殺招。

五道殺戮光圈出現在他身後,滾滾殺戮之力與劍之道紋,雷之道紋,龍之血力,三百萬斤力融合在一起,凝聚出一輪妖異的殘月,近在咫尺轟擊向了雙頭血龍王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