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煞氣瀰漫在天地之中,一大群鐵甲士兵怒吼著衝進城市之中。

士兵的眼中充滿血氣與貪婪,見到值錢的物品就出手搶奪,對商人的反抗不管不顧,更有甚者早在搶奪之前就將老闆誅殺

漸漸,城市硝煙四起,空氣中散發著血腥味,那種刺鼻的血腥味道對這些戰士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興奮劑

人們的呼救聲,慘叫聲,哭啼聲不絕於耳,這片地域彷彿已經身在無盡地獄之中。人性早已泯滅。

——

小巷中。

林凡睜開眼睛,看向眼前已經泛青的磚石,陌生的小巷,他的眼中露出一種無奈而又苦澀的笑容

神州大陸,無數宗門帝國聳立,分割大陸板塊。

而林凡所在大地域中,有四個大勢力:大秦帝國、無盡劍域、軒轅皇朝以及天風帝國,其中天風帝國最弱,幾百年的風風雨雨,已經讓天風帝國搖搖欲墜,近年只能割地以求生存。

而天風帝國,就是林凡出生以及生存的地方,此次天風帝國就將林凡所在的城池拱手送給了軒轅皇朝

可軒轅皇朝不放心天風的主動,對林凡身處的這個城池,下令清剿,一人不留。

而林凡之所以可以逃過這場浩劫,是因為林家所有人的捨身保護,在突破了一層層的包圍圈后,林家只剩下一個長老,林凡永遠忘不了,那長老最後看自己那一眼

那是希翼,帶著林家所有人的期盼的目光,之後林凡眼睛一黑,醒來就已經身處小巷之中。

林凡心中清楚為什麼林家會傾盡家族之力保全自己,因為他是林家唯一一個在十八歲就已經達到凝元四層的天才,連整個帝國這個年紀的凝元四層都是少見,如果他還活著,就代表著林家還沒有毀滅,總有一天可以重新出現在大陸之中。

想起天風帝國的做法,林凡咬牙,眼神中的苦澀笑容化為烏有,嘴角浮起一抹恨意

神州大陸,人人修元力,崇尚武力,弱小的元者,都可擁有萬斤之力,強大的元者,可抬手翻起巨海,覆手拍平大山

武力,決定人的生死,以及命運,天風帝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弱小就只能低聲下氣以求生存。

——

「咻」

一陣颶風突兀揚起,天空上白雲迅速集結在一起,相互交纏著,逐漸變成一個大漩渦,

白雲集結的大漩渦向下方釋放著強大的風壓,連堅硬的地板都被壓的生出一絲絲裂縫,如蜘蛛網一般

不過所幸這片地域早已沒有活人、士兵,真正受到風壓的人,只有林凡一個人而已

「這是怎麼回事!」

突如其來的強大的風壓將坐立的林凡直接壓的跪伏在地下,頭被狠狠壓下,彷彿有一隻巨手正將林凡的腦袋往地下摁下一般

林凡努力的想抬起頭,但無論多努力,頭都無法抬動絲毫,眼神逐漸變得赤紅。

帝皇之家賜予我的命運,要我屈服,我忍了。

可賊老天!為何你也如此不公!

難道我還要忍?還要服氣?

這次我林凡不服!

不忍!

早晚有一天我會凌駕於你這死天,破了你這天!

我…不服!

林凡猛地抬頭慘叫出聲,一直壓下的頭終於向上前進了一絲,林凡只感覺頭痛欲裂,像是在提醒他,如果再頭在向上,就會馬上爆炸一般

但林凡沒有屈服,仍是努力揚起頭,刺骨的痛楚將林凡眼眶刺的充血,一波接一波的痛楚刺激著林凡的神經

「啊」

一聲慘叫,響徹雲霄

林凡身上的風壓突然消失,被壓制已久的頭顱也鼎立起來,目視蒼天,布滿血絲的眼睛充滿對蒼天的憤怒!

但印入眼睛的卻是兩個如螞蟻一般的人影!

「咦?雲上竟然會有人!」

林凡揚起腦袋看見雲層之上,站立著兩個人影,他本以為是自己眼睛花了,揉了又揉,但人影還是站在雲巔,確認自己沒看錯之後,驚愕的說道

雲端之上,一黑一白兩個老人,也是往下俯視著林凡

剛剛他們正準備切磋,運轉元力引起四方雲動,正當即將動手之際一道驚天的慘叫聲響起,兩個老人都很疑惑,他們是探查過,下方沒有活物才動手的,但是這慘叫也是這樣真實,難道他們探查出錯了?

兩個老人同時收掉元氣,撥開雲霧凝視下方,都想要看個究竟

終於在視線之中出現一個青年,兩人都是點了點頭,看來是他們出錯了

正準備轉身離開,重新找地方再戰一場,青年一句話傳到他們耳朵里

「咦?雲上竟會有人?」

兩名老人都是停止了腳步,直勾勾的盯住林凡,也不怪他們驚訝,他們站立的地方是三萬里高空,就算是升元強者也看不清楚大概,這少年明顯才凝元中期,竟然能看得見他們站立的位置

不知不覺中對林凡有了幾分好奇。

白衣老人往眼中注入一絲元力,瞳孔逐漸由黑變白,最後整個眼睛都變成潔白之色,目光所視之處,那一塊天地元力都會升騰

白衣老人將目光轉向林凡,良久之後,嘴角揚起微笑,轉頭對黑衣老人說道「根骨上乘,功法低劣,是個可造之才,這人我大瀚劍閣要了!」

高冷大叔求放過 一旁的黑衣老人,並沒有反駁,在他看來,上等資質,他宗門裡雖然不算多,但也不少,賣白衣老人一個人情也沒什麼事。

白衣老人迅速從雲端向著林凡飛馳而下,速度極快,轉眼之間就在天空中滑下了一大段距離

林凡看見白色人影跳下雲端,心中一驚,但思緒運轉之間,白色人影離自己又近了許多,林凡細細一看,白色人影是一個身穿白衣的老人

但林凡心中沒有對老人有一絲放鬆,能夠徒步在雲層上站立,而且現在還能這般高速飛下,如果現在有人說這老人是普通人,他絕對第一個不相信,在神州大陸,要修行到飛行就必須修鍊到傳說中的「元丹境」,要做到老人這般身處雲層,如履平地,恐怕就連那元丹境強者都是做不到吧!

要知道偌大天風帝國,元丹強者也就四五個,這老人明顯比元丹還要強!

可惜林凡見識太少,還尚不知道元丹以後是什麼階位

林凡轉過思緒,只見老人離自己越來越近,下意識大殿轉身逃跑

可下一秒,老人就瞬間出現在他面前,帶著一臉和諧笑容,眼睛微咪看著林凡

「小夥子,眼力不錯」

「沒有,我什麼都沒看見!」

說話之間,林凡不斷後退,聽到老人說的話之後,林凡更是轉身就跑,因為老人太強,下意識以為老人是來滅他口的

「誒,小夥子,你這樣可不太禮貌」僅僅是一霎那,老人再度出現在林凡身前,眼神之中吐露出一點點讚許,敢於在強者面前反抗的人,要麼無知,要麼無謂。

無知之人,乃是朽木,不可雕塑,無謂之人就是璞玉,稍加加工,便成美玉。而面前這小子,在他看來就是璞玉。

林凡看著面前的老人暗道老人速度如此之快,而且看意思也沒打算放過他,索性就不在躲避了,橫豎都是一死,站著總比跪著好!

白衣老人看著林凡眼中的堅決之色,不禁輕笑道「你不會以為我要殺你吧?我雖然人老,但我不是那種殺人狂魔,再說我要殺你的話,你現在還能站著?」

「那謝老前輩不殺之恩。」聞言后林凡微微一愣,眼中的堅決褪去,變得輕鬆起來,老人說的對,如果老人要殺他的話,一根手指都嫌多,既然老人沒有殺他的意思,那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擾

「誒,叫我李老就好。」老人隨性的說道

「那晚輩就託大一次了,老…李老」林凡有些驚詫,面前這個「不明階位」的強者竟然沒有一點架子,林家原來那個升元客卿,架子那可大了去了,偶爾指點林凡幾句,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你可願意去我的宗門修鍊?」白衣老人見林凡如此謙遜,點點頭,滿意的說道

「這…」林凡徹底驚訝了,面前這老人,要自己去他宗門修鍊,憑老人的實力,他的宗門怎麼可能會弱。

可現在林凡身負大仇,如果和老人一起去修鍊,要回到天風,那肯定是很久之後了,林凡陷入沉思。

「怎麼不願嗎?」老人惋惜的說道,如果林凡回答不願意,他自然不會強求,但心中肯定也會有些失望。

林凡心中很是掙扎,心底有兩個聲音,一個在說「和老人走啊!擁有實力,報仇就是小事!」另一個說「不要去,去了你以後就再也回不來了!」

老人似乎看出的林凡所想,緩緩說道「等你學成,你想回來我自然不會攔你。」

「哼」遙遠的天空之上,黑衣老人發出一聲冷哼,顯然白衣老人的磨嘰已經讓他有些不滿

「我再問一次,願意?還是不願意!」白衣老人問道。

「我願意!」林凡心中的顧及早在李老說能夠讓他回家的時候就消除了,能夠擁有實力還能報仇,這種好事不答應的話就是傻蛋了。他林凡可不是傻蛋。

李老對林凡的回答很是滿意,沒有再多說提起林凡就向天空飆去

——

雲端上黑袍老人看見李老終於搞定了,不由打趣道「你們大瀚劍閣是不是沒人了?要不我送你幾個?」

黑袍老人話雖這麼說,但他心中清楚,大瀚劍閣的天才可不比自己那宗門少

「你要送,我也攔不住,不過我這人要求可高了,萬一你送的人我不要呢?」李老自然是看出了黑衣老人的嘲諷,嘴角一瞥,反嘲諷道

「哼!」黑衣老人一拂袖,心中氣極「誰和你多說,我先走了,再會!」

說話間,黑衣老人拿出一道符咒,用手一捏,整個人化為青煙,消散於這片天地

對這個狀況,李老已經見怪不怪了,而林凡卻是滿心疑問

這是什麼法術?我看到的是真的?

「沒見過吧,那是神行符,你以後會接觸到的,我們也該走了!」李老解答道

只見李老也掏出一章符咒,用手一捏,林凡只覺眼睛一花,眼前的風景早已變了場地,身旁的霧像是在提醒林凡,現在他身處的地方,可不矮。

「呵呵……」李老眼睛餘角瞥了一眼林凡,輕笑出了聲,靠著扶梯慢慢走向雲中那一團神秘

林凡回過神,望向李老,只見眼前出現一條長梯,長梯的盡頭已經在雲端,肉眼已經看不清楚,林凡知道跟著李老就一定安全,所以快步跟了上去

從高處俯視底下,那些人就像一顆微粒那樣渺小,一股豪氣,湧起林凡內心

我本凡塵,可我心向天空! 扶梯盡頭

一道如實體般的光幕出現在林凡不遠處,可面對光幕的李老彷彿看不見光幕一般,徑直走進光幕之中,光幕被撞出一個大洞,李老身形沒有半點被滯留,跨入到光幕之中,大洞也在李老跨進的那一剎那,回復如初。

林凡跟著想走進光幕,右腳一抬向前跨去,卻詭異的被攔在光幕外,就像是有一道堅硬的銅牆鐵壁豎立在林凡面前。跨不進,闖不進!

「咦?」

林凡伸出手指,往光幕上輕輕一點,一股驚人的寒意,讓林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也後退了兩步,只見剛剛手指觸碰的地方,泛起陣陣波動。

眼神一凝,強烈地戰意由身體之中散發

「垮嚓」

林凡面前的光幕破碎,一塊塊碎片穿過林凡身體,卻沒給林凡帶來任何傷害

卻見光幕之中李老一手伸出,手掌上元力雖然早已散去,但手中元力餘威散發的那股威壓卻還是一樣的猛烈

林凡眼神狂熱起來,手掌緊緊握起。這就是強者的力量!自己將來能夠擁有嗎?一定會的!

「進來。」李老淡漠道。

聞言,林凡回過神,穿過李老轟出的大洞,剛剛踏入,那大洞瞬間複合,收攏在一起,彷彿剛剛的創傷,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李老,剛剛哪個光幕是什麼?」林凡好奇問道

「一個小防禦陣法而已」李老回答道

林凡一聽不禁咂舌,防禦陣法是小陣法?

大陸之中有一類奇人,自從上古時期破滅之後便一直研究人王伏羲氏創出八卦奇陣,他們一直默默無聞,只是偶而出現收購一些奇珍物品

直到太古逐鹿之戰,巫族本該大勝,主宰天地之時,這類奇人橫空出世,布上無上大陣,滅巫無數,由此之後,陣法一脈開始聞名大陸,可修行要求極高,悟性不到,就算有本絕世陣法在你面前,你也無法參透一分一毫

所以大陸陣法昂貴無比,林凡有幸見過一場拍賣,拍賣的物品就是一卷陣師所造的防禦陣法施展開來只有一丈高,卻賣了17億兩白銀的天價,而剛剛那陣法光是目光能看到的高度就起碼有八丈高,這種級別的防禦陣法恐怕也是有價無市。

不過李老卻是沒有說謊,在李老看來這大陣只能阻擋一些弱者而已,如果真的有強者到來,那光幕只是一個擺設,起不到一點作用

雖然林凡剛剛也被攔住,但李老並不認為林凡就是弱者,相反從林凡被阻攔後身體散發出的戰意來看

此子,潛力無限!

思考之間,扶梯已經到頭,一座散發仙氣的大山聳立在雲端之上,上面印著四個大字,散發著衝天劍意

——大瀚劍閣!

——

林丹依稀可以聽見山中弟子練武的聲音,心中對大瀚劍閣充滿了期盼

「進入之後,你就去外門報到吧……嗯,這個拿去」李老停下腳步,拿出一道令牌,遞給林凡

「嗯!」林凡接過令牌,古樸的令牌上一個偌大的外字印在上面,身體之中一道元力溢出,流入令牌之中,令牌發出光芒,僅僅一霎那,又暗淡下去

林凡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林家當年也要將元力融入鐵牌,這樣可以防止在外出時被人擊殺,以及進入防禦陣法中不受阻攔

「進去之後一切都要看你自己,如果有一天你能做劍閣最耀眼的哪個弟子,我便送你一場造化!希望以後還能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