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翊莫名其妙的望著莫晴天與莫問兩人。不明白莫晴天為什麼不直接出手教訓一下這個莫問。

「半天。今天晚上啟程。」

莫晴天優雅的抿了一口酒,不急不緩的道。

東方翊瞪大了眼睛,莫晴天竟然跟莫問討價還價!什麼情況?難道不應該直接把莫問抓走。或者逼迫他服軟嗎?

這個人妖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簡直就是直接從老虎轉變成了貓咪,反差太大了……

他可知道前往天華宮,並不是什麼好差事,莫晴天能親自前來領莫問去華天宮,已經令他很意外了。現在還跟莫問討價還價,難道幾天不見,這個人妖都能變成大善人?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可以。」

莫問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他倒也沒有什麼事情,主要就是跟沈靜與秦小悠說一下。傍晚之前,倒是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搞定。

下午,莫問去了沈靜家一趟,發現她並不在家,撥通了電話才知道,原來她還在行政大樓處理公務。

猶豫了一下,他便直接去了教室,請假的事情,還是別在公共辦公場所說比較好。

今天下午還有兩節課,屬於一個星期裡面課做多的一天,平時倒是只有三四節課。

還沒有上課,只差幾分鐘,幾乎所有學生都到了。莫問找了一個後排的位置坐下,結果剛坐下,秦小悠立刻就跟了過來,離開了之前的座位,坐在莫問旁邊。

「我以為你下午不會來上課的。」秦小悠抿嘴笑了笑。

「本來也不會來。」

莫問聳了聳肩道。他到教室的目的主要是跟秦小悠說一聲,若是他直接失蹤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為什麼?」秦小悠好奇的道。

「我有點事,必須離開學校幾天,跟你說一聲。」莫問拍了拍秦小悠的腦袋道。

「幹什麼去,剛回來就走?」

秦小悠拉起莫問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手心裡,雖然語氣故作平靜,但卻很容易感受到聲音裡面的依戀。

「嗯,有點事情。」

莫問抓住秦小悠的小手,卻並沒有多說,關於外面的事情,他現在不想讓秦小悠知道太多,讓她能在學校里平平靜靜的生活。

「我知道你外面有自己的事情,不過還是希望你能早點回來。」

秦小悠沉默了一下道,跟莫問相處的日子裡,她又怎麼會不了解莫問。她發現自己跟莫問始終像是兩個世界的人,有時候她都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莫問。

莫問不是一個平凡的人,而是一個做大事的人,未來肯定不會簡單。而她的存在,似乎不但幫不了他什麼,反倒是一個負擔。

「我會努力,每一天都很努力,」

秦小悠握著莫問的手,一道黑色的光華突然從她指尖繚繞而出,覆蓋在莫問手掌表面,那黑光低沉深邃卻又給人華麗的感受。

一瞬間,整個教室都驀然冷了下來,氣溫驟降。(未完待續。。)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意外的望著秦小悠。

太陰之氣!她竟然釋放出了太陰之氣,而且還是如此純凈的太陰之氣。

她什麼時候開始修鍊九陰神功了?不是不喜歡修鍊嗎!只有修鍊了九陰神功的人,才能修鍊出太陰之氣。

幾乎一瞬間,整個教室里都冷了下來,教室里所有人似乎都感受到一股寒氣從腳底下往腦門上沖,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

莫問大手一下包裹住秦小悠的小手,把她手上的太陰之氣遮掩掉,教室里的室溫立刻開始回升,不一會兒便回到了正常狀態。

但所有同學都顯然發現了不對勁,一個個東張西望,不明白氣溫為什麼會一下驟降,簡直跟坐在冷凍庫裡面一般。

但他們顯然找不到原因,最後老師解釋了幾句可能是有什麼東西誘發了心理作用,令人下意識的產生寒冷感,然後便繼續上課。

事實上身為老師,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含糊的解釋一下。

「你修鍊九陰神功了?」

莫問與秦小悠坐在最後並沒有引起別人的主意,也沒有人會懷疑到他們身上。

「嗯。」秦小悠咬著嘴唇,微微點了點頭,自從再次回到學校,她便開始認真修鍊莫問交給她的東西了,她學會了龍虎拳,然後又學會了九陰神功。

不過她並沒有跟莫問說,等有一點成果了再跟他說。

秦小悠是一個很好強的女孩,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尤其是莫問的負擔。

但她又愛上了他,成為了習慣與精神寄託,一輩子都很難再放手,她也永遠都不希望有放手的那一天。

所以她不想成為莫問的負擔,不想逐漸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她明白。差距越大,兩個人的距離越遠,直接長了便是天涯海角。

她不想自己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人,那樣即使莫問永遠不離開她,她的存在也沒有意義。她必須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一個不是負擔,而是能幫他分憂解難的妻子。

所以她開始努力,努力的修鍊莫問交給她的武學,她知道只有把武學修鍊好了,才能跟莫問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才能為他分憂解難。

「不錯。」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短短几天不見,秦小悠便是內息初期的古武者了,直接跨過了固體境界,雖然有著龍虎拳的協助,但小悠的天賦也可見一斑。

很多人,別說幾天,即便是幾年都未必能跨過固體境界,修鍊出內氣。

現在小悠九陰神功都開始會修鍊了。而且太陰之氣很純粹,明顯很適合修鍊九陰神功的體質。

他好像只給她講解了一部分九陰神功的內容,後來見她不願意修鍊,便沒有再教她了。卻不想她能憑藉自己的悟性,修鍊出太陰之氣,論天賦,恐怕足以跟他相比了。

畢竟他可沒有親自教導她修鍊。只是憑藉他的隻言片語,便能修鍊出太陰之氣,明教歷代聖女中。恐怕都很少有人有這個天賦。

「你願意修鍊嗎?」

莫問望著秦小悠嚴肅的道,之前秦小悠不願意修鍊,所以他也不強求,但現在她開始自己修鍊了,說不定她改變了主意。

而且秦小悠的天賦,也令他刮目相看,若是能認真修鍊下去,或許以後不小的成就。

「願意。」

秦小悠狠狠地點頭道,小手緊緊抓住莫問的手,自從知道只有修鍊才能拉近她跟莫問的距離之後,她便時刻都把心思放在修鍊上面。

「那我回頭教你。」

莫問點了點頭,他準備前往華天宮總部,近期不會有什麼時候,但回來之後,倒是可以好好的跟秦小悠講解一下修鍊九陰神功的經驗。

有他的指點,自然能讓秦小悠少走很多彎路,而且明教那些輔助修鍊九陰神功的藥物,倒是也可以用上了。那些藥物對現在的他來說,用處不大,畢竟他有更好的丹藥,那些藥物的效果,他有些看不上了。

不過對與初學者的秦小悠來說,卻恰到好處的適用。

等她有了一點基礎之後,便可以給她提供一點更高級的丹藥。

隨後,莫問跟秦小悠講了一些前期修鍊應該注意的地方,直到下課,他才往沈靜的家走去。

沈靜獨自一個人坐在家裡,手中捏著一份報紙,卻有些心神不寧。

之前莫問打電話說找她,她便早早的處理完事情,趕回家了。

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莫問還沒有來,她幾次想給莫問撥打電話,但又忍住了。

她不明白為什麼對於莫問的事情那麼上心,她都越來越看不懂自己了,那個混蛋,她應該很討厭才對,為什麼他一說找她,她便迫不及待的回來了?

門鈴聲驀然響起,沈靜一下便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準備前去開門。

但剛走了兩步,又停頓了一下,輕哼了一聲,故意站在原地等了等,直到門鈴聲響了三四遍,她才慢悠悠的前去開門。

門打開之後,莫問那張賤賤的臉並沒有出現在她眼前,反倒是一個穿著藍色制服的大叔,肩上扛著一桶水,站在門外。

「我還以為這戶人不在家,正準備走呢,還好多等了一會兒。」

那大叔憨笑道,說著並不流暢方言很重的普通話。

「啊……抱歉,實在抱歉,剛才有點事情……」

沈靜連忙道歉,領著那送水的走進了屋子,她以為剛才敲門的是莫問,結果卻不是。

不知為何,沈靜心中升起一抹淡淡的失落,至於為什麼失落,她也不清楚。

那送水的大叔把水放置妥當后,跟沈靜打了一聲招呼,便走了出去。

沈靜站在門口,悵然若失的望了外面幾眼,發現並沒有什麼人影后。才緩緩的關上門。

「你眺望誰呢?跟個望夫石似的。」

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在屋子裡響起,那詭異的聲音嚇了沈靜一跳,屋子裡怎麼會有人?

她猛地望向客廳里,發現沙發上正做著一個人,正手中端著一杯茶,悠閑的喝著。

不是莫問又是何人,那張很可惡的臉,終於出現在她眼前了。

「你什麼時候混進來的?怎麼跟個小偷似的,能不能光明正大一點!」

沈靜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混蛋什麼時候跑進來的?

「冤枉啊。我明明光明正大的進來的,你沒有看見而已。」

莫問一臉委屈的道。

他剛才到沈靜家門口的時候,恰巧發現那個送水的搬水進屋,所以就跟在了後面,當時沈靜沒有發現他而已。

沈靜輕哼了一聲,冷著臉坐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

「剛才在看誰呀?」莫問一臉笑容的道。

「關你什麼事?」沈靜冷眼睨了莫問一眼。

「是不是等我呀?」莫問繼續笑道。

「別自戀了。」

沈靜真想拿鞋扔莫問臉上。

「那你等誰?」

莫問挑了挑眉頭,沈靜剛才站在門口的模樣,明顯在等人。

「跟你有關嗎?」沈靜把頭扭向一邊。懶得再跟莫問說話。

莫問似笑非笑的望了沈靜一眼,並沒有說話。

「你找我什麼事情。」

沈靜實在有些受不了莫問那目光,冷冷的岔開話題道。

「請假。」莫問道。

「什麼?你又請假!」

沈靜瞪眼望著莫問,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莫問已經被殺死了一百遍。剛回來,又請假,究竟想鬧哪樣。

「有點事情。」莫問點點頭。

「多少天?」

沈靜深吸了口氣,面無表情的道。

「十天吧。」

莫問想了想道。經過上次的教訓,這次懂得多請幾天假了,以免中途發生什麼事情延誤了行程。

「小祖宗。你放過我吧,十天假我批不了。」

沈靜翻了一個白眼,有氣無力的道。十天假必須經過院里的同意,有正當理由才能情節,若是私自離開,查出來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她為了遮掩莫問那些「罪證」本就不容易,他平時逃個課什麼的也罷了,現在還天天往外跑,她傷不起啊……!

「不用你批假,學校里已經批了,我只是跟你說一聲。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的班導嘛,我跟你說一聲以表示尊敬。」

莫問笑呵呵的道。

「尊敬我!」

沈靜還好沒有喝水,否則一定會噴莫問一臉,他什麼時候尊敬過她了?不欺負她都不錯了。

「系裡面批假了?」沈靜狐疑的望著莫問。

「當然。」莫問點了點頭。

「都知道找領導請假了,那你跟我說幹什麼?滾蛋吧……」

沈靜冷著臉道。

年紀不大,手段倒是不小,還知道找系裡面的領導請假,難道嫌她許可權不夠,懶得跟她請假不成?

「呃……」

莫問實在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沈靜每次都是冷臉對著他,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離開的日子,你別到處跑,最好別離開學校。」

莫問沉吟了一下道,他怕沈靜到處跑,出了什麼事情,之前不久差點出事了。如果沈靜在學校裡面,以他跟那魏老頭約定的三個條件,出事情的可能性並不大。

「怎麼,還限制我的自由了,憑什麼?」