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人陣的。」

許三笑道,「當然了,陣營之間,是不分層級的,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嗯。」

方恆再次點頭,就在這時,方恆也跟著許三來到了之前的許家山林之中了。

此時此刻,這個山林的中央已經變為了一大片空地,數百個天才高手,此刻都在這空地之外站著,似乎在等著什麼。

當看到許三和方恆一起過來的時候,這些高手也都是紛紛抱拳了,許三也是笑著擺了擺手,帶著方恆很快就到了空地的中央。

「呵呵,諸位想必也知道了,源域萬界考核大會即將開始,而眾聖宮,也已經給各大家族定下了名額,每一個家族,只有五十個名額。」

許三這時候笑道,「只有五十個名額,那我們許家內部的這些天才,加上諸位,就有數百了,所以,肯定是要爭鬥的,爭鬥,才能選出來最為優秀的人,而最為優秀的人,才有資格參加真正的考核大會,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吧。」

聽到這話,四周的眾人都是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嗯,既然明白,那就沒什麼需要多說的了。」許三這時候笑道,「接下來,兩兩對戰,勝者晉級,限制使用聖器,剩下不限,至於裁判,就由我三叔,同時也是掌管我許家刑法的族老來擔任。」

嗖!

話語說完,一個中年人就走到了承,對著四周的人都是點點頭,四周的人也都是紛紛抱拳行禮。

「三叔,接下來的比武,就交給您了。」

許三這時候笑道。

「放心,交給我就是。」

這中年人也是一點頭,下一刻就喝道,「現在我劃分十個區域,自己挑言己的對手,上這上面來,贏的站在區域中等待,直到第二輪開始!」

唰唰唰!

話語說完,這中年人的手掌也開始動了起來,很快就在這空白區域內劃了十個對戰區域,之後就是有年輕人開始進入其中了。

至於許三和方恆,此刻早就是已經坐在了一邊,開始觀察起了這些戰鬥。

「你不參加么?」

看著承的年輕人開始聚集,方恆也是對著旁邊的徐三道。

「呵呵,我是內定的人。」

許三笑道,「那我當然不要參加。」

「是么?」方恆眉毛一挑,下一刻就點點頭道,「也是,堂堂許家少主,要是連這個名額都沒有,那也說不過去。」

「呵呵,方兄理解,可是其他的人,卻是有些不服氣的。」

許三笑道,「畢竟我可不像方兄,做事那麼讓人震撼。」

「是么?」

方恆眼神一閃,「那幾個人是誰?」

「呵呵,這個就不勞方兄替我擔心了,我會找機會自己解決的。」許三笑道,「我若是連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那我和廢物也沒什麼區別了。」

「那好吧。」方恆也是點點頭,不再多問了,確實,許三要是這點事情都擺不平,這許家少主的身份,也是個笑話。

同樣,就在方恆和許三說話的時候,承的戰鬥也開始進行了,恐怖的能量對撞和怒吼聲在這一刻響了起來,短短瞬間,就吸引了方恆和許三的目光了。

在嘶吼和戰鬥中,第一輪戰鬥,很快就結束了,二十個人對戰,只有十個人活了下來,另外的十個人,無一例外,全都死了。

這不是他們彼此之間有著仇恨,這僅僅是機會的爭取,贏了的,就有資格參加考核大會,進入真正的武道文明中的巔峰世界,輸了的,只能在下面打轉,那這種戰鬥,自然會讓人全力以赴,不留任何情面。

畢竟進化,是每一個生物除了生存和繁衍之外的最高要求。

戰鬥一輪一輪的進行著,方恆也在一輪一輪的看著。

等整整五輪結束之後,承還活著的人,就只剩下了二百多個了。

這二百多個,放在外域,哪一個都能成為一派的天才,一個家族的核心,只是在這裡,卻那麼的普通。

之後,第六輪開始,第七輪開始,等到了第八輪的時候,承就只剩下了四十多個人了。

當然,承還活著的人,還是有接近二百個的,這不是他們留情了,這是剩下的都是高手,殺都殺不掉了,大部分都是瘍了認輸,自然活了下來。

「好了,你們的名額,已經定了。」

看到這一幕,這時候的許三也是站起身來了,「等再過兩天,你們就會前往四大陣營的人陣之中,等著就是。」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到這話,承這四十多個年輕人也都是鬆了一口氣,下一刻就點了點頭,直接回去了。

同樣,他們離開了,這時候的方恆和許三也都是站起身來了,許三這時候笑著對方恆道,「方兄,如何?」

「僅僅是個名額,就爭的那麼慘烈,那想必之後前往人陣之內,還有會有著更加慘烈的爭鬥吧。」

方恆這時候道。

「差不多會有。」

許三也是笑道,「人陣,是個大家族的高手匯聚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而且人陣的負責人,也是眾聖宮下面的一個堂口,名為煉雷堂,此堂口向來是以喜歡戰鬥標榜自身的。」

「嗯。」

方恆點點頭,心中一下凝重起來,他知道,真正的危險,這才剛剛開始,進入那個人陣之後,定然會有更加激烈的競爭的。

只是同時,方恆的眼神中也劃過了一道期待之色,他需要的,正是這種危險和磨鍊,沒有這個,他還真的不知道怎麼進步了。

「哈哈,方兄到底是方兄。」

就在同時,許三也是看到了方恆眼神中劃過的興奮,笑道,「真是真金不怕火煉啊,我有種預感,你方兄,一定會在這考核大會中大放光彩的。」

「呵呵,彼此彼此,我一樣覺得許兄會表現不俗。」

方恆也是一笑,頓時兩人就是笑了起來,片刻后,兩人就各自分離了,方恆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庭院之中。

時間再次過去了兩天,兩天之後,在許家院落休息的方恆以及丹周等人,都是睜開雙眼了。

當他們打開房門的時候,立刻就看到了一群年輕人站在了他們的院落之外。

這群人為首的一個,正是許三,旁邊的,則是許家那位負責刑法的族老。

「哈哈,方兄,丹兄,還有幾位兄台,前往人陣的時候到了。」

就在這時,許三也是笑著對方恆等人說道,「接下來,咱們就要出發了。」

「嗯。」

丹周幾人都是一點頭,很明顯,在許家的這幾天時間,他們也已經知道陣營了,都沒有什麼意外,很快就走了過去。

方恆也是走到了許三的旁邊,當看到方恆幾個人都來了,許三也是笑著對那許家族老說道,「三叔,開啟通道吧。」

「還要開啟通道?」

丹周問道。

「呵呵,陣營都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世界,進入自然是要開啟通道的。」

許三笑道,就在這時,那許家族老也是雙手一合,喀拉拉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一條空間通道直接成型了。

「請把。」

許三說了句,下一刻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方恆等人也是沒有猶豫,腳步邁出,直接就進入其中了。

嗡!

身體震了一下,眼前劃過無數流光,下一刻,方恆等人就來到了一處宮殿林立的區域中,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座無比巨大的紫色宮殿,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煉雷堂!

喀拉拉!

就在方恆等人看著這三個大字的時候,方恆等人的旁邊也響起了一陣空間撕裂的聲音,只見又是一批年輕人來到這裡了,氣息都非常強橫。

「劉家的人。」

就在這時,方恆旁邊的許三也是眼神一閃,卻沒有出來打招呼,劉家的這群天才看了方恆等人一眼,也是沒有多說什麼,下一刻就向著大殿之內走去了。

同樣,就在他們走進大殿的時候,喀拉拉的聲音再次響起,又是一批氣息強橫的年輕人出現了,他們看了方恆等人一眼后,也是再次邁步進入大殿之中。

「嗯?這些都是你許家友好的家族吧。」

看到這兩批年輕人進入大殿,方恆這話死後也是轉頭對著許三道,「怎麼,你也不和他們打個招呼?」

「在外面是朋友,在這裡,卻都是競爭者了。」

許三曳,「這裡,可不是套交情的地方。」

「嗯。」

方恆也是點點頭,心中也是認真起來,他知道,許三這一句話就已經是把這裡的形式說明了。

不是他們的人,那就是敵人!

嗖!

就在方恆和許三說話的時候,一道破空聲也開始響起了,下一刻一個年輕人的身影就猛然出在了承。

這個年輕人,身穿火紅色的長袍,氣息強橫,只是說話卻很客氣。

「呵呵,諸位都是許家這一次來參加考核的人了吧。」

「是的。」

許三立刻出來,客氣的笑道,「不知道兄台是?」

「我是煉雷堂弟子,負責帶領你們的。」

這青年笑著道,「接下來,我們堂的長老要見你們,跟我來吧。」

「好。」

許三立刻點頭,下一刻就邁步跟了過去,方恆等人也都是什麼都沒問,直接跟上。

很快,一眾人就進入了大殿之中,剛一進入內部,立刻一股強烈的戰鬥之氣就從殿內升騰出來了。

一瞬間,許三等人的臉色就變了,這股戰鬥之氣,實在是太強烈,好像一瞬間他們就進入了恐怖的戰鬥之中一般,若不是他們都是天才,怕是這一下的戰氣衝擊,就能讓他們暈過去!

「呼……」

深深地吐氣聲這時候從許三等一眾人的嘴裡傳出,很快,他們也都適應了這股強烈的戰氣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天才中的天才,通過無數戰鬥磨練出來的,抗租戰氣,沒有問題。

「嗯,還算不錯。」

就在許三等人都穩定了氣息的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也開始響起,聽到了這聲音,承的人也都是看向了說話的地方,一個身穿火紅色袍子的中年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長老。」

這年輕人一看到這中年人,立刻行了一禮,許三等人見到也是紛紛抱拳,同時說道,「見過前輩。」

「嗯。」

中年人點了點頭,「你們許家的人表現的還算不錯,在這股戰鬥之氣下都能這麼快穩定下來,之前的幾批人,可是有很大一部分都被這股戰鬥之氣沖的站立不穩的,就這一點就能看出你們很優秀了。」

「謝前輩誇獎。」

許三等人也都是心中一喜,面上卻是再次行禮。

「考核大會的正式開始時間,在一個月以後。」

中年人這時候淡淡道,「也就是說推遲了,至於為何推遲,很簡單,天陣,地陣,這兩個陣營內部出了一些問題,天才發生了爭鬥,事情有些棘手,所以暫時推遲,而且各大陣營內部,也是有著選拔機制的。」

「不知道這選拔機制是?」

許三這時候道。

「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知道。」

中年人淡淡道,「而現在,你們拿著這些。」話語說完,這中年人手掌一揮,立刻一件件火紅色的長袍就到了許三等人的手裡了。

「這長袍,是我們人陣,也是我們煉雷堂弟子的服飾,不過給你們這個服飾,不代表你們就是我們煉雷堂弟子了,僅僅是代表你們有參加考核大會的資格而已。」

中年人淡淡道,「這個身份,可以對你們起一定的保護作用,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內,這萬界城,沒人動的了你們,當然了,如果你們仗著這個身份故意欺負人,那就是另當別論了,明白么?」

「明白。」

方恆等人這時候也是點頭,方恆清楚,這個身份說白了就是一個暫時保護他們的身份,實質作用不大。

「明白就換上吧。」

中年人這時候說道,方恆等人也是不敢停留,手掌一動,這火紅色的長袍就穿在身上了,立刻一個個就精神換髮起來。

「嗯,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中年人見到這一幕也是點點頭,對著那年輕人說了句,之後就身體一閃,消失無蹤了,那年輕人這時候也是轉頭笑道,「呵呵,諸位兄台,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你們可以瘍回去,也可以瘍在這裡找一個宮殿休息,不知道你們涯個?」

「先找個宮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