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不應該是一個八星魂師能夠揮出的快刀,便是九星魂師都不能。

所有人都愣住!

蘇燦愣住,老黑愣住,溫婉兒也愣住!

蘇燦想不到夜風的刀會這麼快,溫婉兒和老黑又如何能夠想到?他們是最了解夜風的人之一,他們很清楚,夜風使不出這樣快的刀的。

當然,那是一個半月之前使不出。

可是誰又能夠想到,只是短短的一個半月,一個人就能夠提升這麼多?便是有綠石相助,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進步的。

這一瞬間,老黑和溫婉兒都想起了夜風口中的魔鬼訓練營。

夜風的巨大提升,當然和魔鬼訓練營有關。

那魔鬼訓練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所在?夜風在裡面,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訓練?

沒有人能夠想象的出。

他們只能看見結果,卻看不見過程。

當然,三個人都愣住,他們的情緒卻完全不同。

老黑和溫婉兒只有驚訝和喜悅,本來他們還有擔心。對於蘇燦的實力,他們很了解。他們很擔心自己不是對手。而現在,他們什麼擔心都沒有了。

蘇燦則不同,蘇燦的心中,全都是驚駭和恐懼。

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這個夜風竟然能夠使出這麼快的刀。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便是在武力上,自己也不是夜風的對手。

這對蘇燦來說,無疑又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怎、怎麼可能?」蘇燦的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

夜風沒有解釋蘇燦的問題,這樣的問題,本來就沒有解釋的意義。

在生命掌握在別人手中的時候,只有自大到極點的人,才會認為不可能,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夜風對蘇燦的性格,又多了一分了解。

「我很想殺了你。」夜風忽然說道:「每一個想殺我的人,都也都很想讓他死。」

蘇燦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聲音忽然鎮定下來,道:「你敢殺我?」

「敢。」夜風點頭說道:「這世上只有我殺不了的人,卻沒有我不敢殺的人。」

蘇燦沒有說話,他能看得出來,夜風不是恐嚇他,他能看得出來,夜風說的都是真的。

夜風卻繼續說道:「當然,我現在不會殺你。」

「呵呵呵。」蘇燦笑了,道:「還是不敢。」聽見夜風如此所說,蘇燦的心放下大半。他覺得自己剛剛被對方給嚇住了。

「不是不敢,而是我還保持理智。」夜風靜靜說道:「殺了你沒有什麼,但是可能會惹得城主不高興,城主不高興,我就會有麻煩。你的生死,沒有我的麻煩重要。」

這算不算侮辱?

夜風覺得沒什麼,蘇燦卻覺得夜風在侮辱自己。他一向把他的命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現在卻還不如一堆麻煩,這不是侮辱是什麼?

蘇燦都要被氣瘋了。

「你要到底要怎地?」蘇燦咬著牙說道。 夜風沒有殺蘇燦,他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他竟然對蘇燦說:「我要和你一起去見城主,要城主給評評理。」

「這怎麼行?」還沒等蘇燦開口,老黑和溫婉兒卻是齊齊驚呼。

蘇燦就是城主的人,夜風竟然要叫城主給評理,兩個人當然不同意。

夜風卻是主意已定,他覺得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只有城主親自任命,他才能成為真正的東林縣縣守。只有他成為縣守,才能正式任命吳濤和趙群的鎮長職位。

而要想得到城主的肯定,他當然得見到城主才行。

蘇燦和城主之間有什麼貓膩他不知道,但是他相信,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像外面流傳的那樣好。夜風覺得自己還有機會。

他不能殺蘇燦,也不能讓蘇燦就這樣回去。若是他在城主面前說自己的壞話,對夜風來說就危險了。

所以,他想和蘇燦一起回去。一起去見城主,夜風覺得這樣的機會會更大一些。

夜風的主意已定,老黑和溫婉兒都勸不了。

兩個人急的團團轉,而蘇燦卻也一臉苦色。他也不想和夜風一起去見城主。

在來的時候,他信誓旦旦,說不用青城一兵一卒,只憑著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讓東林縣的縣守退位。可是現在卻是這樣的結果,他當然高興不起來。

當初城主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意思表達的很清楚。他想讓夜風接替縣守的位置。

兩個人一起去青城的話,他不會有半點優勢。

可是,現在的蘇燦卻也沒有一點辦法,他阻止不了夜風。

蘇燦只能在心中暗道,「我一定不會讓你到達青城。」

……

在終於說服了老黑和溫婉兒之後,夜風收回了手中的刀,「蘇大人,我們走吧。若是城主親自說,讓你接替我的位置,我一定不會再有懷疑。」

「哼!」蘇燦冷哼一聲,轉身就向著門外走去。

老黑見兩個人說走就走,連忙道:「夜風,我也和你去吧?」

「不用,我又不是去拚命,去那麼多人幹什麼?這裡可離不開你們兩個。」

說著話,蘇燦和夜風已經走出大廳,走到縣守府的院子中。

……

「我出來啦!」白詩琪興緻勃勃的從自己的房間中跑出來,一跑出來就大聲喊道。

詩琪一眼就看見了院子里的夜風,她立即向著夜風跑去,她要和夜風分享自己此時興奮的心情。

可是,還沒等跑到夜風身邊,在夜風前面的那個陌生人,卻忽然冷冷的說出一句:「滾開!」

然後,一柄劍就突然刺向詩琪。

蘇燦現在怒火中燒啊!他從來也沒有栽過這麼大的跟頭,從來也沒有丟過這麼大的人。

突然發現一個小丫頭也敢橫衝直撞,好像沒有看見自己似的就往身前跑,蘇燦就想殺人。

「夜風和我作對,難道你一個下人也沒有眼睛嗎?也敢不把我放在眼中嗎?」蘇燦此時看誰都不順眼,看誰都覺得對方看不起自己。他需要發泄,要不然他覺得自己會發瘋。

他的劍毫不留情,他不在乎殺人。他殺死過很多人。

可是,讓蘇燦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他的劍才剛剛刺出,他的身體就凌空飛起。然後,就撞到了一堵牆上。

蘇燦不知道為什麼,在飛起來的時候,他全身上下竟然一點力氣都沒有,那本來一腳就能踹倒的牆,卻撞得他眼前一片金星,渾身上下都疼痛不已。

蘇燦顫巍巍的扶著牆站起來,然後又發現,手中的劍沒有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蘇燦徹底懵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就飛了,他不知道手中的劍哪去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而就在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的時候,一張美麗的臉突然出現在眼前。

「你幹嘛用劍刺我?」詩琪生氣的質問道。

「該死!」見到這女孩竟然敢這樣和自己說話,蘇燦一下子就失去理智,剛剛的不明白也都拋到腦後。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冷靜聰明的蘇燦,從見到夜風之後,智商好像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人也容易變得暴躁。

若是以前,他一定能夠發現這個女孩的不尋常。可是現在,憤怒蒙蔽了他的雙眼,他伸手就向著女孩抓去。

然後,蘇燦就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起飛,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撞在了牆上。

「砰!」這一次的撞擊,比之前的一次還要嚴重,蘇燦躺在地上,張了張嘴,竟是噴出一口鮮血。

他在地上掙扎了好半天,才再一次爬起來,然後,他就又看見了那張美麗卻討厭的臉。

「你幹嘛還要打人?」詩琪生氣的問道。

「是你?」這一下,蘇燦沒敢再動。他就是再遲鈍,也感覺到不對了。

詩琪沒有說話,狠狠的瞪了蘇燦一眼,然後轉頭跑到夜風身旁,道:「夜風哥哥,他是誰啊。」

「他叫蘇燦。」

這個時候,老黑和溫婉兒也從大廳里走了出來,看見詩琪,老黑雙眼一亮,連忙把妹妹拉到一旁,對她說出了最近發生的事情,然後又對著詩琪說道:「正好,你跟著夜風去青城。」

老黑和溫婉兒正在為夜風擔心,他們雖然也很想去,但是也知道自己幫不上多大的忙。在青城,他們的實力太弱了。

詩琪出來的正是時候,她完全有能力幫助夜風。她出關了,當然是又有了提升,便是在青城,也未必有誰會是詩琪的對手。

現在,詩琪已不是那個需要保護的小姑娘了。她已成為了這些人中的最強者。

得知了事情的經過後,詩琪自然也要跟著夜風去青城了。

詩琪再次來到夜風面前,道:「夜風哥哥,我們走吧。」

夜風不想帶著詩琪。可是他卻拒絕不了。

詩琪非要跟著去不可,夜風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於是,在爭論一番之後,詩琪加入了隊伍。蘇燦再也沒敢找詩琪的麻煩,他也看出來了,這個小丫頭不是好惹的主。

走出縣守府的時候,蘇燦的心情很不平靜,他無法想象,一個小小的縣城中,怎麼會出現這麼厲害的高手。而且還不是一個。

這根本就不符合情理,根本就讓人不敢相信啊。

蘇燦卻沒有想過,就在不久前,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他的存在,也很不符合情理。

三個人一路向著縣城走去,本來對夜風還有些不服氣,蘇燦還想在路上暗殺夜風,不讓他到達青城。可是在莫名其妙起飛了兩次,在夜風的身邊跟著那個小丫頭之後,蘇燦一路上卻一直也沒敢動手。

他怕了。

……

「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蘇燦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連我的印章也敢偽造。」青城城主魏源臉上有些怒意。

在魏源的身前,依舊站著那名黑衣人。

「我也沒有想到,他竟然連這樣的事情都敢做。」黑衣人說道。

「那接下來呢?」

「接下來,夜風不相信那份手諭,因為他知道蘇燦沒有離開東林縣。」

「哦?看來這夜風果然不是普通人。」魏源臉上怒氣淡了一些,道:「讓我猜一猜,蘇燦接下來一定大怒,恐怕會殺人了吧?」

「是的,蘇燦拔劍了。」

「那夜風還活著嗎?」

「活著。」

「是你出手了?」

「沒有。」

「嗯?那是怎麼回事?」魏源有些疑惑的問道。

「因為蘇燦不是夜風的對手,他的劍還沒有刺出去,夜風的刀卻抵住了他的咽喉。」黑衣人的聲音有些異樣。

「什麼?!這個夜風竟然這麼強?!」魏源一愣,這倒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是的,很強。雖然也有蘇燦大意的原因在內,但是夜風真的不弱。」

「然後怎麼樣?」魏源連忙問道:「夜風是不是殺了蘇燦?」

「也沒有,夜風要和蘇燦一起來青城,找城主你講理。」

「他還要來?」魏源眼中發出明亮的光,「有意思,這個夜風有意思啊。他顯然看出了蘇燦和我之間的矛盾,所以要跑來這裡評理了,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啊。」

「恐怕野心也不小。」黑衣人說道:「我能感覺的出來,他很想當這個縣守。不然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有野心是好事啊。」魏源樂呵呵的說道:「只要沒有異心就好。我突然很想見一見這個人了,看看他適不適合擔任縣守。」

「對這個人,還是要小心一點為好。」

「我知道。」魏源說道:「只要見到他,我就能知道,他有沒有異心。」

……

一路平安,直達青城。

三個人來到城主府,由於有蘇燦的原因,一點事也沒有費,他們就進入了府中,見到了城主魏源。

「城主大人!」見到城主,蘇燦躬身行禮。

「嗯。」城主點頭,看了看蘇燦,然後又看向夜風,道:「你是夜風?」

「是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