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火石間,這恐怖一槍,已與百米大小黑色戒尺對碰!

轟!

巨響如雷,混亂天地元力,便似暴風雨的海面,跌宕之間,釋放出無比可怕的力量!

咔嚓!

咔嚓!

……

黑色戒尺快速出現道道裂紋,便似冰做的一般,在強大力量下被生生震碎!無數碎塊,夾雜著難以想象的力量,呼嘯洞穿空氣,射向天煌宗修士所在!

「噗」「噗」悶響,頓時有朵朵殷紅血花綻放!無數天煌宗修士滿臉痛苦、愕然低頭看著胸膛處的碩大血洞,意識快速陷入黑暗,身體墜落地面!

轉眼間,百餘煞氣騰騰天煌宗修士,便只剩下不足一半,個個面龐煞白,再無半點血色!

拓跋厲天身體猛地僵直,仰首噴出一口鮮血,眼中流露絕望!

「不!」

尖叫戛然而止,他的身體,被凌空打爆!

一條虛弱靈魂體出現,但不等他逃脫,便已被無形撕扯力量籠罩!堅持了幾息,「啪」聲碎裂,化為無數精純的靈魂力量,被劫煞戮天弓吞噬!

自出手,到結束,只不過數個呼吸時間,天煌宗老祖,高階靈皇拓跋無極,死!

莫語臉色蒼白,但他眼眸卻一片平靜,此刻微微閃爍,擺手道:「速戰速決!」

袁立、渭南川等一眾混亂域修士流露深深敬畏,聞言轟然應命,如狼似虎,撲向存活天煌宗修士!

荀昭、勛涼一言不發殺出!

「老祖死了!」

「我們快逃!」

「逃啊!」

剩餘天煌宗修士已被嚇破了膽,根本不敢做出半點反抗,紛紛轉身瘋狂逃竄!

但很快,他們便發現之前順利通行的大陣,如今已變成絕域死地,所有闖入其中天煌宗修士,都在慘嚎中被陣法力量擊殺……沒有任何意外,片刻后,回援天煌宗修士被斬殺殆盡!

莫語面無表情,對這些修士死亡毫無憐憫,目光在周邊一掃,冷聲道:「所有人,跟我走!」

很快,銀色大船衝天而起,爆發出耀眼靈光,向黃石領急速趕去!

……

船上,莫語揮退身邊修士,獨自進入修鍊室。揮手布下禁制,他開始全力恢復肉身氣血。

黑色長槍威能確實恐怖,但其損耗也是驚人,一擊出手,莫語氣血便要損耗殆盡。好在煉化青木之火后,藉助龐大生機,他恢復速度遠超常人。

一個時辰略多一點,莫語眼眸張開,體內氣血已恢復如初。他略微感應,嘴角露出滿意笑容。恢復時間之所以長了一些,是因為煉化朱果后,他體內氣血有所增強,在恢復速度不變的前提下,相應的就要更多些時間。

只是煉化了一小片果肉,所產生的效果,便抵得上近半年時間苦修!若是能將整個朱果全部煉化,莫語估計,他肉身必然能順利突破戰皇,真正戰力,足以媲美大尊修士!

朱果,不愧是世間奇珍至寶!

莫語收斂念頭,手上靈光微閃,便已將盛放朱果玉盒取出,照舊切割下一片果肉,仰首吞服煉化。趕往黃石領需要兩日多時間,足夠他完成此次煉化,令肉身更強幾分。

雖然接觸不多,但莫語對蠻荒聖宗忌憚卻越來越深,遠在汪洋另外一側的中域大陸,都能插手進入四大宗之間的紛爭,面對這樣強大的勢力,再如何謹慎小心都不為過。

因為失敗,便等同於死亡!

莫語敗不起!

也不能敗!

而且眼下局勢,他也不能再等待下去,否則在蠻荒聖宗扶持下,天煌宗一統大陸,到時力量暴漲,再想將其剷除,無疑更加困難!這次機會,莫語不能錯過!

他閉目,全力煉化朱果!

……

拓跋無極眉頭緊皺,不知為何,他胸口沉悶,有種極為不妙的預感。

似乎,某些不好的事情,將要降臨到他身上!

自這兩日,他便有這般感覺,伴隨時間流逝,這份感覺正變得越來越清晰!

靈皇修士,雖未觸及規則之力,但靈魂強大,直覺感應也是無比敏銳,正因為如此,拓跋無極才會越發不安。

他焦躁的在房中來回走動,心頭念頭飛快轉動,暗道莫非是老祖出了事情?

但很快,他便將這念頭壓下。

老祖高階靈皇修為,實力強大無比,身邊又有諸多宗門修士,怎麼可能出事!

便在這時,距離他不遠處空間突然被撕裂,可怕氣息中,是那近乎為實質的血腥氣息撲面而來,這裂縫所連通的,似是一片屍山血海!拓跋無極臉色陡然發白,眼中沒有驚恐,反而流露喜意!

他恭謹行禮,「天煌宗拓跋無極,參見尊者!」

低沉聲音自裂縫中傳來,「本尊一日後將會降臨黃石領,準備動手,剷除東嵐、煙波兩宗。」沒有給拓跋無極任何質疑的機會,空間裂縫快速消失不見。

拓跋無極起身,眼眸明亮,閃爍著猙獰殺機!明日聖宗尊者就要到來,那時,就是天煌宗一飛衝天,雄霸整片大陸之時!東嵐宗、煙波宗,所有天煌宗的敵人,都要灰飛煙滅!

他揮手打開禁陣,喝道:「來人!請極火宗主!」

「是!」

房外,腳步聲很快遠去。

……

烈陽下,銀色大船呼嘯前行,全力催動下,速度快到了極點!

船艙修鍊密室,莫語眼眸突然張開,一陣精芒爆閃,感應著肉身更加渾厚氣血,他嘴角流露淡淡笑意。

但很快,他便收斂念頭,默算著時間,如今距離黃石領也應該不遠了。就在這時,莫語臉色微沉,拂袖將禁制打開,閃身出了船艙,耳中頓時傳來一片噪雜。

「出了何事?」

甲板上幾名混亂域修士急忙行禮退到一側,臉色卻是個個蒼白,其中一人道:「城主大人到船前一看便知。」

莫語微微皺眉,他走到船頭,目光看向大地,身體陡然一僵!

修士身體素質遠超常人,所以即便在高空前行中,也能清晰看到地面城池中的一切……無數斷頭殘屍,注滿鮮血的黏稠血池,一股股無形煞氣瀰漫空間!

這是一座被屠戮后的死城!

整個城池,怕是不下數萬人,被全部殺死!

莫語自認算是殺伐果斷之輩,斬殺敵人,眼睛都不會眨半點,但看著地面這座死城,還是感到心頭髮冷!

「停下!」

命令下達,銀色大船很快停靠在城池不遠。

荀昭、勛涼與袁立、渭南川等人也已來到甲板上,每個人目睹死城一幕,都是臉色發白,眼中流露驚怒!

修士修行擁有強大力量,與尋常世人,已不在同一範疇之中,所以按照慣例,修士極少會對世俗之人出手!但能夠造成這一切的,只有修士,而且是絕對的強者!

「魔道修士!」荀昭寒聲開口,眼中儘是厲色!

大師兄向來溫和,此刻卻已真正動了殺機!

勛涼眼底,更是有劍影若隱若現。

莫語略微沉吟,道:「下去看看。」

他一步邁出,當先離開大船,眉頭卻忍不住緊緊皺起。此處距離城池尚有數里遠,空氣中卻已充斥了濃郁的血腥氣,聞之令人作嘔!

眼中閃過冷意,體外靈光微閃,幾個呼吸后,莫語便已出現在死城上。

「主人小心,此處絕非尋常魔道修士手筆。」戮天聲音突然響起,此處殘留的某些氣息,讓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無妨,造下殺戮修士已離去,否則早已察覺到我到來。」莫語言罷,目光凝重向城中看去。

而此刻,荀昭、勛涼與袁立、渭南川也已跟了上來。

城中所有屍體都被斬下了頭顱,光滑斷口處只有極少血液流出,裸露血肉一片慘白,似乎體內所有血液,都被汲取出來,注入了地面挖掘出的血池中! 血池長寬約十餘米,充斥著色澤暗紅的黏稠血漿,不知深幾許。表面有血液凝結成血痂,飄在血面上,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氣。

嘩!

血池突然裂開,數條血影撲出,在強大氣血吸引下,毫不猶豫直撲莫語,於此同時,張開大口露出滿嘴獠牙,發出一聲尖銳嚎叫!

刺耳聲浪,像是一隻只無形尖錐,深深刺入靈魂之中!

莫語耳膜轟鳴,視線一陣模糊,但他心神強大遠超尋常修士,低哼一聲,便已將尖嚎帶來衝擊抵消。

「血煞!」

耳邊,傳來袁立驚怒咆哮!

自殺戮中誕生,煞氣、不甘亡魂與鮮血融合生成的可怕生物,便是血煞!此物喜食修士血肉,有形無質,能夠免疫絕大部分法術擊殺,棘手無比!

莫語眼眸虛眯,他似未察覺到自身險境,任憑几只血煞撲來,卻未有任何反應。

很快,幾隻血煞靠近莫語身邊,那鮮美而渾厚強大的氣血,讓它們興奮的連連尖嘯,但轉眼間,這嘯聲就充滿了恐懼!

莫語周身氣息猛地一變,從美味誘人的食物,變成了某種讓它們自本能中顫抖的可怕存在!每個毛孔中,都散發出冰冷、吞噬、掠奪與死亡的味道。

血煞們掙扎著想要逃走,卻已經太晚了。

「嘎嘎!小小血煞,也敢在你煞大爺面前放肆,簡直關公門前舞刀,找死!」

「一個都別想跑!」

可怕吞噬力量,頓時將幾隻血煞籠罩,根本無視它們的掙扎,便將它們被鮮血浸透般的身體撕碎,化為精純煞氣,被完全吸收。

這一幕,落在他人眼中,便是莫語動也不動,撲來血煞靠近他身邊后紛紛爆體而亡,反被他所吞噬!

荀昭、勛涼尚好,只是看了他一眼,臉色微變就已恢復平靜。

袁立、渭南川兩人,臉色卻是「唰」的一下發白,眼中流露無盡震動!

血煞!

這般凶威赫赫的恐怖惡靈,即便靈皇修士應對也無比棘手,稍有不慎被鑽入體內,靈魂、血肉都要被它吞食乾淨。

但現在,它們卻反被城主全部吞噬殺死!

這是什麼力量!

兩人本以為已見證了莫語真正的力量,但此刻卻突然發現,城主大人隱藏的,遠比他們想象中更深!

莫語眉頭皺起,卻未理會他們心緒波動,看著地面血池,心頭生出幾分憂慮。血煞可不是尋常之物,並非誰隨意就能製造出來的東西!在此處造下滔天殺戮者,絕對是頂尖的魔道強者!

希望,此人出現在這,不會對他毀滅天煌宗之事造成影響。

他很快收斂念頭,拂袖一揮,虛空頓有大片火焰生出,自天而降,將血海包裹在內!若不將此處毀去,再過不久,還會有新的血煞誕生,只怕要造下不少殺戮。畢竟,不是人人都如他一般,有劫煞戮天弓坐鎮靈魂空間,可以輕鬆擊殺魔道凶煞!

莫語轉身正要離去,眉頭卻輕輕一皺,轉身看向遠方天際。

一條散發著蔚藍靈光中大船呼嘯而來,船頭便是一隻兇惡的鯊魚,鋒利獠牙在日光下泛著金屬光澤,一對赤紅眼眸,即便隔著許遠,也能感受到那股凶煞氣息!

這是一條制式迥異於大陸的代步寶船,前行之中,毫不遮掩散發著強大威壓!此刻,鯊魚大船上修士顯然也看到了他們,一轉方向,便直撲此處而來!

莫語臉色微凝,四大宗強者都在黃石領,除卻混亂域,他想不到還有哪方勢力有此實力!再加上這風格迥異的鯊魚大船……莫語心頭一動,莫非他們是其他大陸修士!

一念及此,他眼眸深處頓時浮現出本源禁陣符文虛影,伴隨修為提升,他所能掌握禁陣力量自然隨之大漲,目光下,鯊魚大船外靈光快速薄弱,一道熟悉身影出現在視線中。

柳眉,明眸,翹鼻,豐潤的嘴唇兒……這是一張近乎完美的俏臉,純白色的長裙,柳腰處束起,盈盈一握,越發顯得嬌軀玲瓏。她身邊此刻正站著一名高大英俊修士,一系藍色錦袍,手持白摺扇,正笑著說些什麼,不時輕搖摺扇,便越發顯得風流倜儻。

莫語身體微僵,他低頭收回視線,眼底閃過一絲酸澀,卻很快恢復平靜,再抬頭時,已是一片坦然。

很快,鯊魚大船挺在數裡外,靈光閃過,幾道身影從中走出。

為首正是那藍色錦袍修士,神色平靜,卻自然流露一股傲然。目光掃過,即便袁立、渭南川兩名七階修士,他也只是略作停頓,莫語等人,更是被他直接略過。在他身後兩側,分別站著一名黑臉老者與一矮小老嫗,但兩人氣息卻盡皆在靈皇巔峰,此刻眼帘微抬向前看過一眼,便收回目光。

「凌雪師妹!」

「凌雪師姐!」

但此刻,荀昭、勛涼目光卻盡皆落在藍色錦袍男子身邊那白裙女修,失聲驚呼,臉上儘是驚喜!

凌雪眸子瞪大,根本未曾想到,竟會在這裡遇到他們。但此刻眼中驚喜尚未來得及散開,她便看到兩人身後的莫語,嬌軀突然輕輕顫抖起來。

她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能說出。

莫語心中輕嘆,他上前一步,拱手道:「凌雪師姐,許久不見了。」

他很平靜。

無論聲音還是神色,都沒有半點異常,但正是這樣,才能表明許多。

凌雪俏臉「唰」的蒼白,她眼中泛出水光,低聲道:「莫語師弟,你……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