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的確是死了,這是經過他們檢查的,可如今突然活了過來,而且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也是讓人奇怪的很。

……。

林凡坐在水晶石棺內,腦子也漸漸的恢復了過來。

「小爺是準備裝死十天的,可是現在這是過了多長時間了?而自己現在莫非就是呆在祭天靈像上不成?」林凡雙手摸著水晶石棺,看了看那巨大的雕像,同時又聽到了下方的叫喊聲,隨後站了起來,直接從祭天靈像上跳了下去。

眾人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這道熟悉的身影,一個個激動了起來。

燕宗主此刻站在那裡,雖說面色平靜,但是內心卻一直緊張著。

林凡此刻沒有說話,也是平靜的看著眼前的眾人。

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印入眼中。

張二狗長的更加猥瑣了。

封不覺成熟了許多,只是這眼睛怎麼通紅的。

芷喬這小丫頭片子,個子長高了不少啊。

咦,這個是誰的?哦,對了,是自己收的一個徒弟,好像是叫幽九靈。

……。

這一刻,所有人秉著呼吸,期待著,等待著……。

那些內外門弟子,也是握緊手掌,一定是師叔,一定是師叔啊。

那些從四面八方前來參加考核的人員,也都被眼前這情況給弄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這個傢伙怎麼跟這雕像長的如此之像。

……。

林凡看著眾人,心裡有些疑惑,怎麼一個個都不說話了?莫非是不認識小爺了不成?

哎,看來還得跟他們先打招呼才行啊。

這些人對待英雄實在是太不尊敬了,不過算了,誰讓自己的心是如此之大呢,是如此的愛他們,就小小的原諒你們了。

「嗨,各位好久不見啊……。」林凡招著手,朝著眾人開口了……。

而就在林凡說完這句話之後,讓林凡驚恐的一幕發生了。

「啊……是師叔,真的師叔啊。」

「只有師叔才會說這樣的話,一年了,沒想到又能看到師叔的笑容了。」

「我就說師叔不會死吧,師叔這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會死。」

「我每天晚上都夢到師叔,還活著,我就知道,一定還活著。」

這一刻,內外們弟子們,徹底的激動的起來,一個個抹著眼角,興奮的說道。

「宗主……。」張二狗,滅窮奇等人立馬沖了上前,死死抱著林凡。

「宗主,我可想死你了。」張二狗一把抱住林凡,一把鼻涕,一把淚,內心激動的都快要爆炸了一般,嘟起嘴,朝著林凡的臉上親去。

林凡聽著周圍的聲音,當聽到「一年」的時候,內心也是一愣,沒想到這一裝死就真死了一年,倒是讓林凡很是不敢置信。

看著眾人的面容,林凡也感覺有些對不起大家了。

不過林凡準備將這些隱藏在心裡,只有他跟雞仔知道就行了。

原來不知不覺,小爺也被這麼多人喜歡了啊。

也許自己一路想要變強,或許並不是為了回去報仇,而是守護著這些人,這些笑臉,不應該失去。

林凡漸漸的彷彿明悟了不少,可是當看到張二狗那模樣的時候,林凡徹底的炸了,媽的,這二狗想幹什麼?

「二狗,你想幹什麼?你敢親過來,我削死你啊。」林凡頭皮這一刻炸了。

「宗主,只要你活著,你天天削我,我都開心。」張二狗掙扎,想要親著林凡的臉。

「二狗,你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還是我以前認識的二狗嗎?」

「滅窮奇,封不覺,你們兩個又想幹什麼,你們別太放肆啊……。」被這三個大男人抱著,林凡這一刻確實害怕了。

「宗主,我們實在是太想你了,都一年了……。」

林凡聽著這話,嘴角也是微微露出一絲笑容,「行了,不是活過來了嘛,你們幾個大男人趕緊一邊去,我得看看我寶貝徒弟了。」

「師傅……。」

林凡一把將芷喬抱了起來,輕輕的摸了摸腦袋,「長高了不少。」

芷喬紅著眼睛,雙手攬著林凡的脖子,扒在了林凡的肩膀上。

幽九靈此刻站在那裡,羨慕的看著師姐,可是她只是跟師傅見過一次而已,師傅也不知道記得自己嗎?

「九靈,怎麼不過來抱抱師傅。」林凡朝著幽九靈招了招手。

幽九靈一愣,那精緻的面容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隨後小跑了過來,開心的喊著,「師傅……。」

林凡一手抱著一個,也是大笑了起來。

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這樣的老師傅是多麼的幸福啊。

對於張二狗等人來說,宗主活了過來,他們就彷彿有了主心骨一般。

宮冰夜站在人群之中,也是默默的抹著眼角。

……。

PS:謝謝steven0625打賞的盟主,多謝,已經快要打賞四十個盟主了,真的很感謝。(未完待續。) 林凡也沒想到這一裝死就是一年,原本也就最多十天而已。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顯然,這不用想也知道,這對眾人,造成多大的打擊。

不過林凡此刻也並不後悔,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他看到了眾人的變化。

如果自己還在的話,眾人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也不可能有這般的進步。

芷喬這小丫頭,以前在自己的庇護下,一直都不怎麼喜歡修鍊,如今也已經是先天中階境界。

僅僅一年時間,就能有這般的進步,也是林凡所想不到的。

《劍典》也修成了第一層,已經打開了第二層的大門,這也是林凡所欣慰的地方。

而這幽九靈,也是讓林凡內心微微一驚,氣血翻騰,修鍊的是《鈦級魔身》,如今竟然也修鍊到了第五層,修為直達先天高階嗎,而肉身強度也是強悍的很。

對於這等年齡來說,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恐怕也是吃了不少苦。

張二狗也沒有讓林凡失望,修為已經是入神大圓滿境界。這進步也是神速。

封不覺本身天賦就不是太差,被林凡提升了資質之後,修為也已經是小天位高階境界。

滅窮奇身懷《不死不滅》功法,刻苦閉關,修為也已經是大天位大圓滿境界,這一年前可還是大天位初階啊,這簡直比嗑藥還猛。

天宇也是辛苦修鍊,修為如今也是大天位中階境界。

這一切……一切變化,林凡一眼望去,也已經看透。

在這一年內,有了如此大的變化,實在是匪夷所思。

燕宗主等人看著眼前的一切,也是心中興奮的很啊。

「好啊……好啊,只要能活過來,一切都好啊。」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年前你的的確確死了啊。」燕宗主心生疑惑的問道。

這哪怕是想破腦袋,也是想不明白啊。

林凡將芷喬與幽九靈放下,腦子也開始轉動了起來,隨後心中一凝。

「宗主,我當時的確是死了,可是我林凡是什麼人?還有這麼多人等著我,我怎麼能死,在死亡的那一刻,我的腦袋裡一片灰暗,我彷彿處在一個無邊的天地之中,那裡充斥了無數邪惡之物。」林凡此刻開始吹噓了起來,反正他們也沒死過,肯定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真是假了。

此刻聖宗鴉雀無聲,眾人細細聆聽著,深怕錯過了一點內容。

「在那一片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混沌妖魔,叫什麼,黑白無常大帝,這要是被他勾引過去,可就真的死了,因此我就開始跟他大戰了起來……。」

眾人聽著林師叔所講的這些,小心肝也是噗通的跳動了起來。

激情,實在是太激情了。

雖說他們沒見過那一幕,但是聽林師叔講的這些,他們就感覺好像很激烈。

「最後,我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那黑白無常大帝給鎮壓了,然後我就醒了。」

林凡也不管他們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相信了。這黑白無常大帝,他們哪裡知道有沒有。

其實說白了,林凡也就是在那片神秘空間里,一直在玩迷宮遊戲,玩了一年後,才找到了出口,醒了過來。

「黑白無常大帝?果真是匪夷所思,聞所未聞啊。」燕宗主等人驚異的說道。

這等情況,他們還真的沒見過。

如果是一般人說的話,他們恐怕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怒罵一派胡言。

但是林凡說的就是不一樣,因此燕宗主也是有些相信了。

無涯太上長老瞧了一眼林凡,這小子有鬼,絕對有鬼。

不過如今活了過來,因此也就不在意這些了。

只要活著就好。

……。

「對了,這雞那天也死了,怎麼也活了過來了?」燕宗主問道。

林凡一愣,隨後看向站在祭天靈像下的雞仔。

此時的雞仔一動不動的站在祭天靈像下,一雙萌萌的雞眼,看著這祭天靈像。

甚至林凡從雞仔的眼眸中,看到了淚花。

林凡看著雞仔此刻的模樣,也是嘆息一聲,看來雞仔是被聖宗之人給感動了。畢竟給他也雕刻一個祭天靈像,雖然只是站在林凡的肩膀上,但是對於凶獸來說,這是多麼的不容易啊。

雞仔一直望著那栩栩如生的自己,都已經快哭了。

「果然,我雞仔是最聰明的,如果不是看透了老大,那麼這肯定是沒有自己的雕像了。」雞仔此刻已經被自己的機智給感動的哭了。

我雞仔果然是最霸氣的存在。

如果林凡現在知道雞仔現在心裡所想的話,絕對會直接將其放在烤架上,直接烤了。

「宗主,其實他不是一個雞,而是上古凶獸鳳凰的後代,我也是機緣巧合下得到的。」林凡說道。

「上古凶獸?」燕宗主等人一聽,頓時面色一變,顯的很是不敢置信。

隨後又仔仔細細的望了望雞仔。

這很難將其跟鳳凰相比較起來。

因為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如果不是林凡說這是鳳凰的話,他們恐怕很難相信,畢竟這明顯就是一隻雞啊。

雞仔是上古凶獸鳳凰的後代,自然也說的通了。

鳳凰涅槃重生,能夠復活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

在這大殿之外,林凡跟燕宗主等人交談了一會後,同時又跟內外弟子揮了揮手,便回到了無名峰上。

現在林凡自身還有許多問題需要探查一番,因此想找個安靜的壞境,將自身的變化仔仔細細的分析一下。

同時一年時間過去,距離獸靈界入侵恐怕也快了。

三年之內,並不固定。

如果是在自己假死的這一年裡,獸靈界突然打破屏障,來到東靈洲。

那麼林凡恐怕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還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無名峰上。

林凡盤膝而坐,打開了自身面板。

上古大妖六百億經驗,直接打破了一切界限,或許自己進入那神秘空間,應該就是所謂的永生之路了。

而這永生之路,因為某種原因被封閉了,自身也就被困在其中。最後如同行走在迷宮之中一般,找到了返回的路。

姓名:林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