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一盞茶之後,撞山獸已然氣喘如牛,渾身到處纏繞著冰霜觸手,要怪就怪它的體型太壯碩了,如果小一些、靈巧一些,脫開冰霜觸手的牽制倒也不難。

雙臂發動玄勁,必殺技來了!

冰魄星河斬!

空中,劍刃上浮現出一縷縷星河漩渦般的光芒,璀璨奪目、威力驚人,碎滅之力破空碾壓而下,直奔撞山獸的脖頸而去,這一擊只要得手,撞山獸至少重傷!

然而,就在我覺得志在必得的時候,忽地撞山獸的身體動了起來,脊背上浮現出一縷縷符紋光芒,一些讀不懂的文字一一呈現,下一刻,這道渾厚無敵的符紋瞬間爆發出千萬道氣勁來,向著四面八方迸發開來!

「嗚哇……」

我一聲悶哼,口噴鮮血,瞬間就受傷了,整個人被衝擊得撞擊在岩壁上,臟腑都受到了不一的傷勢,好在不死身足夠強橫,否則這次恐怕骨骼又要碎裂了。

太古生命級的異獸,已經擁有了凌駕於人類之上的智慧了,居然如此狡詐,之前一直是在示弱,居然給我留了一招,打算用這招符紋術鎮殺我?

可惜,在我的紋骨光芒保護下,這一擊並不能殺我,甚至對我造成的創傷還遠遠不如上次直接撞擊來得那麼厲害。

「吼……」

撞山獸眸光凌厲的看著我,竟帶著幾分疑惑,看著我雙手之上泛起的紋骨光芒,居然開口說話了:「孩子,你居然掌握了紋骨力量?」

我沉聲道:「是的,我有紋骨,你要認輸了嗎?」

撞山獸又是一聲怒吼,壓抑著怒意,雙眸凌厲道:「那神紋是太古世界的力量,就憑你根本不配擁有,但偏偏……你居然擁有了一種破壞力極強的絕殺玄術,告訴我,這種絕殺玄術你是如何獲得的?在太古世界也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獲得這種玄術,你的玄術雖然力量很弱,但也可以列入絕殺之列了,你說如何獲得的?」

它說的是冰魄星河斬吧?

我不禁一笑:「是我自己參悟的,如果你想拖延時間的話那就不要白費心機了,我已經打算殺你了。」

「哈哈哈哈……」

撞山獸狂笑,巨大的頭顱被冰霜觸手勒著,變成了獨眼龍,笑得十分狂妄但又讓人好笑,它目中流露出不甘心與無奈,道:「想我堂堂的太古世界生命居然會敗在你這種小傢伙的手裡,說實在的,如果你沒有掌握絕殺玄術的話,一萬個你這樣的小傢伙也不會是我的對手,但偏偏命運如此,居然讓你掌握了玄術,實在是命中注定,我……認輸了,這七凌海第七重,你通過了!」

說著,撞山獸的身軀忽然幻化消逝,只剩下一堆狼藉以及粉塵,隨著撞山獸的消失,我也鬆了口氣,釋放掉了一大堆冰霜觸角,體內傳來濃烈的傷痛,臟腑受傷,有些嚴重。

器靈老人的身軀浮現,道:「孩子,你已經受了重傷,我建議你立刻出去療傷,傷勢穩定之後再來,你留下了印記,我會直接送你去參悟天地七章。」

「多謝前輩,送我出去吧!」

一陣玄妙力量涌動,把我挪移出了器靈空間。

「刷!」

一道身影飛掠而至,是李盛烈,一巴掌就落在我的肩膀上,哈哈大笑道:「臭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了,你可是當世第一人啊,第一個通過七凌海考驗的絕世天才!」

我慘然一笑:「李叔,我臟腑都受傷了。」

「快來。」

「嗯。」

喝下一大碗湯藥之後,這才好轉了一些,體內的臟腑、血脈都在飛快的自行修復著,我看了一眼七凌海外的印記,有些疑惑:「蘇顏還沒結束嗎?」

「已經一個小時了,必然是一場苦戰!」李盛烈目中帶著讚許,道:「萬靈學院這一代算是真正的崛起了,就憑你們這兩個小傢伙就能徹底鎮壓這一代的各方天才,特別是你小子,連七凌海都能通過,真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樣的機緣!」

我哈哈一笑:「也沒什麼……李叔,我的傷勢已經在好轉,我想進入七凌海去觀摩天地七章了,可以嗎?」

「不必進入七凌海。」

李盛烈笑道:「你就在神器一旁盤膝坐下,感悟神器力量,器靈自然會送你的念力進入異空間去觀摩七凌海。這樣你的身體在外面,就算是觀摩過程中有什麼差錯,我還是可以幫忙的。」

「嗯,好!」

我走上前,就在泥土地上坐下,念力飛起,與七凌海接觸,很快的就感受到了器靈老人的存在,他欣然送我前往勝境去了。

「嗡!」

腦袋猛然一陣嗡鳴,緊接著便是各種嘈雜的聲音,很快的眼前一片清朗,我出現在了空中,下方則是一片深不見底的雲海,除了縱橫千萬里的雲霧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卻又能清晰的感受到了雲海之下有著無數通天玄機正在沉睡、涌動著。

天地七章,到底是什麼呢?

我皺了皺眉,駕馭靈念沿著天穹飛行,目光看著下方,在感應最為濃烈的一段停下,目光看著雲海,這一看便是一個多時辰。

許久之後,雲海在我的觀摩下緩緩散去,露出了一大黑色連綿的山脈,山脈之上沒有草木,只有摺疊的斷層以及泛著七彩雲光的皺襞,這是……什麼山脈?

靈念滲入山脈之中,頓時一股渾厚玄機湧入腦中,讓人飛快的對天地自然的力量感悟更加深入了一個層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雲海散去越來越多,無盡的玄機開始展現在眼前,我疾速飛行,卻發現這片山脈連著另一個山脈,相距大約有百里之遙,但在我再飛行一段距離之後,發現了第三座山脈,兩兩相連在一起,在我更加專註的觀摩之下,卻發現這山脈下居然泛起晶瑩剔透的脈絡,那脈絡透著金色血光,甚至有血脈流淌。

不對,這不像是山脈!

我猛然醒悟,沒錯,從這幾座山脈里我感悟到的不止是天地自然的力量,更有磅礴的生命力量,這哪裡是什麼山脈,分明是一頭聖獸的脊背,而這頭聖獸就藏在雲層之下,脊背上的兩層鱗甲就相距百里,它到底有多大啊!?

如果不是靈念進入,恐怕我飛行都要耗費幾天幾夜!

目光落在聖獸的脊背上,仔細觀摩許久,似乎對天地自然的感悟又加深了不少,我紋絲不動,沉浸在對這頭聖獸的了解之中,但耳邊也聽到了外界人的說話聲,是李盛烈、墨秋白、墨秋寒等人都來了,甚至蘇顏也早就結束了對第五層的挑戰。

「步亦軒……已經感悟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墨秋白問。

李盛烈恭敬道:「是的,宗主,這孩子悟性超凡,天賦過人,實在是難得。」

墨秋寒卻低聲道:「宗主,七凌海內藏著的玄機乃是我墨焰宗的真正底蘊,就這樣被一個外人所觀摩參悟去了,豈不是我墨焰宗的損失?我看……儘早強行終止步亦軒的參悟罷了,讓他感悟了一天一夜,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墨秋白的聲音有些怒意:「秋寒,你怎能這樣說話?七凌海固然是鎮宗神器,但你別忘了,墨焰宗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弟子能參悟出七凌海的奧妙,如今步亦軒有這等機緣你卻想強行終止,我等都是修天道之人,怎能如此嫉賢妒能、是非不分?」

墨秋寒:「……」

一旁的墨秋依則說道:「來人,派出三百名內門弟子守護七凌海周圍一里,任何人都不得打擾步亦軒和蘇顏參悟天地七章,違者立刻出動執事院長老將其斬殺!」

「是,大長老!」

看得出來,墨秋白、墨秋依倒是很有長輩德能,比那墨秋寒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

第二天,蘇顏結束了感悟。

第三天,璇音姐來了,而我卻依舊沉浸在對天地七章的感悟之中,這頭聖獸的身體便是天地七章的玄機所在,而就在我觀摩它的頭顱的時候,便感受到了雄渾霸烈的冰霜氣息,那是一種碾碎一切的王道氣息,讓我禁不住的很快陶醉其中。

——————————————

有不少大兄弟說為什麼劍王不更新了,葉子這裡說一下,劍王傳說連載於小說網,這裡的更新一直都是最快的,也希望大家都來支持葉子,手機下載的app或者搜索的h5頁面都可以看~~~ 轉眼又是三天過去,第六天,雲海漸漸彌散,霞光萬丈落在巨獸的身側之上,照耀得一片金光熠熠,巨大的鱗片內氤氳著無盡玄機的力量,驟然直接彷彿一串串符文般湧來,鑽入我的大腦之中,留下了一道道火熱的印記。

這種情況已經出現三次了。

第一次是我觀摩聖獸脊背時,參悟了天地七章第一章《大地》的一些皮毛,第二次則是在我觀摩聖獸頭顱的時候,參悟了天地七章第二章《水寒》的一些皮毛,第三次就是現在,神秘力量鑽入腦中,飛快的沉澱為第三章《火焰》的真意。

又過了兩天,觀摩聖獸兩條通天前腿,腿部布滿了一道道足以有上十里長度的鱗片,鱗片閃爍金色光輝,瀰漫著滄桑之氣,我在器靈返祖回溯的見識過太古生命的威力,但眼前這頭聖獸毫無疑問遠勝於撞山獸那個級別,彷彿是整個世界的至尊一般,那種沉睡時產生的威壓就足以萬物臣服、天地自然發起共鳴了。

空中雲海彌散,接近大地上時,那些霧靄也一點點的開始消失,露出了聖獸完整的兩條前腿,鱗片如光、利爪烏黑,彷彿兩根擎天巨柱一般的巍然屹立在天地之間,腳下群山林立,無窮無盡,一眼看不到盡頭,誰也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所在。

第四章,《雷電》,我沉浸在對這種規則的參悟之中,那浩瀚的玄機布滿雙腿周圍,形成一個個霞輝四溢的雲海漩渦,彷彿目光與心神都會被一起吸進去一般,雷電屬於天之力,暴躁而難以駕馭,這也是我很少用沉雷拳的原因所在,掌握規則層次不夠,根本發揮不出強大的力量。

足足的過了近兩天,終於有所領悟,一道道符文印入腦海之中,形成了永恆的烙印,無盡的智慧與奧妙瞬間充滿心神,讓人一時間幾乎無法承受,我輕輕一聲沉吟,已然感覺到身體接近無法承受了,甚至外界的身體已經受傷吐血。

……

「他受傷了!」是墨秋寒的聲音:「步亦軒已經參悟十天之久了,我墨焰宗有史以來參悟最久的也只是三代老祖的九天罷了,他的資質再強恐怕也無法超越三代老祖,快點終止他的參悟,否則恐怕他就會有生命之憂了。」

「別動他!」

步璇音聲音淡然:「小軒入定參悟的時候誰也不能動,他比你們更加知道自己的極限,一旦承受不住,自然會自行終止,無須他人強行介入。」

李盛烈道:「步璇音說得沒錯,一切順其自然,步亦軒自己有自己的打算,他參悟越久,對我們墨焰宗來說越好,或許他能參悟出完整的天地七章第一章也說不定。」

不遠處,墨少游頗帶譏諷的說道:「完整的第一章?別開玩笑了,三代老祖也不過參悟過完整的前兩章罷了,這步亦軒的悟性難道能超越老祖?」

墨麟章道:「步璇音女武神,你大概還不知道吧,步亦軒在墨焰宗可沒少做事,斬殺了我們的鎮宗聖獸冰霜夔不說,還毀掉了墨秋寒大長老的乾虎、坤狼以及少主的三頭狂蛇,您可以問問墨焰宗的內外門,看看有幾人對步亦軒不是口誅筆伐的。」

「哦。」

步璇音只是淡淡的應了句,卻什麼都沒說。

反倒是掌門墨秋白的聲音響起:「都別說了,那些人沒有一件是步亦軒的責任,而且步亦軒此時領悟天地七章有何不好?你們須要明白,數千年來經過幾次幾乎滅宗的大戰之後,目前我們墨焰宗所掌握的天地七章僅僅只有殘缺的第一章,若是步亦軒能領悟完整的第一章,對我們墨焰宗來說簡直是形同再造,爾等任何一人的煉器威力都會隨之大大增強。」

宗主說話了,一群弟子再也不敢多說什麼。

至於一旁,蘇顏的氣息距離我很近,她一直保持沉默,這時,墨秋白聲音極為柔和的說道:「蘇顏姑娘,您……真的只參悟了天地七章第三章?」

「嗯。」

蘇顏道:「我修鍊的是火焰,所以我只選擇了火焰一章來參悟,但也只參悟了三天就抵受不住那種神秘力量的壓迫,只能終止了,我所參悟出來的第三章也只是殘缺的而已。」

「殘缺的也好啊……」墨秋白的聲音顫巍巍,道:「可否能請蘇顏姑娘把第三章給寫出來,我墨焰宗必有重酬!」

蘇顏莞爾:「嗯,但是我可能會記不太清,如果有錯漏的部分還請前輩見諒。」

「一定!一定!」

……

外面人的話讓我大為震撼,蘇顏所說的神秘力量壓迫是什麼,莫非就是聖獸的太古威壓?可我卻沒有太大的感覺,仔細想來,這種壓迫感無形之中就被消弭無形了,應該是我體內天賦「吞噬」的效果,吞噬可以形成領域來對抗領域,蘇顏的天賦是時間掌握,在這一點上就大大吃虧了。

深吸一口氣,靈神飛快來到了這頭聖獸的尾部,頓時看到兩條無比強壯的後退,擎天徹地,稍微移動之間就已經讓天地動搖,威力彷彿混沌初開一般,一道道太古符紋力量在聖獸體內澎湃涌動,隨時呼之欲出。

我在一座高山上坐定,筆直的看著聖獸的兩條後腿,開始領悟第五章《時間》,這一坐就是三天過去,終於感覺到了一絲疲倦,但依舊堅持,腦袋裡產生了些許的疲倦感,整個人搖搖欲墜。

終於,在參透的那一刻,無數化為光芒的符紋印入我的腦海之中,一一再次呈現出來,第五章似乎也領悟了,而且按照外界那些人的說法,應該是完全掌握,數千道符紋在我的腦海里留下了烙印,其中蘊含著天地自然以及煉器之術的種種玄機。

從墨秋白的話來判斷就知道了,這些東西對墨焰宗來說至寶,足以媲美甚至超越三大神器級別的存在,天地七章,這才是墨焰宗的立身之本啊!墨焰宗經歷上萬年,從第一代的威震天下到現在的偏安一隅,也印證了天地七章從完整到不斷失落,最終只剩下殘缺第一章而已,但就是這殘缺的第一章也撐起了墨焰宗如今的地位,若是七章全部收回,必然會再次曠古爍今!

至於天地七章對我的用處,其實暫時看不出來,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但是隨著對天地七章的參悟,我對天地自然的悟性也隨之提升,對我以後的修鍊和成長有著莫大好處,可以說,天地七章是一本能夠提升參悟著永恆悟性的絕學,不必修鍊,內心自行參悟其中奧妙。

壓住疲憊感,繼續,開始觀摩聖獸的腹部,那裡一樣布滿了鱗片,但在我盯住看了一個時辰之後,竟看到了別樣不同的東西,聖獸的腹內一束束符紋光芒流轉,居然形成了一個個極其瑰麗燦爛的符紋漩渦,就像是一個個永動機一般,為聖獸提供著永恆的力量源泉。

好強!

那是第六章,《風與空間》的力量。

我一坐就是三天,身體搖搖欲墜,這是我進入秘境參悟的第十六天了,外界的身軀已經疲乏不堪並且極為飢餓,就算是地御境靈修者那麼久不進食也已經完全扛不住了,何況參悟天地七章本身就對身體能量消耗甚巨。

就在我完全掌握領悟第六章的時候,渾身酸疼,無數符紋印入腦海,身體狂顫不已,而外面也傳來了一群人的說話聲。

「他是不是承受不住了?」墨秋寒皺眉道:「可千萬別是沉淪在了七凌海秘境之中了,我聽說過,數百年前曾經有一個弟子連續參悟了六天,被譽為當代的天才,但六天之後他就失去了自我,無法從七凌海秘境之中超脫,最終肉身死滅,靈魂也湮滅在了七凌海秘境之中了。」

步璇音立刻怒道:「墨秋寒,你給我閉嘴,你是不是真的那麼期待小軒有個三長兩短?告訴你,如果小軒肉身死滅,我立刻送你下地獄陪葬!」

墨秋寒大驚:「你這人怎麼那麼不講道理!」

遠方,一群內門弟子小聲耳語,但都不是什麼好話,氣得步璇音和蘇顏渾身顫抖,氣息幾乎快要無法控制了。

……

就連第六章也參悟了,最後輪到了第七章。

聖獸巨大的身軀已經隨著我的參悟而漸漸透明化,最終露出了體內的心臟,那是一顆巨大如山脈的金色心臟,不斷波動,金輝四溢,無比聖潔,甚至在我直視了幾個小時之後就連心臟外層的斑駁紋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與其說是心臟,在這種太古生命的修鍊強化下,這顆心臟早就變成了一顆無比珍貴的絕寶,就像是一顆舉世罕見、曠古絕倫的瑰麗寶石一般。

心臟的脈絡一點點印入腦海之中,第七章《星辰》的奧妙無比強橫,幾乎超越了前面六章的所有,畢竟天地自然萬物,歸根結底都是存在於宇宙星辰之中,這第七章的規則符紋最為駁雜與精深,它不只是龍靈大陸的天地自然,更有宇宙深處隱藏的奧妙與神秘,甚至,我隱隱然居然能夠看到三千世界里的萬物沉浮、天地生滅! 沉浸在對第七章的參悟之中,這次足足持續了近七天之久,當我感覺已經即將餓暈了的時候,忽地靈台光芒一閃,聖獸的心臟飛速搏動起來,搏動的力道十分雄渾,脈絡之中熱血奔流,甚至隨著這顆巨大心臟的每次波動,天地萬物的氣息也隨之脈動了一番,無比神奇與強橫,這頭聖獸居然本身就維繫著天地萬物的種種。

一瞬間,無數光輝從聖獸心臟內迸發而出,凌空化為一道道複雜晦澀的符紋,充滿了太古玄奧的力量,如果漩渦一般的旋轉,隨後如雨而落,不斷湧入我的腦海之中,留下一道道火辣辣的印記,全程都讓我有種靈魂被灼傷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往一隻玉瓶之中灌入超出承載的靈液一般,但偏偏這靈液十分瑰麗神奇,當完全滿溢之後依舊在拚命的貫注,結果直接導致玉瓶開始出現了一道道裂紋,隨後「蓬」一聲炸裂開來。

完了,我的身體炸了?!

這一刻我整個人都陷入了恐懼之中,但就在數息之後,卻感覺到身體無恙,倒是我的靈墟完全不同了,在天地七章的玄奧洗滌、淬鍊之中,炸的不是我的身軀,而是我的靈墟,當我心神沉入靈墟再看時,這地品的靈墟已經完全不同,原本荒廢的靈墟大地之上居然揚起了一縷縷金色光華,光輝奪目,一股渾然天成的生機已經在靈墟之中波盪開來。

我的靈墟……突破了?!

仔細觀摩之後,終於確認,狂喜不已,天地七章送給我的第一份大禮居然就是幫我靈墟突破,如今我所擁有的已經是一個下乘天品的萬物靈墟了!仔細看去,體內的靈墟正在不斷變化,一座座古山崛起,上面滿是青松盎然,接連崛起了成千上萬座古山,隨之衍生的還有無盡的河流,縱橫交錯,不斷有祥瑞的靈獸出現在山脈之間,整個靈墟都充滿了聖潔光輝與無盡生機!

果然不愧是天品靈墟!

我讚嘆不已,靈墟是靈修者的心臟,而靈脈等於是脈絡,二者同等重要,靈墟越發強大,則靈力也會越發磅礴浩蕩,天品、地品靈墟之間的懸殊如雲泥之別,當我的靈墟突破為天品靈墟之後,也意味著我能承載的靈力強度大大的增加了,靈力轉化、恢復、輸入的速度也大大提升,遠遠不是地品靈墟所能相提並論了。

有的人,一世修為堪稱天人,但因為靈墟無法突破,所以一生都只能停留在某個境界,靈墟即靈力的容器,容器不夠大自然會衍生無法突破的極限,天品靈墟意味著更大的機遇與未來,對每個靈修者而言都至關重要!

「呼……」

吐出了一口濁息,當我完全悟透的那一刻,眼前巨大的聖獸居然睜開了眼睛,那是一雙充滿聖潔、憐憫、光輝的眼睛,彷彿能看透世界萬物一般,聖獸筆直的看著我,嘴巴輕輕翕合,居然對我說話了,道:「珍重,有緣再見!」

我點點頭,靈識飛快被排斥出了器靈秘境,轉眼之間就已經重回身軀了。

「嗚哇……」

回歸身軀的那一刻,濃烈的排斥感傳來,我的靈識所承載的奧妙太多了,以至於身體都開始排斥,一時間體內血脈狂涌,吐血不止。

步璇音握住我額手,一道至純靈力湧入,道:「駕馭住。」

「嗯。」

我點點頭,身體孱弱,但目光卻澄澈無比,道:「姐,我餓了……」

步璇音不禁失笑:「已經準備好了湯粥,來吧……」

墨秋白急急走上前,不顧宗主的權威,躬身問道:「步亦軒……你是不是參悟了天地七章的部分了?快說……你參悟完全了幾章?」

我看了他一眼,但實在說不出話來,體力衰弱,而且天地七章說來話長。

結果璇音姐瞪了墨秋白一眼,說:「這事等小軒回復體力之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