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急於出手,在紫一、黃四他們抵擋對方攻擊的時候,唐舞麟仔細觀察著那巨大骷髏頭。

他發現,在那巨大骷髏頭噴吐綠色光焰的時候,骷髏頭下方,似乎有一圈非常淡化的綠色光暈不斷向它的方向彙集過去,就像是從四面八方吸收著什麼似的。

看到這一幕,也更加肯定了唐舞麟的猜測。

第三光環再次閃耀,「昂——」黃金龍吼又一次響起。

骷髏頭口中噴出的綠色光焰略微搖曳,看上去並沒有減弱的趨勢,但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地面上向它彙集過去的淡綠色光暈卻在黃金龍吼的震懾之中消失了。

就在這時,唐舞麟猛的從側方縱躍而起,右手之中金光一閃,黃金龍槍已經落入掌中。刺目金光從他身上綻放開來,毫不猶豫的甩臂,黃金龍槍化為一道金色冷電一般,直射那骷髏頭額頭正中位置。

從發動黃金龍吼到甩出黃金龍槍,這整個過程只不過是兩次眨眼的工夫而已。

巨型骷髏顯然也受到了黃金龍吼的瞬間影響,黃金龍槍須臾之間就已經到了它額頭正前方。

一層綠色光罩隨之出現,但當它和黃金龍槍槍尖接觸的一瞬間,綠色光罩瞬間被穿透,黃金龍槍一閃而沒。

穿刺、透骨、吞噬,這是黃金龍槍附帶三大特性。唐舞麟的金龍王封印每突破一個層次,對於黃金龍槍的掌控和理解就會提高一個層次。

民國之絕代商女 那麼巨大的骷髏頭被黃金龍槍摜入后竟是直接被大力帶動的向後倒去。口中的綠色光焰也噴向了空中。

騰起在空中的唐舞麟身上響起嘹亮的龍吟聲,半空中頓時出現一道金色光影,金龍飛翔!

———————————

求月票、推薦票。 唐舞麟拋出黃金龍槍后,立刻催動金龍飛翔,直接就來到了那巨大骷髏頭的側面,右手悍然揮出。

五道長達七米的暗金色刃芒一閃而沒,從側面狠狠的劈在那巨大骷髏頭上。刺耳的摩擦聲、破碎聲隨之響起。一時間,綠光四散紛飛,無數光焰暴射。

唐舞麟雙臂交叉護在身前,金色光暈包覆住自己的身體,一個倒翻落地。同時右手一招,一道金芒飛射而回,落入手中,赫然正是立下奇功的黃金龍槍。

別說黃一、黃二、黃四了,就算是紫一,此時也已經看的呆了。

唐舞麟從爆發到劈碎那骷髏頭,整個過程只不過是幾次呼吸時間而已。那給他們帶來巨大困擾的骷髏頭就這麼破碎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快走!」唐舞麟大喝一聲,震醒了眾人。眾人趕忙狂奔而來,和他一起衝出了工廠區。

說也奇怪,出了工廠區,那恐怖的壓力頓時消失無蹤了。後面居然也沒有敵人追擊過來。

紫一一甩手,唐門作戰車就飛射而出,他一個縱躍,率先上車,眾人也紛紛鑽入車內。油門瞬間到底,帶動著他們閃電一般飛射而出,朝著原路疾馳而去。

工廠區內。

一道身影在遠處悄然浮現出來,看上去是已經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上閃爍著兩黃、兩紫、三黑七個魂環。右手握著一柄漆黑的法杖,法杖上面有一個綠色光霧形成的光球。

此時的他,臉色看上去十分難看而陰沉。

「竟然破了我的噬魔骷髏。恐怕唐門的人很快就會過來了,顧不得其他了,立刻把能收集的所有冤魂收集好,我們馬上離開。」

「是!」周圍飛起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骷髏頭,每個骷髏頭的眼瞳之中都閃爍著綠色火焰,只不過這些骷髏頭就要小的多了,他們迅速的朝著四周飛射而去。

唐門作戰車高速行駛,眾人身上的斗鎧伴隨著一道道流光閃過紛紛收回到體內消失不見。

黃四忍不住吃驚的看著唐舞麟,「黃三,你是怎麼做到的?剛才那一下,簡直是太帥了。竟然直接就將那骷髏給弄的炸掉了。天啊!你簡直太棒了。」

唐舞麟道:「不是我厲害,是那骷髏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強而已。」

紫一此時剛剛完成了向總部的彙報,離開了工廠區域后,通訊立刻變得正常了。聽了唐舞麟的話,他不禁回過頭來,向唐舞麟問道:「說說,是什麼情況?」

唐舞麟道:「當時那些哭聲出現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跡,這就意味著,那哭聲並不是生命體發出的。不久前,我剛剛見過一些奇異的情況。所以,我就大膽的猜測,那些哭聲來自於怨靈,在這工廠之中的怨靈。」

「根據我們的任務來看,我們本次執行任務的目標工廠,曾經發生過大事故,有害物質泄露,一定會死很多人。那麼,這些枉死的人就有可能形成怨靈。這些怨靈本應該是自然消失的,但如果經過有心人的處置,它們或許就會更長久的存在下來。譬如邪魂師!」

「因此,當我們無法發現哭聲的由來時,那麼,我就大膽判斷是怨靈,原來工廠死去那些人的怨靈。之後的幻境,應該也是那些怨靈引動出來的。」

「控制怨靈顯然是需要精神力的,而且是非常龐大的精神力。我們得敵人不知道隱藏在什麼地方。想要衝出重圍,首先就要解決敵人對怨靈的控制,所以我用出了那個聲音魂技,在怒吼聲中,聲波加上精神雙重震懾果然讓怨靈出現了短暫的失控,所以我們才能向外衝出。而後來那個巨大的骷髏頭,本身攻擊力很強,但當時我注意到,在它下方有很多光暈彙集過去,和之前嚇唬我們的怨靈很相似。所以,我再次猜測,那個巨型骷髏頭的能量來源就是工廠中的怨靈。如果我猜測正確的話,那麼,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很可能沒有我們想象中俺么強大,他只是借用了工廠之中的怨靈,所以才會變得那麼強。」

說到這裡,唐舞麟停頓了一下,「本身沒那麼強,那麼,他釋放的骷髏在防禦方面自然很可能有缺陷。我利用了這一點發起進攻,果然,在先中斷怨靈輸入之後毀掉了它。等我們衝出來之後沒有追兵出現,應該就是印證了我的猜測。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確實是沒有那麼強大的,在工廠之外,他未必就是我們的對手。」

聽了唐舞麟的分析,唐門作戰車內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

良久,開車中的紫一緩緩說道,「你真的和我們進的是一間工廠嗎?」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中分明有些苦澀的味道。

他才是此行的隊長,可是,在面對危險的時候,他卻沒能發現敵人真正的目的和判斷出當時情況。如果不是唐舞麟給出了正確判斷,並且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他們很可能就已經陷入那裡了。

黃一、黃二、黃四也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看著唐舞麟。

重生田園貴媛:名門暖婚 戰鬥力是一方面,這分析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唐舞麟撓撓頭,心中卻有些不以為然,他覺得自己做的這些很正常啊!為什麼這幾位同伴會那麼吃驚呢?

他當然不知道,經過了魔鬼島的一連串特訓之後,他已經和以前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觀察力、應變的能力,果決程度等等。全都遠超普通人的層次,哪怕是唐門斗者也是一樣。無意中露出的崢嶸,就足以震撼身邊夥伴了。

唐門作戰車開入市區后就停了下來,等待援軍的到來。時間不長,兩名黑級斗者悄無聲息的出現了。

他們和紫一簡單的交流了一番,紫一把唐舞麟的判斷說了出來,他並沒有搶功,完全是實事求是的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兩名黑級斗者讚許的看了看唐舞麟之後,立刻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我們現在幹什麼去?紫一。」黃一向紫一問道。

紫一道:「在這裡等吧。等結果出來之後再返回。同時也好確定我們是否完成了任務。大家累了可以在車裡休息一會兒,我來負責值守。」

他在震驚於唐舞麟的能力同時,心中也是充滿愧疚的。如果不是唐舞麟的力挽狂瀾。恐怕這次他們就損失大了,而且很可能還是全軍覆沒的局面。如果是那樣的話,作為領隊,他難辭其咎。

唐舞麟走到紫一身邊,想要說些什麼,紫一卻向他搖了搖頭,「沒事,不用安慰我。我很慶幸有你這樣的隊友。同時也意識到,在對抗邪魂師的道路上,我們還有許多不足。回去后,我會努力彌補這些不足。」

唐舞麟向他比出大拇指,不愧是斗者!

今天的情況紫一應對不理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個是太突然,另一個就是對邪魂師不了解。再加上本身不夠冷靜。還有就是缺乏對抗邪魂師的經驗。 但這些都不影響他本身的優秀,對抗邪魂師任重道遠,唐舞麟的表現對他是不小的刺激,但只要還活著,斗者就一定是會不斷進步的。

黃一、黃二、黃四也都走了過來,向唐舞麟表示了感謝。

工廠那邊情況不明,大家都沒有休息的心思,只能在這兒默默的等待著。一直到快天亮,兩名黑級斗者才返回,帶來了消息。

工廠內的邪魂師已經全都離開了,唐舞麟的判斷是正確的。那裡的邪魂師確實是利用了工廠內的怨靈。同時,在工廠下面的地底深處還有一座祭壇。從祭壇的使用情況來說。不只是工廠內的怨靈被祭煉了,就連這次恐怖襲擊中死去的人們,很多靈魂也都被那些邪魂師通過祭壇引導了過去加以祭煉。

這個消息令眾人心頭都是沉甸甸的,同時,兩位黑級斗者也宣布他們的任務完成。

鑒於任務完成過程中唐舞麟的突出表現,本次任務的全部獎勵,唐舞麟獨得一半,剩餘的其他四個人分。

這是沒辦法謙讓的,上級斗者決定了,下級只能遵從。而且,紫一四人也是心悅誠服。

本來這次任務就是雙倍幾分,再加上獨得一半,唐舞麟絕對是收穫豐厚了。但是,這次行動也在他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因為他清楚的看到,聖靈教的猖狂。

以聯邦的實力,對聖靈教竟是束手無策,襲擊已經發生了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沒有找到聖靈教本次行動的主力。這次好不容易有些線索了,但邪魂師還是從容的撤走了。如果說沒有人幫助他們,那絕對沒人相信。聖靈教內部的渠道絕對是相當可怕的。

紫一開著唐門作戰車返回史萊克城,交了任務,領取了積分后,這支臨時小隊也隨之解散。

唐舞麟沒有再接取任務,而是直接返回了學院。先回去取回自己的東西再說。然後他還打算前往天斗城,去師伯那裡。

這次完成任務的時候,他已經得知了,鍛造師協會那邊並沒有受到大爆炸的波及,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史萊克學院一切如故,唐舞麟返回內院,首先來到海神島上,報備。

還沒等他登上海神島,他就驚訝的看到,海神島岸邊上站著一人。

一襲白衣,負手而立,英俊的面龐上帶著淡淡的冷意,看到唐舞麟過來,並沒有流露出驚訝之色,反而是朝著他招了招手。

唐舞麟腳尖在水面上一點,控制著身形穩穩的落在岸邊,然後立刻恭敬的躬身行禮,「雲老。」

是的,這位等在岸邊的不是別人,正是史萊克學院當代海神閣閣主,擎天斗羅雲冥。

雲冥向他微微頷首,「你跟我來。」說完,轉身向海神島內部走去。

唐舞麟趕忙跟上。

表面看去,雲冥似乎也並沒有走得多快,但唐舞麟卻要全力以赴的奔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海神島並不算太大,一會兒的功夫,唐舞麟就跟著他來到了海神閣。

走進海神閣,雲冥並沒有在大廳停留,而是走上樓梯。唐舞麟跟在他身後,有些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對於海神閣,他絕對說不上熟悉,但對這裡的好奇心卻是一點不少的。這看上去面積並不算太大,倚靠在黃金樹上建造的木屋,可是整個斗羅大陸上最具權威的地方之一啊!

雲冥帶著唐舞麟一直來到海神閣三層,走進一間空曠的房間之中。

房間內什麼擺設都沒有,只是在地面上有兩個蒲團。

雲冥自己在靠裡面的蒲團上坐下,指了指對面的蒲團,「坐。」

唐舞麟依言坐下,心中驚訝的同時,也很是好奇。難道說,雲老先前在岸邊就是在等著我的嗎?

對於雲冥知道他回來他一點都不意外,以雲老的修為,恐怕他只要踏入史萊克城那一瞬,雲老就能知道吧。

「有娜兒的消息么?」雲冥沉聲問道。

唐舞麟心頭微震,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無論是娜兒還是古月,一點消息都沒有啊!

雲冥突然道:「你形成魂力旋渦了?」

唐舞麟驚訝的看著他,然後點了點頭。雖然他還完全無法理解雲冥那個層次,但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已經形成了魂力旋渦,這是何等眼力,彷彿自己的身體都能被他的眼神看透似的。

雲冥眉頭微蹙,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足足半晌之後,才再次開口道:「可有問題?」

唐舞麟搖了搖頭,「和老師講述過的一樣,魂力旋渦很正常,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種等級就出現魂力旋渦。似乎應該是七環之前才出現的。」

雲冥道:「魂力旋渦實際上和等級無關,只和魂力的凝厚程度有關。當魂力壓縮到一定程度之後,因為本身越來越接近固態,而純粹固態的魂力其實是不存在的,所以,這種近似於固態的魂力就要以特殊的形勢存在,那就是旋轉。」

「簡單來說,如果你有一杯非常濃稠的巧克力,當你不去管它,讓它自然的放在那裡,它很快就凝結成塊兒,或者說是一杯濃濃的鹽水,你不去管它,很快就會有結晶體沉澱在下面。但是,當你不斷的對它們進行攪拌,讓它們始終處於旋轉中的時候,它們就能夠保持在液體狀態。而這樣的液體具有高濃度的同時還非常均勻。」

「魂力也是如此,你的魂力達到一定程度后,自身自然會對魂力進行調節,同時會引導著它們形成漩渦。這是一個魂力修鍊自然而然的過程。知道魂核成型產生質變。魂力旋渦本身具備非常強的吸引力,吸引你體內的魂力,同時也對外界天地元力有著很強的牽引,讓你的修鍊能夠事半功倍。以你五環修為就能夠形成魂力旋渦是非常罕見地。當年,我是五十九級的時候形成。之後,六十級到七十級的修鍊速度和五十級到六十級相差無幾。」

聽了雲冥這番話,唐舞麟對魂力旋渦頓時有了一份全新的認識,而且他驚訝的發現,這位海神閣主雲老竟然是在指點自己。他是五十九級形成的魂力旋渦?那豈不是說,在這方面自己還要超過他了嗎?

心中雖然驚訝,但唐舞麟還是將雲冥所說的一切牢牢謹記,這可都是被譽為當今天下第一人的指點啊!絕大部分魂師一輩子都不可能有這樣的機會。

雲冥看他聽進去了,繼續道:「接下來你就按部就班的修鍊就是了,有魂力旋渦做基礎,你的修為會提升的很快。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海神閣找我。」

「是。謝謝雲老。」唐舞麟恭敬的說道。

雲冥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他,「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所以,因為娜兒的事,我不喜歡你。」

唐舞麟一愣,但他也只能報以苦笑了。對於娜兒,他自己心中又何嘗不是充滿了歉疚呢?

雲冥繼續道:「但是,出於為學院考慮,我是不應該這麼做的。這次,你們在魔鬼島的軍訓效果很好。我已經得到了那邊傳來的消息。你的成績甚至超過了絕大部分前輩。」

唐舞麟沒吭聲,這是在誇我?

雲冥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考慮什麼事,但他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擺了擺手,道:「你去吧。」

「是。」唐舞麟趕忙站起身,再次向雲冥行禮之後,轉身離去。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雲冥輕嘆一聲,揉了揉自己的眉頭。

房間一側的小門推開,聖靈斗羅雅莉從裡面走了出來,她來到雲冥背後,輕輕的為他揉捏著肩膀。

「還是下不了決心嗎?這孩子真的很優秀,無論是心性還是能力,都堪大任。」

雲冥搖了搖頭,「我還是不喜歡他。再看看吧。」

雅莉輕嘆一聲,「你可不要將他推的太遠啊!」

———————————–

求月票、推薦票。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雲冥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這點我並不擔心,他不只是學院的史萊克七怪,同時也是唐門斗者。我這次是違背學院定下的規矩的,算是對他在增加一些考驗吧。擬會議通知,增補唐舞麟為預備海神閣宿老。不過,消息要對外表面,包括對唐舞麟自己。」

「是!」

雲冥站起身,拉住妻子的手,「其實,我也很期待看他未來還能創造怎樣的奇迹。歷代海神閣主都要經歷無數的磨礪最終才能擔負重任。」

雅莉微微一笑,「我很喜歡這孩子,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按照學院的規矩,能夠完成魔鬼島全部考驗,就能夠成為海神閣宿老了。如果能夠以破紀錄的方式完成考驗,那麼,就是下一代海神閣主的繼承人。他的成績可是有目共睹的。」

雲冥微微一笑,「我有分寸。」

出了海神閣,唐舞麟還是有些莫名其妙,海神閣主雲老親自到岸邊接自己,就是為了指點自己幾句魂力旋渦的修鍊之法嗎?他能夠感覺到雲冥是有些欲言又止的,但又不知道他究竟要說些什麼。

不過,雲老在某種程度上似乎接受了自己,這總算是件好事。

唐舞麟先回了自己的住處,把自己存放的東西都帶在身上,然後才到了赤龍斗羅濁世住的木屋。

「師祖。」

濁世正在院子里曬太陽,到了他這等修為,已經不需要時時刻刻都修鍊了,更多的其實是感悟天地,需要瞬間的頓悟才有突破可能。

濁世看他到來,一點也不吃驚,微微一笑,道:「閣主找你了?」

唐舞麟好奇的道:「您知道了?」

濁世微笑道:「他找你是很正常的事情。來吧,到師祖這裡坐會兒。」一邊說著,他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

唐舞麟走到濁世身邊坐下,濁世道:「把你此行的經歷講一講吧。」說完,他就閉上了雙眼。

對師祖唐舞麟當然沒什麼好隱瞞的,當下,他將自己和夥伴們此行的遭遇詳細的講了一遍。從稱作魂導高速列車出事,面對強大的邪魂師,再到後來到達北海城以及在魔鬼島上發生的一切都行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只是沒有提到最後自己回來參與的有關於唐門的斗者行動。

濁世一直閉著眼睛聽他講述,直到他最後講完,才重新睜開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