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神識瞬間就釋放了出來,同時,他也已經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龍天絕對不可能記錯,就在他布置好所有的陣法之後,還先看了一眼即將成熟的火龍果,才扭過頭去觀看劍脊魔虎和火雲豹的戰鬥的。

當時果樹上掛著的,還是三顆火龍果,這一點,龍天非常的肯定,就連每顆火龍果的位置都記得清清楚楚。

而且就算龍天在觀看劍脊魔虎和火雲豹的戰鬥時,也是站在火龍果樹旁邊的,距離絕對不會超過兩米,可就是這樣,火龍果竟然還是悄無聲息的不見了一顆。

也就是說,竟然有人能在龍天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穿越他所布置的陣法?並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輕鬆地盜取火龍果,然後從容離去?

不,這絕不可能!

驚怒過後,龍天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冷靜下來仔細一想,愈發覺得這不可能。

如果真的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豈不是說他也可以輕鬆地取走龍天的性命?就算對方不想濫殺無辜,可是他既然盜取火龍果,就說明火龍果一定對他有用,又為何只取一顆,而不將另外兩顆一併拿走?

想到這裡,龍天的神識散開,愈加仔細的搜索起來,他相信,盜取火龍果的不論是什麼,一定還在附近。

經過冷靜的思考,龍天已經基本可以肯定,盜取火龍果的,一定不會是人類。

因為秘境空間里,不可能有武王以及武王以上實力的強者出現,而最高修為只有巔峰武君境界的試煉者中,哪怕是陣元門弟子,也不可能破解掉龍天的陣法,更不用說還是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了。

再者說,就算是武王甚至武皇級的強者親臨,或者可以輕易摧毀龍天的陣法,也可能有隨手擊斃龍天的實力,但若是像這樣,在陣法毫無損傷的情況下,輕鬆自如的進出,也是不可能的。

何況,如果是那種強者,想要火龍果的話需要偷偷摸摸的盜取么?

所以,龍天猜測,穿越陣法悄無聲息的盜走火龍果的,應該是某種魔獸,或者說,是某種異獸,異種魔獸!

而且這種異獸,身形一定不大,否則不會如此靈活,更加不會只取走了一顆火龍果。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體形嬌小的異種魔獸應該就在附近。一個只能拿得起一顆火龍果的小傢伙,哪怕平時速度再快,在懷裡抱著火龍果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在轉瞬之間跑得無影無蹤吧?

可是,龍天的神識仔仔細細的搜索了陣法內外,火龍果樹的四周,竟然沒能找出任何的蛛絲馬跡,更不用說那顆消失的火龍果和盜取它的異獸了。

怎麼會這樣?

龍天深深地皺起了眉頭,不應該啊,難道說,我的猜測有誤?

不,不會的,一定是剛才的神識掃描有漏洞,或者說,在搜索的過程中疏忽了什麼。

龍天一邊小心翼翼的將樹上的兩顆火龍果採摘下來,裝進了玉盒,隨即收進儲物戒指之中,另一方面,卻是再次全方位的開始了神識掃描。

如果真的是自己猜錯了,對方已經跑掉了的話,自己現在追也無用,更何況也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追。

但如果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只要再仔細些,還是有可能將對方找出來的,這麼短的時間,對方一定來不及將火龍果吃掉,還有機會。

龍天將火龍果樹方圓十米的範圍做網格狀劃分,一片區域一片區域的篩選排除著,不放過任何一絲的線索,就連地面一下都沒有放過。

等一下,有發現!

龍天突然感覺神識剛剛掃過一個可疑的地方,眼眸一亮,已經掃過去的神識立刻又掃了回來。

果然,這小傢伙還真是有膽量,竟然就躲在火龍果樹的地下根系所在,離龍天雙腳所站立的位置,不足兩米,將「燈下黑」發揮到了極致。

不過這小傢伙在偽裝上也確實有一套,不但不留痕迹的鑽到了地下,還特意躲到了地下一根粗大的樹根下面,土黃色的身體蜷曲起來,小小的腦袋和四肢全都窩在了懷中,一條大尾巴將身體遮住了大半。

不是仔細觀察的話,看上去簡直就跟一個稍大點的樹根瘤一模一樣,難怪第一次神識掃到的時候,被龍天疏忽過去了。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潤德先生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嗯?難道、竟然、也許是……

龍天的臉上再次流露出驚喜之色,自己不會真的這麼好運吧?竟然遇到了這種傳說中的異獸?

雖然還不敢確定,但是龍天卻絲毫不敢大意,雙手連連揮舞,無聲無息的圍繞著火龍果樹布置下了一個又一個的陣法。

迷陣、幻陣、困陣、堅石陣、囚籠陣、鐵索陣……每個陣法都是其中最簡單的布置手法,可是卻勝在速度快、數量多,而且,全部都是沒有任何殺傷力的陣法。

在龍天的神識注視下,那小傢伙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對,拱在懷中的小腦袋突然抬了起來,小小的鼻子聳動了幾下,圓溜溜的小眼睛滴溜一轉,突然身軀一展,撒腿就跑。

前肢的一對小爪子,刨起土來簡直比挖豆腐還輕鬆,後肢則是迅速的將刨出的土壤送到身後,小傢伙在地下前進的速度,竟然飛快。

龍天笑了,盜取火龍果的,果然是這個小傢伙,它那大大的尾巴上,赫然卷著一顆紅彤彤的果子,不是火龍果又是什麼?

不過這小傢伙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異獸,龍天還不能完全確定,當即手訣一起,瞬間發動了所有的陣法。

陣法一起,那小傢伙竟然立刻便有所反應,在土壤變得如同岩石一般堅硬之前的瞬間,便改變了方向,向上直接躥出了地面。

躥出地面之後,小傢伙看都沒看,便立刻的選擇了一個方向,抱頭鼠竄,百忙中還不忘將尾巴上卷著的火龍果遞到了嘴中叼著,釋放出蓬鬆的大尾巴,幫自己調整方向。

而這個看似倉促選擇的逃跑方向,在仔細揣摩后就會發現,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所能夠選擇的,最佳路線。

最詭異的是,龍天所布置的層層陣法,竟然都被這小傢伙視若無物,就那麼簡單地一路穿越了過去,陣法沒有遭到絲毫破壞,小傢伙卻也沒有受到絲毫阻礙,一路暢通無阻。

龍天還是第一次見到,竟然有人可以完全無視他的陣法,哦,不對,是異獸,異種魔獸。

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讓龍天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小傢伙一定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異獸。

不敢遲疑,龍天的神識瞬間湧出,化作一張無形的手掌,兜頭向著小傢伙抓了過去。

在地面之下和陣法之中都是一路暢通無阻的小傢伙,在龍天神識所化的手掌面前卻是毫無辦法,一把就被抓了起來,急得它「吱吱」的叫了起來,但口中的火龍果卻沒有因此而掉在地上,而是被它的一雙前爪捧在了懷中。

龍天見狀露出了滿意與驚喜的笑容,沒錯了,就是它,傳說中的異獸。

靈寶鼠!

靈寶鼠這種異獸,與魔獸不同。若是論戰鬥力,它根本就是個渣,連一級初階魔獸都打不過。

但是它的速度、隱蹤、化形以及無視一切障礙、無視氣勢威壓的各種能力結合起來,卻讓它擁有著連六級獸皇都奈何不得它的本事。

不過這靈寶鼠最最逆天的本事,卻是尋寶,只是它所尋找的,卻不是普通的金錢意義上的寶貝,靈寶鼠只對擁有靈氣的寶貝感興趣。

不管是靈藥、靈果、靈材、靈石、靈器、靈脈……只要是擁有靈氣的東西,據說就沒有靈寶鼠發現不了的。

至於那些沒有靈氣的東西,就算是再值錢,哪怕擺在它的面前,靈寶鼠也是不屑一顧的。

比如說,一座金山和一株低階靈藥擺在那裡,雖然金山可以買到數不清的靈藥,但靈寶鼠卻是一定會選擇靈藥的,所以人們才沒有叫它尋寶鼠,而是稱之為靈寶鼠。

只不過也正因為靈寶鼠的這種能力,導致了它被人類大肆的捕捉,最終逐漸的滅絕了,至少最近千年以來,都沒有再發現過靈寶鼠的蹤跡。

沒想到,竟然讓龍天在這秘境空間里,運氣爆棚的遇到了一隻。

神識一動,無形的大手頓時將靈寶鼠送到了龍天的手裡。小傢伙剛才還是土黃色的皮毛,這會兒已經變成了雪白色,小小的腦袋大大的尾巴,就像是一隻可愛的松鼠,煞是可愛。

喜不自勝的打量著手裡的小傢伙,龍天心裡簡直樂開了花,只要能降伏它,自己從今往後就算是擁有了一個移動的寶庫,什麼好東西找不到啊,還怕沒有修鍊資源么?

想到這裡,龍天立刻施展通靈訣,與小傢伙溝通起來。 染愛成婚:嬌妻香襲人 先是安撫了一下小傢伙緊張的情緒,然後才慢慢的跟它聊起天來。

一開始,靈寶鼠還很驚訝,這個人類怎麼居然可以與自己溝通呢?但是很快,小傢伙便高興起來,因為別說人類了,就是魔獸也很少有願意與它交流的,都把它當賊防著呢。

所以在確認龍天沒有傷害它的意思后,小傢伙很是愉快的跟龍天聊了起來。小傢伙的心思很單純,在龍天的刻意迎合之下,小傢伙對龍天的好感簡直是如火箭般的蹭蹭上升著。

聊著聊著,龍天還在絞盡腦汁的想辦法拉攏小傢伙,卻不料小傢伙突然主動的抱住龍天的中指,「咔嚓」一口就咬了下去,殷紅的血珠頓時就流了出來。

龍天手一痛,差點沒甩手將小傢伙扔了出去,但是立刻,一個巨大的驚喜就升了起來,讓他瞬間忘記了手指的疼痛。

一種發自心底深處的親切感油然而生,龍天只覺得,他與小傢伙之間突然有了種血脈相通的感覺,就像是相處多年的親人一樣。

認主,靈寶鼠居然主動認主了?!

龍天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靈寶鼠,一時間竟有些呆住了,這時候,一個如同六七歲小孩一般稚嫩的聲音突然在龍天的腦海中響起。

「主人,你現在的樣子好遜喲,不是我咬疼你了吧?」

「不疼……啊?是你在跟我說話?」龍天有些糊裡糊塗的,脫口而出。

「當然是我啦,不然你以為還會是誰?」小傢伙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說主人,你以後通過神識跟我說話就好了,否則讓別人看見你這個樣子,會以為你有毛病的。」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當然是我啦,不然你以為還會是誰?」小傢伙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說主人,你以後通過神識跟我說話就好了,否則讓別人看見你這個樣子,會以為你有毛病的。」

龍天完全顧不上小傢伙語氣中調侃的味道,直接問道:「沒道理啊,你可是靈寶鼠哎,怎麼會如此主動的認我為主?」

「我在這破地方早就呆膩了,可是直到今天才遇到一個勉強符合做我主人條件的人,不主動點兒行么?嘻嘻……」小傢伙笑嘻嘻的回答道。

「為什麼會是我?」天大的好事兒突然落到頭上,令龍天總感覺有些不踏實。

「首要的一點,做我的主人必須要有神識,否則如何溝通?我可不想被人當成寵物玩兒。」

小傢伙振振有詞的說道:「可是這破地方每次進來那麼多人,偏偏一個有神識的都沒有,而你不但擁有神識,還擁有溝通萬物的能力,當然是再合適不過啦。」

龍天立刻明白過來,能夠進入秘境空間的,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武君巔峰,怎麼可能擁有武皇才能擁有的神識?

只有龍天這個怪胎,才會在武君境界就擁有了神識,若不是遇到了龍天,這小傢伙再等多少年也是白搭,說起來還真是註定的緣分呢。

「你就不怕我是個壞人,每天逼著你做苦力,到處搜尋寶貝?」逐漸接受了這個事實后,龍天故意作出一副兇相,恐嚇道。

「你不會的。」小傢伙卻是篤定的回答道:「我能感應的出,你不是壞人!」

「是嗎,那多謝你的信任了。」龍天摸了摸鼻子,竟然被一隻異獸發了好人卡。不過,心中對小傢伙堅定的回答竟然莫名的有一絲感動。

「對了主人,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破地方啊,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小傢伙沒有回答龍天,而是迫切地問道。

「這裡靈藥靈材那麼多,你為什麼總是想要離開這兒呀?還一口一個破地方的?」龍天有些不解的問道。

「唉,一個地方呆上幾百年,你說你會不會厭煩?」小傢伙嘆口氣道:「再說了,靈藥靈材多又怎樣,能吃到的還不是只有那幾樣,早就吃膩了。」

「幾百年?」龍天驚訝的問道:「你是說你已經有幾百歲了?」

「是呀,我們靈寶鼠的壽命是很長的,幾百歲只不過是青少年而已,小意思啦!」小傢伙大咧咧的說道。

「那、那你的父母呢,它們也還健在么?」龍天好奇地問道。

「父母?我不知道啊。」小傢伙歪著頭想了想:「從我懂事起就沒見過它們,我想應該是死了吧,否則這破地方又出去不去,它們還活著的話,怎麼也會回來看看我吧?」

「那倒也是……」龍天點點頭,雖然看小傢伙也沒有什麼傷心的樣子,但還是轉移了話題:「那你說靈藥靈材能吃到的只有那幾樣是怎麼回事?秘境里最不缺的就是靈藥靈材了啊?」

「唉……」

說到吃的,小傢伙又嘆了一口氣,說道:「秘境里靈藥靈材是很多,可是魔獸也同樣多啊,低級的靈藥靈材還好,隨時都能吃到,可只要是上品階的靈藥靈材,哪個旁邊沒有魔獸守護,我哪有機會吃啊?」

「不是吧?」龍天似笑非笑的說道:「你能從我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火龍果,還有什麼靈藥靈材是你偷不到的?」

「火龍果不是小么,再稍微大一點兒我就抱不動了,那還怎麼偷?」

說起偷,小傢伙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慚愧,理直氣壯的說道:「你也知道我啦,就沒有我發現不了的靈寶,可是每天都眼睜睜的看著好東西卻吃不到,那種滋味你知道么?」

「嗯,那滋味肯定不好受!」龍天摸摸下巴,煞有其事的說道。

「對呀,主人你說的太對了!」小傢伙連蹦帶跳的的說道:「最慘的是,我們靈寶鼠其實是雜食性的,可是我連最低級的魔獸都打不過,只能被迫吃素,你說我有多慘?」

「真的?那你真是太慘了!」龍天本就是個喜歡美食美酒的性子,立刻感同身受的連連點頭。

打個比方,小傢伙的情況就好比是,一個人每天都看著一大桌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滿漢全席擺在面前,卻只能可憐巴巴的啃窩頭吃鹹菜,那滋味,的確是有夠慘的!

「就是就是,主人啊,你快點帶我離開這破地方吧,求你啦!」小傢伙打蛇隨棍上,立刻開始撒嬌賣萌。

「帶你出去當然沒問題。」龍天笑道:「但是現在不行,秘境試煉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才結束呢,而且,我還想要到第五層試煉空間去轉轉。」

「啊,還要一個月啊?」

小傢伙聽到龍天的第一句話,立刻就萎了,但隨即又跳了起來:「什麼?主人你還要去第五層啊,那地方可危險了,我都不敢經常去。」

「我知道第五層很危險,可是好東西也一定更多,對不對?」龍天問道。

「那倒是,第五層的好東西的確不少,不過魔獸也多,我每次也只是偷偷上去解解饞,就趕緊溜回來。」小傢伙一臉的憧憬,顯然是想起了在第五層吃過的好東西。

「所以咯,第五層還是要去的,富貴險中求嘛!」龍天不容置疑的說道。

「好吧,你是主人,你想去,那就去吧!」小傢伙情緒不高的一屁股坐了下來,抱起懷裡的火龍果張嘴就啃。

「別吃、別吃……」龍天連忙攔下了小傢伙,一把將火龍果奪了過去:「拿火龍果當零食吃,你真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哇……」小傢伙暴跳如雷,不過怎麼看都是那麼的呆萌可愛:「主人你太過分了,我都做好陪你去第五層冒險的準備了,吃顆果子你都不給,哪有這麼小氣的?」

「小傢伙,這火龍果我真的有用,再說了,憑你的本事,這種果子也不是第一次吃了吧?你就不想換換口味?」龍天笑嘻嘻的,一副怪蜀黍的模樣,引誘著小傢伙。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曹博軍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換換口味?」

小傢伙果然立刻被龍天的話吸引了:「那你給我吃什麼?先說好,我口味很刁的,沒有靈氣的東東我是不吃的,你可別想拿你們人類的食物糊弄我。」

「那是當然,我怎麼可能糊弄你呢!」龍天指了指不遠處被陣法擊殺的劍脊魔虎和火雲豹的屍首,極盡誘惑的說道:「四級巔峰魔獸的肉,怎麼樣,沒吃過吧?想不想開開葷?」

「魔獸肉?」小傢伙的眼睛頓時亮了:「我早就想嘗嘗是什麼味道了,肯定很好吃。」

說著,小傢伙就迫不及待的躥了出去,絲毫無視陣法的存在,直接撲到了劍脊魔虎的身上,張大了嘴巴就準備開吃。

然而,剛剛咬了一口,小傢伙就被龍天揪著脖頸后的皮毛拎了起來:「哪能這樣吃啊,小傢伙,記住咱可是文明人,不能茹毛飲血的,太野蠻。」

「唔……」小傢伙三口兩口將嘴裡的肉咽了下去,迅速做出一副乞求的模樣:「可是,真的好好吃啊,再讓我吃一口好不好,就一口,求求你了主人……」

「嘁,就這血淋淋的生肉也叫好吃?沒見過世面的傢伙。」

龍天鄙夷的瞥了小傢伙一眼,說道:「等著吧,等我給你炮製一番,你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好吃,包你吃得連舌頭都吞下去。小傢伙,很快你就會知道,認我為主是多麼幸福的事情了。」

說著話,龍天手下卻沒有停,迅速的解剖開劍脊魔虎和火雲豹,將它們的內丹取了出來,隨手扔進儲物戒指中,然後仰頭,朝天打了個唿哨。

「呼……」

風聲中,一團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向著龍天的方向疾撲下來,赫然正是金翎閃電雕,金毛。

鷹類,本就是鼠類的天敵,更何況金毛還是四級巔峰魔獸,小傢伙當即嚇得全身的毛都炸了起來,閃電般的一下子就竄進了龍天的懷中,渾身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