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不說。就憑老師剛才講的課,配這名譽教授的稱號,可謂是綽綽有餘的!」

「沒錯!我從幼兒園讀到研究生。這麼二十來年裡,還從來沒有聽過像今天這樣高水準的課呢!王老師做名譽教授,可以說是實至名歸的!誰要是敢質疑王老師配不上名譽教授的稱號,我第一個不答應!」

「沒錯,我也是!」

王明微微一愣,他沒有想到。許校長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請求。他淡然一笑。說道:「名譽教授?據我所知。名譽教授一般是給在學術界里做出突出貢獻的學者的吧?我不過是一個大學沒讀完在鄉鎮衛生院工作的醫生罷了,何德何能,能夠成為名譽教授呢?許校長,我很感謝你的賞識,但是這名譽教授嘛****??」

王明的這句話尚未說完,階梯教室裡面。突然再度爆出了一聲喊叫:「答應他!」

緊接著,所有的學生。都開始高聲的嚷嚷了起來:

「答應他!」

「答應他!!」

「答應他!!!」

許校長笑了,指著階梯教室裡面的學生。說道:「看見了嗎?你成為名譽教授,乃是眾望所歸的!雖然你年輕,但是你在醫道上面的造詣。卻是讓我們這些老傢伙汗顏啊。另外,你也可以放心,這名譽教授,沒有講課的義務。也就是說。你想要講課就講。不想要講課,也沒有人會勉強你的。」看來,睿智的他,早就是已經猜出了王明不願意擔任職務的原因。

「既然如此」王明笑了起來。轉過身,望著階梯教室裡面的這些學生,說道:「我想,我是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當王明離開京城中醫藥大學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的時候了。

王明不知道他那被錄上引發多大的風波,他現在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

王明回到家之後就去了王曉涵的房間,他剛剛修改了陣法,需要時刻的觀察一下,也儘可能的給其做一些靈氣的梳理。

他不想在因自己的疏忽出現任何的狀況,他已經後悔了一次了,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看著熟睡的女兒,王明放出神識感知著王曉涵體內的狀況。

五行之體未修行之前出現悟性紊亂是很危險的,現在王曉涵就是這樣的情況。王明只能儘力的去彌補女兒身體所缺失的各種元素,但是終歸不是對方自己修行,以王明現在的境界依舊是杯水車薪。

五行之體不能灌頂!除非是封王級別的強者,否則靠灌輸補充是完全達不到效果的!王明現在的功力布置的陣法已經震封了王曉涵的五行之體,但是要是讓王曉涵蘇醒過來的話還得儘快把其體內的靈氣疏通協調,否則五行不均,雖然依然能進行五行相生,但是相剋的話必定爆體而亡。

五行之體天生可以自主吸收靈氣,而吸收的速度快速無比,這也是王明擔心的根源所在!

「乖女兒,再等等父親,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脫離這樣的狀態了,你也可以和你哥哥姐姐他們玩了!」王明眼中儘是柔情,把在女兒伸手發功的手移到了對方的臉頰上,輕柔的撫摸到!

王明眼中的疼惜與愛護顯露無疑,但瞬間被瘋狂之色代替了,他決定要鋌而走險了,提早發動計劃!

ps:今天周一了,各位有推薦票的就給咱吧!!!各種求了!!(未完待續。。) 「王明,出來一下!」

就在王明在王曉涵的房間里思考的時候,門口傳來老爺子底氣十足的話。

王明不知道現在老爺子找自己究竟有什麼事,但是還是收斂了心神看了自己女兒一眼之後,向著門口走去。

這個房間,在王家只有老爺子和王明可以進出,當然,王老爺子平時很少來這裡的,他看見自己的重孫女心裡都會難受很久。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爺爺。」王明把門關好之後,對著站在面前的王老爺子問道。

「張家的小子可能得了什麼大病了,樓下有剛送過來的病例,你們從小就認識,你看看能不能去看一下!」老爺子對著王明說道。

王明心下瞭然,張家的小子就是王明這一代人,都是生活在大院里的,王明小的時候也經常和對方玩在一起,不過大些之後就接觸的有些少了。

聽見老爺子用商量的語氣,王明就知道老爺子的意思,雖然王家不怕任何的勢力,但是還不會去可以得罪誰,王明的名氣雖然知道的不是很多,但是那些背景深厚的人隨便一查也能知道王明的醫術有多高,現在求到了王家的頭上說不幫也有些過不去。

「嗯,我這就去!」王明也沒有推脫,不說對方是發小吧,就說只要是病人,王明也不會不聞不問的,當然那些大奸大惡之輩王明還是會考慮一下的。

「嗯,先去看看那些病例吧!」老爺子說完就帶頭離開了。

王明跟在老爺子身後。也離開了這裡。

「爺爺,那我就先去了。」王明簡單的翻閱了一下張家送來的病例以及一些檢查報告之後,對著王老爺子說道。

王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只是對著王明揮了揮手。

王明老爺子口中說的張家的小子,名叫張平,是張家的獨苗!張家的老一輩能和王老爺子生活在一個大院里也說明了張家是怎麼樣的家庭。

王明出了門就看見一輛掛著政治局的牌照的車等著自己。王明不禁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下。「看來老爺子和對方都算準了自己一準就馬上趕過去!」

「瓶子在哪住院?」王明上車之後就對著開車的司機問道。

「瓶子?額,在京城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這個司機聽見王明的稱呼不禁一愣!但轉瞬就反應過來了,心中暗道:這就是王家的小公子?

王明聽出了對方的驚愕。也知道現在這個司機肯定是後來來大院的人,要是三四年前的老人就都知道王明和張平的關係了。

王明得知張平居然突然患病住院了,也是吃了一驚。結婚之前,王明與張平等大院的孩子都關係較好,但是結婚之後,當王明的妻子去世之後,王明就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任憑那些好友的安慰召喚也都無濟於事,之後的時間內,王家就好像將王明雪藏了一般,除了王家基本上外界就沒了王明的消息了。

知道近期,張家才知道王明的大名。恰巧這時王明的朋友之一,也就是王明口中的瓶子重病住院了,原本不知道王明現在情況的張平不想去打攪王明,不過張家人卻還是找上門了。

「嗯,開快點吧。你知道現在是誰在給他治療嘛?主治醫師是誰?」王明對著司機詢問道。他知道,像這樣的司機一般都是家裡人非常信任的人,知道事情也比較多。

「之前是醫院的專家,不過不行,後來就請來了英國的一位爵士,也沒有什麼效果。今天中醫藥大學的校長許校長親自來主治,聽說他被稱作國醫大師的老中醫,不過還不知道效果呢。」司機加快了一些速度,但是還是不忘給王明介紹著。

「哦?嗯,在開快點也沒事,不用顧慮我!」王明得知了一些情況之後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司機說道,他知道司機想開快點,但是又擔心自己所以並沒有提速多少。

聽見王明的話后,司機也放開了顧忌,加起了速!

途中,王明給司永志打了一個電話,他知道司永志所在的中醫研究所就在那所醫院中。

王明中午離開中醫藥大學的時候就直接回家了,現在又來到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時候天剛開始黑下來。

王明和司永志在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大門前相遇,司永志就迫不及待的上的熱鬧景象講述給他聽。

也不知道是誰。將王明講的那堂課,全程都給拍攝了下來。王明康概激昂講怎麼樣去了解中醫,怎麼樣去學習中醫、以及後面十餘個老教授向王明鞠躬致謝、許校長將他聘請為名譽教授的情景。也是全部都被他給拍攝了下來。因為原視頻將近四個小時上去,於是他就剪接製成了一個精彩短上。頓時就因為這個帖子而沸騰了起來。

無數的人都在這個帖子下面跟帖,除了表驚訝和感慨之外,無一例外的,都是在跪求完整的視頻。諸如在自己的郵箱後面加上「求種子樓主你懂的」之類後綴詞的跟帖可謂是絡繹不絕。

因為這個短片雖然精彩,但是卻並不完整。

王明開頭所講中醫三問亦或者是說郎中三問,不僅讓當時在場的人激上瀏覽的人熱血沸騰!

就好像是每年大片上映之前的宣傳短片一樣,極大的將人們的好奇心給吊了起來。再加上許多聽了王明講課的人,都在一個勁兒的帖或跟帖,述說著自己心頭的震驚。這就使得沒有聽過王明課的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這個被國醫大師許校長給特聘為名譽教授的年輕醫生,究竟是講了怎樣一堂匪夷所思的課。

終於,那個短片的製作者,將王明講課的完整視頻的種上。同時,他還將這個視頻上傳站。上來。

令人驚訝的是,在此之後,原,竟然是瞬間冷清了下來。直到四個小時之後。方才是再度的熱鬧了起來。原來。在此之前的那四個小時里,所有的人,都忙著去看王明講課的視。



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令人驚訝的是,在此之後,原,竟然是瞬間冷清了下來。直到四個小時之後。方才是再度的熱鬧了起來。原來。在此之前的那四個小時里,所有的人,都忙著去看王明講課的視。

無論是學習中醫的學生還是其他系的學生,都被王明講的課給深深地迷住了。在這三個多小時將近四個小時的時間裡面,他們都愣愣的坐在電腦前面看著視頻,忘記了身邊所有的事情。於是,在四上面,諸如「光顧著看講課視頻,泡麵前成漿糊了」「看講課視頻太入迷,熱得快將水瓶里的水都給燒乾了,差點兒引火災。「因為看講課視頻,忘記了和女朋友的約會,她現在鬧著要分手,之類的悲劇貼子,層出不窮,和表達著自己心頭震撼及崇拜之情的帖子的前二十頁,,

毫無疑問,事情的進展,朝著王明並不願意看到的方向在進行

他在上面出名了。甚至,還有許多外校的學生,聽聞了此事,跑到了上來,在目睹了這個講課的視頻之後,他們也成為了王明的粉絲。

王明這次講課的絡上面躥紅,比之當年的幾個「門」事件的視頻,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有人還給王明講的這一課標上了一個「史上第一課」的稱號。

司永志在王明打了電話的上瀏覽著,他平時也經常在上邊觀看各種東西。因為是,上邊除了一些花邊新聞之外,還有更多的中醫知識,這也是讓司永志長期在上邊奮鬥的原因之一。

在聽了司永志有些興奮地講述后。王明搖頭著苦笑,暗絡的傳播度竟然是如此之快。」

「哎,對了。王醫生,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司永志滿臉狐疑的問道:「為什麼在這個視頻中。你的臉部顯的很模糊,讓人看不清楚呢?其他人的容貌都很清楚。就只有你的容貌,讓人看不清啊。」

「我哪知道?可能是拍攝的人有良心,怕給我造成麻煩就做了一些處理吧?」王明自然是不會告訴司永志。這是他施展了道法的緣故。所以他就將這個問題,推到了拍攝視頻的人身上。

「這人也真是的,怎麼不全都放出來!」司永志雖然也體諒王明的想法,但是他卻是埋怨這哪個拍攝視頻的人,司永志一直都致力於推行弘揚中醫文化,現在一個即將推向前台的人,一個引領中醫發展的機遇就這麼的半廢了。

每個行業,都會有一些推向前台的代言人,他無疑已經把王明想象成這樣了,但是現在王明出現了。但是卻沒有讓大家認清是誰,這不禁讓司永志有些懊惱,不過他也知道這對王明的影響很大,現在的他也只能責怪一下那個拍攝視頻的人了。他所不知道的是,那個拍攝視頻的人。現在也是在納悶。怎麼就沒有將王明的容貌給拍攝下來呢?因為這件事友的罵。

暗罵了那傢伙幾句之後,司永志這才好奇的詢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剛才打電話讓我出來,是不是讓我領你參觀一下?」

王明聽著司永志有些調笑的話,大步的走進了醫院,並回答道:「我有個病人在這裡。我今天來,就是想要讓你做我的助手,給他治病。」

做王明的助手,對司永志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和王明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他也想親身的去領教一下王明那神奇的本領,一些失傳的東西現在或許也只能在王明身上學到了。

要是不知道情況的人聽見王明的話后,一定會罵道:你算什麼東西,年紀輕輕的就讓中醫藥大學的副校長當助手!讓家讓你當都不可能!

「什麼病?」司永志跟著王明邁步而進,問道。

「腦差晚期。」王明回答道。

「腦****??腦癌晚期?」司永志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病?你有把握治嗎?」

雖然知道王明本領高超,但是這樣的病絕對的判了死刑,只能等死了,雖然相信王明或許能治,但是心裡沒底的司永志還是問道

王明笑著答道:「當然有的治,要不然,我來這裡做什麼?」

就在王明和司永志說話之間。許校長大步的迎了上來,看見王明之後馬上就笑了起來,招呼道:「王教授來了呀。」

王明苦笑著說道:「許校長,你這是成心拿我開涮是嗎?什麼王教授的,別這樣稱呼我。你呀。還是像以前那樣叫我王醫生,要不叫我小王也成啊,至少能顯的親切點兒。」

「那好,我就叫你小王。」許校長笑著說道。隨後目光又落到了跟隨在王明身後的司永志身上,問道:「老司,你也來了?」

司永志故意大聲的說道:「王醫生讓我做他的助手,所以我就來了唄。」

「王醫生讓你做他的助手?」許校長看了看司永志,又看了看王明。有些羨慕。

「老司,你過來一下,王醫生,我和老司有點話要說。」許校長說道。

「好的。」王明點點頭。

「老許,你幹嘛!咱們先說好嘍,這個助手我可不會讓出去的!」司永志盯著把自己拉去一邊的許校長說道,語氣異常的堅定。

「這助手的位置我怎麼會要呢!我只是好意,你說你這麼大年紀了,在學術界也算是大拿了,給一個小夥子當助手不是太丟份了嘛!」許院長被司永志噎了一下,舒緩了一下想暴揍對方的心情然後說道。

「那你說說看想怎麼做。」司永志看著笑得很和藹的許校長說道,語氣中故意帶著一絲動搖。

「讓別人提你唄,你一會和王醫生說不當助手了就行,我這是為了你的名聲好!」許校長意味深長的說道,表情儘是為了對方。

「你打算讓誰接替這個助手的職務?」司永志問道。

「那你就別管了,我可都是為了你好,你直接給王醫生說就行,我想他也不會怪你的****??」

..

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你這個老不死的!你坑我也不帶這麼坑的吧!什麼狗屁名聲!你比我歲數還大呢,還我這麼大歲數!我呸!你想當這個助手就直說,現在學校里的那些老傢伙們誰不知道能從王醫生這學到不少東西,你要是不混弄我直接和我說可能還會讓給你!現在!我告訴你!沒門!」還沒等許校長把話說我,司永志就徹底的爆發了。

「額,那好,我現在就直接告訴你,我想當這個助手!」許老爺子沒有一絲尷尬,直接又說出了一句,這話要是在別人身上絕對會臉紅的,但是倆人都習以為常了也就沒什麼異樣了。

「現在說?」

「嗯!」

「晚了!」

「****??」

王明雖然在一旁但是卻聽的清清楚楚的,不禁為這兩個老人的心態感到高興,人活的如此的舒心,即使不刻意的養生,那也會長壽的。

正所謂:「禮。「貪、嗔、痴、慢、疑」是一切病的因。「怨、恨、惱、怒、煩」是一切病的緣。因、緣結合是一切病的果。「理、智、仁、義、信」是一切疾病的良藥。一體、二用、三變乃是道。四德,五止,六慣乃是能。真誠、清凈、平等、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身心無染。用清凈心、平等心、慈悲心待人,就非常快樂!快樂就可以輕鬆抵禦外邪。

兩人的心態一直都是快樂的!

「許老爺子。一會你也可以在一旁看著,到時候沒準還得讓您搭把手呢。」王明看著兩人開起了嘴仗出口打斷道。

「那好吧,咱們走吧。」許校長也沒多做糾纏,直接領著王明兩人向著張平的病房走去。

王明見狀說道:「許校長,你忙你的,張平的病房,我還是知道在哪兒的。」

許校長回過頭來。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如果沒有我領著你們。恐怕你們連張平的病房都甭想靠近,就更不要說走進去了。」

王明還沒有答話。司永志就按捺不住心頭的好奇,詢問道:「為什麼?難道這個張平的來頭很大?」

「嗯,很大。」許校長點頭道。

「有多大?」司永志的好奇心被徹底的勾了起來。連忙詢問道。

許校長搖了搖頭,沒有答覆他。

「呵呵,無妨,諒這小子也不敢把我拒之門外!」王明笑著說道。

聽見王明的話之後,許院長奇怪的看了王明一眼,然後問道:「你們認識?」

許院長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關於讓王明親自來診斷的是建議是他自己提出的,原本下午張家請他來看病的,但是腦癌晚期讓許院長也有些束手無策,但是瞬間他就想到了王明。於是乎建議張家請來這個人。

張家當然沒告訴許老爺子他們和王家熟識。

「嗯,認識,只是有幾年沒見了。」王明說完之後,就帶頭向著前邊走去。

三人很快就走進了高級病房,乘坐電梯上到了最高層。在此之前。張平的病房並不是在最高層,看來在這兩天里,是出現了一些事情。

走出電梯,許校長領著王明和司永志,向著走廊盡頭的那個病房走出。還沒走近病房,三人就被兩個身著黑西裝的男子給攔了下來。

這兩個身著黑西裝的男子。都不是泛泛之輩。他們身上的肌肉虯起結實,眼睛裡面時不時的閃過一道精芒,顯然都是精通外家拳的高手。

王明一眼就瞧出了這兩個人的修為,不由的暗道:「相當於一代宗師了。」

「站住!」門口的保鏢直接說道,沒有因為對方是許校長帶來的就客氣。

「這位是****??」

還沒等許院長介紹,王明直接說道:「瓶子,你讓我來居然還讓人攔著我!找不痛快是嗎?」

王明老實不客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