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願以償的軒轅宸開心的跟個孩子似的。

以往到處都有人跟著他,處處限制他的自由,當然只是在傻王這個角色,畢竟他還是堂堂一屆魔尊,真要沒了自由那算什麼事啊。沒有人像東方曦這樣放任他,願意讓他自己走動。

開心過後的軒轅宸看著眼前的東方曦,她明明是那般弱小,卻又是這般堅強,敢獨自與皇權叫板,哪怕被退婚都沒有尋死覓活,這份心智難能可貴,可是自己這身份……想到這情緒慢慢低落下來。

「怎麼了軒轅宸,出去玩你怎麼突然不開心了?」

不明白為什麼身邊的人突然安靜了,這一點都不像他。

「姐姐,宸兒覺得自己好沒用。他們都說我傻……嗚嗚……」

趁機抱著東方曦假哭了起來,好在曦兒沒有多想,以為他真的被人這麼說心裡難受,想找個人訴說。

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後背,真的就像姐姐疼弟弟那樣耐心的哄他。

「宸兒乖,不哭了哈,還有姐姐陪著你呢。」

自然的改了稱呼,這一點變化讓軒轅宸瞬間開心了,也慢慢平息自己的心情。本來就是假裝的,主子你這佔便宜的手段還真……恩,讓人佩服。軒轅宸一個眼神掃過去,紫鷹瞬間改變了看法。

吸了一口氣,緩緩平復,軒轅宸才慢慢鬆開東方曦。

「對了,姐姐,你今天上街是要幹什麼呀?」

想著他今天是在街上碰到東方曦的,不想因為自己而壞了她的大事。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買幾個人罷了,不礙事的。」

買奴隸的事情一時半會也急不來。更何況要不是今天陰錯陽差的遇到了軒轅宸,自己的屬性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激活呢,所以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奧奧。」

真正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天漸漸黑了,她也該回將軍府了,不然她那大姐、二姐的不知道又要找什麼理由譏諷她。

「宸兒,天快黑了,姐姐先回府了,你也早點回王府吧,路上注意安全。」

跟軒轅宸道別之後就離開了。

「主子,東方小姐已經走遠了,咱們該回府了。」

人已經走遠了,可是自家主子還沒有離開的慾望,但又不得不打斷這個畫面,畢竟有那麼多人暗中盯著王府,一旦主子有什麼異動,那可不是好說的。

「走咯,回家咯。」又恢復了傻子本色。 回到王府的軒轅宸想到今天東方曦對自己的種種心裡不禁沾沾自喜,至少目前在她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雖說只是把自己當弟弟看待,但他相信來日方長,既然都當他傻王那就一傻傻到底吧。

那邊在路途中的東方曦耳邊卻一直迴響著小銀那嘮嘮叨叨的話語。

「主人,你今天是不是感覺到什麼了?主人,你是不是又要晉級了?主人……」

一把將擬化的小銀丟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主人,你等等我,等等小銀嘛……」

還沒搞清楚狀態的小銀跟在後面叫喚。

好在這一人一獸是精神交流,要不然讓人發現這擬化的小狗突然口吐人言還不早就捉回去契約了。

東方曦對著缺心眼的小銀無語了,你說好歹還是堂堂一狼族之王,沒了霸氣也就算了,怎麼變得這麼狗腿。是時候要好好調教它,不能任其這麼下去了。

「你今晚就在幻嶼森林修鍊吧,不用跟我回將軍府了。」

東方曦看向還在喋喋不休的銀魂。

「什麼?讓我去幻嶼森林修鍊?主人,這……能不能不去。」

乍聽到這話有點不能接受。那可是幻嶼森林,雖說沒有魔域森林那麼可怕,但也凶多吉少,即便已經是九級聖獸的小銀也棘手了。

「不行,你去不去,恩?」

也不逼它,就這麼直愣愣的盯著小銀,似又恢復到當初那冷漠的神情。讓小銀深受打擊,主人開始嫌棄我了。

「我去。」

小銀不想讓東方曦失望,下定決心去森林遊盪,再怎麼說它之前也在魔域森林生活過一段時間,小小的幻嶼森林不在話下。

「過兩天我會來看你的。」

說完便留下小銀一人,而東方曦自己卻轉身折回了將軍府。

望著自己的主人頭也不回的離開,招呼都不打。小銀心裡莫名有些感傷:主人,你是不是不要小銀,嫌棄小銀了。小銀乖,小銀好好修鍊,你不要丟下小銀。

通過契約感應了解到小銀心理的東方曦心裡有著絲絲無奈。卻又不希望小銀一直這麼下去,精神交流道:小銀,今天我跟你說明白了。我的身邊不留無用之人自然魔獸也不例外,要想跟著我就讓我看到你的價值,我以後的路不會太平,我不想也不願意你做無謂的犧牲。所以鍛煉你是必須的,要是受不了我們隨時可以解除契約,我可以放你離開。話言盡於此,你自己好自為之。

聽到自家主人這麼說的小銀哪還有剛剛那副模樣,只要主人不是嫌棄自己就好,其他的不是難事。主人,你放心,這次幻嶼森林之後你一定會見到一個全新的小銀,小銀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幻嶼森林——天火城第三大森林,這裡不像魔域森林那麼讓人望而生畏,進去了卻也免不了一場惡戰。

平常,一些傭兵團以及一些官家小姐公子都會來此歷練,就連學院的老師也會時不時的安排學生來這裡提升。

而此時,小銀正收拾心神向林中走來。

雖是夜晚,但林中還有少數傭兵團在裡面轉悠,想要找些魔獸的魔核去繳納換取經費,畢竟一大幫子人要吃喝呢。

不湊巧的是一傭兵發現了漫不經心的小銀,召喚了兄弟姐妹們抄傢伙準備好好乾一場。

你說你誰不找,找一個心情不好的獸獸就算了,居然還碰上一個惹不起的九級聖獸,活該接下來被虐。 說來也怪這傭兵團運氣不好,誰能想到大晚上的會有一隻擬化態的九級聖獸在森林外圍轉悠呢。

悲催的人類,只見他們施展各自的靈力,強強連攻。

小銀也不立刻就弄死他們,跟了東方曦這麼些時日,折磨人的手法倒是學了個十之八九。

「大哥,這小狗究竟是什麼品種,居然這麼耐打?」

一穿灰色衣服的莽漢對著領頭人說道,同時看向小銀的眼底充滿著探究。

「真是沒用,讓開,我來。」

領頭人被這下面的人氣個半死,你說就一條小狗還耽擱這麼長時間,肚子都餓了。

「小東西,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哥幾個不留情面了。」

拎出常用的大刀闊斧,揮灑自如,待準備完畢,迅速的朝著小銀的方向砍去,似是想將眼前這「無害」的小東西快速處理好了去解決自己餓著的肚子。

小銀閃也沒閃,任憑那大刀砍向自己,因為它知道小小的刀柄還傷不到自己,但在眾人眼中卻不是這樣的,眾人心想:這小狗看來真的無害啊,害得自己糾纏了那麼長時間,真該學老大一刀砍下去。

當領頭人看到刀砍中小銀之後,便回頭開始訓斥手下的兄弟們,你說就這麼一個小東西居然還讓自己出手,丟不丟人。

眼看時機差不多了,小銀嗖的一下恢復真身。

那突如其來的風,讓領頭人縮了縮脖子,嘀咕了句:看來又要變天了。接著又繼續嘰里咕嚕的教訓著他們也不管這到底是什麼風。

因為是背對著小銀的所以沒立馬發現小銀的變化,可是被訓斥的人就不同了。他們正對著小銀,一個個受了驚嚇的拉著自家老大,指著他身後,試圖讓他停止長篇大論,可他們老大呢卻渾然不知。

隨著小銀慢慢的靠近,若有若無的威壓讓領頭人意識到有危險。

回頭一看,天,這銀狼是怎麼回事?再回過頭來哪還有什麼人影子,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

「人類,你膽子太大了。」

對面的小銀開口卻嚇壞了孤軍作戰的傭兵頭領丁輝,要是先前自己沒有忽略那異樣,如今也不會落得如此地步。

罷了罷了,這傭兵也該散了,口吐人言的魔獸最低也是聖獸級別。自己不過是區區五級靈師,又怎麼打得過與靈聖匹敵的魔獸對戰,那不是找虐么。

正準備解決了丁輝去下一場地的小銀突然全身戒備起來,因為它感覺到不遠處有股強大的氣息正朝這邊趕來。

軒轅傲因為之前東方曦死纏爛打不肯退婚而父皇現在的寓意又不明不白氣的想找人發泄,一不留神就跑到這幻嶼森林來了,好巧不巧的正碰上準備擊殺丁輝的小銀。

碰上這樣霸氣外露的狼,軒轅傲自然有了收服的心理,卻不知這是自己看不起的廢物當天手裡抱著的寵物狗。

而小銀卻有些詫異,那天見到軒轅傲的時候他還沒有這麼強大的氣息,難不成這短短几天的時間就讓人晉陞到這種地步?

「本王看上你了,跟本王契約。」

還真是他一貫的作風,自大蠻橫,真以為誰都圍著他團團轉,要不是太子殿下的身份,以及天火城一大天才的名頭,誰會將你放在眼裡。

「你是誰?還不快滾,想跟本殿搶魔獸嗎?」眸光瞥到了不遠處的丁輝,軒轅傲他直接冷聲道。

在宮外的軒轅傲恢復了他的本來面目,訓斥著呆愣在這的丁輝。

得到逃生機會的丁輝頭也不回的逃走,真是太可怕了。

聽到這狂言的小銀傲嬌了,偏過頭準備離開,本來就心情不好的軒轅傲更是惱火。

「盷羽,好好收拾這這頭小狼,別把它弄死了,以後你們是要在一起相處的。」

話音剛落,風雲起,軒轅傲身後出現一隻獵豹,卻是一隻巔峰聖獸。

這情況危機了,讓小銀本能的感覺到有危險。

「是,主人。」

獵豹開口說話了,隨即對上了準備離開的銀魂。

「狼,你不是我的對手。服從我的主人吧,也免去皮肉之苦。」

說完藐視的看著小銀,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獸,這脾性……

「我已經有主人了,所以不會再認主了。」

說完也不理會那一人一獸,徑直朝內圍度去,想逃離這一人一獸的視線。想到東方曦,小銀心裡不由得一暖,它不要辜負主人的期望,它要在這森林裡好好修鍊,以全新的面目回到她身邊。

「主人,你等著小銀。」 小銀朝著森林內部跑去,試圖逃離這一人一獸的領域,可是卻還是跑不過已經是巔峰聖獸的盷羽。

還沒等小銀跑遠,盷羽從後面奔跑衝上來。

兩大聖獸的戰爭那該是多麼的激烈,讓幻嶼森林裡弱小的魔獸都嚇得躲到自家洞窟里不敢出來。

「你跑不掉的。」

軒轅傲看自己看中的銀狼居然還想跑,氣急敗壞的他追上來。

「盷羽,還不動手,等著我來解決嗎?」

對著遲遲未下手的獵豹吩咐,卻忽略了盷羽眼中的不屑。

小小的八級靈師以及一系屬性居然還敢吩咐我,要不是隱世的那些皇室哪會這麼容易就讓你契約堂堂巔峰聖獸。

憋著一肚子氣的盷羽將其一系列的全撒在小銀身上,可憐的小銀沒了主人跟老大的庇護,只能越級挑戰巔峰實力的獵豹盷羽。

紫光初現,風起雲湧,剛剛還明朗的天空一下子變得陰暗起來,只見盷羽吐出雷霆光圈,一圈又一圈的接近銀魂。這邊小銀也匆忙吐出火焰,哪怕不敵也不能給主人丟臉。

這火焰一出,就向冬天裡的一把火,瞬間照亮了陰暗的森林。而軒轅傲對小銀更是勢在必得,這強大的火焰只怕是世間少有。要是收服了小銀,自己也有了一大助力。

在世人眼中強大如斯的火焰在盷羽眼裡卻只是撈痒痒。

獵豹本以速度為最,如今又有雷屬性助加,又是聖獸巔峰的存在,稍一提升就有望晉陞神獸,那是魔獸的一道坎,過去了以後一路輝煌,失敗了那就徹底留存在這,一輩子只能到聖獸巔峰的地步。

嗖的一下,盷羽迅速的撲向小銀,肉身的搏擊,時不時冒出些許雷霆光圈,砸的小銀頭昏腦脹的,還沒反應過來究竟是怎麼沒事。等它反應過來已經晚了,盷羽早已將它打得連它爹媽都不認識了。

可不是嘛,原本銀色的毛髮被這雷屬性連連擊中如今變得黑漆漆的,雖說軒轅傲沒有正面出手,但背地裡卻暗發了不少暗器,這才使得小銀一點還手的機會都沒有,試想渾身乏力的獸獸又怎麼與巔峰存在戰鬥。

小銀不甘心,它不想就這麼屈服,它不想讓主人失望。

盯著眼前這為了得到自己不惜暗箭傷人的軒轅傲,再想想為了自己的修行而狠心離開鍛煉自己的東方曦,熟輕熟重,心裡有了信念。

它不要自己的主人失望,軒轅傲都能這樣做必定也不會善待自己。

狼也是有尊嚴的,哪怕被俘虜也不會屈服,哪怕是死它也要回到主人身邊。

剛準備強行解契的軒轅傲被小銀那誓死同歸的氣勢驚住了,他知道銀狼先前有了主人,但他相信自己可以給它更好的待遇,解除契約對自己對它都有好處,卻沒想到……

別說軒轅傲,就連小銀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的忠心居然讓沉睡中的麒麟察覺從而助它一臂之力讓它一舉突破九級聖獸達到巔峰狀態。

突破后的小銀讓人望而生畏,僅僅是威壓就能讓靈獸嚇破膽。

先前還佔上風的盷羽,在感知到有股莫名的恐懼力量在幫助小銀突破眼裡不禁恐懼不已,哪還顧得上自己的契約者吩咐的話。

它能感覺那隱藏著的神秘力量是幫助小銀的,而且現在的小銀雖說剛剛晉陞巔峰實力,但是加上那不知名的力量難保自己不吃虧,走為上策。

現在的形勢反過來了,原本追著小銀的盷羽居然掉頭就走,深怕後面的那位盯上自己,而軒轅傲則是氣憤不已,自己的契約獸居然不聽自己的指揮。

看著這一幕小銀知道自己報仇的機會來了。 沒了盷羽的庇護,軒轅傲哪裡是小銀的對手。

小銀望著眼前這個對主人百般刁難,想盡一切辦法都要與主人退婚從而擺脫廢物未婚夫稱號的太子殿下,人性化的眼神讓人望而卻步,更何況還是聖獸巔峰的存在。

「你不該那樣對主人,這是你應得的。」

藐視的盯著那蓄勢待發的人。

一句不明不白的話讓軒轅傲愣在一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小銀的攻擊就過來了。那僅次於上古炎燼的變異火種,再加上晉陞,威力比以往更勝一籌。

可是咱們的太子殿下不知道啊,他以為是魔獸也就是小銀自己修鍊出來的火屬性。匆忙用自己的靈力幻化出水源,試圖熄滅火種,畢竟水克火。

但是結果不管用,眼見軒轅傲在做無用功的小銀內心更是鄙視,就你這樣的還好意思說主人配不上你。

軒轅傲發現幻化出來的水不但沒有熄滅火種反而讓形勢更嚴重的他不由得有些擔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