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爽,實在是太爽了!」其中一個霸族忍不住**了起來:「兄弟,超凡聯盟真是天堂啊!」

「誰說不是呢!」另外那個霸族贊同地道:「外面這麼好的資源實在是太少了,哈哈哈,不過,要不是那個傢伙無端失蹤了的話,我們也無法享受這個資源呢!」

說到「那個傢伙」之時,兩人的臉色均是不由得一變,某些非常不好的回憶浮現到腦海之中。

過了好一會,他的同伴才打破了沉默:「嘿,兄弟,還提他做什麼,那個惡棍早就已經死了,現在,這個天池就是屬於你我兄弟的了!」

神醫嫡女:腹黑太子妃 「沒錯,被困在命運之輪中的人,從來沒有離開的,就算那惡棍很厲害,但是比他厲害得多的,來自更上層世界的天才都在命運之輪中完蛋了,他肯定也不會例外的,哈哈……」

「是嗎,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呢!」一個冷冷的口氣,突然間在他們身後響起。

霸族的笑聲戛然而止,因為這個聲音直至今天還繚繞在他們心頭,陰魂不散,留下了難以揮去的陰影。

看到那張最不想見到的面孔,兩個霸道心膽俱寒,他們狠狠地用池水擦了擦眼睛。

不會的,肯定是我們眼花了,被困在命運之輪,進了神秘空間中的人,怎麼可能再活著回來。

可惜的是,那個面孔沒有消失,反而更為清晰一些了。

沒錯,他回來了,這個惡棍,竟然連命運之輪也都困不住,他是魔鬼嗎?

兩個霸族心膽俱寒,尤其是擋他們敏銳地察覺到來自羅楓身上的巨大壓力之後。

這惡棍變得更厲害了,光是他無形迸發出的氣勢,就幾乎讓人窒息!

「大,大哥!」一個霸族顫聲道:「見到你真高興,我們一直都很想念你呢!」

「是啊,沒有了你,我們覺得真的好不習慣,你是如此強大,有你在身邊,從來就沒有人敢欺負我們,但是,你失蹤了將近一年,有些傢伙都想到我們頭上拉屎拉尿了,但是你回來了就好啦!」

兩個霸族的口氣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開始猛拍羅楓馬屁。

但羅楓卻是不吃這一套,還是板著臉。

似乎想到了什麼,兩個霸族從天池中跳了起來,乾笑道:「是這樣的,大哥,你失蹤了這麼久,天池要是沒人用的話,能量是會流失的,這實在是太浪費了,浪費可恥,我們堅決抵制這種不道德的行為。所以,你不在的時候,我們就用了一下天池,你大人有大量,肚裡能撐船,請不要介意啊!」

另外那個霸族則指著天:「大哥,我們可以發誓,絕對不敢用這個天池了!」

他們原本就對羅楓極為懼怕,現在羅楓竟然能夠從神秘空間歸來,更是嚇破膽,在他們心中,羅楓就像魔鬼般,他們哪裡還敢有半分的得罪,現在羅楓願意放過他們,霸族就謝天謝地了。

… 前段時間更新很慢,甚至斷更了不少天,為此盜賊一直都不敢看書評區,因為我生怕那裡會罵聲一片,直至今天,我才鼓起勇氣,去翻了下以前的書評,然後我驚訝的發現,沒有預想中的罵聲一片,絕大多少的朋友,都還在耐心等待著,有些還在不斷砸著紅包,並且更為關心的是盜賊前段時間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要坦白,什麼事都沒有,我很好,這段時間的更新慢和斷更,只是因為創作到了中期的倦怠所致,就因為這個可笑的理由,我讓我這些可愛的親們一直在苦苦等待,我發現自己真tmd是個大混蛋。

感動,除了感動,剩下的只有愧疚,我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來彌補各位親們的熱情和大度。

行動,也許就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我爆發了!

這是今天的第四章,作為一點小小的彌補,但這樣的彌補,遠遠還不夠,所以,明天,後天,大後天……盜賊將會繼續爆發!

我會用盡我的一切,來表示我的感動和愧疚,同時衷心感謝各位長久以來都沒有放棄這本書,還在耐心地等待著盜賊的朋友,謝謝你們!

——————————————————————————

「算了,這個天池,以後給你們用吧!」羅楓啼笑皆非,沒口氣地丟下一句話。

他回到資源點之後,發現這兩個霸族在天池這裡,便順道過來調侃一下,並非想要對付他們。

「給我們?」兩個霸族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羅楓的話。

「大哥,你肯定是在開玩笑。」把這理解為羅楓的試探,一個霸族乾笑著道:「大哥,這天池本來就是應該屬於你的,我們是心甘情願讓出來,你千萬不用客氣!」

「是啊,大哥,你隨便用。」另外的霸族也獻媚道:「只有你這樣的人物,本來就應該分配單獨的資源點嘛!」

「哼,要不要隨便你們。」羅楓懶得和他們解釋。

從命運之輪歸來,在他看來,現在的天池的資源,已經算不上什麼了,所以羅楓讓給了兩人。

接著,他的身形就已經消失。

兩個霸族面面相覷,也不知羅楓的話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山腳下的那間自建的屋子,仍然保存得很好。不過,羅楓卻是發現,曾經有人到過這裡,因為他在屋子中設下的陣法有著被觸動的跡象。

略為考慮,羅楓就想到了一個人——威廉王子。

在命運之輪中,威廉王子曾經跟蹤過自己,他肯定發現了自己可以輕鬆尋找到能量結晶的秘密,並且猜測自己身懷一個可以探測的寶物,所以當自己失蹤之後,他來到自己屋子搜索了一番,雖然這種寶物肯定是帶在身上,但他還是不願死心。

不管是沖著他陷害自己和法蒂,法拉的仇,還是知道了這個秘密,此人都留不得。

但威廉是愛爾蘭公國的王子,要公然殺掉他,這是不現實的,以現在的我的能力,絕對不可能和一個大公國為敵。

空之無境雖然是超強的刺殺法則,不過,要刺殺威廉王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搞不好還會被他抓住把柄。

這件事也急不得,先睡上一會再說吧。

躺到床上,羅楓幾乎是立刻就進入了夢鄉。

不得不說,睡眠是人類的本能,即使羅楓有著影魂法則控制肉身,靈魂可以休息,但缺少了睡眠,內心始終會很疲累。

這覺睡得很沉,羅楓也沒有用龜息術,而是自然地休眠,並且等到自然醒。

當他睜開眼睛之後,卻是突然間發現,一道黑影,坐在床的旁邊。

羅楓不由得大驚,要知道,即使是在他完全陷入沉睡之時,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也是很警覺的,更何況,影魂也在繼續控制著身體,如果有入侵者的話,他會像複製了自己思維的程序般發動攻擊。

可是,這黑影來到了自己床前,那麼危險的範圍之內,自己卻是沒能察覺到,而影魂亦沒有任何的行動。

很快地,羅楓就明白了原因。

「夜月?」

這黑影正是九尾妖狐,自羅楓離開了命運之輪,回到生命星系的新人營之後,她就一直都在暗中尾隨著,直到小屋之中。

但是,羅楓看上去很疲倦的樣子,所以當他入睡之後,夜月沒有現身,而是坐在床邊耐心地等待著,直到他醒來。

以她的能力,如果不想驚動羅楓的話,羅楓也不能發現她到來。

影魂是有著羅楓慣性思維的傀儡意識,所以它知道夜月是主魂信任的人,也就沒有對她採取行動。

羅楓詫異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沒有多久。上年,你在命運之輪中失蹤了,我很擔心,得知你回來之後,我就過來了,這一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夜月的口氣很平淡,但羅楓可以感受到她對自己那深深的關切。

這個和夜空中的明月一般神秘的女人,雖然和自己在一段離奇的經歷中結識,期間只有短短的幾個月,並沒深交,但羅楓對她卻是出奇的信任。

但是,由於神誓的關係,不管羅楓多麼信任夜月,也都不能如實相告,所以羅楓還是引用了敷衍夜月等人的那個故事。

夜月聽完之後,沉默了一會,這才問道:「那麼,你當年的失蹤,真的是因為命運之輪在關閉前發生了空間異變嗎?」

她是個聰明絕頂的女人,羅楓或許能夠隱瞞其他人,但卻隱瞞不了她。

尤其是,她還知道,羅楓有一個敵人,那個傢伙曾派人三番四次到幽星跟蹤羅楓,顯然是不懷好意的,後來夜月還曾經出面,在那個跟蹤者身上動了手腳,警告羅楓背後的那個指使者。

所以,她敏銳地推測到,羅楓這次的意外,有可能和那個指使者有關。

這是個需要解決的大問題,夜月絕對無法容忍威脅到羅楓生命安全,隨時都會暗算他的敵人存在,所以這件事她必須問清楚。

羅楓猶豫了下,臉色微變,欲言又止,最終似乎下定了決心:「不是,是因為一個人!」

「什麼人?」

羅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超凡聯盟中的一個超能者,愛爾蘭公國的二王子威廉,他愛慕著鳳凰族的公主鳳舞,並且認為我是他追求鳳舞的障礙,想方設法欲要把我除掉。實際上,在進入命運之輪之前,他就派人襲擊過我!而且,在命運之輪中還親自出手了,卻是沒能得逞!」

夜月皺起眉頭:「既然他對付不了你,你為什麼會被困在命運之輪?」

「因為這傢伙非常卑鄙!」羅楓咬牙切齒道:「他直接對付我不成,就劫持了法蒂和法拉,我的兩個女性子民,她們也在超凡聯盟之中進修,法蒂和法拉被他丟進了命運之輪的第九層,不得已之下,我也跟著進去,然後就無法離開了,直到命運之輪在一年後的今天再次回到星界,我才得以脫身!」

濃重的陰影,瀰漫在屋子之中,夾雜著極其強烈的黑暗氣息,卻是來自夜月。

夜月,動了殺機!

威廉王子,讓她很憤怒。

早知那個背後的指使者手段這麼卑鄙的話,那個時候,我就應該幹掉他,這樣羅楓也不用身陷險境,差點喪命於命運之輪中了!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感謝昨天豆豆毛2016的二元紅包,一抹邪笑490386676的十八元紅包,0800302388的四元紅包,gd14147799022和sunclaygo的評論,今天還會繼續爆的,第一更先送上!

輝煌的人生從幼兒園開始 ————————————————

不過,威廉王子失算了,羅楓似乎因禍得福,在神秘空間的這一年間,他肯定有了什麼奇遇,能力有著驚人的突破。

夜月的殺氣,驟然消失,屋子中的陰影也隨之散去。

夜月淡淡地道:「你沒事就好,以後小心一點,這個世上,不懷好意的人實在太多,即使你無意得罪別人,也可能被別人暗算的!」

「我會的!」羅楓重重地點頭,威廉王子的事,給了他一個深刻的教訓,他需要時刻提防著任何人。

當年,在被襲擊的時候,就不應該那麼掉以輕心,應該追根摸底,找到背後的元兇,以及他的目的,這樣自己就能夠做好防備,沒那麼容易被威廉王子暗算。

夜月又道:「還有,你從命運之輪迴來的事,已經在星界傳開了,很多人都認為,你可能從命運之輪中得到了許多秘寶,他們可能因此而對你不利,所以你要注意一些。」

「嗯!」羅楓有點頭疼。

他就知道,肯定會有眼紅的人,果然沒錯。

看來,以後的自己,麻煩也是少不了的。

夜月略為沉吟:「你要對付那些垂涎秘寶的人,倒不是太大的問題,不過,如果你真的在命運之輪中得到什麼秘寶的話,千萬不要隨便拿出來。因為,當年闖入第九層的超能者之中,有許多是高等種族的天才,他們身上的寶物,有些對於那個種族而言也是很重要的,並且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的東西,如果那些高等種族知道其先人的寶物在你身上,說不定會來追討!」

羅楓點頭道:「我知道了。」

以現在的他的能力,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都不用藉助命運之輪中得到的那些寶物戰鬥,而且羅楓也提醒過鳳舞和法蒂,法拉三女,她們也不會多嘴。

哦,對了,那些人會找的,不僅僅是我而已,還有法蒂和法拉。

鳳舞的背景很厲害,就算身上有秘寶,他們也不敢垂涎,但法蒂和法拉克就不一樣了!

我得找個機會,給那些傢伙一個警告才行。

「還有,你還需要應付超凡聯盟官方的高層!」夜月繼續道:「超凡聯盟的高層對那些秘寶沒有興趣,但是,他們一直都很想知道命運之輪的秘密,這次命運之輪突然崩潰,他們會認為和你有關,或者你知道一些內情,所以肯定會有人過來找你,你自己斟酌著,應該怎麼和他們說吧!」

夜月總覺得,羅楓的神秘空間之行,沒有他所說的那麼簡單,其中還有更大的秘密,只是,那個秘密,羅楓可能不方便對自己坦白,所以她也沒有追問,只是提醒了下羅楓而已。

「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再聯繫!」夜月話音剛落,就在羅楓面前消失了。

來得快,去得也突然。

換成了先前,羅楓根本不知道她是怎麼離開屋子的,但現在,羅楓卻是可以感應到一股微弱的黑暗波動,在迅速地遠去,這也可以說明他的力量確實有著大幅的提升。

南風有信 得到光明之主的靈魂智慧洗禮之後,羅楓的悟性和力量都有了質的飛躍,而且,靈魂智慧洗禮所帶來的益處,在他以後的修鍊路上,還會一直持續下去。

直至遠離羅楓的小屋,夜月這才從黑暗中現身。

濃重的殺機,再次從她身上瘋狂湧出。

威廉王子嗎,在你的王國,你或許有著強大的背景,但這裡是超凡聯盟,所以,你就去死吧!

回到星界之後,生活也需要恢復如常了,羅楓的日常仍然是修鍊。

剛剛從神秘空間回來,還是先去見下靈玉她們吧,在分別的時候,雙方約好了時間,羅楓答應了上門去找她們。

一走出門,立刻就有大批人從暗處走了出來,這些超能者有著共同的特徵,藍色的肌膚,肌肉呈晶體狀,身上閃爍著陣陣耀眼的電光,滿頭頭髮竟然是熊熊燃燒的烈焰,一對眼珠中也冒著火,這種外表特種很容易一眼就記住。

雷炎族,奇迹世界一支有著電炎雙屬性天賦的高等種族,據說它們是電族和炎族的混種,自立成族,並且擁有兩個自然系種族的能力,很是強大,但數量並是很多。

雷炎族很強,所以每屆超凡聯盟中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這次就有七八個適齡年輕人順利過關,在超凡聯盟中進修,但羅楓和他們向來並無交涉。

很快地,羅楓就明白了這群雷炎族的來意,他們說話也夠直接,為首者的雷炎族聲如雷鳴:「羅楓,聽說你整整一年都被困在命運之輪第九層中,我們的先祖,一位雷炎族的天才,也曾經帶著我族的寶物雷炎神符進入了命運之輪第九層,他沒能再回來,我想雷炎神符肯定也是遺失在命運之輪第九層了,你在那裡應該找到了吧?」

羅楓頓時無語了,心中暗罵了句。

草啊,夜月前腳剛剛提醒,這些傢伙後腳就上門來追討寶物,也太不要臉了吧?

哦,對了,就算有人知道聽說從命運之輪迴來,但他們怎麼知道怎麼自己進了第九層?

對了,威廉王子,肯定又是威廉王子放出的風聲。

那個混蛋,真的是不讓我有片刻的安寧啊!

我沒去對付你,你反而還想繼續害我,實在是不可饒恕!

「不好意思,我沒見過你說的那個什麼雷炎神符。」羅楓縱了縱肩:「命運之輪中,只有怪物和星獸而已,我在神秘空間的一年,各種能量結晶倒是得到了不少,就是全都被我吸收了。」

另外一個雷炎族嚷道:「這不可能,你在命運之輪呆了那麼久,肯定找遍裡面的任何地方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羅楓反問道:「你去過命運之輪?你可知道哪裡有多大?大到足以讓你一輩子都探索不完,而且有些地方是相當危險的,我可沒空和你到處找,總之,我沒有發現那個雷炎神符,你們不信的話,就自己進去瞧瞧吧!」

… 當然,這些雷炎族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像羅楓這樣跟著命運之輪進入神秘空間,天知道哪裡是多麼恐怖的地方,再說了,這次的命運之輪根本沒有開啟,看上去倒像是崩潰了的樣子,到了明年的這個時候,會不會再次出現都是個問題。

但是,這些雷炎族卻不會那麼輕易地相信羅楓的話。

為首的雷炎族道:「聽著,羅楓,這雷炎神符是屬於我們雷炎族的寶物,把它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們絕對不會罷休!」

「就是,我們長老說,雷炎神符極其堅韌,極難摧毀,且可保存很久,現在我們那位先祖去了命運之輪第九層也就一千三百年左右,神符肯定還沒被毀掉!」

「我族的寶物,一定是要拿回去的,絕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上!」

「羅楓,你不願意叫出雷炎神符的話,就是和整個雷炎族為敵,後果你自己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