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如同聯邦政府允許怪獸、凶獸存在,還有十大兇手組織存在的理由是一樣的。

自然集團派出的護送者,可是九次覺醒進化者,而且還打著自然集團的名號,一般的強盜組織根本就沒有這個膽敢劫自然集團的貨物。

但是事情就是發生了,這讓田靜、汪彭越、嚴元等人,感覺到事情不簡單。 ?「汪大師、嚴大師,這件事情要怎麼解決,必須拿出個章程來。」

田靜臉色凝重道:「貨物無法急時送到客戶手中,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現在網路上幾乎要炸開鍋了,認為我們自然集團沒有信譽,而且對我們集團的實力產生了懷疑。」

「這件事若是不能儘早解決,那網上的訂單至少要縮水一大半。」

「此事的確是我們安全部門的失職。」汪彭越道:「不如這樣,這次貨物就由我們親自押送,我就不相信,那些盜匪有這麼大的膽子,面對武學大師還敢出手。」

「普通的盜匪肯定是不敢,沒有這個膽子,但是這件事之中透露著詭異,非同尋常。」嚴元一臉嚴肅道:「我看還是將此事通知給姜離總裁,讓他來做決定吧!」

「如果真是某一個勢力對我們自然集團布置下來的陰謀,那必須就要小心應對了。」

汪彭越點點頭道:「那好,就由田靜你去找姜離總裁,對此事進行彙報。」

「是,汪大師!」田靜以前就是汪彭越的秘書,知道對方的行事風格,應了此事後,立即就到集團的頂層,找姜離彙報了此事。

「此事的確是個麻煩,如果真是盜匪劫貨還好,怕就怕在裡面有什麼其它的陰謀。」姜離思索了一會兒道:「這樣吧!你們坐鎮在自然集團,我親自跑一趟,倒要看看這其中有什麼牛鬼蛇神,敢打我自然集團的主意。」

如果其中真的有陰謀,那姜離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唐家。

唐狂沙死在他的手中,秘境之寶也被他所奪,還擊敗了唐漢雄,踩著對方揚名,成為絕頂榜排名第九的蓋世奇才。

這些仇恨,都是不能夠化解的,唐家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對他進行報復。

一但唐家出手了,布置下的天羅地網,尋常武學大師根本不頂用。

姜離如今的實力比起宗師來差不了多少,也就是在精神力上或許有些不如。

一般能開啟二重神藏的宗師,精神都是達到恐怖級。

自然集團內部,雖然有不少的武學大師,還有幾尊凶獸,但是對上武學宗師,卻是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只有他親自出馬,才能打破這個迷局。

就算他暫時的離開自然集團,也有火鳥寶寶坐鎮,可以煉製一些低等靈丹,不至於會出現斷貨的情況,而且自然集團也花費巨大的資金,招聘了一些煉丹師。

在地球聯邦,高級的煉丹師很少,但是一些初級煉丹師,煉丹學徒還是有不少的,只要肯花費資金,立馬就可以招到一批。

不過僅僅只是初級煉丹師,煉丹學徒,還不足以支撐起整個自然集團,煉製出的丹藥只是針對覺醒層次,還需要招到中級煉丹師才行,能煉製出針對武學大師的靈丹。

一般集團想要聘請到一位中級煉丹師很難,但是姜離手中掌握著許多高等的靈丹藥方,隨便拿出來一種,就可以吸引到一大批的煉丹師。

不過高等靈丹藥方,價值無量,現在還不是亮出來的時候。

至少要等他境界突破,擁有抗衡大宗師的手段,那亮出高等靈丹藥方,就算有勢力覷覦,他也有應付的手段。

翌日,姜離乘坐著一艘S級飛船,離開基地市,來到荒野區中。

自然集團如今市值相當於江南前十的集團,採購了好幾艘S級飛船。

從天安市基地到江南基地,有著十數萬里之遠,S級飛船的速度,達到十倍音速,但也需要六七個小時才能夠到達。

沿途經過許多險地,甚至是還有幾處是凶地。

能夠被稱之為凶地的地方,哪怕只是低等凶地,都是有著凶獸存在。

不過對姜離來說,凶獸已經對他造不成威脅,哪怕是領主級凶獸,雖然可以對他造成麻煩,但是想要殺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離並沒有急著趕往江南基地,而是慢悠悠的飛行。

自然集團送貨的飛船,被荒野區的盜匪劫了好幾次,他相信這不是巧合。

很快,飛船就來到了一處常年瀰漫著黑霧的凶地。

此處凶地叫做暗黑谷,其中生存著一種叫黑魔獸的凶獸。

這種黑魔獸,掌握著黑暗之力,能腐蝕人的靈魂,實力極為強大。

這常年瀰漫、籠罩著的黑霧,就有極強的腐蝕之力,不僅腐蝕肉身,就是連精神也可以腐蝕,一點點的消融,變得腐朽。

雖然當中沒有領主級的凶獸,但還是被列為了中等凶地。

不過這黑暗腐朽之內,對領悟了生死意境的姜離來說,卻是沒有絲毫影響。

就算是沒有領悟生死意境,他所修鍊的九陽天功,也是天地間一切陰邪能量的剋星。

這片凶地,被一股黑暗之力所籠罩,有著特殊的場域,一些科技偵查手段,也隨之失效,而精神力在這裡又不能使用,只有達到恐怖級的精神,才不怕被腐蝕。

因此,這片凶地很適合進行埋伏,突然襲擊的話,沒有人可以躲避開來。

自然集團的貨物被人劫走,就是在這暗黑谷附近。

姜離此番行動,送貨物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要弄清楚,到底是誰針對自然集團。

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出現璀璨星光,群星閃耀,相互爭輝,無數道的星光從天外傾灑而下,千百星辰光線凝聚成一隻炫麗無比的星光大手,遮蔽天地,封鎖四方虛空,朝著姜離所在的S級飛船狠狠的拍擊下去。

哪怕姜離第一時間開啟防護罩,但是飛船還是被這星光大手拍飛了出去,恐怖的力量瞬間就摧毀了飛船的控制系統,失去的飛行能力,如一顆隕石般墜落到暗黑谷中。

如果恐怖的攻擊,超越了武學大師,襲擊者至少是一位開啟了二重神藏的武學宗師。

姜離迅速從飛船中掠出,開啟洞察之眼,發現了隱藏在暗中的襲擊者。

準確的說,在飛船墜落之後,隱藏在暗中的襲擊者主動露出身形。

襲擊者,一共有著三人。 ?一位青年,兩位中年。

青年者,一襲白衣,負手而立,衣袂隨風而舞,劍眉星目,輪廓深邃,俊美的五官如同刀斧雕琢過一般,渾身散發出一股英挺剛毅的氣息。

兩位中年者,身軀高大挺拔,五官線條硬朗,燕頷虎頸,散發出一股威嚴氣息。

「你們是唐家的人。」

姜離面色凝重的盯著三人。

這三人,其中那位青年跟他一樣,都只是九次覺醒境界。

不過那兩位中年者,氣息之強大,遠超出武學大師,是開啟二重神藏的宗師。

九重神藏,一重為元氣神藏。

開啟一重神藏者,體內罡氣融合天地之力形成法力。

正所謂法力無邊,達到此境界,理論上不會有法力枯竭的可能,可以一直持續戰鬥,哪怕是面對百萬的覺醒層次進化者,也可抹殺。

戰鬥十天十夜,能量都不會枯竭,也不感覺到累。

對於開啟了一重神藏的武學大師來說,尋常的人海戰術對其已經沒有了作用。

一重神藏的武學大師就已經如此恐怖了,那開啟了二重神藏武學大師,則是更為強悍。

一重是元氣神藏,而二重則是長生神藏。

開啟長生神藏,便擁有源源不絕的生機,也就是生命之氣。

達到此境界,便可斷臂重生,哪怕是身軀被轟碎了,心臟都爆裂,只要腦袋還在的話,都可以緩慢的修復,漸漸的恢復過來,相當於半個不死之身了。

至於更高的三重神藏,則為通冥。

這個境界更為恐怖,哪怕肉身被滅,頭顱也被轟成了渣,也能以靈魂的方式存在,甚至可以施展出借屍還魂,奪舍重生等等手段,重新在『活』過來。

姜離盯著其中的一位中年人。

從其氣勢上來看,剛才出手就是此人。

而且那種星辰意境,與死在他手中的唐狂沙使出的飛星劍光,是同出一轍。

此人絕對是唐家的人,但是另外兩人論氣質卻是此人截然相反,應該不是同一勢力。

「姜離,你也算是個人物,乖乖的交出秘境之寶,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點。」唐浩雲道:「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就是唐家的大長老,開啟了二重神藏的武學宗師唐浩雲,能夠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你的容幸了。」

唐浩雲自報家門,根本不擔心此事會泄露出去。

在這暗黑谷中,有著特殊場域,一切科技偵查手段都無用。

他們這邊可是有著兩位武學宗師,而姜離不過是九次覺醒進化者,哪怕在絕頂榜上位列第九,可以擊敗武學大師,但在他們眼中,比起螻蟻來強大不了多少。

捏死姜離,也就是一根手指頭的事情。

「嘖嘖嘖,唐家可真是看得起我,居然出動兩位宗師,實在是讓人受寵若驚。」姜離不由的揶揄一笑道:「出動兩位宗師我能夠理解,但是為何還有一位九次覺醒進化者,難道就不怕我臨死之前魚死網破,將其擊殺了。」

「魚是死定了,但是網未必會破。」白衣青年面容冷峻,劍眉一挑,冷冷道:「而且,就算是單打獨鬥,我也未必會輸給你,誰殺死還不一定呢。」

「哦,明知道我在絕頂榜上排名第九,以你九次覺醒境界,還敢說出這樣的話,看來你也是絕頂榜前十的人物了,報上名來。」

姜離並沒有過多的關注絕頂榜信息,因此只知道前十位的名字,至於長相什麼的,根本就沒有用心去記,因此並不認識這位白衣青年。

可是姜離的表現,在白衣青年看來,分明就是輕視與他。

頓時,白衣青年心中生起一股無明火,怒極而笑道:「真是狂妄,絕頂榜第九很了不起么,今天我狄羅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居然能在絕頂榜上名列我之前。」

「狄羅,絕頂榜排名第十一位。」

對方自報姓名,姜離這才想起了此人是誰。

狄羅,是雷電武館四公子之一,號稱是狂雷公子。

不過所謂的四公子,狂雷公子狄羅是最弱的,其餘三位都是早早的就開啟了神藏,其中為四公子之首的暗雷公子更是達到了大宗師之境,成為聯邦議員。

但即便是最弱的,狂雷公子狄羅在絕頂榜上,也是排名第十位。

準確的說,是上一屆的絕頂榜排名第十。

如今,新一屆的絕頂榜出爐,姜離橫空出世,直接從一個絕頂榜上無名之人位列第九,那原本第九的就變成第十,第十的就變成了第十一位。

第十和第十一位雖然只相差一位,但是在常人眼中,就是雲泥之別。

怪不得,一見到這位白衣青年時,兩者明明不認識,但是姜離明顯的感受到對方眼中的恨意,一開始他還以為對方是唐家的人,沒想到是另有原因。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只是區區絕頂榜上排名第十一的貨色。」

姜離毫不在意的說道,明顯是在故意刺激著狄羅。

「你在找死!」狄羅被成功激怒,怒吼道:「你們倆不準出手,今日我要將這狂妄的小子給生撕了,讓他明白,在我狂雷狄羅面前,他就是個渣。」

「是,少主。」

另一位宗師應聲道。

狂雷狄羅,在雷電武館的身份非同一般,是一位開啟四重神藏尊者的幼孫。

這位宗師並不是唐家的人,而是雷電武館派來保護狄羅的。

只不過雙方有著共同的目標,都要對付姜離,湊巧的走在了一起。

唐浩雲自然是沒有意見,姜離死在誰的手中都無所謂,他只要得到秘境之寶就成。

不過,他的精神還是死死的鎖定著姜離,狄羅雖然實力不弱,但他並不認為可以殺死姜離,最後恐怕還得他出手才行。

震撼級的精神在暗黑谷大受影響,一但離體就會被黑暗之力侵蝕,精神受創,但是他的精神達到了恐怖級,可以抵抗黑暗之力的侵蝕。

「給我死!」

就在說話間,狄羅突然一抬手,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閃現。

這一道銀白光芒,彷彿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縷閃電,劃過天空,刺破暗幕,照亮大地。 ?一道銀白光芒,刺破暗幕,照亮大地。

狄羅所施展出的,乃是雷電武館中的三十六門雷電神通之一的天雷電光劍。

並且,伴隨著這門神通的,還有一件法器,銀光雷劍!

一般的九次覺醒進化者,很難催動一件法器,最多就是催動消耗性的法器,但是成為絕頂榜上的前十的蓋世奇才,精神力之強大,已經可以吸收天地靈氣了,錘鍊的罡氣並不比法力差多少,勉強是可以發揮出一件法器的七八成威力來。

狄羅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畢竟,姜離的戰績擺在那裡,只用了兩招就擊敗了身為武學大師的唐漢雄。

對於這樣的天才,狄羅雖然怒氣攻心,但卻沒有絲毫輕視,下手一點都不含糊。

雷電武館的武學神通,大多數的特點都是暴烈迅速,以雷霆萬鈞之勢,摧枯拉朽般的解決敵人,能一招解決的,絕對不用第二招。

這樣霸道的神通招式,往往都是在一招之間秒殺敵人。

便是兩者的實力相差無幾,但猝不及防下,如果來不及反應,也很容易被秒殺。

這就導致了雷電武館的弟子在同階之中,無乎是沒有敵手,面對敵人都是一招解決,或者是在數個回合之內就分出勝負,很難出現一個打得難解難分的對手的情況。

七大武館之中,公認的雷電武館出來的弟子,最是擅長以下克上,以弱勝強。

有些時候,綜合實力明明比起雷電武館的弟子要強,可是打起來的時候,面對雷電武館那霸道迅猛的打法,很多武者連反應都來不及,一身實力還沒有發揮出來就被擊敗了。

雷電武館的武學神通,就是快,就是霸道,就是迅猛,就是剛烈。

天雷電光劍,是一門劍術神通,由法器銀光雷劍施展出來,威力比起武學大師全力施展出來的神通絲毫不弱,甚至還要更為的強大。

至少,姜離就知道,狄羅就是靠天雷電光劍進入絕頂榜前十的。

而且狄羅動用神通天雷電光劍擊敗武學大師,並沒有使用法器銀光雷劍,如今卻是動用了銀光雷劍,威力頓時提升了數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