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尾巴動不了了!

他鼓著腮幫,回眸看向水面。

使勁擺動魚尾,想要掙脫禁錮。

三歲虛空踩在水面,雙手拽著魚尾,小手使勁一拽。

厲喝道:「上-來!」 嘩啦——

三歲拽著二太子的尾巴,將其暴力強行拉出海面。

二太子慌忙尖叫一聲,回頭瞬間,張開利齒奔著三歲的小腦袋咬去。

冥御煌眼神一沉,手掌一攥。

砰!

一股爆裂的響聲。

那朵透明的水花早已變為紅色,爆裂的瞬間,炸開來。

嘩啦啦的水聲往下灑落。

靜的海水,頃刻間被染成紅色。

嘩!

這個場景把泊漁島圍觀的眾人嚇了一跳。

夠暴力!

夠兇殘!

二太子心頭一顫,動作因此一頓。

三歲眯著眼睛,小嘴一張,露出陰寒的獠牙,低頭就咬。

噗嗤!

二太子身體一僵,一股陰寒陡升。

不是人類?!

二太子一驚,捨棄三片魚鱗,愣是扭轉身體,從三歲手中逃脫。

逃脫瞬間,魚尾往下一甩,便要鑽進去。

哐當一聲悶響!

嘰嘰~

二太子慘烈的吼聲不絕於耳。

魚尾骨刺近乎全麻!

他無力的躺在海面,動彈不得。

冥御煌身形一閃,來到三歲身側。

「爹爹,他欺負我……」三歲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漬,一轉身抱住冥御煌腿,開始告狀。

二太子聞聲,差點吐血!

明明是他在欺負他,怎麼就變成他欺負他了?

「你們搶我寶貝在先,現在還想要殺人滅口嗎?」

冥御煌甩給他一個餘光,對著三歲輕聲低語道:「想喝魚湯?」

三歲偷偷瞪了二太子一眼,神出小手給冥御煌看。

白嫩的小手掌心,被魚鱗扎出幾個口子。

「他把我手扎出口子,我要吃紅燒,油炸!火烤的!」

冥御煌瞥見三歲掌心的紅色,眼底掠過濃濃的戾氣。

二太子聽見三歲咬牙切齒的聲音,心頭一顫。

不會吧?

難道他堂堂的人魚太子,就這樣喪命在這裡了?

不行!

他不能死!

二太子低著頭,眼底掠過寒芒。

悄悄劃破掌心,任由血液浸透被凍結的水面。

三歲眼神一緊,立馬發現了,「爹——」

冥御煌抓住他的手緊了緊,低眉和三歲相視一眼。

三歲心頭瞭然,他都發現了,沒理由爹爹發現不了。

「這麼大一條魚,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咕嘟!

二太子僵直著身體,忍著恐懼,不停驅散身下凍結水面。

「爹爹我手疼……」三歲突然喊道。

冥御煌濃密的睫毛顫了一下,暗道這小子倒會製造機會。

「我悄悄。」他蹲下身子,將三歲拉進懷裡。

攤開三歲掌心看了看,小手除了鮮血還在,傷口早就癒合了。

冥御煌幽深的眸子掠過一絲不悅,故意在三歲掌心捏了一下。

「哎喲——」三歲差點蹦起來。

冥御煌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語氣頗涼,「讓你不小心,現在知道疼了?」

三歲撇了撇嘴,沒有吭聲。

「你在我身邊受傷,你娘知道又該怪我了。」冥御煌說著話,揉了揉他的掌心。

三歲:「……」嘁!又來了,老婆奴!

忽然,哧溜一聲。

二太子鑽進水裡,不見了!

泊漁島上的人見此,紛紛愕然。

看來終究是水下之物,還是太狡猾了。

三歲對著海面啐了一口,「呸!動作真慢!」

冥御煌低眉看著懷裡的小子,無奈的笑了笑。

這小傢伙,肯定在記恨那個人魚,讓他憑白被捏了一下手心。

他剛才可是有意警告他,所以捏的很大勁。

「好了,該走了。」

三歲撇了撇嘴,將懷裡的小狐丟上岸,看管泊漁島。

看著冥御煌和三歲為追人魚離開,眾人也都散開了。

自從冥御煌他們的出現,泊漁島上的人對他幾乎唯命是從。

當然,泊漁島除了主人被換之外,其他的都和以前一樣。

該做什麼做什麼!

小狐搖身一變,幻為人形。

站在岸邊,看著消失在海面的父子倆,不禁同情的搖了搖頭。

哎!

他們要什麼你就給什麼好了?

有必要較真嗎?

這下好了,非得搭上自己的老窩……

————

海底。

冥御煌抱著三歲,尋著二太子的痕迹,徑直的追蹤。

二太子或許根本沒有想到對方會追蹤,沒有一點防備,直奔自己的海底宮殿。

冥御煌的速度猶如一道閃電,輕而易舉就潛了進去。

說是光明正大,也不為過!

二太子回到宮殿,就將房間的東西掀翻,摔碎。

一想到自己的寶貝就就這樣沒了,就怒不可喝。

「都是一群沒用的東西——」

突然,一條美麗的美人魚,笑顏如花的游來。

二太子沉著臉,抬眸望去,語氣不悅,「你來做什麼?」

「二太子!人家知道您一直在尋寶,您看看這是什麼?」

二太子本不想搭理,卻在揚起魚鱗的側臉后,雙眼一亮。

「怎麼會——」他趕緊浮起身子,竄了過去。

「呵呵……好看嗎?」

二太子哪裡顧得上理會美人魚,一把抓起她手裡羽毛。

「太好了!這樣一來,不出一個月,本太子就能幻出雙腿了。」

美人魚一愣,有點奇怪。

他不是早就已經有了一根鳳羽了嗎?

就算開心也未免太過了吧?

「二太子,人家辛辛苦苦幫您找到的東西,您——」

二太子揚聲大笑,伸手摟過方才的美人魚,「等本太子幻出雙腿,定會帶領我們人魚一族稱霸神武大陸!你絕對是本太子的後宮之首。」

一聲嗤笑,突兀的響起。

「妄-想。」

二太子臉色一沉,厲眼掃向聲音之地。

「哪個蝦兵蟹將,滾出來!」

美人魚率先察覺到不對勁,之前她已經把蝦兵蟹將都調走了。

就是為了二太子回來,能夠單獨和他說話……

她低眉掃視二太子的魚尾,還有之前一直拴在腰間的鳳羽……此刻已經不見了!

「二太子……您……您您之前去哪了?」說話間,已經防備的將他手中的鳳羽奪走。

她能騙來這九天鳳羽過來敬獻,可不是傻子!

二太子手上一空,愣了一下。

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小人魚敢從他手裡搶東西。

「把東西給我!」語氣驀然就陰森了。

「嘁,一對勾心鬥角的,狗魚男魚女!」

三歲清脆的嗓音一出,差點沒把二太子的魂給嚇掉了。 冥御煌抱著三歲,悠然自得的坐在珊瑚上。

三歲拍了拍手,翻身落下。

「小爺的魚湯還沒有煲,你想往哪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