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修心裡暗驚,此刻趕緊跟匕首內的那個浪三笑溝通,而浪三笑笑說,「放心吧,儘管進去!」

夜修這才安心,可是當他來到天龍學院深處一個院子時,這院子內有無數強大的氣息,這讓夜修納悶,這到底什麼地方。

直到夜修進入院子,來到一大殿,這大殿周圍有一層白光,而白光內是一片白霧,那個紫無極指著眼前說道,「這個,就是那院長留下的。」

夜修哦了聲,可這時周圍出現不少人,他們各個氣勢很強,而且都怪異盯著夜修,紫無極介紹道,「別緊張,這些都是學院的負責人,總共十位,而我就是其中一位。」

夜修看了下,臉上尷尬道,「見過各位前輩。」

那些人卻疑惑議論起來,「紫管事,你說他能進入裡面?」

「紫無極,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紫無極,他才玄骨境啊,開什麼玩笑。」

「紫無極,你這是要讓他進去找死嗎?」



一下子這些人,紛紛覺得紫無極選擇了一個不該進去的人,甚至有人勸說夜修,「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對,走吧,這裡不適合你。」

正在大家認為夜修沒這個能力,甚至可能會死時,夜修卻一個跨步,衝過這個陣法,猶如進入無人之境一樣,而且眼前一片白霧。

至於身後的眾人卻震驚了,「看,他進去了。」

「他真的進去了。」

那個紫無極心驚道,「真的是他的徒弟?」

正在大家以為夜修怎麼可以進去時,那個夜修已經走過迷霧,來到面前是一堵牆,而在這牆上,有很多畫,夜修好奇拿出匕首問浪三笑,「這個,就是第二境?」

「嗯,我在這裡領悟第二境的,你可以這裡慢慢領悟。」

夜修只好坐在這裡看著這些畫,在一一領悟起來,可這第二境界,沒這麼簡單,比第一境更難修鍊,所以夜修,索性把這畫一一記載腦海里,等回頭再慢慢領悟。

所以夜修記下來后,才轉身離開,而外面眾人猶如看怪物一樣盯著夜修,那個紫無極激動問道,「怎麼樣?裡面有什麼?」

此刻大家都盯著夜修,而夜修想到浪三笑說的,所以尷尬道,「就是一些破石頭,什麼都沒發現。」

這些人不信,那個紫無極更是急道,「怎麼可能,他當年可是這裡領悟血殺法的,怎麼可能會沒有呢?」

夜修表示真的沒有,眾人則議論起來,紫無極最後失落道,「好吧,那我們先離開這裡。」

隨後紫無極在前面領路,而夜修跟上,在路上紫無極卻問道,「你師傅教了你血殺法第一境,其他沒教嗎?」

「他當時有事,沖忙教了我第一境,就沒教了。」

紫無極只好不再說話,而夜修心裡卻暗自嘀咕,「還是保密點好,不然他們得讓我交出那些。」

對於紫無極,把夜修帶到學院一獨立屋內,並且對夜修說道,「這是我平常修鍊的地方,以後你沒事,就在這裡修鍊吧,明天你自己前往廣場。」

「嗯。」

紫無極這才離開,而夜修在這屋內四處逛,發現四處都是牆,而且牆上很多畫,有學院地圖畫,還有一些斗元技,甚至還有一些殘缺秘術。

可夜修沒這心情學習,他發現用暗夜蝙蝠的力量,發現暗中有人偷窺自己,而這個人,正是那個紫無極,這讓夜修暗自嘀咕,「他肯定懷疑我隱瞞了血殺法。」

於是夜修拿出火龍劍,直接修鍊劍法,而不是修鍊匕首的血殺法,而那個紫無極在暗中觀察一會後狐疑道,「難道這傢伙真的什麼都沒得到?」

可紫無極不甘心,於是在這裡整整監督了一天一夜,一直到次日,夜修才收起劍,心裡暗嘆,「竟然能監視一天一夜,也真是厲害。」 夜修心裡犯嘀咕後起身離開,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然後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這裡,再次出現時,來到了所謂了廣場。

這個廣場是天龍學院平常學生們有什麼重要事情聚集地方,而此刻在這裡,都是天髓境的,還有幾個地血境的,唯一一個玄骨境就是夜修。

這些人看到夜修頓時議論起來,甚至有人拿他跟李一劍作比較,畢竟李一劍也是最近天才殿出名的天才,而且還把不少天才班不少天髓境的人打敗了。

因此那些人各種議論,而夜修卻來到納蘭夢身邊,看著她那冰冷的臉笑說,「見到我,也不高興下。」

「別多嘴,安靜點,不然等下你又要得罪不少人。」

夜修不解,「又要得罪不少人?怎麼了?」

這時不少天髓境高手紛紛出現,而且還是天才班的,甚至有些還虎背熊腰,看起來很猛的樣子。

「喂,小子,聽說她是你未婚妻,是嗎?」那是一個牛高馬大的男子,看起來二十歲左右,同時一身熊皮做成的褐色獸衣,同時雙手還帶著熊掌手套。

不僅如此,對方的脖子還帶著一串熊牙的項鏈,給人感覺就是一頭熊一樣。

「喂,發什麼呆啊!」

夜修這才從關注中回神,「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人指了指自己,「我,熊剛,喜歡這樣的丫頭,你,把她讓給我!我保你在秘境安然無恙,如何?」

眾人噓聲一片,而夜修卻似笑非笑,「給你?」

「對!」

大家都好奇夜修會怎麼回答,畢竟這個熊剛,可是天髓境第二的人,僅次於藍凌,不過這兩人實力也只是有微妙差距,不是很大,因此也有人把他們稱作天髓境最強兩人。

可夜修卻笑了句,「等你死了再說吧。」

眾人吃驚起來,而那個熊剛雙眼瞪大,猶如青蛙眼一樣瞪著夜修,「小子,你再說一次!」

「我說,等你死了再說。」

熊剛惱火,而夜修這時還一股狂妄的掃看周圍說了句,「各位聽著,不管是誰,只要是敢打我未婚妻主意的,我一定不會給他好臉色!」

納蘭夢聽到這話呆住了,而周圍的女子們露出羨慕神色,可那些男子不少人各種嘲笑,「小子,到了秘境,看你還這麼狂不。」

「對,到了秘境,可沒有天龍學院那麼規矩。」

「反正,他也就這裡敢這麼狂,回頭到了秘境,就是孫子了!」

..

那個熊剛更是雙拳握緊,兩眼瞪著夜修,「小子,等著,到了秘境,我第一個,就把你砸成肉泥!」

夜修懶得理會,而暗處的陸少天等人面面相覷,心裡露出竊喜神色,至於那個萬毒欣,心裡卻有些嫉妒,甚至有些不爽。

尤其來到學院開始,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個納蘭夢身上,而她卻成了無人問津,這要是在以前六宗,她肯定會跟納蘭夢叫板,可現在她只能在那暗自握拳,心裡歹毒之意更是一浪堆一浪。

除了萬毒欣,在人群里還有一個女子看著夜修似笑非笑。

直到藍凌以及一些學生紛紛前來后,那個紫無極也出現,他看向眾人說了句,「今天,你們這幾千人,會一起送往秘境,到時候去了裡面,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所以你們在裡面要互相幫助,知道嗎?」

眾人表面上大喊,「是。」

可心裡各個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而那個紫無極隨後又說道,「由於這個秘境比較特殊,甚至還可能發現什麼好東西,到時候希望大家能把發現的東西上交,學院一定會重賞。」

眾人好奇會有什麼,而那個紫無極又瞄了一眼,「而且這次秘境開啟一個月,一個月時間一到,你們都得回來,否則秘境關閉剎那,你們就再也無法出來,而留在裡面的人,將會死在裡面,明白嗎?」

「明白!」

紫無極看到眾人都已經明白后開口道,「走,通過傳送台,前往秘境入口,希望大家陸續前往,不要爭搶,反正時間都一樣,一個月。」

「是。」

隨後紫無極帶上大家來到一大殿,而這裡有傳送台,大家通過傳送台後,來到一片森林,而這森林周圍都是天龍學院的一些高手看守著,顯然是防止被人靠近。

同時在這傳送台附近,有一個類似墓地一樣的入口,而且閃爍著黑光,像是一種怪異結界,至於那個紫無極盯著眾人,「這秘境比較特殊,如果有誰在裡面突破,超越了天髓境,必須馬上出來,否則會修為馬上倒退,以後再想突破就難了。」

眾人沒想到還有這事,但是不少人已經蠢蠢欲動,尤其不少人今年就是為了秘境才加入天龍學院的。

至於紫無極看向眾人最後開口說了句,「進去吧。」

只見眾人一個個飛躍沖入那個黑色結界,而夜修自然也在其中,正當他跟納蘭夢沖入結界時,夜修像是穿透了什麼一樣,可下一刻,他來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

這可把他嚇到了,「奇怪,剛才一起進來的,怎麼就我一個人啊?」

夜修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事,於是趕緊把那獸皮地圖拿出來,他看了下周圍,發現這個地方雕像和各大入口對比,正是獸皮圖上所指的其中一個入口。

同時在這獸皮圖上顯示好幾百個入口,這讓夜修暗嘆,「這地圖到底怎麼來的,為何能記載這麼詳細。」

正在夜修疑惑時,他感受到也有人到達這個地方,他趕緊收起圖,而這時出現的是一個陌生女子,她看起來很樸素,而且很純凈,甚至看到夜修,還非常有禮道,「夜公子。」

夜修疑惑看向她,「我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

「哦?你認識我?」

「嗯,你的比賽我看了,非常厲害,而且我覺得你的天賦肯定不止這些,如果你不嫌棄,我們以後做朋友,可以嗎?」

夜修第一次碰到這麼主動,而且還倒貼過來的女子,這讓他有些好奇,而那個女子故意把上衣穿的很寬鬆,甚至扣子都要掉下來了一樣。

尤其對方還是那種半透明的紅色衣裙,下身那白嫩的大腿,還刻著一些小花,猶如紋身一樣,而夜修笑說,「可以,我最喜歡和美女做朋友。」

對方激動道,「我叫莫雪。」

「嗯,莫姑娘,能來到同一個入口,說明我們有緣分,不如就趁此刻,我們坐下好好聊聊。「

莫雪臉色變了下,心裡卻暗驚,「果然是個流氓,怪不得侯爺要讓我來。」

於是莫雪笑著調侃,「夜公子,你都有未婚妻的人,要是她知道,對我說三道四,多不好啊。」

「放心,她不會知道的。」

莫雪還是委婉的拒絕,「那個,我們還是趕緊找個元氣濃厚的地方修鍊,不然白來這裡了。」

「哦,也對,那我們找找。」

然後夜修在前面行走,而那個莫雪卻後面時刻盯著,同時手中出現一水凝聚的冰,這冰一個飛躍悄悄來到了夜修身後。

同時落在夜修的脖子上,瞬間一股冰涼傳遍夜修全身,這讓夜修吃驚道,「怎麼了?有水?」

莫雪指了指這個秘境頂上說道,「也許上面滴水。」

「這樣啊,那我們繼續找。」

「嗯。」

可夜修心裡卻冷笑,「在我身上下毒?真以為我看不出來?」

此刻夜修體內已經把這毒一一去除,但是還是要裝難受的樣子,只見他突然走了一段距離后,渾身無力的坐下道,「奇怪,我怎麼感覺沒力氣了。」

莫雪心裡詫異,「我這毒,有那麼快啟效果?」

夜修看到她發獃時,他趕緊問道,「怎麼了?」

莫雪回神,「沒,沒什麼!」

夜修這時正打算欺騙一下對方時,感受到有兩股氣息往這裡趕來,而且一股氣息是納蘭夢的,另一股氣息是那個熊剛。

夜修頓時一個念頭閃過,然後一臉難受的樣子靠在一邊上虛弱道,「這怎麼回事,我,越來越難受了。」

莫雪暗驚,「難道下重了?」

夜修假裝頭昏顛倒,而那個莫雪暗罵,「下都下了,沒辦法了,只能殺了他了。」

可這時納蘭夢從一邊隧道跑來,而且那個熊剛也追上,可就這時他們看到倒在一邊的夜修,以及站在那裡的莫雪。

那個納蘭夢大驚來到夜修身邊,「你,你怎麼了?」

夜修虛弱道,「我,我剛才脖子上被一定冰冷的水滴了,然後就渾身無力了。」

這話一出,那個熊剛哈哈大笑,「看來一滴封力秘術,還真是厲害!」

納蘭夢費解,「什麼一滴封力秘術!」

那個熊剛得意道,「納蘭姑娘,難道你沒聽聞過,太古大陸有一類人,天生就是水系體質,而且寒冰型的,同時他們有一種秘術,可以立馬封住低於天髓境者的元氣,我想他中的,應該就是莫雪學妹下的封力秘術!」

納蘭夢立馬明白什麼一樣怒視著莫雪,「你為何要對她下手?」 那個莫雪理所當然的笑了起來,「有人要他的命,我幫個忙而已。」

納蘭夢質問,「誰!」

「抱歉,怎麼可能告訴你呢!」

納蘭夢哼了聲,手上出現兩把劍,準備跟那個莫雪一戰,而那個莫雪卻看向熊剛,「熊學長,我們合作,一起把她拿下,到時候她就是你的了,如何?」

那個熊剛一聽樂了,「好。」

得到熊剛的幫助,莫雪立馬高興,周圍閃爍著無數水滴,而且這些水滴化成一個個小冰水,然後在那嫵媚的笑說,「學妹,你長得確實不錯,不過今天你就好好陪陪熊學長吧。」

熊剛早已熱血沸騰的哈哈大笑,同時雙手閃爍著褐色光芒,那正是土元氣,做好隨時出手牽制住那個納蘭夢的架勢。

納蘭夢氣急,「你們!」

莫雪鬼魅一笑,「動手!」

隨後那莫雪無數冰水飛向那個納蘭夢,而納蘭夢知道這個冰水雖然對天髓境沒有毒性,但是可以讓沾到的人行動緩慢,所以她趕緊避開。

可熊剛雙手一拍,那個納蘭夢周圍落下無數隨時把她困在一個小範圍內,讓她無法離開,眼看她就要被那些冰水給擊中時,那些冰水突然消失了。

不僅如此,那個莫雪重重的撞在一牆角凄慘的叫了一聲,納蘭夢跟熊剛大驚,紛紛好奇發生什麼。

這時夜修從暗處走了出來笑說,「真當我好欺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