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凌天五人這般馬不停蹄行進,到得下午時分,速度逐漸地緩了下來,暈紅日色傾灑下,濃霧變得稀薄起來,五道身影顯現出來,向著下方降落而去。

蕭寒站在薄霧邊緣,只見下方是片蒼莽林海,一眼都是看到不到頭,其中恐怖玄獸成群,凶戾滔天。

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上,一座百丈高大的光門拔地而起,顯然巍峨無比。

光門底端位置,空間裂開,猶如一隻巨大的豎眼,裡面璀璨光芒閃爍,即便是隔著不近的距離,蕭寒也是能夠感覺得出來那股從豎眼中散發出來古老的洪荒氣息,彷彿豎眼通達之處是遠古洪荒。

「這便是潛龍淵的入口么?」

蕭寒喃喃自語,突然他視線一垂,看向那隻豎的前方,那裡佇立著眾多身影,個個修為強大,竟然沒有一個人的修為是低於他的!

深吸口氣,約略緩解下心中的震動,蕭寒視線轉動,發現那些身影大致分成五塊區域,對此他也是明白。

在剛剛來此的路上,他有聽葉凌天講過此次進入潛龍淵的勢力,除卻羅元宗外還有瓊玉樓,天一門,日月山莊,玄冰宮,鐵玄門這五大勢力。

這五大勢力中鐵玄門的底蘊與羅元宗相當,其他四大勢力皆是強於羅元宗,其中以瓊玉樓最為強大,另外三大勢力整體則是差不多。

而此次進入潛龍淵的名額數量,大致也是根據各大勢力的底蘊來分配的。

瓊玉樓發現潛龍淵這點是功不可沒的,也就擁有著最多的六個名額,天一門擁有五個名額,日月山莊擁有四個名額,餘下的三大勢力均有三個名額。

下方的五大勢力,若有所察地抬起頭看去,然後便是看到降落下來的五人,登時神情激動起來,人終於到齊了么。

「那個小雜碎怎麼來了?對了,剛才沈月瓏說過瓊玉樓第六個名額的擁有者會與羅元宗三個名額一起來,那麼…顯然這蕭寒就是那個名額的擁有者。哏,真不知他這種廢物怎麼能夠得到瓊玉樓的青睞。不過那並不重要,不過螻蟻一隻罷了,如果他要進入潛龍淵,將他一起殺死好了!」

鐵玄門勢力最前方,金刑天滿是殘虐的眸光看著降落而下的蕭寒,身上殺意狂涌,一襲寬大的血袍都在獵獵抖動著。 在金刑天殺意騰騰看來時,葉凌天也是注意到了金刑天的殺機,看看金刑天身後的三名弟子,漫不經心地收回目光。

鐵玄門三名弟子與洛仙兒,陸天遠,秦子龍三人實力相當,加上有著蕭寒這個戰鬥力強橫的存在,他這邊的整體實力是要強於鐵玄門的,自然是不懼他們。

帶著蕭寒四人落到瓊玉樓勢力旁邊,葉凌天袖袍一揮,身下的玄力消散開去。

蕭寒穩定身形,向著瓊玉樓勢力走去,瓊玉樓勢力此次來了六人,沈月瓏與彩瓊一馬當先,在她們身後還有四名融武境的存在。

「沈姐姐,好久不見。」

在沈月瓏前方停下,蕭寒以傳音的方式笑著打招呼。

若他直接像以前那般親昵地沈月瓏,傳到眾人的耳里,眾人又聯想到沈月瓏給他這個靈武境八階的存在一個名額,在這個比較封建的年代,難免會往歪處想。

蕭寒不是沒心眼兒之人,這等可能會敗壞沈月瓏聲譽之事,他自然是不會做的。

沈月瓏微微一怔,而後那張瓷玉般的秀雅俏臉儘是滿意之色,這傢伙雖然年齡不大,心思倒挺縝密的,懂得為她的聲譽著想,而且在沒有背景的條件下,竟然在短短數日內由靈武境六階提升到了靈武境八階,這般近妖的修鍊速度,倒也不枉她看重他,竭力為他爭得一個名額。

「哼。」一旁的彩瓊看蕭寒明顯有什麼瞞著她,紅潤的唇瓣不滿地扁了起來。

見佳人誤會,蕭寒連好言好語地傳音申辯,這丫頭雖然小性兒,但人還是很善良的,他犯不著跟她鬧彆扭。

彩瓊將信將疑地打量他,臉色卻還是好看了不少,纖足微轉,向著沈月瓏印證他所言真假。

蕭寒苦澀一笑,突然他看向周遭,有著眾多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竊竊之聲幽幽響起。

「瓊玉樓式微了不成?居然將第六個名額給個弱雞,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不是瓊玉樓式微了,那傢伙能夠得到名額,明顯是與沈月瓏那女人有一腿,沈月瓏在瓊玉樓地位非凡,給他爭取個名額不是難事。」

「吃軟飯么,也只可能是這樣了,不然一個我翻手就能打得滿地找牙的廢物,絕不可能得到進入潛龍淵的名額。」

聽得那些滿是酸氣的奚落之聲,蕭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幽黑眸子轉動,打量起他並不熟悉的三方勢力。

首先映入眼帘的乃是六道身著青色制服的身影,一名長發青年與一名精壯中年站在前方,在他們的胸口均是勾畫著一座金門圖案,門裡似乎是繪製著浩瀚疆域,根據之前葉凌天對各大勢力的講述,蕭寒知道他們是天一門的人。

在蕭寒張望的時候,長發青年也是注意到了蕭寒,金光灼灼的漠然金瞳張望過來,蕭寒突然只覺身上生出刺痛之感,那般感覺,就猶如被上百根針在扎一般。

催動銅像功,蕭寒身上金芒大作,身上的刺痛感消失,他臉色凝肅地看著對方,這人好雄渾的修為,估計都半隻腳踏入了融武境三階。

纖薄嘴唇微翹,長發青年驚訝地看了眼蕭寒,這蕭寒不過區區靈武境八階,居然能夠擋下他一擊,真是有些出人意料呢。

「他叫程勛,乃是天一門的首席大弟子,有著融武境二階巔峰的修為,是參加潛龍淵一行的二十三人中最高的。」

洛仙兒在一旁解釋,她的聲音中透著凝重之氣。

「難怪實力如此可怕。」蕭寒點點頭,心下留了個心眼,這程勛實力之強悍,估計就算他將天雷珠用上都難以奏效,倒是個非常厲害的對手。

眸光一轉,蕭寒又看到五道身著月白長袍的身影,一股凌厲的劍氣從他們身上彌散開來,給人一種極端犀利之感,五人中除卻那名領頭的中年,其他四道年輕身上的修為皆是融武境一二階的樣子,有人看到他張望來,露出濃濃的鄙夷之色,想來是認定他得到名額全是因吃軟飯有一套。

對此蕭寒卻是笑了笑,果然如葉凌天所言,這些日月山莊的弟子氣勢凌人,難以共處。

不再理會四名日月山莊的弟子,蕭寒眸光轉動,再度頓下時微微一亮,四道身著黑色衣裙的窈窕身影映入眼帘,只見這三名少女與一名領隊的女子模樣均是十分標緻,只是那氣質卻是異常的冷冽,單單看上一眼時身子便有些發寒。

陡然蕭寒心頭一突,眼帘中倒映著四女惡狠狠的目光,恨不得要將他千刀萬剮一般,連眼皮一跳地將視線挪開。

玄冰宮只招收女弟子,且個個視男人為穿腸毒藥,以後還是不要亂瞄她們的好。

蕭寒從與沈月瓏交談到得現在,不過十數息罷了,如今四下沒有再討論蕭寒,而是齊刷刷看向沈月瓏,其中日月山莊的領頭者率先開口道:「沈姑娘,如今人員業已到齊,可以進入潛龍淵了吧?」

一些附和聲響起,許多人在摩拳擦掌,顯然都是有些按捺不住潛龍淵的誘惑了。

「可以,不過最後我還要囑咐一句。」

沈月瓏明眸微冷,冷漠地掃過所有人:「潛龍淵里空間並不穩定,切記不可突破到融武境三階,而若是機緣巧合下突破,又必須要面臨戰鬥,則須將修為壓制在靈武境三階下,否定即便沒有引得潛龍淵內的空間崩塌,拿他人性命開玩笑,我瓊玉樓絕不會輕饒。」

眾人頷首,融武境三階的修鍊者在潛龍淵內戰鬥可能導致裡面的空間大面積崩塌甚至全部崩塌,導致所有人死無葬身之地,因而裡面無疑不能有融武境三階的存在戰鬥。

「既然如此,現在都進去吧。切記,大陣會在十日後開啟,屆時無論是否得到你們想要的,務必回到進入之地通過大陣返回。否則被困其中,就只能自行尋找出口了。」

沈月瓏沉聲叮囑。

即將進入潛龍淵的二十三人心頭一緊,潛龍淵不小,十日時間實在緊迫,也只能儘快行動,不耽誤時間了。

眾人各懷心事,隨即均是看向光門底端的豎眼,眼中有著火熱流露出來,破風聲響徹,天一門的程勛手掌一揮,率先向著豎眼掠去,身後迅速跟上四道身影,日月山莊,玄冰宮,鐵玄門也迅速掠向豎眼。

「你們進入潛龍淵后盡量不要起內訌,畢竟你們一生或許就此一次探索潛龍淵的機會。」葉凌天若有深意地看了眼蕭寒與陸天遠。

「好。」

瓊玉樓勢力中,沈月瓏低聲向著彩瓊吩咐:「你與蕭寒一起去尋找潛龍石,順帶將控制鳳凰武魂的秘籍所在方位告訴他。」

「好的,小姨。」

彩瓊掠到蕭寒旁邊,沖著他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睛,笑道:「我與你結伴行動,沒意見吧?」

「求之不得。」

蕭寒笑著應允下來,看其他四大勢力已然進入潛龍淵,連與兩女一起掠去。

至於陸天遠與秦子龍,說實話蕭寒並不想與他們一起行動,畢竟晚些他還要去找潛龍石與鳳凰武魂,這等好事他非是聖人,自然不會與兩個點頭之交瓜分。

掠到光門下端的豎眼前方,蕭寒就感覺一股濃重的洪荒氣息撲面,裡面隱約傳出獸吼聲,他手中血芒一閃,斷芒閃現,腳尖一點間便躥入豎眼。

光芒閃耀,極為的璀璨奪目,蕭寒眼睛被刺得眯成條縫,他將感知力散發開來,提防著隨時可能的危險。

向著前方行進,蕭寒感覺自身經過一條悠遠甬道,跟著眼前光線一暗,隱然有著血芒映入眼縫,陣陣震天的獸吼猶如雷鳴般震得耳膜作痛。

蕭寒心中戒備,眼眸睜開,一方無垠的世界呈現在眼帘,他所處之地是片生著枯草的荒野,低空懸挂著一輪巨大的血日,淡紅日色映照下,天空中縱橫著一道道蛛網般的纖細裂痕,空間波動從其中溢出,顯得極其不穩定,彷彿只要稍微有著大動作,空間便會大面積崩塌。

「在這裡面戰鬥可得注意點了。」

蕭寒嘀咕著,視線一垂,前方天地間瀰漫著血色迷霧,一重疊加著一重輕輕舒捲,凶煞充塞天地。

這潛龍淵顯然不是處善地!

「紅色迷霧應該是宗主所說的冥霧,也不知道其中是否真有陰冥?」看了眼前方那四支慎行的隊伍,蕭寒又看著更前方的血色迷霧,臉上洋溢著好奇。

前世身為華國人,蕭寒崇尚科學,素來不信神怪之事。

但在之前葉凌天卻是告訴他,在冥霧中,因為古往今來有著大量武者埋骨的緣故,其中凶煞異常的濃郁,長年累月下來形成了無數兇惡的陰冥,遊盪於冥霧當中,對一切經過的生靈發動攻擊。 這些陰冥沒有肉身,是種近乎氣態的存在,但卻是擁有不俗的戰鬥力,都不亞於靈武境七八階的武者,更有陰冥不斷吞噬其他陰冥,蛻變成了更為強大的冥王。

冥王中最為弱小的存在都擁有著融武境一階的戰鬥力,加上可以無視一切物理攻擊的特性,即便是諸多融武境二階的武者遇到它們,亦會感覺棘手不已。

後方有著香風襲來,洛仙兒與彩瓊出現在蕭寒身後,也是好奇地看向前方的紅色迷霧。

蕭寒回頭看向彩瓊,他此次的潛龍淵之行的目的有三,其一是尋找珍寶,其二其三是尋找潛龍石與控制鳳凰武魂的秘籍,這也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

因為在潛龍淵內可以呆上足足十日,蕭寒倒也不急於找尋珍寶,決定先將主要目的達成后再去尋找不遲。

不過他並不知曉潛龍石與控制鳳凰武魂秘籍的所在,當下也就向著彩瓊詢問,而在之前他有向對方問過潛龍石所在,當時對方言不知曉,但沒準現在知曉,畢竟這段時間瓊玉樓一直在調查著潛龍淵,沒準發現潛龍石的存在也未可知。

「經過這幾天我瓊玉樓搜尋的資料來看,你所言的兩件東西都處於內外淵接壤處,具體方位不明。」側頭看向蕭寒,彩瓊檀口撇起殷紅唇線,有些頭痛地道。

蕭寒神色微喜,範疇總算是縮小了些,不至於到時沒頭蒼蠅般胡亂尋找。

但想到她所言之處,又不禁一陣頭大…

潛龍淵乃是一片獨立的空間,疆域不知有多遼闊,在其當中有著內淵與外淵的劃分,內淵是潛龍淵的中央地帶,那裡融武境的玄獸橫行,兇險萬狀,即便是融武境的強者都不敢輕易涉足。

外淵,顧名思義也就是潛龍淵的外圍,兇險遠不如內淵,眼下蕭寒所處之地便是外淵,他若是想要找到那兩樣東西,先得穿越冥霧抵達內外淵接壤處,方才能夠尋找。

不過那接壤處可非是彈丸之地,地域非常的遼闊,而且實力強大的玄獸橫行無忌,置身那裡都是件不易之事,何況是去找東西,必然是千難萬難。

「走吧。」

不過蕭寒卻是無畏,他這一路走來不知遭遇了多少棘刺,他可從來沒有退縮過,眼下也不例外。

手掌一揮,蕭寒率先向著前方掠去,身後的兩女快速跟上。

三人邊行邊是看到,前方的四支隊伍已然到得血色迷霧跟前,微微踟躇后,天一門的程勛一馬當先,督率著己方四人進入迷霧,後方三支隊伍緊跟而上。

在三人的後方,陸天遠與秦子龍跟了上來,前者看到蕭寒並不打算與他們同行,眼中涌動著寒芒,偏頭看向彩瓊,眼中閃爍著奸詐的光芒,冷笑道:「這丫頭多半知道潛龍淵內哪裡有寶貝,我且悄悄跟著他們三人,屆時再來個殺人越貨。」

如意算盤敲定,陸天遠看向身旁的秦子龍,以傳音的方式與之交談起來,很快只見秦子龍點了點頭,眼中也是有著陰鷙之色湧現,顯然他們達成了某種共識。

「洛姑娘,你可知曉潛龍石?」

蕭寒向著洛仙兒傳音,當然他說這話之前,向彩瓊徵詢了下意見,是否可以告訴洛仙兒分享潛龍石一事。

彩瓊的回答是可以,不過她有個要求,若是他們找到潛龍石,瓊玉樓得拿大頭,畢竟瓊玉樓為獲得潛龍石的消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蕭寒同意,只聽得此時洛仙兒言說知曉,卻是不知潛龍石的大致方位。

「我知道。」

蕭寒一笑,當下與洛仙兒接洽起來,很快他得到答覆,洛仙兒願意與他和彩瓊一起找尋潛龍石,並且與他一樣只得蠅頭小利。

「秦子龍這人怎麼樣?」

感覺到後面兩人跟來,蕭寒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再度向洛仙兒詢問,若是秦子龍是個善類,彼此身為同門,這一路行去的過程中對方若遇麻煩,他這邊倒也不好坐視不理。

他的這種問題洛仙兒是不好回答的,畢竟背後道人長短本就不該,不過,她猶豫了下還是告訴了蕭寒。

聽到秦子龍這人表面溫和,實則殘虐得很,蕭寒也就摒棄了心中那點同門情誼。

血腥味濃郁起來,都有些嗆鼻了,蕭寒一看,如今他們已然來到冥霧前方。

洛仙兒與彩瓊掠上前來,分別站到蕭寒左右側,蕭寒心頭微暖,也沒有多言什麼,一起掠入冥霧,世界變得一片腥紅,只能看到十丈內的物事,還有些朦朦朧朧。

吼吼吼!

前方傳來三聲震耳欲聾的獸吼,迷霧被震蕩開來,大地轟隆隆震動間三隻似犀非犀的血色玄獸宛如三座小山般狂奔而來,血盆大口誇張地張著,一口便是狠狠咬來。

「三頭靈武境八階的玄獸。」

蕭寒眼波震動,隨便遇到的玄獸便是達到靈武境八階,果然如彩瓊所言,起碼得有著靈武境八階的戰鬥力才能進潛龍淵,不然進來純粹就是給玄獸打牙祭。

蕭寒身上金芒澎湃,整個人都臃腫了一圈,斷芒取出,一步跨出,閃現在中間那隻玄獸面前,手掌高揚,霸道之威呼嘯開來,震得空氣都在嗡鳴。

砰!

一劍拍下。

毫無花哨的一拍卻是內蘊著山嶽般的恐怖轟擊力,玄獸的額頭部位凹陷下去,硬生生被蕭寒一劍拍得倒飛,轟隆一聲落在後方地上,生機迅速斷絕。

嗤嗤!

洛仙兒與彩瓊各自迎上一頭玄獸,長劍斬出,劍氣肆虐,輕而易舉地將玄獸斬殺。

感知到她們出手時透露出來的氣息,蕭寒暗暗心驚,她們的修為都較前段時間精進了不少,如今洛仙兒達到了融武境二階,不過修為還有些虛浮,彩瓊則是融武境一階頂峰。

突然蕭寒頭皮一麻,四下有著數十道凄厲得不似人聲的尖嘯傳來,那聲音迅速接近,很快他便是看到,四下迷霧動處,數十道紅得異常的光影撲殺而來,他們身子虛幻,顯然非是人類,而且散發著陰冷的煞氣,應該就是葉凌天口中的陰冥。

「沒想到這個世界還真有陰冥存在。」

蕭寒不無驚悸地道。

說著臂膀一震,體內的鳳凰武魂一聲嘶叫,宣洩出一道火焰洪流,繚繞上斷芒,斷芒變得一片火紅,熾烈的高溫散發,周遭迷霧升騰起縷縷血氣。

雖然炎冥劍法於如今的他而言有些不夠看了,但用之對付陰冥卻是再好不過,陰冥這種陰寒玩意兒,最是懼怕火焰,其他的攻擊於之基本無效。

兩女似乎早知有著陰冥存在,遇到陰冥也就絲毫不驚,縴手印法變動間,火焰功法催動,長劍迸發恐怖火焰,一起向著前方的陰冥殺去。

蕭寒手心發力,對著前方一道撲來的陰冥便是一劍,一道弧形的火焰斬出,陰冥一聲慘叫,身形被一斬為二,然後又化為迷霧。

這些陰冥約莫靈武境八九階的戰鬥力,對擁有著融武境戰鬥力的蕭寒他們根本造成不了威脅,秋風掃落葉般將它們斬殺,迅速挺進,而在其後,陸天遠與秦子龍臉上帶笑,銜尾跟隨,前方有了蕭寒三人開路,他們倒是沒有遇到一隻陰冥,一路悠閑愜意得有說有笑。

不過馬上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只見得前方恐怖的火焰瀰漫,將蕭寒三人籠罩在其中,迷霧都被灼成煙氣,周遭雖有大量的陰冥,卻是根本不敢接近。

這些陰冥雖是沒什麼靈性,卻也知道趨利避害,眼下的火焰太過恐怖,它們攻上去只有死路一條,反觀火焰後方的兩名人類,卻是好欺負得很。

所有纏著蕭寒三人的陰冥瞪著一雙雙腥紅的眸子,向著陸天遠與秦子龍撲殺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