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提!」

霎時間,霍曉璇已是舞著小拳頭衝到了風韌面前。

一陣打鬧嬉笑之後,二人也是整備完畢,出門之時,直接看見了靠著對面牆壁上的沈月寒,只是不知道她究竟在那裡等待了多久。

「早啊。」風韌尷尬一笑。

而霍曉璇見狀直接摟過來風韌的一條胳膊,對於沈月寒多少有些示威的意思。

不過,沈月寒似乎對此根本不在意,對於二人從一個房間里出來而且是這麼晚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道:「一起去用餐如何?」

下午,依舊是冰焰谷廣場。

相較昨夜的人山人海,此刻在場之人已然少上了近一半,似乎不少人都只是來碰碰運氣,第一輪都無法勝出的直接打道回府,也不繼續觀戰下去。

但是縱使那樣,依舊喧鬧非凡。

按照至尊樓長老的指示,風韌三人分別站在了各自的位置上,與之前勝出時的擂台號一致。而在合計十六位第一輪勝出者的面前,四名服飾幾乎一致的至尊樓弟子傲然而立,似乎他們便是無需參加比試,直接晉級的那幾位。

而此刻,四人的依舊神情輕鬆,對下方指指點點、談笑風生,似乎接下來的比試他們依舊可以無需參加,或者就是有恃無恐。

過了沒多久,一位至尊樓長老踏著虛空來到眾人上方,隨著他的現身,這一片區域的氣息流動都好像凝固大半,隱隱中多出一抹淡淡的威勢壓迫。也是當他出現的那一瞬間,所有至尊樓弟子肅然起敬,就算是那四位直接晉級的弟子也是不再言語,一臉的尊重與崇拜。

這位長老的實力,應該是道級層次吧?就是不知道,比起青龍或是秦毅成而言,他是更強還是更弱。

風韌心中暗暗猜想著,不過憑藉著他現在的修為,根本得不出結果。

望了一眼下方的二十位脫穎而出者,那名長老沉聲說道:「冰焰池開啟在即,我知道你們的目標都是沖著那個。但是現在的名額只剩下了兩個,而這裡有二十人,這代表著什麼你們應該清楚。第二輪的比試很簡單,我會逐漸釋放出越來越強的威壓,沒有底限,直接到還能夠撐著站立的人只剩下一半為止。」

說罷,他又望了眼遠處不少圍觀者,補充道:「我知道,在場之人肯定也有其餘幾大宗派跟隨自己弟子前來的強者,恐怕實力也不亞於老朽。你們等會兒盡可使用一切手段監視我的所為,絕對不會對自己宗派弟子有所偏袒放水的。」

很快,不遠處就飛掠出了四道身影,懸浮半空,應該就是另外四家宗派跟隨前來的長老。

「還有,你們也可以幾個人一同協力抗衡老朽的威壓,不過那樣也將承受更加巨大的壓迫力。究竟如何選擇,看你們自己的決定。半刻鐘后直接開始,給你們最後一點時間準備下。位置隨意站,只要不出這個圈,那都是一樣的。」

那位至尊樓長老抬手一劃,地面上頓時多出一圈金色光焰,將二十位參賽者全部圍困在裡面。

血海盟、神兵閣、皇宇宗以及天機谷的四位弟子待著原處沒有移動,對於他們而言自然是沒有什麼人會去聯手的。更重要的是,他們相信自己的實力。

至於關昀,不過瞥了瞥風韌這邊一眼,也是沒有移動位置。

倒是那七位從第一輪比試中勝出的至尊樓弟子似乎有些不放心,三三兩兩站在了一起,分成三組,似乎決定了要攜手去對抗將會更加劇烈的威壓。

「你們決定了嗎?自己單幹,還是一起?」風韌左右各瞥了一眼。

霍曉璇倒是直接,走到了他身邊嘻嘻笑道:「先試試吧。要是堅持不住了,小風韌你可要幫我。那個時候,在一起也不遲。」

而沈月寒僅僅挪出了半步又止住,輕聲道:「還是不麻煩你了,我自己能行。」

半刻鐘很快就過去了,隨著至尊樓長老的一聲低吼,一圈泛著金紅色的漣漪從他周身擴散出去,正好全部罩在那一圈光焰之中,有些實質狀上下起伏的氣流之中,無形的壓力不過緩緩增大。

那一刻,觀戰者所有人的目光都燃起了興奮,等待著結果的出現。

來自另外四家宗派的長老也毫不避諱,全部出手將一股勁氣注入到那圈光焰之中,顯然是在監視至尊樓的長老是否正如他所說那樣沒有舞弊。而無形中,他們四人也是相互制約,讓彼此都不能出手幫忙自家的弟子。

而在人群中,還有一道隱匿的身影微微顫動了一下,幾道無形的波動悄然瀰漫,根本無人發覺。

光焰圈中,幾乎所有人剛開始時都是一臉輕鬆,而也就當他們有著一絲僥倖心理覺得不過如此之時,壓迫感驟然劇增。

那一瞬間,竟然站不穩直接倒下兩人,其中一人正是至尊樓的弟子。跪倒在地的那一刻,他已是滿臉蒼白,心裡很是清楚,不用等整場盛典比試結束,自己的懲罰就會到來。

雖然,至尊樓自己也清楚冰焰池名額只有兩個,但是也私下和每一位參加比試的弟子警告過,誰要是敢在輸得太快敗壞了至尊樓威名,那麼接下來就必須承受懲罰。

昨晚被關昀擊敗的那人,此刻已經被封住大部分修為扔到刺骨深寒的冰窟里去關禁閉了,至少三個月。雖然有人盯著會確保他不死而且修為不降,可是那股折磨絕對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至於倒下的另一個,赫然是第一輪晉級的十六人中除去風韌、關昀、沈月寒、霍曉璇四人,以及明五宗的合計十一位弟子外唯一一個恐怕是與中域八大勢力沒有絲毫關聯之人。

但是倒下之刻,他臉上雖有不甘,但也沒有太大的失望。作為一個非一流勢力的弟子,又無什麼奇遇,能夠進入第二輪已經算得上不錯了。

那兩人還快就被送出了光焰圓圈,而壓迫的勁力還在持續增加。

很快,剩餘六名兩兩聯手的至尊樓弟子也是有些吃力了,額角上滲出汗水的同時軀體微顫。

而直接晉級的四位依舊一臉輕鬆,與那四名來自其餘宗派的弟子一樣,好像毫無壓力。

關昀似乎有點壓力了,卻也能夠撐住。

至於霍曉璇,她已經是不自覺握住了風韌遞過來的手,兩個人的勁力融合在一起,化為一層結界抗衡著加倍的威壓,其中卻也是風韌獨自擋去了七成。

遊刃有餘之刻,他瞥了眼一旁的沈月寒,不由心中一驚。

只見對方本身嬌白的臉龐上此刻已是泛起了一絲蒼白,一頭冰藍色秀髮在勁氣吹拂下胡亂飄舞,整具嬌軀瑟瑟發抖,而垂下的雙手也是緊緊握住,顯然支撐得很是吃力。

況且,此刻就屬她修為最低,只有域級五重。

要不是渾身上下都躍騰出一簇簇晶瑩的幻晶陰火,在冰冷的燃燒中幫忙化去了部分壓迫之力的話,沈月寒早就倒下了。

「曉璇,和我一起往那邊挪一些,沈月寒她有些撐不住了。」風韌輕聲說道,誰知卻是看到霍曉璇有些賭氣地搖了搖頭。

「這種時候別鬧脾氣了,我們既然是一起來的,那麼自然應該攜手一致才對。」風韌有些急了,也是看到沈月寒的顫抖幅度似乎越來越大,就要撐不住了。

「那也行,不過你事後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霍曉璇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風韌無奈道:「行,什麼都答應。」

話音落時,他直接帶著霍曉璇往旁邊一躍,探出的右手一把抓在了沈月寒冰冷的小手上。

剎那之間,感覺到自己小手被一團溫熱所包裹,沈月寒下意識地掙扎了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是風韌在幫自己,不由臉上微微一紅。

同時,她承受的壓力也是驟減,有種如釋重負的舒暢感。

不過那股輕鬆並沒有能夠維持多久,已然留意到這邊是三人協力的至尊樓長老戲虐一笑,隔空撥出一指,一絲勁氣隨即融入到無形的空氣中。

霎時間,風韌三人那一塊的壓迫感暴漲,所踩著的地面都瞬間下陷了半寸有餘!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這點威壓而已,算不了什麼!曉璇,沈月寒,抓緊我的手!」

風韌沉聲一喝,先是自己下意識握緊了十指,將兩隻交到他掌中的柔荑拽得更緊。

下一刻,一抹淡金色光芒直接印在他雙眸之中,變幻中最終凝為纖細龍形。與此同時,一聲威嚴的龍吟聲憑空響徹爆發,巨大的波動自風韌周身瀰漫,竟然眨眼間將那位至尊樓長老降下的壓迫全部擊碎!

滄海龍吟第三層,星宇顫慄龍威臨。

緊接著,淡金色的炙熱光焰從風韌身上躍騰涌動,洶湧的勁氣凝聚為無數圈光暈漣漪浮動在半空,最後一同匯聚化為一條半透明的巨龍虛影,一對閃爍著金光烈焰的雙眼直接打量著那位施展威壓的至尊樓長老,似乎隱隱有一股挑釁的意味。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這一刻,整個冰焰谷廣場震驚了。沒有一個人想過,竟然還有人會在道級強者的威壓下不但能夠承受得住,竟然還可以發起反擊。

那道巨龍虛影的波動雖然依舊只停留在域級層次,然而擴散出的淡淡威勢中卻有著一股莫名的奇異力量,讓無數人心中湧起一陣不知名的敬畏感,仿若出自本能,來自內心的最深處,就像是卑微之人對上位者的臣服。

「這是什麼?」那位至尊樓長老也是一驚,下意識再次加大了手中的勁力釋放。

身為此處應該是裁決正常比試的最高執行者,他潛意識裡已然認定絕對不容許有人在這裡忤逆自己的權威!

壓迫又一劇增,而且僅僅只是風韌三人那一塊。第一時間更新

對此,其餘幾位來自明五宗的長老雖然也有些想要提出這對待不公平,不過相互望了一眼,卻是最後全部壓在心裡不說。一是這與他們沒有直接關聯,二是他們也同樣想看看那個來路不明的黑袍青年究竟能夠做到哪一步。

很快,淡金色的巨龍虛影上已是布滿裂縫,在道級強者稍微認真些釋放出來的壓迫勁力之下,它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感覺到風韌的手在顫抖,霍曉璇咬緊了自己的下唇,她此刻分擔承受的壓力很輕,完全可以應付。但是,她心裡很清楚,那是因為風韌獨自一人承受下了大部分的壓迫,連同她與沈月寒的一起。

「不行,這個樣子下去僅憑小風韌一人肯定是撐不住的。」她輕聲一嘆,經脈里開始運轉起一絲與平常有些不一樣的勁力,卻也同樣熟悉。

虛空中,淡黃色光暈泛起,同時印在霍曉璇的雙眸以及后腰之上,纖細的紋路自我匯聚交織,很快便繪出了大地紋章的圖案。

隨著她抬腳重重往地上一跺,大地紋章圖形的法陣直接刻在地面上,而後又化為一圈光暈迅速升起,正好罩在在那道巨龍虛影的軀體之上。

淡黃的流光縈繞盤旋,巨龍身上的裂縫竟然以一股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緩緩癒合。不僅如此,之前對它形成壓迫的那股勁力波動也是重新受到龍威顫慄之下的壓制,周圍虛空中爆裂出一連串的沉悶低響轟鳴。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微笑著望了努力中的霍曉璇一眼,一抹興奮的微笑挽上了風韌嘴角,他釋放出的勁力再次上升了一個層次,更為強橫的威壓激蕩在半空中,隨著巨龍仰頭的一聲長嘯回蕩在整座冰焰谷中。

嗚嗚嗚嗚——

那一刻,作為限制結界的那圈光焰都黯淡許多,似乎要被撕裂擊碎。

「小子,你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至尊樓的那位長老有些動怒了,左手再次撥指一彈,降臨而下的壓迫感暴漲一倍,依舊全部朝著風韌三人所在的位置狠狠轟鳴落下。

霎時間,大地紋章與巨龍虛影同時顫抖,裂縫在二者身上不斷蔓延,抗衡的天平又一次顛覆傾倒。。。

「還有我呢。」

沈月寒突然輕聲一念,握住風韌右手的小手上寒意更盛,身上躍騰起的幻晶陰火驟然翻滾直接蔓延在半空,晶瑩光澤下卻又裂出無數耀眼的粉藍色。

很快,又一聲龍吟響起,不過卻無之前那種威嚴雄厚,可是也多出了一抹冷厲陰寒。

只見在半空中,一道冰藍色泛著少許粉紅的龍影環繞在先前的淡金色巨龍身旁。在它身後,六片鰭狀的羽翼赫然一振。

剎那之刻,無數晶瑩光焰翻滾爆發,其中瀰漫的卻是一股足以凍結世間萬物的深寒。

與此同時,大地紋章迅速縮小一合,直接融入到了淡金色巨龍虛影的體內,引發它一聲顫慄蒼穹的怒吼,威嚴直刺雲霄。第一時間更新

熊熊的淡金色光焰奔騰洶湧,赫然與冰龍的幻晶陰火融合一體。

冰與火的力量,在這一刻赫然交織,泛起一片朦朧的幻離光彩,半空中儘是絢麗。

「真好看啊,還是再多加一點吧。」霍曉璇臉色也是有些蒼白了,卻依舊嘻嘻一笑。在她抬起的掌心裡,一團淺綠色的光焰歡快躍騰。

第三股火焰融入其中,兩道龍影盤旋升騰,在琥珀幽炎為媒介的催化下,三股毀滅性的力量轟然凝聚,進而爆發為一片震天動地的轟鳴。

轟!轟!轟!

那一瞬間,至尊樓的長老也是立即出手,真正屬於道級層級的雄渾勁氣赫然爆發,正面迎向融合了三股奇異烈焰之力的恐怖波動。。。

頓時,大地戰慄,強橫凜冽的波動瞬時回蕩在整座冰焰谷中,翻滾的光焰濃煙幾乎將天穹都遮掩大半。

一切平息之刻,那位至尊樓長老保持著探出右手的姿勢懸浮半空,臉上不可抑制地帶著怒意,目光緊緊鎖定在下方。

只見風韌與沈月寒、霍曉璇二女一同半跪在地上,所處位置的地面已是下陷近乎半米。

而在他們身旁,其餘參加第二輪比試之人也倒下了大半,能夠繼續站穩的也都很是勉強,其中幾人已經抽出冰冷拄在地面上才堪堪穩住。。。

「你們三個,出局!是誰允許你們隨意出手反抗的,竟然還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那位長老沉聲一喝,毫不客氣地抬手一揮。

嗤!

無形的勁氣卻是轟擊在了一層憑空浮現的屏障上,一道人影悄無聲息出現在了風韌身前,冷笑道:「似乎,之前是你不守規矩吧?這個年輕人最初不過只是純粹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抗衡你的威壓,倒是你先越界了,施展出明顯不是一個層次的威壓去對付他。在那樣的情況,恐怕任何一位武者都會憑著本能奮起反抗吧?」

說罷,他的目光掃了一眼另外四位來自別的宗派的長老,他們也不知為什麼都是點了點頭。

而且,這本身就是事實。第一時間更新

「他說得對,先違反規矩的是你。」皇宇宗的長老率先發話。

緊接著,神兵閣的長老也是點頭道:「事實就是這樣的。」

血海盟的長老沒有發話,卻也輕輕點頭。

至於天機谷,那位長老更是絲毫不給留情面,肆無忌憚地笑道:「這就是至尊樓的氣量嗎?明明自己理虧在先,卻還想顛倒黑白不成?」

雖然冰焰谷是至尊樓的地盤,不過這場盛典其實勢力宗派在場太多,那位長老自然也不好發作,面對著好幾位實力並不比自己差多少而且來路不凡之人的指責,也只能沉聲回道:「你們說的也對,確實是老朽有些意氣用事了。不過,目前成了這個樣子,這一輪的結果又該怎麼算呢?」

他瞥了眼,目前還能夠算得上站著的只有六人而已,至尊樓兩位,其餘四個宗派唯一出戰的弟子也都健在。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要我說吧,剛才這三人的所為大家都有目共睹,雖然說的是倒下就判輸。可是在剛才那種對碰之下,恐怕換做現在還能夠站立之人,甚至沒有一個可以撐得下來的。況且,之前他們已經承受住了應該是比正常強上好幾倍的威壓,也算是過關了。要我說,至少,他們三個也該一起進入下一輪。」站在風韌身前之人隨口說道,卻是有一股不容旁人抗拒的威壓夾雜其中。

風韌詫異地望著這位幫了自己大忙之人,卻是根本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裡曾經見過他,似乎只是萍水相逢,曾經從未遇到過。

另一邊,未等至尊樓的長老發話,那四位其餘宗派的長老竟然出奇地全部贊同,而且每個人似乎都有些幸災樂禍的笑容。

原因很簡單,他們的弟子都全部晉級了,那麼剩下的名額中自然更願意看到至尊樓的弟子越少越好。

那位至尊樓長老眉宇間的陰霾更重,幾乎是咬牙切齒道:「那麼,最後還有一個名額,算誰的?」

似乎早就等著這句話了,站在風韌身前之人高深莫測一笑,抬手指向了遠處半跪在地上的關昀,哼道:「當然是他了。雖然所有人都倒下了,可是明顯他的狀況最好,不是嗎?」

眼見又不是至尊樓的弟子,那位長老勃然大怒:「你究竟是誰,這可是至尊樓的盛典,哪裡輪得到你一個來路不明之人隨意說三道四?」

可就在這時,一個充滿著威嚴的聲音從空而降:「二長老,注意一下你的言行。這位姬先生可是我親自請來的貴客。難不成,你是想質疑我嗎?」

眨眼間,一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中,無形的威勢悄然瀰漫。

眼見此人現身,那位長老連同著冰焰谷中所有至尊樓之人皆是半跪著一拜,異口同聲。

「參見副宗主!」

那人點了點頭,回道:「接下來,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二長老還有些遲疑,卻也不敢忤逆,只得點頭道:「明白了,這十人全部晉級第三輪,準備三天後的最後比試。」

「不錯,正是如此。」那位至尊樓副宗主目光掃過下方十位晉級者,最後在至尊樓唯獨剩下的兩名弟子身上都停留了一小會兒,然後扭頭望向那位姬先生,沉聲道:「就如你所願好了。不過記住一件事,這兩位我至尊樓晉級的弟子,同樣將獲勝贏取最後的兩個冰焰池名額。」

「無論過程如何,結果早已註定!」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所有人都在。

風韌望著關昀朝著那位現身幫忙之人俯身一拜,對他脫口而出的稱呼頓時感到有些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