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見過的病?那這是什麼病?」凈意聽后眼睛瞪的溜圓,眉頭皺的像是丟了鑰匙的鎖,呼吸有些急促,著急的問道。

「正是因為從未見過,所以沒有人知道這算什麼病。」醫生貌似發現了自己鏡片上的吐沫星子,於是抬起手來抹了一下,結果整個鏡片都髒的一塌糊塗,甚至有一種像是被腐蝕了一樣的感覺。

「既然從未見過,那為什麼說它是一種病呢,為什麼不說它是一種什麼好的事情或者現象呢?」凈意不知是精神勝利法式的自我安慰還是腦洞無極限式的異想天開。

「可是你不是頭疼嗎,而且是沒有任何規律的頭疼,這難道是什麼好現象嗎?什麼好現象會通過頭疼的方式表現出來呢?」醫生髮現了自己剛才那一下並沒有將眼鏡擦乾淨,於是只好又擦了一下,結果……鏡片更髒了。

「那倒也是,但是關鍵是你們現在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病,如果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什麼都沒有意義嗎?」著急加上火,這是凈意此刻狀態的真實寫照。

「我問了我老師,老師說惡性的結果可能性大。」醫生眼瞅著那眼鏡越擦越臟,只好將它摘了下來,在自己的白大褂上抹了幾下。

「你們是猜的是嗎,不知道,沒見過,然後就只能猜了是嗎?」凈意著急中帶著些許氣憤,自己都已將這樣了,他的主治醫師竟然還心不在焉的一直在擺弄著他那比啤酒瓶底兒還要厚的破眼鏡子!

「不能叫猜,只能說是推測,推測的結果是惡性的概率大。」醫生將眼鏡重新戴上,卻無法掩蓋他神情中透漏出來的冷漠,畢竟,又不是他自己的頭痛。

小夥子這時候真的生氣了,說道:「推測?我也會推測,要是靠推測的話,我還來這裡幹什麼,還來找你們幹什麼?我就自己在家推測唄,對不對?那樣挂號費還省了呢,是不是?」

突然,小夥子的眼睛瞅向了醫生的旁邊,只見他眼睛瞪的溜圓,活像個燈籠,一張臉,不論是從左向右看,還是從上向下看,都寫滿了恐懼,不知不覺中張開了大嘴,形成了一個「啊」的口型,儘管這一聲啊都已經嚇的叫不出來了!

原來他眼前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若有若無的,貌似鬼魅的什麼東西,說他像是一個人吧,卻好像又有點像鬼,這半人半鬼的傢伙拿著一個白色的手絹在那醫生的眼前一抖,那醫生就倒在了地上,至於這醫生是死是活,恐怕只有鬼知道。

小夥子被嚇的面色慘白,連眨眼睛這麼平常的事情都記不起來了,再加上他愣在原地一動不動,活像個雕塑。當然,其實並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他不敢動,因為長輩曾經對他說過這樣的話,若是見到狗,不要跑,你不跑還好,你一跑它肯定是要追著你咬的,凈意此前不信,於是乎就中招了,被一個和騾子差不多大的狗給咬了,至今臀部仍有印記,之後的那幾針狂犬疫苗在他寥寥無幾的打針生涯中成了恐怖的夢魘,此事也便成了他心中永遠的陰影,打那往後,他才深刻的領悟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句話的真實不虛。

而就在此刻,他眼前的不再是狗,而像是一道鬼影,但是人生的教訓往往是具有通用性的,鑒於此,他現在的想法是,「寧可不跑也不能跑,」好吧,雖然這句話的確實有點兒繞嘴,但是他就是這麼想的,「見到狗都能亂跑,見到鬼就更不能亂跑了!」小夥子做了決定,儘管說實話,不跑的恐懼可能比跑還要大無數倍!

就在小夥子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的時候,想不到這鬼影卻張嘴說話了。

「真是庸醫害人,你不用害怕,我只害害人的庸醫,不會害你,其實我是來幫你的。」這鬼影的聲音雖然貌似並不完全和人一樣,但是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聽和令人恐懼。

小夥子雙腿無力,恨不得一屁股坐到地上還能穩當點兒,渾身上下都不停的打著顫說道:「幫……幫……我?」

「沒錯,我確實是來幫你的,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小夥子越聽越覺得這鬼影的聲音貌似和平常人的聲音差不多,而且這音色里也貌似並沒有摻雜令人恐懼和厭惡的東西。

「我……?我叫凈意。」小夥子,對了,也就是這個叫凈意的人依舊發著顫音。

「哈哈哈哈,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鬼影的這句話就要顯得詭異的多了。

「你知道?」凈意沒想到自己的名字不知什麼時候竟然被鬼知道了,當下便覺得大事不妙!

「當然,我知道的可不止這些。」鬼影一副輕鬆隨意的樣子,導致凈意完全輕鬆隨意不起來。

「那你還知道什麼?」聊的多了,凈意發現自己好像沒有那麼害怕了,因為這鬼影貌似也沒有那麼可怕。

「我還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至於這句話是鄭重其事的說的,還是半開玩笑的說的,又或者它完全就是個玩笑,恐怕就只有鬼知道了。

「什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凈意不懂,自然要問。

「實話告訴你吧,你之所以頭痛,並不是因為你有病,你頭痛的原因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是一個天才!」這鬼影說這話的時候,貌似竟然帶著慷慨激昂的語氣,著實讓人大吃一驚!

「天才?」凈意有些驚訝,顯然這個說法是讓他感到出乎意料的,這時凈意的腦中不禁飄過了一句話,「你丫是不是在逗我?!俺書讀的少,你可不要騙俺!」

「確切的說,你是一個不一樣的人,你頭痛是因為你大腦細胞成長的太快了,這樣的話你的大腦容量超過了你腦瓜子的大小,所以就漲的你頭痛!」鬼影說這話的時候竟然是連說帶比劃的,雖然張牙舞爪,但其實不是多像鬼,倒是像個激情澎湃的演說家。

「你說的是真的假的?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該怎麼辦呢?」凈意簡直被鬼影的演講給感染了!

「怎麼辦?別說的好像自己是得了不治之症的病號一樣,你這其實是好事,好事,明白嗎?」鬼影說這話時,倒像個忠厚的長者,為後輩的出類拔萃而感到驕傲!

「好事?」顯然凈意雖然有點兒相信了,但是還信的不透,假如用死做個類比,就是一副沒死透的樣子,當然放在他這裡,就應該叫做沒信透了。

「沒錯,你是天才難道還不是好事,怪只怪這個世界病的太厲害,總把天才當成是病人,但是作為一個天才,你應該有基本的覺悟,那就是這個世界認為你是病人,不是因為你真的是病人,而是因為這個世界病了,但是對於病號我們應該持包容的態度,不要和病人計較,所以請你也不要和這個世界計較。」鬼影繼續著他充滿激情的演講,儘管聽眾只有凈意一個人!

「不和這個世界計較?」凈意眨了兩下眼睛,覺得這個格局夠大!

「沒錯,不和這個世界計較的最佳方式就是離開這個世界。」鬼影一邊說,一邊做著手勢。

「離開這個世界?」這個格局更大了,奇了個葩的!

「沒錯,離開這個世界,去其他的世界,或者說,我們要嘗試新的玩法。」鬼影臉上呈現出迷之微笑。

「新的玩法?」凈意不明所以。

「沒錯,這也正是你的天才所在。」鬼影臉上又現迷之深邃。

「什麼意思?」但凈意還是不懂。

「我之所以說你是天才就是因為你有與眾不同的能力,非常棒的能力。」鬼影讚歎的說道。

「我嗎?我有什麼與眾不同的能力?」凈意簡直受寵若驚。

「你的大腦細胞處於瘋長的狀態,超過了你腦瓜子的大小,這樣就漲的你頭痛,這就是你頭痛的原因,但這個也正是你了不起的地方,也正是我說你是天才的地方,因為別人的腦細胞想要瘋長都瘋長不了。」鬼影繼續著他的演講。

「哦,真的是這樣嗎?」凈意眨了兩下眼睛。

「那當然,現在我告訴你解決的辦法。」迷之微笑再現。

「解決的辦法?」

「沒錯,有問題當然要解決,哪怕是好的問題也是一樣。」

「那怎麼解決?」

「我會給你外掛一個容量無限的第三腦,由它來接受你瘋長的所有多餘的腦細胞。」

「外掛第三腦?你不要逗我!」凈意竟然感到自己像是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我從來不喜歡逗誰,尤其是不喜歡逗一個沒有幽默細胞的人。」

「那你是在說真的?」

「沒錯,我說的都是真的,假話是不值得說的,況且我也不會說假話,就像我不會生孩子一樣。」鬼影深沉的說道。

「外掛第三腦聽起來可是一個大型的有可能會死人的手術啊?」凈意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嗯,好像的確是這樣,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怕不怕死?」迷之深邃再現。

凈意很自然的搖了搖頭說道:「不,我不怕死。」

「人人都怕死,你為什麼不怕死?」鬼影一副大吃一驚的樣子,不知是裝的還是真的。

「我本能的知道,我生下來不是為了做一個普通人,不是為了成為人人中的一員,我應該超越人人,我將要超越人人,我必須超越人人,儘管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在別人看起來也許會感到奇怪的想法,但是我就是這樣想的,就是這樣認為的,對於我自己來講,這個想法倒是再自然不過了。」凈意說這話時,眼睛竟然不自覺的透過窗戶瞧向了遠方的天空,顯現出一種捨我其誰的英雄氣概!

「哈哈哈哈,很好,非常好!你既然能這樣想,我心裡就踏實了。」鬼影聽了凈意的話竟然喜不自禁,溢於言表。

「為什麼?」鬼影笑的凈意一頭霧水。

「因為如果你能這樣想的話,我就可以確定兩點,第一,手術不會失敗,第二,手術的過程中你不會感到疼痛。」鬼影用左手比劃了一個一,之後又用右手比劃了一個二。

「真的嗎?」

「我說過,假話是不值得說的,況且我也不會說假話。」

「那要怎麼弄?」

「這個你不用操心,交給我就好了。」

「用不用打麻藥?」

「一個不會疼痛的手術是不需要麻藥的。」鬼影深沉的說道。

「你確定不會疼痛?」

「確切的講是你確定的,因為這個手術痛不痛是由你來決定的。」

「我決定的?」

「沒錯,你的與眾不同的想法保佑你免受疼痛!」鬼影充滿激情。

「真的嗎?」

「不假,廢話不多說,手術現在就要開始了!」鬼影嚴肅的盯著凈意。

「怎麼弄,這裡連張床都沒有,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找張床。」凈意環視四周后說道。

「不需要床,你只要站著就可以了。」

「站著?」凈意聽后兩隻眼睛瞪的像個燈泡。

「是的,很快,眨眼的功夫手術也就完成了。」鬼影的語氣輕鬆隨意。

「這手術有沒有風險?」這確實是凈意應該考慮的問題。

「只要你的信心沒有風險,手術就沒有風險。」鬼影伸著右手的食指,嚴肅的說道。

凈意點了點頭,說道:「我現在的頭腦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我既覺得這個事情稍微有些奇葩,同時卻又覺得這件事情貌似是命中注定的。」凈意說這話時貌似有一種看破紅塵的感覺。

「那哪一種感覺更強烈一些呢?」鬼影挑了一下眉毛,將頭向前輕輕一探后問道。

「后一種。」凈意答的乾脆。

「那就對了,這的確是命中注定的!好了,手術要開始了!」看得出來,鬼影對凈意的回答很是滿意。

鬼影說完手上就多了一個鵪鶉蛋一樣的東西,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鵪鶉蛋,同時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鬼影走到凈意麵前,說道:「我把這個蛋放在你的頭上你說它會不會掉下來?」

「不會。」凈意平靜的說道。

「為什麼?」鬼影眯著眼睛問道。

「直覺。」凈意依舊平靜。

「很好,你的直覺不錯。」鬼影微笑著點了點頭。

說完,鬼影就真的將這蛋放到了凈意的頭上,而令人吃驚的是這蛋果真沒有從凈意的頭上滑落反而像是牢牢的長在了上面似的。

凈意突然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看到自己頭頂上的蛋,而且是在沒有鏡子的情況下看到的,並且他還知道自己並不是用眼睛看到的這蛋,本來他用眼睛也應該看不見的。

「這蛋上面的花紋怎麼不見了?」凈意眉頭微皺,疑惑的問道。

「被你吸收了,而且好消息是手術已經成功了。」鬼影臉上帶著成功的喜悅。

「已經成功了?」凈意眨了兩下眼睛問道。

「沒錯,因為你已經能看到你頭頂上的蛋的變化了,要知道,在手術之前你可是不具備這樣的能力的。」

「是啊,但是我又覺得我不是用眼睛看到的這一切,那我是用什麼看到的呢?」凈意轉了轉眼睛,像是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用腦,你記住,人所看到的一切終歸是用腦看見的,哪怕有些東西看起來是用眼睛看到的。」鬼影深沉的說道。

凈意下意識的用手拍了一下頭頂,「用腦看到的?」

鬼影點了點頭。

突然凈意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眉頭微皺道:「對了,當我拍我的頭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拍到那個蛋,那個蛋哪裡去了?」

「進一步被你吸收了,現在它已經是你的一部分了,也就是你的無限第三腦。你的無限第三腦是隱形的,別人看不見,你自己甚至也感覺不到,但是他已經成了你的一部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真的嗎?「

「不假。你現在頭還疼嗎?」

「誒,好像不疼了!」凈意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說道。

「那不就得了。」

「你剛才放在我頭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凈意快速的眨了兩下眼睛后問道。

「那是我師父留給我的,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鬼影說這話時,思緒像是飄向了遠方。

「你師父留給你的?」

「是呀,師父說這個叫做龍蛋。」

「龍蛋?莫非是龍下的蛋?」凈意大吃一驚。

「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師父告訴我這個叫做龍蛋。」

「那你沒有問過這個為什麼叫龍蛋嗎?」凈意好奇的問道。

「有,但是師父沒有說完就走了。」鬼影深沉的說道。

「走了?你的意思是說……」凈意像是想到了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想的對不對。

「是,師父沒有說完就死了。」

「那他是怎麼死的?」凈意滿臉都是疑惑。

「我也不知道,本來好好的一個人,當他把龍蛋給了我之後,就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整個過程快的我完全反應不過來。」

話音剛落,鬼影也倒在了地上,凈意大吃一驚,下意識的用手去試探他的氣息,結果發現竟然已經沒有了呼吸! 凈意見此情景大吃一驚,他下意識的搖晃著鬼影的屍體,結果眼前的一幕更加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原來這鬼影的屍體慢慢的變成了一副半透明的捲軸,凈意本能的感覺到這捲軸應該只有自己能看見,別人是看不見的,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但是他就是這樣想的,同時,由於身邊沒有其他的人,他也沒有辦法來驗證這一點。

「誒,這裡為什麼一個人都沒有呢?這裡不應該是醫院嗎,我不應該是在醫院的走廊里嗎,醫院的走廊里可從來都是不缺人的。」

凈意這時再環視四周,這裡哪裡是什麼醫院,鬼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從醫院到了這裡?或者說這裡怎麼從醫院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一連串讓凈意一頭霧水的問題撲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