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士震驚了,有些士兵甚至開始作嘔。

道貌堂皇的譚克拉公爵地下室里,到處都是男童的屍體,還有****的氣味。

凌碎的肢體,完整的標,還有各種噁心趣味拿來做裝飾的男童器官。

士兵長突然想到了一個名詞,惡魔!只有惡魔才會做這種事情,不能讓這樣的惡魔繼續存下去,他不是用絞刑就能消滅的,這樣的人應該送去大聖堂王國,接受聖火的焚燒。

要不是那位大臣潛伏在這個惡魔的身邊,掌握了大量的證據,最後服國王的話,這隻惡魔將會控制富坎特帝國的政治命脈,那將會是多可怕的事情啊。

「你們給我封鎖這裡!一個人都不許放走,我要馬上回去向國王報告這裡的一切!」士兵長當即作出了這個決定,但卻疏忽了在他們找到這裡之前已經逃走的管家。 在一郎來,傑西弗手中的平底鍋,比先前那把寶劍還要棘手的武器。

一郎屬於殺手,暗殺下藥他都在行,可是正面的戰場,面對的是一名劍士,他就感到十分吃力了。

而且自己現在屬於攻擊方,對手有這個大面積類似於盾的武器,不知道這個平底鍋到底是什麼材料做成,哪怕自己注入殺戮之氣的短刀,也砍不出傷痕。

傑西弗只是將自己的殺戮之氣尋找自己的弱點,然後保護起來,如果同時尋找敵人的弱點的話,她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但是自保,再加上人魚獲得的鎧甲的保護,還是勉強足夠的。

可惡,來一時半會解決不了了,反正還有時間,先撤退吧。一郎思考目前的形勢,只有撤退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用短刀逼退劍士,一郎向後邊一躍。正打算離開的時候突然感到不妙,有人向他偷襲!

按照他的能力,這個偷襲完全可以化解,然而這時候心中彷彿被什麼擊中一般,一時間有很多東西都覺得無法控制,被炎剃切成了幾塊。

剛才是什麼東西?沒有理會被殺死的殺手,傑西弗也感覺到那股衝撞內心的震撼感,向遠處,尋找那個來源。

在房間里的魔法少們也感受到了,面面相覷,不知道發什麼事情。傑奎琳心中卻有種奇怪而又熟悉的感覺。

底下憤怒的人群也有這樣的感受,一下子都安靜下來,相互著,不明白髮什麼事情。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這種感覺卻籠罩著整個克萊米。

「是……聖英骸嗎?」科琳想起了這種感覺,出來,「不像,像不知道該怎麼……」

「聖英骸就是這種感覺嗎……」沒有到過第五層黑暗之塔的簡有些吃驚,她僅僅是從這些夥伴口中聽過聖英骸所帶來的壓力,卻沒親自體會過。

「不是,聖英骸那種感覺讓人馬上想臣服,可是,這種感覺,真的一時間讓人無法形容……」傑奎琳也道。

這一下的感覺雖然沒有給人們帶來多大的影響,可是那些圍堵的人似乎因為受到了干擾,混亂起來。

正在這時候,國王的衛兵衝進入了人群中,包圍一所較高的建築物。

這是一所高級賓館,在上邊沒品位的喝著啤酒的人是譚克拉公爵。

「到底發了什麼事情?」到洶湧來的士兵那種肅殺的氣氛,包圍的人群開始議論紛紛。

「聽了嗎?據最近兒童失蹤的案子,屍體在譚克拉公爵家找到了!」不知道哪個知情的人向不明真相的群眾細原委。

「什麼!是他乾的!?畜,真是他乾的!?」

「嗯,據那是魔鬼才做的事情,簡直太恐怖了!」

「我的孩子啊!還回我的孩子,你這個屠夫!」群眾中有不少受害者家屬,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大哭,和士兵一起圍了這棟建築,不能放跑那個惡魔!雖然以前有不少人支持譚克拉的,可是在如此真相面前,也覺得自己受騙而更加憤怒。要不是士兵的威脅感,人們早就沖入裡邊將那頭肥豬揪出來碎屍萬段了。

可憐的譚克拉管家這時候還在四處尋找老爺。沒辦法,告密的人比他還了解譚克拉。

「謝謝你的幫助,托克斯大人。」傑西弗將自己的武裝狀態解除,感謝剛剛幫助殺掉刺客的長者。

「不用謝,我只是不放心你們,特別趕來,居然就發這種事情。那些保衛真是的,可雷歐被刺的時候也發揮不了作用。」托克斯有些氣地,然後問道,「科琳現在怎麼樣了?」

「嗯,正在屋子裡發愁呢。這次的圍堵明顯是有人組織的,我們到現在連敵人是誰都沒有搞清楚。」

「放心吧,一切@****都會起來的。」托克斯那穩重的聲音讓少吃了一顆定心丸。



……

太可惜了,就差這麼一點點……

楚守的觸手彷彿相應他的要求,強度增高,居然成功將梅杜思的舌頭給刺斷,然而離眼睛只有一點點距離的時候,長度不足了。

但是,楚守在那一瞬間所散發出來的氣姿,讓梅杜思驚恐不已。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從來就是嬌慣養的貴婦人從來沒體會過這種感覺,嚇得不停後退。

「諾南!救我!你只要喝了我的血,你就可以和我一樣美麗駐了!把這個礙事的傢伙殺了!」恐慌之中,梅杜思向在發獃的諾南求救。

炎剃。梅杜思的身子被切成了五塊,頭向著諾南,不解地問:「為什麼……」

「美麗嗎?你你的樣子很美麗嗎?」諾南將她的頭踢到鏡子前,道。

「啊啊啊啊!怎麼會這樣!?這不是我!!」在鏡中的梅杜思已經不是人類的形象,用怪物來形容也不為過。

「我終於知道我的丈夫為什麼要提出那個法案了……」諾南道,「克萊米現在的能力根無法管理那麼多的外來人口,那些人即使被你們拿來作為食物,大家都不會注意到。只有先將外來者控制,才能對那些失蹤人口進行統計和調查,我丈夫發現了這一點,才被你們殺的吧?」

「你們吉諾爾家族都是混蛋!你也不會有下場的……」那吵鬧的頭還在喋喋不休地詛咒,已經被諾南用火焰連同它的身體一起燒成灰燼。

真危險,要不是被那個衝擊震醒,可能會變成那種奇怪的物。如果變成那種殺死我深愛丈夫的怪物的話,我一定沒有臉再見到他了。諾南感慨地想著,了一眼地上的正在不明情況的楚守。真不知道能發出那麼恐怖感覺的物既然是這麼,不過還真得感謝它呢——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刻,要在被發覺這裡發的事情之前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由於戰鬥消耗大量的能量,能量來自於蛋白質的分解,楚守的身體又縮回如原始大。他現在也不太明白是什麼情況,不過那個的幫自己殺了怪物,而且殺死少沒有她的份,應該是人吧。再了,對方也是一名美哦,散發著就像熟透了的蜜桃一樣誘人的氣息。美就是正義,楚守決定和這名美一起走了。

到東西不停地跟著自己,諾南嘆了口氣,算了,讓它暫時跟著吧,帶它也離開這裡。

從後院匆匆離開,現在諾南正在和楚守趕回吉諾爾家族的房子。

「啊!」

「啊,對不起。」

「沒關係。」穿過街道的時候,兩名陌人偶爾一次碰撞讓楚守留意到了,楚守向那名正在道歉的人。心中又是氣又是高興——雖然樣子改變了,可是那句「對不起」的聲音楚守絕對不會忘的,就是那個射了他膝蓋一刀的混球。嘿嘿,樣子他落單了,子,輪到我收拾你了。

依依不捨地離開成熟的美,楚守尾隨在那個混球的後邊。

諾南這時候聽到自己家族發的事情,正在趕回去,也沒留意那個東西掉隊。 一郎雖然警覺性很高。可是對於這種非人類的動物,誰會在意呢?

一郎的辦事地點在一座山上,那裡幾乎沒什麼人往來。他與他的兄弟不同,他兄弟擅長的是近身肉搏和隱藏,可是這種工作危險,成功率也低。他的肉搏能力很差,但是他卻有屬於自己的特別戰技。

行動空間可以購買,雖然價格十分昂貴就是了。一郎從他的行動空間里拿出他摯愛的武器——貫日。

是一把巨型的弓,僅僅使用雙手是無法張開的,必須使用一隻腳協助才能撐開,適合超遠程狙擊的武器。

撕裂委託捲軸,出現委託人的樣子,是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

撕裂警戒捲軸,周圍進入警戒狀態,發現可疑物進入警戒圈,將會自動警報。

抽取出箭支。箭支上寫滿了符文。這樣的箭支有魔法效果,這次的效果為隱形和自動銷毀。

入箭張弓,一郎瞄準這次的目標——放箭。



……

「這完全是栽贓陷害!」譚克拉公爵被士兵押解著出來,面對這憤怒的人群,他是這樣辯解的。

然而人們並沒有聽下去,各種爛菜,泥巴紛紛砸到了這名尊貴的公爵身上,讓臃腫的他起來相當狼狽。

像什麼掠過去,譚克拉感覺到下半身一涼,自己的褲帶似乎被什麼割開了,包括,由於雙手被綁,他一時間沒辦法將褲子抽上來,他那下半身光溜溜地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當箭刺到地上時,符文發揮作用,自動將箭銷毀成粉末。這次的襲擊出了譚克拉外,誰也沒有察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將目光都投在了譚克拉的下半身上。

那條滿身是刺的蠕動的怪物讓不少人嚇了一跳,那名起來很正直的譚克拉公爵居然是個怪物!大家驚恐地紛紛後退。

可惡,沒有辦法了!現在已經沒有周旋的餘地!為什麼那些士兵會知道我的行徑?為什麼那些士兵知道我在這裡?剛才那個意外到底怎麼回事?這一切譚克拉明白有人要將他置於死地,這個人到底是誰!?現在來不及這麼仔細思考,先逃出去再吧。

譚克拉下半身的觸鬚開始分開,然後迅速地刺入附近士兵的身體內,再將他們拉回來,就像是青蛙捕食般迅速,那些士兵還不明白髮什麼事情,已經被拉到譚克拉的身體上。

譚克拉的身體不停地蠕動著,迅速吞噬掉掉那些被觸鬚捕獲的士兵,然後不斷漲大。來那些士兵已經被它給消化吸收掉了。譚克拉已經不是人類的樣子,有些像直立著的蛆,那是什麼樣的怪物啊。

繩子早就被被掙開,譚克拉的雙手迅速伸長,如同鞭子一般甩向人群,被他粘著的人立刻被吸收。

短短几十個星星時,譚克拉身體已經巨大得和樓那樣。

士兵們根沒想到會發這樣的突變,這次來的多是普通等級,那幾名比較厲害的軍官剛剛在譚克拉的突襲中死亡。一時間局面無法得到控制。混亂的人們在不斷發著踐踏事件,怪物不斷地吞噬平民,傷亡在不斷地擴大。

哼哼哼@****,早知道就應該這樣,通過吞食人類來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只要力量到了一定的地步,哪怕宮廷劍士和法師趕來,他也無所畏懼了,不定還能順便直接統治這個國家。譚克拉發現自己身體內洶湧上漲的力量,開始狂熱起來,更加瘋狂地捕食那些沒有等到控制的人類。

科琳正在房間里和伯父商量這次事件的對策,僕人進來,慌慌張張將突發事件告訴這裡的主人。

聽完僕人的報告,科琳立刻衝出房間,發現傑西弗和僕人正在打掃刺客破碎的屍體。

「這是刺客。」到侄那疑惑和不安的神色,托克斯解釋道,「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

簡單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科琳走到了面向出事地點的陽台上。

「啊,狠狠幹掉這幫混球!」弟弟利卡早已經在那裡戲,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在他來,這群包圍他們家的都不是人,死光才。

到那瘋狂殺戮的場面,科琳嚴肅地問道:「怎麼沒有人來處理?」

「廢話,這是突發事件,宮廷那邊還沒有反應呢!快點,趁著那些宮廷衛士還沒來,多幹掉幾個混球!讓你們吉諾爾家族!」弟弟還在高興地手舞足蹈。

「不行,要制止它才行。」科琳秀眉深凝,道。

「你……不是開玩笑吧?科琳姐姐?」利卡轉頭過,不可置信地著科琳,「他們都是死有餘辜啊?想想昨天,還有剛才,那麼那些冒犯死去的父親的暴行……」

「正因為是父親,我才要這樣干啊!」科琳聲音微微提高,道,「正因為父親是富坎特帝國的首席執政官,我們作為他的家屬,才應該要保護富坎特的人民啊!」

「科琳的對啊,利卡,你應該成熟一點。」托克斯也在一旁勸道。

到伯父和姐姐都這個樣子,作為弟弟的利卡沒有辦法反對,只得悻悻問道:「可是要怎麼辦呢?」

「使用『烈翼』怎麼樣?」科琳向伯父徵求意見。

「吉諾爾家族威力最大的魔法『烈翼』嗎?雖然威力很強,缺點也很多,凝聚時間長,一旦確定方向就無法改變,如果控制不的話,被譚克拉躲過了,就會對人群造成大規模傷害。」伯父搖著頭道,「而且,依照現在譚克拉的身體,『烈翼』無法一下子完全消滅它,即使擊中它,它也會馬上躲開,結果只能給它造成輕微的傷害,倒反對人群造成的傷害更加多。」

「那如果我們一起使用『烈翼』的話,怎麼樣呢?」科琳問道。

「我們?」

「對,我,你,托克斯伯父,還有利卡。」

「還包括我。」討厭的人的聲音,科琳用敵意的眼睛著自己的后媽。

「你剛才去幹什麼了?居然這時候才出現。」科琳冷冷地問道。

「我去做什麼你管不著。」諾南也回敬帶有敵意的回答,「如果不能一次性直接消滅這個怪物的話,後果可不是吉諾爾家族能承擔的,只憑你們幾個人,你有十足的把握嗎?」

「唔……」對於這句問話,科琳頓時無法反駁,「哦哈哈哈哈哈!你這麼想的話,那就別拖後腿了,萬一失敗了,死去的父親可是無法原諒你的哦!」

「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吵!現在應該先想辦法讓它先停止移動,不然即使威力足夠,也沒有把握打中它!」托克斯對這對關鍵時刻還忙著吵嘴的母真感到無奈。

「如果只是封它的行動的話,我可以辦到。」簡在一旁,「但是以它的體型,大概只能持續兩個星星時……」

「已經足夠了。」科琳道,「姐姐大人您先準備一下。我們準備的時候,會向你發出指示。伯父大人,要開始凝聚魔力了。」

「利卡,我們也開始凝聚魔力吧。」諾南對兒子發出命令。

「是的,母親大人。」

傑奎琳著大家凝重的表情,想到自己現在無法為大家出力,暗暗傷感。不行,要給大家打氣啊。

「大家,加油!」傑奎琳心中默默地想。

她卻不知道,在遠處的山頂上,有人將箭對準了科琳的心臟,而她的召喚獸將觸手對準了那個人…… 一郎對現在的狀況很放心,警戒魔法捲軸沒有發出警報,明沒有敵人靠近。這個東西屬於高級魔法,是花了他五十枚金幣買下來的,雖然很昂貴,可是任務完成以後獲得的報酬更加豐盛。

遺憾的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魔法對於楚守來,根沒有用。楚守到這個渾球一隻腿在山坡上,拉弓準備的樣子,樂得觸手亂顫。

嘿嘿,你這個姿勢還真**啊,做要被推的準備了么?

,已經瞄準了,發射……

突然覺得腳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身體失去平衡,一郎滾下山坡,箭也射偏了。

這一下子摔得真不輕,一郎是遍體凌傷,頭昏眼花。尤其腳上被石頭划傷了個口子,那是血流個不停啊。

敵襲么?一郎近戰的能力並不那麼出色,甚至是薄弱的,如果能躲過這個高級魔法還能逼近自己,那肯定是個恐怖的傢伙。

仔細地觀察來襲的敵人,發現某隻東西在那裡張牙舞爪地揮動著觸手,對自己表脅。

原來侵入動物的領地了……一郎的國家並沒有這種動物,只從艾斯伯那裡得到關於原始獸的一些基信息,就是這種動物沒有什麼智慧。至於魔免這項功能並不了解。

著狼狽的敵人,楚守那是樂啊,子,你這是自尋死路啊。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老子以前也是一名冒險者,自從膝蓋中了你子一刀……

一郎一拐一拐地爬上來,想將這隻礙事的動物丟走。

楚守到比自己高大的對手逼近了,彷彿聽到比賽的鐘聲響起。

第一回合結束,子,先放你一馬。楚守邊邊逃,躲進了亂草堆里。

到這隻物自己逃掉,一郎鬆了口氣。真是可惡,這裡店鋪的老闆就是個奸商!花了五十枚金幣,給我這種假冒的警戒捲軸。還我以前的警戒捲軸還保留下來,可以先用著。可惜那五十枚金幣了,回去一定要和店鋪老闆算賬。

調節了一下心理情緒,一郎又恢復了殺手色。麻利地從行動空間拿出警戒捲軸撕開,當進入警戒狀態的時候,再搭箭上弓,準備新一次狙擊。

著的腿雖然受了點傷,可是並不影響一郎,一郎拋開一切雜念,箭也慢慢瞄準科琳的心臟。

在一郎入靜的時候,楚守也活動了筋骨,準備第二輪的比賽。

comeon!楚守囂張地向一郎揮動觸手,遺憾的是,一郎根沒有留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