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香看著趙前堅定的眼神,只得點點頭同意。

雖然遊艇的速度不快,但阿香的老家也不算遠,很快趙前就看到一個長滿植被的小島,島上連個碼頭都沒有,只是在海邊沙灘上停著十幾條小漁船,在島上的山坳處,聚集著二三十座低矮的房子。

遊艇的到來很快就驚動了島上的人,一些人開始往沙灘上聚集,趙前將船停到距離小島約兩百米的地方,再往前就是陸基線,水深就很淺了,從船艙里找出一個橡皮艇,放到水上充滿氣,和阿香先後下到橡皮艇上,拉動馬達向島上駛去。皮艇還沒到岸,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就大聲呼叫著向皮艇跑來,阿香噌地站了起來,也大聲叫著,「阿爸,阿爸,我回來啦。」

上到岸上,看著抱在一起異常欣喜的兩人,趙前呵呵地笑著,有時候做點好事也挺讓人愉快的嘛,不過這阿香的父親貌似也不是一般人啦,趙前在心裡嘀咕著,這眼神犀利,虎口一層厚厚的老繭,身上還帶著普通人無法察覺的濃濃血腥味,雖然暗傷極多,但也分明是暗勁級的身手,這樣的人卻偏偏窩在這個偏僻的小島上做個漁民,有故事,一定有故事,不過就算有故事又怎麼樣,關我屁事!

卻不知此時意識海里,小光正捂著嘴偷笑,關不關你事很快就知道啦!

在阿香父親和村民的千恩萬謝下,趙前就在阿香家裡住了下來,準備耐心地等著海蛇的到來。

「趙先生,很感謝你能把阿香送回來,但是海蛇的事情我會自己解決,您還是趕緊離開吧。」吳文同,也就是阿香的父親,此時臉色鄭重地看著趙前,眼神堅定地想讓趙前趕緊滾蛋。

「你打算怎麼解決?」趙前窩在椅子上,手裡把玩著一瓶二鍋頭,從桌上夾起一筷子菜放到嘴裡,玩味地笑著。

吳文同低下頭,深嘆一口氣,「我打算帶著阿香和她阿媽離開這裡,惹不起我總能躲得起吧。」

「再讓海蛇去害別人?」趙前笑笑,「再說了,去到其他地方,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怎麼辦,繼續逃?」

吳文同聞言臉色憋得通紅,卻說不出話來。

「好了,我知道你的難處,不過不管你們走不走,海蛇我是殺定了,雖然我不能殺掉所有的海盜,但既然讓我碰上了,就有一個算一個吧。」趙前搖搖頭,眼神迷離,似乎想到了什麼,「人吶,只能靠自己,雖然很多時候現實讓人無能為力,但有機會的時候,還是搏一把的比較好。」

阿香將一盤菜端上桌,站在旁邊看著吳文同,「阿爸,我不走,趙大哥是為了我才去殺海蛇的,我要留下來幫他。」

趙前擺擺手,「這裡沒你什麼事,明天一早你就跟你阿爸阿媽離開這裡,一條小小的海蛇我還沒放在眼裡。」

吳文同咬咬牙,將心一橫,「趙先生說得對,如果遇到事情只會逃的話,無論去到哪裡都待不安生,我就舍掉這條老命,陪趙先生博這一把。」 對這樣的一夥海盜,顯然趙前還沒放在心上,所以正要推辭,但小光卻突然插話,「主人,你把海蛇殺了之後,他手下的那三百多人,你打算怎麼辦呢?」

趙前愕然,「你不會是讓我把那三百多人一起殺了吧,好殘忍的。」

「當然不是啦,」小光翻翻白眼,「就算沒有了海蛇,也會再出來個海貓海象的,或者這批人投奔其他的海盜勢力,不也是於事無補嗎。」

「那你說怎麼辦?」趙前撇撇嘴,「總不能讓我把所有的海盜都滅了吧,我可沒這麼大的本事。」

「唉,你就不能把他們都收了?」

「你讓我去當海盜頭子?」趙前大叫,「我不幹,我好好的日子不過跑去做海盜,我是瘋了還是傻了啊。」

「沒人讓你去做海盜頭子,」小光很無奈,主人這理解能力也是跪了,就算他願意自己還不願意呢,乾脆直接說道,「你找個信得過的人去給他們做頭領,來約束他們不就行啦,至於那些不聽約束甚至惡貫滿盈的,直接殺掉了事,正好用來給十方魔旗進補。」

「找誰?」趙前放鬆下來,只要不是自己去干,愛誰誰去都行。

「就你對面那個!」

看著對面的吳文同,趙前眨眨眼,「他?」

「你可別小看他哦,」小光神秘一笑,「這個吳文同原來叫做吳晉勇,當年可是號稱南越血鯊,是南越海軍陸戰隊的一員悍將,最高時做到上校團長哦,如果不是沒後台,估計能升將軍了。」

「這麼厲害?那怎麼現在到這個破地方做漁民呢。」趙前聞言來了興趣。

「還不是性子太硬,不聽上頭的命令,執意剿滅了一夥海盜,卻不想那伙海盜是軍方一個大佬培植起來的,得罪了軍方的大佬,自然沒好日子過,被上面找了個理由直接掃地出門,如果不是有戰友的掩護,連命都不一定能保住,他這一失勢,當年被他逼得到處逃竄的海盜也要找他的麻煩,為了避禍,他才躲到這個偏僻的小島上來。」

原來如此,看著眼前的吳文同,趙前乾咳一聲,「吳先生,殺海蛇簡單,無需你出手,不過海蛇死掉之後的事情,還需要你費點心。」

海蛇死掉之後的事情?吳文同疑惑地看著趙前,突然想到了什麼,身體一震,「趙先生,你是想要收服海蛇島?」

趙前搖搖頭,「我要海蛇島幹嘛,只是海蛇死掉之後,他手下那幾百人沒了約束,必定是繼續為禍海上,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這些人都接過去,做他們的頭領,也好約束他們。」

吳文同為難地低著頭,「您這是讓我去做海盜啊!」

「怎麼是讓你做海盜呢,只是讓你約束他們而已?」

吳文同兩手一攤,「可是如果我去做了他們的頭領,不做海盜,我拿什麼來養活這幾百人啦。」

趙前抓抓腦袋,這確實是個問題,就在這時,小光傳過來一縷意識流,趙前微微一愣,這麼詳盡的計劃,看來小光是早有打算啊。

「你這樣,」趙前整理一下思路,繼續說道,「我將海蛇幹掉之後,再把海蛇島的人都清理一遍,該殺的殺,不該殺的想回家的都放他們走,剩下的都交給你,我可以再給你物資裝備,給你提供情報信息,你帶著這些人去攻打周圍的其他海盜,以戰養戰壯大自己,這樣一來可以約束那些桀驁不遜的海盜,二來可以造福這片海域,畢竟海盜叢生的話,這裡老百姓的日子也不好過吧。」

看著吳文同愣愣地不說話,趙前乾咳一聲,「這只是個大概的計劃,等什麼時候你的隊伍壯大了,到時候咱們再考慮下一步怎麼走,你看怎麼樣。」

吳文同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心裡難以平靜,先不管這個計劃能不能成功,單單是這大手筆,便叫人不安,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想平服海盜,還是有野心,如果是有野心的話,那也太可怕了,深吸一口氣,平復下心緒,開口問道,「為什麼會選我?」

「啊?」趙前沒想到他會突然問這個,眼珠轉了轉,「哦,我看你本性還不錯,而且好像也是個習武之人,應該能壓服那群海盜,所以才找你的。」

看吳文同還不說話,趙前嘆口氣,「好吧,你這人非得逼人說實話,其實我是剛剛才想到這個問題的,這不正好你在眼前嗎,又有要幫忙的想法,加上還有點實力,不找你找誰啊。」

吳文同看著趙前呵呵一笑,不禁放下心來,現在他能斷定,這個年輕人絕不是什麼野心之輩,而且他還救了阿香,等於救了自己的命,索性就把命賣給他吧,「那我就聽趙先生吩咐啦。」

趙前聞言呵呵一笑,「行,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回頭你也可以找幾個信得過的來幫你。」

隨後趙前又從隨身帶著的包里掏出兩個瓷瓶,遞給吳文同,「你體內暗傷太多,這裡面一瓶是培元丹,能培元固本,一瓶是天王補心丹,用來治療內腑虛弱最好不過,你兩種丹藥一起吃,每三天服一次,用不了半個月,就可以康復了。」

吳文同聞言,猛地站了起來,雙手捧過瓷瓶,眼睛鼓得老大,看著趙前,「這,這是傳說中的仙丹?」

趙前搖搖頭,「不過是些普通凡丹,比仙丹差得遠。」

聽到趙前的回答,吳文同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畢恭畢敬,「原來是仙師當面,剛才多有不敬,還請仙師恕罪!」

一看這場面,趙前懵了,這是個什麼情況,趕緊將吳文同拉起來,好說歹說,才讓他勉強坐下,只是那恭敬的神色絲毫不減。

「小光,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所以才讓我給他丹藥的?」趙前將小光喚了出來,惡狠狠地問道。

「南越宗教眾多,民眾大部分都是信徒,對大夏國文化也極為了解,在他們的眼中,那些會幾手降頭術的都是神仙,這能煉丹的就更不用說了,你將丹藥給了吳文同,在他心裡你就不再是普通的凡人,自然會對你頂禮膜拜。」小光呵呵笑著,「這樣以後也不用擔心他會背叛你咯。」

趙前聞言釋然,但還是瞪了小光一眼,倒不是因為這種手段,而是每次都被小光的突然襲擊給嚇到,弄得很沒面子呢。說起來趙前雖然不是野心家,但也不是什麼大好人,原本聽了小光的計劃,將吳文同捧上那個位置到無所謂,但還要出錢出力心裡就有點兒不樂意,既然以後吳文同還聽他的,頓時感覺好多了,就當是多了一支暗線吧。

只是趙前還不知道,這丹藥收人只不過是小光打出來的幌子,就在剛才吳文同心神晃動的時候,小光催動靈氣,施展惑心術種到吳文同眉心,這才是真正的保障,只要修為沒有超過三級高階,就破不了小光的法術,但在這地星上,有超過一級的沒?

一連幾天,小島上都是風平浪靜,絲毫不見海盜的影子,趙前也樂得悠閑,每日在阿香的陪伴下四處閑逛,話說這小島的景色也一般,而且範圍太小,半天就能逛完,但趙前還是興緻盎然。這一日,趙前又獨自爬上了島上的最高峰,一個海拔五六十米的小土包,坐在山頂上看著遠處的大海,心情放鬆之下,突發奇想地體味這大海的韻動,以前泡在海里還不覺得,現在稍微拉遠一點距離再去看,感覺這大海像是有生命一樣,潮起潮落,一呼一吸,漸漸地,趙前氣息與大海的波浪調為一致,心神恍惚越飄越遠,似乎融進了這無邊的大海中。

不知過了多久,趙前眉心一痛,猛地驚醒過來,感覺腦袋要炸開一樣,精神萎靡得好像連著十幾天沒睡覺,趙前一驚,趕緊喚出小光,卻發現小光也是精神黯淡,一副有氣沒力的樣子。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這樣?」趙前詫異地問著小光。

小光晃晃腦袋,耷拉著眉頭,「剛才你差點就化道了,好險!」

「化道?」趙前愕然,「什麼東東?」

「化道就是跟頓悟隔著一線的東西,」小光解釋道,「剛才你感悟大海的韻律,進入了悟道狀態,如果能及時醒來的話,好處和頓悟差不多,但大海的道韻太強,要將你的神念卷進去同化,我只好強行將你喚醒,結果我們就受到大海道韻的反噬,都元氣大傷。」

「呃,如果沒有及時喚醒會怎麼樣?」

小光瞟了他一眼,「你會神念消散,成為活死人,我也就自由啦。」

趙前聞言,背後霎時冒出一陣冷汗,這修鍊太危險,好可怕。

「你也不用太擔心,」小光看趙前臉色蒼白的樣子,安慰道,「你是現在心神太強,但自身修為不足,才會出現這樣的事,等你進入練氣境,修為到后,心念收放自如,就不會了。」

「嗯,這大自然好可怕,我以後還是少窺探的好,」趙前吐出一口濁氣,「現在我心神大傷,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危險還真有!」小光一臉嚴肅,看著趙前緊張地樣子,噗呲一笑,「安啦,也不是什麼壞事,剛才雖然是差點化道,但你的心神也得到淬鍊,等過兩天心神恢復了,會比以前更強,甚至超過一般練氣初期的人,所以,要麼你趕緊修鍊,進到練氣境,要麼以後就少做這些悟道的事情。」

趙前苦著臉,「誰悟道啦,我只是感覺這大海的韻動挺有趣,學著模仿下而已,早知道這就是悟道,鬼才去做呢。」

十方魔旗里,剛才也嚇得夠嗆的紫凝趕緊搖搖頭,表示鬼也不會去做。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無為而為?小光心裡嘀咕著,再看看趙前那張糾結的臉,堅定地打消了這個想法,開玩笑,就主人這個懶散的性子怎麼會暗合玄門修鍊的最高精要,分明是走了狗粑粑運才對。

被剛才差點化道嚇著的趙前不敢再看大海,乾脆封閉五識,專心運起先天功來。

吐故納新,心神內斂,良久之後,趙前才感覺精神好了許多,雖然還沒有恢復,但至少腦袋不怎麼疼了,站起來伸個懶腰,便要下山回去,不經意地朝海上看了一眼,卻發現三艘快艇從遠處飛速向島上駛來。

趙前微微一笑,等了好幾天,終於來了。 村子前的平地上,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海盜將村民們趕到一起,端著上膛的衝鋒槍戒備森嚴,一人跑到邊上,對著領頭的彙報道,「隊長,村裡的人都集中起來了。」

領頭的海盜頭上包著一塊彩色頭巾,穿一件武裝馬甲,上面掛滿了彈夾和手雷,腰間別著兩把手槍,右手還提著一支美製柯爾特衝鋒槍,將衝鋒槍搭在肩膀上,左手插在褲兜里,口裡嚼著口香糖,正玩味地看著不遠處海面上停著的遊艇,待會兒自己開這艘遊艇回去,一定比那條敞篷的快艇舒服多了。

這時村裡面的男人都已經出海打漁還沒回來,至於吳文同,則在和趙前談話后的第二天就離開了,說是要去找幾個幫手,有趙前這個仙師在,他放心得很,所以現在島上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

那人轉過頭,斜著眼睛問道,「誰是吳香?」

吳香的阿媽將她緊緊抱住,不讓她出去,可是吳香用力掙脫,排開眾人走到前面,恨恨地看著他,「我就是。」

「唔,果然很漂亮,難怪阮勇要把你獻給頭領,認識一下,我叫何塞,奉海蛇大人的命令來接你的,祝你以後在海蛇島生活愉快。」何塞走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黑牙,「在上船之前,你可以告訴我,那艘遊艇的主人在哪裡嗎?」

「休想,」吳香瞪著何塞,「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你們這些該死的強盜都會下地獄。」

「哦嚯嚯,」何塞仰天大笑,轉頭看著周圍的海盜,「哦,弟兄們,她說我們該下地獄,下地獄啊,哈哈哈,我們當然會下地獄,但在那之前,我會送你們上天堂。」

四周圍著的海盜也跟著哈哈大笑,何塞突然收住笑聲,臉色露出陰狠地神色,將衝鋒槍端起,就要衝著站在一邊的村民開槍。

「住手。」隨著一聲大叫,趙前施施然地走了出來,本來還想看看這群海盜的作風,有沒有那麼一兩個還有救的,現在看來都該殺啊。

何塞聞言,立刻調轉槍頭指著趙前,「你就是那艘遊艇的主人?殺了阮勇和海狗他們的人?」

「唔,沒錯。」趙前笑著點點頭。

何塞轉頭看看身邊的海盜,「這小子膽子挺大的嘛,或許我該在他身上打上一串窟窿。」

那海盜聳聳肩,「隊長,也許他能換一百萬美元呢。」

「哈哈,說得對,」何塞看著趙前,「不管你是用什麼詭計殺了阮勇他們,但現在,你是願意給我們一百萬美元呢,還是願意我在你身上打上一串窟窿。」

趙前瞪大著眼睛,憤怒地看著何塞,「有沒有搞錯,我才值一百萬美元?光是我的那艘遊艇就不止這個價好不好!」

何塞聞言頓時傻眼,這年頭還有嫌贖金低的肉票?歪著脖子看著趙前,「那你覺得應該要多少合適?」

趙前嘻嘻一笑,「我覺得我是無價之寶,恐怕你們買不起啊。」

「小子你敢耍我,不想要命了吧。」何塞臉色陰沉,眯著眼睛端起槍指著趙前。

趙前嘆了口氣,「唉,不想要命的是你們啊,給你們個機會,選個人出來給我帶路,其他的就可以先下地獄去了。」

何塞直接扣動扳機,一連串的子彈打在趙前的腳下,「現在你學會聽話了嗎?」

趙前搖搖頭,懶得再跟這些將死之人啰嗦,展開身法突進,形如鬼魅,飛快地閃到何塞面前,一掌拍下。

其他海盜一看大駭,連忙端起槍朝趙前射擊,只是趙前身法詭異,在彈雨之中閑庭信步,連下殺手,這次過來的海盜一共十八人,在趙前的突襲之下,十六人當場喪命,僅僅留下兩個身上沒有血腥氣,年紀還不到二十歲的年輕海盜,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趙前將兩人提到一起,蹲下來,微笑地看著兩人,「知道海蛇島怎麼走吧?」

兩人臉色驚神未定,看著眼前這個鬼神一樣的人,連連點頭。

「那好,現在你們兩個把這些人身上的槍彈全部卸下,然後把他們抬到一條快艇上。」趙前一指地上,吩咐道。

趁那兩人忙活的時候,趙前站起身,扭頭看向吳香,「阿香,把這些槍都收拾一下,留給你阿爸,我先去海蛇島,再給你留一部衛星電話,到時候給你海蛇島的坐標,你阿爸回來了跟他說一聲,讓他趕緊過來。」

阿香剛才看到趙前的身手,正激動得要命,小臉通紅的,聽到趙前的話,趕緊連連點頭,然後找人收拾散落在地上的槍械。

將堆滿海盜的快艇栓到遊艇後面,趙前便帶著那兩個海盜出發,向著西南方前進。

「海蛇島距離這裡多遠?」趙前躺在沙灘椅上問著話。

旁邊兩個小海盜畢恭畢敬地站著,聽到趙前的問話,趕緊回答,「大概兩百多海里。」

趙前點點頭,一海里等於一千八百多米,也就是一點八公里多,算下來差不多有三百多接近四百公里的距離,難怪小光找不到。

這時一個海盜轉頭看看後面,突然張大嘴,猛然回頭,「先生,后,後面栓著的快艇不見了。」

趙前閉著眼睛頭也不抬,「不見了就不見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那些海盜的屍體在出海后不久,就被十方魔旗吞噬一空,那沒什麼用的快艇自然也被丟棄了。

將近四百公里的距離,以這艘遊艇的速度,也要開上五個小時左右,趙前索性躺著閉目養神,這心神受損也不好受啊。

接近傍晚時分,終於到達了海蛇島,趙前站起身看向前方,島嶼不大,和阿香家所在的島嶼差不多,但上面山石林立,三面被懸崖包圍,只有一面可供出入,易守難攻,也是一處藏兵的好地方,甚至在海岸邊的懸崖頂上,還修築了一排炮台,上面不僅有海防炮,還有幾門防空炮,看來這海蛇還有點家底嘛。

看到駛來的遊艇,島上開始有人喊話,要求停船,並表明身份。

趙前將遊艇停下,卻不回話,而是將那兩個海盜打暈后,直接下水潛到海蛇島,他可沒這個閑工夫跟這些小蝦米瞎鬧,還是直接斬首來得痛快。

島嶼中央地帶是一處平地,這裡修建了十幾棟木屋,在最中心的一棟木屋裡,海蛇端坐在椅子上,懷裡還摟著一個女人,眼睛卻看著前面站著的人,「巴羅,何塞他們去了這麼久,還沒有回來嗎?」

「是的將軍。」巴羅躬身小心翼翼地回答道,「也許就快到了吧。」

「哼,去接個人也慢吞吞的,這個何塞是越來越沒用了。」海蛇顯得很不耐煩,拿起桌上的一張照片,心裡又是一陣火熱,「沒想到這麼偏僻的地方還有這樣的美人,看來我還有點兒艷福啊,哈哈哈。」

海蛇懷裡的女人嬌哼一聲,「不就是個漁女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還把她當做寶貝了。」

海蛇哈哈大笑,「小寶貝你吃醋了啊,放心吧,就算她過來,你的地位也動搖不了。」

「海蛇先生這日子過得挺逍遙的嘛!還想著左擁右抱的。」

「誰?」海蛇突然轉過頭,便看到了這個坐在旁邊椅子上的年輕人,原本站著的巴羅已經躺在地上,海蛇一把將懷裡的女人推開,雙手抓起腰間的手槍指著趙前,「你是什麼人,是怎麼進來的?」

趙前看著海蛇,「你現在不是應該大聲喊著,來人啦,有刺客嗎,現在這樣可不符合劇情啊。」

刺客?海蛇眯著眼睛,還是沒有按照八點檔的劇情出演,而是直接開槍,趙前晃動身體,也不動手,任由他將槍里的子彈全部打完,這才上前將海蛇制住。

海蛇癱倒在地上,眼神里透著恐懼,「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我哥哥會替我報仇的。」

趙前滿臉微笑,「那你得說說你哥哥是誰,說出來看看我怕不怕吧。」

「我哥哥是達圖,毒龍島的首領。」海蛇看到趙前輕皺眉頭,繼續說道,「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將你推薦給我哥哥,以你的身手一定可以得到重用的,而且我可以給你錢,很多的錢。」

「不錯嘛,又是威脅又是利誘的。」趙前玩味地笑笑,「不過你一個毒龍島首領的弟弟,怎麼會跑到這個地方來做個小海盜呢。」

海蛇臉上露出尷尬地神色,「我是得罪了一個大人物,哥哥為了保護我,才把我送到這裡來的。」

趙前摸摸下巴,能被達圖這麼忌憚,看來那個大人物果然來頭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