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淺顯的道理,此時卻忽然在葉天面前顯得深刻而恐怖,這一刻他想到了泛蒼妖侯、冢滅將軍甚至那妖窟孤,他們皆停留在本身境界太久,可竟是對風頭無二的通天戰聖悍然挑戰,又是何來的勇氣?更有孟單戈、修羅大帝這等人物熬過最大災難后重歸神聖宇宙安逸,是什麼令他們重新進入戰場,奮戰強敵?

一想到這些葉天的心頭就震顫,在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自己需要抓住什麼,無盡的潮湧在身側,他決定了,必須將之斬破,必須貫徹的唯有他的勇氣!

於是這一刻刀光從葉天的眸中以驚世的輝耀斬出,斷長空,驚聖獸,一股轟然於心生,更勝過萬宙雷鳴,這一刻洪荒宇宙的上空分明有那天光洶湧,一股大道沖勢,強絕無敵!

「恭喜通天戰聖悟出勇之道!」一聲笑聲在此響起,巨翼展開,蒼穹的霸主終於現身了! ?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鴻『蒙』緣見

環繞著無窮的風流與時空浩『盪』,脊背將青天撐起,雙翼更猶如世間極致的鋒銳般極張,一雙無比銳利的眸子從天頂睥睨著下方包括一尊尊聖獸的乾坤,所釋放的威壓籠蓋芒野令聖亦為之心惕,這是號令蒼穹的禽鳥宗主,是洪荒宇宙內擁有極致之速的震宙天鵬!這尊聖獸釋放的正是恢弘浩『盪』的天之道,這最足以代表它們一族,也令下方每一名聖獸都感到沉重壓力。,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即便螢王的氣勢與這位震宙天鵬相比也差了太多,這無疑是一尊『混』沌聖獸!隨意派出一名代表就是『混』沌聖獸,這就是當代最強至尊獸族的底蘊!

只是此時比起螢王與鷹猛之爭,這尊震宙天鵬顯然更關注如今渾身氣勢環繞若火光『逼』人的葉天,鵬目難得地『露』出善意,它先前表示恭賀的話語還在不斷傳『盪』,笑聲猶如風雷之動,在整個洪荒宇宙環響而表示如此情熱欣慰。

這不只是友善,更像是一種源自上蒼的鼓勵般,葉天在洪荒宇宙悟道對這宇宙的統治者種族來講也算是一種於它們的榮耀,以此它誇讚了葉天之勞,以如此高度說話絕不是一般聖獸敢做的。

新悟出的勇之道在『激』烈洶湧,就好像一柄柄利刃斬碎所有困障『迷』茫,而葉天頭頂衝起的天光則正沖著那位降臨的『混』沌聖獸而去,『欲』要衝出寰宇卻被這巨禽帶著從容不迫的傲然阻擋,勇之道光輝衝擊在它身卻令罡勁洶湧翻轉起震宙天鵬翎羽的奇光燦爛,就好似一種隱隱爭鬥般。

「好高傲的天王鳥。」葉天對震宙天鵬這一族還是頗為敬佩的,然而此時卻感到這尊震宙天鵬分明是在以那遼闊無盡的天之道化成天幕生生攔截他的勇之道衝擊,簡直『欲』要令通天戰聖的勇氣豪情盡數落入它的羅網,這是一種具有挑釁意味的行為,對一尊剛剛悟出勇道的聖者來講更是如此,它是打算給在洪荒宇宙悟道的葉天一個下馬威?

「還是說我這隨意涉入令這聖族也不滿了?」葉天輕笑,此時沒有遮掩地直接令此聲響徹天穹,天頂的聖獸張開了喙,湧出的是更加閃耀與銳利的天芒,天之道『花』開勢之道,好可怕的一尊聖獸!但這不能將葉天阻擋,勇之道側有火之道熊熊燃燒,有星辰之道輝耀閃光,有刀之道鋒銳裂天,有戰之道鎮壓萬敵,亦有歷史之道滾滾而來不可擋,它們環繞著勇之道猶如巨龍吞天已是顯出而今葉天的極勢,天與勢二道令對方的氣勢在『混』沌聖獸中都不凡,然而葉天這洪荒聖者無敵手的戰威又豈可小覷?

於是宇宙八荒直見有著暗金環繞的天芒直接如要將天空中震宙天鵬擊得粉碎般衝上,而這浩然大勢如巨宙寰穹的震宙天鵬亦是注視著下方展翅,鵬目銳利不知透出什麼情緒,但這場對峙顯然不簡單,此時在葉天身邊的鷹猛一尊尊聖獸紛紛『露』出驚『色』,它們作為聖獸天然強大而又聖體堅固,此時竟是被狂勁吹起『毛』羽,攜著霸烈的聖光刺得眼眸生疼,而螢王一派的聖獸更驚,這就是通天戰聖的氣勢?以一介洪荒聖者敢與『混』沌聖獸對峙?

「好!還得恭賀通天戰聖成就鴻『蒙』聖者,不過三萬一千六百一十代至如斯境界,天賦實在驚人。」震宙天鵬渾身光芒愈發刺眼,但反倒振翅俯衝而下懸浮在諸聖獸約十萬宇的上空,身軀也不再阻擋勇道天芒衝擊令這光輝裂宙而出極盡燦爛,好似一種豪情終於得泄而在天空中都濺涌一大片璀璨,那股浩然之氣正是一往無前的意志,看得不少強大獸族都滿目羨『艷』,勇氣,說來簡單,但要做到至勇又豈能輕易做到?可今天,又一條代表勇的道誕生了。

「青羽皇衛過獎,在下可尚未成就鴻『蒙』聖者。」葉天渾身氣勢超凡,直面這震宙天鵬開口,來者竟是青羽皇衛,身份正是仴凜獸皇最親信『侍』衛,就如妖之宇宙的噬天皇衛衛隊長一般,這位青羽皇衛穹羽然素來眼高於頂,只服獸皇之命,對悟出勇之道的葉天進行試探卻不足為奇。

「如今是未曾成就,但你這渾身道涌任何一尊聖獸都看得一清二楚。」青羽皇衛卻盯著葉天環繞的一股股大道力量不容置喙地肯定道,別說是它,此處最弱的一尊聖獸都見到環繞在勇之道外的各大道都在絢爛閃光,就如生出朵朵道『花』,如同衍化繁華之世,洶湧著各種方面的神奇,這分明是各道都在突破的表現!

無疑,本就有了極深積累的星辰、火、刀各道都停留在某一階段太久了,它們先前一直沉寂,卻被葉天這悟出勇之道的『激』『盪』心緒調出浩『盪』之力爆發,並要以此一飛衝天!這一爆發就像是井噴般不止,事實上力量未曾暴漲到全新地步,可勝在穩定!能發現此時的葉天就像是一座正節節升高的山峰氣勢愈發巍峨可怕,他的境界如同在一方天頂懸起睥睨著下方地面,並直接衝上更高一層天,看似飄渺實則越來越近,當那一層無形隔膜被捅破,他的進步也就勢不可擋。

這就是青羽皇衛認定葉天可以算作鴻『蒙』聖者的根據,因為葉天已經達到了洪荒聖級頂峰卻又不斷進步的階段,實現大突破成就鴻『蒙』聖者根本就只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已,這過程對聖者聖獸來講可以說再短暫不過,勝利已經被葉天握於手中。

「我等也需恭喜通天戰聖有此突破!」此時鷹猛身邊一尊尊與葉天關係不錯的聖獸也不禁開口祝賀,包括鷹猛亦是如此,此時它心緒也頗為複雜,這正是最關鍵的時刻,葉天的突破會對局勢造成什麼改變?或許青羽皇衛會被吸引注意,但終究是要回到神獸血那件事上的,但至少它作為好友也不禁在這時刻為葉天感到欣慰,此時亦是見到這勇氣驚芒,不禁有所悟,受熏陶感染那心緒也平緩了不少。

至尊獸族的意思不是它們可以揣度違逆的,既然如此就坦然面對吧,它作為葉天悟出勇之道的根源之一也能隱有感發,它或許成就聖獸,成為這超級種族族長太久,而失去了自己翱翔長空的果決凜冽,這是好是壞?它難以拋下包袱,但或許它可以嘗試著令心微有觸動。

「通天戰聖謝過諸位祝賀。」葉天對著包括螢王一方同樣祝賀的聖獸道謝,此時臉上也帶著笑意,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道在提升,他更能望見在這洪荒聖級之上更高的一片聖天,有那鴻『蒙』氣洶湧環繞,正是鴻『蒙』聖級的象徵!這事實上是他自身想象,可先前仗著戰道融道一次次衝擊,氣勢凜冽之中卻獨見飄渺,如今卻化得無比清晰,教他如何不喜?

他可以確定,最少三萬代,最多二十萬代時間內他就能真正突破到鴻『蒙』聖級,雖然比起突破到洪荒級時間漫長得多,但如今可沒有身處妖宙時那種極大時間限制,他甚至都做好卡在這瓶頸逾宙時間的心理準備了,又何妨數萬代?如今成功已經握於手中令他愈發振奮,足可展望那身化鴻『蒙』聖者進入『混』沌之時,這對他來講無疑是最大的造化。

大道無相隔,神聖宇宙又怎不驚動?霖新至尊、瞳勢南尊、洶虍聖者等親近者也都祝賀,諸聖又一次為葉天的悟道速度而震驚,更是為聖級世界氣運唏噓不已,不過此時倒不是慶賀大喜時,葉天將渾身光勢漸漸收斂獨留代表勇氣無當的光芒向上沖涌溝通更多重大道勢,這片天地灑上一片道澤,鷹猛『色』緩,卻恭敬望向青羽皇衛,等待這位震宙天鵬的代表作出決議。

皇衛二字已足夠證明它的身份,當初降臨焱動龍闧湖的聖衛霸方代表一至尊獸族已有可怕震懾,而這皇衛直接代表獸皇卻更了不得啊!在洪荒宇宙聖族以獸皇權能為己族搏利絕不算罕見,只要不是太過分其他至尊獸族也都會讓步。

察覺到鷹猛的目光青羽皇衛也是微微點頭,接著對葉天開口道:「通天戰聖悟道之事甚令欣喜,只是如今當判神獸血之案,此物關乎我獸族血脈源頭,必當為之,通天戰聖勿怪。」

它這言語便頗高傲霸道,在葉天悟道同時同地就進行裁決是一種不敬重,不過貴為至尊獸族代表的它顯然無需道歉。而葉天倒也由於此事有悟,當然不當阻擋,只是聽到如此冰冷語氣也不禁眼中威光涌動,那正是勇之道,雖然此時無意爭,可他清楚他無懼於青羽皇衛。

青羽皇衛也未曾在意葉天的態度,只是看了一眼鷹猛接著望向螢王,雙眸像是光芒暴涌,先前施加給勇之道的威勢驟然爆發,就猶如王怒天傾,恐怖雄威生生碾下!螢王不由『色』變,它若見青羽皇衛直接撲擊自己面前,翼如刀刃將其割裂,何等凌厲,何等霸道?

它難以平復,分明見到庇護之光落於鷹猛身上令曙藍鷹族聖地生輝,也有一種鬱結從此時青羽皇衛的態度中析出令它渾身沉悶痛苦,就連它的光芒也被天壓得黯然了,它明白了震宙天鵬的態度,果然是遵循著洪荒宇宙古來的規則,一刀斬過它的心臟將護族之寶無恥掠奪,哪怕有一個王名,在皇衛的威勢面前它卻難以說什麼,只是眼見青羽皇衛即將張口,它卻有一種希望未斷,瘋狂震顫與祈禱,不到最後一刻不可放棄!

「且慢!」就在青羽皇衛張喙的那一刻一聲尖利卻『欲』要震碎蒼天的鳴聲響起,鷹猛驟然『色』變,而螢王的狂顫卻更加猛烈,渾身光芒大放,驚喜地望著那從地面裂土而出,充滿力量感的身軀。

青羽皇衛亦是睥睨而下,看著那身軀遠小於自己卻釋放出不下於自身氣勢的生靈,神『色』依舊冷然高傲,它作為皇衛天然佔據優勢自不會有任何動搖,不過此事倒是因此更有趣了起來。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混山魚

自大地中現身的是那甲殼反射天光,每一節肢都透出窒息般力量感的蟲族,便像是能從所有方向展開切割的口器更是對著天空中諸多聖獸顯出一種難言兇悍,即便洪荒聖獸都不禁遍體生寒,就彷彿直接要被這口器碾碎聖體一般,這不是錯覺,那張口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葉天也不禁饒有興趣地看著那從地面而出與青羽皇衛遙遙相對的蟲族,除了元蟲外還有什麼蟲敢有如此勇氣?這尊元蟲聖獸亦是混沌聖級,包裹全身的甲殼似有流轉一層烏光,也令那平滑如鏡甲殼上的如墨鱗片一塊塊豎起,也不知究竟貪婪吞吃著自然萬象還是炫耀著自身的凜冽武勇,而在這身體表層下似還有另一股力量洶湧著,葉天單單是感知著都不禁氣血翻滾,渾身肌膚與眼眸刺痛,有一種要被直接抽出聖血的先覺感。%樂%文%.【鳳/凰/更新快請搜索//ia/u///】

於是他便判斷出來這元蟲最擅長的應是兩道,一是將身軀淬鍊到極致的體之道,二是執掌血液血氣的血之道!

「倒是極恰。」葉天也不禁微微讚歎,為表露威儀,震宙天鵬的青羽皇衛攜著天道勢道降臨了,但此事關鍵在於那神獸血,於是領悟血之道的元蟲聖獸出面,它對血的理解無疑比青羽皇衛深刻得多,足可直接道出問題本質,甚至自身的道都足以那神獸血本身更偏向於元蟲一方,這無疑是有利的。

此時鵬在天,蟲於地,雙方相互對視著,青羽皇衛懸浮在天高高在上地向下睥睨,有天光耀眼,有颶風環流不止令可怕壓力不斷下落,它的道正如蒼穹雲天般浩瀚無際從萬方萬位對元蟲施加恐怖碾壓,元蟲卻只是極為悠閑般隨意立足於地,憑強健的最後足就將身軀撐起,蜇針蠍尾隨意甩動著卻釋放著誰也不可忽視的威脅感,面對著天道威脅它沒有主動攻擊,但正若磐石堅定不動,任你東西南北風。

這對峙場面無疑具有震撼性,青羽皇衛雙翅如刀是極可怕,就在它翼下的螢王都有窒息感,那一翼斬下豈不是要將它直接重創?元蟲顯得平靜不少,可葉天見著那三隻皆是鐵色的蜇針都瞳孔微縮,這似乎是某招強大逆天戰技蓄勢待發的徵兆。

這對峙就像是天與地的對抗般絢爛不止,兩大至尊獸族都像是世間光彩的源頭,這可苦了正顫抖不止的宇宙蒼生還有離得最近的聖獸們,連葉天的心臟都顫抖不止,就算是如今的他距離混沌聖級還有極大差距,不過這更是刺激著他令其聖勢顯得愈發雄渾霸道,令周圍聖獸震顫時又不禁驚嘆聲怪胎,而最終是青羽皇衛最先打破平靜。

「犟蟲洞主。」一開口便如千萬道利刃隨著天意落下,每一道都可將下方大地犁破撕裂為一座座大陸,它冷然注視著犟蟲洞主倒有種皇威代顯:「曙藍鷹族向來為我震宙天鵬忠心下屬,如今族長鷹猛得神獸血將獻與仴凜獸皇陛下,正是舉宙大慶,你卻在此時現身干涉,究竟是何居心?難不成你欲要逆獸皇陛下意志,違逆蒼穹天道?」

它開口便是震宙天鵬嘯音,便若最狂的風不止,比葉天爆發的戰波更是強烈,然而犟蟲洞主在這狂風中屹然不動,卻漫不經心地說道:「胡說八道。」

這麼直接的反駁以元蟲鳴發出猶如利劍破空實在毫不給臉,葉天聽了都不禁咋舌,卻見這犟蟲洞主無數面的複眼中閃起寒芒,那一股雖不亘古卻可撕裂太古洪荒的力量實質化形成鎮壓諸天的領域猶如不斷向上侵襲,正打算髮起反攻!

青羽皇衛被這反駁得聲音更冷:「你可知在說什麼?」

「我知這滴神獸血乃是我蟲族螢王入混沌艱辛探索得到,本便是要獻與我元蟲族,如今你以獸皇名號稱慶,豈不是要奪我元蟲族瑰寶?莫以為我族會怕了你們這所謂蒼穹霸主,單單是欺壓王罪便可讓你不可翻身!」犟蟲洞主卻也冷笑,此時渾身霸氣簡直要衝向天空化作一柄大鎚將青羽皇衛從空中砸落,天空中也若有無數嗡鳴聲響起,是無數蟲族翔於空中,履行著萬蟲噬天的瘋狂!螢王身上光芒大放,它感覺到元蟲庇護著它,於是哪怕面前即是青羽皇衛也無懼,整個宇宙也響起了無數蟲鳴,就算是蜉蝣螻蟻都心向天空,它們振奮著,最強大的元蟲終於站出,代表它們蟲族征戰天空!

洪荒之氣普宙而起分別傾向兩方展開天與地的壯觀對決,作為旁觀者的葉天見到都不禁震撼,其實心知這犟蟲洞主所言也同樣是要為元蟲族牟利,連罪行都是自加的,這些聖獸辯駁起來比聖者們可簡單粗暴得多,但它們最注重的就是氣勢!

「看樣子你們元蟲在地底待久了,也確實長了不少勇氣啊。」青羽皇衛眼中閃耀著危險的寒芒,此時絲毫不吝對整個元蟲族發起嘲諷,事實上此事它沒有少做過,天上與地下的霸主似乎本身就是一對宿敵,如今就算是來一場對決它也不介意。

「勇氣?」犟蟲洞主不屑一哼便若化作一道銳音刺穿天穹,在這殺途一旁的葉天都微微蹙眉,這兩尊混沌聖獸談勇倒像是若有若無地產生一種針對,方向正是悟出勇之道的他,難不成是他此時悟出勇之道有礙它們施壓令這兩尊至尊獸族不滿了?

但那也無妨,葉天從來不會被此類束縛,此時也只是坐觀兩族對峙,一身有若永恆般任由兩股聖威衝撞波及而不倒,眼中反倒是戰光盛烈,倘若這兩尊混沌聖獸此時爭鬥起來的話他倒會極其欣然地觀看這一場難得的至尊聖獸大戰。

不過這戰到底未曾爆發,轉眼之間兩大混沌聖獸的目光卻是齊齊投向了鷹猛。

「將那神獸血取出吧。」青羽皇衛吩咐道,鷹猛眼中流過一絲惋惜與憂慮,卻是直接轉身發出一聲嘹亮的鷹鳴,像是捲起了一場藍色風暴,另外兩大曙藍鷹族聖獸也同樣轉身長鳴,三大聖獸共同凝現出一道曙藍鷹意志呼喚著聖山本源力量,一隻只早已驚動地曙藍鷹也騰空望著自己的家園顫抖,終見那峰頂一道光輝裂生,旋轉不斷的藍色光柱中分明有著一道模糊影子,看上去像是星辰,像是果實,卻釋放出一股超越了洪荒的古老氣息,哪怕有藍光阻隔都濃烈無比,令一尊尊聖獸紛紛驚震,眼中不由流露出了渴望。

連葉天都露出異色,他的聖血在沸騰,連宙界星炎也不禁震顫起來毫不遮掩地表達著對那存在的吞噬**,葉天身上諸道也顫動不已,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歷史之道!儘管葉天的歷史之道在於銘記一個時代,可它也有向更深古代探尋的本能,如今就有最好的例子擺在面前,那可是比宇宙開闢更古老的遺留!

「神獸之血,就是如此驚人?」葉天眼中的驚訝不止,倘若他是一尊獸族此時怕是早已想要撲出將那存在吞噬了吧?那些聖獸無不有這種想法,只是強行壓制住了,當初螢王與鷹猛能不吞下這神獸血倒真是意志堅定,它們可是在對抗著它們最崇敬血脈力量的至高追求。

「神獸血……」就連青羽皇衛、犟蟲洞主兩大混沌聖獸此時目光都顯得灼熱,它們都難抑制自己的渴望,視線中的**更是毫不遮掩地化作勁風阻絕著任何窺視者,因為這便是它們認定追求之物!螢王眼中隱有不甘,卻見鷹猛再發一聲長鳴,直接引得那模糊誘惑的存在將周圍藍光餌食般吞噬殆盡,便露出了真容。

更強烈的氣息湧出,在這一刻葉天也不禁瞪大了眼,就好像見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壯絕般發自內心地讚歎。

神獸血,名之為血,卻包裹著混沌近若無形,其大小概念本就是無,卻給人一種囊括宇宙的浩瀚衝擊感,那太過古老的氣息令眾生皆不禁感慨與拜服,無盡大地上太多巨獸都不禁仰天咆哮,發出最心潮澎湃的嘯吼,它們眼前彷彿都浮現了自己的父母祖宗,更形成了一條古老的遺傳之路通向真正起源,有無數氣流都湧向那一方發齣子孫後裔的恭敬拜服,哪怕是狂野的獸族也知道根本,它們需敬祖!

而在聖獸與聖者眼中這神獸血分明又有形,不朽的大道環繞在血外為其交織出了能適應宇宙的形象,於是一隻遠超此處每一尊聖獸的龐然大物便悍然降臨,這是什麼?便像是一桿桿旗幟指天,面向滄海而決不屈服的風帆在混沌中鼓起——便是猶如一桿桿旗幟,一座座山峰連成的龐大背脊,這身軀無比狹長卻也同樣寬廣,俯瞰著幾乎能算是正方平面,這在如今的洪荒宇宙顯得太過臃腫,怎比得上那流線型、蛇形優美與強大,然而澎湃的氣勢卻轟然釋放鎮壓得萬方駭然,這是一種古來的強悍,並不適用於宇宙天地的形態卻倔強地對當世展現著自己的磅礴,正像是一座山,一片海。

「混山魚……」鷹猛喃喃,帶著憧憬念著這個名號,卻見到眼前這龐然大物張開寬大的無齒之口,有如將這宇宙都吞吃的大氣,這是早已經滅絕的古種,卻曾是馳騁在那混沌中的古老神獸族,亦可算作它們的始祖,那混沌神獸的氣息令它何其敬仰!

它懷著敬畏將這混山魚之血封于山內,便是希望能有機會挖掘中其中最偉大奧妙,那種混沌意境或許能令它實現升華,蛻入鴻蒙聖級!然而懷璧其罪,這滴神獸血終究將屬於宇宙的統治者。

而此時決定這滴血歸屬的兩大存在也是望著混山魚形體,視線依舊那般火熱,只是那眼神中卻都有些鬱悶。

這混山魚,可與它們二族緣分不大啊! ?第二千四百四十七章:歸屬

在這獸族為統治者的洪荒宇宙,有龍虎麒麟,有鷹雀鵬凰,有螻蟻蜂蝶,有魚蛇蝦蟹,生靈種類繁不勝數,但總體也可分為幾大類,那便是以龍為首的鱗類,以鳳凰為首的鳥類,以麒麟為首的『毛』類,以元蟲為首的蟲類,還有那沒有至尊獸族而處於弱勢的魚類、膜類、軟類、水類、氣類等。。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而震宙天鵬與元蟲正代表鳥類與蟲類,它們最『欲』求的也無疑是本類神獸之血,然而如今出現的卻是『混』山魚之血,為魚類始祖血,固然珍貴,對它們來講卻不算最好的選擇。

如今在洪荒宇宙鱗鳥『毛』蟲四大類都可謂極強,分別有玄龍蒼龜、震宙天鵬絕焚鳳凰、靈麒麟月靜兔乃至元蟲作為支柱,而魚類在洪荒宇宙亦有著極多數量,可論總實力根本沒有在這四大類面前昂首『挺』『胸』的資格,因為這魚類莫是至尊獸族了,就連真正的級超級種族都不算有!那穹繚鯤鵬姑且算是半魚,然而這一族更強的血脈終究是鵬的一方,此外魚類的樑柱就是古海王鯤、太吞曜魚、間海槍鯊等,雖然也是高階超級種族頗為強大,但比起至尊獸族差距實在太大,以至於在震宙天鵬、元蟲眼中魚類是非常弱的,震宙天鵬也只因為與古海王鯤族的良好關係會對其另眼相看,但其他的魚?實在可笑!

歸根結底是在這洪荒宇宙中真正奪目的魚太少,除卻幾尊強大聖獸外也僅有那海異王!

但即便是魚,這終究是神獸血,兩族高層下達指令時也想必知曉卻依舊將它們派出,這代表著這『混』山魚血依舊是必爭之物!

「我猶記鯤族古史,它們的始祖與『混』山魚一族倒是頗為親近,雖已是盡皆泯滅,可鯤族後代與我鵬族最是親近,這『混』山魚之血我震宙天鵬一族也當代為保管,或許還能令鯤族增彩。」青羽皇衛開口便捲起天風『欲』要將那釋放著無盡『誘』『惑』氣息的血奪得,它這次倒沒有假,『混』山魚的形態與當世的鯤都有相似之處,而倘若它們震宙天鵬真探尋出什麼也確實願意幫鯤族一把,鯤鵬的友誼素來是洪荒宇宙傳誦的不朽盟約。

「且慢,『混』山魚雖與鯤族始祖親近,但『混』沌時代它們的真正依靠可是戎海蠍!這份神獸血遺產當由我蟲族擁有。」只是口器收併發出的一聲鏘音就令『欲』要捲走『混』山魚血的天風碎散,犟蟲『洞』主毫不示弱地釋放著恐怖威勢,此時連翅翼都已經張開,似乎隨時都準備升上天空與青羽皇衛來一場大對決,青羽皇衛掌握天之道無疑佔有優勢,不過若它能在此基礎上將其擊敗可是能直接打得所謂蒼穹霸主顏面無光了。

青羽皇衛目光冰冷卻釋放出浩然天之道壓碎犟蟲『洞』主周身氣勁直接爭奪,此時亦是長嘯,引經據典,更以獸皇之名威壓,聖道之力便『交』纏碰撞如何拉扯著『混』山魚之血兩邊來回,看上去簡直要撕碎這殘道幻象打得血雨遍天,驚得一隻只獸族不禁哀吼匍匐,便像是面臨著一場浩劫。

事實上兩尊『混』沌聖獸都在爭奪卻有分寸,不會真的破壞這神獸血,趁著機會葉天卻與諸聖獸一樣在一旁觀察著神獸血乃至這『混』山魚形象,眼神頗為痴『迷』。

「這就是神獸族在『混』沌中的生存方式?實在神奇!」葉天眼中隱隱投現出『混』山魚在『混』沌中「遊動」的場景,這當然不是真的遊動,而是籍著大道之力產生比時空更飄渺的超脫而前行,在它身邊亦有莫名的力量正釋放,竟是阻絕『混』沌對其身軀的崩解效用,然而在宇宙生靈看來這身軀也是『混』沌的,葉天沒感覺到血『肉』的氣息,這『混』山魚根本沒有血、『肉』、骨、臟、腦之類器官組織,這所謂的血事實上是另一種神獸基礎,在漫長歲月後於後世生靈看來就是血,也可與血之道發生共鳴,這也是犟蟲『洞』主此時渾身血氣洶湧竟隱隱將其拉扯向地面的原因。

每一名見到神獸血的生靈都無疑是是痴『迷』的,要獸族是遁著自身血脈本源的**,感受這神獸血脈究竟何等神奇並要使自身隨其演變,乃至構造出全新的種族進化之路,而葉天追求的卻是那『混』山魚中『混』沌中的生存歷程,那是一種古老的奇迹,也是在為他將來進入『混』沌做準備!他不禁讚歎那古老時代的神獸何等神奇,它們有著特殊的本能力量可抵禦『混』沌分解,自身也等若開闢出聖界不斷改變『混』沌,它們運用道的方式在今人看來應當是粗糙的,卻有著另一種非凡神韻,那或許是一切初始的真理。

「聽聞『混』沌時代的神族掌握有不可思議的秘術,憑那秘術即便太古聖者都能在『混』沌中生存,想必神獸族也有相應天賦。」葉天追溯亘古不禁感慨,歷史之道也在為探得而歡悅,此時分明也有種充實感,單單是觀察著『混』沌神獸的生存方式都可謂極樂,因為這本就是比天地玄黃更遼闊的大美。

整個宇宙也沉浸在這種美好之中,無數獸族咆哮不止,還有大道漣漪迭起,有聖獸正朝此處接近,只為表達自己對這種始古血脈的虔誠。

「若是我能夠返祖那等血脈,就算是成為世界級天才也未嘗不可吧?」深海中有巨魚抬頭,眼中充滿渴望,神獸血的『誘』『惑』力實在太大,洪荒宇宙無不知者。

魚族無疑是最渴望的,它們最需要的就是強大的血脈,新的超級種族頓生,可哪怕這神獸血同宗它們也沒有競爭資格,只因為它們實力太弱。就算震宙天鵬親近鯤族也不會將這血『交』予,它們寧可自己研究之後再對鯤族做出幫助,某種意義上這正是至尊獸族共同捍衛的一種至高特權。

「實在是美啊。」有嘆息聲響起,正在葉天身邊突兀出現得如鬼魅,葉天瞳孔微縮,卻見到一條背上有三排骨刺的鰻搖著腦袋感慨,作為一尊洪荒聖獸它竟是突然出現在葉天身邊,想必執掌的是隱匿之道,它隱匿著出現卻沒有繼續隱匿,發出這聲感慨,眼中的光猶如磷火,只可惜它無法取得。

「倒是荒謬。」葉天再看向那滴神獸血,感受著那歷史暗自嘆息,如今這麼多獸族聚集稱祖,甚至有至尊獸族都受到震撼,可這偌大洪荒宇宙事實上根本沒有這『混』山魚的後裔,因為『混』山魚在第一次聖戰中就滅絕了,不僅僅沒有進入宇宙的機會,由於族群較弱的緣故連傳也沒有留下多少,也只有古老種族記錄的『混』沌古史中才有它們的影子。

葉天真心為這古老生靈的壯美而感動,卻對比著當世,更為如今『色』彩繽紛的生靈讚頌,因為那『混』山魚雖然曾是全由聖獸組成的強大種族,可類比到現在卻只能算作那『混』沌之靈般,它們生存在『混』沌模糊中,終沒有文明開闢,那『混』沌中的神話雖是令人嚮往,可他生於此世,立足的便是文明。

此時的感覺很是奇妙與美妙,一條條道依舊升騰蛻變,在葉天身上不時產生異象化作除卻爭奪神獸血之外又一輪瑰麗,能感覺到自身力量的增加,騰上一層比一層更高的雲,歷史便像是一名史官有著重大發現般飛速記錄著亘古的記憶,而戰心瞥見了那從亘古便不變,且依舊神秘的『混』沌不禁沸騰而起,怎能不揚起刀,燃起火,耀起星,籍著勇去征戰?在這條路上葉天見到了太多怪異,例如那蠻勇的『混』沌之靈,還有那森冷可怖的妖魔,甚至是本應在聖戰歷史中泯滅的古老存在,乃至『混』沌未知之物,戰血已是渴求了,那是光怪陸離的扭曲領域,其中的神奇太多,神獸血遠無法囊括萬一。

「看上去這『混』山魚血卻是與我更有緣。」龐大口器張開,犟蟲『洞』主好似已為勝利者般正對青羽皇衛耀威,在它周圍環繞的天光已是化作一片片鋒銳無邊的青羽直接斬來化作能令鴻『蒙』聖者膽顫的殺力,赫然是一招高階逆天戰技,上蒼號令在此,這種雄武何其可怕?

然而犟蟲『洞』主甲殼黯然,體之道環繞騰涌硬生生抵禦住了天道殺伐,它高傲地昂首看著那便像是要張開口將自己吞下的『混』山魚,簡直像是將一災劫引向自己,不過它的聖心可不會被這種虛妄撼動絲毫,也不會被所謂的獸皇之令,天道威壓震懾,它的體發揚著元蟲威嚴強勢無雙,所有來犯盡數破碎!

鷹猛與螢王都緊緊注視著這一幕,感受到兩大『混』沌聖獸的大道爭鋒足以將它們捲入撕碎,卻終要分出結果,這壯觀場面太罕見,但它們的心在神獸血上,此時鷹猛的眼神已是極為黯然了。

「『混』沌聖獸竟威勢如斯么。」葉天也看得目光不轉,這兩尊『混』沌聖獸都不算戰聖,但它們本身就達到『混』沌聖獸高階層次,也都是個中佼佼者,戰力至少不下於最弱的『混』沌戰聖了,如今他見到青羽飄落也見到那元蟲尾甩動,彼此抗衡竟是帶給可謂准鴻『蒙』聖者的他致命威脅感,由此可見青羽皇衛的下馬威實在未盡全力,它們彼此間的爭端才是最可怕的。

只是不管這爭鬥多麼絢爛強悍,最終『混』山魚血卻是下落至地面,犟蟲『洞』主伸出如蠍的節肢接下『混』山魚血,以勝利者的姿態望向天空中的青羽皇衛,那昂揚姿態似乎表明著此時的它方才是天。

「恭喜犟蟲『洞』主。」青羽皇衛淡淡道,卻一振翅便消失在空中,犟蟲『洞』主望向螢王望向將那恐怖頭顱微微下沉以示肯定,接著遁入地中,兩大『混』沌聖獸與作為關鍵的神獸血皆消失不見,獨留先前對峙的雙方,還有一尊尊被己族神獸血吸引來的魚族聖獸。

螢王身上光芒閃耀著,接著光暗變幻不止,鷹猛看著自己的老對手,鷹鳴之時竟是顯出一分滯頓沙啞。

「你勝了。」出這句話它似乎也甩脫了什麼,忽地一聲長鳴:「既然如此,為何還在吾族地糾纏不去?」 ?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獸聚炎湖

逐客令明顯甚至耀眼,被鷹猛這聲呵斥隨螢王同來的聖獸們也不禁『露』出微怒之容,不過此時倒也都按捺,此時的鷹猛失去神獸血,敗了這場爭鬥可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族中資源大量虛耗而憤怒也正常,它們完全沒必要在這裡久留看這曙藍鷹族族長的臭『色』,自然是要離的。。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螢王身上光芒呈現美妙橙黃,化作熾熱火紅,轉為蔥蔥翠綠,五彩斑斕間變幻表達著它的由然喜悅,它看了一眼渾身顫抖湧出可怖氣流的鷹猛倒是沒有多嘲諷什麼,勝利無疑是最重要的,它們獸族雖然粗暴不過也沒必要將已經心痛無比的對方繼續羞辱下去,它發話,請諸盟友共回它族地慶賀,聖獸們也欣然而去,這滴『混』山魚血終究獻給了元蟲,到時候降下的賞賜是不會少的,它們藉此機會到螢王那兒蹭些好處也無可厚非。

於是閃耀著各『色』光彩的螢王以勝利者的姿態高傲歸去,鷹猛雙翼垂落顯得頗悲涼,葉天望著這位經歷大挫敗的族長『欲』要寬慰卻也難言,他不知道鷹猛『交』易到底付出了多少,但對它們曙藍鷹族來講必不是可輕易承受的數目。

似是太多聲嘆息重疊,因『混』山魚血而抵達的聖獸們也是離去了,若非特殊情況它們也不會輕易踏足這離一族聖地如此接近的區域。

作為盟友的聖獸們也神『色』猶豫,這場對決看上去只是青羽皇衛與犟蟲『洞』主爭道,事實上還牽涉到它們背後種族意志的碰撞,這漩渦之大令它們這些尋常聖獸沒有對抗價值,震宙天鵬敗了,震宙天鵬失了顏面,而曙藍鷹族則最直接地損失了利益,鷹猛也算是被螢王狠狠羞辱了一番,如今狀態顯然不好,它們也不知如何應對。

「諸位。」正在這時鷹猛卻開口了,語氣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這表現令葉天也有些疑『惑』,卻見鷹猛眼中投出道道漣漪竟構現出一龐然大物暢遊場面:「『混』山魚血雖是離去,但我族在這些時日卻也對其剖析探究二略有所得,今日得虧諸位助陣,為表感謝,若是感興趣盡可留於我山,探討一番。」

這話說出使眾聖獸都『露』出驚『色』,主動分享神獸血所得?這當然是它們求之不得的,在螢王從『混』沌回到洪荒宇宙之前這『混』山魚血也落在鷹猛手中一段時間了,它或許難以探尋出最本質奧妙,卻無疑會比它們先前短時間觀察要深入詳細得多,這是瑰寶,它竟願意分享!

「猛兄這等氣度實在令我佩服。」一尊有著粗壯節肢的蟻形聖獸不由若抱拳般姿態敬道,在這種『蒙』受巨害的情況下卻願意將留存的瑰寶進行分享,至少對它們而言這是不可拒絕的厚利,自然應謝如此大方的分享者。

「先前看那『混』山魚甚是驚嘆,如今看來鷹猛領悟實在深刻『精』辟,如今既願講道,還請不吝賜教。」氣勢比起鷹猛都強不少的聖熊也沉聲開口,說得這麼直白倒是有些道歉,但它實在是對這『精』妙頗為渴求的,鷹猛聽了也點點頭:「放心,你們皆是我盟友,但凡我知之無不言。」

在聖獸們皆『露』出喜『色』之時葉天卻向前一步,微笑道:「神獸血之妙乃是洪荒宇宙至秘,我身為一介外族倒是不宜摻入,猛兄慷慨,在下只好婉拒。」

「這……」聽到葉天這話鷹猛與眾聖獸神『色』都有些遲疑,要知道葉天先前可算是這一方氣勢最強的,為對抗螢王氣勢出了大力,如今就因為他是人族而將他排出分享之外?就算不做主的聖獸們也覺得有些愧疚,可一方面葉天所言也不假,身為人族的他如今參與進來倒是顯得有些怪異與逾越的。

「怎可如此?」鷹猛沉聲道:「此次面對螢王通天戰聖乃是主力,更何況見兄悟勇亦令我大有收穫,倘若不有所回報實在令我不安。我們獸族雖不講那道德繁禮,卻也知義,圖報,如此通天戰聖豈不將我折煞?此後神界怕也將輕視我曙藍鷹族。」

不愧是一族族長,所思便詳盡得多,言辭也更顯妥當,葉天卻是再度搖頭道:「在下如今諸道突破,即將成就鴻『蒙』聖者進入『混』沌之內,諸位探道怕是需萬代甚至百萬代歲月,於我而言實是不妥,如此好意在下只能心領。」

聽到這話聖獸們才恍然,對於葉天來講進入『混』沌無疑是遠超過『混』山魚血的機緣,而且一滴神獸血的部分感悟雖說珍貴,但出使妖宙歸來的葉天眼界之高卻也對其不甚在意,鷹猛的眼『色』也緩和了,它點頭道:「既然如此我且記住這一次人情,若通天戰聖將來有意,隨時可來尋我探求『混』山魚奧妙。」

葉天含笑答應,接著便先祝諸聖獸有所悟,繼而告別,直接踏入另一方乾坤。

這是熾熱無比的湖泊,驚人熱度若成炎龍形而騰起,令突兀出現在這片炎烈上空的葉天不禁滿意點頭,除卻這股熱度外他能感覺到這聖湖蘊含的氣息中分明增加了他真正認可的那種族氣息,他見到有一道道龍影在這湖上翻飛,也進入那虛幻洶湧的岩漿海之中進行磨礪闖『盪』,它們都是黑炎龍族,雖然如今依舊數量稀少、實力薄弱,卻至少令這焱動龍闧湖的氣息更多地偏向這一方,每一分積累都顯得珍貴。

「他來了。」處於聖湖非湖的另一時空中有異獸抬起頭顱,感覺到此時葉天的氣勢倍感壓力,卻正是鵩昶諟族聖獸紇勝尛與鵩百能,當初與它們談判時葉天還只是天聖者實力,而如今渾身道勢動『盪』升華,分明就是半隻腳跨入了鴻『蒙』聖者層次,可謂是完全凌駕於它們之上!如今葉天的名望甚至比當初令它們嚴陣以待的靈動賦、『陰』珍賈更大了。

「至少如今黑炎龍族還弱小,就算他成為鴻『蒙』聖者也無法肆意動搖我族根基。」紇勝尛將目光收迴避免直接衝撞葉天氣勢卻無奈想到,面對當初是神、天聖者的葉天還敢挑釁呵斥,如今葉天單論實力也堪比中階超級種族最強者,它要是再隨意挑釁可算是自討沒趣了,它此時自我安慰著卻也知道終是安慰,黑炎龍族是弱,但葉天越強對這一族的幫助也就越大,說不定這通天戰聖真能將這覆滅一族振興!

「如今總算是安分了。」察覺到那帶著微弱敵意的目光收回葉天也噙著笑卻走入自己創立的黑炎海中,正有不少獸族正在闖『盪』,玄獸都有兩尊,還有一道身影更令葉天頗感詫異:「連它也來了?」

被葉天注視的是一尊渾身爆發紫光猶如狂風席捲掃碎周圍火焰的天獸,赫然是一隻元蟲,只是它的戰力顯然遠強於正常同級,隨意一擊都可將天獸後期試煉的對手碾碎,因為它是一尊世界級天才!

這個時代獸族世界級天才足有四尊,其中之一正是這元蟲族世界級天才,它來闖黑炎海無疑也是對這一地的極大認可。

「既然是世界級天才,挑戰難度也當大些才是,這戰意傳承可沒有那麼好拿。」葉天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元蟲天才遭遇愈發危險的考驗,它猶如一尊神將悍勇廝殺卻也遍體鱗傷,如今面對的可是相當於蒼神出手的攻伐,看上去每一擊都要將它蟲軀炸碎,無法再戰下去了,可它偏偏在一次又一次猛擊中熬了下來,發出一聲聲元蟲鳴硬闖著,這意志看得葉天連連點頭,這難度可不是他臨時增加的,而是專『門』針對世界級天才布置的特殊難度,在他看來這無疑是對世界級天才的認可,另一方面,天獸級的世界級天才實在不宜接受他的戰意傳承,會造成太大影響。但若是能將這更大難度的難關都闖過,那麼它也是近乎昔日芙蘭西『露』多的強悍角『色』了,接受戰意傳承倒也可鎮守本心。

「趁著如今突破之際,便再稍作改善。」葉天站在黑炎海最深處微笑地運轉法則大道,每一名對黑炎海觀察與挑戰的獸族都未曾感覺到這變化,事實上葉天正在印證自己的全新體悟,倒是未對黑炎海先前構造進行修改,單在原本基礎上增加了三道試煉達到十四試煉的地步,而在三道戰意傳承的深處亦是多添加一分全新感悟,整個黑炎海對焱動龍闧湖的汲取也更多與加完美,鵩百能尐兒釋濯都感覺到了,未曾多言。

這改進令葉天頗為滿意,這黑炎海的最初形態已是非常適合作為神級獸族闖『盪』試煉所了,就算如今的他都沒看出多少瑕疵,這一點能在天聖者時做到是相當了不起的,現在他想要更進一步就不是建立神級試煉地了,而是創造深瀾獄煉場那般能供聖者挑戰的聖界,他心裡也產生了一些構想,不過想要真的構建可太難了。

「他終於到了。」一道身影的闖入令葉天更感興趣地看著,那渾身燃燒耀眼藍焰的不正是葉霜?他與兩名獸族好友相約闖入,如今終於第一次進入他父親創造的焱動龍闧湖試煉地。

「這是黑炎?」連連抵禦數次衝擊後葉霜驚訝地見到一團漆黑火焰朝自己轟來,黑炎這個名字太常見了,但如今他喊出的無疑是代表這一地曾經霸主超級種族的本命火焰,他似乎又見了自己籍著這種黑炎在戰塵宇宙不斷闖『盪』進步的過去,也想起了先前見到的黑炎龍族身影,此時不禁心味複雜,接著便爆發出更強的神力突破兇險神『色』毅然沖入更深處,這一片海他非要竭力挑戰,窺其真容不可!

葉天觀察著葉霜的表現,卻也見到那元蟲世界級天才已是在堪比八流蒼神出手的連續攻伐中不得不退出挑戰,它很快就啃掉了猶如腦的一團物質,接著渾身氣勢再度湧起,對著黑炎熊熊,再次毅然闖入! ?第二千四百四十九章:再望征途起

「通天戰聖的考驗真是苛刻,我已是挑戰第十二次竟都沒有突破這道試煉,難不成真要悟出逆天戰技才能闖過這一關?」元蟲揮出節肢撕裂一塊塊涌動灼烈朝自己轟來的巨石,複眼中卻頗有苦悶之『色』,此時它見到遠處有一雙眼遙遙注視著它更不禁繃緊神經,竭盡全力地戰鬥著,它知道那雙眼的主人就是最危險的對手,儘管它懷著必勝信念而來,眼下還是先清理眼前敵人與兇險才更有把握。。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正在這元蟲族世界級天才執著挑戰的同時,有另一道縈繞獨特光彩的身影屹立在黑炎海面前,在無數獸族敬畏目光中不斷觀察著那洶湧構形,最終同樣進入。

「那一位,也是世界級天才吧?想不到我們這焱動龍闧湖竟能同時吸引來兩尊世界級天才!」一條黑龍望著這一幕不由瞪大了眼,接著發出驚嘆,一旁那身軀龐大得多的黑龍高傲地揚起了頭顱道:「這有什麼可奇?我們黑炎龍祖可是最強世界級天才!莫是兩尊世界級天才了,未來還會有不知多少世界級天才,甚至我們黑炎龍族也能出現世界級天才!」

「正是此理!」另一黑炎龍不由振奮,它們的黑炎龍祖雖是人類,卻令它們發自內心敬畏,而發話者又怎不振奮?其實它心裡更『激』動,強自鎮定而已。

見到這一幕的葉天也不禁欣然,無論如何,黑炎龍族的信心正在不斷鞏固。

「這就是黑炎海的內部?倒不算特別出奇。」而有著特殊光彩的天獸踏在黑炎翻滾的領域中默默道,任由最弱的黑炎灼烤自己的身軀卻顯然根本不被撼動絲毫,抬起爪將黑炎吸攝並不斷扭曲,瞳孔中閃爍著變化,它越看越是瞭然。

「的確有些神奇之處,不過能有如此名望歸根結底還是源於通天戰聖,它們也不多想,這通天戰聖雖強終究是以戰威道,又非善教導者,何須執著貪求?」搖晃著腦袋這巨獸踏入黑炎海深處碾碎諸多阻礙,不一會兒就遭遇強力阻擊,斑斕皮『毛』沾滿血液,越戰下去越是艱難,它面對著一團席捲著冰霜的炎風神『色』微變,心念一動便退出了這兇險領域。

「這通天戰聖倒確實擅長以生死間的戰鬥兇險『激』發潛能,法相手段百變,試煉拿捏勝過尋常聖獸,不過對我而言也沒有絕大幫助,挑戰三次便可發揮最大效用。」這有著彩虹般斑斕皮『毛』的世界級天才便直接在黑炎海之下閉目休息,如一條巨龍橫卧釋放出恐怖威壓,此處絕不乏強獸,就連玄獸也有不少,可見到這身姿竟也覺得天地唯一,哪怕此時正在休息也耀眼奪目,不別的,能承受多尊玄獸,成百上千蒼獸注視卻不為所動已是非常了得,有年濯龍、鵩昶諟乃至黑炎龍相繼飛出邀請這位貴賓落腳歇息,這天才眼皮都不抬,根本愛答不理。

「它也來了?」外骨骼都破碎的元蟲隨著空間流從黑炎海中震出,第一時間就見到這怡然靜養的競爭對手也『露』出複雜神『色』,這代獸族世界級天才可不時上代那樣結為兄弟,尤其是這傢伙在其他三大世界級天才眼中都是頗有怪癖,以至於相遇時也並非多麼親切,不過它得承認對實力不亞於自己。

「又在此處特立獨行,不過與我何干?還不如思考到底要如何擊敗那條黑炎龍。」元蟲再度取出珍貴『花』葉大口咀嚼著令渾身裂痕恢復完好光滑,卻也不禁冥思苦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